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请翻到喜欢的背面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如果说喜欢是一张牌,正面是奢华的美丽,翻过来是承担和责任,少年你是否有勇气担得起?很多年后宁谷雨还是会想,如果当年夏子骢没有走开,她一定告诉他,少年,请翻到喜欢的背面。

少年请翻到喜欢的背面

1)喜欢是一种期待

三月中旬,学校的白玉兰大朵大朵丰腴盛开,校园里满是淡淡的甘甜。宁谷雨选到的电影作品赏析课值得骄傲一提,不是老师放的片子有多文艺,也不是作业多么轻松,只是和艺术传媒学院的学生一起抢到了这次公选课。再确切一点,是和有艺术修养的好男儿一起看电影,在黑暗中心情随着剧情跌宕起伏,人生如戏。宁谷雨整个宿舍的姐妹给了一致提案:为了美好的爱情,拼了。

所谓拼,不过是用廉价的化妆品,以不熟练的功夫,仔细化妆。在教授走进教室之前姗姗来迟,在众人瞩目下移步,寻找座位。这是吸引眼球的高招,宁谷雨第一个反对。她是那种早早来到教室早早坐好某个位置早早低头看书的女生,上一千次公共课也记不住的人,根本就在男生的盲区之内。

宁谷雨你说,你这样怎么遇见爱情?大家这么问的时候,宁谷雨很无奈地沉默了,她一直认为喜欢是一种期待,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缘分。可期待很久,宁谷雨的八字还是没一撇。于是躲在好姐妹的身后,在上课铃打响的时候,跟着大家一步三晃地走进教室,刚进去瞬间就散了。是啊,说好的插空坐,寻找好目标后各自散去,剩宁谷雨傻傻地站着,往哪里走都不对。

林白就是在这个时候站起来的,他没有说话,拿起旁边椅子上的书包,抱在怀里重新坐下,身边的位置很明显地空下来。宁谷雨低着头慢腾腾地走过去,安稳坐下的时候,她小声说“谢谢你”,林白往旁边看了看,才笑着说,“不客气”,那样明朗的眼光,宁谷雨觉察得到。她抬眼偷偷瞄了一下,原来是他啊。

2)座位空着,心却下沉

那一晚上的电影宁谷雨怎么都看不进去,手心不停地出汗,连呼吸都仿佛乱了节拍,怎么坐都不舒服却又不敢乱动。以至于最里面坐着的夏子骢从林白旁边走过来借过的时候,宁谷雨还是愣着没反应。这个高瘦的大男生就俯在宁谷雨耳边说,同学,请站起来,我要出去上厕所。宁谷雨的脸刷的红了,赶紧起身,然后是林白刻意的咳嗽声,夏子骢坏笑着给了林白一拳。

宁谷雨再也不踩着铃声进教室了,太过紧张,也觉得有点荒唐。已经快四月初,白玉兰开得最盛,玉兰花像是苏雅,那个让全校师生都赞不绝口的好女孩。

没想到夏子骢反而经常迟到,在电影即将开播,教室里的灯将要全部关闭的时候,他不紧不慢地扬着一张细腻的陶瓷脸,晒着阳光的微笑,款款而来。更没想到的是,夏子骢悠闲地转到宁谷雨身边坐下,旁若无人的自在。

每每他刚坐下就从书包拿出话梅、巧克力、爆米花,一一放到宁谷雨面前,微笑着不说话。宁谷雨也不说话,安静地再推到夏子骢面前。他就不乐意了,一下子又推过去,用手抵着,倔强而又决绝。

宁谷雨抬头看前排的林白,他的旁边空着座位,宁谷雨的心却沉下来,带着说不清的疼。

3)安然但来势汹涌的爱

玉兰花齐刷刷坠落的时候,炎热的夏天来得气势凶猛。夏子骢每天晚上接宁谷雨下自习,送她回宿舍,中午在食堂一起吃饭,周末的德语课程也会坐在旁边。他每一次都说好巧啊,好巧。鬼才相信每一次都那么巧,宁谷雨明白,但来势汹涌的爱,她招架不住。彼时艺术传媒学院的公告橱窗里,苏雅放大的照片,引起每一位来往师生的感叹,那样的夸奖,如日中天。

见过林白太多次,艺术传媒学院的琴房就在文学院对面,宁谷雨曾经站在走廊看着对面的琴房。林白弹琴,苏雅站在旁边唱歌,中午的安静时光,歌声和琴声在宁谷雨翻书的指间溜走,那些字一页一页翻过,宁谷雨的心空荡荡的像钟摆晃动。

第一次正式认识林白,在学校的沉降广场。三月,玉兰花大朵大朵地盛开,有歌声轻扬,沉降广场围了好多人。宁谷雨循歌声过去就看见了林白,古铜色的皮肤,笑起来的眼睛是月牙弯。

那天的林白和苏雅唱情歌,林白的眼里是温柔的苏雅,一脸的笑意在阳光的折射下温暖了人群。宁谷雨一直站到人群散尽,林白帮苏雅收拾好东西,才开口:“唱得真好!”林白似乎才注意到宁谷雨,尴尬地笑笑,“谢谢!”苏雅说:“因为要比赛,就在这里练习。没想到,大家不怪打扰,真是好。”林白溺爱的笑意铺天盖地地呈现时,一起醉的不光那些盛开的不说话的玉兰花,还有同样不能说实话的宁谷雨。  夏子骢过生日时,那一学期的电影作品赏析课已经结束,宁谷雨犹豫再三,还是去了。

饭店的包间里大家频频举杯敬夏子骢,连带着敬宁谷雨,夏子骢一一代喝,护宁谷雨于身后,很有面子。兄弟们不肯,“子骢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谷雨你说怎么办?”宁谷雨犹豫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夏子骢转身大大地拥抱了宁谷雨,他又一次俯在她耳边说,我喜欢你。宁谷雨隔着人群看见角落里安静坐着的林白端着酒,酒杯里液体晃动,像宁谷雨起伏的心。她想起苏雅作为交流生去了英国整整一年,传闻没有回来的意愿。宁谷雨点点头,笑了。

那天的夏子骢来者不拒,喝了很多酒。喝到后来醉话连篇,把一堆生日礼物推到宁谷雨面前,“我终于追到你了。”一瞬间笑声泛滥,林白却走过来,拉住夏子骢,“去休息一下吧!”拖夏子骢走的时候,林白很郑重地说:“子骢是真的喜欢你。”这句表白的话,主语是夏子骢,宾语是宁谷雨,跟林白没关系,他却替别人说喜欢你。

夏子骢追到宁谷雨的消息很快传遍全校,不仅之前的殷勤被一一证实,之后的大方也不断上演。送宁谷雨淑女屋的裙子一条又一条,买给宁谷雨的鞋子有细细的高跟,一套化妆品上千元。要么是在舞会前,女生宿舍楼下,衣服、鞋子、化妆品一一备好;要么是在星期天,提了大包零食在人来人往中拿给宁谷雨。他会牵着宁谷雨的手跟别人说,我女朋友,文学院的才女,赢过省内高校的辩论会,拿过很多个一等奖……宁谷雨拒绝过,可是夏子骢不懂,愣是坚持。于是宁谷雨收下了东西,听着夸奖,眼泪和想说的话在人群中,都硬生生咽回去。流言蜚语漫天席卷——说宁谷雨看得起的真正往心里去的,不过是夏子骢的家世。

宁谷雨知道,那个会弹琴的、谦和的林白,也许不会让自己这样。

4)那些爱意一并说出

宁谷雨很久以前就知道,林白打球很好,但不会一个人拼,他更注重团队。林白很爱唱歌而且唱得很好,却从不做麦霸,永远是鼓掌时才更狠劲。林白也请客,也付很多的钱,却总是低调,付钱的时候悄无声息。每个人的感觉照顾到很好,就算林白承担下很多,你也会觉得,总有一次,你也可以帮林白,并不亏欠。不同于夏子骢的好,执意地一方付出,不管方式如何,不管你接受与否,到后来像是施舍。

那些裙子宁谷雨从未穿过,高跟鞋也放在床下,依然素面朝天。夏子骢问过多次,甚至有那么几次是请求,“谷雨,你可不可以化点妆,穿那些裙子出来?”宁谷雨努力地笑了又笑,“我这样,有什么不好?”

宁谷雨又一次蹲下来帮学校的保洁阿姨撑*袋时,夏子骢忍无可忍,“宁谷雨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多管闲事?”宁谷雨慢慢抬起头,红了眼眶,“我们分手吧!”夏子骢的眼里闪过一丝懊悔,终究未开口,任宁谷雨越走越远。

拜托林白把所有的夏子骢送的东西都拿回去时,林白惊讶,那些东西宁谷雨从来没有动过,而且分手的理由也有些小题大做。

是因为真的努力喜欢夏子骢,所以不肯改变自己,夏子骢可不可以喜欢宁谷雨的专属味道?退一万步讲,就算宁谷雨接受了礼物而改变自己,夏子骢对同样做保洁的宁谷雨的母亲,能不能爱屋及乌?她宁谷雨不想遇见很多人,谈很多场恋爱,说到底找不出一个可以完整承认自己一切的人。

至少林白可以,一样家境普通,在比赛之前怕苏雅怯场,偌大的广场,就陪她走台。大大方方,从容不迫,给苏雅平等的爱和小心的呵护,如一座屏障隔了指指点点,苏雅唱歌时安心地接受万众瞩目。

宁谷雨说出了全部,那些爱意一并说出,只是林白轻轻叹息。宁谷雨明白,苏雅在林白的心里,根深蒂固。哪怕苏雅这辈子都不会回来,林白还是在心里留了位置,等地老天荒。

5)没有给你最适合的方式

毕业的时候,和夏子骢、林白一起吃的那顿散伙饭,宁谷雨喝了太多酒。没人劝酒,也没了夏子骢在旁边挡酒,宁谷雨就喝下了。她一直都清楚,也许余生再没有那样一个人一味地对自己好。

在卫生间吐完走出来的时候,夏子骢等在外面,拿了矿泉水。宁谷雨接过的时候,说谢谢,说对不起。夏子骢道歉,“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那些年太过偏执,一味任性,没有给你最适合的方式,希望你可以原谅。”宁谷雨惊觉夏子骢的话语,却有女生走过来,挽了夏子骢的手,小鸟依人。

那场恋爱里宁谷雨的离开,教会夏子骢从男孩变成男人。有些爱要给得大方隐忍,体贴周到,谦和礼貌,要有承担有力量,他后来甚至比林白更让人心动,却跟宁谷雨再没任何瓜葛。

如果说喜欢是一张牌,正面是奢华的美丽,翻过来是承担和责任,少年你是否有勇气担得起?很多年后宁谷雨还是会想,如果当年夏子骢没有走开,她一定告诉他,少年,请翻到喜欢的背面。(文/陌上花落)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幻想初恋
下一篇 : 一个转身,将你丢掉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