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爱的狐狸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用爱在街边停留一抹夕阳,温暖心扉,将那一刻的幸福留存在心中。

等爱的狐狸

文/付洋

我生长在一个很重男轻女的家庭里。听老妈说,我出生的那天,老爸沿着市里最长的一条街走了三个来回,那可是刚刚过完年的寒冬腊月呀,直到第二天早上老爸才恢复常态,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事实,渐渐地接受了我的存在。我甚至还能清晰地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奶奶把仅有的两个苹果都给了弟弟,弟弟偷偷地把一个苹果送给我,并告诉我千万别对别人说时,我气愤地将那个苹果又塞回给他的情景。 

由于这种状况,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多地体会到了家庭的不幸福感,所以我变得很怪。例如,晚上不睡觉,学习一定要超过12点,甚至到凌晨3点;白天什么课都敢睡,因为我成绩好,是班长,总参加演讲,还算个知名人物,没有老师管我。我最愿意听他们说的一句话是:瞧这孩子累的。总而言之,把自己拖得越疲劳,我就越有成就感。 

初中的我狂爱三毛和张爱玲,经常捧着她们的书狂笑或流泪。我最恨三毛她老婆婆,简直不是人,于是我立志长大以后不结婚,还和二姨辩论为什么要结婚。我妈很少给我零用钱,所以我经常不吃午饭,积攒每一分钱去买偶像们的书。 

初二升初三的暑假,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三毛和张爱玲肤浅了,但也不知道何为深刻,就从图书馆借了一本《秦牧散文》来抄,因为觉得它挺美的。我当时特傻,别的同学都利用那个暑假提前学习初三的课程,而我却在家没日没夜地抄散文。老爸还逢人就说我多用功,成宿成宿地不睡。我同样喜欢来自他的那份夸奖,于是就更加用功地抄。 

老爸老妈对我学习任何东西不太上心。小学三年级的暑假,我想学小朋友去书法班,有一技之长多酷呀!可老妈不同意,“没有钱啦,没人送你啦……”一大堆理由。经我软磨硬泡,她终于让我去了。可我刚开始练她就骂我“写的字难看,怎么也练不出来啦”之类的话。当我终于可以写比较有型的大字的时候,辅导班就结束了,我很想放寒假继续学,可老妈却先发制人:你已经写得这么好了,以后自己在家里练就行了,这玩意儿都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初三的时候,给我们代课的语文老师对我说她的两个女儿学习有多好,她对她们多上心,我就嫉妒得要命,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让这个代课语文老师当我妈。我当时真就是这么想的(liunianbanxia.com)。 

我在家里跟老爸老妈说话时几乎都是在辩论,否则没话。我曾经两年没跟老爸说过一句话,也经常不通知家里就去亲戚家住,让老妈到处找我。我要让人觉得我重要,任何场合都要显出与众不同,没别的,因为我是女孩儿,这个我改变不了;但我是我,别人也改变不了! 

高二的一天,我和老妈吵完架之后,摔门就走,那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这一次,我很聪明,我去了一个她不可能找的地方——奶奶家。他们谁也想不到我会去那儿,自然找了我一夜也没找到。那时爷爷已经去世了,奶奶面对我这个深夜的不速之客,惊喜异常。她问我:“你妈知道你来我这儿吗?”我骗她说知道(那时我们都还没安电话)。她给我炒了鸡蛋,下楼买了香肠(奶奶是小脚,而且住七楼),然后把饭端到我面前。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爷这辈子活得够滋润的。于是,我就问他们的爱情故事。对我来说那是新奇的一夜,对奶奶也是。 

由于我和奶奶那一夜谈得开心,又由于老爸老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第二天,我高高兴兴地回家了。从那以后,我就有事没事地往奶奶家跑。有一次,我们家吃饺子,我给她送了几个过去,当时她正在楼下和一些老邻居谈天,居然被感动得哭了,而且每次提及此事都会落泪。她开始给我钱。奶奶是没有收入的人,靠的是儿女给的生活费,所以她不富裕。作为长孙的我弟是她心头的一块肉,自然亏待不得,可是她渐渐地开始衡量着给我们钱。有一次,她有十元零钱,犹豫了好长时间后,她居然给了我七元,给我弟三元。 

奶奶的身体一直很好,她是在去世前一个月病倒的,那一个月里她只惦记两件事,一个是她还能不能看见我远在四川的大姑,另一个就是我不是她带大的,但我对她那么好,给她送饺子,她觉得这辈子太对不起我了。医生让家人准备后事的时候,她还在念叨着大姑的名字和付洋给她送饺子。奶奶去世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我想她,特别特别地想,不知道为什么。 

学生时代,我最后一次不乖发生在上大学的第二天,由于和军训教官吵了一架,我跑回了家,向老爸老妈宣布:我不念了,来年重考!当然我没有退学,而是顺利地走完了大学时代。在一节哲学课上,我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思念奶奶了。 

我的长辈,他们所受的教育是重男轻女式的教育,他们的幸福观就是让男孩将家庭的姓氏传下去,没人教他们怎么爱我,所以他们不会。但尽管如此,他们却在努力地尝试着爱。就像我那么热爱文字,在学生时代也投了那么多稿,却没有被采用过一次。但是老妈从来没有奚落过我,反而说: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的。她为我做过一些错误的决定,但这能说明什么呢?她在自己的一生中也有过好几次重大的选择性错误,她只是不会为人生做选择。 

那天下班前我给老爸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马上给我做一个烧茄子,我饿了,回家就吃。鹏修哥愣愣地瞅了我半天,说:“你爸这么听你的?”“嗯呐!”我回答。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黎明,我遇见你
下一篇 : 没有人必须沉重地活着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