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记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双鱼记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

我与你始终这样刻骨铭心地记着彼此,从沧海到桑田。

—1—

我从来没想过西藏的天空可以湛蓝得如同梦境,我站在布达拉宫面前激动地泪流满面。

像那些虔诚的信徒,我一步一磕头地隐藏在人群里。心底却真实地想着:华茕茕,今生今世,我谢应鱼不会再与你有什么瓜葛。

旅馆,佛珠,藏青色的长袍。

我望着窗外,安静的街道,偶尔过路的行人,我打开笔记本开始撰写稿子。

这是我来到这里一星期后的生活,简单而舒适。那天我读了很多活佛的诗,对着布达拉宫的方向。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月色如洗

—2—

整个家空荡荡的,谢应鱼终于被我赶走了,我躺在床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告诉我,华茕茕,她走了你开心?”心底一个声音不停地询问着。

“开心,我当然开心,她抢走了我所有的阳光,现在我终于可以一个人独自呼吸这里的空气了,不用在意别人总是嘲笑我,夸赞她。”

她的房间在我的隔壁,以前的每个清晨总会被她弹琴的声音吵醒,我就会更加讨厌她。越是我学不会的,她偏偏是最拿手的,在爸爸面前她用她的伪装把我狠狠地踩进泥沙里。

可是,她走了三天了,我还是会每天在她练琴的时间醒来,莫非是生物钟作怪?

我穿着睡衣站在谢应鱼的房间,她什么也没有带走,甚至还把琴留在了原地。看到最后,我对着她墙上的一幅画产生了兴趣,那是个女孩子的背影,长的头发,细条的身材。

窗外有雨滴在窗檐的声音,这是三月份的南京,有清凉的泥土香气。我喜欢这样的雨天,因为可以慵懒地睡觉。从小到大谢应鱼便是与我对立的,她并不喜欢下雨的天气,因为她无法去跑步了,她喜欢满身大汗的感觉。

爸爸每次都这样说,茕茕,早点起来了,你看你姐姐都跑步回来了,你这样懒惰可不行啊。

我喜欢睡觉,她喜欢跑步,为什么要我像她那样呢?

懂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喊过谢应鱼姐姐,甚至有些憎恨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3—

昨天看到街道上流浪的女子散发而过,她奔跑时突然向我回眸一笑,那笑隔着布达拉宫的光芒如此震撼。

华茕茕曾在深夜里大声诅咒我:“谢应鱼,我唯愿余生你过得无枝可依,漂泊动荡!”

我闭上眼睛试图让人停止浮躁的慌乱和记恨,有小提琴的声音传来。

我可以感受到琴声的召唤,这必是个同样孤单的灵魂。

不用刻意寻找,我转身奔向琴声的方向。

拉小提琴的是个穿着牛仔裤,蓝格子衬衣的外地女子。

对于外地来的人,无论谁都能在西藏这样的地方一望便知。

琴声戛然而止,女子冲我一笑:“前面有家酒肆,请我喝一杯如何?”

“不错的提议,走吧。”我如同认识半生的挚友,相拥而去,大醉而归,彼此却不知道名字。

—4—

我现在是华东幼师的一名老师了,喜欢孩子们喊我“华老师好”。

从电视上看到了谢应鱼在西藏被采访的节目,隔着屏幕,她远得已不是从小被我嫉恨过的那个小女孩儿了。

她房间画上的女子居然是我,我从来不知道她如此认真地观察过我。

只是,她画上的那个我,眼睛是淡然的,我真的这么淡然过吗?

我在画的后面发现了这样的一段文字——

不管怎么看,采菊东篱下和种豆南山下都没有太多不同,甚至悠然见南山和带月荷锄归相比,句子还差了那么点,但是没人会怀疑他们结合之后的结果。所谓惊鸿一瞥,今人歌曰一眼万年,就是一种忽然的本能,这种本能在于物我真正的契合,假如物能言语,亦当言曰悠然一见君。此种不唯人物,亦在人人,然而于今已尽,现在人想得太多,杂念太多,所以他们能做出许许多多精巧复杂的东西,但一见而已的情景却不能再得,人心不古,大概不过如此。

看看,这就是谢应鱼,我摇摇头叹息一阵子,她总喜欢卖弄文采,给我题画的句子,也写的这样深刻。

幼儿园的日子简单而快乐,我也开始读些经典的国文,偶尔也教孩子们背些诗词。

谢应鱼,你走的第375天,我有些想你,爸爸在春节前一直郁郁寡欢,我知道他心里想要你回来一起过年。不过,他始终没有在我面前提起你,大概是顾及我的感受,这也未可知的。

—5—

离开拉萨的那天,天空湛蓝,有人从背后喊道:“谢应鱼。”我扭头看时是那日碰到的拉小提琴的女生。

“喔,兰溪。”我冲她打招呼。

“要离开吗?你下一站去哪儿?带上我吧,我也是一个人。”兰溪央求道。

“去重庆,你去吗?”我背着书包转身向她望去。

“好啊,一起吧。”兰溪开心地笑道。

我们最后一起去了布达拉宫拜了几拜才起身去了飞机场。在飞机上听兰溪讲起自己漂泊西南的经历,有新奇处忍不住叹出声来,听遇到雪崩又是如临其境般害怕。

偶尔兰溪也问我的一些经历,我也拣了有趣的经历说给她听。话才说了一半,重庆竟已先到了。飞机上我俯瞰窗外,又颇有感慨,与兰溪竟一时无话。

我想预见了生命,就像悬崖边坠落的流星,它带着尾光,那尾光就是希望。可惜尾光太渺茫了,只能在每次绝望的时候略带哀怨地划破黑夜,却束缚不住自己向深渊投落。

我觉得写诗和读书都是属于很青春的事情,从我不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的青春就结束了……

兰溪不知我的这些想法,看我不想聊天,一个人翻看起杂志来。

—6—

跟Z先生分手后,我一直都缓不过来,想想也是,我华茕茕何曾被人欺负过?他怎么可以一句性格不合就与我分手!

从Z先生走后我就查出来得了胃炎,发烧、呕吐、厌食,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不见好转。妈妈一直日夜操劳地照顾我,看我愈发清瘦的面孔,她总是心疼地看着我,爸爸工作很忙,回来的时候必然也来医院看看,他看着我意志消沉,便决定暂时抛开公司事务,他对我说:“你这样下去不行,身体的病药物可以医,心里过不去的坎还是要靠你自己看开些,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我看着爸妈已经老了的面容,第一次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处理好,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我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充满疑惑。我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漂泊,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曾经我以为遇见就是一万年,遇见就是心甘情愿,遇见就是天涯若比邻,就算我知道那人虽然从来不会说半句好话,却一言不发地在自己的未来给我预留了个重要的位置。无关恋爱,摸金校尉般无可替代的位置。他和我说过一千句谎言,只有“到死也不会忘了你”一句,真切得无从质疑。

大概是,和他相忘于江湖的设想实在是太美了。即便日后淡了散了,老死不相往来了,也能在对方的笔下千百次绝交再重逢。在千里之外看着他的小说,在与每个角色的擦肩而过中辨认我的面影。我一定是死的最惨的那个,不会认错不用犹疑。

Z先生走得干脆利落,才使我这样的恨恨难平又一阵子的不甘心。爸爸对这些事一知半解,但从来没有说过我,宽慰时也是带着宠溺,给我公主般的骄傲,使我在最低落的日子里尚存着尊严。

“茕茕——”梦里听到爸爸这样叫了一声,我的眼睛好像有泪水滑落,醒来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呆呆地想了好久,窗外忽然有吚吚哑哑的二胡声音,那一响就像春日里的雷声把人直震得通透起来。

我下楼来一看,爸爸和妈妈坐在一起跟旅店老板聊得很开心,旅店老板的脸上带着中年男人的狡猾。而在这清澈的山水之间,我们尚愿意与他和平共处。

—7—

“应鱼姐姐,你快来我这边。”兰溪老远就喊我的名字,我皱了皱眉头,觉得是时候跟这个小姑娘分开走了,这样话多,又有许多温柔过分的地方,使人不胜。

我走到她身边时顺着她手指指去的方向问道:“什么事又这样大惊小怪的?”

“那边有个女生跟你长得太像了。”兰溪兴奋地说道。

我心里一惊,这才发现河的对岸是一片樱花树,那里站着的人竟是华茕茕。

我慌乱中拉了兰溪就走,跟她说道:“我要离开重庆去延安,你呢?以后各走各的吧,延安那里除了黄土地也没什么能看的了。”

“延安啊,我也要去,我还没有见过窑洞是什么样子的。”兰溪抓着我的手臂希冀地说道。

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终是不忍驳她,便由着她再次跟着我,我想她一个小姑娘到底不大安全,跟着我做个伴无可厚非,话多了忍忍就过去了。

大概是兰溪的声音太大了,引起了河对岸的关注,我看到华茕茕转身张望这边。我忙挽起兰溪的胳膊说道:“我们走吧,这里都待了一上午了,回去吃饭吧。”

我还没有做好跟华茕茕见面的准备,想到当日她为了赶我出来做的那许多事,我就恨不得永生永世不要再碰见她。

“小鱼回来啦。”才进了店门,旅店老板就冲我热情地打招呼。

“是,外面有点热了,回来的路上都出汗了。”我附和着应道。

人生就是这么跌宕起伏,就在我准备跟老板寒暄几句上楼去时,却听有人激动地喊着我的名字:“小鱼,是不是你?”我滞了一下,不敢回头看他。

“你不是说去西藏了?什么时候回四川的?你妈妈这几天还在念叨你,你除了打电话也不知道回家看看。”那人还在激动不已地说,既然无法逃避了,我便抬起头笑道:“华叔叔,好久不见,我本来就打算过几天回家看你和妈妈的。”

那人先是一愣,听我喊道“华叔叔”,眼神里有一瞬而逝的受伤让我有些不忍,这个人对我始终很好,甚至比他的亲生女儿华茕茕还要疼爱些。

可是,他无法弥补华茕茕对我的伤害,那个家对我来说跟这所旅馆已无甚区别。

“茕茕也来了,大家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你不要走了,好吗?”华叔叔并不知道我跟华茕茕的结,想到这里竟觉得他也是可怜人,整日忙着工作,家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

兰溪看到我的家人出现竟比我还开心,忙不迭地劝我道:“小鱼姐,我们就先不去延安了吧,跟叔叔他们玩几天好吗?”

“我这是为了工作,你当我整天只是游山玩水吗?别跟着捣乱了。”我扭了下兰溪的手臂,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等妈妈从外面进来后,我知道自己这次是走不掉了。

妈妈看见我就是一通教训,我默默地听着她数落,恨子不成材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最坐立不安的是等待华茕茕回来的一刻钟,我不是怕她,自己已经刻意回避了两年,如今再见难免尴尬。

—8—

回到旅店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妈妈身边的人是谢应鱼,挨着她的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小姑娘。

我以为我能够一直恨她,可是,我已经恨不起来了。与Z先生的离去相比,她对我的伤害竟不堪一提,那时不过是两个针锋相对的少女而已,如今看倒也没什么了。

我走过去挨着爸爸坐下,饭菜已经全部摆好。我想了难怪刚才在河边散步,远远地看着河对面的桥上有人像她,原来是真的。

我和她都没有说话,爸爸很开心的,不断说着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多吃点的话。我替他心酸。吃到一半的时候,谢应鱼带着朋友就离开了,理由是,回去还要把今天的稿子弄好,不能耽误了杂志社的事。

妈妈忍不住抱怨她是空心菜,眼里只有自己,仿佛父母比不上写稿子重要。我看着谢应鱼身形一顿,复又匆匆离去。

我追上她时已经到了旅店门外,我喊道:“姐。”

谢应鱼惊诧地回头看我,再三打量着我。

“这次忙完就回家吧。”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跟她说了这样的话。

“好,我过几天就回去。”谢应鱼手搭在旁边女生的身上,我知道她说这句话时在颤抖。

只有沉淀岁月后真实呈现在彼此面前,超越一切承诺和期盼,才是安稳。

故事画上句号前,我取消了对谢应鱼朋友圈的屏蔽,开始仔细看她拍的那些照片以及她写的那些文字。外人看到的都是美,唯独我看到了寂寞如雪。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