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喜欢存在云里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你的喜欢存在云里

文/鲸歌

她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除了硬着头皮走着她选择的路,最长情的一件事就是喜欢许白焰。

01

李云帆准备像往常一样冷静地指挥大局,完美地结束这期的节目,但是内心的惶恐全表现在动作上,她拿着对讲机在节目彩排现场穿梭,一刻也停不下来。

去年,她自信满满地从电视台辞职,跳槽到国内某视频平台做自制综艺导演。这档综艺的策划在她的脑海里已经存在许久,被成功孵化后,以黑马之势成为爆款综艺。

几个同事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导演如此慌乱,这边看看灯光布置,那边瞧瞧摄影机位,完全是到处乱窜,于是凑在一起小声八卦,互相询问是什么情况。

云帆此刻又蹦到了观众席上,单手托腮做思考状,审视整个彩排现场,尽量装作一副大局在握的样子,但握着对讲机的那只手已经出卖了她——手心里都是汗。

心不在焉的她终于发现了八卦小分队,也没用上总握着的对讲机,一嗓子就吼了过去:“干啥呢?报团取暖?台本给嘉宾看了吗?!”

这一声吼可是“惊天地泣鬼神”,全场都把目光投向今天突然变得神经质的导演身上。

云帆顿时感到不好意思,又朝众人摆摆手,扒着前排的座椅椅背,慢慢把身子蹲下去,成功找了个地方把自己埋了进去。

突然现场一阵喧闹,云帆猜到是本期嘉宾过来彩排了,身体突然一僵,又慢慢把小脑袋伸了出去,环视四周,寻找记忆中那个熟悉的身影。

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高大男人自从踏入这个场地,一眼就发现了藏在观众席的那颗小脑袋。

四目相对,云帆紧张得动也不敢动,像只纯洁无害的小白兔,对着不远处随时准备发动进攻的大灰狼瑟瑟发抖。

节目组众人一看这架势,瞬间就明白了适才导演为什么会惶惶不安,尽管好奇小提琴家和她之间的关系,但没有表露出来,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云帆小声地给自己打气加油,攥着对讲机的手藏在身后,指尖攥得已经泛白。她缓缓地站直身体,露出大度的微笑,朝他点头致意。

一切都很顺利,不是吗?

她心里想着,从观众席走向舞台上,如果不是同事诧异的眼光,她也没发现自己紧张得同手同脚。

云帆连忙改变姿势,不料地理位置不佳,踩空舞台台阶的那一刻,她已经闭眼认命了,自己在他面前只会像个跳梁小丑。

可是没有意料中的钝痛感,她睁眼一瞧,最让自己不敢相信的事情已经发生——她摔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周围同事都看见了,云帆与男人之间还是有段距离,后者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过去救她。

几乎是同时,她又闭上眼不敢承认事实,却又被同事的一句“云帆,没事吧?”拉回现实。

云帆爬起来站直,退一步拉开与男人之间的距离,伸出右手,露出职业微笑道:“谢谢您,许白焰先生,好久不见,很高兴与您合作。”

男人还在地上坐着,愣了片刻,原来最能伤到他的,不是失去生命中最珍惜的小提琴,也不是夜深人静之时对她的无尽思念,而是一句她故作镇定的“好久不见”。

“叫我白焰就可以了。”他也站起来,伸出手完成了这个客套的握手礼,没有多作停留。

02

七年前,李云帆只身前往本省的省会城市,参加在本省设考点的艺术类院校的校考招生。

她也没想到当初的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与大多数高三学生背道而驰选择了艺术高考的路,并且一去不复返。

她披着棉衣坐在被窝里看资料书复习,可吵闹的环境让她不一会就分了神。

住户全都是来考试的考生或者家长,隔音效果不太行,她几乎能判断出同层住户的专业。

比如右边住的是一个学古琴的女孩子,云帆听见了女生与妈妈入住时搬琴的动静;左边大概是一个学声乐的男孩,练声的声音简直扰民。

对门刚刚住进来一个学小提琴的男生,因为在关门声后不久就响起了悠扬的小提琴声。

云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书,学广播电视编导的多么安静。

起初还能忍受,但住户们一起练习简直就是鬼哭狼嚎,简直苦不堪言。

自知投诉是没有用的,她叹了口气,捞起一旁的手机,准备录下这个令人尴尬的现场音乐会,以便与人分享艺考之路。

打开一点点房门,伸出手机,镜头从左到右扫了一遍后,她想将声音录清楚,刚刚往外迈了一步,对面房间突然打开了门。

云帆眼明手快,这可是偷拍被抓现行的节奏,趁对方没有完全打开门,连忙退后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背靠着房门的云帆大口喘气,心脏跳得好快,一边自我催眠“没有被发现”,一边看手机里录的视频。

一遍播放完毕,她后知后觉自己关门的声响太大,早已暴露她的不良行径。

当下决定,她以后要与对门的同学绕着走。

可生活总是这样偏要和你对着干,云帆也没想到只是倒垃圾的工夫,两个人就能碰上面。

她边背记文艺常识,边拎着垃圾桶,未料开门一抬头就撞上了对门的男生从外面回来。

她不敢声张,一小段路全程都是低着头,倒完立马回自己的窝,完全不敢看向一旁的男生。

但关门的一刹那,她分明看见了对方看着她的模样笑出了声,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也是在很久以后,云帆在曾经的手机上翻到这段视频,才向男生问起缘由。

她记得回答这个问题的许白焰,露出小虎牙朝她笑得开怀:“你不觉得你当时的样子很可爱吗?不管是拍视频时还是倒垃圾,被人发现了就立马缩回自己的窝,像只胆小的白兔。”

当时的云帆听到这一番话会胆小地缩进许白焰的怀里,被社会磨炼过的她依旧胆小,现在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逃避,用距离保持自己的舒适圈。

03

云帆向往的一直是理想中的世界,就像青春期的她,向往诗意的云南。

当同龄人的志向定在一线大城市,她一心只想考去云南,所以想都没想跑来考云南艺术学院。为了梦想,一个人在外地考试的她根本没有顾虑。

云帆记好了宾馆附近一家沙县小吃的外送电话,一到饭点就打电话订餐,简单应付一下。

当送餐员敲门时,喊了一声:“沙县!”

云帆听到立马从床上跳下,鞋子都没穿就跑过去开门,未承想对门的男生同时开门,两个人隔着送餐员对视了一眼。

云帆尴尬地别过头,悄悄将脚丫子藏在门后,又觉得冷就稍稍踮起脚尖,身子探出去递钱,道:“我的馄饨。”

对面男生也将钱递出去,附议道:“我也是馄饨。”看了一眼云帆,补充一句,“大份的。”

送餐员没管这么多,把两份馄饨的打包袋塞到云帆手里,收了钱便走,让两个人自己辨认。

云帆拎起打包袋举在眼前,两份馄饨的包装盒一模一样,单看分辨不出来。

赤脚踩在地板上的感觉透心凉,云帆想不了太多,抛下一声“进来分”后,连蹦带跳地跑到床上。

她拿了本资料书垫着馄饨就放在床上,缩在被窝里拆打包袋。

门口的男生犹豫了许久,才决定进门,房间没有宾馆的廉价消毒水味,有的只是属于少女的淡淡香味。

云帆将打开后辨认出的馄饨递给男生,自己捧着碗开始吃,脸都几乎埋进碗里了,她既不敢赶人家走,也不敢继续和他搭话。

她眼睛悄悄往对方身上瞟,发现他看着散落在床上的资料出神。

“你准备考云艺的编导吗?”他贸然询问,吓得云帆打了个冷战,抬头看着男生俊美的脸,含着馄饨点点头。

男生的声音温柔熨帖:“云艺面试是摄影机录制的方式,储存卡带回本校评分,你知道吗?”

云帆摇摇头,睁大眼睛看着男生,她是凭着一腔热血,还有许多事情并没有了解。

“这种面试方式,最好带妆,我来给你化妆吧。”

云帆也不知道为什么,头脑一热就答应了对方,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已经回房间了,并且帮她把门带上了。

考试当天,男生拎着化妆包上门,云帆震惊得无话可说。

一方面是不解男生的热情,一方面是因为一个男孩子会化妆而惊讶。

男生打开化妆包,将需要用上的东西摆在一边,首先拿出隔离霜,在她脸上点了几处,轻轻拍打开来。

两人离得很近,云帆连他眼角的泪痣都看得清楚。她觉得一直盯着人家不礼貌,索性闭上眼睛。

见她闭眼,男生稍稍松了一口气,昨天提出这个邀请之后他就后悔了,哪有这么突然的搭讪理由。

近距离接触女孩子,让他的心怦怦直跳,本来自己的化妆技术就不怎么行,偶尔应付一下自己还可以,但是给别人化妆,这还是头一遭。

更何况不停地接触少女的脸颊,让他心绪不宁。

幸好她的底子不错,稍稍化妆就可以,不然他真的算是丢脸丢到姥姥家。

云帆不知道男生心里的想法,她默默感受与男生的呼吸交错以及男生的手指给她上妆的手法,两颊飘出两朵可疑的红晕。

男生看了眼旁边的腮红膏,想了想,还是淡淡地抹上一点,增加气色。

在涂上最后步骤的口红后,男生长舒一口气,总算完成了任务,递给她眼影盘上自带的小镜子,边收拾东西边说:“化好了,你自己看看吧。”

云帆睁开眼睛,化妆真的能使人变化,气质都更淑女了一些。

“谢谢你!”云帆将眼影盘合上,递还给他。

男生看着少女明媚的笑脸,愣了片刻,但立马就反应过来,接过眼影盘塞进化妆包里。

这个举动却又不小心碰到少女的手,他紧张得立刻缩了回来,然后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道别之后就移步自己的房间。

云帆被刚才的触碰分了神,连忙抬头,追问道:“你的名字还没有告诉我!”

男生站在门口,转身笑道:“如果你考上云艺,你会知道的,加油啊!”离开前顺便把她的房门给关上了。

留下一室静谧以及心跳加速的懵懂少女。

04

云帆是以略过分数线的总成绩考上这所他提过的大学的,填报志愿的时候将这所大学写成第一志愿,直到收到录取通知书,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了地。

对于陌生的城市和环境,她充满了期待。

云帆从公交车下来,因为长途跋涉而疲倦不堪,加上晕车的后遗症,小脸苍白得让人心生怜爱。

她刚提着行李箱下车,就有做志愿者的学长跑了过来,热情地招呼,伸出手打算替她拖行李。

云帆抬手就拒绝了,礼貌道:“谢谢,我可以的。”

有些学长的脱单机会就寄托在新生报到这天,可以与学妹搭讪,他主动抢过行李箱,道:“这是我应该做的。”可他刚迈出去第一步就停下了,因为行李箱太重了,根本无法轻松拖动。

他惊讶地转过头望向眼前的软萌女孩,一脸的不可置信。

云帆边将行李箱拿回来边解释:“里面都是书,很重的。”

未料,下一秒就有人突然从后面揽住她的肩膀,又自然地接过行李箱的把手,宣示他的主权。

云帆惊慌地抬头,少年线条流畅的下巴和熟悉的味道令她一阵恍惚,却让她收获惊喜满满。

记忆中的少年低头假装责怪:“你都没有告诉我行程。”

云帆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她倒是想,可一没名字,二没联系方式,如何告知。

他自知理亏,为了随口一说的约定,顶着大太阳在校门口等了整整一天,才等到姗姗来迟的她。

云帆只得向学长再次道谢,率先走向校园。

他紧跟其后,被行李箱的重量拖了个踉跄,立马假装若无其事,暗自使力跟了上去,压低声音问道:“怎么这么重?”

云帆眉眼弯弯,疲惫感一扫而空,嬉笑道:“我热爱学习。”

两个人像很熟悉的朋友一样,动作自然,亲密无间,建立恋爱关系也顺理成章。

“我叫李云帆。”她被他圈在怀里,只得仰头看着他的下巴。

“许白焰,叫我白焰就可以了。”他松开她,伸出右手和她完成了一个握手礼,轻轻笑道,“请多指教。”

这个时候的云帆还没有意识到,身旁的这个人为了与她重逢付出了什么代价。

直到军训结束之后的晚会,许白焰在舞台上独奏小提琴,她听见身边两个女生的交谈。

“许白焰这种大神级别的小提琴手,明明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啊?”

“就是,据说是为了他的女朋友,还和家里闹掰了……”

随着悠扬的小提琴尾音落下,许白焰优雅地行了一个谢幕礼,还不忘朝云帆眨了下眼睛。

云帆心里五味杂陈,可她尚且不知谣言的威力,乖巧的她把半真半假的谣言全部当了真。

心情正佳的许白焰自然不会想到,自己的小白兔内心的波动。

他没说,她就没问,大学时光匆匆过去了,云帆知道自己总归是欠着他的。

05

毕业季又称为分手季,原本以为会和许白焰长长久久的云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栽在这个时期。

当天是许白焰的毕业演出,所有的准备几乎就是为了这一天的演奏,不少演艺公司高管会在这天莅临现场,这对毕业生来说是一个机会。

但是越紧张越容易出错,许白焰竟然忘了带琴,这可是史上第一次,他不放心其他人帮他取琴,只能打电话给云帆。

此时在宿舍剪辑毕业作品的云帆,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接到电话后,火急火燎地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往男生宿舍赶去。

云帆在宿管大爷的帮助下拿到了琴盒,抱着琴盒往礼堂跑过去。可能是因为长时间未休息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她硬生生撞上了一辆电动车,摔倒在地之前也不忘把琴盒紧紧护在怀里。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手肘和膝盖都蹭破皮渗出血,但她顾不上疼痛,眼下送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学校顾及许白焰的名气,将他的节目往后推,可如果小提琴没有在最后时间送到,就将取消他的演出。

电动车的驾驶者吓得不轻,走过去看云帆的伤情,被她一把扯住,半威胁半恳求道:“快送我去学校礼堂。”

还好赶得及时,满头大汗的云帆将琴盒塞给在礼堂侧门等候的许白焰。

但是当他将小提琴从琴盒里取出来时,当场脸色一沉,因为小提琴的弦不知为何断了一根。

他明明在一周前换好了弦,只能说意外来得太突然。

云帆凑过去一看,脸色一变,现在也没有新的琴弦可以立马换上。

许白焰所有的努力瞬间化成灰,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云帆,突然冷笑一声,这大概是天意吧,让他丧失在国内发展的机会。

于是,他提着琴转身就走,遇上迎面走来的演出负责人。他在所有人面前将小提琴猛摔到坚硬的墙壁上,琴顿时碎裂。

一声巨大的声响,周边的人都把震惊的目光投向许白焰,不敢想象一向温柔的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把小提琴是制琴大师打造,价值连城,他平时都不允许别人碰它,可是这一刻却毁了它。

云帆也吓到了,愣在原地不敢动。

许白焰将琴随意扔在一边,直接离开现场,经过云帆的时候如同她就是个陌生人。

几个身穿礼服的音乐系女生在旁边很是震惊,交头接耳,云帆走过去拾起小提琴时,听见一句“他的前途尽毁”。

此刻的云帆蓬头垢面,身边路过的皆是妆容精致的女生,抬头是身穿礼服的许白焰,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她突然意识到,其实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个在台上闪闪发光的少年,而她是一块绊脚石,挡了他第一次的选择,还阻挡了第二次的发展。

她紧紧抱着小提琴,捞起一旁的琴盒,落寞地回了寝室,她给他发消息,他一直没有回复。

后来,云帆抱着琴盒在男生宿舍楼下站了整整一天,得到的消息却是许白焰出国了。

许白焰的舍友诧异地问:“你居然不知道?”送机当天,许白焰明明在等人。

云帆低着头,难过地摇了摇头。

她与许白焰,拥有一个未画完的句号。

06

人生总是那样千变万化,云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许白焰进行合作。

即将开始正式录制,观众皆已到场,准备上台的许白焰悄悄拉住云帆,暂时关掉话筒,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第一次上综艺,我有点害怕……”

云帆听罢,抬头朝他茫然地眨巴眼睛,考量这句话的真实性,各种正式演出镇定自若的许白焰在录制综艺的时候露怯,她不敢相信。

可眼前人担忧的眼神真真切切,她只得压低声音安慰道:“放宽心,出错了给你剪掉就是了。”

许白焰欣然应下,临上台前回头特意朝她笑了一下。

云帆身子一顿,想起以往无数个类似场合,他在台上总能准确地找到她的位置,对她做一个特殊的小动作。

节目录制很顺利,按照台本稳定发挥即可,但是在讨论环节,有一位嘉宾是许白焰的粉丝,她问出了一个计划之外的问题:“许老师,你当初在国内发展也没有问题,为什么去国外留学?”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客套地回答,可他颇有深意地瞟了一眼台下的云帆,笑道:“这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

作为故事的女主角,云帆的心脏没理由地紧缩了两下。

原来,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属于许白焰的版本。

他从小在父母的安排下长大,拘束在各种条条框框之中,父亲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了儿子身上,他在上学、练琴和演出之间反复切换,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直到他在紧张的校考过程中遇到了闯入他心扉的小白兔,让他被计划的人生出现了惊喜。当时发觉她的可爱,后来几天内总是不经意间想起,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动了心。

一时冲动说出的诺言,为了自己的内心,真的需要兑现。

父母的安排原意是先让他在其他学校的考试中练练手,接下来准备中央音乐学院的考试。可他决定自我选择,除了小白兔向往的院校,其他院校的考试皆是糊弄。父母自然不同意,可最后没有办法,只得由着他去了。

他没有和他的小白兔提起这件事,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与小白兔在一起的时光的确很美好,他却不得不放弃了。

之前父母便通知他已经与国外名校联系,他的拒绝苍白无力。

他当然可以看出毕业演出时断裂的琴弦是他人所为,可他没有力气也没有能力去反驳。

也是他主动放弃了最后的机会,愤怒地摔坏陪伴了多年的小提琴,这是他除了选择志愿之外做得最叛逆的一件事。

既是向父母表达愤怒,自己不是个提线木偶,也向云帆惨烈地告别。

他想告诉她,以前生命中最重要的是小提琴,之后便是她,任何东西都取代不了她的地位。

可是,他没有说出口。

“太儿戏了,不是吗?”此刻拿着话筒的许白焰轻笑道,望了一眼在台下目瞪口呆的李导演。

主持人惊叹道:“没有,这是一个美好的青春故事。”

云帆愣愣地看着台上的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接下来在讲什么内容。

身旁的工作人员碰了好几下云帆的手肘,她才反应过来,茫然地抬头。

许白焰朝她喊道:“导演,麻烦给我拿一下我的琴。”

懵懂的云帆应道,立刻给他拿来了,当云帆拎着小提琴和琴弓递给许白焰时,了解过他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向来都不喜他人直接触碰他的小提琴,可是现场这一幕却没有让他有任何不悦,云帆给他送琴的动作很自然。

许白焰在这个舞台上的独奏,饱含深情的旋律恰似绵长的情话,一丝爱而不得的忧愁糅在甜蜜之中,从未有过的饱满感情让人如痴如醉。

仅有云帆清楚,这首曲子是演奏给她听的。

他的确是在舞台上闪闪发光,可是他的心里装着自己的光,他在为心中的那束光而不断努力。

07

这期节目完成录制后,许白焰一把拉住从他身边经过的云帆,被突然拉住的云帆猝不及防地往后栽去,吓得她一声惊呼。

许白焰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云帆接住,几双八卦的眼睛盯着他俩。

云帆气得急忙从他怀里出来,反手就打了一下他,抱怨道:“你为什么拉我!”

许白焰双手做投降状,眼神无辜,连忙摇头道:“我错了,对不起。”

云帆气鼓鼓地去忙别的事情了,但许白焰似乎故意在她身边转悠,几乎她一抬头看向周围,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她终于忍无可忍地走到正在擦琴装盒的许白焰身后,本想轰他离开,不料这才发现小提琴的秘密——面板上浅浅地刻了祥云和小帆船的图案,于是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许白焰感觉身后有人,一转身就看见欲言又止的她,笑道:“有什么事吗?”

云帆一下子被问住了,支支吾吾道:“你经常用的琴好像不是这把吧……”

许白焰应道:“是啊,这是我自己做的新琴。”

云帆埋着头,半晌才道:“那把旧的小提琴你还要吗?我找了人给你修好了,虽然有一点磨损,但是音色没有太大问题……”

许白焰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当初砸的那一下,他以为那把琴再无修复的可能。

云帆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神情,自顾自地埋头继续说道:“我找了好多人都没有办法,制琴大师的名号太重了,很多人怕造成二次伤害,后来是一个老师傅同意试一下……”

她说着说着,许白焰蓦然一把将她环在怀里,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声音闷闷的:“对不起。”

这与适才玩笑似的那声“对不起”完全不同,是真心实意的道歉。

云帆先是一愣,然后心头闪过一个坏主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都没砸过小提琴,你让我试一下呗?”

许白焰听完,立刻把手中的小提琴递到她面前,虽然神情明显是不愿意,但手中动作没有任何迟疑。

云帆剜了他一眼,接过小提琴仔细打量,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把好琴,她才舍不得砸。

云帆挺直站立,将小提琴后肩托放在左肩上,将左腮压在小提琴的腮托上,右手朝错愕的许白焰伸去,示意他拿一下琴弓。

她自认识许白焰开始,就开始偷偷学习乐理知识和练习小提琴,准备给他一个惊喜,但他没给她机会。

如今,算是班门弄斧吧,她闭上眼,忽略许白焰的眼光,尽情用音乐诉衷肠。

同事们都被这婉转抒情的曲调吸引过来,他们也不知道云帆还有这个技能,一曲终了,纷纷鼓掌。

云帆一回头,见此大阵仗,迅速羞红了脸颊,将小提琴和琴弓塞到许白焰手中,弯腰道谢。

许白焰扑哧一下笑出了声,从始至终,她依旧是那个小孩子心性的小白兔。

同事离开去各忙各的,云帆伸手搂住许白焰的脖子,踮起脚尖凑近他耳边,半威胁半较真地说:“别笑!信不信我把节目剪辑得让你形象全无!”

许白焰笑意更深了,她的威胁属于软绵绵的没有威慑力的那种,分外可爱。

重新相遇是许白焰的刻意为之,一直关注国内云帆消息的他,迫不及待地和节目组取得联系,他想要一个甜蜜的重逢。

他顺势牢牢抱住云帆,笑道:“你要不要一个专业的小提琴家做你的专属师父?”

还没等云帆回答,他霸道地抱紧她的腰,语气不容反驳:“必须要!”

云帆的脸埋在许白焰的胸膛,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她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除了硬着头皮走着她选择的路,最长情的一件事就是喜欢许白焰。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