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岁月宜动心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迢迢岁月宜动心

文│白某鲸

01

魏长宜沿着公路跑完半程马拉松训练,本来想慢慢溜达回去的,但是眼看天色渐暗,远山上笼罩起淡紫色的雾霭,璀璨夺目的夕阳露出金色的光边,顺手就给沈柯打了电话过去。

“喂,你在干吗呀?”

沈柯一只手举起手机,另一只手还在“唰唰”不停地写着演算步骤,他问:“没事,怎么了?”

魏长宜很正经地说道:“你来,我请你看夕阳。”

沈柯勾起嘴角,把写好的草稿纸推给旁边的同学,指着最后一行给他使了个“自己看”的眼神,然后耐心地陪魏长宜聊:“我猜,你一定又是不想自己回家了,对不对?”

“我是那种人吗?这儿的景色真的很好看。”魏长宜倚着柱子,丝毫没有被戳穿心思的窘迫,反而嗔怪道,“你不来就算了。”

沈柯示意同学自己要走了,然后顺手拿了件外套就出了门。他赶到时,魏长宜正站在风里,举着手机认真地拍着天际的残阳,她长长的马尾辫在风里轻轻摆出一个弧度,察觉有人靠近,才转过头来看了沈柯一眼。

女孩子眼睛弯弯,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快,给你看我特意给你拍的。”

画面灰暗,其实并不怎么好看,沈柯看着她献宝似的滑动着屏幕,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拍的这些也太不负责了吧?”

魏长宜瞪了他一眼:“怎么,没在摄影比赛里拿过奖就不配拍照了吗!”

沈柯接过她的手机,退后几步道:“你自然地站着,随便摆个动作,我给你拍一张。”

魏长宜一向不习惯拍照,顿时不好意思了,她连连摆手,就差跳起来。可手机仍然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她赶忙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沈柯抓拍了好些张,挑了几张满意的图片发给自己。魏长宜凑过去看,可是她没有眼前的少年高,踮脚看了半天也没看见拍成什么样,等拿到手机时,才发觉他将图片都删了。

魏长宜看着空空如也的相册,忍不住咬牙切齿道:“沈柯!你赔我的夕阳!”

天色已经暗了大半了,沈柯自然地转移话题:“该回家了,不然你妈又要训你了。”他从背包里把带来的外套拿出来递给她,魏长宜本来不想理他,冷不丁一阵风吹来,忽然就发觉有些冷,还是接过他手里的外套穿上。

男孩子的外套比她大好几圈,还有淡淡的薰衣草味道,魏长宜坐在车后座,无聊地甩着袖子:“沈柯,等魏女侠走上人生巅峰,成为百万富翁以后,还会请你做司机的。”

沈柯很不客气地回呛道:“你见过电视里的哪个大侠能混到百万富翁?大侠不大多数很落魄?”

“也是哦。”魏长宜托腮想了想,发觉无法反驳他,只好改口,“那行吧,以后就不给你付工资了。”

少年很轻很淡的一声笑散在夜风里,魏长宜盯着他宽厚的背,周遭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统统退后,完全黑下来的天边不知什么时候现出了几颗星星,有个词很适合形容此情此景,叫“岁月静好”。

魏长宜忍不住想,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想法刚冒头,她就甩了甩脑袋,忍不住扯了扯沈柯的衣角:“你说,我们以后还能像现在这样吗?唉,不过说起来好像就不可能。”

“也不一定。”他轻轻开口,“如果你想的话。”

魏长宜没听清他说什么,以为他也没听见自己的话,于是不再开口。

02

魏长宜都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认识沈柯的,好像自从有记忆起,他们就在一起。他们两家住得很近,两人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一起读的,在还不认识“青梅竹马”这个词之前,魏长宜是这样定义沈柯的身份的——

那时她刚刚看完一本武侠小说,对那个只在传说中存在的江湖无比向往,手一挥就给跟她一起玩的小朋友们都安排好了角色,比如魔道教主啦,落魄大侠啦,各门派掌门人啦,她是故事的主角,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小女侠,介于故事总是需要很多人演绎,所以沈柯的身份就是个“工具人”,需要什么演什么。

“魔道教主”今天可能写作业,不能出山;“落魄大侠”可能要去旅游,不能来玩……小女侠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沈柯从头到尾都在参演。但是魏长宜觉得,每个不起眼的小配角都应该被记住,沈柯不能今天当张三,明天当李四。

那年魏长宜十六岁,第一次见义勇为,追了抢人家包的人三条街。那人本来也不把一个小姑娘放在眼里,结果却被她堵在死胡同里。他握起了放在墙边的木棍。沈柯就在那时赶到,魏长宜虽然害怕,但也做好了跟歹徒搏斗的准备。

沈柯却一本正经地跟歹徒讲起了道理:“叔叔,抢劫也许拘留罚款就好了,但你要是故意伤害未成年人,一定会被判刑的。”

眼看着那人被说得愣住,魏长宜冲上去夺回被抢走的包。歹徒扬起手里的木棍,他也许是听进了沈柯的话,吓唬了一下魏长宜就翻墙逃跑了。但是魏长宜身体比脑子反应要快,还想去追,撑着墙一个跳跃,爬了上去。沈柯害怕她再追下去会出事,于是立马拽住她的衣角。最后的结果是,魏女侠被自己人拉了下来,落地的时候还崴了脚。

魏长宜跌倒在地,忍不住喊疼。

尚且青涩的男孩子似乎被吓住了,木然地站在巷子口,也不说话。

他背光站着,看不清脸,只有头发和衣摆在随着风不住地摇摆。半晌,他才开口:“对……对不起。”

魏长宜实在没想到从小聪明到大的沈柯会有如此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眼角还挂着疼出来的眼泪,却笑了出来。

那天,沈柯背着魏长宜回家,魏长宜想逗逗他,于是问:“我的脚好像崴了,这几天是不是都不能自己走路?”

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但是沈柯愧疚地回答:“没事,你想干吗都可以叫我。我可以带你去。”

她把脸贴在沈柯背上,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在微凉的晚风中是如此温暖。少年僵了僵,然后又假装镇定地把魏长宜往上托了托。女孩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惊喜地喊:“我知道了,你就做魏女侠的司机吧。”

“但是似乎女侠都没有司机啊,女侠出门好像都……”她又想到了什么,突然没了声音。

沈柯转头看了她一眼,魏长宜勉勉强强地把话说完:“女侠出门都骑马吧?”

沈柯保持着转头的姿势,魏长宜能看见他侧脸好看的轮廓,眼睛里映出华灯初上的光点,他嘴角勾起一抹很淡的弧度,讲话时声音很温柔:“可是你不能骑马嘛,那我就可以做你的专属司机。”

魏长宜不再说话,只觉得脸颊很烫。

03

结束了那一次半马训练之后,假期基本宣告结束。高二下学期,沈柯要忙着准备奥林匹克竞赛,以便将来能顺利考进H大。魏长宜和沈柯并不在同一个班级,当她再一次看见沈柯时,才发觉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见过了。

咖啡厅,少年一只手托着下巴盯着电脑屏幕,另一只手操作着电脑,修长的手指敲击键盘的时候很好看。魏长宜正想走过去打个招呼,一个女孩子同她擦肩而过,走到他身边坐下。魏长宜认识她,那是他们班的班花沈宓恩。她远远地瞧了一眼,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从她这个角度看不清沈柯的表情,只能看见沈宓恩很熟稔地和他说着什么,然后淡淡一笑。她长得很好看,在流金似的阳光里,明媚又耀眼。

魏长宜垂了垂眼眸,心想,好像还没有见过沈柯和别的女生单独出现在一起。

想着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可能会有些尴尬,于是她转身装作很镇定的样子走出咖啡厅,出门时,刚好看见街道对面的图书馆门前有市摄影比赛的宣传。

去年沈柯参加过这个比赛,所以魏长宜多看了一眼,今年的主题是“定格人物”。她无端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沈柯带着她满大街地寻找一个适合拍摄的场景,却始终拍不出他想要的效果。

后来,他们在人流中走散。魏长宜什么也没带,只能走到开阔的十字路口等着沈柯来找她。熙熙攘攘的大城市街头,数不清的人带着不同的神色走过,魏长宜忽然听见沈柯叫她的名字,她一回头,相机的快门声响起。少年慢慢放下手中的相机,视线交汇的瞬间,万物似乎都虚化成背景。风从他身侧涌来,带着初夏栀子花的甜香味,在她脸颊打了个旋,吹起几缕头发后散去。

沈柯一步一步走向她,开心地笑道:“长宜,我们回家吧。”

我们回家吧。她无端愣了愣,这五个字好像有魔力一样,轻飘飘地便慰藉了她刚才焦躁不安的心。

就在她出神时,沈柯同沈宓恩走出咖啡厅,她冷不丁同他们撞见。沈柯愣了一瞬,问:“长宜?”

魏长宜回过神,避开他的视线,解释道:“好巧,我随便逛逛。”

沈宓恩一直盯着她看,沈柯见状便介绍道:“这是沈宓恩,今年的摄影比赛可以多人合作参加,她是我的搭档。”

魏长宜的心忽然往下一沉,没有把那句“为什么不找我”说出口。

他的声音明明清朗又温暖,可是魏长宜无端觉得有些遥远。他继续介绍着:“这是魏长宜,是我……最好的朋友。”

对面的女孩突然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伸出手:“原来你就是魏长宜,沈柯跟我提起过,你好。”

魏女侠忽然意识到,武侠小说里不仅有女侠,还有大家小姐的,别人只要看一眼,就有了心上的朱砂痣和白月光。

04

魏长宜也是在那次咖啡厅相遇之后才发觉,如果不是她特意找他,她根本没有碰见沈柯的可能了。虽然住得很近,她却再也见不到那个早晨会特意给她带一盒牛奶的少年了。魏长宜觉得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她试着主动去找沈柯,在图书馆,在公园长椅上,在他们班级门口,她见得更多的是他和沈宓恩两个人。

沈柯摄影比赛的参赛作品名字叫《We》。当他发信息告诉魏长宜他拿了三等奖的时候,她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激动地打了一串字,还没等她发出去,沈柯发来下一条消息:“其实很感谢宓恩,我不太擅长这种类型的,她给我出了很多主意。”

魏长宜的手指忽然僵住,输入框的光标不停地闪着,她垂下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把刚刚打出来的字一个一个删去,连带着心里的喜悦都转为酸涩。魏长宜那时才意识到,这次,她没有跟他一起开心的资格。

屏幕上最后只出现了四个字:恭喜你们。

她看着他发来的消息出神,忽然间想起,他曾说过的:“We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我们,一个是……”

另一个是什么?她记不太清了。就像是想要拼命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她努力地回想着,想要想起那时那景,不同的沈柯在她脑海中一一闪过,一幕幕相处的场景泼墨似的展开又消散,她最后真的想起来了。

在给她补习英语的时候,他试图勾起昏昏欲睡的少女的兴趣,开玩笑似的讲道:“另一个意思,从心理角度来解释,是‘唯一’。”

魏长宜感觉心被揪紧,引发不知缘由的酸涩感。

正在这时,沈柯打了电话过来,她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接通电话。他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问:“怎么了?不开心吗?”

她不着痕迹地说着谎:“没有啊。”

沈柯笑:“我觉得你不开心,而且,应该很不开心,不然你不会只回我四个字。发生了什么事?连我都不能讲吗?”

不知道为什么,魏长宜觉得眼眶一酸,眼前的景象顷刻变得模糊起来。以前魏女侠不明白为什么江湖会有那么多令人唏嘘不已的风月故事,以为这大概是一种科学不能解释的魔法,只存在于小说里。直到此刻她才发觉,原来这是真的存在的。

心潮会随他一句话汹涌,搅个翻天覆地,整个人都不得安宁。

她压着声音故作轻松地回答,努力不露出一点儿端倪:“真的没事。”

沈柯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长宜。”

他的语气很认真:“不要不开心。”

“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参赛作品呢。周末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吧?那里会有展览。”

她抹了抹眼睛,有些哽咽地说了个“嗯”。

但是魏长宜最后还是没能去看一眼他的作品。周五她接到了临时通知,有一场比赛需要校队的成员参加,她只好留下训练。给沈柯发送的消息她斟酌了很久,最后还是坚定地告诉他:“我需要训练,可能会晚一点儿,但是我一定会去的。”

结束一天的训练时已经是傍晚了,魏长宜顾不得肌肉酸痛,奔着图书馆的方向跑去。在楼梯口,她远远就看见那个高挑的少年站在墙边。他对面的窗户照进来大片大片橘色的阳光,他却站在墙边的阴影里,一半璀璨,一半阴沉,看不清表情,也看不透心情。

她飞奔下去,沈宓恩恰好在那时出现,她递给他一瓶水,然后陪他站着。魏长宜踩空了一级台阶,不过幸好没有摔下去。她拍着惊慌不定的胸口,僵硬地站着,好一会儿,才品出一种很深很深的无力感。

魏长宜不想承认自己没有勇气上前。女侠不该如此懦弱,她可以在遇见抢劫事件时想都不想就冲上前,却无法在这个时候直面那样般配的两个人。在回家的路上,她给沈柯发信息:“对不起,实在太晚了。”

他秒回:“没事,你自己回家注意安全。”

她想了很久,问他:“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了,能不能告诉我?”

这次等了很久,他才回复道:“好。”

05

魏长宜和沈柯形影不离的相处模式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改变,沈柯的奥赛训练到了最后阶段,他索性去了训练营封闭训练。他走的那天,魏长宜没有去送他。事实上,她刻意地减少了与他碰面的机会。她对别人都说,不想打扰他训练,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害怕,在犹豫,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魏长宜不得不承认,她似乎离不开他。

或者说,她似乎喜欢他。

魏长宜生日的时候根本没指望正在进行封闭训练的沈柯会回来。这个生日过得就像往常的任何一次一样,父母陪她切蛋糕、许愿,她本来觉得没有沈柯也没什么不同,可是母亲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今年小柯不在,连蛋糕都剩了这么多。”

她垂下眼帘,笑道:“我可以给叔叔阿姨送一点儿。”

那夜,魏长宜很难得地失眠了。她靠在窗口看星星,小时候沈柯爱指着天空给她讲星星的名字,后来渐渐长大,他就不像小时候那样爱在她面前出风头了。她曾无意中问过他,为什么不再继续讲星星了?他说,它们其实都是一颗颗普通的星球,当你见过最亮的星星以后,就不再想知道其他的星星叫什么名字了。

彼时的她还听不太明白他这句话的深意。此刻,魏长宜突然很想问他:沈柯,现在的你,有没有找到你心中最亮的星星?

也许心有灵犀真的存在,沈柯的电话在半夜时分响起,她有些不敢相信地接通。他那边声音很杂乱,过了好一会儿才清晰,他在笑:“长宜,怎么不睡觉啊?”

魏长宜反问:“你只是去了别的城市,我们又没有时差,你不也没睡觉吗?”

“你这样,我会觉得你在等我。”沈柯轻笑一声,“不过,你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我。”

她被他戳中心事,有些恼羞成怒,反驳道:“沈柯,我现在放假,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你不还要准备考试吗?早点儿休息吧。”

他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长宜,你知道我今天逃了一下午的课,就为了赶上回来的飞机吗?”

她的呼吸忽然停滞住,猛然看向楼下,果不其然看见路灯下,孤身站着的少年一直抬头望着她这边。魏长宜连睡衣和拖鞋都来不及换就飞奔下楼。他匆匆而来,连行李都没拿,隔着街道站在不远处。路灯有些暗,魏长宜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听见电话里他的呼吸声,在两两相望的寂静里深深浅浅地响起。

少年对她张开一只手,说:“你来抱抱我好不好?”

小时候和他牵手、拥抱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们似乎一直在越走越远。魏长宜把侧脸贴在他的胸膛前,少年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笑道:“我觉得你好没有良心啊,不送我也就罢了,连过生日都没给我打电话。

“说好了一直在一起呢?魏长宜,你就是个小骗子。”

那是儿时的稚语,干净得不掺杂任何别的东西。

魏长宜心想,十秒钟,就骗自己十秒钟就好了。

骗自己,他对她不是亲人的陪伴,而是爱。

她数过十个数,然后慢慢地离开了他的怀抱。夜风吹不去脸上的燥热,她望着他,露出笑容:“那你就是傻子!干吗回来啊?”

沈柯看着她干净的眼睛里映出身后路灯的光点,脸颊微红,在反应过来之前,伸手替她理了理垂在脸颊前的一缕碎发。魏长宜微不可察地躲了躲,他想说出口的那句“我很想你”最终咽了下去,再开口就成了“想给你过生日”。

“只是今天来得匆忙,没办法给你带礼物了,以后给你补上。”

“嗯。没关系。”

她说完这一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让沈柯上去,可是他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要去赶飞机了,就不打扰我爸妈休息了。”

夜晚十二点的钟声响起,魏长宜的心跳似乎与钟摆重合,一声一声,如同擂鼓一般。

她很想问问他:你是为了我吗?不远万里,这样行色匆匆。

可是她笑了笑,不敢问出口,只是安静地陪他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人生无不散之筵席,她在心里对自己讲,魏长宜,你不要太贪心。

06

那夜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相见。沈柯奥赛拿到了不错的成绩,高考只要正常发挥就可以去H大。魏长宜无意中听说,沈宓恩也想去H大。

H大并不是最好的大学,她以前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去那里,直到现在,就算知道这应该是个巧合,魏长宜还是忍不住想,所有巧合,不都是故意为之吗?

那年高考,魏长宜发挥失常,父母希望她留在省内读Z大的愿望也无法实现,只能去离家很远的一所大学。让她意外的是,沈柯填报志愿时也没有报H大,甚至因为这件事和父母大吵一架。

沈妈妈来找她,看了她好几眼,却迟迟未开口。魏长宜主动安慰她道:“阿姨,我会帮你劝劝他的。”

她找了他很久,最后才在海边看见那个站在礁石上看海的少年。他的背影,魏长宜见过无数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发觉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也许是在自己都未曾注意时,她已将他的各种模样收藏在心里,一边觉得自己像飞蛾扑火,一边又忍不住多看他一眼。

沈柯回头望见魏长宜。海风拍打在脸上,耳边只有海浪呼啸的声音。她心里有些难过,却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为什么不去H大了?”

他不说话,只是望着远方的水天一色,天与海的交界处暧昧不明,似乎像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远远望着好像不可分割,却根本触碰不到彼此。

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去的地方,再也看不见大海,会不会想念?”

魏长宜回答:“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而且,所有的大侠不都是在背井离乡之后历练很久才能名满江湖吗?”

他轻轻笑了一声,声音邈远:“长宜,我有时候也很羡慕你,像个大侠,没有什么能成为你的羁绊。但是我不行,我就是个扮演各种路人甲的俗人,所以——

“我想离我喜欢的人近一些。我希望,就算她远走他乡,孤身一人,也有人可以陪着她一起想念。”

她的呼吸一窒,觉得自己就像在进行一场豪赌,明知风险极大,却还是忍不住点了“开始”。她问:“那你想去哪里?”

他说:“L大。”

H大在Z大隔壁,L大跟她将要去的学校在同一座城市。如果魏长宜不知道沈宓恩想去H大,不知道沈宓恩的志愿最后莫名改成L大,她会觉得并且毫不犹豫地相信,沈柯的星星,就是她。

可是她知道了,就连骗一骗自己都不能。

魏长宜蕴在眼眶里的眼泪在那一刻似乎染上了海风的咸味。她不是为他不喜欢自己难过,也不是为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星星难过,她难过的是,他根本没有遵守和她的约定。

没有告诉她他有喜欢的人,莫名给了她希望。

魏长宜像小时候输了游戏耍无赖一样丢下一句话:“沈柯,如果你去L大,那么我们就绝交。”

只是这次,她没有底气了。她想,他大概不会追上来。

07

沈柯到底没有再找她,让魏长宜意外的是,沈宓恩竟然约她出来。

她赶到天台的时候,沈宓恩站在对面。那个精致美好的女孩子神情显得有些落寞,她说:“有人让我帮忙约你出来。”

魏长宜愣住了。她了然地笑了笑:“但是我害怕他又搞砸,所以就先告诉你一些事。”

“有个人,又勇敢,又。勇敢到可以找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帮忙修图、参加比赛,又舍得为了一个女孩子浪费几十分,报一所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学校。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女孩子说了绝交以后,便傻乎乎地以为她真的再也不想理他。

“魏长宜,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能看出来,那个人喜欢了你好多年。”

她说完,释然地转身离去,魏长宜追随着她的身影,看见了站在另一个出口处的沈柯。他愣愣地站着,沈宓恩甚至推了他一把。魏长宜的脸上原本没什么表情,可是看见他有些犹豫却还是坚定地走过来,嘴角不知不觉微微上扬。

也许喜欢就是这样简单,之前的心酸和难过在此刻统统不值一提,只要他一步一步向着她走来,心中的欢喜便足以慰藉岁月。

沈柯试探着开口:“长宜,对不起。

“就算你要和我绝交,我也一定会去L大的。

“都已经习惯了,我……我不想离你太远。”

她不说话,垂下眼帘,过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慢慢伸出手:“我不生你的气了,我们握手言和。”

沈柯的手伸出来的时候,她没有同他握住,而是同他十指相扣。少年先是不知所措,然后慢慢地,轻轻地弯起手指,最后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睡前故事

温暖的阳光下,她对他轻轻笑,那模样从小时候到现在,似乎未曾变过。可是确确实实有什么改变了,不知道在岁月长河的哪一段,他对她的情愫被他细心收敛起来,藏得愈久,藏得愈深,怕她知道,又怕她不知道。

万幸的是,他的爱于她不是负担。天与海两两相望,女侠历尽千帆,看遍江湖,心里仍然住着第一眼就惊艳的人。

后来魏长宜参加学校运动会的3000米长跑,沈柯特意来看她比赛。女孩子在终点扑进他的怀抱,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他怕她肌肉拉伸不开,第二天会腿疼,搀着她慢慢散步。魏长宜却装虚弱,撒着娇要他背她。

沈柯只好背着她慢慢走着。魏长宜一开始指着学校的各处风景给他看,后来说累了就趴在他肩头,闭着眼睛感受他的体温。她忽然想起什么,从沈柯的包里找出手机,按开,没有密码,壁纸是半面夕阳下,女孩子的侧脸。

左下角有图的名字——《We》。

果然,沈宓恩没有骗她。

“可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吧,你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每一个眼神都明明白白地写着喜欢你。”

魏长宜的心忽地变得柔软起来,忍不住开口:“沈柯,你知道吗?我误会了你好久。”

他轻轻“嗯”了一声,看见公园里有长椅,便小心地把她放下,替她理好额角的碎发,笑着问:“误会什么?”

“误会你当初的那幅作品‘We’的意思是你和沈宓恩,误会她是你的模特,误会……你喜欢她。”现在,她觉得将这些事讲出来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她继续讲道,“我那时,根本不敢看那张图。

“我有时候还会想,现在是不是在做梦?你跟我在一起,就像梦一场。”

他没有立刻接话,顿了几秒,然后笑:“你闭上眼睛。”

魏长宜闻言照做,唇上的柔软一触即逝,倒显得真的像梦境。可是他在她耳边轻轻开口,又把她拉回现实。

他说:“这不是梦。我遇见你这么多年,也爱了你这么多年。如果没有你,再回想我曾经度过的岁月,就会发觉不值一提。长宜,现在连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你于我而言,是记忆的开始,是生命的一段,是迢迢岁月里不可磨灭的温暖光点。

“魏女侠,梦里梦外,我可不可以申请一直做你的男主角?”

她睁开眼睛,落入他温柔、专注的目光里,没有躲闪,没有犹疑,满心满眼都是爱意。岁月还很长,又恨不得再长一些,最好从牙牙学语到垂垂老矣,都能有彼此为伴。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