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甜酸心事

发布时间:2019年7月1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他是甜酸心事

文/由甲

1

吊了两个小时的威亚,终于落地时,管彤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

从高空到陆地,没了束缚,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酸疼。助理手脚麻利地将外套摊开裹住管彤,又将围巾层层套在她的脖间。她依偎在助理身上向着休息室走去时,一道黑影快速自身后闪出,随即她的脑门被轻轻一敲。

管彤吓了一跳,但很快那道黑影在她身前站定,扬着一张俊朗而可恶的笑脸。她的表情由茫然转为咬牙切齿,道:“徐畅!”

徐畅是管彤在这部剧里的搭档,他们更是一个班毕业的同学,因为相熟,平日里他便总是没个正形。见她圆润的脸上满是被戏弄的恼怒,他笑得更为放肆,这下原本神色恹恹的她表情变得愤怒起来。

“徐畅,你个幼稚鬼!”管彤挥舞着拳头要报仇,徐畅笑嘻嘻地跑开了。片场的人见两人打闹早已习以为常,依旧不以为然地做着自己的事儿,有专门拍摄花絮的后勤人员十分乐见地拿着相机跟拍。

徐畅身材高挑,管彤的个子则是南方女孩里常见的娇小,因此对他不够成威胁。反倒是他不时占着身高优势揉乱她的发型,气得她连蹦带跳地捶他。打闹中的两人全然不知,这一画面在旁人看起来有多暧昧。

就在两人闹着追打时,徐畅感觉到一抹异样的目光,他下意识地向着那目光的来源看去。片场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但他几乎是第一眼就看见了在出口处站着的男人。

那个男人身材高挑,穿着长款的黑色风衣,双手插在衣兜里静静地伫立在那儿。因为职业的关系,徐畅本能地注意到他的外貌。男人的面部轮廓立体英挺,皮相丝毫不输当下演艺圈的艺人,气质儒雅而沉稳,令人猜不出他真实的年纪。此时他正面色冷峻地朝自己这个方向看。

徐畅停止打鬧,管彤也觉得不对劲儿了,循着徐畅的目光看了过去。在看见那张熟悉的脸时,她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她冲着站在出口处的男人开心地喊道:“喂,你怎么来了?”

现下正是B城最冷的隆冬季节,又是夜戏,厚沉的黑色羽绒服像是一床棉被将管彤自上而下包裹得严严实实,露出一张画着淡妆的白皙脸蛋。她朝着男人跑去,动作有些笨拙可笑,因为方才的打闹,脖子上的围巾散乱地搭着,不过她浑然不在意。

“你怎么来了?”男人的身量相较于徐畅高出很多,管彤跑到他跟前仰着脸,眉眼弯弯地笑问。她圆润小巧的脸上被冻出了两抹红晕,她的五官不算出色,但组合在一起却令人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和谐舒适感。

董占明敛下方才稍显沉郁的目光,看着眼前明媚的笑脸,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你父亲说你跟组来到B城,我恰好也来这边处理点儿事儿,就过来看看你。”

徐畅也跟在管彤身后,此时上前对董占明点头微笑着招呼,她便对董占明简单介绍道:“对了,这是我同学,徐畅。”又对徐畅道,“这是……”管彤似有些纠结地顿了下,“我爸的朋友。”

不知为何,徐畅觉得董占明虽然带着礼貌的微笑,却令他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但他同管彤一样,是开朗的性子,又向来神经大条,将这种感觉归咎于董占明本身的气质使然。于是,他朝董占明客气地问候道:“叔叔好。”

徐畅话一出口便后悔了,虽然管彤说面前的男人是她爸的朋友,但董占明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自己这声称呼其实很唐突。管彤听见他对董占明的称呼后吃惊地看向他,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巡视了一番,看见他困窘的表情和董占明瞬间黑下的脸时,她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2

直到坐上董占明的车,管彤还是觉得好笑,捂着嘴不时偷看董占明英俊的侧脸。这么多年来,他好像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初识他的人总会不自觉地被他身上的疏离感所震慑。

她十八岁时认识董占明,那时他二十五岁,因为生意上的事儿与她的父亲来往,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她放学回来,父亲正与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父亲见她回来,招呼道:“彤彤,快过来打个招呼。”

当时董占明是背对着管彤的,听见父亲的声音他才转身看向她,带着礼貌而淡然的笑意,那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张脸。十八岁的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见到年轻好看的异性难免羞赧。她看得出来父亲对他很是欣赏,热情地对他介绍道:“这就是我女儿,管彤。”

董占明朝她微微一笑,不同于同学男生的浮躁和青涩,他儒雅清俊,令管彤都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当时的她就像徐畅一样,被他身上过于沉稳的气质所震慑,明明父亲看起来比他大上许多,却还是不自觉地将他当作长辈,道:“董叔叔好。”

管彤的称呼显然出乎父亲和董占明的意料,父亲听后“哈哈”笑了起来,纠正道:“叫董哥哥嘛,人家可比你爸爸年轻多了。”

管彤咋舌,偷眼看董占明,后者面上却并无不高兴的样子,依旧微笑着,似乎并不在意称呼错了这样的小事。

后来董占明与父亲来往多了,时常出入家里,偶尔受父亲所托,他也会指导管彤的作业,或是顺路接她回家,久而久之与她也就熟悉了起来。

没了一开始的生疏,管彤倒是十分喜欢与董占明相处,他话不多,不会像长辈一样对她念叨着大道理,更多的是像朋友一样倾听她的牢骚和所见趣闻,如同一方温润质朴的上好白玉一般,相处时让人觉得舒适而温暖。

3

管彤赶的是夜戏,此时正是深夜十一点,所幸还不算太晚,董占明带她来到一家西餐厅。

点过菜,管彤亮用晶晶的眸子看向董占明,目光狡黠:“其实你就该多笑笑。”

董占明将菜单递给服务员,不解地回视管彤。她笑道:“你看你把我同学给吓的。”

“你很在意他?”董占明声音低缓,听不出情绪。

这句话令管彤想起近来网络流传她与徐畅的一些风言风语,其实也不过是为新剧造势做宣传,因此剧组的宣传团队让两人不必澄清,由得外界揣摩。不过董占明从不爱八卦,应该并不关注这些。

管彤正欲解释,却见自董占明身后走来一位穿着优雅的女人。她自然认得这是圈里的前辈,是当下最红的女明星——夏梓,也是她现在正参演的这部剧里的女主角。

夏梓是出名的冷美人,平日里在片场也不见她对人亲近,而管彤不过是客串演员,在剧里没有与夏梓直接的对手戏,自然不会有什么交集。因此看见夏梓朝着自己走来时,管彤一愣,却见夏梓的目光略过自己最终定格在董占明的身上。

“占明?”夏梓走上前来试探地唤道。

董占明闻声回头看见正在走近的夏梓,两人应是相识并且熟悉的,他绅士地站起身来回应。管彤看见向来不苟言笑的冰美人竟然破天荒地露出笑意,同他说:“还真的是你,听说你会过来,正想着有空约你吃个饭呢。”

夏梓话里藏着嗔怪的语气,目光一转看见了站在一旁的管彤,仿佛这才注意到管彤的存在。她目露疑惑,董占明微微一笑解释道:“带小丫头过来吃个饭。”

夏梓礼貌地对管彤点点头,然后又跟董占明寒暄了起来。管彤抿了抿唇,咽下嘴边的话,默默地看着两人交谈。

董占明儒雅清俊,夏梓清冷美艳,看起来十分登对。管彤讪讪地看向自己身上穿的牛仔卫衣,好像真的就是董占明口中“小丫头”的形象,与他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

所幸夏梓很快便因为有事儿先走了,董占明为怠慢管彤说了声抱歉,管彤自是笑着摇头表示并不介意,内心却是为不断萦绕着他说的那句“小丫头”而感到些许失落。

吃过饭,董占明将管彤送到下榻的酒店,外面正落着皑皑白雪。

管彤难得话少,董占明自来话也不多,两人下了车,薄薄的积雪被踩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直到快到应该道别的时刻,管彤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太过沉默,她收敛了自己内心那些不可言说的小心思,回头故作轻松地笑道:“好了,我到了。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董占明微笑点头,借着酒店内透出的灯光,他的双眸像是终年浸泡在深海下的寒星,幽暗中投映出点点光亮,令人沉醉其间。管彤匆忙笑了笑便转身想要逃离,仿佛怕再多看一眼便会沉沦在那深邃里。

管彤知道董占明还在身后看着自己,走出一段距离后,她回头,看见他果然站在原地望着自己。他穿着得体的西装静静地伫立着,如同书中走出的风雅贵公子一般。突然,她朝着他跑了过去。在他不解的目光下,她将缠绕在自己脖子上的粉色大围巾解下,踮起脚一圈一圈地缠在他的脖子上,又拍了拍落在他肩上的雪,自顾自地道:“这儿太冷了,你穿这么少会生病的。”将围巾整理好,她露出满意的笑容,才再次转身走向酒店。

等董占明反应过来,管彤娇憨的身影已经停在了酒店的门口,她回头冲他笑着挥了挥手,便进了门。脖子上带有余温的粉色大围巾上散发着属于她身上特有的馨香,像是夏日盛开的野蔷薇,令他不自觉地莞尔。

4

管彤是舞蹈艺术生,进入演员这一行实属偶然,一开始就是抱着随便试试的心态参演了由她朋友编剧的一部校园电影,哪知电影没火,她却因清秀的长相和清新自然的演技而被知名导演挖掘。

管彤坐在片场的休息椅上候场,突然一道阴影将她覆盖,她抬头便看见夏梓明艳的脸。夏梓微笑道:“难怪觉得你眼熟,原来是一个剧组的。抱歉,没有及时认出来。”

夏梓这样的冷美人,五官精致,平日里不笑时给人如高岭之花般神圣不可亵渎的感觉,但若一笑便如春风化雨,纵是再冷面无情的人都觉得难以抗拒。

管彤忙站起身来回道:“没关系。”

夏梓笑了笑:“对了,你和占明是……?”夏梓的尾音微微拖长,直觉告诉管彤这才是夏梓主动来亲近的目的。这让她突然没了想要与夏梓继续谈下去的欲望,她无法像与徐畅介绍得那样坦然,告诉夏梓她与董占明之间纯粹的关系。因为从夏梓毫不掩饰的目光里,她看出来夏梓对董占明是带有企图的。

但出于对前辈的尊重,管彤最终还是勉强地牵了牵嘴角,老实地回答道:“他是我父亲的朋友。”

夏梓了然地“哦”了声,许是性情使然,她明显像是卸下心防,笑容愈加明媚道:“我与占明也是很好的朋友,既然都是占明的朋友,你好啊!”她落落大方地朝管彤伸出手。

這一天管彤心情恹恹。夏梓作为主演在各种特写镜头下都美得令人心醉,这样的人间尤物,几乎拥有着能让所有男人为她折服的魅力。

管彤想起昨日她与董占明站在一起的画面,加之她方才谈话间透露出与他之间的熟稔,不得不承认,唯有这样的女人才足以跟他那样完美的人般配。

终于等到主演今日的戏份拍完,轮到配角补镜头。管彤脱下厚厚的外套,不经意间却扫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只见董占明正朝着她走来,不同于昨日的西装革履,今天的他穿了一件休闲保暖的羽绒服。她开心地正要跟他打招呼,一道清婉的声音已经先她一步:“占明——”

已经卸好妆发、换上常服的夏梓从管彤身后走向董占明,传来一阵高级香水的味道。董占明看着管彤的目光随着声音移开,自然地转而投向走向他的夏梓。隔着一段距离,夏梓站在董占明的身前,两人交谈了几句又齐齐地向管彤看来,很快便一起走过来。

他们还未走近,耳边就传来导演拿起喇叭大声喊着管彤的名字的声音,在一片慌忙中管彤歉意地笑了笑,无奈地表示自己要开工,随后便匆匆跑开了。

5

这一场戏是下水的戏,管彤有些不在状态,一场戏来来回回不断地被喊停,导演都开始不耐烦了起来。片场内早已没有董占明和夏梓的身影,想必两人已经相携离开了。他并没有事先告知管彤会来片场,所以这次应该是专程过来找夏梓的。

管彤身上的戏服早已湿透,经冷风一吹,便是刺骨的寒冷,她只能拼命地抑制住自己不断颤抖的身体。对戏的徐畅看出了她不对劲儿,这么冷的天穿着薄衣下水,别说一个女孩子顶不住,就连他都快崩溃了。徐畅关切地问道:“你看起来很不好,要不跟导演说先去休息一下?”

管彤勉强笑了笑,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儿,她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了其他人的工作。在徐畅担忧的目光下,她再次沉入水中。

不知又被喊停了几次,终于等到导演喊了声“过”,管彤自水下浮出,松了口气。她正要拉住徐畅递过来的手,忽然一阵眩晕袭来,只听耳边有人喊“快叫医生!”随后便彻底没了知觉。

再醒来时窗外夜色暗沉,管彤躺在一张床上,视线所及处是陌生的环境和摆设。她动了动,一道低沉的声音制止她道:“别乱动。”她看过去,只见董占明放下手中的书,从一旁的椅子上站起,探过身子慢慢扶她坐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管彤觉得自己这一觉似乎睡了许久,声音有些沙哑干涩。

董占明没说话,把枕头放在她身后做靠背,侧脸英俊,另一边隐在阴影里,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绪。等他将一切都安排好,才开口道:“右手在打吊针,不要乱动。”

管彤乖巧地点头,等着董占明接下来的话,可他没再出声,只是又坐回去拿起书安静地看起来。等确定他不会再开口时,她才意识到他似乎有些不开心。她怯怯地道:“对不起,这么晚了还让你来照顾我。”

董占明摩挲着书页的手指一顿,终于将书放下看向她。床头是一盏不算明亮的台灯,他在黑夜中注视着她,目光深沉。她被他看得有些心虚,良久,才听他开口道:“你以为我是在介意这个?”

管彤几乎没见过董占明生气的样子,他儒雅清俊,待人温和周道,此时声音依旧淡淡,却让人莫名觉得不怒自威。她愣住,他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吓到她了,敛了眸又道:“你父亲不会赞同你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我不是小孩子了,这是我的工作,我要对工作负责。”

既然选择这一行,整个剧组上下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着赶进度,她不能因为自己而耽误所有人。兴许是因为生病令人的神经更加脆弱,她竟然轻易地因为董占明的话红了眼,或许在他眼中,她永远都只是他初见时的模样。可是她早已不是那个十八岁青涩的女孩,她也早已不甘当那个只能被他抚摸着头顶的女孩。

6

管彤垂下眼不想让董占明看出她发红的眼睛,可董占明怎会感觉不到她的情绪低落?他内心反省或许自己的话过重了,毕竟她还生着病。于是,他没再开口,而是起身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突然额头覆上微凉,管彤抬头,董占明正凝神感受她额头的温度:“烧退了,喝点儿水吧。”

“嗯。”管彤低低地应道,接过他递来的温水慢慢饮着。

看着管彤乖顺而委屈的小模样,董占明暗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把你当小孩儿,也正因如此,才希望你能重视自己的身体。”

管彤点头,也觉得自己太过敏感,她扯开话题笑道:“对了,今天你跟夏梓姐约会怎么样,顺利吗?”

董占明神色一顿,不解道:“夏梓没跟你说吗?是她说要顺道请我们一起吃个饭,我想她会告诉你就没再提前跟你说。”

这下轮到管彤顿住,夏梓根本就没跟她提起过这事儿。董占明见她亦是一脸茫然,道:“兴许是她大意忘了吧。”

在片场一般都是主演优先,毕竟设备器材有限,咖位摆在那里,作为一众配角自然要候场。管彤的戏都排得挺晚的,夏梓不可能不知道。不过,她也只是微微一愣,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她看着董占明的脸,故作轻松地试探着问出她最想知道的问题:“那……你喜欢夏梓姐吗?”

董占明听后无奈失笑,道:“你天天都在想什么?我和她只是朋友。”

董占明的话比药还管用,管彤的心情瞬间好转,她猛地坐直了身体,看起来十分兴奋地问:“真的?”

董占明对她突然变得兴奋有些不解,管彤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了,讪讪地躺了回去,可嘴角的笑意却抑制不住。董占明的几句话将管彤这两天来的烦闷一扫而尽,她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轻快得像要漂浮上天。

管彤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不过因为生理期又是在这么冷的天气下水导致体力不支。在医院休息了一晚,她就想要出院,可董占明坚持给她向剧组请了假。她只得乖乖地在董占明的看顾下继续待在医院里,所幸董占明在身边陪伴着她,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7

管彤拿着手机看电视,眼睛不时地偷偷看向一旁认真工作的董占明。他坐在靠窗的一邊,窗外茂密的树冠延伸向蔚蓝的天空。而他正凝神浏览着放在膝上的笔记本电脑,偶尔眉头微锁,更多的时候是专注而凝重。这样的画面宁静而美好,令人不忍打扰。

突然,敲门声打破了这份宁静。董占明放下笔记本去开门,一道优雅的身影出现——是提着果篮的夏梓。她摘下墨镜对管彤微笑道:“听说你住院了,我过来看看。”

管彤看了眼站在夏梓身后的董占明,压下心中的失落,回以微笑道:“已经没事儿了,谢谢夏梓姐。”

“不客气。我还想跟你道歉的,昨天本来是想请你和占明一起吃饭,竟然忘了提前告诉你,都怪我忙晕了。”夏梓愧疚而诚恳地道歉。

“没关系的,我能理解。”管彤有些心不在焉,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她竟莫名舒了口气,歉意地笑笑,然后接通电话。

那头经纪人说:“管彤啊,你身体好些了没?今晚有个电影节,我觉得是个很好的机会,如果你觉得身体还可以的话,最好还是去一下。”病房内清净,经纪人的声音清晰地透过听筒传出来。

管彤有些犹豫,她探询地看向董占明,后者眉头微锁,正要说话,夏梓却先一步开口道:“你也要去电影节吗?”

管彤其实想去,如经纪人所说,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届时业内很多名导也会到场。正当她犹豫不决时,夏梓说:“如果你也要去的话,服装就包在我身上吧,算是弥补我对你的歉意。”

管彤自更衣间内踏出,粉色的纱裙曳地,层层叠叠的轻薄粉纱上缀着点点亮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她的肤色白皙,长发绾起,银白色的羽状发饰贴在她半边的发顶,留下几缕鬓发微微烫卷,与礼服完美融合,像是无意跌落人间的仙子。

夏梓走上前双手搭在管彤的肩上,看着董占明笑道:“简直太美了,对吗?占明。”

裙子是露背的,几乎开到腰后,头一次在董占明面前这么打扮,管彤有点儿不敢看他的眼睛。就在这时,化妆师将夏梓喊走,留下了站在原地的管彤和坐着的董占明。她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手微微捏了捏裙角,正不知要说些什么,他开口道:“穿得太少了。”

不过董占明的话倒是让管彤的羞澀收敛了些,看见他站起朝自己走来,她撇嘴回道:“现在的人都这么穿,是你太保守了。”说完,她自信地一笑,想要走两步证明自己的坦然,却没想到脚下尖细的鞋跟踩到了裙摆,一扭便向前跌去。他见状本能地伸手去接,她就这么扑进了他的怀中。她抬头便对上了他的双眸,他的瞳孔黑得像是看不见底的旋涡,将人深深地吸引住。

时间仿佛冻结在这一刻,直到董占明的手微微一动,管彤才感觉到背上裸露的地方覆盖着陌生的温度。意识到自己正以十分暧昧的姿势被他抱着时,她的脸倏地升起两抹绯红,慌忙从他的怀中站起来。

8

管彤走完红毯,董占明已经在后台等待,长身玉立的他站在繁杂的人群里,纵使有众多品貌不俗的男星在,他依旧熠熠夺目,令管彤内心不禁生起莫名的骄傲。他见到她,便将手中外套给她披上,动作自然而亲昵,她心下泛甜。

“原来你们在这儿。”突然一道声音打破两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夏梓自一旁走来道,“对了,占明,老张他们组了个局,知道你来,让我们等会儿一起过去。”

董占明听后眉头微皱,还未说话夏梓已经猜到了他的顾虑,贴心地笑道:“不如管彤一块儿去吧?都是些老朋友,不介意吧?”

突然将话头抛给自己,管彤有些无措地看向董占明,随后又看夏梓,夏梓笑容可亲。董占明似是思考了片刻,对管彤征询道:“可以吗?”

管彤跟在董占明身后到了一家高级会所,一进门就看见包厢里坐着五六个人,高矮胖瘦都有,有人迎上来高声道:“哟!我们夏巨星和董大公子来了,才子佳人可算到齐了。”那人走上前才发现董占明身后的管彤,突然愣住:“这位是……?”

包厢里其余的人也陆续看见了管彤,调侃道:“行啊,董哥,不声不响竟然带了位小美女。”

夏梓出声道:“行了,你们这些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人家小姑娘是占明的妹妹,讲话都注意点儿分寸。”

众人笑着起哄道:“哟哟哟,这就不高兴了?哈哈哈哈……”

董占明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并不在意,径自领着管彤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又倒了杯果汁给她。也有人跟她打招呼,但他都挡了回去,众人也不在意,嘻嘻哈哈地说着话聊天。慢慢地,便是管彤独自坐在一旁啜着果汁听他们说话,气氛一片热闹。

中途董占明的手机响起,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号码,对管彤附耳道:“我先出去接个电话,可以吗?”他是担心管彤一个人在这里尴尬,她立马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关系。他拿着手机走出包厢,她继续听着他们说话。

酒过三巡,有人大着舌头道:“哎,夏美女,我记得当初你可是和占明约定,什么三十几岁后,你若未嫁,他若未娶,就干脆在一起得了。”

管彤一愣,目光偷偷看向夏梓,却见夏梓笑道:“不过是玩笑话罢了,怎么能当真呢?!”

“怎么就不能当真了?你看你俩男才女貌多般配,不要说你单到现在不是在等我们占明。要我说,你们就是太闷了,早就该在一起。”包厢里的人都众口一词地规劝,管彤听不下去,放下果汁默默地走出了包厢。

冰冷的水扑在脸上,看着镜子中水珠滑过自己素净的脸,管彤的眼底只有嫉妒。她承认自己很不开心,包厢里的一切仿佛都将自己排除在董占明的世界之外。

管彤擦干了脸沿着原路走回包厢,在经过一处拐角时,耳边传来的细微的声响令她停下脚步。她后退几步,只见在走廊尽头的一处窗边,夏梓自背后拥住了董占明。夏梓长而光泽的卷发披散在她的肩后,看起来柔美而温顺。

“占明,我们提前履约好不好?”

这一幕如同千万根银针袭来,狠厉决绝地扎向管彤的心。她喉咙一哽,竟不敢再看下去,不自觉地后退着,几乎慌不择路地想要逃跑。

9

片场内,导演对管彤建议,为了让人物的感情更加饱满,决定加个吻戏。她一愣,自己从不拍吻戏,在之前谈剧本的时候就提过这个要求。

导演自然也是知道的,但他意味深长地劝解道:“管彤啊,你是个演员,有时候为了塑造一个完整的角色,有些牺牲是必然的。”管彤垂眸,思考了片刻,就在导演以为她要拒绝时,她却意外地点头答应了。

随着导演一声“开始”,徐畅的脸渐渐地向着自己靠近,看着他熟悉的眉眼,管彤暗暗忍下后退的冲动。她是个成年人,不过是场吻戏罢了,她逼着自己这样想。

就在徐畅近到气息喷薄在自己脸上时,管彤的手臂被人重重地一扯。她惊讶地转头看去,却见董占明满脸愠色,那是她不曾见过的模样。她不解地看着他,被他握着的手臂上的力道加深,她觉得有些疼。

董占明对同样不解地看着他的众人,淡淡地扔下一句“抱歉”,便拉着管彤走出了片场。一路上,她几乎是被拖着走,他身高腿长,走得匆匆,她有些跟不上他的步伐,显得有些吃力。

“你大可不必拍这种戏。”直到将管彤拉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董占明终于放开了她。

管彤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听到董占明的话,她才意识到他指的是吻戏。自从上次她在会所看见夏梓抱住他的那一幕,她就没再见过他。

那天她匆忙从会所落荒而逃,没有勇气再待下去。夏梓大方知性,与董占明是众人眼中的郎才女貌,再看自己,自始至终不过是依托着少时相识的世交这层身份。董占明照顾她、迁就她,但从来没有考虑过她也是能与他并肩而行的伴侣。

那天她不辞而别,只是发了个短信告知董占明自己临时有事儿。后来的几天,她都以工作为由不再见他,他再打来电话她也只是敷衍,说自己接下来工作忙。管彤没想到他会这样突然出现,她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不能?”

管彤的话像是问住了董占明,他一愣,站在那儿竟不知该说什么。她心里难受,但面上还是牵起笑意道:“没事儿的,不过是个吻戏而已,是我自愿的。”

管彤说完便要回片场,那里还有一群人等着她开工。董占明见她要走,拉住她道:“你就那么喜欢他吗?我想你父亲也不会认同你这么做的。”

董占明的话激怒了管彤,她手一抬,挥开他的手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是我的工作,我的选择。你不要总拿我父亲来压我,别管我。”

管彤的语气激动,轻易地将董占明的手挥开。她说完,四周一片安静,见他愣愣地看着自己,她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她不敢再看他,低声道歉:“对不起。”说完,转身跑向片场。

那场吻戏到底还是没有拍下去,导演因为等不及她上场,安排了下一个角色的戏。管彤回去挨了训,也没心情再待下去,默默收拾了东西回酒店休息。

10

后来管彤结束了自己的戏份,独自回到A市。自那次不欢而散之后,她便有意避着董占明。兴许她无理的态度也让他心寒,他也没有再联系过她。

这几日,管彤心情烦闷,推了所有的行程窝在家里。管彤的父亲提起董占明问起过她几次,但她都让父亲回复自己不在。父亲看出了她与董占明似有隔阂,但奈何她闭口不说,他也只能照着她的意思回复。

董占明来董家的时候,管彤让父亲和管家都别说自己在家。晚饭的时候,因为董占明没离开,管家只能把饭送到她的房间,告诉她她的父亲正与董占明聊得尽兴,在一起品酒。

晚一些的时候,管彤听到房外一阵响动,她偷偷地打开门,却见管家吃力地扶着满脸通红、正说胡话的父亲,管家见到管彤道:“先生喝多了。”

以往父亲嗜酒,也会拉着董占明在家喝几杯。但董占明向来不会这么没分寸地劝酒,没想到这次他会让父亲喝得这么醉。管彤皱眉,问道:“董……他走了吗?”

“你说董先生?好像也喝了不少,在底下休息呢。”

管彤鬼鬼祟祟地沿着楼梯慢慢往下走,她在楼梯尽头躲在一处拐角看见董占明正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脸上和脖子都泛着淡淡的粉色。她见他没注意到自己,大着胆子走近他,他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桌上放着空空如也的酒瓶,看来是真的喝了不少。

董占明即使是喝醉的模样都是安静的,他仰着脸,面上精致的轮廓起伏有致,也只有这一刻,管彤的目光才敢这么大胆肆意地看着他。她坐在他身侧,手不由自主地沿着他脸上的轮廓慢慢描摹,直到停顿在他削薄的唇上,她竟然大着胆子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轻轻地贴近他的嘴角。

就在管彤将要离开时,她的手却被突然抓住。她一惊,却见原本沉睡中的董占明睁开了眼。他直勾勾地盯着她,问道:“做什么?”

管彤还沉浸在被抓包的惊慌中,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可董占明的目光却像是有穿透力一般,仿佛要将她看穿。他继续问道:“为什么躲着我?”他到底也是喝了许多,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

管彤被董占明抓着手无处遁形,她惭愧而委屈地低下头,泪水竟然没出息地先掉了下来。她的眼泪一滴一滴重重地打在皮质的沙发上,他却仿佛被烫到了一般,没了一开始的咄咄逼人,他讷讷不知所措地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道:“你……别哭。”

管彤看着董占明,只觉得自己万分委屈,她挥开他的手,不管不顾地道:“因为我喜欢你。明知道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不成熟的小女孩,可我就是喜欢你,所以才不能忍受你和别人在一起。”

她知道自己此时一定很狼狈,她不敢看董占明的脸,胡乱地抹去自己的泪道:“对不起。”她再也待不下去,想要落荒而逃。

可董占明却一把拉住了管彤,她回头,他桎梏住她的双肩,抬手轻轻拭去她脸的上乱七八糟的泪痕,直视着她的双眸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管彤自嘲般勾了勾嘴角,道:“没关系。”

她轻轻一挣,只想要快点儿离开,董占明知道她并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坚持地没有放开她,而是看着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他定定地看着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继续道,“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小孩儿。是我太懦弱了,竟然还没你一个小丫头有勇气。其实我早已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你,可我比你大七岁,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高中生,我不敢確认我对你的喜欢会不会对你造成困扰。你还那么年轻,或许你需要的只是一段平凡而简单的感情。”

管彤因为董占明的话愣住,一时竟不知他在说什么,仿佛置身于一场梦中。他道:“彤彤,你看到了,我或许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这样的我,你还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我愿意。”他的话刚落下,管彤便急促地回道,生怕这是转瞬即逝的幻觉。

她的回答大胆而果断,不仅是董占明,连她自己都愣住了。随即在他渐渐展开的笑颜中,她才为自己方才的不矜持而感到难为情。她低下头轻咬着唇,一只温柔的手却托起了她的下巴,他的脸慢慢向她靠近,温柔而缱绻的吻落下时,仿佛千万朵烟火在寂静的夜里瞬间绽放。(完)

看更多,点击,飞言情在线阅读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盛情难却
下一篇 : 云之宴宴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