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你终有一别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时光与你终有一别

文/莫须

如今我们已是最好的样子,多一点或少一点都不需要。

1、迟来的礼物

桃河江书城的营业时间是早上九点,听编辑狗实说,有不少读者八点不到就在门口排起了长队。

我被催促着洗脸化妆,狗实在电话里不停地强调:“要化漂亮点,这次抽了新书热评前十到现场和你近距离交流,你别让人看见痘了。”

我在心里骂他八百遍,我一个英俊的老爷们,做签售要多“漂亮”?

让化妆师简单打底后,我到楼下书城去找狗实。他递了一张卡片给我,上面是十个特邀读者的ID(账号)以及热评内容。

其中九条是书评,还有一条像是误入進来的调侃:“靳柯大大百万粉了,什么时候表演‘倒立吃火锅’啊?”

少不更事随口一侃,没想到真被他们记住了,还是位居第二的高赞,我死死记住了这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黑粉”。

可是直到签售会结束,主持人安排退场,这个迟迟不见人的位子才等来了它的主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热评读者,小礼物还有吗?”她双手举过头顶,紧紧拽着主办方事先寄给她的邀请函,侧过身,艰难地挤过人群。

小礼物只剩下一个没送出去的兔耳朵焖烧壶,狗实拿了递给她,她像得到什么宝贝似的塞进包里,随后双手插兜在我们面前站定。

狗实拍了拍我,示意我可以离场,但我没动,隔着桌子与她四目相对:“戚默涵,不是说过不再见了吗?”

她无辜地朝我晃了晃手上的邀请函,语气里的遗憾有些讨打:“不是我主动来的,是他们非要我来。”

我不想笑,但还是笑了出来。她狡黠地朝我眨了眨眼,仿佛一切还和从前一样。

2、炎夏热饮

大一那年某个军训还未结束的夜晚,我因白天在队列里捣乱,被教练罚绕操场蛙跳一圈,到了晚上腰酸腿疼,实在难忍,趁大家忙着唱歌打闹时溜回宿舍躺尸。

我走到男生宿舍区域,阴影处有人坐在那里拿着一个喇叭,喇叭循环播放着这么一句吆喝:“热果汁、热牛奶、热咖啡有需要的吗?热果汁、热牛奶、热咖啡有需要的吗?”

在这炎热的夏夜,哪个奇葩这样做生意?我心里吐槽着,身体却很诚实,要主动让她赚一笔。如此疲惫的我,如果不想第二天肠胃坏掉,实在是需要一杯热饮来代替冰可乐解渴。

可是当我走到她的面前,发现她连售货箱也没有,就只在身旁摆了三个纸杯。

我说:“同学,我要热牛奶。”

她说:“不卖。”

如此简洁明了的拒绝,我怒了:“不卖你喇叭声音放这么大?”

她叉起腰,正要和我理论,远处一束手电光就投在了我们的身上:“那边的新生,逃训出来的是不是?”

不知道是哪个系的老师,声音比喇叭还具有穿透力,我一个哆嗦,面前的女生已经抓住了我的胳膊:“跑啊!”

于是我拖着快散架的身体,戚默涵拖着我,就这样,在充满塑胶味的夜风中穿过大半个校园,躲过校领导的抓捕,成为共患难后互拍肩膀的兄弟。

戚默涵同我一样,是今年刚进校的新生。不同的是,在我还是个无所事事的咸鱼时,她已有了人生目标——追到她从高中时就窥觑的男神房岱。

戚默涵每天晚上在男生宿舍下面摆三杯根本没打算出售的热饮,房岱养生,可正常人大夏天都喜欢喝冰饮料,她这就是特意为房岱准备的。

听完这些,我思索着问她:“你的饮料送出去过吗?”

“送过一次,他给我转了账。”

“告白了吗?”

“告白了,他说他喜欢更含蓄一点的女生。”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那你这还……”

“人的兴趣是可以被改变的!”戚默涵一脸笃定的表情,像极了童年教育故事里那个撞了南墙还不回头的憨憨。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要为这世上多一份美满姻缘而付出努力。

我露出真诚的神情:“作为房岱的直系学弟,我可以为你铺一条更好走的阳光大道。”

“价格是?”

“每天一杯加冰少糖的芋泥鲜奶。”

戚默涵在校外的饮品店做兼职,三杯奶茶变一杯,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从金钱上,都能为她节省开销。

戚默涵不傻,很爽快地与我达成合作。

3、撬动你的心房

在我和戚默涵达成合作之后的日子里,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了。大一的课业本就不多,闲暇时间,我们常坐在一起讨论追求对象的技巧和爱情的真谛。

况且既然说好合作,那就要有合作的样子,我向戚默涵提出要知晓他们的过去,才好给未来制定方案。但遗憾的是,戚默涵和房岱之间除了迷妹和男神的关系外,一无所有,她只找到了高中时给房岱写过的那些情书。

我大学所就读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房岱亦是。有了这样的前提,我开始翻阅戚默涵被房岱拒收的那些情书,笑得花枝乱颤。

戚默涵忍不住给我一脚:“我让你给我挑毛病,不是给你找乐子。”

我知道自己的表情管理失败有些不地道,但实在是没能忍住:“说句老实话,还好他没收这些情书,要不然你得陪人家眼科医院的挂号费。”

我真想不到戚默涵是在何种心境下写出“我想撬动你的心房,如用杠杆撬动地球般用尽全力”这样的话,我只知道像她这样追求房岱,一辈子都别想成功。

“那你说怎么办,我不会别的了。”戚默涵低着头,右手用力地扯着左手。

我怕她当着面给我展示断指的血腥,叹了口气:“那当然是……抱紧我的大腿,哎,别打脸……我还没说完。”

看着戚默涵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我后悔没听妈妈的话,男孩子在外可要保护好自己!

于是我捏着戚默涵的手不让她再对我做出攻击,然后冲她邪魅一笑:“我加入院里文学社了,周末社团组织活动,允许带家属。”

我不敢告诉戚默涵的是,关于院里这次社团活动,我在心里打的小算盘,并不是为了帮她。

在答应戚默涵帮忙接近房岱不久,我就从学长口中听说,房岱已有一个暧昧多时的对象,最近似乎还有更进一步的趋势。所以这一次社长说活动允许带家属,我认为房岱会把她带过来。

但很可惜,我失算了。

我只能认命地挨个和那些在场成员介绍戚默涵:“师哥,这是我家属……表妹,师姐这是我家属……”

为表现我的尽职尽责,走到房岱面前时,我喊得格外大声。戚默涵也表现得比以往都要出色,没有张嘴破坏她精心打扮的恬静温柔的形象,对房岱目送秋波,含羞带笑。

房岱回给戚默涵微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格外开心,我悄悄在她的耳边问:“有进展了,加一杯奶茶?”

戚默涵爽快地答应着:“大杯加冰少糖。”

“今天我要多糖。”

戚默涵诧异地看着我,我不爱甜食,喝奶茶放最少的糖,偶尔还会觉得太甜。

但这天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我想到戚默涵离脱单更进一步,而自己还是一个没有奋斗目标的单身狗,我总觉得从哪里飘来了一阵酸苦酸苦的味道,需要多加一些糖。

4、如三月兮

房岱似乎在那次活动结束以后,对淑女版的戚默涵有了全新的认识。

毕竟好好的美女,虽然长了张铜锣嘴,但把嘴闭上,依旧是美女。

戚默涵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房岱的微信号,每天抱着手机眉开眼笑,就连我去奶茶店找她,她都趁休息时和房岱玩起了游戏。

戚默涵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手机,又在我聚精会神吸珍珠的时候猛地给了我一巴掌,差点让我当场毙命:“房岱找我玩飞花令,快,和花有關的诗句有哪些?”

我腰下腰咳嗽了几声,随后哀怨地看着她:“朱颜辞镜花辞树……”

“泪眼问花花不语。”

“花落人亡两不知。”

一局过后,房岱发来消息:“看你表面上大大咧咧的,没想到内心如此细腻伤感。”

我拿过戚默涵的手机,一字一句地打:“挑兮达兮,在城阙兮……心里想的都没人知道,所以偶尔伤感了些。”

戚默涵凑过来看,前边统共八个字,她读了十遍,还一脸茫然地问我:“这啥意思?”

“笨啊!”我在她的木鱼脑上袋狠狠敲了一下。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我这是在帮她表白!可不比她的撬地球情书来的有水平。

戚默涵上网查了翻译注释,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着头:“靳柯,你也太厉害了吧,我怀疑你是穿越过来的!”

我骄傲地挺起胸脯:“是不是略有军师谋士之风采?”

“不是……你好像那些费尽心机要上位的奸妃啊。”

要不是良好的家教封印了我的怒火,我真的很想把戚默涵扔出去,所谓对牛弹琴不过如此!于是我小肚鸡肠地决定报复回去:“其实我一直很想告诉你,你也不用这么费心地讨好他,这人啊,只要真心实意地喜欢过,就可以……”

“就可以怎么样?”戚默涵期盼的等待着我的下文。

“就可以……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滚呐!”

等到戚默涵兼职结束,已经是晚饭时间,我拉她去学校附近的火锅店吃晚饭。这样的冷天气,再没什么比一顿火锅更让人温暖。

我给戚默涵涮毛肚,她看着火锅店里来来往往搂抱着的小情侣发呆。

我叫她吃菜,她却一脸羡慕地感叹:“你看今天来这里的人,他们都成双成对。”

“哦,”我配合地点点头,“如果你算个人,我们也是成双成对。”

戚默涵的脸瞬间垮下来,愤恨地冲我翻了个白眼。

不过这个白眼没来得及翻完,房岱就领着一个看起来很娇小可爱的女孩子经过我们这桌,戚默涵的眼睛像被扎了似的猛然闭上,随即恢复正常。

房岱叫那个女孩子先去他订好的座位,然后有些意外地和我们打招呼。

戚默涵的目光不自觉往那边飘去:“那个女生是……”

“我表妹。”

房岱的回答没有半分犹豫,而这个无从查证的答案也让戚默涵看起来十分满意,我看见她提着的一口气偷偷松了下去。

但我总觉得有哪里奇怪,这熟悉的路数,不是我用剩下的吗……

5、距离

签售会现场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我带戚默涵一起去吃饭。

狗实事先定好了餐厅,供这一次编辑部过来的工作人员聚餐。有人看着戚默涵露出暧昧的笑容:“家属?”

我摇了摇头:“老朋友。”

还是吃火锅,四宫格,我带戚默涵坐在靠近辣锅的那一边。狗实问她要不要来点小酒,她说一会儿赶飞机,不喝了。

自从我和戚默涵不再联系以后,就很少关注她的动向,只知道毕业后她按部就班,在当地实习了一段时间,后来就回老家去了。

我不知道她这次是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去。

因为是编辑部请来的读者,狗实关心地问她:“你就待半天?”

戚默涵“嗯”了一声:“我明天飞法兰克福,今晚必须赶回家。”

我涮毛肚的手顿了一下,再回过神,筷子上已空空如也。

这么紧的时间,其实不必来的。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着:“我记得你上学那会儿看《地雷区》,说里面那个男主演很帅,想嫁一个德国人,现在有机会了。”

戚默涵笑:“那是。哎,你说北京离这里这么远,你办签售我都来了,我要是在德国结婚,你會去吗?”

“去去去,我去你个鬼!戚默涵,你别忘了,来看我第一场签售会是你当年自己答应的。”

而我只答应帮她追求房岱,没说她另结新欢,我还要去花钱捧场。

6、误入歧途

不管戚默涵承不承认,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军师。

在我辅助戚默涵一路打怪升级之后,大二的某一天,她在房岱手机里的备注,由朴素的“戚默涵”三个字,变成了恶心的“戚宝贝”。

因为要全身心地投入爱情,戚默涵过河拆桥辞去饮品店的兼职工作,切断了我的奶茶供给。

戚默涵离职的那一天,她十分抱歉地给我提了一个矿泉水桶过来。四升奶茶,里边加了满满的料,说是对我的补偿。

而我费了老大的力气把它扛上七楼的宿舍,再下来和戚默涵坐在花坛边。

此时戚默涵刚回完房岱的一条消息,满眼带笑,酸溜溜的我忍不住阴阳怪气起来:“戚宝贝戚宝贝,你知道这什么意思吗?就是要被抛弃的宝贝……”

戚默涵狠狠地“呸”了一声后,拧住我的耳朵使劲拉扯:“不用太羡慕我,亲爱的靳柯同学,与其让嫉妒蒙蔽双眼不如去找一个像我一样可爱的女朋友。”

“去去去,”我十分嫌弃地扯掉她的手,“我一定不会像房岱那样被表面蒙蔽,跟你这样的人谈恋爱我还活不活了。”

戚默涵骂我没有眼光,我却已不想搭理她,坐在一旁发起了呆。

我告诉戚默涵的是,我并不想找一个像她一样的女朋友,而我没有告诉戚默涵的是,爱情里从来没有像,只有是。

在这“同舟共济”的一年多,她的目标一直明确——是房岱,而我没有。我习惯于成天和她在一起嘻嘻哈哈打闹,从没有为自己一个人做好打算。

如今看她和房岱修成正果,我的心里竟然那么不如意,好像原本以为拥有的东西突然被人拿走,才发现它一直都只是借寄在我这里。

戚默涵和房岱确认恋爱关系以后,她就变得非常忙。而为了证明自己一个人可以很充实,我也一头扎进了学习和工作中。

我一边和文学社的社员一起负责校刊的编写,一边给文化公司投稿小说。我在故事里把戚默涵塑造成一个误入歧途的少女,房岱则是她闯关路上那个拿着毒药试图引她上钩的巫婆。

戚默涵在百忙之中抽空看了我的草稿,用语音发来一串很长的笑声:“靳柯,你写的这男主角嘴也太损了,该不是以你自己为原型的吧?”

我冷冰冰地回复道:“尔等凡人是看不出其中深意……那个,我们校刊组周末在文化园摆摊送书,你要不要来捧个场?”

最新一期校刊上有我耗费数个夜晚写出来的情诗,我觉得应该让她欣赏一下。

样貌上我自认不输房岱,才华上我也想要碾压他。

但很可惜,像戚默涵这样的失足少女,是没有运气拜读我的大作的。因为她拒绝了我:“周末我要陪房岱去自习室……这样,等什么时候你的小说办签售了,我肯定捧场!”

看完这一条信息,我恹恹地把手机丢到一旁。

空口承诺,我从来不需要。

7、你就是个神经病

数年之后,我的读者常在我分享日常的动态下留言,说我表面嘴炮选手,实则预言大师。

我在书里调侃过的很多事情,后来都成真了。

比如某一年的冬天,我像书中男主角一样摔进雪地里的垃圾桶;比如我还未出名时随口侃了一句今年要冲畅销榜,那本书就和被下了咒一样的成绩一路飙升,让我获得今年的这场签售会的机会。

可我第一次预言成功的,却是房岱对戚默涵的伤害。

那是大三下学期某个很平常的夜晚,学校忽然间流言四起,各系部的群里都炸开了锅。他们说房岱脚踏无数只船的事穿帮,在人工湖旁和一女生吵架之后,女生打算跳河轻生。

我心里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穿着拖鞋一路往人工湖边跑去。校大道上的行人像看一个疯子般望向我,而我不要命地跑到河边,把疯了的戚默涵拖到没人的角落里。

我背靠着墙喘气,指着戚默涵的鼻子骂道:“你有病啊!为了个人渣就要跳河。”

我没想到戚默涵比我还凶,扯着嗓门冲我吼:“我跳河个屁!那混蛋把我早上刚送他的表扔下去了,八百块!”

我被她吼得一怔,手臂缓缓落了下来,心里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看着她双眼通红,心头被愧疚挤满。无论是房岱对她的伤害,还是她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都是因为我临时起意帮她追求房岱。如果我没开那个口,她也许就不会经历这些。

我把戚默涵拉近了一些,轻声安慰她:“好了。那八百块我们分摊,就算一起倒霉。”

“是那八百块钱的事吗!”戚默涵装着泼妇就地撒泼,却到底忍不住,蹲下去大哭起来,“那浑蛋骗我这么久,枉费我喜欢他那么多年。”

我也在戚默涵身旁蹲下,用手环住她的肩试图安抚她。她瘦小的身体在我怀里颤抖,而我除了陪在她身边,什么也做不了。

好不容易,戚默涵的情绪缓和一点,我把她搀起来,陪她沿着学校围墙一路走,听她聊起了以前的事。

戚默涵告诉我,在高中时某一天放学后,她在小巷子里被一个小混混按在墙上要钱,房岱跟天神下凡似的冲过来给那个小混混打了一顿。

“你知道吧,我当时觉得他特别像一个英雄,”戚默涵这么说着,神情却突然变得愤怒,“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的表弟!”

也只有在帮姑姑教训表弟的时候他才敢那么嚣张,其他时候的房岱,就是个怂货。

他是被其中一个女孩发现了手机里和不同对象的暧昧聊天记录,女孩把他叫出来当众甩了好几个耳光,他一句反驳都不敢有。

听完这些,我突然转身把戚默涵按在墙上。戚默涵戒备地看着我:“你干什么?”

“像不像当时欺负你的那个混蛋?”

我认真地问戚默涵,她点了点头。

在得到她的肯定后,我举起右手,用力地抽打着自己左边的身体:“不就是打自己人吗,我也会。”

我一下接着一下,这样急促的声响在静夜里显得格外扰人心神,戚默涵连忙扑上来死死地抱住我的手臂:“靳柯,你是不是个神经病?”

我紧抿着嘴,一言不发。她看了我好一会儿,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就是个神经病。”

戚默涵笑了,我嘴上的开关好像也被打开。我们沿着小路慢慢地走,夜风还是带着一股塑料味,像从我刚入校那年的操场吹过来一样。

8、那就别再见

在戚默涵和房岱分手以后,我和她又恢复到从前那种搭伙过日子的生活状态,她失恋心情不好,我陪她散心,我因编辑的催稿抓耳挠腮,她就陪我讨论故事情节。

我无数次看她坐在我的对面,坐在我的身边,都觉得在我和她之间就不应该再有第三个人的介入。

如今我们已是最好的样子,多一点或少一点都不需要。

我试图把这个想法告诉戚默涵,我邀请她参与新书女主角的人设讨论。她随手写下几个大字:“聪明、有钱、漂亮、善良……就和我一样。”

这一次我难得没有打击她,而是认真地和她讨论:“男主我是以自己为原型,你觉得他最后和女主应该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你和我……我们是不是同伙?是的话就一起发财,不是的话我就打败你,最后要不要施舍给你一点再说,你先把前面的剧情写了。”

戚默涵兴奋地侃侃而谈,而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俊男靓女之间,她就不能想出点别的吗?

可戚默涵是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丝毫没有感觉到我的不对劲,只是催着我收拾东西:“别想了,不是说去逛街吗?”

我叹了口气,认命地把笔记本收进书包里。

女人是天生的购物狂,戚默涵更是这其中的佼佼者。马上就要入夏,她选择性失明,说今年没有一条可以穿的裙子。

我隐约记得去年她也说过这样的话,前年亦是如此。

于是我忍不住吐槽:“前年淑女风,去年熟女风,你今年又走什么风格?”

戚默涵想了想:“今年流行那种很宽松的H型连衣裙,会显得人很娇小可爱……”

“那我的球衣你要不要?不然你将就一下,我们今天休息,晚上我给你几件让你选。”

“滚!”

戚默涵恶狠狠地拒绝了我的赠予,把我拉到商场陪她选那些在我眼里其实长得差不多的裙子。我耐心地等她从更衣室进进出出,一旁的导购为了卖货,睁着眼睛对我说起了瞎话:“你的女朋友长得真好看,跟明星似的。哪一条她穿着都好看,你要不都给她买下来,她一定会很开心。”

但是我不开心。我看见从门外进来的那个不速之客,敷衍地答道:“要不你给她免单吧,她一定更开心。等她有朝一日成了明星,我让她给你签名。”

导购员的脸瞬间绿了,我没在意,只是盯着那个早被我在心里千刀万剐的人。他不知又从哪骗了个小姑娘,两个人紧贴着恨不得粘在一块。

我的视线离不开他们,房岱显然也看到我了,他下个月就要毕业,很久没参与文学社的活动,我们就也就很久没碰面了。

此时他见到我有些尴尬,讪笑着说:“好久不见,也来逛街啊?”

我冲着他身旁的小姑娘扬了扬下巴:“表妹?”

那小姑娘抿着嘴笑,摇了摇房岱的手,他艰难地吐出那三个字:“女朋友”。

而我计上心头,假装疑惑地望着他:“你昨天刚发到社团群里的照片……那女生不长这样啊。”

小姑娘没听完,给了房贷一巴掌就跑出去。房岱要去追,想了想,又停下脚步,气急败坏地骂道:“靳柯,你有病吧?”

我冷眼看着他已开始泛红的脸,想给另一边也补上一拳。

这时戚默涵换了自己的衣服走出来,她站在我们中间,面朝着房岱。

我看不见她的神情,只听见房岱声音低沉地说:“聊聊吧。”

戚默涵说:“好”。

我心里顿时涌现一股不安,拉住她的手:“聊什么聊?聊追女小技巧还是恋爱二三事?”

戚默涵回过头看我,随后安抚般拍拍我的手:“靳柯,你别闹,我回头去找你。”

“戚默涵,你要死性不改跟他去了,那我们以后就别再见。”

明明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是我,凭什么就被伤害过她的人一句话叫走。

说完这一句,我负气地甩开了戚默涵的手,越过他们,先一步走出那家店的门。

我以为她会跟上来,可是她没有。

10、没有未来

吃完火锅后,狗实带着大家回酒店,我送戚默涵去机场。

一路上,我们聊了不少从前的事,戚默涵说:“靳柯,你真小肚鸡肠,屁大点事放心上。”

我没说话,我不想告诉她我是因为在意,所以产生了嫉妒。

在那之后,有一段时间,我其实有想过去找戚默涵和好。那时房岱已经参加工作,我听说戚默涵每月都会去他的公司一次,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只知道這样的消息像一根绳子,把我往去找戚默涵相反的方向拉。

“还能因为什么,他开销大,在一起那会儿零零散散找我借了小一万,分手后还躲了我一阵,那天终于碰上躲不下去了,约我出去商量分期付款。”

房岱是老赖,分期的钱也每个月拖,还好戚默涵知道他公司的地址,定时上门讨债。

我听完这些,心里五味杂陈:“你当时为什么不和我解释?”

“我给你打了语音也打了电话,你又不理我。”

戚默涵瞪着我,嘟囔着她才是受害者。

我沉默,那时我在气头上,总想再等等,等多几个电话打过来,证明我对她来说是重要的。可我并未意识到,当时同时被房岱和我躲着的她,心里又如何想。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我问戚默涵:“你这次去德国,待多久?”

“定居,我爸妈在那边做生意,近几年应该不会回来。怎么,舍不得我?”

戚默涵歪着头看我,她说:“舍不得也没用,你当时拒绝了我,我也不会答应你。”

我紧抿着唇,半天出不了声。

戚默涵又捶我一拳:“好了,我开玩笑的。我到了,你回去吧。”

我轻轻“嗯”了一声,说:“再见,保重。”

我没法告诉戚默涵,其实我还有好多话想说。

从这天见到她的那一刻起,这些问题就不停地在我的脑中盘旋。

我想要问她,如果当时我们和好了,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我们依然快乐地生活着,是不是她在走出房岱带给她的阴霾后会试着和我开启一段新的爱情旅程,是不是她会为了我留在这片土地?

但我什么也没说,从我负气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失去了问出这些话的资格。

我独自搭车返回酒店,狗实恰好出来买烟,站在门口眯着眼睛看我:“靳柯,你下巴上是什么?送美女一趟口水都出来了?”

我不说话,他又凑近了些:“你……哭了?”

我感觉喉咙里有气泡在滚,我努力把它们吞咽下去,艰难地开口:“在路上又看了一遍新书的结尾,男主真是一个神经病。”

狗实不解:“你不会是被他气的吧?哎,这不是你自己写的吗?要不你加个番外,让他和女主在一起……”

我摇摇头,越过他朝酒店里走去,泪珠滚落下来,打在了鞋面上。

故事结束了,我再无内容可写。男主是一个懦弱的神经病,他离开了女主,所以他们没能一起赚到很多钱,没能相爱,也再没有未来。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