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在你心中枯萎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不想在你心中枯萎

文/赵不易

冷川南不知道,毕业那天晌午,我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踏进学校,挺早就去了。

新一届准高三生已经开启第一轮复习,走廊里空荡荡。百无聊赖的我趴在拐弯处的窗口看操场上的他们打球,太阳毒辣得我几乎睁不开眼,他们却感觉不到热似的,在操场上挥汗如雨。

就像,明知道我不会回复消息,他还是每进一次球,就小跑到旁边拿手机给我发消息:小丛,你来了没有?我一遍遍把跳出来的红点抹掉,想起他过去的话,心里翻涌起难过。

他说:“我每次给你发完消息都会去打球,只有进篮了,才有勇气看一眼。”

“嗯?”我不明所以,眼神在宋严课桌上飘忽。冷川南接着说:“就像是要获得一些快乐,才能支撑住你给我的失落。”

我和冷川南的关系一目了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我,可惜在被这么好脾气的男孩子珍惜前,我已经对宋严怀揣了饱满的热情。

倒不是说宋严脾气不好,相反,我们是上课偷着传小说看,下课一起吃冰、看电影的哥们儿。

有一次月考,我写字条让宋严给我传选择题答案,他刚拿到手就被老师抓了个正着,还非说是他自己写的,正准备给别人传。之后他被喊家长、通报批评、罚写检讨,愣是没把我供出来。

但我不是因为这些才喜欢他的,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他在一起会特别开心。我看着他情不自禁地笑出来,就知道自己沦陷了。

我跟冷川南这么解释,还劝他:“你做什么估计都没用。”冷川南笑笑:“我理解,我更离谱,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已经喜欢了很久。”很奇怪,这些话我们聊得格外坦然。

我清楚地记得冷川南那个有温度的眼神。那是高三分班后我第一次见到他,下课时我去找宋严:“放学我们去吃冰呗?”宋严笑着答应,一起身看见他,挥挥手说:“好巧,一起呗。”冷川南点点头:“好啊。”

据宋严回忆,那天他看着冷川南凝住的眼神,以为他是馋一口冰,但我转过身看见他虽淡淡却带笑的眼睛,就什么都明了了。

那天下午,我们如约一起走,我当然没怪罪冷川南打扰了我和宋严,我知道林茵也会去。

我、林茵和宋严,就像一个小旋涡。每次宋严约林茵,都会说:“小丛也去。”林茵会答应,但走路时站在我们中间。如果是我约宋严,宋严也会毫不犹豫地喊上林茵。

明眼人都看得出宋严对林茵的小心思,只有我对此视而不见,虽然待在友情链最底端的我会有一丝失落,而冷川南的到来,无疑填补了空缺。

他真的很好,即便我常常对他视而不见,但只要我的眼神掠过街头的什么,下一秒他一定会说:“我们去试试吧。”

林茵很挑剔,每次都是宋严跳出来为她做“坏人”:“铁板烧油太大了。”冷川南说:“你一个男生还怕什么油,走呗!”我在旁边偷笑,冷川南冲我眨眨眼睛。

说起来很可笑,没有冷川南的时候,我们仨也天天出去玩儿,可我想做的事情竟然一次都没尝试过。因为林茵不喜欢,我也不敢提。即便表面关系再铁,我潜意识里也觉得宋严会为林茵变得强硬,而我扛不住这样的伤心。

但也不是我狡辩,是宋严,让我始终觉得自己有希望。

天一点点变冷,宋严早晨起不来,不能给林茵带早饭了,但冷川南有晨跑的习惯,每天早上我一冲进教室,就能看见他拎着热气腾腾的早饭朝我走来。冷川南把我照顾得像公主,我甚至开始期待每天的到来。

有几天下课时,我抬起头竟然会下意识望向他的座位,他看见我的目光,一下子神采奕奕。好多次我的心都开始偏移再偏移,有一次看着他的眼神,我幻想了和他的未来,是小说里那样稳稳的幸福,特别好。

宋严只会给我传恶搞字条,冷川南会给我写诗,就连最普通的字条,也描绘得温柔:“放学我们去逛旧物市场吧,很有意思,还能看黄昏。”

于是我接受了那些模糊不清的情绪。可偏偏这时,宋严和林茵闹掰了。

宋严跟林茵表白了心意,我不知道林茵为什么会拒绝。而后我毫不犹豫地甩开了冷川南连同他的好,安慰自己:“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屁颠屁颠地和宋严一起看电影,吃一份薯条,甚至说一些模糊了边界的话。

我觉得好甜啊,好快乐。而冷川南递来的,其实我不是不要,是有恃无恐。

这一切冷川南看在眼中,却没有一丝变化。如果非要说点什么,就是我突然发现他和宋严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回寝室了,言辞间也多了几分疏离。

电光石火间,我有了新的想法。

那天晚自习前,我和宋严凑在一起看漫画。正看得开心,冷川南递给我奶茶和三明治。说好和我一起去食堂的宋严,当即跳起来给我们让位,一溜烟儿自己跑去食堂。

我没来由地烦躁起来,张口对冷川南发了脾气:“你能不能不要在宋严面前对我那么殷勤了?他不接受我,说不定就是在顾及和你的关系!”

话音一落我就后悔了。冷川南沉默了,垂下头,一整个晚自习,他的头都没朝我扭过来。我心里竟也涌起失落和懊恼。晚自习结束,我没精打采地收拾好书包,他站在教室门口一把拦住了我,像从前一样陪我在校门口等车。

拥挤的车站,他一边替我阻挡挤过来的人群,一边低低地说:“姜小丛,你说那样的话,我也会伤心,能不能……对我公平一点儿?”

我一时间对着他略微泛红的眼睛惊慌失措,我吸吸鼻子,他就笑了:“我们去吃点儿烤面筋吧,好香。”

那天我上了车,看他冲我挥手,心里稀里哗啦一片。

我一个劲儿问自己:“你到底在想什么?能不能好好的?”好好地接受冷川南给我的,安稳地度过压力最大的高三。我觉得可以,正巧宋严和林茵,也慢慢和好了。

十几岁的少年,气性再大也大不过喜欢,看着宋严上前跟林茵为这段时间的冷淡道歉,我觉得自己傻透了。

冷川南似乎完全忘记了我的话,一切又回到从前。他在春节时和我一起打电话守岁,第一个跟我说新年快乐。

最后一个学期,连吊儿郎当的我都有了紧迫感,面对未来焦虑迷茫。有天午休我正趴在桌上发呆,冷川南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去了学校旁的园艺区:“看,我给你种了一棵丁香树。”

冷川南每天悉心照料,小树苗长出嫩芽的那天,我兴奋得要命。他说:“生活也会是这样,只要每天灌溉,再慢也会一点点长好。”他说得好认真。我转过头,看着他的目光、他的脸庞,悄悄想时间停在那一刻该多好。

可是我也因此,完全不敢看宋严,甚至连看到林茵心都咯噔一下,我问自己:你到底在怕什么?那个冬末的黄昏,我终于有了答案。

北方的春天来得迟,到了下午大课间,已漆黑一片,冷川南对篮球的热情却不减,一下课便奔向操场,但他会先替我去食堂抢一份饼。

那天他急忙递给我就往操场跑,因为扭着头叮嘱我趁热吃,脚下被绊得一个趔趄。我随口说:“这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得到球。”夜幕里我连他的表情都看不清,可偌大的操场,我分明看见了宋严。

我还下意识环顾了一下四周,心想:林茵怎么不在?我回到教室,冷川南打完球来找我,心烦意乱的我说:“你怎么那么闲?在我面前瞎晃悠,烦死了!”他好脾气地问我:“怎么啦?”

我知道,我乱发脾气,不是因为他做得不好,是因为他越好,我就越讨厌自己。

我没有把他放进心里,就不该利用他的喜欢,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的清晨可以多背些单词,他的夜晚也可以早点儿入眠,他本该更好也更快乐。

可我习惯了这份陪伴,我舍不得,无法平衡自己的良知和需求,便很烦躁,于是凝结成的火都落到了他身上,变成一场恶性循环。

我干了一件更过分的事,我把这点儿心事说给冷川南听。他安慰我:“是我愿意这样,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后悔,并且乐在其中。”

我被他说服了,我太会自我欺骗,他说的是有道理,但我也心知肚明,有一大半的好,是我在向他索取,我在利用他,而不是我真的在被打动着。

如果不是高考前,大家清空桌子,我翻到他的草稿本,可能此刻我们已经像先前说好的,去了草原,还有半个假期都泡在哈根达斯和电影院,但我无意中看到了他写的话。

他在本子上说他也会难过,他也会想要回报,会质疑自己是不是太卑微了。还有一次他太累,已经决定了放手,但我问他能不能陪我去操场走走,他立刻跑去了,他写:没办法,只想看她笑啊。

但我明白,那种滋味像在一潭深水里挣扎得筋疲力尽,隐约看见了光,拼命游过去,光又远了,就这样周而复始……

我吸吸鼻子,把本子塞回去,还主动帮他搬了书。他兴奋得手舞足蹈,但我知道,我们结束了。

他早该忘了我,从泥泞里上岸了。穿着湿衣服走路会很难受,只有离开水,才会有晒干的时候。

冷川南,其实高考完的暑假,因为没什么事做,我朋友也没有几个,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点开了你的头像,但我忍住没发一句消息,因为我知道,那一刻我不是想找你,只是想找个人陪。

这样的我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更不希望有一天你清醒过来看穿我的荒诞和可恶,我希望你开始好的生活,而我也还不想在你心中枯萎。(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