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人,话都喜欢说一半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美好的人,话都喜欢说一半

文/沙弥

1

耳机的发明,最早是用来通信,与音乐无关。耳机发展到现在,也早已超越了简单的声音传递与音乐分享,转而成为自身与世界之间的一种界限。

这种界限感在17岁的林天然身上,体现得格外明显。无论是走路的时候、等公交车的时候,还是吃饭的时候、去图书馆自习的时候,林天然都习惯一个人戴着耳机。

池聿有时候甚至都怀疑,林天然的耳朵和耳机是不是天生长在一起。可是随着对林天然的关注越多,池聿就越发觉得,林天然用耳机构筑起的这堵“生人勿近”的墙,其实很脆弱,轻轻一推就倒了,可就是没有人来推。也许有人来过,但看着砖墙年久失修,也就转身走了。

想要真正了解一个人的成本太高,大概率来说,这其实就是一件没有回报且稳赔不赚的事情。所以林天然那时候不懂,池聿为什么要明知故犯。

2

林天然的家离学校,乘公交车的话大概20分钟的距离。为了避开过分拥挤的人群,林天然每天晚上回家,都会习惯性地走到距离学校门口站点的下一个站点乘车。

遇见池聿的那天,天下着大雨。她没带伞,等到教学楼的人陆续都走完,一直等在走廊上的林天然才敢贸然冲进雨里。

如果没记错时间的话,林天然跑到站台的时候,末班车应该已经开走了。可她还是不死心,想要再努力试试看,结果就是末班车意料之外地还停在那里。大概是司机师傅从反光镜里看到了愣怔的林天然,他应声按了几次喇叭,等到林天然气喘吁吁地跳上车,末班车才慢慢开走。

她就是在那时候看见池聿的,因为整辆车上空无一人,除了他们两个。他坐在她习惯坐的位置后面,看着她落座,缓慢戴上耳机,然后把头轻轻靠在窗上。城市的光影在大雨里模糊成一幅画,公交车迈着小碎步一路摇摇晃晃。

直到池聿下车,直到公交车开出一段距离,林天然才调整靠窗张望的坐姿。往后座看的时候,一把黑色格子伞被人遗落在那里。

“林天然,我把伞给你放这里了,下车记得带走。”说完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池聿就下车了。直到公交车开走,他似乎也没有看到林天然有过回头。但是在心里,他或许还是有那么一点笃定。就像有人问路的时候,林天然会第一时间摘下耳机,耐心地帮忙指路;就像是在排队取餐的时候,会有从妈妈肩上探出头来的小朋友,和林天然天真地说笑。池聿笃定,她不是听不见,只是有很多人没有看见而已。林天然,其实也有区别于表面的、很温柔的一面。

3

那天之后,林天然其实是想过还伞的,她知道池聿的班级就在自己的隔壁。可是一站在他的班级门口,她就开始退缩。

看起来,池聿比自己受欢迎多了。他下课时身边有人围着,体育课也不会落单,打扫卫生时还总能分配到双人合作的事项,一点都不像林天然。

她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直到池聿以困惑的姿势,趴在她的窗台模仿她望着天空的角度。“有什么好看的?”池聿调整姿势,背倚窗台,侧着脸笑着问她。“啊,没什么。”她把耳机取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放进课桌里。

“带伞了吗?”池聿换了话题,林天然猛地摇头,她当然不想让池聿知道,这些日子自己每天都把伞带着。

他们的班级在同一层,每天下课、放学两个人都会经过同一个楼梯口,可是一路上,他都有熟识的人相伴聊天或者打招呼。他们会搭乘同一班公交车回家,可是人群拥挤,她只能戴着耳机淹没在人群里。

林天然发现,自己开始下意识地在人群里搜寻池聿的身影,只要她想,似乎就能找到。而某些时刻,池聿的视线也会刚好落在她的身上。

“周日下午我有篮球赛,你来学校找我吧。”池聿不顾有点走神的林天然,轻轻敲了一下窗户,然后做了一个不见不散的姿势。

等到林天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她从窗户探出头,看见他远去的瘦高背影。有同学好奇地凑过来问林天然,你认识池聿啊,她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

4

究竟了解到哪种程度的认识才算是认识呢?知道你读书时喜欢摘抄,还知道你摘抄时喜欢写的字体是行楷;知道你常忘记带伞,还知道比起避雨你更喜欢淋雨;知道你每隔一周会喝一次奶茶,还知道奶茶你只喜欢三分糖的抹茶味道。这样的程度算认识吗?如果算的话,那么池聿算是单方面地认识林天然了。

林天然到操场的时候,与其说池聿远远地一眼就看到了她,不如说,他一直在等她。

那场球赛只是预热,也称友谊赛,所以来的人不多,也都只是双方熟悉的人。他们没有对林天然这个不速之客感到好奇,反而是一脸心知肚明的样子,这让林天然握着提前给池聿买的水,手心都是汗。

“你是隔壁班的吧,我是林欣,经常看见你哦。”名叫林欣的女生走过来,自然而然地和她搭话。

“我叫林天然。”她对着林欣点点头,目光不知道放在哪里,于是就不自觉地停留在了池聿身上。大概是有所感知,池聿对着林天然回应般地笑了一下。

“我知道哦,我们都知道。”林欣带着笑,手从自己身上又绕到操场上的人,这样一圈之后,才缩回了手。

林天然受宠若惊,林欣接着道:“偷偷告诉你啊,你的耳机还是我送回来的。”

晚自习开始前,学校给大家留有一小时的晚餐时间,不去图书馆的时候,林天然会翻过高中部与公园相连的那道围墙,躺在公园的草坪上听歌。

某天晚上,林天然直到预备铃响起,才匆匆翻过围墙赶回教室上课,耳机就是在那时候丢的。当时只顾得上跑了,隐约听见有人在身后叫她的名字,但是也没来得及停留。

“啊,谢谢你啊。”林天然这才恍然大悟,因为到了第二天,课桌里就多了那副耳机。

“不是我,你应该谢池聿,那天他刚好在那里值日,不过他每次值日也都主动申请去那里。”

很久之前,有人跟林天然说过,有月亮的夜晚,就会有一颗伴月星存在,它永远都会陪伴在月亮身边。林天然从来都不敢想自己会是那个耀眼的月亮,最多,自己也只能算是一颗暗自发光的星星吧,在广阔无垠的夜空里闪烁,独自欢喜。

在看了他无数次的背影和笑容之后,林天然想,这下子,自己也算是认识池聿了吧。

5

在人生的某些时候,我们都会恐惧人群,恐惧未来。

我们躲进自己的世界里,紧盯着门和窗,幻想会有一个人出现,满足我们对安全和好奇的所有幻想。于是那一刻,无数的天光和声音纷繁地砸在我们头上。可是到最后你会发现,那个人的出现,早已跳脱出你所提前幻想好的所有限制。

美好的人,话都喜欢说一半。

比如,池聿经常会晚一个站点下车,只为多陪她一会儿;比如,池聿每次都申请去值日的地方,其实是林天然喜欢待的地方。

再比如,林天然喜欢戴耳机,可其实她每次都能听见,池聿路过自己身边时轻轻叫了声自己的名字。

也许,心照不宣,就是池聿和林天然两个人之间所能拥有的最好的距离吧。一段青春里,足以保护彼此、理解彼此的最好的距离。(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