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亲吻港口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海浪亲吻港口

文/箫四娘

我拨着时光机的指针,将时光调到最后一次见你。

第一次动心

[姓名:常欢喜

喜欢顾流光时间:三个月

现申请入顾流光A大线下后援会。]

沈心刚走进排练厅,手机就收到一条新短信。

入顾流光后援会需要通过审核,审核的题目一共有三版,都是沈心出的,她把1.0版本的问题发给常欢喜,三分钟之后收到她的回复。

[我一道也不会,我不配喜欢顾流光,告辞了。]

沈心无语凝噎:“……这放弃得也太快了。”

“沈心,这里!”排练厅二号门,“零”乐队的队长兼主唱孟州冲着她热情地招了招手。

“零”乐队在A大赫赫有名,被称为“祖传校乐队”,每个队员在毕业之前会在校内找到最适合替代自己的学弟学妹,顶上自己在乐队的职位。沈心年初进入“零”乐队,担任吉他手和副主唱。

这种祖传世袭制保证了乐队不解散,但因为人员流动太大,风格趋于僵化,风评越来越差,别说排练,正式演出都不会有几个观众来看。

下个月市里有个校乐队的比赛,这是“零”乐队翻身的希望,为了抓住机会,乐队五人每天下课之后都会聚在一起练习。

沈心挂好吉他,右手在琴弦上拨了几下试音,口袋里的手机发出“叽叽”的两声鸡叫,是专门为顾流光特别设置的来电铃声。

沈心本来酷酷地随意站着,听到声音立马双腿立直,脚尖呈稍息状,虔诚地接通电话:“01,01,我是02,听到请回答。”

电话那头声音嘈杂,有呼唤声,有风声,还有沉重的喘息声。沈心提高嗓音又重复了句,对方才缓慢地吐出一句话:“沈心,我来找你了。”

沈心的指甲尖无意识地一拨拉,琴弦发出刺耳的声音,她问:“然后呢?”

“我被粉丝发现并且围住,然后我就迷路了。”

沈心:“……”

沈心放下吉他,和孟州说了句“抱歉”,提步向外跑去,边跑边问:“你旁边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吗?”

顾流光抬起头,看了看旁边:“这里有棵树,长得挺好看,叶子是叶子,树干是树干的。”

沈心“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出来排练厅往右手边走,碰到岔路继续选右手边的路走,走了五分钟就在中文系教学楼下的樱花树前找到了顾流光。

他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卫衣,宽宽大大地罩在身上,在粉丝簇拥下无甚表情地站着,看着有些冷漠。但沈心知道他只是拘谨紧张,不知道面对人时该说什么、做什么。

顾流光的目光扫到来解救他的沈心,面上绽开灿烂的笑,眉眼弯弯,小梨涡浅浅:“心心你来了,真不好意思又麻烦你来一趟。”

沈心被他这一笑笑得心里酥酥痒痒的,她轻咳一声,鱼一样挤进人群里,用自己一米六的身高去挡一米八八的顾流光。

“大家对顾流光的热爱我们都知道,顾流光回学校是为了学习,用知识更好地丰富自己,过多的围观会引起顾流光的不适,其实他心里很脆弱,被人盯多了会不舒服。”

话音一落,顾流光的脸直接往下一沉,抵在沈心的颈窝间,嘴里还配合着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沈心庆幸顾流光女友粉不多,不然自己现在就已经被撕碎了。

沈心腹诽着,脸上的笑非常官方:“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过多发生,我们官方成立了A大后援会,只要通过考试就可以加入,我们会定时安排见面会,赠送顾流光亲笔签名羽毛球,还有各种福利等着大家。”

沈心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往旁边挪,话刚落,粉丝们顿时激动不已地将包围的中心从顾流光挪到了沈心身上,积极踊跃地报名。

顾流光眯着眼,看着沈心舌灿莲花地将他那群打鸡血的粉丝很快收服。

她身后像有一双半透明的黑色小恶魔翅膀,轻轻扇动着,有亮亮的魔法粉末飘散在风里,朝他飞来——

以魔法的名义,命令你动心。

顾流光的粉丝心满意足之后,听沈心要去排练,而顾流光也跟着去,纷纷表示自己是“零”乐队潜藏老粉,一时间排练厅下面坐满了人。

上一次有这样的辉煌,还是五年前。

沈心站在舞台上,坐在第一排的顾流光很认真地在听,手随着音乐旋律打拍子。一个莫名的想法从她心里涌出来:顾流光不会是故意把他的粉丝拽过来捧场的吧?

这个念头刚一闪就被沈心压下去了。

以她对顾流光的认知,他是不可能做出这么复杂的局的。

第二次动心

顾家和沈家是邻居,从沈心记事起,世界里就有了顾流光。他们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校,也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沈心小时候胳膊长腿长,身高预测仪预测她能长到一米七五+,沈爸爸觉得这么好的身体条件可不能浪费,就送她去练羽毛球。当时羽毛球班报一送一,顾流光就跟着去了。

沈心很喜欢打羽毛球,训练努力,可运动项目这种事,努力重要,天赋更重要。

高一那一年,沈心因为身高停滞在了一米六而正式放弃了羽毛球这个项目,而“报一送一”的顾流光却在选拔赛上被选中,进入邻市市队。

沈爸爸一边咒骂那个身高测量仪厂倒闭,一边感叹别人家的孩子从不让人失望。

顾家为了顾流光,决定搬家到邻市市队附近的小区。那一天是夏至,白昼最长,夜最短。

小区门前,沈心看着站在车边的顾流光,有些恍惚地发现不知道从哪一天起,那个和她差不多身高的小男生突然身体抽条,比她高了一个头还多,她得使劲仰着脖子才能看见他的校草脸。

“心心,来送送小顾。”沈爸爸招呼着晃神的沈心。沈心走到顾流光身前,笑着送上祝福:“祝你早日实现梦想,拿到冠军奖杯。”

顾流光低头看她,他眉浓眼深,仔细看人的时候眼底有潋滟波光荡漾,他问:“还有呢?”

“还有什么?”

他盯了一会儿,见她再没有其他的反应,眉毛一皱,转身就上了车。

在学校所有同学心目中表情不多、气质高冷的羽毛球男神顾流光,其实内心年龄不超过十岁。又因为从小课余时间全都投入到羽毛球训练中,除了沈心外没怎么和同龄人玩过,不知道如何和他们相处,干脆就不多说话,装冷酷。

这招“一劳永逸”,可在沈心面前他却从来不这样。

可今天……

沈心望着车窗上映着的冷漠侧脸,叹了口气,孩子长大了,真是难懂。

少了顾流光,沈心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她比以往还要努力学习,每天沉浸在题海里无法自拔,累了就弹会儿吉他解压。高三毕业,沈心以班级第一,年级第三的成绩考入A大。

办完入寝手续,沈心去综合楼买深受A大几代学生追捧的炒酸奶,离得很远就听见激动的尖叫声:“顾流光!那是顾流光是吧?!”

沈心循声转回头,正对上顾流光那双眼。

这三年,顾流光崭露头角,拿下青赛单打冠军,过硬的技术,天赐的帅气脸庞,让他成为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她和那些女生一样,只在电视转播中看到他的荣光一刻。这是时隔三年后,她第一次再见顾流光,她的一颗心猛地跳快了几下。

顾流光大步地走过来,沈心压下心底翻涌的莫名情绪,笑着打招呼:“好巧哦!”

“不算巧,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沈叔说你也上了A大,以后要你多照顾我,我就来了。”

顾流光伸出手,很认真地说:“以后多多关照了。”

沈心:“……”他听不懂这是客套吗?

她不动,他手就不收回去。综合楼人来人往,顾流光又扎眼,沈心不想被围观,飞速地握了一下,又松开。

顾流光笑了一下,挤出脸颊边的小梨涡。

顾流光是以体育特长生身份上的A大,平时在市队训练,只有期末的时候回来考试,沈心都不知道他搞了个握手仪式要她关照他什么?

不过很快,她就有了答案。

大一上学期期末前一个月,沈心收到了顾流光发来的网址链接。

[顾流光:是兄弟就帮我砍一刀。]

顾流光什么时候也在乎这种优惠了?

好奇心驱使,沈心点了进去。

界面并不是拼夕夕的砍价链接,而是跳到一个新的网页上,五彩斑斓、加粗加大的几个字差点儿闪瞎沈心的眼:顾流光可能挂科的各种原因及危害。

(一)原因

1.时间不够;

2.杂事太多;

3.沈心讨厌我。

沈心的目光定在最后一条,一个不解的问号发给了顾流光。

半分钟后,顾流光发了条语音过来。

“学校粉丝总来找我,我没办法安心学习,整个A大只有你能帮我。如果你讨厌我、不帮我,那我只能挂科了。心心,你忍心吗?”

最后一句,他咬字轻轻,听着可委屈。

沈心莫名有种“一旦点头答应,就要万劫不复”的感觉,她沉默了片刻,对面又一条语音发过来:“你帮我的话,我帮你要许贺的签名羽毛球。”

许贺,沈心从小到大的偶像球员。

沈心肃着一张脸:“放心,包在我身上!谁敢折你飞向学习海洋的翅膀,我必毁他天堂!”

第三次动心

为了许贺的签名,沈心可谓是做足了准备。

她统计了图书馆各个楼层的使用率,哪个时间段人少,哪个地点背人僻静,什么时候过去能占据最佳位置……再附赠接送顾流光的服务,顾流光第一学期的期末没有被人打扰,复习得很充足,顺利通过期末考试。

在那一年的寒假,顾流光因为形象气质绝佳,作为羽毛球运动员青年代表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做飞行嘉宾,播出之后凭借着神颜和堪比漫画的羽毛球技出圈,吸了一大票粉丝。

娱乐圈粉和羽毛球粉不同,更鸡血,也更眼尖,就算顾流光把自己裹成木乃伊,她们也能认得出来。

眼看着大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复习月不会像上一个那么容易对付过去,顾流光拿着许贺全套特签球衣,在沈心家小区楼下等她。

沈心抗拒不了许贺的球衣,更抗拒不了路灯下,顾流光像只大狗一样睁着无辜的眼睛看她:“心心,你这学期又开始讨厌我了。”

沈心已经顺着他的话脑补了整个逻辑链:讨厌我,不帮我,我挂科,你的锅。

沈心无奈,将许贺的球衣紧紧抱在怀里,许诺说:“放心,我会想办法的。”

她的办法,就是将做顾流光粉丝的门槛抬高,将微博粉圈落地到校园中,大家为进顾流光A大官方后援会努力,没那么多时间盯着他的行程。

事实证明,她的计划奏效了。

在排练厅事件之后,顾流光粉丝们领着“爱的入会审核题”潜心研究,无心其他,顾流光出现不再会引发校内道路拥堵了。

周末早上,沈心刚醒来就收到了顾流光的消息。

[顾流光:已到达指定学习地点,无人打扰。今日目标:看书100页。]

沈心回了个“收到”,处理了下一夜之间暴增的申请入会邮件,叼着袋牛奶去了排练厅。

刚到门口,沈心就听见了里面传出来的的吵架声。

“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做不一样的原创作品,这怎么可能做得到?”说话的是乐队里的鼓手兼负责作品词曲创作的兰汀。

“就咱们乐队的现状,不创新的话,在比赛就是‘一轮游’!”孟州声音很严厉,兰汀扔下手里的鼓槌,拎起包转身就走:“我退出,你们另请高明吧!”

经过沈心时,兰汀脚步没停留,撞着她的肩膀过去。

排练厅气氛瞬间凝结,孟州按着太阳穴,头疼不已。

兰汀排练很少来,沈心这学期刚加入,和她也不熟,只是乐队少了鼓手,少了原创作品的支撑,放弃即将到来的比赛貌似是最体面的结局。

“我可以帮你们暂时补上鼓手的空缺。”熟悉的男声从门外传来,沈心眼皮跳了一下,下一秒顾流光就走了进来,孟州几人目瞪口呆。

顾流光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是校门口那家店的菠萝包。

“看你只无情地回了我两个字,我就知道你今天忙得很,肯定不会吃早饭。”

他把袋子塞到沈心怀里,手撑着舞台一跃跳了上去,将地上的鼓槌捡起。

沈心拿着菠萝包,心里酸酸胀胀的。

台上,顾流光脱了薄外套,里面是一件简单的白T恤,使力时肌肉鼓鼓,线条好看得要命。鼓槌在他手里乖巧听话,细密的鼓点奏响热情的旋律。

沈心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台上的人,脑子里转过他粉丝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今日份流光哥哥的魅力也按时营业了呢!”

一曲敲完,孟州立刻迎上去:“你就是神仙下凡来救我们乐队的吧!明天开始你就跟我们一起排练吧!”

“不行!”沈心努力从顾流光下的蛊中挣脱,几步走上台,“顾流光回来是为了期末考试,排练会耽误他学习的。”

“那我不占用学习时间,只占用想你的时间排练就行了。”顾流光绕过沈心和孟州深入讨论相关事宜,“编曲作词我也会一些,作品这里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

沈心被顾流光刚才那句话炸得脑袋发麻,再听这句话时神情都有些恍惚了。

顾流光什么时候会打鼓,还会编曲作词了?

无所不能的顾流光,仿佛不是她记忆里那个不善言辞,除了羽毛球之外什么也不关心的他了。

为了感谢顾流光百忙之中来救场,孟州请他和队员们吃饭。

沈心脑子乱糟糟的,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倒是顾流光融入速度极快,一顿饭下来已经知道每个队员的名字和系别,擅长什么风格。

散局之后星子已经挂满夜空。

两个人并肩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顾流光的手在沈心眼前晃了晃,然后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块星星形状的糖,塞给她。

顾流光已经开始摘星了。

他这人设转变之大,沈心都怀疑他被人魂穿了。

顾流光问:“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的眼神有隐隐的期待,比天上的星还要亮。

沈心深吸口气,然后问:“你今天的一百页书看完了吗?”

顾流光:“……”

顾流光:“沈心,你没有心。”

第四次动心

可能是白天情绪经历了大起大落,这一晚沈心做了个很玄幻风的梦。

梦里她和顾流光站在天平的两端,一人一句,说着对对方的不满。每说一句,就有一块小石子从天而降,加重自己这一方的重量。

三个来回之后,顾流光盯着她,眉眼间是哀愁,是无助。

他说了那一句台词:“沈心,你没有心。”

话音刚落,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倏然站到顾流光身后,天平猛地倾斜,沈心直接被弹飞。

沈心恐高,这一下直接吓醒。

枕边的手机响个不停,除了顾流光的日常学习打卡外,其余的都来自“零”乐队的微信群。

[队长-孟州:学校新组了个乐队,叫“唯一”,也要参加比赛。]

[队长-孟州:队长是兰汀。]

沈心下床,随便套了件衣服去排练厅,中途绕路去了图书馆,把顾流光一起带了过去。

刚巧,唯一乐队在隔壁三号排练厅练习,这么一大早,观众席一大半就坐满了。沈心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台上的人,心凉了半截。

顾流光顺着她的目光看进去,问:“你怎么一脸原地去世的表情?”

“兰汀这个新乐队的成员,全都是A大的风云人物,有两个参加过歌手大赛,还有一个是街舞团成员,还有那个帅得要命的,模特兼网红,粉丝几十万。兰汀组这么个乐队,就是想走人气路线,校乐队比赛有现场观众投票环节,有他们对比,‘零’在比赛上肯定走不远。”

沈心眉头紧锁,下巴一热,随即整张脸被强硬地扳过去。

“排练要紧,不要东张西望。”

沈心:?

兰汀组新乐队的事情,再次给昨天刚活过来的“零”乐队以沉重的一击。

排练厅内死气沉沉,沈心也被感染,面无表情地拨拉着吉他弦,声音像乌鸦悲鸣。

顾流光手起手落,“啪”的一声铜锣音惊了一室的人,众人看向他。

“现在你们的问题,一是原创作品还没定,二是初选人气不够。作品可以慢慢磨,想要快速提升人气却不容易,如果能有个长久的名人效应就好了。”

沈心一颗心“咯噔”一跳,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下一秒,顾流光看过来。

他一笑,微光也灿烂。

“隔壁那个排练厅里所有人加起来粉丝还没我多,但我之后要训练,你们必定要找新的鼓手,到时候我的粉丝不一定能留得下,我走之后的复赛,还有决赛你们就很难了。”

顾流光仔细分析,条理清楚,人却神不知鬼不觉地移到了沈心身边。

孟州问:“那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顾流光抬眼,三个字掷地有声:“炒CP。”

顿了顿,又加了三个字:“和沈心。”

沈心:??

沈心:“你说什么?”

顾流光说,现在CP粉不仅仅局限于娱乐圈,体育圈也适用。

只要营造一段甜度满分的动人故事,再想办法让其广泛传播,自然会有人闻糖而动,来乐队看看故事女主角到底是什么样子。

等到他们过来时,惊奇地发现,哦豁,男主角居然帮女主角做鼓手。

传言肯定是真的!

他们的爱情也是真的!

“有我的粉丝在,初选肯定没问题。等到复赛时我回去训练,我自己的粉丝大部分会走。到时候我发个暂别感言,让大家继续支持‘我家心心’,CP粉一定会激动万分,拼了命地为你们应援。不过更重要的,是作品一定要惊艳,乐队才能长久。”

话音落,排练厅响起激动的掌声。

……除了沈心。

她眯起眼看顾流光,只觉得他身后长了条尾巴——大灰狼的尾巴。

顾流光:“如果心心有顾虑,就当我没有说。”

几个队员的目光,灼热得能把她后脑勺烧个洞。

她深吸口气,咬牙切齿地说:“反正是假的,我没意见。”

“假的……”顾流光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嘴角松弛地扬了扬,拿出手机递给孟州,“麻烦队长,拍个‘营业照片’。”

顾流光站到沈心身后,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身体微微倾着,另一只手绕过她身前,调着吉他的弦音。

这种近乎半拥抱的姿势,不管是多糊的像素,拍出来都是让人沉醉的亲昵。

他的呼吸擦过她耳侧,她的心弦也跟着吉他弦一起,奏出了歌。

第五次动心

顾流光的CP营业计划在当夜就开始实施。

先是由A大专供同学们表白或者记录爱情的民间账号 A大月老基地发布一张像素很低,但氛围高甜的“营业合照”。

他再在自己微博上发一张照片,那张照片里他和沈心刚上初中,穿着一身校服在上羽毛球课。沈心发球时习惯性挑手,球速掌控不好。她在前,他在后,一次次帮着她纠正姿势。

顾流光发完立刻删除,理所应当地被粉丝截图保存了。

再有眼尖的人认出 A大月老基地发的那张高甜糊图正是顾流光和他的小青梅,至此,造CP前期准备已完成。

沈心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换了个人间。

手机响起两声鸡叫,是顾流光的电话,室友们都还没醒,沈心跑到阳台去接。

“这么早打电话,有事吗?”

“今天是第一天。”他的声音里带着几丝刚睡醒的慵懒,还有怎么掩藏也藏不住的雀跃,“本来我设想的第一天,应该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你,不过现在做不到,就只好用打电话替代了。”

沈心愣了愣,之后恍然大悟:“今天是正式营业第一天,不过现在没有观众,也不必这么拼吧?”

对面的顾流光沉默了三秒钟,随后“啪”地把电话挂断。

沈心听着对方的“嘟嘟”忙音:“这人还真是……幼稚。”

这一点,算是顾流光唯一没变的特质。

下午沈心出门去排练厅,出女寝楼的每一步,都是踩着八卦之光走过的。

在顾流光的引导下,他们在众人眼里的形象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们的感情是“我为你做英雄,也为你的舞台撑腰”的苏甜,让所有人痴迷的甜宠校园剧男女主从此有了脸。

沈心垂着头,脚步加快冲了出去。

一出门,她人就呆住了。

前方五十米处,顾流光站在那里,周围是一群粉丝,见她出来,他们嘀嘀咕咕地议论着什么。

顾流光手里举着一个灯牌,五彩斑斓的光,无比惹眼。

上面写着:“零”乐队吉他手官方后援会。

沈心:“……”

戏台子还没搭稳,顾流光就已戏瘾大发。

“沈心是顾流光后援会的会长,顾流光是沈心后援会的会长。这一波真的是天秀。”

“怪不得沈心那么了解顾流光,原来是小青梅,呜呜,我好酸!”

粉丝们的讨论声有几句飘进耳朵里,沈心再一次感恩顾流光没有什么女友粉,是靠成绩吃饭的,不然今天她就是一具尸体了。

沈心掐了掐自己后腰,挤出个娇羞的笑,走向顾流光。

“我们快去排练吧,今天队长说已经定好初赛的作品了,要我们早点儿过去听一下。”

顾流光将灯牌放下,眼弯着,弯成一个陷入绝美爱情的深情模样。

“嗯,听你的。”

一股酥麻从沈心脊背往上蹿。

顾流光这演得……过于逼真了吧!

自沈心加入“零”乐队之后,只有两次在排练厅见到过数目超过两个人的观众。

第一次是顾流光上次走丢,她去解救,跟他过来的粉丝。

第二次是因为顾流光独自营业带过来的粉丝。

“零”乐队有顾流光了不起!

沈心的目光从满满当当的观众席上收回来,落在手里的谱子上。

孟州拿过来的歌,叫《时光机》。

蓝调的旋律,悠远恬静,副歌时加了踢踏舞的步点,炽热又欢快,和“零”乐队一直以来的轻摇滚风格完全不同。

沈心看了两遍,记住了大概的节奏,尝试着弹,孟州就坐在高椅上跟着简单的吉他伴奏唱歌。

“我走出弯弯小巷,走进没有你的深海。海底红的、绿的珊瑚遍地,还有一台时光机。我拨着指针,将时光调到最后一次见你。你说祝我梦想成真然后远离,却不知我的梦想一直是你。”

沈心弹琴的手一颤,音调偏了偏,她又努力调着继续弹。

可她的余光已经控制不住,向身侧的顾流光看去。

“我拨着时光机,再将时间调到你说话前一秒完毕。”

“我捧着你的脸吻你。”

“我捧着我的心说想你。”

“说想你,说想你啊……”

排练厅的灯突然熄灭,周围彻底黑下去。

沈心摸着手机要照亮,手背猛地被人按住。

温热的唇贴上来的瞬间,顾流光的声音清晰又模糊,像坐着时光机,从三年前,飘啊荡啊地飞过来,钻进她的心里。

“沈心,这不是营业。

“我想你,这三年,我很想你。”

第六次动心

这一晚有暴雨,进入夏季后,雨总是来得突然又不讲道理。

像是顾流光的表白。

像是顾流光的吻。

沈心摸着自己的额头,仿佛还能感受到顾流光留下的热度。

其实静下心想,一切都有迹可循。

从重逢的那一刻起,顾流光堪称步步为营,先用学习的幌子和许贺的签名勾引她和自己展开交易,然后在兰汀离队的时候第一时间说能做鼓手加入“零”乐队,再提出炒CP的完美计划拉近他们的关系,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真的……

所有的路都铺好,终极大杀招《时光机》中,他依照着歌词亲吻、表白。

一切浪漫到趋近完美。

顾流光问她,这三年,她有没有想他?

沈心没回答,可这夜深人静时,她回想他走之后的疯狂到麻木的学习,一切都有了答案。

所以在重逢之后,她才会一次又一次地降低底线,去帮顾流光。

可她帮的顾流光、她所认识的顾流光,和现在这个顾流光,有了差别。

过去的顾流光,不爱说话,不善交际。而现在的顾流光仿佛无所不能,能暗中把一切都安排妥当,精准到一丝一毫不差。

她沉沦,又有些说不出的不安。

因为顾流光现在这样,很像小说里的黑化反派,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来。

沈心连夜攻读了几本黑化反派被围攻、最后惨死街边的小说,确定了“敌不动我不动,敌要亲我,我就亲回去”的策略,以不变应万变。

第二天七点,顾流光打卡消息准时送达。

[顾流光:今日学习目标:看书一百页。今日营业目标:沈心喜欢我。]

沈心深吸了一口气,将脸埋进水盆里,清醒一下大脑。

再回去时,手机进了一条新消息。

[兰汀: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喝杯咖啡。]

[兰汀:顺便谈谈有关顾流光的事情,你会感兴趣的。]

沈心和兰汀并不熟,而且两个乐队是竞争关系,她用脚趾想也知道兰汀不怀好意。

在昨天攻读的第二本小说里,恶毒女配挑拨女主角和反派的关系,让两个人再无可能,反派此生不能拥有自己的白月光,之后彻底黑化。

沈心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前去赴约,地点在学校外的一间咖啡馆。

兰汀上下打量着她一圈,没有寒暄,直奔主题:“这次的校乐队比赛,我希望你们放弃参加。”

“不可能!”

“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再说可能不可能。”兰汀将手机推过来,示意沈心戴上耳机看视频。

那是从斜对角录制的一个视频,视频的主人公正是顾流光。

他在乐队几个成员面前说着和沈心组CP的计划。

“……CP粉一定会激动万分,拼了命为你们应援。”

“反正是假的,我没意见。”

“麻烦队长,拍个营业照片。”

“……”

沈心皱眉:“你什么意思?”

“‘零’乐队现在人气水涨船高,就是因为顾流光,还有你们所谓的青梅竹马的爱情。可要是顾流光的粉丝和CP粉们知道,这一切都是你们计划好的,是一场骗局。他们喜欢的CP是工业糖精,假到不行,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样?”

炒CP从来都是走钢丝,好了双赢,炒不好翻车两个人都会受损害。

沈心的手,插进大卫衣的口袋,抿紧唇不说话。

“竞技体育,保持好心态可是非常重要,顾流光会因为这件事被抨击甚至影响状态和成绩。连锁反应,顾流光的粉丝会把这个结果归结于零乐队和你身上。‘零’本来就濒死,再被闹一通,估计就直接解散了。”

兰汀语重心长地说:“比赛哪年都有,可乐队没了就没了,成绩下滑就难回来了。”

顾流光的突然加入和炒CP,让零乐队的人气猛增。

兰汀早早就计划着自己成为乐队的队长,带领队伍在比赛上成名。“零”乐队的话题热度攀升,等比赛后期就会是个根本打不过的对手。

不如趁着还没开始,将道路扫清。

沈心抬眼,面无表情地问她:“你为什么不直接公开视频,你一公开,粉丝闹起来,乐队估计也没心思比赛了,结果跟你想要的也差不多。”

兰汀一噎,半晌才开口:“因为……”

“因为她不敢。”男声冷冽,掺杂着通话音的电流声,更显漠然。

兰汀头发都要竖起来:“谁,谁在哪里说话?”

沈心把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手机通话,从她和兰汀落座就开始了。

对方是顾流光。

“想要用乐队解散来威胁人,应该去找做了三年队长的孟州。想要用炒CP翻车恶果威胁人,应该来找我。可她最后却来找了你,女生心软又容易被吓住,她这是专挑软柿子捏。”

最后一句,有环绕立体声的效果。

顾流光出现在咖啡厅门口,面无表情地挂断手机,坐到沈心旁边。

他对着兰汀一笑,笑得她后背凉飕飕的。

“还有,我要纠正你一个错误认知。”

“我和沈心,是真的。”他说着将脸凑到沈心面前。

大敌当前,要同心协力。

沈心亲了一口他的额角,然后也去看兰汀:“他说得没错,我们是真的。”

第七次动心

顾流光的行动力,已经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

在沈心把电话拨过去的时候,他一边听,一边让人去查兰汀乐队里的成员信息。从街舞比赛排名是买来的,再到歌唱比赛抱团排挤天赋选手……每一条都是黑料,一旦散发出去,乐队就会原地解散的那种黑料。

和这些比起来,兰汀手里的那个视频完全不够看。

兰汀铩羽而归。

反派顾流光化解了和女主角的潜在威胁,将白月光抱在了怀中,不会再孤零零地死去。

回去的路上,半月高高悬在树梢。

沈心被顾流光牵着手,慢慢地往前走。

她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感觉:“我觉得你和从前比,变了很多。”

顾流光不置可否:“以前不管做什么都有你在我身边,我迷路了你去找我,我不想和谁说话你帮我解决,有了你,我可以做我自己。可没有你在身边之后,我必须成长。”

顾流光看着沈心:“三年,我给自己定三个目标,完成了我就可以来找你。

“第一,是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自己解决所有事情。以后我们在一起,我必须无所不能,才能照顾好你。

“第二,是好好训练,拿到青赛冠军。我知道你真心喜欢羽毛球,你不能继续追的梦想,我替你实现。

“第三,是学一门乐器,跟你的吉他合奏。”

沈心听他一条一条地说,眼眶微红,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月光将他们的身影合二为一,命运将他们这两颗小小星球牢牢绑在一起。

“顾流光。”

“嗯?”

“你给我唱一遍《时光机》好不好?”

“好。”

这一日,昼最长,也最短。

是夏至。

他在那一年夏至离开,在这一年夏至属于她。

我拨着时光机的指针,将时光调到最后一次见你。

我知道你的梦想是我。

我祝你梦想成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