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什么时候你要对我表白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说吧,什么时候你要对我表白

文/相心

高考后的第三十四天,余欢被闺蜜洛洛堵在了家门口。

“说吧,什么时候表白?”

余欢揪着衣角,小声说,“我再……准备一下嘛。这么重要的事情……”

洛洛一个爆栗敲在余欢头上,恨铁不成钢,“准备准备准备,你都准备了一个月了!追陈劲的人能从一中校门口排到二中去,再晚点还有你什么事?”

余欢连忙闪开。她想了又想,终于下定决心,“好!那就今天,今天我一定表白!”说得慷慨激昂,说到底还是有点怂,“但是吧,我得酝酿一下,怎么约他出去……”

洛洛冷笑一声,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就知道你有理由千千万。已经替你约好了。一个小时后,一颜万念咖啡馆。现在上楼换件衣服,快快快!”

余欢,懵了。

三月十七号,余欢清楚地记得自己对陈劲动心的日子。她早上睡得迷迷糊糊,按掉了五个闹钟,猛然惊醒时时针已经指向七,到校后只好老老实实在班门口罚站。

和城一点都没有温带季风气候的自觉,即便已经是春天,早上还是分外寒冷,余欢出门太匆忙把帽子落在了家里,无奈地感受着走廊一阵阵寒风。

忽然,有开门的声音。

班内早读的声音流泻了一瞬,又随着门被关上而变得模糊不清。余欢看见来人,默默扭过头去。陈劲走过来,怀里抱着一沓作业,说,“帮我拿一下。”

余欢的大脑还在问为什么,手却已经自觉服从指令。陈劲腾出手来,把校服外套后的帽子卸下来,扣在了余欢头上,轻笑一声,“怎么跟个小兔子一样?”他指了指眼角,“红了。”

余欢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拿回作业,走了。

校服自带的帽子可以拆卸,因为太丑,余欢早早地就把它卸下来,扔在了衣柜的角落里。但是现在……余欢摸了摸,唇角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来。好像……还挺暖和的。

初三班级重组,余欢和陈劲做过一年同学。但他是成绩优异的天之骄子,她是得过且过的班内隐形人,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晚自习讲题时陈劲会问一句“都会了吗”,他目光扫过余欢的时候,她猛点头,生怕拖慢班级进度。

上高中后,他选理科,她选文科,偶尔在校园内碰见,连招呼都不会打。余欢一直以为陈劲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存在,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没想到,他还挺……关心老同学。

是不是只要存心关注一个人,和他相遇的次数就会越来越多?

二食堂的饭一向被各种挑剔,但是余欢喜欢这里的糖醋小排,所以经常来。她打饭的时候经常碰到陈劲,看到他和一群男生结伴而行,嬉笑怒骂。什么时候他也成了这里的常客?大概是以前没有注意到吧。

高三的课外活动少之又少,但篮球社每月一次的比赛还在坚持。余欢以前从来不感兴趣,但最近也开始拉着闺蜜去观战。

啦啦队热情似火,观众席更是声浪如海,余欢努力压抑住自己为陈劲摇旗呐喊的冲动,默默在心中花痴,“哇,太帅了吧!”

每次考试后,成绩都会被做成榜单在教学楼的大厅公示。晚饭后,余欢去看成绩,默默祈祷三秒,然后开始搜索自己的名字。

半晌,她长舒一口气,“好像进步了一点点。”余欢本想离开,却忽然心念一动,脚步一转,站在了理科榜单前。果不其然,在前十名里看到了“陈劲”两个字。不过,“英语成绩也太差了……一百一?还不如我哎。”

“在说我吗?”

清澈的男声忽然在耳边响起,余欢惊得倒退一步,差点表演地面漂移。她抬头,看到陈劲在笑,顿觉尴尬。背后念叨别人,真的不太好。

“你英语怎么样?”

“还好。这次……一百三。”说“还好”是自谦之词,余欢的英语成绩在年级里也排的上号,这是她唯一的优势科目。

“那……能不能麻烦这位学霸帮我补一补英语?”

“啊?”余欢有点不知所措。但陈劲的神情很认真,不像在开玩笑,“我可以帮你补数学。礼尚往来,投桃报李,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嗯?”

“好吧。”

余欢答应了。她绝对不是被美色所惑。因为,不及格的数学成绩真的已经困扰她很久了。

咖啡馆里放着轻柔的纯音乐,但余欢还是非常、非常、非常紧张。

高三下学期,她对陈劲的好感度蹭蹭上涨,不轨之心日渐显露。有时候明明在听他讲题,却开始看着那张好看的侧脸走神。买奶茶的时候下意识地买两杯,绕一圈路走到理科班,趁人少的时候放在他桌上,附一张便签,“第二杯半价,略表感谢。”

高考结束,陈劲毫不意外地考上了国内名校,余欢也正常发挥,很有可能和他去往同一个城市。但表白的计划搁置了一个月,余欢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余欢看了眼表,已经九点了。昨夜熬夜追剧,今天又早早地被闺蜜叫醒,她的黑眼圈堪比熊猫。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表白啊?起码要画个淡妆吧……

余欢坐立不安,决定先溜。

门口的风铃响起,是有人推门而入了。余欢的动作忽然僵住。三秒后,陈劲在她对面落座。

哇,这个人怎么回事?好像又变好看了一点点。果然校服是会封印颜值的吗?

“洛同学说你找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说?”陈劲托着腮,笑眯眯的,“请讲。”

余欢:“呵呵呵呵……其实,就是,嗯,上次和你一起打篮球的那个学弟挺帅的洛洛想要他微信但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只好托我和你打听一下。”一口气说完,余欢有种窒息的感觉。

洛洛,对不起了,但那个学弟确实长得不错,你也不吃亏。余欢在心底默念。

陈劲的笑容有点僵。过了会儿,他说,“说完了?”

余欢小鸡啄米式点头。

陈劲叹了口气。

“好。那现在,轮到我说。”

“余欢,我喜欢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余欢,傻了。

陈劲认识余欢很久了。

他们同路,回家坐的公交车是同一趟。每次她一上车就会翻开笔记默读,但偶尔也会追剧,看着男女主的甜蜜互动傻笑。

初二时她作为进步生上台演讲,他记住了这个名字,余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过分关注?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初三晚自习讲的题,大多数是她反复错的。高中偶尔碰到,他想打招呼,她总是装不认识,低着头就走。

二食堂的饭真的很难吃,但她经常去,他只好也去,没有联系的日子里,起码得混个脸熟吧。学业繁忙,他已经很少参加篮球社的比赛,但某次恰好看到她在观众席捂着脸笑,所以他坚持了下来,一月一次,雷打不动。

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他知道。直到那一天,他站在她身后,看见她破天荒地浏览理科成绩单,目光停在他的名字上。天知道那时候他有多开心。好像有人在告诉他,故事发生了转折。

“所以那天洛洛告诉你我要表白了?”

“对啊,她还威胁我,如果话说太狠让你伤心了,就要叫人揍我。可惜有人太怂,一个字都没说。”

“啊啊啊啊她怎么可以这样!等等,你不会是怕被揍所以……”

陈劲叹气,深深地叹气。

那天早上他兴奋得饭都来不及吃,在咖啡馆外徘徊了很久,隔着窗户看她纠结的小表情。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三分钟,她似乎想起身离开,他连忙冲进咖啡馆。一边走向她,一边深呼吸平复心情。

要怎样她才能知道。

“我那天说的都是真的。喜欢你,很久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