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和她的胡萝卜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兔子和她的胡萝卜

文/婆娑果

多年以后,宋时昀才知道,在白果眼中,他就是一根吊着兔子往前跑的胡萝卜。

【一】

白果说,宋时昀没作弊。

为了解释这个论点,她进行了一番长达三十分钟的论证——从“数学试卷最后一题严重超纲,全校除宋时昀全军覆没”,到“期中测试不是考英语单词,靠打小抄这种手段实在难以拿高分”。她说得有理有据,令人心服口服,不愧是写议论文几乎可以拿满分的学霸!

教导主任已经被劝服了,正想说些总结陈词就把宋时昀放回去时,却发现他正倚在门框上,吊儿郎当,困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教导主任他老人家面子受损,心灵受伤,在宋时昀的脑壳上拍了一巴掌:“不管你作没作弊,你这态度就是有问题。”

青春期的少年,头发大抵都是带刺的,既有朝气,又有叛逆。主任可能被扎了手,有些疼,便背过去搓了搓,又搓了搓。

白果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

教导主任感觉自己的面子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你们!”他抬起手指,颤抖着指向操场,“都给我扫操场去,敢让我发现一点垃圾,你、你们就把厕所也给我打扫干净!”

二人乖乖领命,麻溜地出去。跨出门槛前,宋时昀小声和白果道:“我发现,这胖子有时候还挺幽默的。”

白果又没憋住,险些笑出了腹肌。

主任气得直跳脚:“你们还敢笑?!有什么好笑的,来、来、来,讲给我听听!”

白果被吼得双腿疲软,正想乖乖地回去负荆请罪时,却被宋时昀抓着胳膊肘一路跑远。

“我、我们就这样跑了,是不是不太好?”

“原来你也怕他啊。”宋时昀挑眉,似笑非笑道,“我看你刚刚冲进来替我解释的气势,还以为他在你眼中就是一个‘地中海’,没有任何杀伤力。”

白果长长地叹了口气:“地中海气候夏季炎热干燥,冬季温和多雨。他老人家常年电闪雷鸣,哪里是地中海了?”

宋时昀转过身来,看着因为刚刚多跑了几步,至今还在喘着粗气的白果,笑着问道:“咱们应该不算认识,你为什么帮我?”

“因为我知道,你肯定没作弊。虽然我也挺好奇……”她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你是怎么从全校倒数第一名考到全校正数第一名的。”

宋时昀以几近满分的成绩,抢了她霸占多年的第一名宝座,吓得她爸妈以为她成绩下滑是因为早恋,仔仔细细研究了她班上男同学的照片和人物背景整整一晚。第二天一早,两口子顶着两对黑眼圈,指着班级里长得最好看的那个男生问:“如果你喜欢他……”

白果仔细地看了看,问道:“这是哪位?”

后来,白果用整个吃早饭的时间向父母解释,不是她成绩退步了,而是突然超过她的这位太强了。

她盯着宋时昀看了半晌,嗯,真的是这位太强了!

不怪主任戴有色眼镜,而是宋时昀这坐了火箭一样的成绩,的确是太吓人了。

“实不相瞒……”白果双眼冒光,继续说道,“成绩下来的当天,我就去偷看了你的试卷。也是因为看了你的试卷,我才确信,你没有作弊。数学试卷的最后一道题,超纲严重。我只做出了一半,事后回家演算了一整晚,才把答案算出来,但你在考试规定时间范围内解出了答案。市面上所有练习册,我都有做过,所以肯定不存在你从前做过这道题但是我没做过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你真的是天才。那你以前的成绩为什么那么不理想?是天才刻意收敛锋芒的低调吗?”

宋时昀认真回忆了一番自己的试卷:“最后那道题,我记得它挺简单的。”

白果脆弱的心灵遭受了暴击。

宋时昀歪了歪脑袋:“我不太喜欢做简单的题,所以从前考试,一般都不怎么答。”

白果捧着自己娇滴滴的小心肝,转身默默地拿起了扫帚:“我们还是快打扫吧,主任的头上本来就没什么头发,再被气一气,可能头发就全没了。”

宋时昀伸手抢过她的扫帚,淡淡道:“你是来帮我的,没道理让你受我连累。你回去吧,我会自己打扫干净的。”

“我不。”白果抢回扫帚,倔强道,“是我主动要来帮你的,这是我的自主行为,不存在被连累一说。而且,我需要让风吹吹,冷静一下。”

刚刚听宋时昀说完那番话,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和天才的差距。

智商可真是个好东西!

【二】

一中是按成绩分班的,每考试一次,分一次班级。考进年级前四十名的,进重点班。成绩滑落的,从重点班卷铺盖走人。这种规则,像极了丛林里的优胜劣汰。但因为前四十名的成绩一贯稳定,所以大家也感受不到其中的残忍。直到这次宋时昀像黑马一样地冲进来,导致第四十名可怜巴巴地搬了出去。新旧交替,旧人的眼神十分幽怨。他认真地同宋时昀宣誓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宋时昀淡淡道:“哦,欢迎。”

旧人瞬间蔫了,默默地离开。

身为班长的白果出来迎接他,问他想要坐哪。

宋时昀反问:“你坐哪?”

白果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下意识地指了指自己的位子。

“你有同桌吗?”

“本来是有的。”白果略显尴尬地笑了笑,“但他刚刚换了班级,小雨倒是说想要和我做同桌……”

宋时昀直接远远地把书包扔到白果的位子旁:“我去求她把位子让给我。”

白果眨了眨眼:“为什么?”

“这个位子……”宋时昀笑了笑,“风水好。”

白果被忽悠得云里雾里,怔怔道:“那我去和小雨说一下,毕竟你是新同学,给一些规则内的照顾也是应该的。”

换位子这事,小雨答应得特别利落:“帅哥有求于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答应的,何况他只是想要换个位子。”

于是,白果就这样迎来了她的新同桌。

新同桌是个睡不醒的,上课在睡,下课在睡,随堂测验时还在睡。

白果看了看新发的数学卷子,感觉出题的人是有些水平的。于是,她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宋时昀,把他从睡梦中唤起来:“随堂测验,要不要测一下?”

宋时昀睡眼蒙眬地打量了一眼:“有点简单。”

白果的自尊心严重受创。

她不死心,继续劝道:“随便答一下嘛,你都睡了一天了,不差这四十分钟。”

宋时昀拗不过她,就拿起了笔。等他答完后,白果不顾作弊嫌疑,直接把脑袋探了过去,初步评判,虽然卷面的字迹委实上不得台面,但每道题的答案都是实打实的正确。

白果有些晃神,灵魂在膜拜天才与自己的差距。

数学老师也走了过来,左手拿起宋时昀的卷子,右手拎过白果的。

看了看,又看了看,他老人家忍不住感叹道:“你们的字迹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小学的时候莫不是同一个语文老师教的?”

——都乱七八糟到极限!

白果小心翼翼地给自己挽尊道:“我觉得我的字好像比他的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

数学老师微微一笑:“你应该是想多了。”

【三】

白果跑去没人的实验室做卷子,因为太过认真,一不小心错过了放学的时间。今天她值日,这种仿佛故意逃脱劳动的行为,她本人表示深深的鄙视。

白果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准备跑回教室,结果刚出门就撞上了宋时昀。

“不用回去了,我都帮你做好了。”他把她忘在教室的书包拿来了,递给她,“一起回家吗?”

来自同桌的突然关心让白果不知所措,她接过书包,讷讷地说了声“好”。

白果不太擅长和男生打交道,尤其是这种单独相处。结伴走在学生散去后的林荫小路上,气氛莫名其妙地暧昧起来。她不说话,宋时昀也不说话。为了打破这层尴尬,她主动提议道:“谢谢你帮我值日,我请你喝饮料吧。喝什么?可乐吗?”

“绿茶就可以。”他似笑非笑,“男生经常喝可乐不好。”

白果点了点头:“也对,你总打篮球,可乐的确容易造成骨质疏松,少喝是对的。”

宋时昀笑着道:“倒不是因为这点不好。”

白果搞不清楚可乐到底还有哪点不好,可无论她怎么问,宋时昀都只是笑。她实在搞不清楚,只好带着一脑袋问号去和自动贩卖机打交道。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和他在一起会紧张,她扫码付款时手一滑,手机直接摔了出去。学霸少女脑子里飞速计算了手机的落地时间、角度,以及落地后的磨损程度——换个钢化膜,应该还有救!

不料,宋时昀看似很随意地伸了一下手,就替她接住了手机。

“小心些。”他笑着把手机还给她,两人指尖不小心触碰到的刹那让她有些头皮发麻。她下意识地把手撤回去,“啪”的一声,手机到底还是掉在了地上。

宋时昀蹲下去帮她捡手机,叹气道:“看来,它命里有此劫。”

“因为跟了一个倒霉主子。”白果拿回手机,毫不在意地用袖口蹭了蹭,“还好,只是钢化膜碎了,换一个就好。”

她还没忘记要请宋时昀喝饮料的正事,回身在贩卖机里选了两瓶绿茶。谁料贩卖机出了故障,收了她的钱,但是不肯吐饮料给她!

白果自闭了。

宋时昀揣着手在一旁出谋划策:“这种机器一般都欠收拾,我觉得踹一脚就好了。”

“算了,我还是自己试着修一下吧。”白果认真道,“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首先,得想办法把这大家伙给拆开。”

宋时昀劝阻道:“会被怀疑是故意破坏公物的……”

“那怎么办?”

宋时昀默默地拿出手机:“机器上面有报修电话,我打电话让维修工人过来帮忙看一下吧。”

白果意识到自己脑子的短路与失态,连忙解释道:“我家电器都是我自己修的,习惯了。”

——虽然从来没能修好过。

【四】

维修工人工作比较繁忙,说大约要等两个小时才能过来。宋时昀看了一眼时间,邀请道:“我家在附近,要不要去坐坐?”

白果想不出更好的去处了,也就答应了这个提议。

宋时昀的父母工作繁忙,平时很少回来。

“家里一般只有我和妹妹。”开门前,宋时昀稍稍停顿了一下,“关于我妹妹,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

宋时昀的妹妹名叫宋晓晓,到了即将中考的年纪,但最近因为一些事没去上学。

“她不是那种不上学也能拿高分的孩子,为了让她把中考应付过去,我一直在给她找比较合适的补课老师。”

她忍着对天才的嫉妒和愤怒,礼貌道:“不用找其他老师吧,你应该就可以。”

宋时昀叹气道:“我不行。”

“觉得麻烦?”

“亲妹妹,就算是嫌烦,我也不会说出来的。”宋时昀没怎么掩饰自己的嫌弃,“但是按照我的方式讲,她听不懂。”

天才的补课方式,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化的。

白果皱眉反问:“你是希望我帮你妹妹补课吗?”

“的确是有这个意思,可以吗?”

“帮我做值日,还帮我拿书包,果然是有求于我。”白果摸了摸下巴,“给中考生补课,我应该还是可以的。”

宋时昀笑着说了声“谢谢”。

看到这个笑,白果才突然想起,自己入学时,好像是见过宋时昀的。

按照一中的惯例,在开学典礼上,由中考成绩第一名的学生代表新生发表致辞。白果没有任何意外地接到了这个任务。当时她对这件事也没怎么在意,从网上随便下载了一篇稿子,准备上台时照本宣科。可临上场时,她发现稿子丢了。眼见着就要上场丢人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她回头,看到了自己的稿子。

那不只是失而复得的喜悦,还有在煎熬之中被拯救的感激。她记不清当时自己说了多少声“谢谢”,毕竟她连自己“恩人”的脸都没记住。直到刚刚看到宋时昀的笑,她才想起来,这货当初对自己有“救命之恩”。

白果陷入深思——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忘恩负义。

好在宋时昀似乎也不记得自己了,她搓了搓手,心虚道:“你妹妹中考这件事,放心,交给我吧。”

门从里面被推开,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探头探脑地钻了出来。她看了看白果,又看了看宋时昀,笑着道:“姐姐,我学习上的事,以后要多多麻烦你了。”

白果原以为宋晓晓是个不喜欢上学的熊孩子,结果她却意外地乖巧懂事。

白果不太擅长和年纪小的人打交道,客套了几句,又在宋家蹭了一瓶可乐后,终于等来了维修师傅。

贩卖机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宋时昀把白果送上了公交车。她盯着手里那瓶从他家拐跑的可乐,轻轻叹了口气,说好的请人家喝饮料的,怎么惹出这么多幺蛾子来?而且,刚刚他为什么说男生不能多喝可乐?除了让钙流失,还有其他坏处吗?比较惜命的她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男生喝可乐的坏处。”

网速很快,少女脸红的速度更快。

“这……这种坏处,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五】

因为周末要去给宋晓晓补课,白果必须有效利用上学日的时间。她杜绝了所有课外活动,除了去洗手间,几乎整个人都是长在座位上的。

宋时昀撑着下巴,侧身看着叼着面包片做着物理题的白果,调侃道:“如果不是你还会说话和呼吸,我一定以为自己身边坐着的是一朵蘑菇。”

“蘑菇现在遇到瓶颈,已经发生了霉变。”白果冷飕飕道。

这句话的潜台词大概是:别惹我。

宋时昀不知死活地凑上前去:“你解题思路错了。”

他抢过纸和笔:“我给你一个思路,你可以考虑以后要不要这样做。”

笔尖在宋时昀的操控下,将比参考答案清晰许多的计算步骤写到纸上。白果得寸进尺,拿出另一道题:“能不能麻烦你,用刚刚那种非地球人的计算方式,教教我这道题应该怎么做?”

“可以。”宋时昀说,“但是你得先陪我去吃饭。”

“但是……”

“没有但是。”宋时昀拎小鸡似的把白果拎出了座位,“知道我为什么比你成绩好吗?因为我比较聪明。知道我为什么聪明吗?因为我从小到大,一日三餐从未落下。吃饱饭是变聪明的前提。”

白果认真地询问:“如果没变聪明,反倒变成饭桶怎么办?”

宋时昀拉着她道:“放心吧,和聪明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智商肯定是可以上升的。”

没什么科学依据,但她姑且信了。

午饭刚刚吃完,白果准备回去继续解决她的物理试卷。结果宋时昀不肯放人,笑眯眯地把她拉去了球场:“我和别人约了一场球赛,打完之后,就回去给你讲题。不准说你要先回去!”

白果盘算一下,觉得自己不算特别亏,就勉强答应了这个提议。

在宋时昀考进一班前,一班的体育项目一贯是短板,因为有太多像白果这种连运动会都能偷跑回班级做题的学习状元、运动废材!现在他来了,顺便带来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体育老师备受感动,看到他时格外热情,连带着看他带来的、立定跳远只能跳零点五米的白果都顺眼了不少。哄女朋友睡觉的小故事

宋时昀把外套扔给白果,笑道:“稍等我一下。”

白果点了点头。

她承认,宋时昀身材修长,打起篮球的模样的确是可以让人驻足尖叫。但她对所有体育项目都提不起兴趣,看了五分钟不到,就默默地拿出了口袋里的单词本。阳光过于刺眼,她往一边的树荫下躲了躲。因为不知道他多久能结束,她索性坐在花坛边上。

阳光和煦,春风送暖。她渐渐生了倦意,不自觉地捧着宋时昀的外套和自己的单词本睡了过去。等醒来时,她发现球场上的人已经走了个干净。

坐在她身边偷看她单词本的宋时昀递了一瓶拧开的矿泉水给她:“这么吵都能睡着?”

“我睡眠质量一贯很好。”白果把自己那颗不知何时倚在宋时昀肩膀上的脑袋缓缓摆正,“困的时候,在哪都能睡着。”

这本事,不是白果独创,是当代高中生应该都有。

宋时昀撑着下巴看着她:“你已经很厉害了,为什么还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压力?你误会了,我没什么压力。实不相瞒,我是真的喜欢学习。”白果同学开始了她的学霸性迷惑发言,“我身体素质一般,没什么音乐细胞,画画不会,写字不好,唯独在学习方面,比较有天赋。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会学习的小朋友,直到我们学校来了一位转学生。那人不过小学生而已,却报了中学生的数学竞赛,最后竟然还得了第一名回来。从那天开始,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最多算是笨鸟先飞罢了。但是,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宋时昀笑着反问:“笨鸟先飞的感觉?”

“不是。”白果摸了摸下巴,“是知道人外有人后,想要去超过他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为了让兔子前进,在它面前吊着一根胡萝卜。只是,我前面那根胡萝卜看起来奇怪了些。”

宋时昀点了点头:“你果然喜欢比自己聪明的人。”

“喜欢倒是谈不上,但那个男生的确是打开了我人生的新世界。那个男生叫什么来着?我记得好像是姓宋……”她看着宋时昀,略有所思道,“那个男生,该不会就是你吧?”

宋时昀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干笑两声后,开始尝试转移话题:“已经上课二十分钟了,我们还回去吗?”

白果脸色一白,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逃课,而且是因为在操场上睡过头了——糗大了!

她伸直了腿就要往回跑,结果被宋时昀一把抓了回来:“现在回去也只是在走廊被罚站而已,倒不如在这吹吹风。劳逸结合明白吗?学习要劳逸结合。”

白果坐了回去,吹着微风,像是在自言自语般说道:“我除了学习,没什么喜欢的东西。如果硬要说,就只有小学时成为我目标的那个天才。而喜欢的理由就是,我平时总会想起他,想得多了,感情就不同了。”

宋时昀撑着下巴,淡淡道:“那个男生,应该就是我。”

白果怔了怔,突然后退两米远。

她红着脸道:“我说的那个喜欢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个喜欢!”

“哪种喜欢都好。”他看着她,“你不讨厌我就够了。”

【六】

闲聊时,宋晓晓问白果:“姐姐,你不问我为什么不去上学吗?”

白果不怎么关心八卦,更不喜欢追问别人的隐私。

宋晓晓酝酿半晌,也没有解释自己不去上学的理由。她只是趴在桌子上懒洋洋地问白果:“我可以不参加考试吗?”

白果皱眉,不知该如何回答。

等宋时昀送她回家时,忍不住和他交流道:“你妹妹……是否需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看过。”宋时昀站在奶茶铺子前,问白果,“想喝什么?”

他在转移话题,白果也不想过多地去管人家的家事,当即顺着台阶笑道:“卡布其诺。”

宋时昀转身和店员道:“卡布其诺,不要咖啡,只要奶。”

店员的眉毛颤了颤。

“她每天只睡五个小时左右,再喝咖啡,怕是要猝死。”

店员会意:“一杯热牛奶,八元。”

全程围观的白果没有发表任何不满的意见,因为她觉得,宋时昀说得的确有道理!

中考的日子临近,白果想着一直在宋时昀那蹭吃蹭喝,决定去街上买个礼物给宋晓晓,祝她考试顺利。

谁料路过三中门口时,白果正好看到宋晓晓。她身边还围了一群女生,看样子,应该是她的同学。

女生们吵吵嚷嚷,宋晓晓却将脑袋垂得很低——似乎是被欺负了。

白果走过去,拉过宋晓晓的手:“走吧,你哥哥正等着我们呢。”

宋晓晓往她的身边缩了缩。

“这位姐姐,我们和她还有事情没谈完呢。”一个女生向前一步,笑嘻嘻道,“你可不可以不要打扰我们?”

“不可以。”白果没理她,拉着宋晓晓继续往外走。

白果虽然看着淡定,实则内心十分慌乱。这些初中女生看起来的确都不怎么友好,她虽然已经上高中了,但个子也没比人家高,而且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等一下如果真有暴力冲突,也不知道能不能跑得掉。

那些女生正想继续围上来时,宋时昀及时出现了。一个一米八六的高中男生的确要比一个一米五八的高中女生有威慑力,那些女生瞬间就散了,还有一两个留下,扯着宋晓晓问:“那位帅哥是你哥哥吗?真好啊,还真是所有帅哥都会围着你转。”

白果被这对话搞得云里雾里的,搞不清楚这些女孩子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回去的路上,倒是宋晓晓主动说起了前因后果:“那个女生喜欢的男生跟我走得比较近。”

然后,宋晓晓就被孤立了。因为恶作剧,还有今天这种行为……导致她不想再去学校了,宋时昀也没逼她。

将宋晓晓送回家后,宋时昀又带着白果去了最近的那家奶茶铺子。

“作为谢礼,想喝什么?”

白果条件反射道:“卡布其诺,不要咖啡,只要奶。”

宋时昀笑出了声。

白果生活的圈子很小,每天需要面对的,除了学习,就只有正在学习的同学。宋晓晓遇到的状况,她没遇到过,但也不是不能理解。她接过热牛奶,问宋时昀:“你以前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状况?”

宋时昀侧身:“为什么这样问?”

“晓晓被孤立,主要是因为长得好看,比较受欢迎。我觉得,你可能也有相同的困惑。”

宋时昀淡定地摇头:“不用担心,我不受男生欢迎。”

白果:“不……你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

“我的确也遇到过类似的状况。”他撑在栏杆上,懒懒地笑道,“小学的事情,现在想想,时间还真是很久远了。”

宋时昀从小到大,都是那种“邻居家的孩子”。他长得好、学习好、智商高,还多才多艺。只要是知道他的家长,在教育自家孩子时,都难免要说上一句“你就不能学学人家宋时昀”。久而久之,他成了学生公敌。小孩子们其实也做不出太恶毒的事,最多就是恶作剧或者拉帮结伙,不和他走在一起。

对于恶作剧,他可以凭借智商规避,但那种孤独感,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走得出来。所以,他干脆把自己伪装成喜欢独来独往的样子。渐渐地,那些对他没什么敌意的同学也不敢再靠近他。他有些高处不胜寒,他记得自己当时也和宋晓晓说过一样的话——

“妈妈,我不想去上学了。”

显然,妈妈不能像他理解宋晓晓一样地理解他。她以为那只是孩子间的矛盾,就退而求其次,给他办理了转学。

可惜,宋时昀“被高岭之花”的人设依旧屹立不倒。

宋时昀被逼无奈,最后决定发奋学习。他要提前完成学业,只要不上学了,就不用每天和这群幼稚的小学生打交道。他本来就聪明,再加上学习勤奋一些,和同龄人之间的差距也就拉得越来越大。他去报了中学生的数学竞赛,想着成绩好,就能说服妈妈,让自己提前离开这片“新手区”。

第一名的成绩果然很理想,他的奖状被展示在公告栏上。好多小朋友过去围观,冷嘲热讽道:“哎哟,天才就是天才,可真厉害!”

乱糟糟的喧闹声中,一个女孩子稚嫩又兴奋的声线钻了出来:“原来,天才是真实存在的。”

宋时昀第一次被这样的口气唤作天才……不是嘲讽,不是羡慕,而是一种发现同类的兴奋感。他努力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女孩,年幼的白果,和她现在有些像——瘦瘦小小、白白嫩嫩,她攥着小拳头,一字一字地道:“我果然需要更努力才行。”

那应该是被压抑后的欢呼雀跃。

多年以后,宋时昀才知道,在白果眼中,他就是一根吊着兔子往前跑的胡萝卜。

但做胡萝卜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她的眼睛会一直注视着自己,即使目的只是吃了这萝卜。

随着年龄的增长,宋时昀也渐渐找到了和同龄人的相处之道。他刻意收敛锋芒,中考时的卷面成绩,被他刻意控制在正好能考进一中。

“控制分数?!”听到这里,白果忍无可忍地道,“这就是传说中学神独有的秘籍吗?!”

宋时昀勾了勾嘴角:“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我为什么要来一中。”

“我市升学率最好的高中,有谁不想来呢?”白果皱眉思索道,“但你的确不怎么在乎这个,所以你为什么要来一中呢?”

宋时昀认真道:“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来这里。”

为什么一直收敛锋芒的他愿意在期中考试时全力以赴呢?因为他想要到她身边去。

白果眨了眨眼,转而又笑道:“我们每个人都没有为了迎合别人而刻意收敛自己锋芒的必要。我遇到优秀的人会选择仰望,我被别人认为很优秀时,也会觉得很高兴。我不能阻止有人对我不满,但他们不喜欢我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宋时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你这份洒脱可真让人喜欢。”

白果脸色微红,叼住牛奶吸管,疯狂地吸入牛奶。

宋时昀笑着问道:“以后想去哪个大学?”

“为什么这么问?”

“想和你去相同的学校,可以吗?”

白果低下头,耳根都红通通的:“有什么不可以的?”

【尾声】

白果小心翼翼地问宋时昀:“你以后想去国外的学校吗?”

“暂时没有那个打算。”

白果暗暗松了一口气后,又继续紧绷着神经道:“那你想去哪所大学?我仔细思考过,你的成绩比我好,所以不能委屈你和我选择相同的学校,应该是我努力追上你的步调。”

“你忽略了一个问题……”宋时昀笑了笑,“我的成绩的确是比你好,但以你的成绩来说,应该也没有你不能去的学校。”

白果点了点头:“为了保证高考时不出现失误,我得更加努力学习才行。”

他提笔在报考书上圈上了自己心仪的学校,问道:“这个如何?”

“我原本的目标学校就是这个。”她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中考结束了,晓晓考得怎么样?准备上学了吗?”

宋时昀轻声道:“对她来说,考出那个成绩算不错了。学校,她准备正常去上,你说得对,错的不是她,她没有必要承担那些不愉快的代价。”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