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看四十四次日落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陪你看四十四次日落

文/桑普

01

晚八点的岛城一中校门口,门庭若市。

郁景湛一眼就看见了淹没在人群中的姚暄和,此时她正叼着奶茶的吸管,站在校门边的花坛上,踮着脚尖左顾右盼,不用问都知道是在找宋俊。

郁景湛穿越人海,走到花坛前与她平视,面无表情道:“宋俊要留下来排练迎新晚会的节目。”

“哦,知道了。”女孩从花坛上跳下来,扭头就走,只留给他一个孤零零的背影。

姚暄和这辈子还没见过跟她如此不对盘的人。

就在昨天,他们俩又闹别扭了。原因是,她穿了新买的裙子想要去宋俊面前晃悠,先在路上遇到了郁景湛。他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才慢悠悠地说:“你这样,上公交车都会有人给你让座的。”

她真想掏出一卷胶带来把他那张嘴封上。

明明都是相识十年,姚暄和却更愿意称呼宋俊为她的竹马,那么郁景湛呢?

满打满算就是个认识很久的老同学罢了。

郁景湛和宋俊是在七岁那年一同搬到大院里的,从东往西数门牌号,依次为郁家的、宋家的和姚家的。

这个顺序就和他们初中毕业时合照的排序一模一样。

这张照片到现在还被郁景湛端正地摆在床头柜上,相片上的三人神色各异。宋俊站在中央,一只手搭在竹马的肩上,另一只手揉在青梅的头上,笑得分外灿烂。

郁景湛则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姚暄和偏着头去瞪他,没来得及看镜头。

拍摄者是姚爸爸,他当时刚买了新相机,还没太搞懂使用方式,按下快门时,把女儿吓了一跳。她跑过去看了一眼,当即跳着脚要求删除,最后还是被郁景湛悄悄在删除之前要了过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拍得好的照片那么多张,他偏偏钟爱这一张。

或许只有在这一张照片里,姚暄和的眼睛是看着他的。

他远远地跟在姚暄和的身后,昏黄的路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仿佛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她被风撩起的发丝。

姚暄和晃着脑袋自顾自地向前走,直到在巷子口的面馆前停下来时,才发现郁景湛竟然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她满不高兴地摘下耳机,转头看向走到身边的他:“你跟着我干什么?”

“谁跟着你?”郁景湛不咸不淡地瞟她一眼,一步都没有停留,伸手掀起挡风帘,“我来吃面。”

姚暄和的话被他堵死,一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好跟在后头气呼呼地也进门了。

这家面馆是老字号,物美价廉,很受附近居民的青睐,现在正好撞上晚餐时间的两人没有选择座位的余地,只好赶紧坐上角落里空出来的两个位子。

老板常看他们来,吆喝着问了一声“又是老样子吧”,没过多久便利索地端上了两碗热腾腾的炸酱面。

郁景湛先把黄瓜挑出来,然后把炸酱都倒进碗里,掰了筷子使巧劲拌匀一碗面后,无意识地推到姚暄和的面前。

正在接电话的姚暄和习惯性地接过拌好的面,连着吃了几大口,才突然反应过来。

她严肃地摇摇手指:“郁景湛,献殷勤也没用!这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跟你和好的!”

郁景湛感觉自己差点要被她逗笑,还好赶紧吸气压住笑意,不以为然地点点头:“哦,知道了。”

赶在姚暄和发作之前,他又说:“离高考只剩一百天了,这次你的模拟考成绩怎么样?

小姑娘的气势立马蔫了下去,一双眼珠滴溜溜地转。

他接着问:“你想考哪所大学?”

“当然是岛大啊。”她笑起来,“宋俊不是说他想去岛大吗?”

“啪”的一声,郁景湛的筷子突然放了下来,他站起身:“我有事,先回去了。”

姚暄和被吓了一跳,愣愣地看向男生清瘦的背影,没走出几步,他又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对了,姚暄和,做白日梦之前,还是先做卷子吧。”

在姚暄和前十八年的时光里,她有一个永恒的未解之谜——这辈子郁景湛到底是不是来找她讨债的?

02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在姚暄和不知道第几次在作文稿纸上写下这句话时,高考日终于来临。

为了蹭蹭“考神”的运气,最后的复习时刻,姚暄和都是跟郁景湛和宋俊黏在一起的。

准确地说,她是只黏着宋俊。

在郁景湛的房间里,她和宋俊面对面念书,念着念着总会不由自主地聊起天。旁边看题的郁景湛不悦地喊她安静,自然是收到了对方的一个鬼脸。

宋俊早已习惯夹在这对欢喜冤家中间,在上厕所之前笑着推推她的脑袋,劝她再临时抱抱佛脚。

姚暄和叹了口气,仰面瘫在地上。

她看着天花板想,明明这十年来都是一起看的书,一起写的作业,为什么这两个都成了学霸,就剩她一人孤零零地夹在中间当学渣呢?

“姚暄和。”她没来得及想出答案,就先看见了郁景湛凑过来的脸。

“干吗……”她本想用胳膊肘撑着上半身坐起,却不想他竟然愈靠愈近。

烈日将落,仅剩的太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钻进来,不偏不倚正好在他的眼皮上蒙了一层淡黄色的光芒。她一抬眼,都能数清楚他有几根睫毛。

鬼使神差地,姚暄和竟然屏住呼吸,连同僵硬的脖子都不受控制地微微后仰。

挨得太近,郁景湛都能看见她眼瞳中映出来的自己。

感觉到少女特有的甜丝丝的香气,他停在原地,眉头突然舒展,难以抑制的笑意从嘴角溢出:“这不就安静下来了吗?”

“你有病啊!”姚暄和回过神,气急败坏地推开他,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捡起身边的练习册就往他的身上砸。

郁景湛拦下练习册,娴熟地在上面圈了几道题,听身后没有一点反应,抬头问道:“不是要考岛大吗,还不过来?”

姚暄和这才摸摸皱起的鼻子,苦巴巴地凑过去。

“姚暄和,”郁景湛偏过头,认真地盯着她,“明天考试加油,好好考。”

“嗯?”交过练习册时,两人的指尖意外地相触,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咬着笔头埋进书里,闷声道,“我知道啦,那必须的呀。”

“岛大,岛大,我爱你……”少女依靠在窗边,轻轻地哼着小调。

粉色的云霞透过玻璃映在身后少年的脸上,他的指尖酥酥麻麻,仿佛通了电一般。

高考结束后,姚暄和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

一直到查询分数那天,她才破天荒地没睡到中午,一大早就起床蹲在电脑前等着公布结果的时间到来。

郁景湛分了家里的桃子送进姚家时,她还维持着同一个姿势,双眼紧紧地盯着屏幕。

他算准了在出结果的前十分钟到她房间,顺势坐下,递过一个洗好的桃子放到她的手里。

她接过来就狠狠地啃下一口,叹了口气:“要是我没被岛大录取,宋俊可怎么办啊……”

“不怎么办,宋俊还有我。”郁景湛皮笑肉不笑。

姚暄和一惊:“你也报了岛大啊?”

从小学起,郁景湛和宋俊就被大人们称为“双子星”,两个同样五官端正、品学兼优的人天天走在一起,自然给人一种相像的错觉。但两人的性格其实大不相同,一静一动,一个内敛寡言,另一个外向开朗。

宋俊恋家,可郁景湛不,他似乎总有更大的理想,想要去往更远的地方。

所以,在知道他也将岛大作为第一志愿时,姚暄和很费解。

但郁景湛从小就是个很奇怪的人,做事全凭心情,有他自己的逻辑。

比如,在姚暄和刚察觉出自己对宋俊有别样的感情时,她就总想和宋俊单独相处。在确定好郁景湛不喜欢看爱情电影,不会一起来之后,临着出门相遇,他又突然改口,也要去看,最后还坐在三人中间的位置,让她气得牙痒痒。

又比如,每次他们相约去图书馆,郁景湛都会非常没有眼力见地坐在他们中间。

只要她对着宋俊开口说一句话,他就会用一种谴责的眼神把她盯得后背发毛,仿佛她是在拿着大喇叭对宋俊说话,盯得她只好缩回脑袋埋进书里。

姚暄和觉得,郁景湛就是个不会看眼色又阴晴不定的奇怪少年。

她曾认真地想过,如果不是因为其中有宋俊,也许他们只会是点头之交。

她是宋俊最好的朋友,郁景湛也是宋俊最好的朋友。

可她和郁景湛之间,像隔着一堵透明的墙。

认识整整十年了,她从来都猜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像她不知道,郁景湛的成绩分明可以去更好的大学,最后他却将第一志愿填为岛大。

姚暄和神情复杂地看向他:“喂,你不会真是为了宋俊留下来的吧?”

“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郁景湛蹙紧眉头,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很快又收回,咳嗽一声,“岛大的金融专业在全国的大学里名列前茅。”

看她还是一脸怀疑的样子,他面不改色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提醒道:“到时间了。”

“到你接受审判的时间了。”

姚暄和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哀号着登录查询网页,指尖颤抖地输入个人信息。

网速太快,快到她本想闭上眼睛祈祷几声再看,没想到还没合上眼皮,录取结果就明明白白地映入眼里。

“啊——”

姚暄和猛地抱住身边的郁景湛,喜悦的尖叫声几近冲破云霄。她又哭又笑地拥着他喊:“我考上啦!我真的考上啦!”

被她扑入怀中的郁景湛身形一滞,片刻犹豫之后,迟疑着将手搭上她的肩,嘴里的话微不可闻:“还好你考上了……”

他轻轻吐出胸中一口闷气,一颗心终于放下。

还好你考上了,不然,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天天都能看见你?

与此同时,迟来的宋俊在门缝中看到这一幕,神秘一笑之后,赶紧小声地拉上门。

回家的路上,郁景湛收到他发来的信息。

只有短短一句话——阿湛同志,革命成功否?

他笑了笑,回过去:尚未成功,任重而道远。

03

进入大学后,因为离家近,三人都没有住校,而是选择在放学后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回家。

每天下午四点半,六路公交车会准时停在岛大门口。这一天,车子刚停稳,姚暄和就跟火箭发射似的冲到车厢的最后一排,稳稳地落座在正中间。

她对着宋俊拍拍身边的空位,微微一笑:“老宋,坐这里。”

今天终于没有被挤到郁景湛的身边,姚暄和长舒了一口气。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要么总是被人群挤到郁景湛的旁边,要么就是他又没有眼力见地坐在三人中间的位置,搞得想和宋俊多多培养感情的她实在是烦不胜烦。

她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在危机四伏的校园里,为了不让宋俊这只绩优股被人抢走,她必须加快进度,想办法早日和他确定关系才是。

想着想着,昨晚研究恋爱秘籍到半夜的姚暄和犯困了,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在晃荡的车厢里,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还没忘记朝宋俊的方向偏过头去。

感觉到肩上的重量,宋俊娴熟地把毛茸茸的小脑袋推往另一个方向,叹了口气:“你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告诉她?”

“还不是时候。”郁景湛稳稳地接住熟睡的姚暄和。

“再等,黄花菜都凉了。”宋俊瞥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道,“我可告诉你,最近有好几个男生向小和要联系方式了,你抓紧点吧。”

没听见回答,他无奈地耸耸肩:“欸,我先走了啊。”

郁景湛问:“还没到站,你去哪儿?”

宋俊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笑了:“兄弟,您就慢慢等着吧,我要先去追求我的爱情了。”

十月份的岛城,秋意正浓,从枝头上掉落下来的桂花被风吹进车窗,恰恰落在少女的发间。

郁景湛看了她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忍住,伸手去摘落在她耳边发丝上的花瓣。

左边的肩膀被她靠着,他只好伸长右手臂绕到她的脸边,看起来,就像是在揽着她。

离嫩黄色的花瓣只有咫尺之遥时,肩上的女孩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触上发丝的手也生生停在了原地。

姚暄和蒙了一瞬,随即一双杏仁眼瞪得老大。

她明明记得她在入睡之前还确认好方向才靠过去的。

一向遇事不惊的郁景湛竟也没保持住冷静,眼里飞快地闪过一丝慌乱,夹在发间的那片花瓣随着女孩的动作,轻飘飘地落入他摊开的手心中。

还好下一秒车子就钻进隧道,一片黑暗中,他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是露馅之前的警铃声。

“你、你干什么?”姚暄和向后退了些,紧紧地捂着胸口。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有些反常,急于抓住一根稻草挣脱这奇怪的情绪,便着急地问:“宋俊呢?”

“姚暄和,”郁景湛不着痕迹地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冷下来,答非所问道,“你的头重得像铅球。”

少女脸上的红晕立马散去:“郁景湛,你再说一遍!”

错过的时机,让少年再次藏起他几欲脱口而出的心意,扭过头将秘密都散在风里。

04

郁景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姚暄和的。

或许是在某个与平日没有什么不同的午后,图书馆里只能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当他抬起手替她挡住投在脸上的阳光时,她长长的睫毛如蝶翼般扇动,不动声色地掀起了他心里的风暴。

又或许是在更早之前,在她的婴儿肥还停留在双颊时,他就已经移不开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郁景湛喜欢姚暄和,是除了宋俊以外,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可姚暄和喜欢宋俊,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就她天天追在宋俊身后的那副殷勤样,谁会不知道她明晃晃的心意呢。

所以,郁景湛一直在犹豫,他从小到大,从不尝试没有把握的事,对于感情,自然也如此。

他曾将这个秘密一藏再藏,试图将它尘封于心中。

没想到,就在不久的将来,那个萤火明灭的夜晚,甜酸的秘密,再也无处可藏。

秋末,金融系和姚暄和所在的艺术系组织了一次联谊活动。

郁景湛所在的班级正好和姚暄和所在的班级配上了对,班级选择的活动是在海边野营。

活动开始之前,他俩先到达目的地。趁日落之前,她逼着他给自己拍了好多张照片。

等到夜幕彻底落下时,和郁景湛同班的宋俊才姗姗来迟。

姚暄和正想冲过去,定睛一看,却发现宋俊身边站了一个陌生女孩,笑容瞬间僵在脸上。

宋俊完全没注意到她,只是一个劲儿地和女孩搭话,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全程面无表情。

“怎么回事啊?”姚暄和赶紧捅了郁景湛一胳膊肘,“她是谁啊?”

“哦,那是我们班班花,刘佳然。”他扬了扬眉毛。

“我不是让你看着他点儿吗!”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来,拜托你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郁景湛耸了耸肩,心情莫名地愉悦起来,跟在气冲冲的姚暄和身后参加篝火晚会去了。

大家围着篝火唱了几首歌,就进行到“真心话”的环节了。

酒瓶转了几圈,指向姚暄和,另一边的同学问了个老套的问题:“你喜欢的人在现场吗?如果在的话,你可以指一下他的方向吗?”

“在!”这可正中下怀,她跳起来,正要大大方方地朝宋俊的方向指过去时,身边的郁景湛却突然发力将她拉回座位。

他面色不虞地看着她,话却是对刚才的同学说的:“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

“你也只能回答前一个问题。”

气氛瞬间变得微妙起来,姚暄和一愣,被他盯得忘了发脾气,下意识地缩回脑袋。

对面坐着的宋俊松了口气,先看了一眼身边的刘佳然,又暗暗对郁景湛竖起了大拇指。

兄弟,打破这修罗场的局面,就靠你了!

姚暄和觉得郁景湛今晚反常得厉害。

“真心话”环节时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就算了,组队探险的时候,他非要和她一组也算了,而现在,从小就被称为“活地图”的他,竟然带着她走错方向,这事真的不能算了。

本次联谊活动的重头戏是组队探险。按照规则,两人自由组队后,登上海边的山林,寻找到分布在各处的带着荧光的旗子,收集到最多旗子下山的队伍,能获得一份惊喜大奖。

姚暄和自然是想和宋俊一起,不承想,刚从地上爬起来,他就不见人影了,她只好勉强和郁景湛组成一队。

既然不能和心仪的对象度过浪漫的时间,那她就尽全力把这段时间缩短再缩短。

姚暄和想得可好了,跟在方向感极好的郁景湛后头,肯定能拿到大奖。

谁能想到,他们会在石壁前面面相觑。

姚暄和走得满头大汗,火气从心底腾起:“郁景湛,这是怎么回事?”

郁景湛倒是很镇定:“看不出来吗,我们迷路了啊。”

她差点气得背过气去,正要发作时,一滴接着一滴凉凉的水珠突然打在她的脸上。

好嘞,雪上加霜的事来了,迷路在山林里时下起大雨,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

05

如果有,那就是她贴在石壁上,也躲不掉斜着飘过来的雨。

十月的夜微凉,寒意顺着少女光裸的小腿爬上来,她伸手搓掉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干脆直接弯下腰拧裙角的水。

等到雨停时,她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淋得半湿,一时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正蹲在角落里为难时,郁景湛将一件外套披到她的膝盖上,眼睛只敢落于腕上的表盘,轻咳一声:“夜深了,赶紧穿上衣服,我们走吧。”

姚暄和把外套拉链一拉,衣服下摆正好遮住裙角。她满意地点点头,正要往前时,一抬眼就看见了熟悉的人影。

她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宋俊,扯开嗓子要喊,却在下一秒看见了他身后牵着的人。

宋俊紧紧地牵着刘佳然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转身恰巧看到两位好友,先是一惊,再打量一下姚暄和身上的衣服,满意地点点头,对郁景湛远远地挑眉:“阿湛,小和,你俩终于成啦?”

郁景湛简直想扑上去捂住他的嘴。

不用扭头就能感受到一道强烈质问的视线,他头痛地扶着额,不耐烦地摆摆手:“赶紧走,快走。”

纵使姚暄和再迟钝,这时也能感觉到宋俊话语中的不对劲了。

来不及理会那两人,她扯扯郁景湛的衣角:“成了是什么意思?”

这下可有的解释了。

他望着天,正寻思说点什么糊弄过去,一个直球猛地击来——

“难道你喜欢我吗?”

姚暄和紧紧地盯着他的表情,敏锐地嗅到一些端倪后,慌张地后退一步,迅速打断他的回答:“不、不可能吧。”

只要能得到一句否认,她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为什么不可能?”可是,郁景湛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向她走近一步,“姚暄和,我就是喜欢你。”

她又退后一步,脊背紧紧贴上冰凉的石壁,结结巴巴道:“可、可是,你也知道啊,我一直喜欢的是老宋……”

“你为什么喜欢老宋?”他与她咫尺之距,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眼底的情绪。

好像从没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她一愣,答道:“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

郁景湛听完,心下一松,嘴角勾起笑意:“你忘记了,我和你也是啊。”

他已经能大致确定,姚暄和对宋俊的心意根本不是男女之间的情意。她嘴里成天嚷嚷的“喜欢”,大概是与玩伴之间的亲近混淆了。

他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对着发蒙的女孩认认真真地说:“姚暄和,你好好想想,你是真的以想在一起的心喜欢老宋吗?”

“慢慢想吧,不着急,一定要想清楚。”

几只萤火虫环绕飞行在少男少女的身边,其中一只静静地停在少女的肩上,明明灭灭地发着光。

少年轻轻地将它拢于手心,献给少女:“我已经等了好多年,再等一会儿也没关系。”

“我喜欢你,姚暄和。”

有人说过,萤火虫会用一整个夏天去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夏天结束后,基本就不会出现。如果到了秋天,还能见到它们,那大概是爱的力量让它撑到了秋天。

朦胧的月光下,勇敢伸出手的郁景湛,终于抓住了属于他的秋日萤火虫。

06

岛城大学五十周年校庆开幕式时,郁景湛作为优秀毕业生,被特邀回母校做演讲报告。

他西装革履地走到台上,按着提前备好的稿子说下来,与学弟学妹们热情交流之后,按照计划,他这时候该开展另一个话题了。

于是,郁景湛话锋一转:“当然,在大学时光里,尝试着开展一段美好的恋情,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前排的学妹双眼放光,高高举起手,向他提问:“那,帅气的郁学长,我现在就想开展一段美好的恋情。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当然,”他完全没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节奏,微笑道,“而且,她现在就在现场。”

“今天,我有些话想要对她说。”

全场的灯光忽地都暗下,只剩一束追光打于坐在第一排的女孩身上。

姚暄和还在直直地瞪着郁景湛,这一道光打下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从台上跳了下来,伸手接过好友递来的满怀的玫瑰花,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过去。

起哄声几乎可以掀翻屋顶,可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她只能听见他的一字一句。

“姚暄和,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的秋天,我就是在这一晚对你表白的。”

“那一天晚上,我看到秋天的萤火虫,所以鼓起勇气向你表白。因为我觉得,秋日萤火虫,可以给人表白的力量。”

“就在今天,我再一次遇见了秋日的萤火虫。”他捧着玫瑰单膝下跪,眼睛里起了雾,“所以,这一天,我决定再次向你表白——姚暄和,你愿意嫁给我吗?”

灯光明晃晃地打在眼皮上,让她想起了当时,舞台上的追光,也是这么打在郁景湛的身上。

十九岁的秋天,在滴着雨水的石壁下,竹马向她表白的声音盖住了彼此慌乱的心跳声。

她决定,在彻底摸清自己的感情之前,都不会靠近这两个人。

她需要时间好好想想。

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她见着他们就躲,尤其是郁景湛,她刚瞧到人家的影子就跑得跟兔子似的。

她害怕见到他,因为一见到他,她的心跳就会没有上限地加快,整个人像被丢进了高压锅,热得她从脖子红到脸。

一直到金融系开跨年晚会那天,姚暄和又一次和郁景湛不期而遇。

其实,被同社团学姐叫过去帮忙的她,根本不知道当天是金融系在举办晚会。所以,在她哼哧哼哧把荧光棒搬到台下时,一抬头就看见了坐在钢琴前彩排的郁景湛。

如果不是宋俊苦苦哀求,郁景湛才不会替换掉这个四手联弹节目中的男生。

灯光师正在定光,一束追光打在郁景湛和同伴头上,麦克风里指挥着让他们再靠近一点。他看了一眼刘佳然,面无表情的女孩已经紧贴座位的边缘,他只好勉为其难,往她的方向挪了一些。

大概就是两厘米的距离。

可从姚暄和的角度看来,这可不是简单的一步,她甚至能看见刘佳然的长发轻轻擦过郁景湛的肩膀。

姚暄和的脸再次红到脖子根。

这次是气的。

她好不容易忍到他从台上下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对方的领子问:“你在干什么?”

郁景湛看她踮着脚也不容易,就着被揪住的姿势微弯下腰,一脸诧异:“我干什么了?”

姚暄和觉得他在装傻,更加气愤了:“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

他被小小的身体喊出的大大的声音震得摸不着头脑,只听小姑娘接着义愤填膺道:“你喜欢我,怎么可以和别的女孩子靠那么近,你有考虑过我会怎么想吗!”

“你怎么想?”

“我当然会生气啊……”她恨恨地吐出一句话,才注意到他的嘴角不知何时勾起了笑。

她心下一惊,自知说错了话,反应过来后,想要掉头就跑。

可是,这一次,郁景湛没再让她就这么溜掉,而是反手拉住她的手腕往回一拉,志在必得道:“首先,我要澄清,刚才那个女孩子,是宋俊喜欢的人,我也没有跟她靠得很近。然后,我要再强调一下,姚暄和,你真的要牢牢记好了,我只喜欢你。”

“我喜欢你,所以,即使你和宋俊要看的电影,是我最不感兴趣的爱情电影,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我喜欢你,所以,我非要把那张没拍好的照片摆在床头柜上,不是为了找你不痛快,而是因为只有在那张照片里,你的眼睛是看着我的。”

“我喜欢你,所以不管在哪里,不管是两个人、三个人,还是很多人,我也要站在你的身边。”

“但是,承认吧,姚暄和,你现在是在吃醋。”他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心,对着呆若木鸡的她笑了,“终于,被我等到了,你也喜欢上我了。”

十九岁的秋天,郁景湛从追光里走出来,牵起了她的手。

二十四岁的秋天,姚暄和也从追光里走出来,她搭上他的手,泪流满面:“我愿意!”

你叫景湛,我叫暄和。

我们生来就是一对,就连名字都是绝配。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他心蔓蔓2(二)
下一篇 : 如遥望明烈的光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