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回音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夏日回音

文|茶洛汐

1

“第八个。”

诗夏看着面前手捧玫瑰的男生,默默在心中计数,而后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时光能倒流,她十分钟前绝不会因为偷懒而抄近道回宿舍,也就不会在小树林前被人拦个正着。

说来奇怪,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男生们扎堆向她表白,表白方式层出不穷,让她疲于应付。最重要的是,浪费了诗夏不少时间。

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宿舍关门还有半个小时,便示意男生:“你可以开始了,我只有五分钟时间。”

男生叫路远,是诗夏在学生会的同事,他喜欢她很久了,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来表白。他本来已经准备好台词了,此刻节奏被打断,慌乱之下直接跳到最后一步:“诗夏同学,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路远知道她欣赏学霸,作为数学学院的院草,他颜值、成绩都是拔尖的,于是他自信地将自己的成绩单以及证书递过去,然后露出自己的素颜,一副等待领导查阅的姿态。

却不料“诗领导”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路远愣了一秒,艰难地回答:“我可以去整容。”

诗夏摇摇头,语气真挚:“你太高了。”

路远难以置信地看了她几眼,然后双手捂脸,悲痛地跑开了。

成功清除障碍,诗夏满意地勾起嘴角,却不料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男生站在自己身后。那人身形笔直,乍一看像根电线杆。

他的面容隐没在阴影中,但那双眼睛很亮,像是倒映着星空的湖水,勾人心魂,周身还映着星星点点的光,仿佛加上了柔光特效。

这个出场方式有些特别,诗夏冷不丁被吓到,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等男生走出来,诗夏才看清他的模样。他左右手各捧着一罐萤火虫,正散发着黄绿色的光芒,十分浪漫。只是男生的脸色十分阴沉,他气势汹汹地走到诗夏面前,皱着眉质问:“你为什么不答应他?”

诗夏一脸问号。

“你知不知道我找这些萤火虫花了多长时间!结果还没来得及展示,你就把人吓跑了?!”

听了男生气急败坏的话,诗夏回过味来,猜测他应该是路远找来的帮手。

男生气得转身就走,几秒后又折回来,指着诗夏义愤填膺地指责:“我说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难追!”他比了一个“八”的手势,“我都为你制造八个惊喜了,你竟然一个都没看上?!”

男生叫黎泽闻,去年成立了“惊喜制造社”,专门给人制造惊喜,范围涉及方方面面,所接业务中以告白订单居多。这个社团成立以来,从来没有过失败的案例,却没想到在诗夏这里遭遇了滑铁卢,还一连失败了八次,这让黎泽闻很是挫败。

诗夏得知前因后果之后,耸了耸肩,道:“这些伎俩幼稚又无趣,只是你自我感觉良好。”

黎泽闻一直致力于给大家带来快乐,却没想到会惨遭否定,此刻胸中仿佛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瞬间被激起了斗志。

“我一定要征服你!”

诗夏:“……”

她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2

黎泽闻成立“惊喜制造社”已经有一年时间,接过上百个订单,难搞的客户不是没遇到过,但像诗夏这样棘手的客户,还是头一次遇到。他为此熬夜做了几个计划,誓要让她体会一把惊喜的感觉。

作为播音专业的高才生,诗夏最出名的当属那被天使吻过的嗓音,她的声线偏冷,和她清淡的模样很是搭配。

她大一的时候便兼职做一档电台节目的主播,凭借犀利直率的风格备受听众喜爱,一到观众来电环节,电话都被打爆。

“接下来,我们来接通第一通电话。”

“你好,小夏。”

清朗的男声夹杂着轻微的电流声传出来,声音有些耳熟,诗夏愣怔一秒,很快回过神来:“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心事想要倾诉?”

“我是你的忠实粉丝,喜欢你很久了,刚好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我想为你献上一首歌。”

诗夏还没来得及回复,男生的歌声便在密闭的录播室内立体环绕起来,紧接着,他跑调的嗓音畅通无阻地扩散到城市的各个角落。

“谢谢你带我来/看日落看鬼怪/看一看只闻不见的精彩……”

“啪!”

关掉开关,整个世界终于清静了。也是在这时,诗夏才辨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黎泽闻,这个惊喜爱好者。

这分明是惊吓好吧!诗夏揉了揉眉心,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感谢这位先生的精彩演唱,让我们接听下一通电话。”

另一边,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的黎泽闻看着被挂断的手机,表情有些遗憾:“我还没唱完呢。”

他有些意犹未尽,喊住准备悄悄溜出门的副社长:“大川。”

大川的身体僵住。他和黎泽闻朝夕相处一年,耳朵饱受荼毒,再也经受不住摧残。于是他决定先发制人,飞速将自己打听到的小道消息说出来:“听说诗夏是南方人,没见过雪,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漫天飞雪。”

黎泽闻心领神会,当即决定展开下一步计划。

六月的艳阳残暴无比,风中夹杂着阵阵热浪,即使到了晚上,暑气也毫不收敛,蝉鸣声此起彼伏,让人莫名感到烦躁。

诗夏临时接到学生会的任务,需要去礼堂拿东西。她甫一打开门,便有狂风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细微的白色颗粒,带来阵阵凉意,暑气顷刻散去。

礼堂里只开了一盏灯,半明半暗的光景里,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舞台正中间堆着一个雪人,嘴巴咧得很大,憨厚的模样和旁边的那人如出一辙。黎泽闻穿着羽绒服,围巾、手套一样都没落下,若不是额上细密的汗珠出卖了他,看起来的确像身处冬天。

他眸子亮晶晶的,从地上捧起一把雪抛撒到空中,雪花悉数落到诗夏身上。他问:“要不要来打雪仗?”

诗夏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他。相较之下,黎泽闻更像没见过雪的三岁小孩,看起来十分兴奋,没注意到诗夏的脸色早已变得铁青。她将身上的泡沫拂掉,视线一扫,看到不远处的仿真造雪机,心下了然。

“现在距离门禁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希望黎同学尽快把这些垃圾清理干净。”

黎泽闻这才想起诗夏是学生会的成员,专门负责检查卫生。他嘴角的笑一丝一丝抽离,顿感挫败:“你一点儿都不感到惊喜吗?”

“不,我觉得很无聊,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白费力气。”诗夏面无表情地回答,“希望你以后别再打扰我了,我没耐心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万一是你主动来找我呢?”黎泽闻有些不服气。

诗夏冷哼一声:“不可能。”

3

诗夏万万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快。

彼时,她正坐在“惊喜制造社”的办公室,面上带着弧度正好的假笑。她将话筒递到黎泽闻面前,嗓音一如既往地好听,却不自觉加重了语气:“黎社长你好,我们主编派我对贵社进行采访。”

“欢迎诗记者!”黎泽闻带头鼓掌,笑得人畜无害,身后的社员也跟着鼓掌。

诗夏咬了咬后槽牙,不禁怀疑这是黎泽闻的阴谋。

新闻社最近打算做一个“校园风云社团”的专题,第一个要采访的社团便是“惊喜制造社”,尽管诗夏极力反对,指明采访这个社团没有意义,主编却不以为然,还坚持让诗夏这个金牌记者去采访,其他社员也都举双手赞成。

寡不敌众,诗夏只能硬着头皮上。

此时见黎泽闻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她越发觉得他一定早就和社长串通好了,故意看她的笑话。

基本的专业素养诗夏还是有的,她很快切换到工作模式:“黎社长建立这个社团的初心是什么?”

“你之前不是不感兴趣吗?”黎泽闻笑眯眯地打趣道。

眼看诗夏的脸笼上了一层霜寒,黎泽闻见好就收,坐直身子,将原因娓娓道来:“我从小就是个喜欢收获惊喜以及制造惊喜的人,但我认识的一个女孩总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我就想,有什么办法能让她开心起来?机缘巧合之下,我创建了这个社团,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快乐。”

“那个女孩是你喜欢的人?”诗夏敏锐地找到关键词。

黎泽闻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诗记者,你有点儿八卦哦。”

诗夏被噎了一下,她没再追问,又陆续提了几个问题。

采访结束,诗夏收好录音笔,正打算离开,被黎泽闻抢先一步拦住,邀请她加入今晚的惊喜活动。

“或许你亲自感受一下,就会对我们社团有所改观,体会到‘惊喜’的确切含义。”

随行的摄影师表示愿意加入,诗夏也不好扭捏。她忽略了黎泽闻带笑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只是她没想到,目的地会是医院。

委托人是儿科的医生。儿童节到了,他们希望能为这些身患病症的孩子举办一些娱乐活动,让他们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并没什么不同。

黎泽闻显然是这里的熟客,被护士小姐姐们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宛如一朵交际花。

诗夏收回视线,继续压手中的打气筒,这时一顶彩球帽子落在她的头顶,她愣怔着抬起头,刚好撞进黎泽闻含笑的眸子里。

诗夏面无表情地抬手,想把帽子取下,却被他按住,夹杂着笑意的嗓音一同落下:“今天是儿童节,允许你可爱一点儿。”

他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可鬼使神差地,诗夏没再反抗。

大家布置了一个游戏房,孩子们在里面玩得很开心,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上堆满了笑。吃饱喝足后,众人开启了奶油大战。许是因为诗夏看起来太严肃,没有小孩敢去招惹她,而黎泽闻自然而然成了孩子们围攻的对象,被奶油抹得面目全非。

诗夏缩在角落里,看着一张张飞扬的笑脸,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融化,她还未来得及细究,脸上冰凉的触感便让她回过神来。

始作俑者就站在她面前肆意地嘲笑她:“哈哈,你有白胡子了。”

诗夏皱着眉和他对视,她脸上还有残存的奶油,威慑力不及平时,反倒平添了几分可爱。

黎泽闻没再招惹她,而是拍拍手,把孩子们召集到中间:“在这个愉快的节日里,我来为大家演唱一首歌。”

他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唱时,一块巨大的奶油糊到他脸上,将他欲出口的歌词堵在了喉咙口。

大川感激地向诗夏递上纸巾,她漫不经心地擦着手。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决不能让黎泽闻的歌声荼毒祖国的花朵。

4

这期的校报一发行出来,“惊喜制造社”便引起了许多同学的关注,订单数量随之激增,黎泽闻便以人手不够为由,将诗夏拉过去当帮手。

经过几次体验,诗夏对“惊喜制造社”没有那么抗拒了,每次看到有人因为他们筹备的活动而露出笑脸时,便有奇妙的情愫在她心里滋生。

但考虑到还有其他社团的工作要做,诗夏提出以后不会再来帮忙,黎泽闻遗憾地点点头:“完成这个订单以后就放你走。”

最新的订单来自一个大一的学妹,她委托社团制定一个表白方案。社团将地点定在一间露天咖啡厅,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彩色喷泉,等女生表白时,喷泉便会喷涌而出,场景十分浪漫。

大家躲在暗处观察,一切正如设想中的那般,当学妹笑着说出“我喜欢你”时,社团的成员拿着应援的工具冲出去,齐声呐喊:“答应她!”

男生深受触动,眼看一句“我愿意”就要说出口,他的视线却突然一顿,然后眼睛亮了起来:“诗夏,你是来找我的吗?!”

诗夏愣了片刻才将面前男生的脸和“路远”这个名字对应起来。

在路远看来,诗夏的沉默代表了默认。于是他果断地将手中的花还给学妹,语气真挚:“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

表白被人中途截和,学妹自然不开心。路远的话又让她误会了诗夏和他的关系,她只觉得一股怒气蹿上心头,随手端起桌上的咖啡,气冲冲地泼向诗夏:“我让你们帮我制造惊喜,你们反倒给我了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她的动作太快,诗夏来不及躲闪,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混乱中有人扶住了她的肩,紧接着,头顶传来一记吃痛的声音。

周围传来几声尖叫,诗夏慢慢睁开眼睛,只见黎泽闻挡在她身前。咖啡滚烫,而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此刻他额头浸出细密的汗珠,清俊的五官写满担忧:“没事吧?”

诗夏愣怔着摇摇头,脑海中似乎有烟花炸开,震得她没办法思考。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消音,只剩心跳声清晰地敲击着鼓膜。

5

毕竟事情是因诗夏而起,她没法坐视不理,便买了各种牌子的烫伤药膏送到黎泽闻宿舍楼下。

“你是诅咒我用完这么多药膏才能好吗?”黎泽闻的目光带着谴责。

诗夏伸手要把袋子抢回来:“不要就算了”。

“要要要!”黎泽闻护宝贝似的护住袋子,“你难得给我送礼物,我可得好好珍惜。”

诗夏没搭腔,但表情明显柔和了不少。

看在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受伤的分上,她就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只是她没想到,她一时的心软反倒助长了他的气焰,黎泽闻之前明明同意她不再去社团帮忙,现在又不肯认了。

“我是为你受的伤啊,现在人手不够,你就来帮帮忙呗。”他眸中笑意荡漾,像极了摇尾巴的哈巴狗,十分欠扁。

诗夏将他上下审视一番,语气凉凉道:“你的伤该不会是伪装的吧?”

黎泽闻作势要掀衣服:“要不让你检查一下?”

此时他们就在宿舍楼下,人算不上多,但好歹也是公众场合,黎泽闻毫无顾忌地露出一截精瘦的腰,吓得诗夏急忙制止:“我答应你,不过先说好,只帮到你伤好为止。”

好不容易等到她松口,黎泽闻脸上却不见喜色,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失落:“可惜了,我练了好久的腹肌,你竟然都不肯看!”

诗夏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带走了面上泛起的红云。

她之所以会同意,是因为她以为只需要像之前一样帮忙布置现场就行,却没想到会在游乐场门口和黎泽闻大眼瞪小眼。

“虽然我是‘点子达人’,可也会有灵感枯竭的时候,偶尔需要出来找找灵感。”黎泽闻握着两张门票,笑得一脸无害。

“你可以找大川陪你。”

黎泽闻一脸嫌弃:“两个男生出来玩多无趣。”

“我很忙,这在我看来不过是……”

“浪费时间的事。”黎泽闻早猜到她的想法,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诗夏抿了抿嘴,一副“你明白就好”的表情。

“在你看来,做什么才是不浪费时间?像你那样每时每刻都安排好任务,不是学习就是工作,不愿花时间来做些‘无聊’的事?你……真的快乐吗?”

不知为何,向来不着调的黎泽闻突然切换成走心模式,诗夏一时卡壳,最终只回了一句:“我习惯了。”

“习惯是可以改的,一个我很喜欢的作者曾说过,‘那些活得匆匆忙忙的人会错过很多东西。’”

“诗夏,让自己放松一点儿,偶尔放个假也挺好的。”

黎泽闻熬完“鸡汤”之后又恢复成嘻嘻哈哈的模样,他撞了撞诗夏的肩膀:“怎么样,去不去?”

短暂的沉默之后,诗夏接过他手中的票往检票口走:“买都买了,别浪费。”

目的达成,黎泽闻咧开嘴笑了。

他们买的是通票,黎泽闻没忘记此行的目的,每玩一个项目,都会考虑一下制造惊喜的可能性。

旋转木马上,他们相邻而坐,黎泽闻兴奋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男生这时候掏出戒指求婚怎么样?”

诗夏看着随着节奏上下晃动的黎泽闻,道出事实:“女生应该看不清钻戒是几克拉。”

“……”

摩天轮升到最顶端的时候,黎泽闻扒着玻璃看向窗外:“这个角度能看到整座城市,晚上的时候特别美,绝对是表白的不二之选!”

诗夏顺着他的视线望向窗外,虚心请教:“如果女生恐高怎么办?”

“……”

最后一个项目是过山车,黎泽闻心里天人交战几番后还是决定体验一下,他坐好后拉住诗夏的手腕,安抚道:“别怕,我在呢。”

诗夏垂眸看向因为颤抖而不自觉掐住她手腕的那只手,点了点头。

一圈过山车下来,黎泽闻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抱着垃圾桶一顿猛吐。诗夏递给他一瓶水,幽幽地说了一句:“这个项目不错。”

“什么?”黎泽闻有气无力地问。

“适合表白。”

“……”

6

其实那是诗夏第一次去游乐场,事后回想,总觉得那应该算是个美好的回忆。

只是没想到,美好经历之后要面对的是狂风暴雨。

泼咖啡的学妹在校园网站上发了一篇名为《揭露“女神”不为人知的一面》的帖子,她将那天发生的事添油加醋地写了出来,为自己塑造了可怜的小白花形象,诗夏则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人,舆论一边倒,许多人站出来指责诗夏。

因为诗夏人缘不太好,很多自称“诗夏老同学”的人出来跟风指责。

“惊喜制造社”的社员们盯着手机愤愤不平,当事人却没什么反应,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准备出门。

“去哪儿?”黎泽闻抢先一步挡在门口,眉眼间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新闻社,今天我值班。”

“我帮你请假了,带你去个地方。”不等诗夏回答,黎泽闻便拉起她的手腕往外跑。

认识黎泽闻这么久,诗夏早清楚他的秉性,以为他又要给她制造什么惊喜,却没想到目的地是公交车站。

在诗夏疑惑的目光注视下,黎泽闻笑了笑,带她上了一班陌生的公交车。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按理来说人应该很多,车内却空荡荡的,只有诗夏和黎泽闻占据了后排的两个座位。

“你包车了?”诗夏忍不住问。

黎泽闻眨了眨眼睛,开始掏手机:“这是个好创意,我把它记下来。”

诗夏无语凝噎,她打量着四周,考虑黎泽闻制造惊喜的可能性。

黎泽闻看穿了她的心思,在备忘录上打着字,头也不抬地说:“放心吧,我没有准备惊喜来哄你开心。”

从黎泽闻口中,诗夏得知,这班公交车经过的地点很偏,很少有人坐,他偶然发现了这条路线,就把它命名为自己的秘密基地。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坐一圈,什么都不做,就吹着风,看着窗外的景色,享受这五十五分钟。很神奇的是,那些烦恼似乎也随风消散了。”灵感记录完毕,他收起手机,抬起头看她,墨黑色的瞳仁晕开点点星光,“今天把我的秘密基地借给你,允许你难过五十五分钟。”

他的话就像弹珠,一股脑涌进她心里,毫无规则地乱跳。

诗夏匆匆移开眼睛,刚好捕捉到窗外的橘红色霞光,道路两旁的树木缓慢地往后退,空气里可以看到飞扬的尘土,时光一瞬间被拉得好长好长。

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线,拉着诗夏回到从前。

她的父母都是老师,对她管教很严厉,受他们影响,诗夏对自己的要求也一直很严格。考试要拿第一,担任班委和参加社团是为了综测加分,她把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当当,不肯浪费一秒时间。

同学们都将她视为怪物,她不好相处,却又处处优秀,难免讨人嫌。诗夏看起来刀枪不入,其实也会在意别人的议论,只是时间久了,就麻木了。

换作从前,她肯定不会为这件事分散注意力,可现在,她心里的某个部位似乎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让她没办法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准确来说,是他的看法。

诗夏从回忆里抽身,看向旁边的人。黎泽闻正偏头看向窗外,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肩上,半边脸泛起浅黄的光晕,显山显水。

大概这就是喜欢吧,诗夏想。

尽管没看过言情小说,不看偶像剧,仅是凭借自己的学霸属性,她也能解释这个词的确切含义。

喜欢就是,全身的细胞都被他牵动着,不愿让他看到自己一丝一毫的不好。

7

诗夏找到那位学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

学妹沉默片刻,叹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对不起,是我误会了。现在转念一想,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看得上路远?他跟黎学长站在一起,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啊!”

虽然学妹看起来咋咋呼呼,但诗夏不得不承认,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达成共识之后,学妹在校园网站上道歉澄清,与此同时,其他对诗夏不利的帖子也都消失不见了。

心中的大石头被移开,诗夏顿感神清气爽,心里涌起一阵冲动,想立刻见到黎泽闻。她去找他,却没想到他不在社团,并且之后一连几天都不见踪影。

诗夏忍不住问了大川,他见周围没人,便悄悄和她分享了自己打探到的情报:“社长最近在筹备一个大惊喜。”

“新接的订单?”

大川摇摇头,果断将黎泽闻说过的话复制粘贴:“为他喜欢的女孩准备的。”

诗夏一愣,思绪飘回到采访那天。他说自己建立“惊喜制造社”是为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就是他喜欢的人吧?

思绪又回到最初,她那时贬低他的努力,他发誓要让她改观。所以,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归根到底只是一场游戏。

像是有人在她心底埋了颗种子,才刚刚生根发芽,就被人连根拔起,带来钻心的痛。

大川没有注意到诗夏的异常,还在兴奋地分享八卦:“据说表白场所就在游乐场,就在明天晚上,特别浪漫!”

诗夏的大脑不自觉给“游乐场”三个字打上着重号,不久前的美好回忆还在眼前,此时她才明白,她不过是陪他去做实验。

一阵苦涩袭上心头,诗夏拿起包就往外冲,没注意看路,在门口和刚进门的人撞了个满怀。

她揉着吃痛的额角,久违的熟悉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几天不见,没想到你变得这么热情。”

黎泽闻的脸上是插科打诨的笑,看到她通红的眼角时,笑容瞬间僵住,急忙朝她的额头伸出手:“撞疼了?”

诗夏往后退,躲开了他的手,想出门,却被黎泽闻挡住。他第一次见诗夏哭,急得团团转。

诗夏也被自己吓到了。她鲜少流泪,可不知怎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水流,怎么也停不下来。

两人在原地僵持片刻,最后诗夏跺了跺脚,气急败坏地喊了一声:“黎泽闻!”

她的声音带着哭过之后的喑哑,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黎泽闻从没见过她这副模样,不由得怔在原地,让她趁机跑了。

之后黎泽闻去给诗夏送药,她已经恢复正常,可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她好像又回到以前那种和别人隔了一层的状态。

“我先回去了。”

黎泽闻立马回过神来,拉住她:“明天布置场地需要人手,你来帮忙呗。”

诗夏将他的手移开,嗓音冷淡:“我没空。”

和诗夏相处这么久,黎泽闻早清楚她口是心非的属性,没把她的话当真,只是咧开嘴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我等你啊。”

8

诗夏说到做到,没去赴约。她把手机关掉,却失眠了一晚上。第二天,她早早地起来,坐上了那班拥有神奇魔力的公交车。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如同窗外的风景,走马观花地在她脑海里闪过。

从一开始对黎泽闻看不顺眼,到现在为他黯然神伤,明明才几个月时间,诗夏却觉得仿佛过了几个世纪。

她叹了一口气,将手机开机,却没想到弹出的第一条新闻便是关于黎泽闻的。

“告白”两个字刺痛了诗夏的眼睛,她匆匆看了一眼便打算关闭界面,却在瞥到上面的照片时顿住手。

过山车上挂着五彩斑斓的装饰,烟花在空中绽放,形成了巨大的六个字。

公交车在这时提示到站,紧接着响起刷卡的声音。诗夏充耳未闻,一门心思放在手机上。照片像素不够高,那几个字始终模糊不清,她忍不住嘀咕:“到底是什么字?”

“诗、夏、我、喜、欢、你。”

一道清朗的声音给出了答案,时夏愣怔着抬起头,只见黎泽闻正风尘仆仆地站在她面前,语气愤懑:“我昨晚等了你一晚上,你为什么没来!”

惊讶顷刻化为失落,诗夏的脸色沉了下来:“等我干吗?你不是要跟别的女孩告白吗?”

她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酸味儿,黎泽闻却没察觉到,只抓住她的后半句不放:“什么别的女孩?”

“吸引你建立社团的女孩。”

黎泽闻恍然大悟:“哦,那是我表妹,我和她表白干吗?”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劲,笑眯眯地凑到诗夏面前,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你吃醋了。”

诗夏的脸肉眼可见地烧了起来,心里各种情绪交织,口齿伶俐如她,头一次说不出话来。刚好公交车到站,她拔腿就想跑,却被黎泽闻拉住,被他扯进怀里。

“我看你听力可能不太好,我再重复一遍。”他的嗓音在胸腔里回响,清晰地敲击着她的鼓膜,“诗夏,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

黎泽闻一开始接近诗夏的确是胜负欲在作祟,想向她证明自己所创造的惊喜并不是一无是处,却没想到后面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想到这儿,他不知该开心还是该难过。某天,他拉着诗夏追问:“我策划了这么多惊喜,总有一个能打动你的吧?”

诗夏想了想,点点头。

黎泽闻眼里闪烁着星星:“哪一个?”

“你啊。”

我收到过的最大的惊喜,就是遇见你。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