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爱我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4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他不爱我

文/何满子

爱人者如此卑微,表明心迹亦只敢在对方沉睡之时,缓缓地开口。

1

大一的暑假,叶白云酝酿了二三十天,打算向方尧表白。

方案她也想好了,约方尧吃烧烤,吃烧烤肯定要配冰啤酒,两杯冰啤酒下肚,她便可以趁机表白,把“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说出来。

计划倒也顺利,她给方尧发了信息,方尧回复:周六吧。

烧烤摊上,叶白云远远地看着方尧走过来,冲着他挥挥手,他笑了笑:“好久不见,小白云。”

他还是喊自己小白云。

烧烤上了桌,冰啤酒也端了上来,两个人各自倒了一杯,碰了碰杯同时喝下去,叶白云准备开口:“方尧……”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方尧的手机已经掏了出来,在叶白云面前扬了扬,屏幕上是一个尖下巴、大眼睛的女孩的照片:“怎么样?漂亮吧。”

叶白云嗯了一声。

“我新交的女朋友,阳阳。”方尧得意地挑了挑眉。

叶白云哦了一声。

方尧把手机塞回口袋里:“下次带你见见。哦对了,你刚才要说什么?”

叶白云塞了一串青椒放嘴里,急忙摇头:“没事,没事。”

她左右两边的腮帮子被撑起来,鼓鼓囊囊的。方尧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将她打量一番:“哎?小白云,你都上了一年大学了,也该学学穿衣打扮了。阳阳是个美妆博主,改天让她教教你……”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他站起身来走到一旁接通。

叶白云这才抬起头来,转过头去看了看数米开外的方尧。

他正站在街灯处,灯光昏暗,让高高瘦瘦的他周身也氤氲在那一片昏黄里。如果让叶白云去比喻的话——好像一个梦。

十几分钟之后他走了回来,眉头微微蹙起:“小白云,我那边还有点事,就先不陪你了。刚才我已经结过账了,一会儿你打车回去。”

“嗯。”

方尧笑了笑,伸出手来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今天怎么回事?话这么少。”

他转过身去,伸出手来拦了辆出租车,拉开车门的时候转过头来,冲叶白云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小白云,前几天你生日我在外地出差,改天再给你庆祝。”

叶白云没有急着回去,自己坐在那里慢慢地吃,倒也没觉得有多伤心,心里想的是,也没关系,就再等等吧。

倒是回去之后,她站在那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沮丧了一会儿。

方尧的上一任女友是清爽的短发,叶白云当时在心里思忖着他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所以高考一结束就剪短了头发。

没想到这才隔了一个月,方尧又换了个大波浪卷的女朋友。

室友们都已经回去了,寝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叶白云一个人。闷热的夏季,头顶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动。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太饱,叶白云怎么也睡不着,盯着那转动的扇页看着,眼前好似放电影一般,她和方尧相识的种种画面在眼前一帧帧地铺开。

2

方尧原本是自己哥哥叶琮的朋友。

叶白云那时候上高中,暑假的时候,在外读大三的叶琮带了一个朋友来家里玩,那便是方尧。

叶白云和叶琮的关系一直都十分冷淡,再婚家庭组成的孩子,两个人都别别扭扭,看上去也完全不像兄妹。叶琮高高瘦瘦、宽肩窄腰,而叶白云小小的个子,仿佛从青春期就没怎么发育一般。

两个男孩能在夏天找到各种各样消遣的游戏,游泳馆游泳、篮球场打篮球、电脑前打游戏,叶琮惯常是没有带过叶白云一起参与的。是两个人正准备出去的时候,方尧系好鞋带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玻璃镜反光看到了叶白云。她小小的身躯坐在那里,看上去有些孤零零的,眼神里还有点渴望。

方尧拿手捅了捅叶琮,轻声说道:“带你妹妹一起去吧。”

为了这一句话,叶白云在心里感激了他许久。

那个下午是去游泳馆,叶白云第一次和异性去游泳,在女更衣室害羞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走出来。方尧倒是落落大方,站在远处的泳池旁冲她招招手,大声喊道:“小白云,这边。”

叶白云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还是少女的年纪,没有什么“照顾异性情绪”“适当示弱”的智慧,原本是叶琮提议的比赛,没想到几圈下来,轮轮都被叶白云甩在后面老远。叶琮悻悻地一个人跑到其他区域去游,不想再搭理叶白云。倒是方尧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哇,小白云你太棒了。”

因得他这声称赞,叶白云又兴奋地跳到水里。

游泳馆里蔚蓝的水中有消毒水刺鼻的气味,叶白云奋力地往前游着,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母亲带着自己嫁过来之后没过几年就因病去世了,她在这个家里一直像个多余的人一样小心翼翼地生活着,哪里听到过如此直截了当的夸奖。

她不肯停下来,变换着游泳的姿势,直到右腿的小腿忽然抽搐,一阵钻心的痛袭来。

方尧比游泳馆里的救生人员先游到她的身旁,一把将瘦小的她拦腰抱起,往旁边的台子上走去。

“抱着我的脖子。”叶白云的手正不知放在哪里好,就听到方尧的声音。

她犹豫着拿手环住他的脖子。

叶琮这时也游了过来,不住地抱怨叶白云也不小心一点。方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叶白云坐好,帮她按摩小腿。

她一直低着头垂着眼睑,没敢抬头看眼前的方尧。

那个暑假,方尧在这里待了二十来天。他和叶琮关着门在房间里打游戏的时候,偶尔叶白云会鼓起勇气过去敲门。方尧来开门,她将手中的盘子举起来:“我洗好的葡萄。”

方尧笑着接过去。

他们原本经常点外卖吃,后来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到了中午饭点的时间,走出来一看,叶白云已经烧好了菜,莲藕筒骨汤、西红柿炒蛋、青椒炒鸡胗,米饭也已经盛出来摆好了。

尝上一口,味道竟然极其可口,方尧羡慕叶琮平日里有口福,可叶琮摇摇头笑道:“我这可是托你的福,我从来都不知道我这个妹妹还会做饭。”

叶白云伸出筷子将一块鸡胗夹到方尧的碗里:“那你多住几天,多尝尝我的手艺。”

叶琮在一旁取笑方尧:“过几天就是七夕了,再不赶回去女朋友可是要生气的。”

叶白云只觉得心一紧,有些钝痛。

方尧也就只来了那一个暑假,后来便是大四,叶琮保送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他同叶白云通话的时候,叶白云有意无意地会提起方尧,想从他的嘴里听到关于方尧的消息。

她知道方尧准备去北京工作,已经找好了一家公司实习。

那个电话过后,叶白云便把自己高考的目标从广东调整到了北京。

兄妹俩虽说关系浅淡,但毕竟也有着在一起生活的情分。叶白云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叶琮从学校赶回来,录取通知书拿在手里,也很为她高兴。他用手机上网查了查她学校的地址,在手机上发给了方尧:我妹要去北京念书了,你多照顾一下。

那边方尧很快回复过来:小白云都要上大学啦?行行行,没问题,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

叶白云坐了一夜的火车,天蒙蒙亮的时候拖着行李箱从火车站出站口走出来。人潮涌动,她有些惊慌茫然,被众人推搡着往外走。她刚从出站口挤出去,手腕忽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这边。”

叶白云侧过头去,看到的便是方尧的那张脸。

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熠熠生辉的一双桃花眼。

叶白云同他已有两年没见。

他一只手接过她的行李箱,另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拉住她,叶白云的手心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她简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人群熙攘喧嚣,他连说话都要俯下身来靠近她的耳朵说。她只觉得心脏周边的围墙全都轰然倒塌,柔情汹涌而出,弥漫全身。

这个让她朝朝暮暮想念着的人啊。

也就是在那一刻,叶白云察觉到了爱。

方尧将她送到学校,带她办理好相关手续,又添置了一些生活用品。送她去宿舍的时候,寝室里已经有两个女孩。叶白云同旁人相处总是有些窘迫,一个长鬈发的女孩倒是大大咧咧,主动伸手自我介绍。之后她看到站在白云后面的方尧:“哇,这个是你男朋友吗?好帅。”

方尧笑笑:“什么男朋友,小白云算是我妹妹了。”

叶白云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低着头整理桌面上的东西,那两个女孩的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方尧临走前交代叶白云:“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就可以了。”

也不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客套,反正叶白云当了真。

那段时间是方尧恋爱史上难得的空窗期,空闲时间也是无聊,便经常在公司加班。有时候他三更半夜才回去,泡上一袋泡面或是叫上一份外卖。有一次他三更半夜胃痛,被送去医院看急诊。

她在那之后,叶白云只要是没有课,都会坐上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去到方尧的住处。

在楼下的“生鲜传奇”里买上一些新鲜的食材,炒菜的时候电饭锅里煮着养胃的小米粥。若是方尧回得早,便等着他一起吃;若是他要加班到很晚,菜便放到保鲜盒里,他回来直接放到微波炉里加热就能吃。

反正是要保证自己能够赶上最后一趟公交车回去的。

手机里存着各种各样的菜单,清蒸鲈鱼、红烧牛肉、炖鸡蛋……冬天到了,北京下了第一场雪。大雪天里叶白云穿着笨重的大棉鞋,买完菜踩着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路上有点滑,走着走着一个趔趄,她整个人便摔倒在地上。布袋里的西红柿滚了出来,红通通的,散落在皎洁的雪地上。

叶白云的鼻尖冻得红红的,有些狼狈地蹲在那里捡,一抬头便看到了正走来的方尧……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女孩不似叶白云,需要裹着宽大的羽绒服和笨重的雪地靴,只穿着一条连衣裙和一件大衣,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鞋。

方尧也看到了叶白云,有些吃惊地走过来:“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我要在外面吃吗?你怎么又过来了?”

“你上次说想吃饺子,我想包一些放在冰箱里。”叶白云小声说道。

方尧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塞到叶白云的口袋里:“不用了,快打车回去吧,这么冷。我带小敏回来拿点东西。”

叶白云没有打出租车,还是坐的公交车回去。因为天气的缘故,公交车开得很慢,原本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竟开了两三个小时。叶白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上,看着窗外一片萧条的冬日,忍不住把脸埋在自己的手套里轻轻地抽泣起来。

她有些不解。

何以在方尧的身上能这样迅速地开始和结束一场恋爱,好像永远都不会伤心一样?而在自己身上,爱一个人竟是一件这么辛苦的事情。

回去之后,叶白云发了一场高烧。知道方尧有了新的恋情,她不再舟车劳顿地去做一顿饭给他吃。

时间倒是多出来了很多,叶白云便泡在图书馆里。那个冬天,她倒是把本专业的书籍啃了不少,落下的功课也补了上来,学年结束的时候还考了个不错的成绩。

3

叶白云找到了美妆博主的微博,再顺藤摸瓜地发现美妆博主还有一个小号。

大号发的通常是一些美妆视频,小号算是生活号,叶白云通过这种偷窥能看到方尧的蛛丝马迹。

他们好像比自己更适合北京这样的繁华都市,恋爱看起来也更加精致时尚,高级的日料店、灯红酒绿的酒吧。相比较之下,叶白云觉得自己给出的情感实在是太落伍、太过时了。

恋情好像进展得并不是很顺利,时尚都市里的爱情总是来得快走得也快,三个多月的时间,小号里就没再出现方尧的消息,照片也变成了美妆博主在迪厅蹦迪的单人照,配文是“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

再后来又到了夏天,放暑期时叶白云没有回去,而是找了一份兼职工作。方尧那阵子工作调动,也清闲了不少,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也就多了一些。

正好叶琮因为一个项目要来北京出差,工作的事情忙完后,三个人在北京闲逛。

他们去了什刹海,那儿的荷花开得正鲜艳,美丽极了,叶琮给方尧和叶白云拍了张合影。

照片上,她站在方尧的身边,个子小小的,穿着连衣裙。若是仔细看,会看到她的神情微微有些紧张。那张照片叶白云保存了许久。

晚上的时候坐在烧烤摊上吃烧烤,喝了一些啤酒后,三个人的话都多了一些。叶琮忽然抬头问方尧:“听说宋佳意要回国了。”

叶白云看到方尧一下子就变了脸色,手中拿着的那串烤肉也差点掉在了地上。

她的心也微微一紧。

这些年来,方尧身边的女友莫不是小A、小B、小C这样的代号,这样郑重其事的一个名字,着实让叶白云心中微微一惊。

她故作淡定地低头喝了一口冰啤酒,开口问道:“宋佳意是谁啊?”

叶琮有些吃惊:“方尧没和你说过?他的初恋女友……”

方尧已经有些微的醉意,打断他:“什么初恋女友?乱说。”

循着叶琮话里的蛛丝马迹,叶白云才知道方尧的这么一段过往。宋佳意是谁?是同方尧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子。

富裕人家的女孩,骄傲、顽劣,却也……美丽。

方尧青春期时便同她表明过心迹,她挑了挑眉,不屑一顾:“可是我不喜欢你。”

“没关系,”方尧有些艰难地开口,“我可以等。”

她好似听到多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整个人笑得花枝乱颤:“那你就等着呗。”

方尧读大二那年,她不声不响地出了国。

“正开心呢,不要说她,不要说她。”方尧已经有些微醺,挥挥手道。

叶白云的目光落在他那张俊朗的脸上,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

他哪是在一场场恋爱中分分合合不会伤心的人啊,只不过是那些人从来都没有进入过他的心中罢了。

然而知晓了这件事情,却丝毫没有动摇叶白云对方尧爱的信念。

甚至于看到了他的痛苦,让她产生更为深刻的爱意。

或者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她根本对自己的爱无能为力。

叶琮当天夜里还要赶飞机,提前离开。方尧已经醉得一塌糊涂,而时间也已经太晚,叶白云拦了一辆出租车,整个人用尽全力搀扶着他。

在出租车的后排座椅上,方尧整个人歪倒在她的肩膀上。她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伸出手来,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窗外凌晨时分的天空,如此空旷,如此寂寞。

还没有坚持到电梯口,方尧便蹲在路边吐了起来。叶白云在后面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

扶着他进了家门,煮了牛奶让他喝下,又帮他擦了擦脸之后,白云扶着他到卧室的床上躺下。

她就那样坐在床边,看着方尧。后来她想再煮一些小米粥,起身正准备去厨房,方尧忽然翻了个身,一只手拉住了她,嘴里轻声嘟囔了一句:“你不要走。”

那句话是对谁说的呢?叶白云也不知道,但她也就没有起身,任凭方尧就那样拉住自己的手。

她甚至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留。

拉住她的手之后的方尧重新安静下来,闭上双眼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叶白云低下头来,认真地端详着他的那张脸。

“方尧,”她轻声说道,“我好喜欢你啊。”

爱人者如此卑微,表明心迹亦只敢在对方沉睡之时,缓缓地开口。

4

数月之后,宋佳意回国了。

在首都国际机场,她刚下飞机就拨通了方尧的电话:“我回国了,在机场,来接我。”说完又环顾四周看了看,“我在星巴克等你。”

方尧当时正在办公室,手上的项目书做了一半,交给同事之后匆匆请了假,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

因为堵车的缘故,快两个小时他才开到首都机场。

第一眼见到宋佳意的时候,他微微愣了愣,几乎有些没认出她。五年未见,她整个人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美丽仍然是美丽的,然而却是一种疲惫的美丽。

方尧带她去过来的途中定好的餐厅,她同他诉说着在国外的种种。

她这几年过得并不是太好,几场恋爱都以失败告终,父亲的生意又惨遭滑铁卢,一落千丈,经济上也很是拮据。说完这一切以后,她看向方尧,微微噘起嘴来,眼睛里是楚楚可怜的神色:“你会帮我的对吧?方尧,我现在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了。”

这种神情,方尧是如此熟悉。少年时期,每一回宋佳意想要让他帮忙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会用这种眼神看着他,每一次方尧都无法拒绝。

他把主卧收拾出来,让宋佳意住下,又带她去添置一些生活用品。她还是以往大小姐的性子,什么东西都要最好的。在银泰城里路过阿玛尼的服装店,她拿了两条裙子去了试衣间,走出来之后站在方尧面前,柔声问他:“我穿这个好看吗?”

“好看,好看,”站在身旁的导购小姐说道,“先生,这个颜色很衬你女朋友的肤色。”

方尧便买下那两条裙子送给她。

宋佳意并没有急着找工作,她在英国学的是艺术,想在国内找一份谋生的工作不算容易。方尧去上班的时候,她便在家中画画,晚上他若是加班,她便沿袭着自己在英国的老习惯,去酒吧喝酒。

有时候喝得醉醺醺,她会给方尧打电话:“你来接我好不好?”

方尧便会立即赶过去。

有一次实在是走不开,手上的工作正进行到最关键的地方,一分钟都耽搁不了。宋佳意在那边又喝得酩酊大醉,给方尧打来了电话。

他思忖片刻后,拨通了叶白云的电话。

叶白云当时正在图书馆看专业书籍,手机振动起来,屏幕上显示出“方尧”的名字,她的心跳快了几拍,因为她已经有好一阵子没和方尧联系了。

“小白云,”还在办公室,他压低声音同她说话,“你现在有事吗?能不能帮我个忙?”

他在电话里交代了她酒吧的位置:“佳意喝醉了,我怕她一个人会有什么事,你能不能去接她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微信上是他发过来的五百块钱,打车红包。

叶白云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回过去一个“好”字。

在酒吧里,她远远地看到了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宋佳意。她身材高挑,一米七的身高穿着修身的连衣裙,大波浪卷的头发拨在一旁,巴掌大的脸上是被化妆品修饰过的明艳五官。

真美丽,叶白云瞥了瞥酒吧到处都有的玻璃镜子上倒映出的如此平常普通、不值一提的自己。

她咬了咬嘴唇,往宋佳意的方向走去。

宋佳意明显已经不胜酒力,正和身旁的几个男人调笑。叶白云走近她身边,在她的耳边大声说道:“方尧让我来接你回去。”

她摆摆手:“我这正玩得开心呢,不回去。

宋佳意不肯走,叶白云就坐在她身旁的座位上等着。穿牛仔裤和白T恤的她和这家高端酒吧格格不入,每个人从她身旁走过都会狐疑地多看上两眼。最后宋佳意也觉得无趣,索性挥挥手:“好了好了,真是服了你了,走吧。”

宋佳意抓起桌子上的手包,踩着高跟鞋歪歪扭扭地往外走去。叶白云赶紧站起身来,扶住了她。

扶着宋佳意在沙发上躺下,她带着点醉意地看着她:“你是小白云?”

没想到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叶白云微微愣了愣,轻轻嗯了一声。

宋佳意勾起嘴角笑了笑:“听方尧提起过你。”

方尧会怎么说起自己呢?叶白云在心中思忖道。

“和他说的差不多,”宋佳意手托下巴打量他,“一个小丫头。”

叶白云没有再接话,转过身去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倒进玻璃杯中,而后打开微波炉将牛奶放进去。

等牛奶加热的功夫,宋佳意慵懒的声音又从身后响了起来:“小白云,你喜欢方尧是吧?”

叶白云正伸手准备将玻璃杯取出来,宋佳意的声音让她陡然一惊,手中的玻璃杯便落在了地上,牛奶在地毯上洒得到处都是。

她有些慌乱,急忙蹲下身去,不知该如何回应宋佳意的这个问句,觉得说什么都不对,说“是”不对,说“不是”也不对。

沉默了半晌,她闷闷地说道:“方尧喜欢的是你。”

宋佳意起身到卧室,换了一件真丝睡裙走出来,蹲下身去将叶白云扶起来。

她挽着白云的手站到客厅的镜子前面,将白云头上用来扎马尾辫的皮筋扯了下来,用手拨弄成披肩的长发,而后又把她额前厚重的刘海用发夹夹在上面,取下她脸上厚厚的眼镜框。

“多好看的一张脸。”宋佳意由衷地称赞道,“你想让别人喜欢上你,什么都不做可不行。”

叶白云就那样愣怔地站着,她不是不明白宋佳意的意思。有什么稀奇的呢?互联网时代,网上也有着很多情感导师,教导着女孩如何爱一个人,付出是没有用的,你要去吸引。如何去吸引呢?用披肩的长发、柔美的连衣裙和胭脂水粉涂抹出来的绯红色,还有涂着睫毛膏的睫毛。

如果这个实在得不到也没关系,还有下一个。

她们不准女孩拿出真心来,觉得拿出真心来总是会心碎的。

可心碎就心碎吧,叶白云在心中怅然地想,谁让我只会这一种爱法呢?

那天晚上没过多久,宋佳意在英国的前男友发出了复合的邀请,不假思索地,宋佳意又去了英国。

连声招呼都没有打,方尧那阵子正好在外地出差,回来后便看到留给宋佳意住的那个房间空荡荡的,她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已经不在了,衣柜里也空荡荡的,床头柜上有她留下来的一张银行卡和一个小字条。字条上是宋佳意感谢方尧这段时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卡里的钱是这些日子以来她的花销:“当然了,David埋单。”她在后面画上一个大大的笑脸。

5

方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四天。

第五天的时候,是叶白云带了一套开锁的工具,强行进到了房间里。

房间里一片狼藉,有浓重的酒精味,黑暗中叶白云踢到了好几次啤酒瓶,最后她把灯打开,就看到方尧蜷在沙发一角,还在喝酒,胡子拉碴的。

叶白云的嘴巴动了动,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而是俯下身子开始打扫卫生。她把地上的啤酒瓶一个一个捡到垃圾桶里,又把窗帘拉开,让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打开冰箱看了看后,她转过头去问方尧:“晚上喝粥可以吗?皮蛋瘦肉粥?”

小火慢慢熬着,粥端上桌的时候,方尧竟是这些天来,头一次有了饿的感觉。小口小口喝完碗里的那碗粥后,他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叶白云。

这好像是这些年来第一次,他如此认真地端详她。

叶白云也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方尧忽然伸出手去,声音里有一种热切:“小白云,你一直都喜欢我的对不对?”

“我们在一起吧。”

事后叶白云认真去想,才会觉得这句表白很奇怪。惯常的表白里应该是“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但方尧的这句表白中“我们在一起吧”是因为“你一直都喜欢我”。

可当时的叶白云低头喝了一口粥,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好啊”。

这一年叶白云二十二岁,上大四,距离认识方尧的那个十七岁的夏天已经过去了六年。六年时间,她终于获得了一次和他恋爱的机会。

叶白云原本的计划是想考家乡的教师,她原本也不是有什么大的野心和志向的人,总觉得自己和北京这样的大都市格格不入。然而因为和方尧的恋爱,她留在了北京。

她搬进了方尧的住所,先从广告公司的实习生做起。虽说是毕业了,她仍旧是大学时的打扮,也仍旧是清汤寡水的性子。她早上会比方尧早起来半个多小时,给他先做好早餐;晚上不管方尧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总会等着他。

或许是因为他什么都无须付出,这竟然是方尧最长的一段恋爱,持续了近一年时间。

一年的时间里,或多或少地,方尧也给过叶白云一些温柔的瞬间。

因为这些温柔的瞬间,叶白云总觉得自己还能在这段感情中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但爱是隐藏不住的,同样的,不爱也是隐藏不住的。

那年叶白云听了一场莫文蔚的演唱会,万人大合唱那首《他不爱我》:“他不爱我/牵手的时候太冷清/拥抱的时候不够靠近/他不爱我/说话的时候不够认真/沉默的时候又太用心……”

叶白云和现场的很多女孩一样,一边唱一边流眼泪。

那晚散场的时候,叶白云等了很久都没有拦到出租车,想发消息问方尧能不能来接自己,又觉得没有必要。她在寒风中等了一个多小时,到家的时候发现方尧应该是喝了酒,已经睡着了。

叶白云却睡不着,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看了一夜。她不明白为什么暗恋一个人的时候寂寞,和那个人在一起之后还是寂寞。

第二天清早,破天荒地,餐桌上没有出现让方尧习以为常的早餐。叶白云正在洗漱,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对他说了一句:“我们还是分开吧。”

方尧的脸上竟有如释重负的神情,淡淡地说了声“好”。

隔日,叶白云便从方尧那里搬了出去。三个月后,叶白云离开了北京。

她考上了家乡那个小城市的初中教师,教语文,是她喜欢的工作。

到达市区的火车站之后还要坐一会儿大巴,叶白云有点晕车,大脑昏昏沉沉的。身旁一个约莫二十六七岁的男人或许是看出了她的不适,帮她去大巴前面接了一些热水送到她的手中。为了让她能够转移注意力,男人一路上讲了许多个笑话。

下车的时候,男人有些腼腆地问她要了联系方式。

尾声

方尧再见到叶白云,是在叶琮的婚宴上。

婚宴他原本是没必要来的,舟车劳顿,况且他同叶琮这几年关系也疏远了许多。

但他想出席,是有一些自己的私心在里面的……或许是能见一见叶白云。

他是在叶白云离开几个月后的某天才忽然意识到,觉得房间里的每一处都有叶白云的影子。他吃饭不知道吃些什么的时候,脑海中便会忽然闪现叶白云的那张脸。

“要是小白云在就好了。”

后来有朋友见他恢复了单身,重新介绍女孩给她,个顶个的漂亮。方尧见过面之后,却觉得兴致索然,开车回去的途中也有些心不在焉。积雪过后,路面打滑,不知怎么的就和另外一辆汽车撞到了一起。天旋地转、昏昏沉沉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不知道小白云现在在干什么呢?

婚宴那天很热闹,方尧远远地看到了叶白云。

好几年过去了,她好像一点都没有变,仍旧是瘦瘦小小的,不施粉黛的一张脸,穿着纯色连衣裙,和北京那个大都市里的女孩不一样,和宋佳意不一样,和他认识的每个女孩都不一样。

方尧往前走了几步,想要过去打声招呼。再一看,有个男人走了过去,个子不高,微胖,是最常见的那种男人的长相。她对着那个男人笑了笑,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方尧此时已经站在了两个人面前。

叶白云一歪头也看到了他,微微颔首,便从他身边走过去。

方尧于是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地失去她了。

那天晚上,方尧失眠了许久,脑海中不知道为何想起了一句诗——

“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他原本以为她只是他从山谷里过一遭时,衣袖上随意沾染上的一片白云。

谁知到了最后,这片白云就那样留在他的衣袖,却是吹也吹不散,拂也拂不走了。

——原文载于2019年爱格9B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左岸读书:语不惊人死不休 | 做人做事真的应该硬核一点
下一篇 : 唯美句子:那些美到极致的名人文艺短句说说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