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妈妈陪你长大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有妈妈陪你长大

文/宇文正

1)

女儿馨馨无头苍蝇似的,一下子骑脚踏车出去,一下子窝厨房里,进进出出。“这么忙?”他从电脑前抬头,她到底在干嘛?馨馨说:“我在试煮意大利面。”

“请男朋友吗?”

馨馨瞪他一眼。她这个夏天就要上大学了,学期测试完之后,周末家里便常有年轻人出入,但多半是三四个一小群,有男有女,并没有单独带男孩子回来过。会想自己动手做,那一定是有喜欢的对象了吧?

“爸,你以前煮过的那个意大利面,是不是就是用花枝、培根和番茄当配料?”她扬起手上那包培根:“对吧,有加这个?”

培根是没错,但是花枝?他笑起来:“不是用花枝啦,是用透抽。”

“两个不一样吗?”

“花枝比较胖,肉比较厚,透抽细细长长的,才能切成一个个小圈圈。你从小就喜欢吃小圈圈、小贝壳啊。”他跟进厨房,看看她弄到什么地步了。锅子刷得亮晶晶的,流理台上,有番茄、贝壳面,还有一包还没完全退冰的白色头足纲软体动物,果然是花枝。“同学什么时候来?”

“明天啦,我只是想先试煮看看……”

女儿竟然收起刁蛮口气别扭起来,看样子真有喜欢的人了。还试做啊,看来是朝必胜的目标努力呢。她读书从来不需要他操心,课前会自己预习,课后复习就事半功倍,连补习都不必,像她妈妈一样聪明。

“还缺洋葱、蒜头……”检查一下柜子里的瓶瓶罐罐,橄榄油,有的,百里香、黑胡椒,有的,但这些东西都放一年以上了吧?八成过期了。他建议一起去超市把作料买齐,好吗?

这不是父女俩第一次上超市,只是馨馨念高中以后功课多,压力大,才比较少跟着他,也可能是她有自己的朋友了。比较小的时候,他去哪都带着她。周末去超市补货,馨馨也跟着去。他买水果、鲜奶,馨馨就拼命搬饼干、饮料。面对那些洋芋片、可乐,有时他会想:如果老婆还在,会准许馨馨把这些东西放进购物车吗?一年一年,他的判断愈来愈模糊……妻子并不是唠唠叨叨的女人,况且是职业妇女,她到底是怎么样带孩子的?

妻子走的那年,馨馨刚升上小二,别说她对妈妈记忆不深,连他也搞不清楚妻子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因为……他实在太忙了,根本不太知道她们母女平日是怎么相处的。唯一确定的是,妻很爱女儿,很爱很爱。临终前,她伤心欲绝地对他说:“要先走,让你辛苦了,对不起!对馨馨,我真的好抱歉好抱歉啊,我怎么可以没有陪伴她长大!”

一转眼,竟然就十年了。等馨馨上了大学,大概更难跟他出门吧。

馨馨低头从海鲜区拿起一个长条真空包装察看:“透抽耶,难怪我之前看那个花枝就觉得怪怪的。”

她的长发扎成马尾,一些绒毛般的发丝垂落额前,她已长成比妈妈更漂亮的少女。他想起自己一向并不关心她留什么发型、穿什么衣服,反正大部分时间都是制服。现在看她,才发觉她把自己打理得很好,干干净净的,嗯,那个马尾也绑得很好看……绑马尾大概不是很难吧?主要是,她好像自己就学会了所有女孩子的事务。连发育,都是有一天在超市结账时发觉购物车里有了卫生棉,他才知道女儿初经来了。

馨馨转过头来,对他露出明丽的笑容。

2)

馨馨从香料区拿起一罐巴西里碎,问爸爸:“意大利面可以加这个吗?”爸爸说:“虽然没加过,但你不觉得这东西光看名字,就知道放进意大利面里一定没问题?”嗯,她把那罐巴西里放进小推车。

爸问她意大利面是要做给男朋友吃吗?也对,也不对。

从初三年起,她跟若枫、阿>中、邓子四个人一起上图书馆冲基测,四个人全部考上第一志愿;高中三年来,他们一起念书K段考,校庆时一起回母校,到最近一起>中学期测试、弄申请资料。他们讲好了,等面试、笔试完,四个人就要痛痛快快地去环岛,回来再接受放榜的审判。他们互相勉励,一鼓作气,只要能在第一阶段选择喜欢的校系,放榜出来,有什么念什么,不要参加指考,要开始他们的新生活,他们有好多事想做啊!

可是环岛回来,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她是喜欢阿冲的,从小学就有感觉了。小二那年,妈妈过世的时候,她请完丧假回到学校,知道同学们都在偷偷地看她,她不想在大家面前哭,也不应该随便笑,一整天紧抿着嘴,心里好气妈妈,又想到妈妈开刀的时候一定很痛,每当眼泪想要跑出来,就捏紧拳头,很奇怪,那样就会忍住了。可是写字的时候,手掌打开来,手心里全是汗,她愣愣地看着手:没有哭出来的眼泪,跑到手心里面了吗?

坐她旁边的阿冲从书包里拿出一包面纸,撕开给她。她一接过来,眼泪就哗哗哗流了出来,眼泪的水龙头忽然怎么关也关不起来。阿冲站起来把她遮住,不让大家看她掉眼泪,她一边抽面纸,一边咽下快要发出来的哽咽声……后来呢?好像爸爸就来接她,她也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从此阿冲就变成她最要好的朋友,她觉得他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若枫、邓子是上中学才认识的。他们四个同班,邓子本来功课有点烂,但是很聪明吧,跟他们三个人一起念书之后忽然突飞猛进,基测反而是四个人里考得最好的。

环岛时,他们四个人,两两之间,都有种难以言说的张力。坐在回台北的夜车上,阿冲、若枫都睡着了,她跟邓子聊了很多,好像可以彻夜不睡一直聊下去……阿冲、若枫陆续醒来,四个人就像掉进稠稠的胶水里,喔,馨馨的脑子也变成浓稠的胶水了。

下火车后,他们跑去初中母校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吃早餐。若枫是第一个从胶水里拔出来的,她聊起他们家的早餐,她妈妈最重视早餐了,有时候中式,有时候西式,会打豆浆,会煎汉堡,若没吃就出门,她会披头散发追出来。“我妈乱烦的!”

阿冲忽然打断她:“别一直讲你妈啦。”另外三人抬头看他,全部又掉进胶水里了。

馨馨知道阿冲是怕她难过,其实她并不自怜。有一段时间,网路上流行一篇文章,说爸爸带出来的孩子更聪明,洋洋洒洒列了九大理由,比如爸爸的知识面相对较广,爸爸比较不容易溺爱孩子,爸爸能让孩子情绪稳定、更独立,爸爸有助于培养孩子的冒险和探索精神,爸爸更能够帮孩子养成爱运动的习惯等等。有同学传了给她,大概是肯定她果然是“爸爸带出来”的“更聪明”的小孩。

她轻易就接受了这种说法,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多运动,以符合、强化这种论点。这种说法使她安心,她不必因为没有妈妈陪伴长大而遗憾,她身心都很健康。

那时候她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走进这样的迷雾之中:事事护着她的阿冲,有时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和邓子,哪一个才是爱情?或者都不是?若枫忽然变得不是太沉默就是太亢奋,是不是也在这两个男生之间困惑?而她的心呢?她的心呢?

从妈妈过世以来,第一次,她第一次在心里呐喊:如果你在,妈妈,你会告诉我答案吗?

没有妈妈,还是会跨过这些事情吧?他们四个人已经变得尴尬而有点陌生了。下个星期,各大学的入学申请就会陆续放榜了,他们将北中南各分东西也说不定。她不要失去这三个好朋友!她突发奇想,想要亲手做一餐请他们品尝。

她是爸爸带大的孩子,也可以做出像模像样的意大利面,她从来不因为没有妈妈而自卑,也不要他们这样看待她,更不需要对她小心翼翼。爸爸以前做过好好吃的意大利面喔,虽然只做过几次而已,都是她生日、爸爸不加班的时候,且只有那么一招,就是番茄培根透抽贝壳面!

3)

父女两人同时在厨房里,厨房就挤爆了。奇怪,她也看过若枫和她妈妈在厨房里的画面,却不会有这种感觉。

爸爸教她,把小番茄切成两半,他示范的时候还“噗”地喷汁到自己脸上。然后撒一点点盐和百里香叶腌起来。再把蒜头、洋葱、培根切碎,透抽切成一截截小圆圈。

“开始表演啰!”

爸爸在锅里倒一点点橄榄油,先把培根的油逼出来,小火炒蒜头、洋葱、培根末,炒得香气扑鼻时火转大,放进透抽。半透明的透抽,很快变成了乳白色。“重点来了!这瓶白酒,你闻闻看。”

“好香!”

“香吧?同事送的,开来给你煮面,奢侈吧?”

爸爸倒进白酒时那义薄云天的表情把她逗笑了。

“煮一下,等酒精挥发了,把透抽先挑出来,才不会煮老。”

爸爸挑透抽,然后放番茄,一下子加水,一下子加盐、加黑胡椒……她在旁边拿着记事本,一道一道记下来。

“等一下,你刚刚是放多少白酒?”

“就这小杯子半杯或一杯。”

“半杯跟一杯差一倍耶,爸!还有,后来是加多少盐?”

“随便啊。”

爸爸做菜,并没有比较科学嘛!

贝壳面进锅了,爸爸盖上锅盖:“你看看这个包装上写着面要煮几分钟?我老花了看不见。”

原来爸爸老花了,她吃了一惊,爸爸看起来一点都不老。“10分钟。”

爸爸拿出计时器,快速按了10下。动作真熟练,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非常会做菜。她觉得骄傲起来。

“爸,我是想煮给我最要好的朋友吃;也想告诉他们,只有爸爸陪伴长大的女生,会念书,也会做饭……”

爸爸愣了一下,掀开锅盖,一边搅动贝壳面,一边说道:“这道意大利面是你妈妈教我的。她说你小时候煮给你吃的东西里,你最喜欢的就是这一道。她的病来得太快,只能教会我这一道了。你从来就不是只有爸爸陪伴,有妈妈陪你长大……”

面的雾气好重啊,她撇过头擦掉脸上的蒸气,计时器哔哔哔哔响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