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想我,我会难过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你别想我,我会难过

文/蒋临水(来自鹿小姐

无恙,谢谢你在教堂里送我的花。我本来想把你送的戒指也一起带走的,但是我问了上帝,他说不可以。

作者有话说

福生这个名字是我在某天睡觉前突然想到的。被命运诅咒的女孩子,风风火火度过了十几年,在青春的最后遇见了一个能救赎她的阳光少年。虽然结局不可逆转,但这是一个虐中带暖的故事,希望你们喜欢。P.S.新浪微博@蒋临水,快来关注我跟我谈心!

1.生死由命

福生第N次被学校要求请家长,原因是她写了一篇作文。

作文题目是“我的梦想”,福生开头是这么写的: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富婆,然后包养美男……

班主任让她写检查,她不服:“我实话实说,说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班主任勃然大怒,罚她在周一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朗读她的作文。

福生朗读那天,我爸我妈都被请来旁听。不得不说,福生的朗诵水平真是不错,全文读得流畅动听,众人的笑声捅破了云霄,只有我爸妈在前排捂着脑门欲哭无泪。

福生一夜成名,从此,但凡第一次见我的人第一句话都是:“听说你是周福生她妹妹?”

“……”

福生是我姐姐,我叫周易。别吐槽,我妈取名字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福生其实挺纠结的,她一方面挺喜欢自己的名字,一方面又有点讨厌。

喜欢的原因就简单了,福生福生,听着就有福气;讨厌是因为身边老有人给她取外号。

不过有的外号她也挺中意的,比如周大福。她也想像周大福一样有钱。

当年我妈生我的时候正好赶上计划生育,但是她四处花钱求人,就是要把我生下来,因为福生在出生的时候被查出先天性心脏衰竭,顶多能活到十八九岁。

所以,我妈给她取名福生——自求多福,生死由命。

听说我四岁的时候也被查出了心脏上的病,但我比福生幸运,手术之后就好了。

福生比我大两岁,从小就不怎么喜欢我,也不许我喊她姐。

她经常拿我八岁时尿床的这件事来笑话我。要知道对八岁的小孩来说,尿床这种事已经算得上是人生巨大的污点。我为了控制自己,减少了喝水的次数,连樱桃都不敢吃了,可就算我一口水都没喝,第二天也会一床“地图”。

这件事困扰了我很久,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发现福生趁我睡着的时候往我的床上浇水……“案子”破了,但是我没有告诉我妈,因为我感觉得到,福生对这种拙劣的恶作剧看起来还挺高兴的。

福生不只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妈。为了离我们远一点,她从小学开始就常年住校,一个月回来一次,一次待三天。这三天,她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吃饭、上厕所以外都不出来。

福生从小就喜欢到处闯祸,不是砸了邻居的玻璃就是打哭了谁家的小孩。她闯了祸就跑,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就没影了。告状的电话打到了我家,我妈只能拎着礼物挨家道歉。

福生体弱,每一次流行性感冒都能神奇地降临到她的身上。但是福生特别能忍。小时候她高烧四十度,医生来家里给她扎针,不知是她血管太细还是那医生高度近视,连续扎偏了三针,她竟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大概是全家都觉得欠她的,所以我们对她都特别迁就,无论她做错什么事,没有人忍心责怪她。

所以,福生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这辈子大概只有两样东西能成为她的软肋——钱和帅哥。

但是她一样都没有。

福生十七岁的时候,人生进入了倒计时,福生的口头禅从“我想发财”变成了“你会来参加我的葬礼吗”,旁人觉得她有精神病,她哈哈大笑,露出整整齐齐的二十颗牙。

福生遇到无恙的时候,也是这么跟他说的。

听说那天福生跟人约好了打群架,却一眼看上了对方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眉清目秀大长腿,福生对他一见钟情,见异思迁的她当即改变了立场,媚眼横空飞去,砸得人头昏眼花。

福生问无恙:“你跟当事人是什么关系?”

无恙摊开手:“我是被人拉过来看热闹的!”

福生对他的天然呆更加喜欢,忍不住靠近了多看两眼,这一看,福生脚软腿也软——这人长得也太好看了!福生强压制住尖叫的冲动,口头禅脱口而出:“你会来参加我的葬礼吗?”

无恙一脸看精神病的表情,福生扑哧一笑,喷了他一脸口水。

喜欢一个人的理由有千万种,美色是最清新脱俗的一个。福生嚣张跋扈了十几年,既没好好上学,也没读过几本书,写不出来情书,更说不出腻人的话,唯一的优点就是漫画画得不错。

福生把自己跟无恙的故事画进了漫画里,然后屁颠屁颠地去送给他。男生呆的程度不是一点点,竟然直愣愣地看着她,问:“你是谁?”

福生受挫了,回家照镜子,照够了又来敲我的门,嘴角都快耷拉到地板上了:“阿易,我问你,我好不好看?”

“好看!”我点头如捣蒜,“就是……”

“就是什么?”

我把话讲得十分婉转:“要是再温柔一点就更好看了。”

福生看着我翻了个漂亮的白眼:“小屁孩!”

2.坦白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福生对上课没什么兴趣,一天两趟往无恙所在的班级跑。无恙被闹得烦了,以答应跟她看一场电影为条件,换他两个星期的清净。

福生为了这场约会,特意去买了一条裙子,白底碎花,她穿着漂亮得像个天使。

福生开开心心地出门,无奈天公不作美,中途下起了大雨,福生没带伞,又不想迟到,只能硬着头皮跑到了电影院。但她被浇成了落汤鸡,精心化好的妆容也打了水漂。福生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无恙说:“快开始了,赶紧进去吧!”

“你冷不冷?”

“啊?”

无恙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福生这才感觉到凉飕飕的,她系上外套的扣子,然后说:“现在好了,走吧!”

电影演了什么福生压根没记住,她只记得从屏幕上打下来的光落在无恙的脸上,那一刻,美得像一首诗。

福生从电影后半场开始打喷嚏,一直打到散场,她头发上滴下来的水已经打湿了无恙的外套,风一吹过,她就冷得哆嗦。

福生把外套还给无恙,然后一边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一边往回跑。无恙站在身后叫住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福生摆手,为了买身上的那条裙子,她花光了所有的零花钱。

无恙纠结了半天,然后说:“我家就在对面那条街,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让我妈找件衣服给你换。”

福生当然不介意,有干衣服穿,总比这么湿漉漉地回去好。

福生跟着无恙来到了他的家,门一开,他妈先笑了:“福生?你怎么来了?”

无恙睁大眼睛:“你们认识?”

福生打完了喷嚏揉揉鼻子:“你妈妈……是我的主治医师。”

无恙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福生三遍,好像第一次认识她似的。

福生去换衣服的时候,无恙回房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张照片。

无恙曾经听他妈妈说,她有一个病人,是个女孩子,先天性心脏衰竭,活不过二十岁。她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医院住上几天,明明心里怕极了,表面上却还装作非常坚强的样子。

无恙很好奇,偏巧有一次去医院就遇见了福生。那时的她脸色苍白如纸,正看着一本好像很有趣的漫画书,一边看一边笑。

福生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无恙就从包里找出他一直随身携带的相机,给她拍了一张照片。

福生手指头戳在照片上:“这么明显,你都没认出来我?”

无恙给自己辩解:“你每天风风火火的,看起来那么健康,谁能想到那就是你?”

“照你说的意思,生了病就得躺在床上倒计时等死?”

“我……不是那个意思。”

福生忽而又笑了:“江无恙,坦白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少女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目光里满是天真,无恙被她盯得心里发热,下意识地点了头。

3.这件事,一定要瞒着福生

我认识无恙的时候,他已经成了福生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两人好得如双胞胎一般。

除了上厕所以外,他们无论去哪儿都在一起。

福生在学校里从来不主动找我说话,倒是无恙每次看到我都会打招呼。关于福生的很多事情,我都是从他口中听来的。

福生十八岁生日那天,我妈定制了一个十五寸的大蛋糕,又做了满桌子的菜,我跟爸爸在窗户上挂满小彩灯和气球。做完这一切后,一家人都摸黑守在大门边,等待给福生一个惊喜。

但是,我们一直守到十二点,也没有等到福生回家。

桌上的菜热了又凉,三个人直勾勾盯着蛋糕上的蜡烛,没有人说话。

妈妈让我回房睡觉,她跟爸爸收拾桌子上的饭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深夜仍然没有困意,隐约听到妈妈的哭声和爸爸无奈的叹息声。妈妈的声音模糊不清,但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楚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她应该是以为我睡着了,才跟爸爸说起这件往事的。我手忙脚乱地下床开门,不小心弄掉床头的瓷杯发出骇人的声音,爸妈一起抬头看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我,几乎同时开口对我说:“这件事,一定要瞒着福生。”

福生啊福生,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知道,上帝真的是不公平的。

福生的十八岁生日是跟无恙一起过的,她从宿舍二楼跳下来,拉着无恙去地下桌球厅打桌球。福生觉得两个人打球太无聊了,就跟无恙拉上另一对小情侣,四个人打PK赛,输了的人负责结账。

福生看着四处打量、明显没底气的无恙,悄悄地说:“放心,姐姐我是球场老手。”

福生的球技我是知道的,只用一个“烂”字就足以形容,进球纯属瞎猫碰上死耗子。但轮到无恙上场的时候,福生蒙了。只见他一脸从容地握着球杆,唰唰唰解决战斗,一个人秒杀他们三个。

福生看得目瞪口呆:“你是专业的啊!”

“以前跟人打过一次。”

“就玩过一次就这么溜?”

“也可能是小时候玩弹珠积累出来的经验,谁知道呢!”

无恙这无所谓的样子让耍帅失败的福生相当生气,但更生气的是他们身后的那对情侣。他们一致认为是无恙隐藏了实力,故意耍人,让他们掏钱,指着无恙的鼻子说了些不中听的话。

还没等无恙做出反应,福生先冲到他前面跟人吵了起来。福生口才不错,没理也能辩三分,吵架从来没输过。但是对方张口闭口都是脏话,福生气得脸红脖子粗。她撸起袖子准备动手,谁料面前的男生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福生了,但依然强装镇定:“你拿把生了锈的破刀吓唬谁呢?”

男生估计是古惑仔看多了,拿着小刀在福生眼前比画,一副大哥大的架势。无恙拉着福生的胳膊用力往后一拽,她一个趔趄,坐到了后面的沙发上。

她站起来晃了晃扭到的脖子,贴在无恙后背上,问:“你知道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吗?”

“什么意思?”

福生拎起吧台边上的半桶拖地水,哗地一下泼到那两个人的身上,然后丢掉水桶,拉起无恙的手:“傻,跑啊!”

4.幸亏是口废井,要不然我这一世英名啊

这一夜过得惊心动魄,福生对这一带很熟,她拉着无恙的手像走迷宫一样穿梭过大街小巷,

但那两个人好像比她还熟路,一直穷追不舍。

情急之下,福生看到有个男人把自行车停到了大门口,还没上锁就进了院子,于是拎过车子一屁股坐上去:“快上来!”

无恙拒绝:“不告而拿视为偷!”

“来不及告诉他了,先记住地址,明天给他送回来不就行了?”

无恙正在考虑要不要接受这个理由,后面那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了一群同伙,叫骂声冲破了夜晚寂静的天,他一秒妥协:“快走!”

福生凭借她的车技终于甩掉了那群人。她用力过度,早就累得不行了。她停下车子,用左手擦汗,右手跟无恙击掌。

福生把自行车丢给无恙,也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邪风,高兴得又蹦又跳。但乐极生悲,胡同里的路灯突然灭了,福生眼前一黑,“咕咚”一声,失足掉进被偷了井盖的井里。

月光穿透乌云落在地上,无恙清楚地看到她掉在了一块水泥板上:“喂!你没事吧?”

幸亏这口井看起来不是太深,福生站直身子还能露出肩膀,她说:“没事是没事,但这儿空气不好,太影响呼吸了,你赶紧把我拉上去!”

无恙看她歪着脖子叹气的样子实在有趣,干脆肆无忌惮地坐在地上笑了起来。福生仰头看向地面上那个拍腿狂笑的浑蛋,气成个锤子,可有求于人,不能太过强硬,只能好说好商量道:“快拉我上去!”

无恙笑够了才过来拉她,可刚看她一眼,就又开始笑。福生忍无可忍:“江!无!恙!”

无恙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连拖带抱地把人救了出来。

福生重回地面,呼吸到新鲜空气,也不嫌凉,直接躺了下去:“幸亏是口废井,要不然我这一世英名啊!”

无恙挥手帮福生赶走蚊子,她偏头看他,问:“几点了?”

无恙高高举起手腕,微弱的光落在表盘上,他眯着眼睛仔细识别了一会儿,然后说:“十一点五十。”

“还不到十二点啊!”福生慢慢地眨了几下眼睛,“祝我生日快乐吧!”

“今天是你生日?”

“对啊!”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

无恙闭嘴,沉默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后问:“你想要什么礼物?”

5.我一条咸鱼,能有什么梦想

福生突然认真了起来:“礼物?没有。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福生卖了个关子:“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无恙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行了,该回家了。”

福生瞠目结舌地看了看四周,问:“这是哪儿?”

无恙彻底崩溃:“我怎么知道?!”

福生迷路了,无恙对这儿也不熟悉,两个人推着自行车晃悠到天亮也没找到回去的路,却刚好碰到了自行车的主人和附近的保安。

福生百口莫辩,跟无恙一起被送进派出所教育了好几个小时,最后由各自的家长领回家。

第二天福生跟无恙碰面,问:“你没挨骂吧?”

“我跟我妈解释了,她相信我不会偷东西。”

“真好。”

“你呢?被骂了吗?”

“怎么会?”福生别开脸去,“我妈是不会管我的。”

生日不久后,福生找了一份在咖啡厅的兼职,无恙不解:“你又不缺钱,这又要高考了,浪费这时间干什么?”

福生从收银台后抬起头来:“我又不用参加高考!”

福生说得轻描淡写,但无恙听得难受。他寻了个借口来应聘,自动担负起了护送她上下班的责任。

福生的身体渐渐开始虚弱了,以往笑起来气吞山河的女孩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轻声细语地讲话,剧烈地运动一会儿就会满头大汗,蹲在地上迟迟缓不过神来。

无恙给她送来一些缓解病情的药,仔细叮嘱她使用剂量。他把药瓶塞进她的书包夹层,说:“我妈说,你现在最好马上住院。”

福生很苦恼:“医院的饭菜太难吃了!再等等,再等几天。”

这年夏天,市里搞了一个作文大赛,分别设有五个奖项,福生听说一等奖是现金五千,死活要参加。

福生初赛轻松过关。复赛前两天,有小道消息说,这次的题目可能会是“我的梦想”。

福生咬着笔杆,却怎么也想不到思路,无恙问她:“你就没有梦想吗?”

“当富婆包养美男。”

无恙扶着额头:“除了这个……”

“我一条咸鱼,能有什么梦想?反正早晚都得死,能轰轰烈烈活一回最好,不能,那就混吃等死。”

无恙僵在原地,心里百转千回:“别这么说。”

福生最终还是没有拿到那笔奖金,因为复赛前一天,她晕倒在体育课上。

福生住进了医院,不争不闹地睡了三天。第四天早上,她兴高采烈地穿衣下床,说什么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

爸妈不在,我又按不住她,眼睁睁地看着她冲出了门。

半分钟后,她被无恙逮住送回来,这可帮了我不少的忙。无恙把福生塞回了被子里,说:“你安心睡觉,工资我会帮你取的。”

那几天爸妈工作很忙,我就在医院陪护福生。夜里我趴在床边打瞌睡,福生突然掀开被子,给我留了一个位置:“上来睡吧!”

我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爬上床。福生身子很烫,连呼出的气息都是灼人的,我吓得立马跳下去找医生,福生却拉住我的手:“别去!省得他们大惊小怪。这半年来,我每天晚上都要高烧一次,习惯了。”

后半夜,福生的烧终于退了一些,她在我身侧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睡得不太踏实,有时会突然发抖,像受到了什么惊吓。

福生自来大大咧咧,看起来既跋扈又嚣张,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讨厌过她。

但我总不能说我怜悯她,她要是听到这样的话,大概会气得想打我。

第二天早上,福生起得很早,医生检查过后说她精神不错,可以出院。福生高兴地打电话给无恙,让他陪她去逛街,说她想买一条裙子。

福生拿着她的工资去试衣服,红黄蓝绿紫,各种颜色都试了一遍,但无论哪一种,都掩盖不了她蜡黄的脸色。

福生又拿了一排衣服给无恙选:“你觉得哪一件好看?”

“我觉得……”无恙抱着胳膊仔细想了想,然后说,“上次去看电影时,你穿的那件最好看。”

福生的思维很跳跃:“无恙,我们再去看一场电影吧!”

6.从今天起,你叫无恙,我叫福生

他们看的是一部文艺片,普通的故事,平淡的剧情,福生看到一半的时候呼呼大睡,流了无恙一肩的口水。

早知道,他就该带她看恐怖片。

裙子没买成,电影也看得稀里糊涂,福生回家的时候走得很慢:“真希望时间一直停在这里。”

路灯隐藏在树叶里,发出淡绿色的光,无恙背对着满街行人的异样目光,轻轻拥抱她。

“福生,我们换名字吧!从今天起,你叫无恙,我叫福生。”

只有她平安无恙了,他才有生活下去的希望。

福生把头埋在他的衬衫里,呼出的气息灼热,有温热的液体流进他的胸膛。她猛地抬起头,一脸凶巴巴的表情:“好啊江无恙!你跟我在一块,竟然是觊觎我的名字!”

“你思维太跳跃了!”

福生拉着他的手,说:“无恙,你看我,我风风火火活了十几年,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反正都是要到那一天的,人生这么短,干吗还压抑着自己?我一直都觉得我活得够本了,可是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太悲摧了,没有高考,没有嫁人,没跟喜欢的人去山顶看过日出!什么都没有……你说我是不是太惨了?”

“嗯,”无恙一本正经道,“是挺惨的。”

无恙记住了福生的话。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硬是撺掇我们两家父母一起去郊游。郊游嘛,也没什么好玩的,无非是吃吃烧烤、打打牌、讲讲笑话,最后再聊聊人生和理想。

说来说去,最后还是没能绕过这个话题。福生啃着变态辣的鸡翅,嘴都辣红了,说:“我的理想嘛,就是把所有财产都变成纸钱,让无恙烧给我。活着不能变成富婆,死了也得潇洒走一回。然后我去贿赂奈何桥边管事的,让他帮我谋划谋划,投个好胎。”

福生的笑话只逗乐了她自己,在场其他人都沉默地看着草地。福生吐掉骨头,说:“无恙,跟我去那边小山坡看看。”

五米高的小山坡,福生刚爬到一半就气喘吁吁,无恙蹲在她面前:“我背你。”

没看成日出,看日落也是好的,虽然不是山顶,但这里也马马虎虎了!

太阳没了半边脸,红色的光晕染红了大地,无恙变魔术似的摸出一枚银光闪闪的戒指,小心套在福生的无名指上。

“福生,你会活到二十岁,会参加高考,会……”他鼓起全部勇气,却还是说得支支吾吾,“会嫁给我!”

福生惊呆了,她红着眼眶看着手上的戒指:“那就借你吉言咯!”

福生支撑了半年后再次入院,我们一家人在走廊机械般地从医生手里接过她的病危通知单。故事没有转折,福生真的没能活到二十岁。

福生躺在病床上,烧得神志不清。无恙翘课来看她,趴在她床边问她想吃什么。福生摇头说没胃口,无恙不甘心,生怕她就这么睡过去,又问:“那你有什么想要的?”

“记得给我烧纸钱。”

“能开玩笑,证明还没什么大事。”

“是啊!”

“想不想出去走走?外面天气特别好。”

“江无恙,你别拐弯抹角问我有没有什么临死前的愿望,我不会死不瞑目的。”

几天后,福生精神好了一些,她跟江妈妈商量,让她出去走一走。

江妈一向铁面无私,这一次却破天荒地同意了。无恙骑着单车带福生去兜风,她难得乖巧地靠在他后背上,什么话都不说。

无恙带她去教堂,他皱着眉头失望地问她:“你怎么没穿那条白裙子?”

“你不是说那件好看吗,所以我打算穿着它出席我的葬礼。”

“胡说八道!”无恙推开教堂大门,里面空无一人,福生抹了一把后排座椅,上面全是灰尘。

只是,中间那条地毯两边全是鲜花,无恙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说:“这是个废弃的老教堂,没什么人,福生,你跟我玩一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无恙捡起一束花塞进福生手里,然后拉起她的手:“过去看看。”

地毯很软,福生踩在上面轻飘飘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拉长了他们的影子。这感觉怪怪的,有点像……结婚典礼?

无恙还是没有说是什么游戏,他讳莫如深地帮她完成最后心愿的样子让她十分不爽。大概是知道她会不爽,所以他的嘴闭得更紧了。

你看,全世界都知道福生要死了,所有人都在怜悯她。

福生不想破坏他的一番好意,闷头哼哧哼哧地喘粗气:“不知道我会死在几月。”

无恙瞥了她一眼,没说话。福生又说:“这关系着我到了另一个世界后是什么星座。”

无恙掐了她一把,她吃痛,一抬头,发现已经走到了地毯的尽头。福生看着十字架,调侃道:“是不是要宣誓?”

无恙端正了福生的站姿,她面向他,才发现他眼睛亮晶晶的。福生只觉得喉咙生疼,她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说:“虽然我知道你很够意思,但是我还没死呢,你不用这么着急就……”

无恙把她拉进怀里,眼泪掉在了她没看见的地方:“福生,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7.我猜想,这大概是福生的报复吧

在教堂的故事因为福生的极度不合作,最终草率结束。

无恙备战高考的时候依然雷打不动地每天来医院报到,但是福生那段时间心情似乎很不好,每次都把他从病房赶出去。

无恙没有办法,只能在门口站站就走。

福生十九岁生日就要到了,那几天,她一直坐在病床上翻日历,很意外地,她竟然同意了我们全家给她过生日。

要知道,自她懂事起,她从来都没有过过生日。

妈妈每天守在床边跟她聊天,她爱搭不理的,但偶尔也会点点头应上一声,证明她的确在听。她已经不像原来那么讨厌我们的靠近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要走了,这一走,就再也不用强装笑脸面对她讨厌的人了。

但是我们谁也没想到,福生会走得那么突然。

她甚至没有等到十九岁的生日。

福生的心跳在她半夜熟睡时突然停止。她仓促地离开,一个人静悄悄地走,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一点心理准备都没给我们留。

妈妈哭了,爸爸哭了,我也哭了。

因为不想让无恙知道这件事,葬礼办得无声无息,学校里的人一个都没有来。

我在帮福生收拾房间的时候从她的书包里发现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无恙的名字。

彼时,无恙高考刚刚结束,我决定帮福生把这封信交给他。

无恙收到福生遗书那天阳光明媚,一米八五的大男孩蹲在街边旁若无人地哭成了一个傻子。我觉得丢脸,躲到街的另一边,一边掏钱买矿泉水一边摇头。福生如果看到他这个样子,一定会笑话他不像个男人。

无恙哭够了,站起来四处乱看,好像刚从飞船上掉在地上的外星人,惊叹这就是地球。

我猜他哭了这么长时间肯定快脱水了,就把矿泉水递给他。无恙伸手接过水,我发现他外套的袖子都湿透了。

我其实很难过,但是我忍着不说。我不能让他知道,其实我偷看了福生的遗书。

她还是老样子,不注意格式,字迹潦草得像鬼画符,但我仍然耐着性子把她想说又没来得及说的话看完了。

我终于明白福生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和妈妈了,原来,爸妈千方百计要隐瞒住的真相,她早就知道了。

所以,她才会选择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没有给我们任何人道歉的机会。

我猜想,这大概是福生的报复吧。

她想让我们带着愧疚度过余生。

如果真的是这样,福生,你的目的达到了。

8.你别想我,我会难过

亲爱的无恙:

无恙,上次答应我的事你还记得吧?千万别忘了给我烧纸钱!

我准备买个大房子,找两个美男当用人,体会一下当富婆的感觉,哈哈哈!

这几天我觉得很不舒服,日子不多了,大概来不及跟你当面道别了。

无恙,你是不是觉得我挺自私的,人走了,还想把你的心也给带走?你就暂时迁就我一下,就当送我一程,要不然我太孤单了!

但是你不用担心,遇到好的人也不用端着,好好过你的生活,没遇到的时候也别着急。你无聊了就给我写信,我有什么话就托梦告诉你,你全当咱俩谈了个异地恋,等你找到更好的另一半,我绝对不骂你见异思迁。

无恙,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变成富婆?这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

我六岁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心脏捐赠者,但是手术费加上后期疗养的费用太高,而且手术成功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我妈不想用这么大的代价做无用的赌博,她要用这笔钱去救阿易。

无恙,你说,家人为什么会这么绝情?

原来,钱真的可以买回一个人的生命。

其实我恨死他们了!但直到前两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有什么立场去指责他们呢?连我这十几年的生命也是他们给予的。所以无恙,我决定原谅了!

恨一个人太累了,我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恨谁了。

其实仔细想想,我这么叛逆,到处给他们惹祸,不也是为了在他们面前刷存在感?无恙,所有的恨都来源于爱,我想让他们多看我一眼,多记住我一点。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去偷听爸妈的谈话。有些事情如果不知道,我可能会变得幸福很多。

无恙,我人缘挺好的,估计到时候葬礼会挺热闹的吧!你记得拍一张现场的盛况,烧给我看。

唉,说到底,我还是不甘心啊!

对了,你可千万别气我把你从病房里赶出去,我只是不想你为了我耽误了学习。也不知道你高考考去了哪里,不能跟你一起去新学校真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

无恙,你记得上次去看电影吗?其实我没有睡着,我是不想你看到我在哭。没办法,插曲太感人了!

我从小就做好了准备,但自从遇见你以后,我每天都在祈祷能多活一天。我以前总以为我是个很强大的人,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竟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无恙,我其实也是个懦夫。

我一直憎恨这个世界,可我也感激。所以,你的出现,一定是为了救赎我。

无恙,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我怕黑,怕下雨,怕打雷!我什么都怕,可我最怕的是要离开你!

我一想到要离开你,眼泪就像决了堤一样,学校坏掉的那一角围墙,一定是被我的眼泪冲塌的。

无恙啊无恙,我真的很喜欢你。你那么帅,还那么高!跟你站在一起,我觉得特别有面子。

你别为我伤心,我现在有钱了,也没病了,我会过得好好的。

我会去求求投胎负责人,让他行行好,这辈子拿走我那么多,下辈子一定都如数还给我。

无恙,谢谢你在教堂里送我的花。我本来想把你送的戒指也一起带走的,但是我问了上帝,他说不可以。

无恙,你别想我,我会难过。

——福生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贵人的逃命生涯
下一篇 : 那晚的雪花写满了欢喜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