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一朵花去流浪,你却说留下也无妨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举一朵花去流浪,你却说留下也无妨

文/闫晓雨

1

柴犬先生第一次见到刺猬小姐,是在大理。

下过雨的人民路,脱去了白昼的喧嚣和躁动。柴犬先生告别了同行的小伙伴,一个人走走停停,地上的小水坑明暗交织、锐利恍影,使他忍不住上去踩,旁边没什么人了,他就索性放飞自我,仿佛回到小时候一样的快乐。

这趟云南之行是柴犬先生送给自己的毕业礼物—22岁,河北人,在北京读大学,是身边人眼里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的典型“直男”。

这次旅行的主要目的,是想趁此机会,捋清楚自己的未来。

20多岁的年轻人迷茫得总是如此相似又可爱。

大理四月湿润的空气最易勾起不清不楚的陌生情愫,柴犬先生摸摸脑袋,觉得此刻最适合去小酒馆里喝杯酒,一杯敬感情的虚妄,一杯敬未来的明亮。

正当柴犬先生踌躇去哪里时,听到不远处一家名为“在路上”酒吧里传出的音乐,那殷殷辗转中折射出无奈和期望的克制女声,仿佛有着勾人的魔力。他走进去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点了杯威士忌,抬起头注意到唱歌的是个短发姑娘,全程很投入,完全不理会台下观众的注视与欢呼。

柴犬先生被她唱的《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所吸引,他本身就是石家庄人,又是万能青年旅舍的忠实粉丝,所以在大理听到这首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冲动之下,他在对方演出结束后快步追上去:“喂!老乡,你好。”

刺猬小姐觉得莫名其妙,这个家伙是谁,为什么要叫她老乡?

她没理会,继续往前走。就听到男生在后面絮絮叨叨说起了缘由:“你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意思,你唱得很投入,所以猜测你也是石家庄人。我就是想和你说,你唱歌很好听。”柴犬先生一脸认真的窘迫。

夜晚褪尽游客的人民路格外安静,钻进鼻子里的青草香惹得刺猬小姐生不起气来,回头,定睛看着男孩,长得还蛮可爱的。

反正下班后无事,就当回家路上搭个伴吧。刺猬小姐和柴犬先生打起招呼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往前走去。

两个人这样认识的方式,在大理,算不得奇遇。

刺猬小姐是坚定的间隔年旅行者,每工作一段时间,就会出去玩一圈,始终不停止对这个世界的好奇,这是她的生活方式。从大学开始,她分别做过青旅义工、商贩、兼职导游、支教教师、咖啡店服务生等工作,歌手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唯有音乐,最懂宽恕。”

刺猬小姐说她很喜欢摇滚乐,是因为大多数乐手都身体力行走在时代变革的前沿,他们无所畏惧地追逐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们的独立思考,从来不泛泛而谈。

柴犬先生听到这番话,内心十分震动,分别时,忍不住和她要了微信。

他说,下次还去小酒馆,听她唱歌。

2

那段时间,柴犬先生几乎是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在路上”。

这个面带迷弟笑容的阳光大男孩每晚十点钟准时抱着一杯威士忌,店里的服务生都习惯了。柴犬先生长相不属于花美男那一类的,但加分项是个子高,有188cm的样子,局促的小酒馆里座位之间间隙狭窄,显得那双大长腿无所适从。

这幅情景惹来很多小姑娘偷看,但柴犬先生的目光,全部倾注给了台上深情演唱的刺猬小姐。

刺猬小姐何尝感受不到,那种炙热,那种滚烫,那种欲言又止的眼神,象征着一段离经叛道感情的开始。但刺猬小姐不断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再瓢泼的心动,都会雨过天晴。

她很清楚地知道,他们不一样。

她比他大五岁,没稳定工作,爱过一些人,但都无疾而终。没有活成世人眼里所谓“一个女孩该有的样子”。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是哪里,明天将去往何处;她没有足够的勇气为对方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亦不够肯定他的喜欢就够肝胆。

他才22岁,刚大学毕业,对他来说,这或许只是一段充满旖旎色彩的旅途相遇吧。

没有感情基础的爱情,缺乏安全感的刺猬小姐绝不敢只身犯险。

柴犬先生原本打算在大理待半个月,剩下的行程去往泸沽湖。

可刺猬小姐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的安排,他舍不得走,害怕一个转身,台上那个唱歌的姑娘就变成一场幻影。

所以他改变了行程,继续留在大理,每天晨起踏着如约而至的阳光去刺猬小姐所住的客栈送早饭,知道她起得晚,就在楼下大厅里乖乖等待。白天时,两个人就骑单车去洱海边,吹吹风。其实风有什么好吹的,还不是因为眼前的人啊,柴犬先生这种不懂浪漫的直男,在内心深处有点儿嘲弄自己的小心思。

他能感受到刺猬小姐对他不是没有好感。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他想表白心迹时,总是被刺猬小姐成功打岔往别处去了。

那天在双廊古镇上,柴犬先生打算最后尝试一次。

他出来的时间不短了,相信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刺猬小姐应该有个答案了。如果对方同意,他甚至愿意为了两个人的将来索性来云南工作,如果对方拒绝,那他也不会过分纠缠。

午饭过后,两个人照旧开着玩笑朝外面走去,可能是那天阳光太好,刺猬小姐在一旁不由自主哼唱起周杰伦的《晴天》,柴犬先生听入了迷,怔了一阵子,开口说道:“我比较笨,不会说话。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学唱情歌吗?”

刺猬小姐不客气地回击:“你天生五音不全,可跟不了我。”

“可是我愿意努力呢?”

“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

刺猬小姐说完这话,没有转身就走,而是怔怔地盯着柴犬先生的眼睛看。不悲不喜,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柴犬先生努力尝试从她的眼神里看出隐忍或怜惜,却一无所获。

她的眼睛里,真的没有他。

原来,很多事真的不是努力就可以。

几天后,柴犬先生买了回家的车票,他决定给自己的这份单恋画上句号。离开大理时,看着呼啸而过的苍山洱海,耳机里放着万能青年旅店的歌:“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3

柴犬先生走的那天,刺猬小姐没有去送。

她一个人走在人民路上,看着那么多相似而又不同的面孔,偶尔在人群中看到个子高的男生会轻微恍神。其实她也不知道,不知道那个男生是否真的喜欢她,还是只当她是这个浪漫古镇上的一段邂逅。

或许,他喜欢的就是我的歌声吧,刺猬小姐想。

或许,他只是心情不好来散散心,过段时间大家就忘记彼此了,刺猬小姐想。

或许……

或许……

刺猬小姐有些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意那个傻小子,那个每晚送她回家,都要看她上楼才会安心离开的傻小子。

记得多年以前,在故乡的日子过得安稳又无聊,在当地一家清闲的单位任职,刺猬小姐每天都有大把无聊时光刷剧、看电影。那个时候刚好在播《我的娜塔莎》,她非常渴望战火纷飞的时代里那种无处遁形的爱情,炙热、生猛、一触即发,即便因为特殊年代而显得格外心酸,可那种坚定,本身就是无价而永恒的。

她觉得自己骨子里是一个感性至上的痴情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爱情这件事上,总是十分谨慎。

后来刺猬小姐在旅行中遇到过很多人,不是没有人对她动心过,可真正说出那句“我喜欢你”的,只有柴犬先生。

他们相识不过数月,但他清楚记得她所有的喜好和习惯—她走路要走左边,过马路时总是莽莽撞撞;她有500度的近视,不喜欢带隐形眼镜,所以她在唱歌时眼神总显得那么迷离;她不爱吃香菜,所以每次吃饭,他总会主动将香菜挑到他的碗里……

刺猬小姐在旅途日记簿中写下:“所以,你知道吗?我在爱情里就像是一只刺猬。我总嚷嚷说要浪迹天涯,却不过是在寻找一个能落脚的家。”

“这个时代太快了,我害怕现代人的速食爱情,害怕分开,害怕沦陷,害怕我说OK,而对方到最后却只是敷衍。所以,我在等。我相信会有那样的一个人,看穿我假装的冷漠,抚平我内心的失望。”

哪怕姗姗来迟,也要振振有词。

4

回到学校以后,柴犬先生开始准备毕业答辩、参加聚会,和几载同窗好友抱头痛哭,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能放肆地以青春之名去做任何事。

整个学校里都是告白与告别。

他会在闲下来的空档不自觉想起那个短发姑娘站在台上唱起歌来的样子。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有时候也会恍惚,觉得那些在大理石板路上并肩走过的夜晚,不过是一场梦。

刺猬小姐的朋友圈有段时间没有更新过了,她本来就不是喜欢表达的人,除了偶尔在人民路上拍些过路孩子的笑脸,几乎没什么新鲜事分享。

柴犬先生每天查看她的朋友圈无数次,每一次,看到她尚未更新的动态,都怅然若失。

看到柴犬先生失魂落魄的样子,身边好朋友忍不住来关心。

得知他在大理发生的故事,关系好的学妹告诉他:“女生就是这样,比起‘我喜欢你’四个字,她们更相信行动。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别放弃。”

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她再告诉你一遍:“我不喜欢你”。

可是那又怎样?

万一,万一,她只是等你态度再坚定点,行为再成熟点,就接受你呢。

柴犬先生回想起自己和刺猬小姐相处的时光,他能感受到自己在对方眼里是不一样的,可又实在想不出,对方为什么拒绝他。或许是考虑到现实问题吧?看看这“毕业分手季”滚滚而来的离别气息,不都因为大家觉得在现实面前,爱情不得不低头吗。

可对柴犬先生来说,两个人在一起,总得有一个人要努力向对方的生活轨迹靠拢。

如果你喜欢朝九晚五,我愿予你岁月安好;如果你喜欢浪迹天涯,我便陪你并肩走四方。

2019年10月8日,刺猬小姐在日记里写下:“下一站,我便不再等你了。”

今天是刺猬小姐最后一次在小酒馆里演出。

许多熟悉的朋友都来到小酒馆为她饯行。算起来,她在大理古城待的日子蛮长了,比原计划长很久很久。从六月份到十月份,她一直抱着某种不知名的期待。

可那个人没有出现,或许有些人本就是一期一会的相遇吧。

关于大理发生的一切就留在这里吧,她已经收拾好行囊打算去走滇藏线,然后再去尼泊尔—有些人、有些事,留在春日的人民路就好。

一曲完毕,满座惊叹。

刺猬小姐背起吉他朝大家郑重地鞠了一个躬,然后便大步往外面走去,却听到背后传来那道熟悉的声音:“老乡!要不要跟我一起回石家庄,或者我留下来,等你回心转意教我唱歌。”

咦?什么液体打落在手背上,好像外面下雨了呢。

刺猬小姐回过头,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真真切切站在那里,背景音乐不知道何时播放了一首满大街都在放的热门情歌,她扑哧笑出声来,真是俗气啊,可这么俗气的桥段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东京、巴黎或安卡拉,哪都不重要。

此刻,刺猬小姐只想回头去给柴犬先生一个拥抱。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