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过雾舟(五)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晚风过雾舟(五)

晚风过雾舟目录:

第一章:晚风过雾舟(一)

第二章:晚风过雾舟(二)

第三章:晚风过雾舟(三)

第四章:晚风过雾舟(四)

第五章:晚风过雾舟(五)

第六章:晚风过雾舟(六)

晚风过雾舟(五)

归渔/著

录制结束,玩家评选本场MVP的时候,乔雾这回终于不再假装高冷,跟着旁人一起,真心实意地举了一票七。而那个向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却再一次把MVP投给了自己。

平心而论,乔雾觉得这个MVP无论如何都落不到自己头上。

面对场上的质疑,那人一本正经地解释:“二号玩家刚在这张桌上坐了两天,就勇敢悍跳,并且成功骗取场上大部分好人的信任,我觉得很厉害。”

……哪里厉害,不都是你安排好的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毕竟他现在是在夸奖自己,乔雾听着听着,又忍不住有些飘飘然。

到了最后发表感言的时候,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一号苦茶今天只输了一把,字里行间都很满意。

八号江小年则是只赢了一把,于是感言里百分之八十的篇幅都在哭惨,最后说要回去好好练练预言家的发言。

十二号Sky作为最后一局带崩全场的女巫,这会儿完全心如死灰,还念叨着等播出那天一定要关评论保命。

而五号优优,像个怀春少女般羞涩地看了喻舟半天,才弱弱开口:“今天终于有幸跟喻神当了一回狼队友,真心觉得他很强……希望以后能够经常跟他同身份。”

全场的人都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唯独那个睡眼惺忪的男人低着头,还在漫不经心地研究着木质地板上的纹路,仿佛正在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

很快就到了乔雾发表感言的时间,她先是例行公事般地回顾一遍今天的游戏,又对在场的玩家表达了感谢。脑海中掠过黑夜里他那双透着雾色的眼,她停顿片刻,有些鬼迷心窍地补充,“最后,要感谢一下七号玩家,如果不是他,我肯定不敢上警悍跳的……以后如果每次摸到狼牌都能看见他,就好了。”

她话音未落,就看见那个刚才还不言不语的男人,忽然抬眸,朝她投来一瞥,瞳色深深。

沉默几秒,他忽而对着她,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我也很期待……下次摘掉面具的时候,还能看到你。”

乔雾愣住了。

其他嘉宾也愣住了。

她明明只是表达一下自己对他游戏水平的欣赏和认可,以及想要多跟他当几次狼队友的意思,怎么到了他的嘴里,什么样无关紧要的话都能变得这么暧昧。

他就是故意的吧,想让她在大家面前闹笑话。毕竟刚才优优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那会儿怎么不见他跳出来回应。

抱着这样的想法,乔雾挺直了腰板,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冷静如常,而后,对着他回以礼貌的微笑。哼,不就是比谁会装嘛。

而江小年看着这两人的异常的互动,心情已经跟坐云霄飞车一样刺激了。

喻舟绝对是动了什么歪心思,否则怎么可能说出这种明显会招人误会的话来。他可是一直视妹子如洪水猛兽般避之不及的。

在大家挥手道别中,第二期的录制结束。

由于今天结束的时间较早,平时关系比较好的江小年和Sky他们就开始吆喝着一起去兰亭街吃夜宵。

乔雾刚从工作人员那取了钥匙,这会儿正站在柜子前开密码箱,准备拿包走人。

忽然,她看到一阵风般蹿过来的江小年:“小乔小乔,别急着走,一起去吃夜宵啊。”

“呃……”她看了看四周,有点儿不好意思,“其实除了你之外,我跟其他人也不是特别熟……”

尤其是另外两个几乎从没搭理过她的女嘉宾。

“哎呀,一顿饭下来就熟了嘛,毕竟后面还要一起录制很多期的。”

他说得似乎也有点道理……乔雾正犹豫不决,恰好听到旁边Sky和喻舟的对话。

“舟哥,一起去造作啊。”

“不去。”

“大好春光,干吗不去?”

“回家遛狗。”

“哎呀,别老缠着露露,给他一点私人空间吧,正好现在录节目,不然天天直播,咱们哪还有时间聚啊。”

乔雾正分神听着那边的动静,忽然看到江小年手疾眼快地把她的背包取出来:“小乔妹妹,走吧走吧。”

乔雾无奈,于是跟着他走到门口,恰好撞上喻舟。

对方看了看她:“你也去?”

她点点头,跟着大家一起,客套地劝了劝,“大家好像都很想让你一起去的样子,不然你就给个面子吧。”

“好吧。”他眼睫微垂,口吻勉为其难极了,“既然你这么想让我去。”

乔雾:“……”

有没有搞错,她说的是大家,大家好吧。

到了最后,除了部分另有安排,实在腾不出空来的人,基本上剩下的都决定去了。

恰好蓝鲨《Liar》的录制现场距兰亭美食街很近,步行也就十五分钟的路程,想着分开打车也很麻烦,于是大家纷纷决定散步过去。

一路上,乔雾也算是摸清了这几个人的脾气、性格。

除了已经比较熟悉的喻舟和江小年不说,Sky就是平时被江小年他们欺压惯了的老好人类型,不管跟他说什么,都是“好”,“可以”,“没问题”。

还有一个叫夏沙的男主播,平时安安静静的,看起来年龄不过十七八岁,人长得也秀气,动不动就脸红,大家都很喜欢逗他。

而苦茶和优优两个人径自走在前面,有说有笑的,优优时不时还捶一下他的背,极其亲密。

江小年撇了撇嘴:“苦茶的孩子都要上小学了吧,天天跟女主播眉来眼去的,也不怕回到家被老婆兴师问罪。”

Sky叹气:“就你话多。”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苦茶平时为人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清楚,只是给他留面子而已。”

道路两旁的路灯洒下一片昏黄,江小年继续嘟囔,只是这回压低了音量。

话音落下,连向来文文静静的夏沙都跟着点头。

感觉他们又要开始聊主播圈的爱恨情仇,乔雾表面上在低头回复手机微信,耳朵却竖得比兔子还长。

忽然听到江小年话锋一转:“对了,小乔妹妹一定有男朋友的吧,什么时候带过来让我们看看啊?”

突然被点到名的乔雾有点尴尬:“……我还没有男朋友。”

众人:“……”

一阵诡异的沉默过后,Sky像知心大哥一样,乐呵呵地总结:“确实,女孩太漂亮了也不好找男朋友。”

知道喻舟一定在听,江小年心情复杂地看了眼走在最后面的喻舟,然后,趁大家聊得火热,默默地退后了几步。

“舟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对乔雾有意思啊?”

喻舟瞥他一眼:“什么意思?”

“就是那方面的意思啊。”顿了一下,江小年又补充,“在我面前就别装了,你要是真有想法,兄弟可以考虑帮你追一下。”

略微嘲讽地笑了笑,喻舟眼皮都没抬,懒洋洋地问:“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前段时间又被甩了吧。”

提及伤心往事,江小年摸了摸鼻子,嘴硬道:“那、那也不能怪我啊,你说我们这些做主播的,每天都要准时准点直播,我哪有时间陪她啊。”

说罢,他还叹了一口气,“你说这日子可怎么过,找圈内的吧,太乱了,找圈外的吧,又不理解我们这一行,觉得打游戏是不务正业。”

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他终于拐回正题上,朝不远处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不是我说,我觉得乔雾就挺不错的,跟那些网红不一样。”

他没说哪里不一样,喻舟却心知肚明。

她的眼睛很干净,笑起来很明丽,仿佛从不曾被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改变过。

天悬星河,树影婆娑。

晚风微微起,像一条泛起波澜的河流,蜿蜒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里。

没回应江小年,喻舟看了眼前面走在街灯下、现在正乐此不疲地踩着影子的女孩。

他眼底透露出的温柔,很陌生。

兰亭美食街的入口处,道路两旁全都是亮着灯的摊位,上面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种精致的手工艺品。

其他人都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而她像是被什么所吸引,停下脚步。

身子微微前倾,她靠近摊位,拿起一个粉红色的毛球,放在掌心左看右看。

喻舟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毛球有什么过人之处,却听见她甜甜的声音,问老板多少钱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他无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是想过去找她,又强行停住。就像她手里那团花里胡哨的粉色毛球一样,她这个人傻得要命,又有什么过人之处?为什么他总是控制不住想看她,想逗她,想听她说话。

喻舟罕见地有些出神,却看见人群里那个如夏花般绚烂的女孩,喜滋滋地把那团毛球挂在了自己的背包上。

夜色沉静如水,人来人往里,他慢吞吞地举步走去。

“咦,你怎么在这啊,是不是也跟他们走散了?”

乔雾刚从摊位前挤出来,就被面前站着的人吓了一跳。

随即她又高兴起来,有些狗腿地凑过去,“正好,江小年发的那个地址我没去过,现在跟着你,肯定不会迷路了。”

薄薄的唇微微抿了一下,他面上还是没什么情绪:“知道会迷路,刚刚还不跟紧点。”

闻言,她立刻转过身,晃了晃背包上的毛球,炫耀道:“我停下来买了这个,好看吧。”

LV新款双肩包上面,被主人挂上了一团五块钱的毛球,看上去倒也没什么不对。

“哪里好看?”

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乔雾有点不服气,“哪里不好看?”

她还给姜叶也买了一个来着。

而他的回答很干脆,“哪里都不好看。”

夜凉如水,人影幢幢,她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你找不到女朋友真的是有原因的。”

喻舟闻言,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那你找不到男朋友呢?”

他是顺风耳吗??

怕他走得太快,又会被人群冲散,乔雾决定暂时放下个人恩怨,一路小跑地跟过去。

她的嘴里还碎碎念着:“谈恋爱是件很慎重的事情,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决定啊。”

人潮里,他回过头来,轻声道:“跟紧点,小矮子。”

“哦……”

快步走到他的身边,她的视线里忽而又掠过那枚闪闪发亮的男士戒指,她忍不住好奇:“那个……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既然你是单身,为什么要戴戒指啊?”

他似乎这才想起来手指上的戒指,随口答:“没什么原因,戴习惯了。”

戴习惯了?

“可是,这枚戒指的款式一看就是情侣对戒,你总不可能只买一枚吧?”她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买了一对。”喧哗市井里,他的声音很轻,仿佛融进了月色里,“不过另外一枚还没送出去。”

那双总是染着疲倦的神色的眼睛,此刻透过人群望向她的时候,竟然很专注。

骗人的吧!他肯定又在故意逗她,她要是信的话就输了。

乔雾的脑海里千头万绪,还没来得及回应些什么,身边恰好有几个提着音乐灯笼的小孩子,嬉笑着追逐跑过。

其中一个小孩经过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她的腰。

乔雾一时没反应过来,由于惯性,身体不自觉地往喻舟的方向靠了靠。

他本能地伸出手,揽了一下她的腰,等她站稳后,又飞快地收了回去。

这段插曲突如其来,完全不在她的意料之内。

腰上似乎还留着他手掌里的淡淡余温,乔雾的脸立刻就红了大片。

她却听到他轻飘飘的声音:“你这是在投怀送抱吗?”

“……这是个意外好吗!”她的脸快红成番茄了。

他却仿佛听不见似的,自顾自地继续道,“我可不吃这一套。”

乔雾觉得自己快气炸了,“我管你吃不吃这一套啊!”

这简直是鸡同鸭讲。

怕他不信,她又絮絮叨叨地补充:“我干吗要投怀送抱,追我的人可多了,从遥市火车站都可以排到飞机场呢。”

喻舟眼角扬了扬:“地图上的距离吧?”

“……”

风很轻,月色很美,他很气人。

乔雾忽然很后悔,自己上学那会儿怎么不多修几节与口才相关的课,至少跟人吵架的时候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还嘴之力。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生气会长皱纹的,她可是要靠脸吃饭的人。

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她决定闭嘴不言。

而身边看似无意的男人,耳朵上泛起的红晕,慢慢消散在晚风里。

自从那天一起吃了顿夜宵,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江小年三天两头喊她出去玩。

偏偏最近到了该发视频的时间段,再加上她前段时间找代购从国外寄回来的化妆品都到了,她忙着拍照做测评,只好拒绝。

最近,经纪人赵萱又开始劝她跟别人合资开家淘宝店,说订货运货这些事情都不用她管,主要就是借用一下她的名气,合同费甚至直接开到了六十万。

乔雾拒绝之后,赵萱明显有些不高兴。

公司里那些稍微能让人记得住脸的网红,现在全都在开店,卖衣服、卖零食、卖化妆品。

招牌打得都很响,卖家秀的照片经过磨皮和滤镜的处理,看起来也都是高质量,但是里面的门道,乔雾再了解不过——

基本上是抄袭国外一些大牌的服装设计,再拿去打板生产,稍微改动几个细节。

一条粗制滥造的流水线而已。

像那种真正花时间去自己设计款式的网红,当然也不是没有,只是太少了。

至少在她的眼里,公司里只有林夏看起来像是一个认真做品牌的人,虽然林夏的淘宝店还没有正式上线。

而卖化妆品是开网店中最恐怖的,店上标着是海外正品,其实是半真半假,弄不好抹在脸上还会有副作用。

他们公司之前有一个很火的网红,就因为卖的化妆品质量太差,好多粉丝用完烂脸,打官司,前前后后赔了快一百万。

乔雾胆子小,爱惜羽毛,也没有一定要挣够多少钱的远大志向,所以不想开店。

微博上总有人让她帮忙做推广,那些公司寄来的产品,她都会试着用用,如果觉得效果不错,也会挑几个在微博上做推广。

这也算是平时的额外收入。

终于忙完手头上的事情,乔雾小心翼翼地拿着化妆棉卸了妆,敷了一片面膜躺上了床。

录美妆视频本来就麻烦,偏偏她又要求完美,眉毛没画好就要卸妆重录,所以,反反复复折腾了很多次。

夜色深了,乔雾依然没什么睡意,把微博和知乎都刷了一遍,发现没什么新鲜事儿,又兴致缺缺地退出来。

眼睛忽然瞥过排在手机桌面底下,那个还没来得及分类的APP。

蓝鲨TV。

好像是那晚吃夜宵的时候,在江小年的强烈要求下,自己随手下载的。

反正现在闲着,她点进去,用微信注册之后,界面上跳出提示,让她选择几个喜欢的分类。

她挑挑拣拣地选了“美食”“音乐”,最后,想到自己还在录节目,又勉为其难地加上了一个“狼人杀”。

结果,下一秒,系统很快转到新界面,给她推荐了一些相关主播。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狼人杀”分类里的Shadow的名字以及醒目的几百万粉丝量。

说不上抱着怎样的心态,她犹豫片刻,按下关注键。

系统直接跳转到他的直播间。

虽然是一个美妆博主,但乔雾平时从来没有看过直播,所以这会儿看到自己手机上密密麻麻飘过的弹幕,以及“狼人杀APP”的截屏,一脸蒙。

她忽然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三分散漫,三分嚣张:“我的底牌是张猎人牌啊,狼人要是不信,夜里可以‘刀’我试试。”

弹幕上清一色全在刷“骗子”,还有粉丝在花式刷礼物。

他的声音透过细细的耳机线传来,还是透着那种无牵无挂的凉薄味道,却显得比平时温柔了不少。

乔雾听着听着,竟然有点入迷。

一局游戏结束,果然他跳猎人就是为了找猎人,一如既往地“脏”。

弹幕又刷起了“国服第一狼王”,夹杂着类似“老公”“恋爱了”之类的。

他似乎这才有时间看几眼弹幕,语气滞了一下,一本正经道?:“房管呢,看看哪些在刷老公的,赶紧封了,瞎叫什么呢。”

于是弹幕变成了落寞的“日常羡慕嫂子”。

乔雾:这就是做他的女友粉的下场吗?

几局游戏看下来,她大概也清楚了喻舟的直播风格。

首先,这人明明长了一张招摇撞骗的脸,直播的时候却吝啬到连摄像头都不愿意开,表情和动作全靠粉丝脑补。

其次,除了游戏里的必要发言之外,他不怎么爱说话,也不会刻意去讨粉丝欢心。

他只要是在长篇大论地讲话,一定跟游戏发言或者“抿人”技巧有关。

粉丝也都在调侃他:“一个倔强的技术主播。”

总之,他越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就越是能吸引粉丝留在这个直播间。

大概这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吧。

卧室里安静极了,昏黄的灯光朦朦胧胧地洒在粉色床单上,像极了动漫里的少女房间。

乔雾干脆挑了个喜欢的抱枕搂在怀里,然后找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惬意地听他直播。

耳机里,那个人的声音清晰到仿佛就在耳边,偶尔嚣张,偶尔温柔,时不时还低低地笑几声,像上帝遗落在人间那浓墨重彩的一笔,生动极了。

她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很多人会沉迷看直播了。

因为,真的有这种人,只需要站在那里,偶尔说几句话,笑一笑,就能让你怦然心动。

这完全是一种瞬间的、本能的反应。

所以,你很容易就会中招。

乔雾觉得自己有点中毒了。

她竟然养成了每晚准时看喻舟直播的习惯。

明明她每次和他见面都要吐槽他一百遍,可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每晚等在那个直播间,不过她从来没发过弹幕,也没跟任何人透露,简直像做贼一样。

乔雾是这么给自己洗脑的,喻舟每天的直播时间是晚上八点到十二点,恰好是她吃完饭回到家最无聊的一段时间。

就当是睡前解乏了,她绝对不是被他的直播吸引。

不过,有一件事情,乔雾是必须要承认的——看喻舟直播,真的能学到技术。

比如,如果被真预言家“查杀”,且场上大部分人希望你出局的时候,你可以勇敢地起跳一张神牌,然后留心观察。

即使骗不到好人,真正的那张神牌看到你“穿他的衣服”,也一定会有些小动作。

再比如,当一个人起跳预言家,发言里却没有盘狼坑,而一直在保好人的话,大概率是张悍跳的狼人牌。

《Liar》正式在蓝鲨TV播出的前一晚,应节目组要求,所有参与录制的嘉宾都发了宣传微博,乔雾也不例外。

底下粉丝的留言也显得无比热情——

“终于能看到新鲜热乎的乔妹了。”

“玩得开心啊,宝贝,不要有压力,勇敢地站边,勇敢地‘下毒’。”

“乔乔,见到喻神了,一定帮我转告他,我只会等他到三十岁,让他抓紧时间来娶我哦。”

正在翻评论的乔雾莫名被这一条戳中笑点,抱着手机咯咯咯地笑了很久,最后还是没忍住,截了张图,然后找到微信联络人列表里的那个备注,发送过去。

在此之前,喻舟在她的微信好友里,基本上就属于因为商业合作不得不互加微信、然后就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人。

聊天记录里除了一条“你们已经成为好友,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之外,空空如也。

出乎意料的是,他回微信的速度倒是很快,虽然只是一个高冷的问号。

好人做到底,乔雾打字解释:这是你的粉丝,说要等你到三十岁呢。

那人不知道现在是有多无聊,又秒回一句:哦,我以为是你要等我到三十岁呢。

乔雾无语,拿出了平生的最高手速回复他?:怎么可能,我脑子又没病。

直播去了。

那人见状,直接丢下四个字,走了。

从绿油油的微信界面退出来,乔雾的心脏怦怦地跳,生怕被人发现,还掩耳盗铃地拉上了客厅的窗帘,然后才偷偷摸摸地打开蓝鲨TV。

果然,屏幕上显示该主播正在直播。

开播的前十分钟,喻舟通常会看看弹幕,然后回答一些粉丝提出的问题。

所以,现在的弹幕也刷得十分丧心病狂,他似乎是筛选了一会儿,然后答:“有人问《Liar》的录制情况怎么样,有没有翻车。”

他的口吻有些不屑:“翻车是不可能的,你们见过我翻车吗?”

乔雾本来在静静地听他装酷,直到弹幕上突然出现很多粉丝在问女嘉宾的情况,有的问女嘉宾总体水平如何,有的问质量如何,还有的问是不是蠢到根本带不动。

她莫名一阵心虚,还没等她缓过来这口气,就听到喻舟慢慢地开口:“关于女嘉宾的总体水平……反正跟我比肯定是不行。”

“质量的话……”他停在这里想了很久,最后惜字如金道,“参差不齐。”

参差不齐?

什么意思……

反正听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好话。

“好了,今天的聊天时间到此结束,开局‘狼人杀’吧,正好江小年也在。”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手机上“夜夜狼人杀”的APP,然后同步到电脑截屏上。

正打算继续偷师学艺,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微信消息,乔雾点开,是江小年发过来的一条游戏链接。

这是什么?

她随手点进去,没想到下一秒,系统就自动跳转到“夜夜狼人杀”,然后把她匹配进了一个私人房间里。

她被随机分配到七号位,而十一和十二号分别是Shadow和江小年。

完蛋了,这该不会是喻舟正在直播的那一局吧?

她还不想现在就把自己的水平这么真实地暴露在大众的视野里……

乔雾紧张得手心都是汗,可在确认之前,又不敢贸然退出去。

她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打开笔记本电脑,用网页登录进喻舟的直播间。

下一秒,她心如死灰地看见,直播间里的大屏幕上,七号位玩家的游戏ID——乔乔不怕刮风。

此情此景此直播间,此ID,略显智障。

这操作太令人窒息了,她现在退出去还来得及吗……

她的手指刚挪到右上角的“退出房间”,忽然就听到一声狼嗥,然后是行云流水般的洗牌声。

接着,她看到了屏幕上那张翻转过来的身份牌:守卫。

竟然是神牌里公认难度系数最高的守卫。

她打开电脑上的音乐软件,从播放列表里为自己选了一首《凉凉》。

所有玩家点了一下确认身份,游戏很快就进入黑夜。

由于首夜无法确认他人身份,所以一般都会选择空守,等待女巫开药救人。

乔雾也不想有什么操作,老老实实地点了“空守”键。

很快,天亮了,所有玩家睁眼。

江小年倒数第二个发言?:“我是预言家,昨晚‘摸’了身边的十一号,哎哟,是张狼人牌。舟哥,你可别怪我不给你游戏体验,谁让你正好在我的旁边呢。”

他的语气简直像是买彩票中了五百万:“大家听我的,今天一起齐心协力把十一号投出局,狼人队就已经输掉一半了。”

虽然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乔雾心里总是有点怀疑。

大概在她的惯性思维里,总觉得江小年如果拿到预言家牌,不会第一夜就验喻舟。

十二号发言结束,轮到他前面的最后一名玩家——十一号喻舟。

“预言家,七号是张好人牌。”

耳机里和电脑里,他的声音同步响起来,有点儿像是听歌时选中了环绕立体声。

乔雾又开始体会到那种熟悉的摇摆感。

“十二号说得还不错,可惜逻辑前后矛盾,视角也不对,勉强给你打六十分。”

他声音流畅,逻辑清晰,发言的时候还总带着些临危不惧的从容。

即使已经提醒过自己一百遍不能再相信这个人,可是……她怎么觉得,自己的内心又开始动摇了呢。

发言到尾声,那人摈弃了一贯的懒散调子,忽然认真道:“其他人不信我没关系,但是,我昨晚验过的七号,你必须信我。”

他说,她必须信他。

思绪完全乱了,她怎么理都理不出头绪。

一圈发言听下来,基本上都是信十二号的,可是十一号的发言那么完美,怎么可能会没人相信呢。

怕会影响到自己的想法,她甚至连喻舟的直播间的弹幕都关了。

还没等她理清楚,就轮到她发言。

她毫无准备,只能诚实道:“因为十一号玩家太会骗人,我本来是打算无论如何都不信他的,可是,半圈发言听下来,一个站他的人都没有,我觉得这种情况也不太对劲。”

犹豫到最后,她记起自己好歹是张神牌,不能这么畏首畏尾的,于是她咬咬牙,跺跺脚,颇有些视死如归地开口?:“这局如果一定要选的话……我可能会选相信十一号。”

她如果真的又被骗了,那也只能怪自己太菜了,老是分不清。

终于又轮到十一号发言。

作为本轮的焦点之一,喻舟还没开口,就有玩家帮他点了加时卡,希望他能够认真发言。

谁知道,接下来,房间里陷入大约十秒钟的静默。

等到有人开始不耐烦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声音终于慢吞吞地响起来:“我不是预言家啊,是张狼人牌。”

乔雾:“狼人杀”真好玩。

“本来不该认狼的,但是看到七号这么相信我,不太舍得让她再站错边。”

乔雾:呵,男人。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他慵懒的声音流淌在耳机里:“这局可能因为我的私心有点崩了,作为补偿,我‘自爆’留下来帮队友‘点个刀’吧。”

被疯狂打脸的乔雾这会儿完全没心思去想他们夜里的行动,只觉得自己的心简直是凉透了。

漫长的黑夜结束,第二天醒来,她却发现自己守出了一个平安夜。

喻舟怎么可能看不出她的身份?!

她的思绪乱糟糟的,发言状态也差了很多,结果竟然在白天被投出局。

几乎就在被放逐公投的下一刻,她听见直播间里的那人在笑。

既然已经出局,乔雾就重新打开弹幕,看到粉丝都在吐槽,说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人情味,竟然会担心妹子站错边。

喻舟没有解释,随口转移了话题:“我赌女巫和猎人分别是一号和六号,你们信吗?”

弹幕里开始疯狂刷“信”,时不时穿插着“那守卫呢,主播是不是没找到”的质疑。

“守卫啊。”他重复一遍,字里行间隐约又有笑意,声音很轻,很模糊,“可能是个小矮子吧。”

弹幕里飘过成千上万个问号,有人说没听见,有人说听不懂,还有人开始各种乱猜。

只有乔雾盯着被弹幕彻底淹没的直播间,忽然听见自己疯狂的心跳声。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青春风铃 | 一封迟了十年的情书
下一篇 : 等你下课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