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上,逍遥望晴川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文/李丹崖

阡陌上,逍遥望晴川

每个人都需要一次心灵的出走,从缛节中,从浩繁的案牍里走出来,给自己一次心灵的逍遥游。

当辽阔的绿意逐渐由自然界渗入到我们的心底的时候,无边的痒便开始咬噬我们的心灵,为了止痒,我们不得不挪动自己的双脚,到葱茏的草木间,到蜿蜒的山林小径上,越走越远,越走我们的影子越小,直到我们化成一只蜂鸟,一片绿叶,皈依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如婴孩投向母亲的怀抱。

人生嬉闹,敞开门才会乐淘淘,走出去才能得逍遥。关上门只会让心灵蹩脚,闭上窗只能让灵魂返潮。

市声鼎沸,不如来一次野游,在一个春早;势利纷华,不如冲出重围,让自然给自己洗脑。

秦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那晴川上的一抹俏丽的骄阳,会幻化成我们心中气势如虹的唱和,那鹦鹉洲上的盎然绿色,会延绵出我们心底无边的生机和弦歌。

阡陌上,逍遥望晴川。阡陌上炊烟聊聊,白羊在坡,花木妖娆,牛马离槽,这是生命的桃园图,这是世界给鼎沸的人心铺开的一面别开生面的图景。

陶渊明说,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一位养鸟的人告诉我,有些鸟儿要么会死,要么会千方百计的告辞,总之,你永远也别想将他们彻底圈住。我问他,哪一类鸟儿呢?他说,很简单,你只要看鸟儿的羽毛就可以了,只要是那种羽毛光滑的像缎子一样的鸟儿,是注定要飞走的,它们不属于笼子,它们属于自然。

养鸟人的一句话,让人醍醐灌顶。有句话这样说,若想逍遥,脱去龙袍。不管你的龙袍有多光鲜,但它始终还只是一件象征身份的袍子,相比较那些乡野垂钓,赤膊光膀,一身蓑衣的汉子们,一身袍子显得如此的呆滞,如此没有生气。难怪张爱玲总结一些人的生命时这样说:生命是一件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了虱子。

话是这样说,许多人任然为了一身袍子,操戈相向,冥顽不灵。

我们总是喜欢握紧太多东西,却并未真正了解我们所握住的东西。

譬如,人懂得放飞风筝,握在手里的那根线,越松越长,直至飞到高高的云天上,与天空的澄澈一起翱翔。人在望风筝,却不知道风筝在笑人——那些自以为很高很大的万物之灵长啊,你们是何等的滑稽,你们懂得放飞几根竹篾和纸张糊制的飞鸟,却不知道放飞你们自己。是呀,箴言往往就在我们自己手心里,只不过心灵之上,盖了一块黑布,我们往往看不到,这是生活的魔术,也是障眼法。

有人这样拆解逍遥,两字皆为“走之旁”,意为:若得,必须走出去,走出世俗的信号覆盖范围才可以。逍遥是一种由内向外的自我突围,是一种内心的返璞归真,实在蜿蜒阡陌之上,就着炊烟看晴川历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红尘有你,思念也幸福
下一篇 : 康斯坦茨良人归来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