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香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骨香

文/渄渃 (来自飞魔幻

新浪微博:@渄渃

那时的他,年少且心软,不愿眼见这世上平生许多悲苦,便寻来了一颗鲛人心,给了那将军。

作者有话说:

写《骨香》的灵感来自《异苑》中的一段,至死不休的凄美描写,带给我很浓烈的震撼,其中最打动我的是最后几句:“存心无可表,唯有魂一缕,燃起灵犀一壶,枯骨生出曼陀罗。”

第一章
长风过晚,夜露中宵。已是月上梢头的子夜午时,一袭中衣的白忱仍就着昏黄的油灯在房中写写画画。

“师傅。”倚坐在榻前的墨倾掂了一块糖糕塞进嘴里,随后又装作无意一般同白忱套着词,“师傅你说说哈,不过一幅画能有什么名堂,我看定是那些人在胡言乱语地说大话。”

书案前,白忱坐着未动,只将那碟子点心向她的方向挪近了些,才又冷冷道:“你不必在此打探,我既不想说,你问了也是白问。”

一语被师傅戳中了心事,墨倾被气得有些发蒙,她恨恨地端了糖糕往外就走,却还是不免心痒痒地想起了白天的事。

……

墨倾和白忱师徒,是在今日白天才抵达临安城的。

两人前脚才踏入临安城的城门,还没品一品此地的物阜民丰,却先听见了城门口的茶寮里一个老者正在不着边际地说着一幅古画。

“啧啧,上品生宣纸,廷珪做墨,玉石的卷轴徐徐展开,带着异香,最令人称奇的还是这画上所绘的内容:熙攘喧闹的长街正中乃一间当铺,看样子便知道这画名贵得很嘞。”

古画而已,墨倾跟随师傅身边这么多年,也是多少见过一些世面。

墨倾本不想借此卖弄,可听到那老者说起这画是有求必应的神画时,还是没绷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脑子里更是只有一个念头 :这临安城的百姓们,怕不知又被什么妖法忽悠了。

“嗨嗨,女伢子莫要乱讲,那画很灵的。”临街搭的茶棚子里,长髯及胸口的老者捻着胡须,“我听人说啊,若是有什么所求的,便取一滴自己的指尖血供在画前,不出三日所求的便都能实现。”

老头儿这胡编乱造串讲故事的本事,真是让墨倾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极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正打算辩驳两句,却见一旁稳如泰山喝茶的师傅,脸上闪过转瞬即逝的异色。

“师傅?”墨倾唤他。

白忱缓缓放下了端着的茶碗,褐色的眸子看了墨倾一眼,沉默了许久,才又对着老者说:“劳烦指教,那幅画现在何处?”

师傅白忱的这一句问,实在是令墨倾心里古怪得厉害。

毕竟,白忱从来为人寡淡,行事更是凉薄。

而墨倾所知道的,便自他行走江湖开始,从未过问过尘世间的生离死别,恩怨爱恨,这点儿细枝末节的事情,他更是不应该放在心上的。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即便是寡淡如师傅一般的人,也曾在某一时刻,阴差阳错地,心头泛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而墨倾,对于白忱难得地闪过的那一丁点儿恻隐,还是十分感恩戴德的。

毕竟,还是那点儿恻隐,让白忱救了她。

第二章
墨倾遇到白忱的时候,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正是冷到骨子里的隆冬,漫天的鹅毛大雪封了路,一向热闹喧嚣的长街之下,连鸟兽都畏畏缩缩地躲回了窝里。

时至今日,墨倾已经记不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无妄城,她只记得自己受了很重的伤,蓬头垢面,披头散发。

一身单薄禅衣的墨倾,赤着脚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漫无目的地走,烧伤的炭迹在雪地里拖曳了一路。

风飒飒,雪纷纷,墨倾真的觉得,自己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然而,就在她几乎失去知觉轰然倒地的那一刻,撑着竹伞的白忱堪堪在她身边停下了脚步。

“救救我——”她说。

墨倾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扯他的衣角。白忱低了头去看被她攥脏了的衣服,被那双无助却又包含着期待的眼吸引了过去。

“何苦。”白忱叹了口气俯下身,将那方晴空撑在她头顶。

“救救我。”墨倾仍然在说。

白忱探手将她揽入怀中,蹭掉她脸上的血,终是道:“救你可以,但是你要把心给我。”

人没有心是会死的,墨倾也这么认为。

但是并没有。

当墨倾再度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她也不过是换了副皮囊。

“你那副样子破破烂烂的,为师便给你找了副身体,姑娘家的总不好在脸上留个伤疤给人看。”

白忱说这话的时候,正在书案前写写画画,他甚至是连头也未曾抬一下,就扬手将一件青色的外衫扔了过来。

“为师?”墨倾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儿。

“你若不愿意,叫我白忱也可以。”

白忱沾了沾笔端的余墨,抬起头看他,眼底浮起一丝冷意:“反正你的心已经给了我,我们便是两不相欠的。”

凉薄的师傅,薄情的人。

墨倾虽然跟在白忱身边这么多年了,但见他对旁人之事这么上心还是头一回。所以当白忱费尽心思地打听出古画的下落的时候,墨倾的第一感觉是,师傅怕是病得不轻。

据老者所说,古画在王员外家中。

他们师徒两人顺着老者指点的方向走,没过多久便看见石狮子镇宅的王宅门口,两个老头满脸愁容地蹲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话。

“这府里可是出了什么事?”墨倾走上前探问。

“啧啧啧,这两日府里的小少爷骤地便发起高烧,我家老爷把城中的名医找了个遍,可就是不见好嘞。”

“可曾请术士来瞧过?”墨倾又问。

“请啦,上次请了妙风山的师父来看风水,可刚一进了门,小少爷就抽搐得越发厉害起来,吓得老爷连忙将几位师父送走了。”

“那孩子可是七月十五的生辰?”听了许久的白忱忽然问道。

两个老者面面相觑地迟疑了一会儿,终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连连点头:“师父好道法,说得正是。”

像是扯住了根救命草,两个老者也不管白忱是什么身份,便不由分说地将他迎进了府中。

偏厅内,一脸愁容的王老爷局促不安地搓着手,一见白忱,便不由分说地扑了上来,握紧了白忱的手:“大师高德,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

白忱向后退了两步,寡淡的目光扫过雕梁的偏厅,终究冷冷地问:“要画还是要命?”

“嗯?”王老爷一脸疑惑。

白忱没有再同他说下去,只神色黯然地看了一眼墨倾,随即指了指墙上的一幅画 :“你若舍得你儿子的命,这画你就留着,若想救你儿子,就得把画交给我。”

第三章
王家人丁不兴,姨娘小妾一个接一个的娶,可是到了子孙辈儿,仍旧只有早亡正妻留下的一根独苗。

王老爷是爱财,可是还没爱到宁可断子绝孙的地步,所以白忱问他要古画的时候,王老爷便是半点犹豫也没有地答应了。

不过,说来也奇。

这古画被白忱带走的第二天,小少爷的病便一下子好了,向来长舌的丫头下人,没遇上过这等邪事儿,自将白忱看做了避世的高人。

收了古画,师徒两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夜深。

客栈里,晚风徐动,墨倾单手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古画,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白忱聊着天:“师傅,这画是同我有什么干系吗?”

墨倾问起这话的时候,白忱正在翻着一本古书,目光落在“生魂入引”那几个字上,刚好被墨倾的话打断了。

“怎么这么问?”

“只是感觉。”墨倾颇为狐疑地挠了挠头,口无遮拦地同他讲,“我总觉得,你今天看我那一眼,有点怪怪的。”

墨倾的话说得白忱下意识地一怔,他正想要再同她解释些什么,可墨倾又忽然转了话头。

“对了,师傅,这画儿真的能有求必应吗?”墨倾想起白日里老者说的话,一下来了精神。

“人心不足。”白忱想了想,还是抬起头看着她,“墨倾,千万不要动什么心思,这画可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做或不做,墨倾能忍住。但想或不想,这便不是能忍的事儿了。墨倾心痒痒地看着那幅古画,屡次三番地想要偷偷摸摸地求求姻缘。

不过,这倒也不能怪她,毕竟也是个初心萌动的姑娘家。墨倾贼兮兮地盯了那幅古画大半个晚上,连半夜里做梦,都是在跟白衣翩翩的公子游湖赏花。

一夜安睡,等到第二天墨倾恍恍惚惚地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日上三竿。

白忱和古画已经不见了踪迹,墨倾恍惚着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昨夜师傅确是跟她说过,他今天要带着古画去办一件事。

“也真是的,带我一起去又如何。”被丢在了客栈的墨倾,单手撑着下巴蹲坐在房门口,将满心的不高兴都写在了脸上。

初阳不过午时,便阴恻恻地下起了小雨。

墨倾本想借着白忱不在,偷偷溜出去玩儿,可还没等出去呢,天边已然蒙上了一层雾色。

烟雨蒙蒙,小桥人家,墨倾站在窗下,看着细细密密的雨,一心的鬼主意落了空。

而蓝宋便是那个时候,出现在墨倾的视线里的。

他穿了一袭天青色的长衫,撑着旧时的伞,隔着一层烟雨在桥上徐徐地走的时候,回眸驻足间带出的贵族公子的气息,正是墨倾梦里公子的模样。

过眼情缘,不过是一瞬间的比肩。

可令墨倾做梦也没想到的是,那公子竟然是来寻她的。

初晴雨后,墨倾仍然在廊下愣着神儿,远远便看见蓝宋收了手中的折伞,缓缓向她而来,还未等她开口,便同她问道:“那画是在你这儿吗?”

画,又是画。

墨倾睨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心里偏生出几分鄙夷。

贪财好色的凡人,墨倾见得多了,却不想生得如此好皮囊的人竟也如此市侩。墨倾啧啧地叹了两句,终是转头一扬手对他道:“师傅已将画带走拿去销毁,你有时间求这些旁门左道,倒不如自己本本分分地做些什么。”

“姑娘误会了。”蓝宋同她抱了抱拳,赶了两步来到她身边,“我今日来,并非是有所求,只因家中连日来怪事不断,我……实在走投无路。”

第四章
贪财好色,说的不光是别人,也是墨倾自己。

墨倾本就对生得好看的人全无抵抗力,更不用说眼下这位君子貌相的少年郎了。

“可是师傅真的不在。”墨倾为难了好一会儿,“不如这样,你且等上一会儿,待师傅回来了,我定想法子让他随你走一趟。”

一句大话就这么信口开河地放了出去,可一想起白忱那副软硬不吃的态度,连墨倾都觉得心底没底。

从日上三竿,到黄昏斜阳。

蓝宋足足在客栈同墨倾等了整整两日,可白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始终也未曾回来。

“我师傅这个人随意惯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平白让蓝宋等了两日,墨倾心里隐隐觉得愧疚,她颇为苦恼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不如这样吧,我同你走一趟,也好过总在这里等着,浪费时间。”

蓝宋的家就在城中,不远不近,不偏不喧,隔着老远便能看见一座气派的庭院掩映在闹市之中。

“这便是我家。”蓝宋探手上前,将墨倾领进府中。

墨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抬头看见对面的当铺的时候,微微愣了愣神儿。

“你家是开当铺的?”

“谋生罢了。”蓝宋并不避讳,只是不自觉地一声叹,倒让墨倾一时间察觉了几分异常。

“你说的怪事,可是跟这当铺有关?”墨倾问。

“是。”蓝宋负手而立,抬眼望着那当铺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这还只是怪事之一,我家的当铺自我接手以来,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失窃。”

墨倾看得出蓝宋对这些怪力乱神之事颇有些忌惮,也就没再问,一路跟着蓝宋进了西跨院的月亮门,等他停下了脚步,她才发现自己站在一大颗桃树下。

“这树便是第二件了。”蓝宋指了指头顶上开得正盛的桃花树,“此树不分春夏,常年花开不落。”

人间四月,花期已尽,墨倾抬头看向漫天的芳菲花雨,没觉得异常,只觉得栽下这桃树的人,真是浪漫到了极致。

不过蓝宋似乎避之不及,他几乎没怎么停留便拉着墨倾行色匆匆地步入了房间。

正值黄昏,内帷里的天光已显得暗淡,墨倾前前后后地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能发现这屋子里的异常。

“那第三件呢?”

“镜子。”蓝宋说。

墨倾一时间没能领会蓝宋的意思,她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妆台之前的一面铜镜。

铜镜里的墨倾,身影窈窕,明眸善睐的瞳仁里,带着点点秋水眼波的笑,并未显现出半点的异常。

“这镜子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问题?”

蓝宋的脸色,便是在那一刻古怪到了极致。

他沉默着看了墨倾好一会儿,过了很久才开口缓缓道:“这面铜镜除了你,从未照出过任何人。”

第五章
古镜,古谈,大多无稽而已,可蓝宋万万也没有想到,这有关于铜镜的传说竟然是真的。

此镜不可见人,却可鉴人心。

蓝宋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得知这铜镜的传言,当下他却对此深信不疑。

也就是从那一时间起,蓝宋对墨倾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那文雅之中透出贵气的目光流连地落在一脸狐疑的墨倾身上,脸不易察觉地红了。

“热?”墨倾问他。

“不,不……”蓝宋顾左右而言他地想要支吾过去,却忍不住说,“倾倾,我带你去听戏可好?”

墨倾不爱听戏,但是爱凑热闹。一想起茶馆里,络绎不绝的贩夫走卒,她便将来此的正事儿,一股脑地抛到了脑后。

因着蓝宋的身份,茶馆里的伙计格外热络地替两人备下了二楼的雅间。茶馆里人不多,墨倾昏昏然地听着,没过多久,便又做起了春秋梦。

混沌一梦,竟然一向厚脸皮的墨倾羞臊得有些脸上发烧。

因为她梦见,山海夜星的交汇之下,一身绛红色云纱的自己正低头依偎在蓝宋的怀里,肆无忌惮地听他在耳边说着情话。

真美好啊,墨倾在心里忍不住想。

只可惜太美好的东西,总不长久。

画面斗转变化的那一刻,墨倾隐隐看到遍体鳞伤的自己被绑上了刑架,而周围的看客,皆是一副冷血样子,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冷冷地笑。

“倾倾?”

是蓝宋将她从无休无止的噩梦中拉了回来。

墨倾颤抖着手抚了抚自己的心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过了好久才从恐惧之中回过神儿。

“怎么了?”蓝宋问她。

墨倾抹了抹额间的细汗,过了很久才同他说:“我梦见我被绑上刑架,你不在。”

这一句,令蓝宋蓦地怔住。

他神情古怪地看着她,过了很久才又猛然将她拥入怀中细细地安慰道:“别怕,这只是做梦。”

墨倾原本已从惊恐之中回过了神儿,但见蓝宋如此惊骇之状,又无端想起了师傅讲过的那些神鬼妖狐的骇事。

所以墨倾没再留下,只是一个人心事重重地离开了戏楼,回了客栈。

墨倾在客栈等了白忱整整半个月,可是这半个月他始终未曾回来,墨倾看着空落落的房间想了很久,越发觉得师傅这次真是过分得厉害。

白忱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音。

平日里他行事虽自由,却也从未不告而别过,而今倒是将她这徒弟忘得干净。

墨倾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客栈等了半个月,终究是花光了所有的银子,被凶悍泼辣的老板娘灰溜溜地赶出了门。

囊中羞涩,又加之举目无亲,那个时候,墨倾真觉得自己点儿背到头了。

——不过还好有蓝宋。

墨倾是在那个大雨倾盆的雨夜被蓝宋捡回家中的。

他仍旧穿着天青色的长衫,撑着那把旧时的伞,墨倾被大雨沾湿了衣袂的时候,她甚至下意识地感觉,头上的那方晴空,向她那边斜了斜。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墨倾抬起头看着他。

蓝宋的脸不由分说地红了起来,他犹犹豫豫地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其实我,我一直想来见你,可又怕唐突了你,倾倾跟我回家,好吗?”

第六章
墨倾这在蓝宋府上一住,便住了三个月。

至于师傅白忱,却始终没有半点音信。好像是原本好好在世上的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起初,墨倾倒也日夜地担心师傅,但时间久了,她也想得明白,比起自己在师傅身边给他惹麻烦,还不如他自己一个人更令人放心得多。

没有白忱在的时间里,蓝宋便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他同她说话,陪她赏花,他如兄亦父一般承担起她的起居,却还仍旧兼顾着君子的温和。

“你一向待人如此吗?”靠在那棵四季不落桃花树下的时候,墨倾问她。

“只有你。”蓝宋抬手替她遮蔽住头顶上的那方响晴的暑气时,为她颈间系上夜明珠的时候,眼底总有她看不尽的温柔。

“很好看。”蓝宋同她说。

“是你自己选的吗?”墨倾抚着颈间的夜明珠,温柔地问。

蓝宋瞳孔里的光泽便是在那一刻暗淡了下去,他沉默着看了墨倾很久,才又无可奈何地低下了头。

墨倾向来不是察人如微的人,但是现在也能看出蓝宋有心事,那颗夜明珠的来历,怕也不是想的那么简单。

岁月静好的时候,便总容易日久生情,那时候墨倾总以为,自己此后的日子便会波澜不惊地过下去。

直到,那天晚上,她的耳畔忽然响起了白忱的声音。

那个时候已是深夜,墨倾在书房中为蓝宋沏茶,清明三月的新茶带着沁人心脾的淡香,不易察觉地钻进鼻子里的瞬间,一下子便冲淡了浓浓的睡意。

而蓝宋呢,他正在书房里作画,他绘了极为逼真的美人图,工笔细描,小心绘就,不时抬头打量一眼墨倾的神情,将她一颦一笑都绘进了那半幅的生宣里。

“墨倾。”耳边忽然间响起一个声音,墨倾怔了一怔,正恍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时,却又听见耳畔师傅的声音带着尤为的急切,说,“墨倾,你怎么这么糊涂。”

手中的茶盏“哐当”一声便落了地,滚烫的茶水溅落在她的手上,可她似浑然没有察觉。

书案前作画的蓝宋听见了声音,连忙跑过来查看,看到的却是墨倾一脸惶惶的神情。

“怎么了?”蓝宋握紧她的手,检查过确认没有受伤后,将她揽入了怀中。

“我好像听见师傅的声音了。”墨倾略略回了回神儿,抬头目光迟疑,“师傅说我糊涂。”

墨倾的话让蓝宋蓦地怔住,他似难以置信一般想了很久才又抚了抚她的额头,背过身去对她说:“你定是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

因心有所思,直至深夜,墨倾仍然没有半点儿的睡意,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她终于还是把目光投向蓝宋:“我睡不着,你讲故事给我听可好?”

蓝宋故事知道得不多,但耐不住墨倾的请求。

他犹犹豫豫想了很久才问了一句 :“倾倾,你知道鲛人吗?”

第七章
《寻古记》里有记载:“东海有鲛人,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其心,可治百病,延年益寿。”

这样的故事开头,墨倾本以为他是打算给她讲一大堆的迂腐古谈,然而,令墨倾没有想到的是,蓝宋所讲的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众人皆知大唐盛世始于贞观,终于安史。然究其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也不过是唐皇因倾城色而误国。

“其实,杨贵妃并没有死。”

蓝宋说:“当年唐明皇以术士的障眼之法瞒过众人之后,便命心腹将军带人将杨贵妃送去日本了。”

而蓝宋这故事便发生在当年遣送杨贵妃前往日本的行船上。

那是即将抵达日本的前一天,海面上起了飓风,风雨大作、电闪雷鸣。近百丈高的浪头把船高高地抛起,又重重地落下,将军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毫无办法,最终只能任其将船折断在风浪之中,销声匿迹。

那本是该让众人皆葬身鱼腹的一场风浪,然而将军没有死。因为在靠近岸边的一座小岛上,有位极美的姑娘救了他。

——弯弯。

小岛偏僻,平时更鲜少有外人,将军问起弯弯为何会独自一人在这孤岛生活的时候,弯弯也只是摇着头不说话。

在岛上的那段时间,两人过得很开心。

弯弯不懂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却总能让将军觉得心中柔软。偶尔听她哼唱起一些不知名的小调,心中更是感觉如同嗅到早春时节里的杏花,让人不经意地就嗅到心脾里。

将军在岛上住了三个月,弯弯便衣不解带地照料了他三个月。

将军本也没觉得有什么,直到临走的时候,望见弯弯那双碧如春水的眸子,一下子便觉得自己揪着心般疼。

少年血性,容不得半点犹豫。即便只是一瞬间的动心起念,将军还是问她:“弯弯,你可愿意跟我走?”

于是弯弯跟着将军离开了小岛,她成了他的妻,温婉谦和地跟在他身边,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

因有负唐皇所托,将军没有再回唐宫复命,而是带着弯弯远走他乡。

刚开始的那段日子,两人过得很苦,唯有靠将军打猎,弯弯织布才能勉强过活,但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一向腼腆的弯弯也不知从何时开始隔三岔五地便会拿些珍珠,让他拿去换钱。

起初,将军也问过这珍珠的来历,但是弯弯仍是什么也不肯说。

弯弯的珍珠,令两个人的日子好过了些,将军本以为此后余生的日子便会这么波澜不惊地过下去,却没想到更大的风波还在后头。

将军被镇上的一个无赖盯上了,那无赖恶人先告状地报了官,说珍珠是将军从他手上偷走的。

因珍珠来历不明,将军很快被下了大狱。被关在狱中的那几日,他没有对自己的生死考虑半分,只是始终在担心着弯弯该如何生活。

不过,事情很快便有了转机,被关在狱中的第三天早上,将军就被无罪释放了。

事情解决得如此之快,让将军也不可思议,他本来想要回家同弯弯问个清楚,却在路上听说了弯弯乃妖孽化身,已然身受火刑被处死了。

原来弯弯乃东海的鲛人,只是因为爱他,便舍了自由,抛了族规,随他来了此处。而那些珍珠,乃弯弯的眼泪所化,而为了将他从天牢里救出来,弯弯更是不惜在众人面前袒露了自己的身份,为他受刑而死。

“那后来呢?”墨倾问。

“后来……”蓝宋没有再讲下去,只是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睡吧,很晚了。”

第八章
混混沌沌的一夜,墨倾始终睡得不安稳。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她终于从睡梦中睁开眼的时候,却在迷迷糊糊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师傅?”

数月不见的白忱,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出现在墨倾眼前的。

她欣喜地攥紧了他的手,正打算同他说起这些时日的过往,却在看到客栈内这一切陌生的陈设时,一时匆匆改了口。

“师傅,我怎么在这儿?”像是宿醉酒醒,墨倾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看着他,随后又问,“师傅,蓝宋呢?”

“蓝宋?”白忱皱紧了眉头看着她。

“哦,对了,师傅你应该还没见过他,不过这几个月我便是住在蓝宋府上的。”

一句既出,白忱的神情恍若霹雳。

他紧紧攥了墨倾的手,过了很久才一字一句对她讲 :“墨倾,根本没有什么蓝宋,你昏迷这一日,始终是为师在陪着你。”

“一日,怎么可能,我明明……”

大梦初醒,恍若隔世,墨倾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数月的温情脉脉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荒唐的梦。

“不,这不可能!”墨倾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师傅,这……”

“是那幅画。”白忱叹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搁在桌前的画,“你是被画中之物引去了心神……”

……

白忱在隔日便带墨倾去了妙风山,那里的高僧查看过白忱带来的画,然后一言不发地将那幅画置于焚炉中。

“你要做什么?”墨倾急惶惶地去拦。

“此画已成了妖物,断断不可再留在世间。”白忱将墨倾紧紧地拦在自己的身后,过了很久才说,“万事皆有天命,看开些吧。”

墨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但她自己的的确确在此时泪流满面。

焚炉中的火乃业火所化,足可将世间万物都化为虚无。不过须臾片刻,画卷已被燃尽,徒有一阵浓郁而诡异的香气,弥漫在风中。

“这是什么味道?”

“骨香。”大德的高僧捧着合十礼,向墨倾微笑颔首,“我见这位姑娘同这画颇有缘分,姑娘可愿听贫僧说说这画的来历?”

白忱大抵是不愿闻及那段过往,当高僧同墨倾讲述那段经年往事的时候,他便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大殿。

“你可知道鲛人?”幽暗寂静的大殿里,带着禅意笑容的高僧忽然问她。

“知道。”墨倾怔了怔,想起了蓝宋讲过的话。

“这个故事,你只知道一半。”听墨倾讲完,高僧笑着替她添上一杯清茶,随后才又缓缓讲起将军和弯弯余下的故事。

第九章
原来当年,弯弯确实为了将军而身受火刑,但是她并没有灰飞烟灭。鲛人膏脂燃灯之所以可以万年不灭,全是因为那所点的灯里燃着鲛人的魂,而弯弯的魂被人救了。

然而将军并不知道这件事,那个时候悲痛欲绝的他所能做的,也仅仅将弯弯的骨灰带回家中,好好安葬。

那个时候术士繁多,更有术士言,能将逝者之魂引入画中令生死相隔之人再度得以相见。

将军思念成疾,便听信了传言,倾其所有用弯弯的骨灰做纸,绘了一幅画。

只是这画虽绘成,却没有所说的功效。将军抱着那幅弯弯骨血所成的画,日夜伤心,不足半月便身染重病。

“而你的师傅,便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高僧说。

“那时的他,年少且心软,不愿眼见这世上平生许多悲苦,便寻来了一颗鲛人心,给了那将军。”

鲛人心可治百病,却治不了将军求死的心。

白忱本是好意,来救他出苦海,却因有修邪术之人打起鲛人心的主意,引了将军的生魂入了画中。

事情发展至此,虽不由人心,却已该有了结束。

却不料想,将军对弯弯的情意已成心中一道化不开的执念,加之此画乃弯弯的骨血所化,天长日久,这画便成了以人的贪欲为养的妖物。

画已成妖,便不该再留于人世,可是细想想,将军做的这一切,所求却也不过是为了再见心爱之人一面。

而白忱呢?

一向心软的白忱也因此事后悔不已,从那以后潜心修行,再不问世事。

大德高僧同墨倾说起这些的时候,她的头始终低得很低,像在思考,又像只是沉默。

“蓝宋。”沉默了许久的墨倾忽然问,“那位将军唤作蓝宋,对吗?”

“贫僧不知。”

“那我又为何会被引入画中?”墨倾的心一点一点沉下去。

“大抵因为你也是鲛人吧。”高僧若有所思地看了墨倾很久,才又道,“回去吧,很晚了。”

墨倾从大殿里出来的时候,殿前的青石台阶上,已然铺上了月光。一袭长衫的白忱,就站在楼台宇榭中等她,寡淡的目光里盛满了寂然。

“我救你的时候,你便被烧得只剩一副游魂,只因你是鲛人,魂不会被火烧散,这才让我有时间把你的这条命抢了回来。”白忱忽然说,像是料到她会问。

“我的心给了谁?”墨倾毫不避讳地问。

“是他。”白忱叹了一句,不再看她,“那个时候我问过你为什么会弄成这副样子,你什么都不肯说,我以为你是不愿再想起那些痛苦,便自作主张抹了你的记忆,可没想到……”

言尽于此,她是谁已不言自明了。

只是她不懂,蓝宋既已心心念念地等了这么多年,可又为何偏偏在遇见她之后松开了手。

“画已成妖,不可再留,这是天道。”白忱冷了目光看着她,“恐怕你已经知道那幅画的怪异之处了。”

白忱不给她留任何迟疑的余地,继续说:“那画中当铺失窃的银子乃填了世人的贪欲,桃花四季不落是因为蓝宋的四季始终停留在同一天,至于那面镜子,那是他心中执念所化。”

白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她:“墨倾,你还不明白吗?他想你走,却又盼你留,他在画中千年如一日地守着等你的执念,可到最后还是松开了手,这都是因为他比你明白,你们早已生死殊途。”

“那蓝宋现在去了哪儿?”

“投胎去了吧。”

“至于那段过往。”白忱叹了口气,像是耗尽了全身气力对她说,“就算作是拿旧时的风月,换了风花雪月的一段情吧。”

后记
师傅走了,他将我安置在无妄城中的一处别院里之后,我便留在这城中住了二十一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留在此处,但是我不想再离开。

因为,我总觉得蓝宋还会回来。

就像那日,我在窗下看见的那把旧时的伞,我总觉得那袭撑伞青衫总会回来,再同我擦肩而过。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十八岁那年我就想要嫁给他了
下一篇 :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