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过雾舟(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晚风过雾舟(一)

晚风过雾舟目录:

第一章:晚风过雾舟(一)

第二章:晚风过雾舟(二)

第三章:晚风过雾舟(三)

第四章:晚风过雾舟(四)

第五章:晚风过雾舟(五)

第六章:晚风过雾舟(六)

晚风过雾舟(一)

归渔/著(看更多,看桃之夭夭

楔子

尖沙咀,旧名香埗头,一直以来都是香港的心脏地带,位于九龙半岛南端的海角,与中环隔着维多利亚港遥遥相望。

在这里似乎感觉不到季节的更替变迁,一年四季灯火不休,游人如织,像是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在地图上散发着独属于它的光彩。

八月下旬,酷暑难耐。

弥敦道两旁的国际精品店里,游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如果非要在这个商场里找出最热闹的楼层,当属满是化妆品专柜的一楼。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尽管肤色不同、语言不同,但是,这会儿都像是出门赶集一样,个个提着购物篮行色匆匆,瞅准机会就往人群里挤,然后扯着嗓子找柜姐拿货,生怕晚了一秒,就听到那句官方的“Soldout(售完)”。

摩肩接踵、密不透风的人堆里,极艰难地挤进来一个娇小的身影。

她穿着件宽宽大大的GUCCI经典白色T恤,将黑色短裤遮得仅露出细细一条卷边,远远望去一眼就能看见那双笔直纤细的腿。一头海藻般的黑色长发垂下来,她明明是站在黑压压的人潮里,却如同黄昏时分的一抹春色。

她努力往里张望,极淡的妆容仍掩不住明艳的眉眼。

好不容易整个身子都挤进来,乔雾松了一口气,直奔MAC(魅可)的口红柜台,手疾眼快地从整齐排列的口红试用装里拿出来一支草莓红,清清嗓子正欲开口。

“一支草莓红。”

闹哄哄的人潮里响起这个不甚清晰的声音时,她几乎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下一秒,她就听到柜姐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港普,回道:“这是最后一支了,先生你运气真好。”

乔雾无语,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悻悻地把那支试用装放回去。

朝着柜姐又走近几步,她再接再厉地开口询问:“请问——”

“一支梅子色。”

人山人海里,那人声音懒洋洋的,尾音里裹挟着淡淡的疲倦,听起来像是睡不醒似的。

由于身边有一个重度声控患者,连带着乔雾也变得对声音很敏感。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动听,也很有辨识度的声音,可她此刻完全没心情欣赏,只觉得这个人阴魂不散。

看着柜姐把这支口红也拿走,她往前挤了挤,着急地询问还有没有第二支。

当看到对方略带抱歉地摇头之后,她杏仁儿般的眼暗淡了几分,很快又打起精神来。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被人抢先。

“那还有没有珊瑚——”

“最后,一支珊瑚橘,谢谢。”

似乎是没想到在通往成功的路上竟然被同一个人连着绊倒三次,乔雾愣了愣,一时竟然无言以对。

直到眼睁睁地看着柜姐从黑色长柜里找出最后一支珊瑚橘口红,朝着自己斜前方递过去,她终于清醒过来。

或许是因为太过不甘心,下意识地,她朝着口红递出的方向凑了凑,然后,隔着老远,鬼使神差地拉住了那个人的手腕。

柜台的光线明亮,照在他白皙的皮肤上,仿佛无瑕的白玉。连带着手腕上那块低调的黑色腕表,也透露出些许金贵的气质来。

她温软的掌心贴上去,那个正欲离开的身影,脚步停了停。

眨了眨眼睛,乔雾开口,试图心平气和地跟他商量:“先生,刚刚那支口红,好像是我先开口要的。”

虽然她的声音没他的大,与柜台的距离也没他近,但是,他都抢走两支了,她现在只是想要回最后一支,应该不算过分吧。

“没听见。”

他答得干脆利落。

“……”

这个人,怎么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乔雾鼓了鼓嘴,抬眸望过去。

空间不大的柜台被围得水泄不通,幸好他个子够高,身前站着的人只够到他的下巴。

她非常努力地踮起脚尖,如水人潮里,堪堪瞥到男人侧过来的脸。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刚好对上。

她的心跳莫名乱了几拍,因为那双黑色眼睛,尽管是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可轮廓和瞳仁实在是漂亮极了,有点儿像小时候经常玩的透明的玻璃球。

那张剪影般的侧脸望着她,无所谓地抬了抬眼皮,半点表情都没有。

尽管中间隔着很多人,乔雾还是没松手,努力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态来:“我找这支口红找了好久,请问你能不能——”

“让给我”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那个极动听的声音,懒洋洋地回:“抱歉,不能。”口吻里可听不出半点歉意。

空气静默了几秒。

见她还不放手,他的目光低垂,落到她一截手臂上:“你再这样拉着我不放的话,我可要误会了。”男人的声音拉得很慢很长,模糊在喧哗人潮里。

这个意料之外的回应让乔雾有点蒙,她抬起头望过去。

只看见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染上轻佻意味,而眼尾配合着微微上挑,拉出一条略显暧昧的弧线。

斯文败类——这是她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词语。

几乎是同时,那只被握住的手腕,在她掌心里翻转过来,然后,慢慢做出一个向上收拢的动作。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轻浮动作结结实实吓了一跳,乔雾瞬间什么都顾不上了,在他的手指碰到自己手臂之前,简直是火烧眉毛般地松了手。

这男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明明刚才声音听着还挺高冷的,转眼就变成流氓了。

“我、我不要了,再、再见!”

磕磕巴巴说完一句话,刚刚的气势消失得无影无踪,乔雾扭头就跑。由于太过着急,推开人群的时候,她还差点摔了一跤。

远远望去,那个慌慌张张的娇小背影,很快就被人潮淹没。

“小矮子。”

这是一句自言自语,语调散漫极了,隐隐带着些嘲弄的意味。

站在原地停留片刻,他打了个哈欠,裹着雾气的漆黑眼底,似乎清醒了些。

男人扭过头,手上提着一个MAC的黑色纸袋,懒懒散散地往外走。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他皱了皱眉,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来电显示都没看就接通。

电话那端是一个声音娇俏的女孩:“买到了吗,买到了吗?”

“买到了。”

——为了买这几支破口红,他还得罪了一个小矮子。

“呜呜,你果然是我亲哥!”

得到肯定答复的女孩十分开心,又絮絮叨叨地往下说,“我最喜欢的那个美妆博主前几天刚推了这几个色号,她涂上真的超好看的!不知道我涂起来效果怎么样……”

伸手揉了揉眉心,对这些化妆之类的话题没兴趣,他直接开口打断:“回头给你寄过去,在学校好好上课,别乱跑。”

“知道啦,哥。”女孩的声音甜甜的,“也祝你接下来的录制一帆风顺,把把MVP(本局游戏发挥得最好的人),积分榜蝉联第一!”

男人闻言,扯着嘴角笑了笑:“一定。”

嚣张得要命。

没有买到心仪色号的乔雾,无精打采。但是因为要乘坐隔天一大早的返程飞机,要早点回去休息,她也没时间再去别的商场翻找。

上周刚在微博放了预告,说过几天会出一个夏日妆容的教程,可是眼下,要用到的口红色号一个都没买到。而她之前买的那些,要么送人,要么拿去抽奖了。

留给她发愁的时间没有太久,因为很快,一份意料之外的合约就找上了她。

作为一个在微博上坐拥百万粉丝的美妆博主,乔雾跟其他的网红比起来,不开店、不炒作,的确算得上是一股清流。

在她的微博里,关于日常生活的内容很少,大部分是各种风格的化妆教程,还有对市场上热门化妆品的测评及推荐。

乔雾惊人的美貌是天生的,没整过容,没打过针,也不惧怕素颜上镜。

所以,时间久了,逐渐积累起来一批忠实粉丝,去年还作为最后一名,拿了“微博年度十大红人奖”,人气也一路水涨船高。

一个网红的商业价值逐渐攀升,各色各样的橄榄枝自然也就跟着抛过来。

当公司打电话,说已经帮她接下一款时下热门的游戏录制时,她着实是胆战心惊的。

“萱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完全是个游戏白痴,上去就是送‘人头’的那种……”

经纪人赵萱安抚道:“我知道你几斤几两,但这个游戏不是那种竞技击打类的,你在里面的定位也不需要在意,跟着露露脸、涨涨粉有什么不好。”喝了口水,她言简意赅地下了定论,“电话里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总之,合同都已经签了,我回去把资料发给你,下周五录制,这几天你好好准备一下。”

乔雾听得云里雾里,下意识跟着点头:“哦……好。”

等晚上回到家里,收到了赵萱发来的合同以及游戏资料之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开始紧张。

这档节目的名字叫《Liar》,意为爱说谎的人。

百度百科上说,这是一款多人参与、以语言描述来推动的策略类桌游,主要是玩家之间进行口才和分析推理能力的较量。

乔雾读大学的时候,身边有很多同学都喜欢玩,可她自己是一点都没接触过。

她人本来就迷糊,口才也一点儿都不好,从小到大跟别人吵架就没赢过。

泡了杯浓咖啡,她披着浴袍坐在电脑桌前,一头长发湿漉漉地搭在脑后。

打开电脑,她在网上认认真真地搜索,做功课。

学习一直以来都不是她的强项,从前在学校的时候是,现在更是。

拉上一半的纱帘,隐约可见夜空中高高悬挂的白色月亮,偶尔有风吹过,投下来的光影闪烁变换,温柔极了。

乔雾越看越晕,只觉得电脑屏幕上那些原本清晰的字,渐渐开始四分五裂。

她打了个哈欠,脑袋昏昏沉沉的,很快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第一颗糖:小矮子vs斯文败类

拖延症发作,直到节目开始录制的三天前,乔雾才真正开始慌了。

听萱姐说,这档节目在目前最火的蓝鲨直播平台上播出,并且之前第一季获得的成绩斐然,还捧红了不少主播。

所以,现在蓝鲨的高层人员投入了大量资金,来筹备第二季的录制。

这么多观众在线观看的直播平台,她到时候要是表现太差劲的话,一定会被骂到关了评论。

心慌慌的乔雾咬着指甲想了半天,最后决定看看粉丝有没有什么好建议,于是打开手机,快速编辑了一条微博,点了发布。

「雾小乔V:仙女们,请问怎样才能快速学会玩“狼人杀”。」

末了,她还加上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这条微博刚发出去没多久,评论数就噌噌地上涨。

乔雾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黄桃味酸奶,单手撕开,习惯性地把纸盖舔干净,然后开始翻看大家的评论。

“啊,女神真的要上《Liar》了吗!”

“天哪……美妆博主竟然要录这个节目,我的次元壁彻底破了。”

“乔妹,别忘了,你还欠着一个夏日元气妆容的教程,我还等着学完去约男神看电影呢,QAQ(哭泣)。”

……

除了以上数十条评论之外,其他的基本清一色,全都告诉她:去看第一季Shadow的视频。

乔雾原本还不怎么在意,可是从头到尾把评论看完,有些意外地发现,平时天天跟自己花式表白的小粉丝们,这会儿全都转了风向,在自己的微博底下花痴起那个Shadow来。

她撇了撇嘴,随便挑了个眼熟的ID(昵称),有些不服气地问:Shadow是谁啊?

对方迅速回复:啊,乔妹翻我的牌子了!Shadow就是《Liar》里最厉害的玩家啊,从来没有站错过边。

末了,对方又接上一句:B站有他的视频合集,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找链接!

拿勺子挖了口裹着黄桃果肉的酸奶,乔雾刷新了一下评论,果然看到热情的粉丝们已经开始疯狂地发链接。

抱着一半好奇、一半学习的心态,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点开链接。

视频的标题上写着“国服第一狼王精彩集锦”——

充满神秘气息的西方复古式圆桌前,穿着黑色卫衣的高瘦男人靠着椅背,懒洋洋地坐在七号位上,神情如隔岸观火般从容。

“这局好人已经输了,我是张狼人牌。”

“好人到现在不交牌,可能是觉得猎人还没找着。”

他说到这里,忽然扬起下巴,笑了笑:“你们觉得我有可能找不到吗。”

弹幕此刻已经快爆炸了,满屏都在刷“恋爱了,恋爱了”。

乔雾目瞪口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游戏规则里,狼人白天是要隐藏在好人中间不被发现,夜晚再偷偷出来行动吧。

还有说话这么嚣张的狼人?

“这游戏,不是投我出局,你们就能站对队的。”

“我能说的都说了,如果你们连这么简单的逻辑都理不清楚,那也不配赢。”

遗言发表完毕,他把耳麦摘掉,随手揉了揉头发,然后满不在乎地离场。

等等,这个声音——

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却又很吸引人。

乔雾一口酸奶含在嘴里,冰冰凉凉的,半天都没咽下去。

她把手机往眼前挪了挪,盯着屏幕上男人那张过分精致的脸,努力回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记忆里那双迷雾般的黑色眼睛,逐渐与手机屏幕上的这个人的重合。

是他,那个在香港抢走了她三支口红的斯文败类。

她震惊得差点被酸奶呛着,手指下意识地按下暂停键,于是画面停留在他漆黑干净的眉眼上。这个人,不动不笑的时候,明明看起来还挺正经的,怎么那天……

真是表里不一。

虽然心里对他唾弃得要命,但是为了在三天内快速学成,乔雾还是很没出息地点开了下一局游戏。

第一天警长竞选的时候,三个人对跳预言家,并且都不退让,各执一词。

屏幕上那个看起来总是意慵心懒的男人,神色散漫地抬起手,指了指对面的号码牌:“先出三再出十二,游戏就结束了。”

咦,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是不是戴着一枚戒指?

好奇心促使她把刚刚的片段倒回去,又仔细确认了一遍。真的是枚闪闪发亮的戒指,而且还套在极其暧昧的无名指上。

没等她惊讶太久,很快,飘过来的弹幕就解答了她的疑惑——

呜呜呜,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已经有女朋友了,为什么不能再等我几年?!

乔雾恍然大悟,随即,忍不住同情起那个素昧平生的女孩来。

看他那副天天睡不醒、谁都不想理的嚣张样子,做他的女朋友,一定很苦吧。

叮咚一声,她滑开微信界面,看到是姜叶发来的微信消息,喊她出去吃夜宵。

乔雾看了眼窗外的景色,这才反应过来,夜已经深了。想着自己辛辛苦苦做了这么久的功课,也是时候放松放松了,于是她放下手机,毫无愧疚之心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哼着歌,跑到衣帽间去挑衣服。

作为一个人气不俗的网红,她的衣帽间里,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衣服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顾及着夜里可能会冷,她上身套了件长袖的奶白色针织衫,然后配条红色菱格纹短裤,脚上踩了双同色的华伦天奴高跟鞋。

怕被粉丝认出来,乔雾一点儿妆都没化,想着涂层口红提提气色,结果翻遍化妆盒都找不出心仪的颜色,只得作罢。

她在心里免不了又把那个斯文败类拉出来数落一番。

深蓝色的夜,寂静无风,道路两旁橘黄色的路灯,一盏盏亮得分明。

作为一座典型的南方城市,遥市这个地方,经年累月阴雨连绵,以至于空气里总是带着些伤春悲秋的味道。

乔雾打了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男人。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的侧脸,忍不住开口攀谈。

随口敷衍了几句,她戴上耳机听歌,不再开口。

恰好有通电话打进来,乔雾看了眼来电显示,眼睛忽然亮起来,取下耳机。

“喂,妈妈。”

她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些隐秘的期待。

手机那端的语气却明显不善:“彬彬马上要升高中了,你赶紧把学费和住宿费打过来。”

“哦……我明天一早就去银行打。”顿了一下,她又小心翼翼地问,“你跟爸爸最近身体还好吗?要不要……我过几天回去看看你们?”

话音未落,耳中已经变成了嘟嘟的忙音。

乔雾愣了愣,但也只是片刻。

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她忽然觉得有些冷,于是伸手把车上的空调调高了一些。

浓浓夜色,掩盖了女孩的黯然神色。

大约二十分钟后,司机在那条灯火通明的步行街的街口停了车。

乔雾从车上走下来,恰好接到姜叶的电话,对方语气软软的,撒着娇让她捎两杯奶茶过去。

在学生时代,作为一个外表极其漂亮的女生,其实不太容易拥有真心朋友。更何况乔雾这个人没心眼,又不懂为人处事的圆滑技巧,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虚有其表。

当时在四人寝室里,只有外表同样出色、性格又温温柔柔的姜叶愿意跟她做朋友。

于是,她们这朋友,一做就是五年。

通话结束,乔雾往前张望,然后认命地挤进奶茶店门口长长的队伍里。

排队点单很快,可是等待取货的时间就显得有些漫长了。

手里捏着号码条,她从人群里出来,随便找了片树荫,然后毫无形象地蹲坐在石阶上。

她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刷了刷,半晌,干脆接着看Shadow的游戏视频。

微博的评论区里,她被迫接受了众多热情粉丝的推荐,现在打开的这个视频,据说是Shadow当时参加第一季《Liar》时的封神之战。

第一天白天,仅凭着警上发言,他便在前置位准确地点出四狼。

乔雾把他的发言来来回回听了好几遍,都没明白他是怎么确认狼人的身份的。

起了风,顺着奶茶店白底红字的招牌吹过来,引得香樟树叶沙沙作响。

“真是奇怪,我怎么一点儿都听不出六号拿的是张狼人牌啊……他是怎么找出来的。”

看了半天,她有点泄气地小声嘟囔。

不多时,乔雾突然感觉到,自己裸露在外的脚踝上,似乎传来某种温热柔软的触感。

湿漉漉的,一下又一下。

整个人完全在状况外,她怔了怔,半天才低头望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浑身雪白、瞳孔黑亮的萨摩耶犬,此刻正垂着脑袋趴在她脚边,伸出舌头,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她的脚踝。

怕吓到它,乔雾身子没动,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它的头:“好可爱啊。”

对方吐着舌头看她,憨态可掬的模样。

“露露,起来。”

这道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乔雾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眼前的萨摩耶犬摇了摇尾巴,而后乖巧地站了起来。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这个声音的主人身上穿着一套干净出挑的TB灰色运动装,此刻就逆着路灯的光站在她的眼前,眼角眉梢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

他的一只手上,还握着黑色的牵引绳。

是他?!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

还是她最近运气太差,怎么走到哪儿都能碰到这个人。

“……斯文败类?”

等思绪终于从外太空漫游回来,她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四个字。

男人闻言,掀了掀眼皮,视线转过来,在她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她膝盖间仍然亮着屏的手机上。

空气静止了片刻。

他挑挑眉,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你是我的粉丝啊。”

被他的自恋弄得愣住,乔雾半天才想起来反驳:“谁是你粉丝,别自作多情了。”

他也不生气,对于这场不可思议的偶遇似乎毫无兴趣,慢悠悠地牵着狗从她的身边走过去。

马路上恰好有汽车摁着喇叭疾驰而过,刺眼的车前灯照在他的身上,越发衬得他轮廓分明。

月光像个少女,透过斑驳的树影偷偷地吻上他的眼角,天真又青涩。

不得不承认,这张脸,真的很容易让人一见钟情。

擦身而过之际,乔雾似乎听到这个男人低低地开口,嘲讽意味极浓地说了三个字——

“小矮子。”

小矮子……

小矮子?

难道是在说她?

瞬间被戳中软肋,乔雾噌地一下站起来,理直气壮地反驳:“我不矮,我有一米六呢!”而且,她今天还穿了八厘米的高跟鞋,哪里矮了。

夏夜晚风擦着耳朵温柔地吹过,树影摇晃。

白花花圆滚滚的萨摩耶乖巧地跟在主人身边,时不时讨好地蹭蹭他的裤脚。

男人听见她的辩驳,似乎低着头笑了一下——短促又动听。

这一人一狗的背影太过温暖动人,乔雾看着看着,接下来要说的话全都忘了。

忽然,她听到窗口里的小哥高声喊了声:“二百九十六号,两杯三分甜的冰激凌红茶!”

她这才回神,匆匆地跑过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