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染天上人间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晴染天上人间

文/方方

雷雨季节,天空上午还是晴朗的天,下午便黑了脸。

我看了看窗外黑漆漆的场景,抬腕看表,还有三小时下班。

我给明朗发了个消息:“有空吗?看起来要下雨,我没带伞。”

明朗如往常秒回了我:“下班接你。”

我脸上很自然有了安心的笑容,和明朗认识了十年,他总是给人安稳的感觉。

想起来,和明朗认识是在高三那年,我是个初来乍到的转校生,这点还得怪我爸,哪怕明知道我高三了,还是为了他的前程调动了工作,我也跟着他来了新城市。

除了担心自己的学业,我其实也没啥抗拒的情绪,到新班级的第一天,很平静地做了自我介绍,走到班上唯一的空位坐了下来。

我的同桌就是明朗。

“你好。”旁边的男孩面带微笑简单介绍了自己,“吕明朗。”

“你好,魏晴。”

“魏晴?晴天的晴吗?我是明朗,你是晴天,咱俩或许很有缘呢。”男孩说这话时,两只眼睛放着光。

我当时也不知道他在激动什么,现在仔细想想,他也只是单纯地觉得名字很搭的我俩,也许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这一点令他很开心。

回忆到这里,我忍不住为当年的他叹了口气,毕竟单纯的男孩子都带着点傻气。

外头很快下起了大雨,手机提醒来了消息,又是明朗发的:“给你带杯咖啡?老样子?”

我又笑了笑,回了个“好。”

明朗公司旁边的咖啡店,有我最爱喝的一种咖啡,他总记着。

高三开学以后,如明朗所期待的那样,我们的关系很快就从同桌,上升到了好朋友,单纯的男生,总是让人很放心。

我们学校高三是可以参加运动会的,明朗某天在走廊上问我:“大晴?”

大晴是他给我取的外号。

“你运动会报名了吗?”

“报了,十八乘两百米的接力。”

“你第几棒啊?”

“文嵩说他安排啊,咋了?”

文嵩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负责安排我们的接棒顺序。

“要不,一起接个棒?”

“嗯?也不是不行。你回头和文嵩说说吧,不过我看悬,那两对一起参加的情侣也吵着要一起接棒,他头秃着呢。”

“他头秃啥?”

“你想啊,得根据每个人实力安排顺序吧,那把他们安排到一起不就影响咱们班整个比赛了。他跑步那么专业,可最讲究这个了。”

“没事,我和他关系好,说一下就行。”

后来听说文嵩为了我们这两对情侣和一对同桌,思考了三天三夜接棒顺序,宿舍满地的掉发。

我还记得运动会第一天,就是接力赛的日子,枪响,整个场子的师生都在助威,红白的棒子在赛道上绕圈和传递。

我前面一棒是全校有名的体育生小梦,练了好几年的跑步选手,比过男生不在话下。也是我们班的王牌。

果然小梦不负众望,接过棒以后就瞬间拉开距离,棒到我手里时我们已经是第一了。

那好像是我人生头一次那么卖力地跑,不像每次体育课总想着偷懒。我当时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明朗!把棒给明朗!”

或许是出于我们已经领先的压力,我再不把棒交给明朗,可能就要被自己紧张死。

很快,一个做好接棒准备动作的男孩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我拼劲冲刺,余光已经看到其他班同学已经要和我并列了,我听到我的呼吸声和全场的呐喊糅杂在一起,我脑子很空,空到只剩下前面的吕明朗。

我把棒交到他手上,我只看见他笑,只听见他很温柔地说:“辛苦了。”

一个少年的背影就那样冲了出去。

我记得,运动会第一天,是晴天。

那天,阳光明朗。

“姐妹,该下班了。”邻桌的同事叫了我一声。

“哦,好,我收拾一下。”

“下雨了,你那个帅哥朋友又要来接你了吧?”同事的语气里,依旧带着不少八卦的味道。

“哈哈,是呀。”我笑了笑。

“我看你俩这关系真的不一般啊,高中到现在认识这么久了,在一起算了。”

同事的这句话,我好像从高三毕业开始,就经常听到了。

高三毕业的聚会上,有人趁着饭局的热闹氛围问:“你和明朗该在一起了吧?”

众人听了都在嬉笑,我和明朗也在笑,不过是无奈的苦笑。

一直到我和他上了同一所大学,再一起毕业,身边的朋友们总好奇我们的关系。有时候被人讨论得多了,我也在想,吕明朗到底喜不喜欢我?我又喜不喜欢他?

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也没想明白。

明朗发来消息,他到了我单位楼下。我下楼坐上了他的车。

“见鬼了,昨天还大晴天,今天就下这么大雨。”明朗边开车边抱怨着。

我喝着他买的咖啡,笑而不语。

雨打在车窗上,哗哗作响,窗外一片朦胧和昏暗。

我又陷入回忆。

大学时候,我谈了个男朋友,是我同专业的学长。很帅气很阳光的类型。我大概追了一个月,他就答应我了。

然后是俗套的恋爱故事,然后是更俗的渣男出轨情节。

发现出轨的起因也很无语,是他的出轨对象发给我聊天记录,并且让我“识趣”一点。

理所当然地吵架,分手,我痛不欲生。

分手的那个晚上,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脸上挂着眼泪,满脑空白。

明朗给我打了电话,问我在哪,我发了个位置定位。

说实话,我又想一个人静静,又想有人陪陪我,悲伤的人总是矛盾不已。

明朗很快找到了我。

“你要干嘛?”

“不知道。”

“就这么走着?”

“就这么走着。”

他就啥也不问了,陪着我走了很久。

当时的我,难过得一心想要撞南墙。但是走了很久,也没有看见南墙。而且我知道,就算真有一堵墙出现在我面前,明朗也会拉着我的。

我停下了:“走累了。”

“累了就回去吧。”

“恩。”

明朗送我回到宿舍,我和他面对面站着。

没人开口说再见。

突然,他上前抱住了我,说:“人渣一个,何必呢。”

听到他这句话,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了很久。

“到了。”

明朗停在了我家门口,他撑着伞先下车,到车的另一边替我遮雨。

他把我送到了家门口的屋檐下。

“快进去吧,最近出门记得带伞。”

“好,你回去开慢点。”我转身拿钥匙,想要开门。

我突然记起,文嵩对我提过,为了求他安排我和明朗的接棒,明朗给他买了一周的早餐。

我突然记起,高中毕业的饭局,大家八卦的时候,我发现明朗偷盯着我发了会呆。

我突然记起,和渣男分手的第二天,他有很重要的考试,他却花了一晚上陪我,并且在第二天考试结束,打了那个渣男一拳。

我突然记起,高中到大学,他从没谈过恋爱,我每次问他,他都说:“除了你,我哪还认识其他女孩。”

我突然记起,大学毕业的时候,他送了我一张卡片。

这个雨天,还真是想起不少事情。

我停下了转动钥匙的手,回过身。

“恩?怎么了?”

我看着他,曾经的单纯少年,如今脸上的稚气褪去了不少。

我想弄明白大学时没想明白的事情。

“你喜欢我吗,明朗?”我微笑着问。

明朗先是脸上意外了一下,然后低头思索。

“呵呵。”他突然有点开心地笑了两下。然后他看着我。

雨声很大,周围在噼里啪啦地响,但我又觉得很安静,他撑着伞,雨水顺着伞的边缘滴溅,伞隔开了他和这个雨天。

“我先努力工作几年,然后在某年某月某日,我会选个好点的咖啡厅,再回答你这个问题。”他说完便转身,背对着我挥手告别,上车离去。

我看着明朗的车在被雨掩盖的街道上慢慢远去。

很神奇,明朗车开出去不久,天转晴了。

黑压压的云开始散去,阳光洒下。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明亮。

我看着他远去的车,想起了当年那个少年的背影。

明朗的那张卡片上只有一句话:明朗艳阳天,晴染天上人间。

“你和明朗到底打算啥时候在一起啊?”八卦闺蜜在电话里问。

“某年某月某日。”我笑答,停顿了一下,“某个晴天吧。”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最诚挚的友谊,也有最纯粹的爱情。不需要着急追求,等到某个晴天,美好也就随之而来。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