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带他经过流年

发布时间:2013年8月27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她带他经过流年

一)

梅苏苏看见程肃远远朝她跑来,额头上的汗珠在阳光下闪烁。

一个小时前,梅苏苏接到程肃的电话,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梅苏苏没有任何迟疑便去赴约。她对他,始终不会拒绝。

程肃站在她跟前大口喘气。梅苏苏掏出纸巾递给他,笑容里藏着不安。她想起三年前,他跟她提分手,也是这样的场景,她带着笑容听他讲完,而后一直沉默,沉默到程肃开始着急。梅苏苏也想说句话,但她怕自己一张嘴,眼泪就会放肆地滚落。

“梅苏苏,我们重新在一起吧。”程肃擦干汗水,看着梅苏苏的眼睛申请的说。

梅苏苏没有惊讶,她在等程肃。她并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三年前分手,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等你,不管多久,都会等你准备好,再回来我这里,因为我知道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你。”

“你准备好了?”梅苏苏轻悠悠地问,感觉嘴唇微微发抖。

“嗯,我准备好了。”

二)

大二那年寒假前,程肃在校内网发起贴子,内容很屌丝,征集寒假期间一同去流浪的人。

很多人回应了他的帖子,里面就有梅苏苏。程肃第一次见到梅苏苏,是在启程之日,她小小的个子,丢在一同流浪的男生女生中,像豆芽菜一样不起眼。

流浪回来之后,梅苏苏在校内网发了很长的日志,优美的句子描绘他们流浪的成果,晒了很多在路上的照片,一夜之间,他们火了。程肃这才细细留意了这个文艺味儿十足的女生。

后来,程肃喜欢一个女孩。他的死党约了一帮同学,在酒吧为程肃策划了一场浪漫到死的聚会,让他可以在聚会上当场表白。可是女主角出现之前,梅苏苏就在众人眼前跳出来说她喜欢程肃,众人沉默,程肃更是惊愕,无法言语,梅苏苏眼圈红了,扭头跑走。

当晚,聚会上,程肃依然向喜欢的女孩告白,只是女孩拒绝了他。

一周之后,程肃牵着梅苏苏的手在校园里出双入对。

他们在一起两年。

两年间,梅苏苏每天为程肃买好午饭,替他挑干净菜里的葱。程肃打篮球时,她都在一旁买好饮料等着。他打通宵游戏时,她会一大早买好早点送到他的寝室楼下去。考试时,梅苏苏都会在图书馆帮他整理资料和笔记。

连程肃自己也这么说过,再也没有人能比她对他更好了。可是程肃还是离开了梅苏苏,因为有个更美丽的女生诱惑了他。他挣扎了两天,终于和梅苏苏提了分手。

三)

大四的最后一段时光,梅苏苏很忙碌,她参加辩论赛得了团体第二名,得了市区诗歌比赛冠军,她出了第一本爱情小说《我不是你的心之所属》,看哭了多少女生,一夜爆空。终于有了几个很铁的朋友,她和她们一起上课,一起逛街,一起参加派对。她越来越瘦,尖削的下巴,穿飘逸的长裙,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走过人群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她在别人眼里开始变得妖娆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女生。

然而,她再也没有爱情了。

那次,梅苏苏躲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查资料做论文。程肃突然出现,他来找他的哥们,臂腕里是那个有着狐狸眼的女生,穿短裙,修长的腿肆无忌惮的显示着傲人的曲线。他跟哥们儿说了几句,微笑着,搂着女生离开,俊男美女的背影吸引了许多目光,而梅苏苏的心在一瞬间败得一塌糊涂。她匆匆拿着包跑开,撞到了桌子,巨大的声音在图书馆的空气中跌落,压抑而尴尬。

直到那一刻,梅苏苏发现她表面的所有风光都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落荒而逃。

毕业前晚,梅苏苏看到程肃和女友分手。是那个女生提的吧,因为程肃在女生走后弯下腰哭了。一个人从一段感情中离开,会哭,是因为心在痛。梅苏苏从来没有见过程肃落泪。直至程肃哭完,扭头走来。她忘记了躲藏,就那样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程肃局促的笑了笑。梅苏苏忽然恢复了镇定,她说:“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一夜的推心置腹,都是程肃在诉说,细细的,零碎的,讲述他对一个女生的好。那些好,从前是梅苏苏给程肃的,后来,他便拿这些好去给予别人。

四)

毕业之后,程肃去了北京。梅苏苏留在这里,他们偶尔在网上聊几句。

梅苏苏从他的微博知晓他一次又一次地恋爱,每次失恋,他会主动在网上问梅苏苏在不在,然后聊整晚,她像是他的创可贴。

最后一次,程肃在酒吧认识一个女生。这女生带给了他最刺激的经历。为了她,他在酒吧跟人打架,拉着她的手在街头飞奔。女生带他去刺青,剧烈的疼痛里他觉得自己就是脱胎换骨。等见到家长,才知道对方家庭背景复杂,父亲因群殴而坐过牢。程肃的父母对他们的恋情激烈的反对,以死相逼。

后来,程肃迫于无奈提出分手,却遭到了女生哥哥的殴打,右臂骨折。

梅苏苏看到那条微博的当晚,就搭了半夜飞北京的航班。一大早出现在程肃的面前时,程肃惊得左手中的牛奶都滑落在了地上。

梅苏苏一直在北京照顾他,熬骨头汤,她还记得他喜欢菜里有葱花的香味,却不喜欢有葱。她洗衣服时用薰衣草的味道的洗衣液。她把他的衣服晾在阳台上,一件又一件。

程肃下班回来,站在夕阳下,眯起眼睛仰望着。突然觉得这样安分的生活也不错。

三个月后,梅苏苏陪程肃去医院拆石膏。程肃带她去吃了一顿火锅,鸳鸯锅底,梅苏苏吃的很少,只是不停的涮好羊肉放进程肃的碗里。

程肃停下筷子,透过朦胧的雾气看着梅苏苏说:“你能不能不要像老妈那样对我?”

梅苏苏的手停顿了一下,继而笑起来:“你有没有听说过,爱一个人,就要把他宠坏,这样,除了你之外,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人能让他觉得更被宠爱了?”

程肃说不出话来,梅苏苏没有看他,空气有一瞬间的凝固。

第二天梅苏苏走了。程肃下班回来,桌上有梅苏苏的字条:“饭在锅里,汤在保温瓶里,冰箱里有你爱吃的饺子。我走了,昨晚的话,对不起,没有其他意思。”程肃看见沙发上叠好的衣服,他捧起来,满鼻的薰衣草香。他忽然觉得失落,梅苏苏真的是最宠他的女人,没有人能比她更好了。

五)

梅苏苏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她换了份新工作,姐妹给她介绍男朋友,她犹豫着,还是去了。

对方还不错,斯斯文文,会替她拉车门,一些微小的细节足以体现他的涵养。当晚,她发了一条微博,心情很简单,只是为了给程肃看,让他觉得她已经放下。

程肃看到了,心间猛然有了不舒服的感觉。

程肃跟公司申请去梅苏苏所在的城市的分公司,他亦是在那里成长起来的,所以很快被得到批复。他风尘仆仆到了那座城市,安顿好之后立刻约梅苏苏见面,说有重要的事。

他终于再度和梅苏苏在一起。平静如水的交往了几个月,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一起散步,周末一起去超市,没有惊喜,也没有惊吓。

一次下班途中,偶遇一对情侣发生争执,他们争执中,女生倒退着撞过来,程肃敏捷的跳开了,于是女生狠狠的撞到了程肃身后的梅苏苏。

梅苏苏崴了脚,没有说话也没有质问他。但他忽然觉得愧疚,自己竟然没有拉着梅苏苏一起躲开。背着她回家,程肃依稀感受到背上女生的瘦弱与静默,从那一刻起,程肃决定跟她过一辈子淡然的生活。

他将梅苏苏带回家,父母对这个乖巧又美好的姑娘非常满意,饭后,梅苏苏主动帮伯母洗碗的时候,伯母问起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令梅苏苏停下了动作,忽然觉察,自己已经将生命中最灿烂的三年时光花在了等待上。仅仅因为,他与她分手之后,她没有办法愈合心里的那道伤。可是如今等到了,真相却似乎并不像期望的那样非他不可,也许这一场等待,只是梅苏苏肚子的心路历程,一个跟过去说再见的仪式。

晚上,梅苏苏坐在窗前发呆。程肃问她怎么了,她问程肃:“你爱我吗?”

“爱。”程肃微微迟疑地答道。

“你回头找我,是因为你累了,打算偃旗息鼓,你已经不愿意再为一段风花雪月去付出,去努力,去磨合了,是吗?”

程肃回答不出来,他张着嘴,无力辩解。

“我们分手后,我始终过不去,所以在这些年里,我决绝接纳所有爱情。我等你,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是我一个人在完成伤口的结痂与平复。其实想来,真的与你无关。”她停了很久,然后平心静气的说:“程肃,我发现,如今,我过去了。”

吐出这几个字后,梅苏苏如释重负。

程肃没有理由去挽留。梅苏苏说中了他的心思。情感兜兜转转,无非为了寻求最终的安定,当他准备好安定时,最初的梅苏苏早已经不见了,那些早该被珍惜的美好一点点消失殆尽。

梅苏苏和他,经过了各自的流年,看似等待在原地,但实际上没有人真的会停驻不前。

可是,程肃刚刚才懂。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画在墙上窗
下一篇 : 等待,是为了找个借口不离开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