遥遥有期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遥遥有期

文/夸黎

01

徐玥再次见到薄长夜是在大学母校二十周年庆典上。

在这一天前她刚刚经历了为期一周的培训,七天总共就睡了三十八个小时,从上飞机就开始补觉,直到飞机降落还沉沉睡着,最后是被乘务员叫醒的,睁开眼才发觉机舱内只余她一人。

出了机场,徐玥直奔T大,到校门口时红幅已经高高地挂上了。

庆典上大家是胡乱坐着的,徐玥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后准备活动活动自己酸软的腿,一口气还未全部呼出来,肩膀就被人一拍,沉甸甸的,让她心口一跳。

女生的第六感有时候准得可怕,她屏住呼吸回头,那双回忆了千万遍的眼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和记忆缓缓重合,徐玥有一瞬间的恍惚,丝丝欢欣中又有些许惆怅。

即使他全副武装,她也能一眼认出他来。

这个人成熟了不少,眉眼间的少年气化为了俊朗的棱角,不难想象他在球场上叱咤风云的样子。

不过,他一开口,一笑,徐玥记忆里的那个少年又回来了。

薄长夜用手压了压棒球帽檐,戴着口罩低声问她:“这几年过得怎么样?都没怎么听到你的消息了。”

徐玥回过神,她也笑了,说:“还好,能养活自己,就是忙了一些。”

说完后,她顿了顿,克制而小心地问道:“你呢?”

习惯性的问候,其实不用他回答,徐玥已经知道答案了。

薄长夜已经算是T大的名人了。

他当年的努力获得了回报,如今已经是国内篮球联会的顶尖球员。他才二十六岁,就已经有了三枚总冠军戒指,没有人再怀疑他的天赋,而他的职业生涯一片光明,已经有媒体预测,他会成为CBA历史上创造最多历史记录的球员。

徐玥还知道,他要和齐薇结婚了,订婚仪式定在这个月的三十号,已有不少名人晒出了请帖。

提到齐薇,徐玥清楚地看到了薄长夜眼中的神采更加满溢,他勾唇一笑,又无奈却宠溺:“你说薇薇吗,她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牌子,逼着我去代言,没办法,只能去了……诶,那不是?”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停了一瞬,然后朝徐玥眨了眨眼,她朝他目光示意处看过去,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子匆匆赶来。

“是常青啊,”他先迟钝的她说出名字,尾音有一丝渺远,“月亮,你还喜欢他吗?”

“不了。”

薄长夜唔了一声,调侃着说:“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变的,你变了啊,见异思迁。”

他的声音混着音乐,依旧那么清晰,却如飓风一般席卷了她的心。

舞台的歌声响起,徐玥的声音被淹没其中。

她发现自己哑口无言,最终只笑了一下,许多东西都在一笑中过去了。

02

徐玥第一次见到薄长夜是在T大外的巷子里。

彼时她从便利店出来,始终觉得身后有人,那段时间里,T大的女生都因为学校有变态出没而对异性提高了N倍警惕。当她走到巷口,黑影跟了过来,那一瞬间,徐玥毫不怀疑地认为自己遇到了流氓。

那人步伐远比她快,徐玥加快脚步,肩膀处还是被拍了一下。

她心跳得剧烈,下意识转过头去看——

一团黑影压下,一个个子颇高的男生俯下身,鼻翼高挺,眼眸深邃,标准的男神脸,嘴角却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顿时打破了那张男神脸带来的冲击。

他低笑道:“终于劫到你了。”

下一刻,徐玥用最大的力气将自己的挎包撸到了对方的脸上。

对方闷哼一声,徐玥咬紧牙关逃跑,可惜才跑出两步,就被人提着领子提溜了回来。

被突袭的男生带着被包上铆钉砸出的印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同学,只是让你帮忙给齐薇送封情书,不至于这么暴躁吧?”

听到从他口中说出的名字时,徐玥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齐薇,她最好的闺蜜,两个人如今都在T大的金融系读大一。算上今天的这次,这已经是徐玥第37次收到男生的情书——

无一例外都是让她转交给齐薇的。

于是在意识到自己误会了面前的少年之后,徐玥的脸顿时通红,她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羞愧地道歉:“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变态,这两个字着实没好意思说出口。

看着男生算得上俊朗的面庞上被砸出浅浅的一道口子,徐玥小声道:“我帮你买个创可贴吧。”

男生用手指揩去溢出的血丝,鼻中轻哼一声,算是默许。

徐玥再度进了便利店,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个卡通便利贴,用恨不得钻进地缝的姿态递给了对方。

男生贴好便利贴后,从背包中取出了一封粉色的信递给她,嘴角又挂上了那抹玩世不恭的笑容:“那就,谢了。”

徐玥点点头,抬眼望见他俊朗的脸上贴着的哆啦A梦创可贴,有点忍俊不禁。

“笑什么?”男生嘟囔道。

徐玥立刻正色,掩饰性地随口问道:“没什么,你——你叫什么名字?”

“薄长夜,单薄的薄,长夜未尽的长夜,”他说完兀自笑了,朝她眨眨眼,“像不像言情小说的男主名?”

徐玥老实地答:“像。”

他于是笑得更灿烂,眉目尽是笑意,叹息一般说:“他们都这么说,可惜我好像没什么男主命。”

临走时,薄长夜跨上单车,朝徐玥挥了挥手,头顶顶着绚烂的阳光,朗声道:“情书的事,拜托你了。”

徐玥头皮发麻地顶着路人异样的眼光,红着脸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他坏坏地一笑,长腿一迈,衣角飞扬着骑进黄昏的晚霞里,像一阵风。

03

原本想着回宿舍就将东西转交给齐薇,但作为课代表,徐玥被老师叫去做记录,回去时已经晚了。

她第二天上微经课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件事,立刻在微信里和齐薇说了一声,说好中午一起吃饭。

下了课后,徐玥揣着情书等到了齐薇,还有另一个人。

她挽着学生会长常青的手,一脸灿烂笑容。看到徐玥,齐薇和身边的男友挥手道别,两人对视,依依不舍,好半天才分开。

常青离开后,齐薇才走到徐玥的身边,她诶了一声,有些疑惑地看着徐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徐玥这次回过神,她恨不得直接逃走,可是不能。

她只能嗫嚅着说:“没……没什么,有点感冒。”

齐薇信以为真,拉着她去校医院开药。她越是如此,徐玥越是难堪与愧疚。

她喜欢的人,已经是朋友的男友了,多么难以启齿的事实。心头那小心安放的喜欢,还没冒芽就被无情地掐断了。

那封情书到底没能送出去。

站在路边等待的时候,徐玥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直到被人拍了拍肩膀才回过神来。

薄长夜逆着夕阳的光,两条长腿分在两侧,带着他招牌式的笑倾靠在自行车把手上,笑眯眯地问:“月亮小姐,想什么呢?叫你没听见吗?”

徐玥张了张口,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酸酸软软的情绪顿时涌到了眼眶。

面前的女生毫无理由毫无预兆地掉了金豆豆,薄长夜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笨拙地安慰道:“喂喂喂,你怎么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他孩子气地挠挠头,苦恼地嘀咕一阵,说:“好啦,是我说错话了,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我请客,随便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女孩子掉眼泪就不好看了。”

徐玥被他无辜的语气逗得破涕而笑了,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难为情地用纸巾揩干净眼泪,磕磕绊绊地将事情始末讲了一遍。

他认真地听她说完,最后只低低地叹了口气:“这么看来,我们两个都没戏了,单相思是一个人的征程啊。”

青梅竹马,说不上是什么时候情窦初开,意识到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心田。

徐玥的性格温吞又软糯,暗恋这种事情,她一直以为会永远藏在心底,却不曾想有这么一天会同他人说起。

结果薄长夜听完后惊异地挑了挑眉:“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想过表白?”

徐玥低声说:“应该没有机会的吧。”那个人那么优秀,而她如此平凡,怎么想这场暗恋都是无疾而终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如果还有机会,我依然会主动出击,也许就能走到一起了。”

黄昏的暮色里,城市如同一副立体的油画,霓虹灯和玫瑰奶茶的香味混在一起,两个人沿着人行道往前走,望着少年的侧脸,徐玥咬了咬吸管,心里生出了那么一丝歆羡。

这个人好勇敢。

如果她也能这么勇敢就好了。

04

齐薇和常青恋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系,不少男生感慨没能早早出击而与机会擦肩而过,许多女生也是芳心暗碎。

谈了恋爱之后,齐薇按捺不住幸福感,被舍友问起的时候经常大大方方地说着自己与常青之间的事情,一开始的不适应度过之后,徐玥也麻木了不少。

最开始因为他们下了晚课常常去操场散步,所以徐玥的夜跑计划取消了。她再怎么心大,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女孩手拉着手在面前走,那股一往无前的冲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400米的跑道漫长得像是赤道。

但失恋的痛苦随着时间慢慢淡去,一个月后,徐玥还是恢复了坚持许久的长跑习惯,只是地点改成了T大附近的体育馆。

这一天晚上跑完步,晚风徐徐中,徐玥道:“薇薇和常青已经在一起了,你跑出八块腹肌也没有用啊。”

薄长夜是打听到这个信息才撺掇着要和她一起跑的,他是篮球生,两条大长腿一迈,跑得飞快,徐玥怎么都追不上。

薄长夜穿一身干净利落的灰色运动服,身影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愈发颀长,他侧头,笑容如夏阳:“现在没有机会,不代表以后没有。”

徐玥轻轻哦了一声,踢了下脚边的石子,这家伙真的太乐观了。

“我周五过生日。”薄长夜说。

“啊?”徐玥怔了怔才反应过来,“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吗?”

薄长夜随意地扯了下嘴角:“不用,我不怎么过生日,就是说一下而已。那天有球赛,怎么样,来看我打球吧!”

徐玥想了想,点了头。

篮球赛是要去的,礼物也是要送的。虽然薄长夜说不需要,徐玥还是认认真真地准备了一份生日礼物。

一幅她亲手画的画。

收到礼物的时候,薄长夜张了张口,诧异道:“你会画画?”

徐玥点了点头。

“没听你说过。”少年低声嘟囔了一声,然后仔细又认真地欣赏那幅画。

他的眉眼是那么专注,以至于徐玥开始不好意思地脸红。

“好看,我喜欢,”薄长夜收起画,笑起来,朝她眨了眨眼,“走,看我打比赛,今天一定能赢。”

这是徐玥第一次见到他打篮球,规则什么的她一点也不懂,却丝毫不影响她看出他的发挥有多么出众。

这是徐玥第一次意识到薄长夜也很优秀,虽然是无法入齐薇眼的体育生,但他优异的体育成绩和俊朗的外表还是让场边的女生不断发出尖叫。

他仿佛天生就属于球场,每一次起跳,投篮,都是那么流畅。午后的斜阳照在他的身上,勾勒出尊贵的线条。徐玥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见面时他说的话,毋庸置疑的是,此刻的他就是唯一的主角。

暖暖的日光落在头顶,徐玥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慌,以至于薄长夜朝她走来的时候都没有察觉。

“又发呆啊?”

耳边响起慵懒的调侃声,徐玥才回过神来,薄长夜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黝黑的额发湿漉漉地黏在额头,整个人特别耀眼。

顶着诸多女生怨念的眼神,徐玥在薄长夜的护送下回学校。

又是这样的夜晚,徐玥踩着脚下的碎叶低着头想,最近他们似乎总是在夜里相伴。她侧过头,身边人两只手交叉在脑后,树影婆娑,灯影朦胧,在他脸上落了动人的阴影。

这么静谧的气氛徐玥不想打破,薄长夜却突然问她:“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画画的?”

徐玥想了想:“记不清了,很早就开始画画了,但是没有系统地学过。”

“但是你的画工很好,你们学校这段时间不是有才艺大赛吗?我觉得你应该试一试,拿个冠军没问题。”

徐玥诧异地睁大眼睛:“啊?”

看她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薄长夜叹了口气,用手揉揉她的头发:“自信一点啊,你可比我这种人优秀多了。”

以徐玥的性格,原本是绝不可能有勇气迈出这一步的,但是考虑了两个晚上后,她在最后一天报了名。后来徐玥想,大概是因为他那一刻的眼神太认真,所以她也想试着变得更勇敢一些。

05

对于自己的画画水准,徐玥心里没什么底,但薄长夜竟然说得没错,半个月后,得知自己拿到了决赛的冠军,徐玥有点不敢相信。

齐薇知道后笑盈盈地说:“没想到你这么深藏不露,可得请我们吃饭哦。”

其他人纷纷附和,徐玥笑得羞涩,心里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立刻见到薄长夜,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可是直到领奖的时候,薄长夜的电话仍然打不通。

时间的过渡让徐玥心里慌乱起来,下了思修课后,她没有吃饭,按照薄长夜曾经留给自己的地址找了过去。

那是城郊的一处居民区,楼房有些破败,四周寂寥,徐玥小心翼翼地绕过一片垃圾场,在一方平地上看到了薄长夜。

他的对面站着一个装扮优雅的女人,明晃晃的耳环在夕阳下泛着光,女人泫然欲泣,对面的人刚要走,就被拉住了手臂。

徐玥第一次听到薄长夜用那样冷漠的声音大声说:“能不能别打扰我了,我一个人过得很好,你可以走了。”

很快又有一个男人走过来,陆陆续续说了些话,最终恼羞成怒,一巴掌打在了薄长夜的脸上。

而薄长夜只是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大步走开。看到徐玥的时候,他神色一怔,移开视线,目不斜视地走开了。

徐玥犹豫过后,默默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直到夜幕降临,薄长夜才停下脚步。

夜色里,他脸上的掌印依然清晰。徐玥从包里掏出一副印有卡通图案的药膏,递到对方面前。

他低头瞧了瞧,牵起嘴角:“又是卡通的啊……谢了。”

药膏贴好,两个人坐下来,许久的沉默后,薄长夜才说:“你不问问我刚才是什么情况吗?”

徐玥说:“你想说的话,我就听。”

他笑了笑,神情隐在树影下,鼻息轻轻吐出,喃喃道:“你还真是善解人意。”

寂静的夜晚,人的倾诉欲总是丰富的,于是徐玥听到了属于他的故事。

其实她已经猜到了,那个优雅婉约的女人应该是薄长夜的妈妈。只是早在几年前,薄长夜十六岁的时候就与薄父离婚了。

“因为那时候,我爸爸是真的太穷了,”薄长夜说,“我妈她是个画家,柴米油盐这种东西,她是碰不了的。”

于是她抛下年幼的孩子,一个人去了大城市。从那以后,薄父就变得颓废起来,一向自律的人开始抽烟喝酒,最后演变成酗酒。

“他去年被车撞死了。”薄长夜简单明了地一语带过,神情寡淡,仿佛那些事情是再平常不过的人生了。

徐玥却看到了他平静下的悲哀,她安静地听,听他说薄母再婚,回来找他,但他不愿意跟她一起生活。今天那个男人是薄母的二婚丈夫,因为恼羞成怒打了他一巴掌。

“可能你不明白吧,但我就是想一个人生活,”薄长夜说着自嘲地笑了,“这可能是我最后的倔强了。”

徐玥点头:“我明白的,你做得对。”

而她也是在这时候明白了他为什么看到她的画,一眼便能识出好坏。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徐玥从口袋里取出了一颗糖,递到薄长夜的面前。他垂着头看了几秒,接过,送入嘴里。

他说:“我还没想好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呢,现在想追到心上人,以后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可以的,”徐玥点了点头,在薄长夜朝自己看过来时缩了缩脖子,鼓足勇气说完剩下的话,“你这么优秀,一定可以的。”

他怔了一瞬,眨眨眼,勾起嘴唇:“谢了,一起加油啊。”

“嗯。”徐玥用力点头。

06

那个夜晚的许多细节徐玥很多年后都还记得很清楚,风的温度,还有树叶响动的频率,但是她不知道薄长夜记不记得,因为那段时间里发生的故事实在太多。

齐薇因为常青前女友的事情跟他闹了分手,那天下了暴雨,齐薇冒雨跑回来后也没有换衣服,趴在床上哭了一场,哭完后她告诉徐玥,她和常青分手了。

徐玥安慰了半天,齐薇才慢慢不哭了。

事后徐玥将齐薇分手的事情告诉了薄长夜,其实不用她说,他也已经知道了。作为校花一般的存在,齐薇的感情状况早已经传到了校外。

这次没有了委婉的情书攻略,薄长夜不训练的时候会接送齐薇上下课,夜里经常陪她散步,于是夜跑只剩下了徐玥一个人。

齐薇似乎接受了薄长夜的追求,默许他陪在自己身边,有时候徐玥还会在学校里遇到走在一起的他们,正面碰上时会打个招呼,第一次齐薇甚至有些惊讶,在私下问徐玥他们是怎么认识的,那封情书就是在这时候才送到齐薇的手里。

可惜的是,这封迟到的情书并没有给它的主人带来好运,一个月后,齐薇和前男友常青复合了。

那一天又是一个雨天,薄长夜没有训练,他为齐薇打包了午饭,还有一杯柠乐,亲自送了过来。徐玥告诉他齐薇和常青复合的时候,他愣了愣,提着外卖袋子的手抬起又放下,有些无所适从,故作轻松地扯了扯嘴角:“这样啊……看来我又出局了。”

徐玥看着他落寞的眉眼,又看了看那袋外卖,抿抿嘴唇:“我还没吃饭,帮你解决掉吧。”

他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她。

徐玥始终觉得,薄长夜的身上始终有一股力量,能够让他变得勇敢,无畏,可以迅速地从伤痛中恢复过来。一顿饭吃完,他整个人又好了起来,这让徐玥在洗手间干呕的时候有了那么一丝安慰。

出去后舍友关心地问:“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徐玥压着柠乐在胃里翻滚的感觉,说:“没什么,就是吃多了。”

另一位舍友笑着说:“谁让她吃了两顿饭,不撑着才怪呢。”

徐玥觉得自己有点傻,但是又觉得值得。

接下来的一学期,齐薇和常青分分合合,每次徐玥替薄长夜高兴的时候,很快就要陪着他一起修复心伤。冬日末,齐薇再次选择和常青复合的那一天,薄长夜入选了省篮球队,他买了两张电影票,可惜齐薇去不了。

最后是徐玥和他坐在了电影院里,那一天是工作日,整场电影只有他们两个人看。为了迎合齐薇的喜欢,薄长夜选了一部文艺片,但电影放到一半,他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昏暗的影厅里,只有流水般的音乐响动。

他含糊地说:“我睡会儿。”

“是……嗯。”

实在是太累了,他的头慢慢倾倒在徐玥的肩膀上,自己却浑然未觉。

徐玥的心里像是揣了一只小鹿,在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中侧过头——

大屏幕的光影落在少年的脸上,把他的眉眼衬得无辜而无比干净。

徐玥在慌乱的无措中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心底的那个人早就已经换了姓名。她太迟钝,现在才真正明了。

只不过可惜的是,每一次她都是局外人。

07

那个晚上之后,徐玥想了许多。她回想过去种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对常青或许更多的是雏鸟情节。

他们相识于幼时,一同长大,自然而然便能够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暗生情愫,她很少和异性接触,便以为这浅淡的情愫就是炽热的喜欢,如今再回忆,却发觉在和薄长夜相处的时候连心跳的频率都更快一些。

因为这样的醒悟,再面对薄长夜的时候徐玥变得有些心虚,他们已经不是所谓的失恋联盟了,她的立场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日子慢慢往前走,徐玥大三那一年,薄长夜第一次参加全国联赛,拼命拿到了总决赛的门票,却拼断了一条腿,宣告赛季报销,球队的季后赛之旅随之折戟。

那一天徐玥请假去看了比赛,看着他死咬牙关扶着队友的手走下赛场,眼圈忍不住就红了。

齐薇显然也关注了这场比赛,徐玥回去后她问:“薄长夜的伤没事吧?”

徐玥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希望没事,我现在联系不上他。”那个人平时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时候却还是会一个人舔舐伤口。

齐薇又旁敲侧击了一阵,徐玥终于反应过来,她想了想说:“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你安慰安慰他。”被喜欢的人安慰,心情应该会好许多吧。齐薇和常青分手了,也不存在避嫌的问题。

但齐薇犹豫一阵后还是拒绝了说:“分手的时候常青从我的手机里把他的手机号删了。”

“我可以重新给你。”

“还是算了,”齐薇笑笑,过了一阵喃喃说:“其实他这个人……还不错,但是他是体育生,现在也没有成绩……”

再后面的话徐玥没有听见。

比赛失利后,薄长夜又一次失联了,这次徐玥直接去了他的学校,找到了他的队友余东。

“他现在天天就是在球场泡着,一个人坐在那里一个劲地投篮,谁劝都不听,”余东叹着气说,“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去球场的路上,余东问起他们的相识,然后他说:“我认识阿夜的时候,他还不是现在的样子。”

中学时代的薄长夜是整个学校的焦点,成绩和颜值都让人羡慕极了。

“那时候我们经常开他玩笑说他才说那种漫画里的男主角,我们都是配角,闹着玩说要跟他绝交,当时还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余东感慨说。

变故发生在薄长夜高二的那年冬天,薄父创业失败,就像薄长夜自己说的那样,他的母亲需要的是更优越的生活,于是抛下他们父子离开了。

“他爸经常酗酒,因为种种原因他高考失利了,他体质很好,篮球也打得不错,阴差阳错跟我一起进了体校,后面还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有时候我觉得命运对他太差了。”

说着话,远远的,徐玥已经看到了球场上的那个人。

余东推了她一把,徐玥怔怔地回头看,他立在阳光中笑着说:“喜欢就去追啊,我看好你哦。”

徐玥脸一红,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反驳,咬着嘴唇点点头,朝前走去。

08

在徐玥和其他朋友的鼓励下,薄长夜没有颓废下去。那年的冬天,他的伤势终于痊愈,成功回归省队。

由于外在条件和硬实力都有,第一年进省队,薄长夜就收获了不少的粉丝,回归仪式办得出奇隆重,薄长夜自己都吓了一跳,和徐玥说太夸张了。

徐玥回复他:不夸张,是你太优秀了。

谢谢,月亮小姐总是这么善解人意。他这样回道。

这么一看完全是在自夸了,徐玥捂着嘴笑了。

回归之后,薄长夜的状态愈发好了,带领队伍在常规赛拿到了十六连胜,不止他所在的体校,T大的同学也常讨论相关赛事,齐薇也时常向徐玥打听薄长夜的消息。

徐玥生日当天,他来了T大,被堵着签了许多名。好不容易和徐玥逃出了校门,两个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们提前就约好去游乐场,徐玥一向怕过山车这样太刺激的项目,但薄长夜说想玩的时候她没有拒绝,结果就是坐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吓得脸色苍白。

薄长夜也发现了:“握住我的手,别怕。”

凛冽的风中,手心贴合的温度太炽热,徐玥耳朵里嗡嗡响,脸上的温度急速上升,一瞬间从地狱到天堂。

玩到第五个项目的时候,天公不作美,降下一场大雨,两个人没及时躲避,和一众游客淋成了落汤鸡,在休息室烘干衣服才离开。

“玩得开心吗?”他问。

“开心啊。”

“那就好。”

即使是这样并肩走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徐玥也觉得很美好。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薄长夜突然问:“你还喜欢常青吗?”

徐玥心里突地一跳,结巴起来:“啊?还……还好,怎么了?”

“就是之前余东一直问你的感情情况,要不是他一直否认,我又知道他的性格不至于不承认,都要怀疑他喜欢你了。”

徐玥嗯了一声,吸了一口玫瑰奶茶,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慌乱的心跳还是没能稳定下来。

她又想到了薄长夜时不时会说的话,他总是说,要更勇敢一点,敢于崭露头角,敢于说出自己的心意,他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人。

喜欢就去追啊,这是余东说的,她自己好像从来都习惯把心事放在心底,从来不够勇敢,但喜欢得太深太久,有些东西好像已经藏不住了。

那个晚上,徐玥没能睡着,翻来覆去,第二天一早眼泡肿起来,吓了舍友们一跳。

中午的时候她没有先吃饭,出校门买了一叠信纸。

薄长夜当初的情书还好好地留在她身边,徐玥压住急促的呼吸,写下人生中第一封情书的第一个字。

一个月后,全国篮球总决赛打响,徐玥花掉做家教攒的钱买了距离球场最近的看台票。

那是徐玥终生难忘的几个小时,夜晚来临的时候,球馆里响起T市省队球迷的狂欢,她的声音被淹没在无数人的喜悦声中。

光辉璀璨,金色的雨下了起来,徐玥由衷地为他感到开心,也已经做好了告白的准备。

这次,她想变得勇敢一次。

第二天下午,徐玥顶着和煦的日光出了门,她和薄长夜约好在西边的咖啡厅见面。

从坐在那里开始,她的心跳就没有慢下来过。咖啡厅里的轻音乐舒缓,在徐玥耳里更像是一首摇滚。

不过,薄长夜一直没有来,直到夕阳西下时她终于收到了他的回复。

齐薇向他告白了,他们理所应当地去看了一场电影。薄长夜其实已经给她发过消息,但网络原因使得那条消息没能及时抵达徐玥这边。

他显然是兴奋的,在短信里说这应该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夏天。

马路上人来人往,徐玥出了咖啡厅,暮色降临,天边的火烧云红得刺眼。

咖啡厅里的冷气开得太足了,她想,走了这么久浑身还是凉的,这个夏天真是忽冷忽热啊。

徐玥在街角站了许久,最后回复了一句“恭喜”。

她手里还拿了一杯玫瑰奶茶,将杯子扔进垃圾箱的那一刻才依稀想起,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喝玫瑰奶茶了,他每次请她喝饮料都带的是柠乐,其实喜欢柠乐的是齐薇,从来不是她。

09

几欲炸裂的音乐声让徐玥回神,喧嚣声中她眨了眨眼,从回忆里抽身。

现在是母校二十周年庆典,而那些回忆中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

庆典接近尾声,众人起身,两个人顺着湖边往大门处走。

薄长夜看了徐玥一眼,犹豫了一阵低声说:“我记得当时我们关系挺好的,但是后来你出国读研,联系就少了。”

徐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说了一句“是啊”。

齐薇和薄长夜在一起之后,两个人的名字常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徐玥逐渐明白,虽然她曾陪他度过那些最艰难的时光,但同甘到底与她无关。她卑微又懦弱地选择了主动疏远,飞去了澳洲。

两分钟后,他们走到了南门口,徐玥看到了对面走来的齐薇,她和几年前一样美丽。

临走之前,薄长夜在附近的奶茶店买了三杯柠乐,一人一杯。

“有机会再联系。”他认真地说。

“好啊。”

目送对方离开,徐玥坐上了返程的车。

插上耳机,打开视频,解说员激动的声音立刻传来:“让我们恭喜薄长夜,通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击碎了人们的质疑……”

这些画面她已看过千百遍,烂熟于心。

时间仿佛回溯到那个夏天,青葱一般的少年逆着光听她说完,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昙花一现的孤勇在那个夏天绽放过,只是消弭得太快,除了自己无人知晓。

“单相思是一个人的征程啊。”时光里的他温柔地说。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欲将心事付深山
下一篇 : 我的年少你的笑料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