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豆芽,我背你过河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豆芽豆芽,我背你过河

文/顾南安

1

豆芽是个可爱的女孩儿。总是喜欢穿着一双偌大的拖鞋,吧唧吧唧的从我的面前走过。

看见她,我总会喊:“豆芽豆芽,让我背你过河!”

于是豆芽的脸红了,眼睛盯着从拖鞋里露出的脚趾头,说:“你——你要愿意,你就来吧!”

然后,我屁颠屁颠地就穿过我家用青藤制造的篱笆,跑到豆芽跟前,说:“来,我背你过河。”说这些话的时候,指甲皮小的我感觉自己很有男子汉的气概。

豆芽儿的脸肯定会再次变红,像是开在我家阳台上红色的绣球花,美丽,在阳光下甜甜的绽开。然后,她会把两只手伸出来,闭上眼睛,等待我的肩膀靠过去。

豆芽爬在我背上的时候,总是听见她咯咯咯的笑声,好像她受到了什么特别甜蜜的刺激似的。于是,我就腾出揽在豆芽腰上的一只手,戳戳她的胳肢窝。然后,她就更加肆无忌惮的笑出来,无法无天。身子在背后胡乱颤动着。

终于走不动的时候,我便选择一个坡地,把豆芽放下来,和她并肩坐在一起,对着蓝色的天空里棉花糖似的云,说好多好多的话。

直到太阳从我家的屋顶上掉下去,掉进豆芽家后面的河水里。

2

豆芽的爸爸是开公司的,所以豆芽家的房子是我们那块地上最漂亮最豪华的。每次经过她家的时候,小伙伴们总是说,豆芽肯定在里面玩着很酷很酷的玩具。于是,我便把脑袋用力地往她家的门缝里塞,希望看见可爱的豆芽。

但是她好像消失了一样,总也看不见。于是,我站在那里,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朝里边看。于是,我的小伙伴们大笑说,呵呵,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啦。然后他们唱着童真的歌曲,跑远了。丢下我一个人,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想方设法把脑袋往豆芽家里塞。

汗水流下来了,我用晒得发黑的胳膊使劲擦了;口渴了,我就飞奔到豆芽家后面的河水里,咕咕的灌几口河水,再跑回来;站累了,我就靠在豆芽家的门边,掉着脑袋往里瞅。可是豆芽总是不出来。我就一天天的等下去。我想,总有一天,我会等到她出来的。

那一次,豆芽真的出来了,抱着她心爱的玩具。我在豆芽家的门口用力瞧,不小心滑倒,脑袋撞在豆芽家高大的铁门上。铁门发出震天响的声音,惊动了在大门内睡觉的阿黄。阿黄狂吠着,飞快的追出来。我急了,没头苍蝇般地乱跑。阿黄在我的身后拼命地追,仿佛我是一块美味的骨头。由于之前站久了,腿本来就特困,跑了没多远,我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只鞋子飞出好远。阿黄刹住车,停下来,并没有咬我,开始在我的身边转来转去,偶尔还摇摇它的尾巴。

我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就在这时,豆芽踢拉着大拖鞋走了过来,脸上依然有笑容,但更多的却是怜惜。她问:“怎么,你在我家门口惹阿黄了?”

“我,我只是,在,那儿玩。”结结巴巴。

“咯咯,你看,你掉进河里了!”豆芽把手捂在嘴巴上,很惊讶的样子。

我转身,发现我正躺在平时和豆芽玩过河游戏时的那条河里。这次是我的脸刷的红了,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不能触碰的东西。

豆芽笑得更欢了。我也笑了。两个小小的脸在明亮的阳光里像花儿一样,灿烂的开放。

3

豆芽上中学了,和我在同一所同一个班。上学回家我们都在一块儿。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甜滋滋的。我真希望这样的日子永远下去,没有终止。

在校园里有诽闻传出,说我和豆芽是一对儿。我听见了,心里偷偷的笑了很久,一对儿就一对儿,那有什么不好。

我把这些告诉豆芽的时候,豆芽睁大自己的眼睛,不相信的说:“什么?谁说我们是一对儿?”

从此,我们开始形单影只。虽然我很想很想和豆芽在一起。

豆芽看见我,老是在躲避着什么。我看见她的眼神,慌慌的,好像我是个凶神恶煞的魔鬼,要掳去她的魂。

豆芽恋爱了,我们学校的头号校草:棱角分明的脸庞,剑眉星目,略微卷曲的头发看上去老是湿漉漉的,像刚洗过。打着耳洞。喜欢穿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NIKE休闲鞋。他叫寒羽。

豆芽自然成了大家心目中公认的公主。

王子和公主走在一起,风度翩然,仪态万方。别人艳羡的目光和惊奇的口哨声在他们的身边此起彼伏。我的心,却在他们欢笑和快乐背后,一点点破碎,像水晶粒儿撒了一地。

心碎了,梦灭了,爱走了,我还能做什么?

只有默默的祝她幸福。豆芽,你一定要幸福!

4

学校搬迁了。因为学校周边的闹市区日益繁华,教学质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地址在豆芽家的背后,河的那一边。

豆芽依旧和王子寒羽好着,两个人没有吵架没有烦心没有别扭在别人的眼里他们是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

我依旧是一个人。孤单的一个人。

夏日,放学后,一真雷雨把所有的同学困在屋檐下。雷鸣和闪电交替,天渐渐暗淡,同学们的脸上一点又一点的焦急跳出来。我略微偏头,看见豆芽躲在王子的衣服下,幸福的笑。遇见我的目光时,豆芽灿烂的笑容飞走了。

我默默地,把泪水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雨停了,同学们拥挤着出了校门。同学们四散。我依旧一个人。

河里来洪水了。尽管洪水不大,但是通向彼岸的年久失修的木桥坍塌了。哗啦啦的水流击打着倒在水中的椽木。家在彼岸的人都沉默,包括豆芽和我。

寒羽走了,因为他接到了他爸爸催他回家的电话。豆芽丢在那里,孤孤单单一个人。

许多的同学都脱了鞋子,相互搀扶着淌到河的对岸去了。到最后,只剩下豆芽和我。

豆芽低着头,望着自己从凉鞋里钻出来的脚趾头,不说话。

我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很长时间没有和她说话了,我不敢肯定她是不是还愿意和我说一句话,我不知道我们再面对面的时候,嘴角还能不能绽开一丝微笑。如若我背她过河了,明天到学校,我会不会再次成为别人眼中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她的王子会不会对着我,抛下一个不屑的眼神,牵着她的手,不顾我的感受,离开?

我在顾及,我在犹豫,我的心好乱好乱。

豆芽低着头,望着自己从凉鞋里钻出来的脚趾头,不说话。夜晚的风吹起她单薄的衣角,在风中寂寞的响着,声声呜咽。

我该怎么办?

我的脚步,不忠于我的思想,迈了出去。

豆芽抬头,眼睛里闪着泪光和希望,浅浅的笑了。

“走吧,豆芽。让我背你过河!”我轻声说。

“你——你要愿意,你就来吧!”豆芽轻轻的说。她白皙的手臂伸出来,眼睛闭上了,微笑。

我的肩膀靠过去,背起豆芽。豆芽是个大女孩儿了,比小时候要重许多,我要用力的背。

光脚走在混水里,鹅卵石痒着脚心,我在水里不断的摇晃。咯咯咯,我听见豆芽的笑声在我的后背响起来。我心里想着,背豆芽儿,一定要让她开心,让她觉得安稳。于是,我更加努力的去站稳,然后迈步,在浑浊的水里……

终于到对岸。我把豆芽放在一片干燥的地上,穿鞋。豆芽挠挠我的胳肢窝,说,你看,天上有好多好多的棉花糖。

我抬头,天空中的乌云已经消散,大片大片的白云像肥胖的鱼在天空里游泳。

5

因为桥没有修好,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背着豆芽上学、回家。

过河之前,我总是说:“豆芽,让我背你过河。”

然后豆芽的脸有些红地说:“你要愿意,你就来吧!”于是她便把双手伸出来,闭上眼睛。

我便走上去,背起她,稳重的,把她背到河对岸。

在学校里,许多同学都在吵,说我把豆芽从寒羽的手里抢跑了,豆芽再也不是美丽的公主了。我的心很痛。我不要他们说是我抢走了豆芽,明明豆芽原来是我的,是寒羽抢走了我的豆芽;我也不希望听他们说,豆芽不再是公主了,因为自始至终,豆芽都是我心中的白雪公主。

于是,我对着众多的人疯狂的大叫:“我没从寒羽手里抢豆芽,豆芽永远都是公主,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

有人在窃窃私语,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不在乎这一切,我在乎的只是豆芽在不在我的身边。

寒羽把我扯到墙角,狠狠地说:“小子,你别牛,我会把豆芽抢回来的!”说完,他踹了我小腹一脚,哼着歌儿走远了。飞扬跋扈。

我疼痛的呆在原地,不能动弹。我知道,有时候,为爱,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我要一如既往的对豆芽好,背豆芽过河。这河,大大小小、深深浅浅、长长短短、水清水浊。一切都有可能。但是我愿意。永远。

过河的时候,我对豆芽说:“我愿意永远背你过河。”

豆芽在我的背上,咯咯咯的笑。她拿手指戳我的胳肢窝,说:“呵呵,我也希望有人能永远背我啊!”

虽然我看不见豆芽的脸,但是,我想她的脸一定在我的背后微微红了,在太阳下,像极了小时候开放在我家阳台上的绣球花。

我偷偷的笑了。河水在我们身后哗啦啦的唱歌。

6

寒羽说:“小子,有本事让豆芽选择你吧!”

我狠狠的说:“看豆芽到底选择谁!”

天晴朗。风若有似无地吹着。一道白色的铁栅栏上爬满了常绿的藤蔓。光影在地上寂寞的摇来摇去。两个人背对着,无言。共同朝向路的那一头。

我和寒羽。等待豆芽的到来。

豆芽走来,沉默。她站在我们中间,我们各为等腰三角形的一个顶点。她的目光在我和寒羽的脸上扫来扫去,很惊讶的样子。仿佛我们不应该站在这里。

是寒羽先约了我,又约了豆芽。豆芽并不知情。既然她来了,她就要在我和寒羽之间做出选择。

沉默,三个人彼此对峙。时光在每个人的脸上停止流转。度日如年。

“豆芽,你在我们之间做个选择吧!不然的话,我们每个人都痛苦都受折磨。”寒羽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豆芽无言。目光继续在我和寒羽的脸上游移。

“那你们先对我说句话吧!你们最想对我说的话。”豆芽缓慢的说,眼睛里有点点晶莹闪烁,一对脸蛋憋得通红。

“豆芽,我爱你!”寒羽说,“我愿意给你我的所有。”

两双眼睛转向我。我对着豆芽:“豆芽豆芽,让我背你过河。”寒羽转过身去,哈哈地笑着,腰身很剧烈的颤动着。

豆芽微微露出一丝笑:“看来,我是不得不作出抉择的时候了。”她的泪水终于忍不在住,流了出来,在脸庞上划下一道明亮的线条。在阳光下,好像一道伤口,明媚而脆弱。

我和寒羽都在等待,等待豆芽选择的结果。

豆芽也在抉择。一场内心没有硝烟的战争,正激烈。

时光再次停止。

豆芽走向寒羽,轻轻地。寒羽的脸上闪现出喜悦的光泽。我的心忽然很痛很痛。我低下头,等待最后的一刻的判决。

“对不起,寒羽。”豆芽的声音钻进我的耳膜,轻轻的。

她竟然跟寒羽说对不齐,那她选择我了?

豆芽走向我。

“对不起,芽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说完,她飞也似的跑了。我听到什么巨响在头顶炸响,轰轰然。

绿藤旁,光影下,剩下两个男生,相对无言。

“豆芽豆芽,让我背你过河!”

“你——你要愿意,就来吧!”

两个小孩子,在不远处,玩着我们曾经玩过的游戏……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