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衣白马少年时

发布时间:2019年8月15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素衣白马少年时

文/何林霖

01

17岁的桑安澜,在明德高中的三年级无人不晓。文科第一名,校长的女儿。同学的眼光总是蕴含着太多纷杂的信息,桑安澜毫不在意,每日里一人来去,安之若素。

寄宿制的明德高中规定3个星期回家一次,其余时间不许出校门,禁止带手机。几乎与世隔绝的环境使得青春期躁动的荷尔蒙愈发难以克制,黑暗的道路上,桑安澜瞥一眼躲在廊柱后面接吻的两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回来了?”灯光下的母亲抬起头,眉心有浅浅的川字纹路,“给你热了牛奶,顺便把这几道错题看一下。”桑安澜应声坐到桌前,接过上午刚交上去的卷子细看母亲批改过的痕迹。牛奶在一旁散着热气,她不小心抬手碰到,烫了一下,轻轻一抖,又默默地缩回去。

“看完早点睡,我走了。”门被母亲带上,“哐当”一声。楼道里还有刚回到公寓楼的年轻老师在说话,和着水房“哗哗”的流水声,嘈杂细碎。

桑安澜安静地坐着,订正完一张卷子。四周逐渐安静下来,熄灯铃响过,桑安澜拉开窗帘向外看,篮球场上一片漆黑,寝室楼的灯也都黑了下来。她把牛奶一饮而尽,关灯睡觉。

第二天的英语课上,同桌侧过头:“哇,分数好高,果然你妈妈又给你讲过了啊。”桑安澜微笑点头,会意地把订正好的英语卷子递给她,继续做数学题。

这周刚好放假,上午课结束后,满校园都是拎着大包小包往外走的同学。班里只剩下桑安澜一个人,她不紧不慢地写完最后一行笔记,收拾好东西,把新发下来的各科试卷叠成边角服帖的一摞,才锁上教室门离开。吃完午饭,她还要回来上自习。

然而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班级的门开着,讲台一侧的座位上多了一个人。

“桑安澜?”他从书山题海中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温柔俊朗的脸,冲着她笑,“来学习啊?学霸果然不一样。”

桑安澜攥紧手中的钥匙,一脸怔然:“窦飞航?你怎么没回家?”

02

3个月前,30岁的桑安澜从公司辞职,决定抛下母亲出门旅游。

母亲和她大吵一场,斥责她不知好歹,自毁前途。“好不容易要晋升了,不就是一点刁难,哪里的上司不是这样?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旅行社的小姐姐笑眯眯地为她推荐旅游套餐,桑安澜把指尖转了几转,落在了酒泉上。她看着这两个字发呆,熟悉又陌生的字眼在舌尖打转,来去之间总觉得,自己好像忘掉了什么。

而当她终于踏上这片土地,在晕车后栽倒进巨大的麦垛时,忽然就把什么都记了起来。好像一条鱼终于被网住,在渔夫卖力地拉扯中逐渐浮出水面。桑安澜拒绝了导游的安排,自己坐车去了玉门关。

9月的酒泉风很大,桑安澜盘起头发,用纱巾裹了口鼻,戴着墨镜站在关隘的遗址前仰头看,乔其纱的长裙在沙砾间抖出一片雪色。她顿足许久,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把耳机插上,点开一首歌,耳机瞬间流泻出抑扬顿挫的苍凉: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

咿呀的闽南语把她的思绪渐渐带到了过去,30岁的桑安澜,孤身一人,没有工作,没有朋友,没有伴侣,也没有母亲,站在一望无际风沙漫天的玉门关前,终于落下泪来。她想起了17岁的高三那年,孤身一人的自己。

03

17歲的桑安澜站在空寂的教室里,面对着熟悉又陌生的男同学,一时间不知所措。

窦飞航坐在桌前,饶有兴趣地看着桑安澜:“我这次不回家,听同学说你假期都在班里上自习?”

太久没和男同学这样聊过天,桑安澜竟一时有些口拙,讷讷应道:“嗯。”

她坐在第2排左侧,窦飞航则坐在第1排靠右。原本以为这样结束对话就行了,谁知窦飞航竟突然转过了身,搭了条胳膊过来,语气熟稔地继续搭话:“学霸,先别忙学习,聊会儿呗?”

教室里虽然只有两人,但摞得厚厚的书本资料仿佛一堵墙一样,把他们隔了开来。桑安澜看着半隐在书墙后面的人,忽然发现,窦飞航长得还不错,有笑起来很温柔的眉眼,银框眼镜衬得书生气浓厚——长得倒像个好学生。

“聊什么啊?”她把桌上的政治资料笔记都拨出来堆在一起,顺手撩起垂在右脸侧的及肩短发,挂在了耳后,开始漫不经心地翻页。

“嗯……我听同学说,你跳舞很好啊,一二年级的时候他们都看过。”窦飞航把下巴磕在后座的书垛上,眨巴着眼睛看桑安澜,“怎么你到了咱们班这么低调?”

他的语调太轻松,表情又太善意,桑安澜不由得放松下来,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回他:“都高三了,学习最重要啊,跳舞又不能保送我上大学。”

窦飞航揉了揉揉鼻子,不好意思似的:“你怎么就能天天学这么久呢,放假了我都坐不住。”

桑安澜叹了口气:“我妈在后面看着我呢,你说我压力大不大?”

窦飞航啧了一声:“我觉得宋校长平时还挺好说话的,不过对你确实很严格。”

桑安澜耸了耸肩:“是不是挺惨的?”

窦飞航连忙摆手。“不不不,你可千万别这么想,”他干脆绕过讲台,拎着凳子坐到了桑安澜对面,“随时随地都有老师给补课,多少人羡慕!你要知道,我们这种家在农村的,别说请老师补课了,假期里有什么不会的问题都找不到老师问。”

桑安澜听多了这种话,心中毫无波澜,面上却礼貌微笑:“是啊,我确实比你们条件好,所以只能听话努力学习。”

窦飞航却意识到了什么,笑笑换了话题:“你最近喜欢听什么歌?”

“最近?”桑安澜捻着书页的手指无意识地搓了搓,“我啊,上了高三就没听过歌了,电脑啊、电视啊、手机啊,我都不碰了……”

窦飞航立刻崇敬起来:“了不起,我一直都偷偷带着手机呢。”他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冲着桑安澜晃了晃。

“喂,”桑安澜笑着去打他的手机,“刺激我?”

窦飞航让她拍了一下,笑着开手机:“我错了还不行么?看你这么可怜,我给你放首歌。”

二人对坐,靠得极近。窦飞航低头翻手机,桑安澜忽然注意到窦飞航专注的眉眼,纤长的睫毛,心脏怦怦跳起来。音乐在这时响起来,伴奏里风铃似的沙沙作响,钢琴声溪水一样清澈柔软,女声开口,唱得悲伤:

我爱谁跨不过

从来也不觉得错

自以为抓着痛

就能往回忆里躲

偏执相信着

受诅咒的水晶球

阻挡可能心动的理由

……

桑安澜听呆了,问:“什么歌?”

“《身骑白马》,”窦飞航托腮看她的表情,十分满意,“是我这段时间里最喜欢的歌。”

到了副歌部分,歌手忽然换了方言,闽南语特有的洒脱唱得淋漓尽致: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凉无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

教室空旷,乐声辽远而缥缈,动人的曲调如一只手轻拨心弦,再三起落,沉入心扉。

一曲听完,桑安澜看着窦飞航说不出话来。完了,她心想。桑安澜,你真没出息。

“好听吗?”窦飞航在她眼前挥手。

桑安澜回过神,装作整理自己的齐刘海,手指遮住眉眼,勉强克制自己的表情:“嗯,好听的。”

》》》04

30岁的桑安澜站在玉门关前,听完了一整首歌,擦掉了眼泪,坐车回旅馆。剩下的时间她哪里都没去,每天早上坐车去玉门关,站着听完一首歌,然后回去。

她去了14天。旅游淡季,游客稀少,三三两两地匆匆来去,在这个无甚风景的地方转上一圈,毫不留恋。只她一人,站了又站,来了又来。

一首歌听了无数遍,老旧的曲调,模糊的音质,沉在风声里颠簸着,温温凉如水洇透身躯,沁入心脾内腑,是铁石一般的冷。

记忆如蝶,双翼在风中鼓动,颤颤巍巍地飞行,避开沙砾狂风,终于飞回到告白的时候。

“窦飞航,你真的不喜欢我?”

“真的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就好,我……我就是想确定一下,问清楚,就是怕你想太多,我想和你一直做朋友。”

记忆如拼图一般逐渐聚齐,散落的碎片在这些日子里黏合起来,勾勒出一幅她竭力忘却的老照片。桑安澜坐在旅馆房间的窗边,把头靠在玻璃上,眼睛毫无焦距地望着星星:“窦飞航,你这个骗子。”

说好要一起来玉门关的。

05

来到酒泉的第15天夜里,桑安澜做了个梦,是大学里的自己。

19岁的桑安澜接起一个陌生电话:“喂?”

“喂?我来你学校啦。”一个熟悉的声音,笑得清朗。

“啊?你……那个,你来我学校了?”桑安澜有些懵,竟接不上话来。

“我什么我,你不会忘了我是谁吧?我要生气了啊!”那个声音不敢置信地叫道,“桑安澜,我是窦飞航,你把我电话删了?”

“啊!没有!我当然没忘,刚才没反应过来,我在看书呢!”桑安澜辩解,心却突然开始怦怦跳。她站起身来,拿着手机出了寝室,又忍不住转回来照镜子,“你来我学校了?现在吗?”

“对啊,我来找我同学,顺便也想见见你,结果你都忘了我了,真是生气。”窦飞航调侃道。

“哎呀,没有没有,我真的没不记得你啦。”桑安澜对着镜子拨弄着长长的头发,不自觉露出傻笑,“那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窦飞航却道:“你住哪个公寓啊,在宿舍等着好了,外面正下雨呢,我让我哥们儿带路,我们去接你。”

桑安澜转回到床边坐下,雀跃道:“我在丁香楼,你们两个一起过来?雨下得大不大啊?”

“嗯,我们俩一块儿。雨下得挺大的,你一会儿记得带把伞。”窦飞航道,“估计20分钟就到了,等着吧。”

挂了电话,桑安澜立刻打开了衣柜,挑起了衣服。她想起刚才的对话,忍不住“哼”了一声:“还挺绅士。”

而后叹了口气。她和窦飞航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自从她追问过那個问题后。而且自高考后,他们就没再见过了。虽然已经得到过明确的回答,但窦飞航的突然到来,还是让桑安澜乱了心绪。

大雨倾盆,二人一会面就去找了个饮品店躲雨。

窦飞航的哥们儿戴了副黑框眼镜,一副理工男模样,说话却十分艺术,半开玩笑对桑安澜道:“他一下车就要过来找你,也不管雨这么大,非押着我带路……”说到后面,窦飞航拍了他一下,话音突然模糊下去,正在点单的桑安澜没注意,客气地笑着点头。

窦飞航坐在她的对面,穿了件黑色拉链卫衣,戴着眼镜,轮廓更加俊朗稳重,正温柔地笑着。桑安澜自高中毕业后便留起了长发,如今海藻似的铺了满肩脊,也戴上了眼镜,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依旧齐眉的刘海儿。

原本留着过耳短发,眼神清冷、锋芒毕露的少女竟也温婉起来。窦飞航专注地看她,语气热情欢快,聊了什么,桑安澜却忘了。

梦境慢慢模糊起来,桑安澜知道自己醒了。她睁开双眼,盯着天花板,脑海里却全是倾盆的大雨,滴水的伞沿,被打湿的衣角和碎发,窦飞航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温柔的眼神。

她睡得不安稳,醒得很早,此时天刚泛蓝,房间里黑色稍褪,灰蒙蒙一片。时隔10余年,梦中忆起旧事,她却突然懂了窦飞航那个不记得名字的朋友,说的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语:“我就跟来看看,他心心念念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桑安澜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忽然又记起一句话:“他……经常跟我说起你……”

那些原本以为早已散落在风里的,不起眼的字句,流淌不息的时光如冰封十里的湖面,骤然凝结,而碎片在透明的包裹里,终于露出了痕迹。

大学里那次碰面和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的聊天,是他们此生的最后一次见面。而那些包含深意的话语和眼神,被自己轻飘飘略过,自以为是地扔下和割舍掉了。

桑安澜想着窦飞航拙劣的演技,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她翻了个身,看见窗外终于露出一线白光的天空,像是被刺到了眼睛,猛地拉过被子蒙住了头,忍不住哽咽着,泪如雨下。

06

3个月前,桑安澜收到了一本日记,还有一封结婚请柬。

17岁的桑安澜在重点大学读书,勇敢而直白,依旧锋芒毕露,非要横冲直撞过一路荆棘。她站在宿舍走廊上,看着窗外问道:“窦飞航,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窦飞航怎么会不喜欢她呢?只是他们的差距太大了。

自卑又自傲的桑安澜在电话里不停地讲述自己的比赛和研究项目,抱怨自己的大学太过严格,拼命展示自己的优秀,却忽略了窦飞航提起自己去工厂打工,一天在车间12个小时的疲惫和试探。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前途光明未来可期;一个是灰头土脸的普通少年,成绩普通就业艰难。窦飞航选择了放弃,把所有未曾言明的心绪全数隐藏,装作从未有过这一遭心动。他要放过她,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

而不明就里、懵懂青涩的桑安澜,还未学会读懂人心,只能被蒙在鼓里,咬牙把眼泪吞回肚里,以为自己太过得意,做了一场自作多情的戏。

她以为自己是王宝钏,苦守寒窑18载,却未曾想过,窦飞航不是薛平贵,她却是那个西凉,没人管的西凉,高高在上的西凉。

她是窦飞航的公主,是遥不可及的梦。而窦飞航最终离去了,只留下桑安澜看着那个素衣白马的身影越走越远,一去不还。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我有伞,一起吧
下一篇 : 妈妈最喜欢的女孩子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