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公园的人与猫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静安公园的人与猫

文/王宇航

静安公园,其址位于上海市静安老区核心地带,亦即金碧辉煌的静安寺正北方向。在各争地势的广厦高楼环抱之下,车水马龙纵横交错的通衢大道之间,此乃寸土寸金的闹市区中一块独特的、遗世孤立的理想乡。

年初,我被外派到公园附近的一家外资公司,开始为期一年的IT项目维护工作。每当一天紧张繁忙的工作进入中場休息,我便会想方设法抽些许时间来这里,偷得浮生半日闲。

乘坐写字楼内的电梯一路下行,出得楼去,行经此地的通常有偶然路过、低头翻看手机的行人,手拿星巴克咖啡,衣着考究的白领,以及脖子上挂着照相机,专从其他地方远道而来的游客。

近在咫尺的公园面积并不算大,即使缓步徐行,将园内各处周览一遍也绝不会超过三十分钟。

春天大抵是一年之中最适宜来此游玩的季节。

而午后则是一日之中最适宜的时间。

悠闲的晌午时分,倘若天公作美,赊与来客一片慵懒轻柔的阳光,佐以萨克斯吹奏出的音乐,是再好也不过了。

公园门口,多半会有持证路演的街头艺人倾情演出,基本上,这里每天都有不同的新面孔。或是一把老式木吉他,或是一架移动钢琴,又或者是一面架子鼓,也不管人多还是少,哪怕无人问津,他们依旧沉浸在自己一手缔造的音乐世界中,以自己的方式,毫无保留地向素不相识的路人表现对艺术的感悟。除此之外,哪怕洪水滔天,世间纷扰皆与己无涉。

一个个时而舒缓平和,时而灵动跳脱的音符随着拂面滑过的清风向四周飘散,点缀着每一个同你擦身而过的路人的心情。此时此刻,你可以选择驻足倾耳,凝神谛听,欣然接受这样一份不用花钱的美好,也可以在迈着轻快步伐的同时,走马观花地领略一番常驻于此的手工老艺人们的精湛技艺。你会看到外观精美,标有“太贵不卖”字样的雕花葫芦、与之相得益彰的剪纸、才思巧妙的形象艺术字,接着暗自投去钦佩的目光。

当你绕过魁梧健硕的犀牛铜塑,行将踏入公园大门,也许会与一位不知名姓的地书老翁不期而遇。老翁须发皆白,以水为墨,青砖为纸,挥毫写意,气定神闲。其字端丽之外兼显飘逸,气韵十足,即使不懂书法的门外汉,亦能从中嚼出些滋味来。来不及细细端详品鉴,仅片刻功夫,水分便被地面砖石迅速吸收,不存留一丝痕迹,只给观者的视觉感官余下意犹未尽的享受与怅然。

假如这个时候,一只膀阔腰圆,毛色光滑油亮的大花猫蓦地从你脚边大摇大摆地经过,请不要过于惊讶,它有可能刚刚还躺在铜犀牛肥胖的大肚子底下,优哉游哉地同你一道欣赏艺人们吹奏的音乐呢!

你不禁跟随着这只大胖猫从容不迫的脚步,在古木参天的林荫路上行走,清亮的日光经由森木扶疏的枝柯裁剪,在路人身上洒下斑斑驳驳、流溢变幻的光点,看得人眼前一阵恍惚,感觉自己正在现场亲临雷诺阿笔下所描绘的红磨坊舞会。

假如定要去比较现实与画作,那么二者之间的最大不同定然是不断出现在你眼前毛色各异的猫儿们。它们旁若无人地游戏于花草与青砖之间,仿佛是庄园的主人正在自己的后花园散步。

有人说,静安公园是游人的乐园;也有人说,静安公园是退休老人们的天堂,但在我看来,静安公园是猫儿们的国度。

有人说,静安公园的猫是很有灵性的,这个说法我是十分赞同的。在我的心里,猫与这座公园早已是密不可分的整体。

园内草木茂盛,假山遍布,随处可充作容身之所,为猫的生存提供了绝佳的栖息地。生于斯且长于斯的猫儿们早已对生人司空见惯,故而并不惧怕,人们也不主动伤害园中这些与世无争的生灵。

在竖有“游客止步”标牌的草坪上,它们有的三三两两,互相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趴伏着,眯缝着眼睛,揣着小爪,像一名敦厚的长者,安安稳稳地吸收日光的温度,时而歪几下耳朵,有意无意地仰起头,配合游人们“长枪短炮”的拍摄。嘴角边若有若无地扬起一丝弧度,仿佛在向人们诠释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真谛。

有的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宝石般明亮通透的星眸有意无意地睨着不远处找食的鸟雀,而微微摇动的尾巴则出卖了它的小心思。

有的则相拥着为对方舔毛,甜蜜得不亚于任何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全然不去理会旁人羡慕的目光。

你也不必担心落单的猫,它们自有一套娴熟且行之有效的消遣方式。你看,那只大花猫敏捷地前扑后跃,忙得不亦乐乎,仔细一瞧,却原来是在跟自己的影子斗智斗勇呢!

这些猫大多数已是享用过好心人在草坪边缘留下的猫粮,任凭你使尽浑身解数,如何殷勤呼唤,或以食物作为引诱,人家依然是一副不吃嗟来之食的神情。

不过一旦真的饿了,它们大多会暂时放下惯常的矜骄,抻一个大大的懒腰,接着像一名合格的淑女那般端庄地立在草地边缘,娇眼困酣,欲开还闭,提醒往来的人们,是时候向它们“进献”吃食了。

当此妙境,不知名的画家支起画板,铺上画布,专心致志地用手中的画笔临摹写生。

无疑,猫咪们就是青色画板上的最佳主角。

但也并非所有猫儿都是高冷的代名词。这样的猫通常是路人们的宠儿。

只要你肯俯下身去,随意呼唤两句,它们往往不会拒绝你的邀约,甘愿放弃一只猫原本该有的骄傲与自尊,主动向人类投怀送抱――用身体蹭蹭你,对你“喵喵”叫上两声以示信任,更有甚者,会直接跳上你的大腿,堂而皇之地将其当作小憩酣眠的睡垫。于是你便可以放心大胆地抚摩猫咪的后背,挠挠它的下巴,“侍候”的舒服了,它就喵喵叫唤两声,对此表示赞许。

要是胆子再大一点,你甚至可以将它揽入怀中,来个公主抱,同猫咪来一次亲密接触。

不管是高冷亦或矜持,我想,至少它们都有个共通点:一个个俱是圆脸阔腮,大腹便便。

唯有身在此间,我才能真正体会到蕴藏在静安这个词汇下的“静”与“安”。

当我满脑子都被一行接一行“if……then……else……end”语句牢牢占据的时候,每当被程序逻辑搅得心情繁乱的时候,只要来到这一方小小天地,看到这些懒散的猫儿,躁动的心绪就会莫名地由阴转晴。

继而会突发奇想,生出些古怪荒唐的念头来。比如幻想着自己突然也成为它们中的一员,体验一把庄周当年梦蝶的玄奥经历。不妨,这个时候,且尝试着用猫儿的视角来打量这个世界吧!

低矮的灌木丛就是猫的森林,在“森林”中徜徉,各种初听繁杂无序却又巧妙和谐的啁鸣在头顶上响成了一片,别有一番冒险或狩猎的乐趣。

初春的花朵开得并不十分艳丽,大家都好像有心谦让似的,花瓣颜色多以清新淡雅为主,但香气并不因此而打折扣。一丝丝一缕缕,沁人心脾的清幽花香不但吸引了辛勤采蜜的蜜蜂与五彩斑斓的蝴蝶,也吸引各种鸟雀在这个美好的季节集体唱响追求爱侣的序曲。

体态丰腴,雍容信步的珠颈斑鸠在成群结队的娇小麻雀的衬托下,显得鹤立鸡群,成双成对的喜鹊飞上飞下拣选枯枝,忙着为即将出世的宝宝打造舒适的安乐小窝,更有歌喉婉转的鸣啭之王――百舌鸟,站在枝头上向异性展现自己的歌喉。

虽然猫和鸟是天生的冤家对头,不过,既然是一只衣食无忧、耽于享乐的懒猫,并不需要酝酿诸如焚琴煮鹤一类大煞风景的心思,所要做的仅仅是趴在地上静静看着,随意梳理一下毛发,舔舔爪子。

几只刚出世不久的小猫互相追逐着闯入视野,又飞快地脱离到视线之外。

不远处,小猫的妈妈两手叠放着,侧卧在一旁,懒洋洋地注视着孩子们无伤大雅的打闹嬉戏。

两只分别从不同角落里头钻出,不期而遇的猫忽然“狭路相逢”,其中一只轻轻触碰对方的鼻子以示友好,紧张的气氛顿时消解于无形。

于是我便选择在太阳光直射到的地方驰然而卧。如此,半日光景便轻而易举地消磨殆尽了。

当我再度自梦境中醒来,发现现实与梦境并无什么不同。唯独阳光已在不知不觉间“移情别恋”去往他处。与此同时,附近的人似乎多了起来。话语声、脚步声逐渐取代了鸟儿们的鸣叫,成为这里的主调。这些人的面容看上去都很年轻,讨论着我听不懂的话题,并没有察觉到我和其他猫的存在。他们口中说着什么股票、期权、考评还有什么薪资,说到忘情时,手臂在半空中不自觉地挥舞起来。这些没头没尾的谈话太过高深,我大多只听了点开头,语声很快又离我远去了。

几步之遥的碧绿池塘上,水下游鱼自在来去,飘散的人造干冰营造出宛如仙境的效果。青青的莲叶团团相簇,状若玉盘,此时小荷尚未崭露尖角。有清风徐徐,轻轻抚摸着你的面颊,原本平静如砥的水面微微兴起几道褶皱。人工释放的干冰终日氤氲缭绕,受到日光照射而生出淡淡光晕来。岸边杨柳堆烟,如梦似幻。池塘边的露天餐厅处,年轻的男女们在露天餐位上一边欣赏景致,一边轻声细语,互诉幽情。

身畔萦绕着嫩草的芳香,兼有小花的清香和泥土的清香,简单却也纯粹。

闲来无事,在继续睡觉与起身之间选择后者,踱着猫步慢悠悠来到小凉亭边,跳上本为游人歇脚而设的长凳,选一个最舒适的姿势趴着,欣赏退休阿姨们自发组织的歌舞,看着她们胖胖的身躯伴着悠扬舒缓的丝竹之声缓缓起舞,亦是一桩乐事。

跳累了,阿姨们停下来中场歇息,喝喝茶水,聊聊各自家家常,听得无聊了,打个哈欠,再睁开眼时,各种各样的人来到我的面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蹲下身子抚摩着我,嘴里说着“好可爱”一类的话,还有人说要带我回去。可他们终究没有带谁走。过一会儿,他们的眼里生出倦意,有的看看手腕上的表起身走了,有说有笑的。我不知道他们去向何方,有的过几天又回来了,有的临走前对我殷勤地挥手说着再见,然而却再也没有遇见。

在草地上翻身仰面打几个滚,只见白云在头顶上从容飘荡,任意东西。纯净的天宇无限广阔,蓝得犹如一整块新染了色的绒布。看得正自入迷,有一毛色光彩夺目的,未曾见过的小鸟自天际一掠而过。

未及惊叹,那小鸟又蓦地一个转折,下落,收起鲜亮的羽翼,停留在八景园的匾额之上。

八景园,公园里唯一需要收费才能进入参观的地方。一排朝上高高生长的绿竹制造出天然的屏障,圈起了一方惹人遐思的春色,却对猫儿和其他小动物全不设防,倘若有心,你便可以轻易地发现我们穿梭其间,一闪而过的魅影。

假山上的顯眼处挂着“危险止步”字样,对一些富有冒险精神的猫儿们来说却是绝佳的游乐场所。心血来潮之际,只需纵身向上一跃,敏捷的身体便在岩体上闪展腾挪,须臾之间已然来到制高点,居高临下睥睨万物,岂非一大乐事?

不过几个纵跃,我站上了顶点,从这个位置左右环视,园内的种种风物即可尽收眼底。

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瞧见香火鼎盛的静安寺那高高的,与其他商业性建筑相比也毫不逊色的,金光灿烂的标志性尖顶部分,不过我知道那不属于我,我不想去关心。

倒不如看看退休的老人们围坐在石桌边,打牌下棋,高谈阔论,围成一圈的旁观者也不理会“观棋不语”的守则,对棋局的形势利钝各抒己见,指点江山,好一派热闹景象。

却不知怎么的,眼前所见忽而使我回忆起渐行渐远的少年时代,那是我回不去的,被时光所冲淡的往昔岁月。

那时,我的小镇农田遍地,随处可见的是一派郁郁葱葱。

收破烂的摇铃声,卖酒酿的小贩的吆喝声,那午后的阳光斜斜地照射在大地上,多么惬意、多么温存。这一切景象虽与此间迥然各异,却竟能让我体会到久违的,只可能在午夜梦回的旧日幻境中拾取的况味。

终究,这里的阳光是属于猫儿的,美景是属于猫儿的,水中的游鱼细石也是猫儿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属于猫儿的。而我呢?我只是一个徒有羡鱼情的匆匆过客罢了。那高耸入云、西服革履的写字楼,轰鸣的引擎声与躁动的鸣笛声以及灰败的尾气才是属于我的。

猫儿大抵不会懂得人们为何忙碌,就如同人们不会真正明白它们的悠闲自得。大家各得其乐,却不知究竟是谁妆点了谁的梦。

一年的时间即将过去,在公园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微不足道的一段小小插曲。可是,只要能够看着它们,哪怕一眼,我就会觉得岁月依旧静好,仍然还是有什么人守候着这片净土,替自己实现梦想中的生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