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分之一喜欢(三)| 兜兜有铜钱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千分之一喜欢(三)

文/兜兜有铜钱

千分之一喜欢目录

第一章:千分之一喜欢(一)

第二章:千分之一喜欢(二)

第三章:千分之一喜欢(三)

千分之一喜欢(三)

第三章

“眠眠!等等!”傅曼赶紧叫住陆眠,双手在围裙上来回搓着,“苏家宴会的事你叔叔跟我说了,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是苏老叫你过去的啊……”

傅曼当时在气头上,说了些重话。后来她好几次想上楼找陆眠把话说开,可每次都被那扇冰冷的门阻拦了脚步。

傅曼终究无法淡定地面对这个女儿。

陆心暖从餐厅走出来:“是啊,姐姐,你早该告诉我们的,不然妈妈也不会误会你。而且,苏爷爷还跟我们说是你打跑了坏人。姐,真的是你救了我们吗?”

这件事陆眠倒是不知道,她眯着眼睛一想,便明白过来。估计是萧祁墨他们跟苏老说的。

说了有意义吗?没意义。当她说真话的时候,他们从来不信。可当她说假话时……

陆眠吊儿郎当地背着书包,轻盈却冷漠的笑声从她的嘴里溢出。

她偏头,玩世不恭至极。

“假的,别信。”

陆心暖松了一口气,早就知道会是这样。虽然她识破了陆眠的小把戏,但心里还是不太舒服,毕竟苏爷爷那么维护陆眠……

算了,只好等到下次有机会再跟苏爷爷联络感情了。

陆心暖上前一步,真诚地抱了陆眠一下。

陆眠挺烦的,躲开了。

“姐……”陆心暖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碰到那些坏人会受伤,虽然你从小打架就挺厉害的。但我们毕竟跟社会上的人不一样……”

这番话说得傅曼心惊肉跳,她不知道这里面的详情,挑着重点只听懂了一句话。她连忙嘱咐陆眠:“眠眠,以后可不许打架。”

“当然。”陆眠爽快地点头,“还有事吗?”

“那你……还怪不怪我?”傅曼鼓足勇气,低声问了一句。

旁边的陆心暖表情有点怪。

陆眠笑了起来,好看的眉眼张扬又肆意,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

陆眠真的很好看,不管做什么样的表情都很好看。

对于傅曼这一语双关的问话,陆眠表现得格外释然,摆了摆手就吊儿郎当地走了。

傅曼哑然:“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心暖抿着嘴唇,沉默。

她这个姐姐的归来给这个家带来的不是荣耀和欢乐,而是深深的愧疚和污点。

他们全家都好像欠了她似的,他们全家也都成了坏人。

陆心暖知道,只要陆眠在陆家一天,他们家就永远也忘不掉“726绑架案”。

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陆心暖攥紧拳头,随即又宽慰傅曼:“看姐姐的样子,她是真的没放在心上。妈,你不要总是心事重重的,连姐姐都不在乎,您就别再自责了!”

“那就好……”傅曼真的被宽慰到了,连连点头,回头关切地道,“暖暖,你这就走了?吃饱了吗?”

“不想吃了……妈,我也走了!”

高一(25)班。

陆眠是在八月二十四日回来的,正好跟一群初中毕业生一起上高一。

因为陆眠的情况比较特殊,便没跟着军训,也就错过了跟新同学培养感情的机会。只在正式开学的时候,她才来上课。

她上课也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共也没来几次,甚至好多同学都不知道班上有她这个人。所以她现在出现在班里,不仅同学感到意外,连班主任也有些诧异。

正好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物理课。

戴着厚重眼镜的年轻男老师丁猜,慷慨激昂地讲着“时间和位移”,时不时地举个例子,还能逗得学生们哈哈大笑。

丁猜觉得自己讲得挺吸引人的,但眼睛一瞥,教室角落里的那个少女早就走神了。他小眼睛一眯,没了声音,瞅着坐在教室角落靠窗处的陆眠。

陆眠因为来得晚,没有同桌。

她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转着笔,课桌上还立着一本花花绿绿的书,看得专注又认真。

丁猜看不清那是什么书,反正不是物理书就对了。

他在讲台上掐断一支粉笔,捏起粉笔头在手心里掂了掂,而后精准地将粉笔头抛出去,画出一道精美的弧线,全班同学齐刷刷地回头看向陆眠。

就在大家以为粉笔头会落在陆眠的脑袋上时,却看见她原本托腮的手漫不经心地一挥,两根手指之间便多了什么。而另一只手上的圆珠笔,依旧在转着。

她接……接住了?

班里的同学瞬间觉得陆眠好有个性,接粉笔头的动作好帅又好酷,甚至有人还起哄号了一嗓子。

丁猜站在讲台上,一脸气愤的表情。

他放下物理课本,用极快的速度冲到陆眠桌前,直接抽走那本花花绿绿的书,同时拿掉她手指间的圆珠笔。

陆眠微微抬头,眼神中带了些茫然和无辜。

丁猜忽然就消了大半的气。

这孩子的遭遇他是知道的,她被绑架那年,正好初中毕业考入了鲲鹏中学,成绩并没有多优秀,不多不少刚够录取分数线。

陆眠回来后,教育局说安排她继续上高一,很多老师不太看好,觉得她会跟不上教学课程,也觉得她需要调节,便都拒绝了。

于是他就鬼使神差地收下了她。

丁猜把视线挪回手里的小说上——《股神商女》。

他挺诧异:“你还喜欢看这种闲书?”

班里的同学也好奇。

陆眠向来独来独往,酷帅十足,有着不属于他们这个年龄的冷漠和理性。没想到她也会看这种言情小说,当即觉得她还挺反差萌的。

被现场抓包的陆眠也不觉得尴尬,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有些玩味地努了努嘴:“挺好看的。”

她漆黑的瞳仁带着几分不为人知的复杂。

“既然这么好看,那借我看看。”丁猜一副“这书归我了,你别想要回去”的表情,将书在手里掂了两下,还帮陆眠找出了物理书,再给她摊开讲到的那一页。

“好好听课!”

丁猜的语气略带威胁,虽然也不具备什么威胁性。

“放学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陆眠轻轻叹了一口气,希望不是找家长……

上午放学后,陆眠倒是乖巧地敲开了丁猜的办公室门。

丁猜已经坐在那里等着陆眠,桌上放着的正是那本《股神商女》。

见陆眠走进来,丁猜连忙勾起一抹温和的笑。他既然收下了这个学生,自然要照顾到她的心理。

陆眠跟别的学生不一样,丁猜不太敢说重话。

“陆眠同学,你来了。”

“丁老师。”

物理教学组的其他几个老师都还没走,往这边看了一眼,又都忍不住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们是看不惯丁猜这没什么杀伤力的态度,还是看不惯陆眠。

丁猜给陆眠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陆眠同学,你前几天上课断断续续的,落下了不少功课。再加上你之前两年没学习,一时要学起来挺难的,老师都理解……”

他顿了顿,建议道:“不如这样,你下课了就来办公室找我,我单独给你辅导。理科方面都没问题,文科嘛……这就需要你找各科老师画好重点,多背一背了。但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你的成绩肯定能提高。现在你才上高一,还有三年才参加高考呢!”

陆眠看着满脸真诚的班主任,余光扫到其他老师纷纷摇头,自己也摇了摇头。

到了高中,学习任务要重很多。一个老师带几十个学生根本带不过来,怎么还可能有精力再去给学生单独辅导,更何况又是她这种学生。

陆眠自认为没什么值得班主任上心的,与其费心费力地挽救她,倒不如跟她的父母一样,早早放弃才明智。她看得很开,笑了笑,不太走心地拒绝:“丁老师,我挺忙的,没时间。”

“啧,你一个学生忙什么,忙着看言情小说?”丁猜的音量提高了一度,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你好好努力,肯定能跟上学习进度。厌学情绪我能理解,但你多学一点是一点,万一就喜欢了呢!”

说完,丁猜将办公桌上的那本书放到陆眠面前:“你喜欢看这种小说,可这种小说又不能教你成为股神,对不对?”

陆眠腹诽了一句,偏了偏脑袋,语气有些无奈,甚至还有点反过来劝丁猜的意思。

“丁老师,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辅导几个有潜力的学生。”

这话才刚说完,办公室里就响起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看,丁老师成吕洞宾了!”

说这话的是一个打扮得很干练的四十多岁的女老师,想来是有些看不惯陆眠。

陆眠没生气,丁猜却生气了。

“孙老师,我跟学生谈心,麻烦你别插话。”

他的学生他想怎么管就怎么管,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

那位叫孙佳莹的女老师脸一僵,她是校物理组组长,带出了许多成绩优秀的学生。像陆眠这种油盐不进的学生她见多了,根本没救。

她好心提醒丁猜一句,反倒没落着一句好。

“丁老师,我看你是年轻老师才提醒你几句。有些学生呀,你一头热地对她好并不是好事,人家说不定还嫌你烦呢。你有这工夫,不如想想接下来的全国物理竞赛该怎么办吧!”

办公室的火药味有些浓,其他几个老师也不好说什么,连忙岔开了话题。

“说起竞赛的事,我还没想好选哪几个学生去参加初赛呢。”

“我也是,我们班的学生太偏科,没几个物理学得好的,去了也是给人垫底。”

孙佳莹倒是自信地一笑:“我早就想好了,定下来五个学生!都很有希望冲到决赛!”

“孙老师,看来今年又比不过你了!你的学生可真争气!”

“我的学生是挺争气的。”孙佳莹睨着丁猜和陆眠,“不过我们是高三组,跟你们也不太一样。你们是重在参与,我们是只争第一。全国物理竞赛第一名能直接保送大学,这么多名校还不是任意挑选。”

保送大学,这可是每个高三生梦寐以求的事情。要是能被保送,有多荣耀自然不用说。因此,每年高三的这些竞赛,也成了学校重中之重的大事。

正这么说着,门口就有人敲门了。

孙佳莹微微一笑,语气中带有几分得意和骄傲:“我的学生来了!”

随着开门声,办公室的老师都好奇地看向门口。

他们想知道孙老师的五个得意门生到底是谁。

陆眠随意地抬了一下头,在四男一女的组合当中,一眼就看到了特别突出的陆心暖。她是五个人当中唯一的女生,像是众星拱月般,站在C位俏生生地走进来。她的马尾束在脑后,走路时还一摇一晃的。

乍看之下,长发的陆心暖和短发的陆眠确实没几分相似的地方,主要是气质太不相同,任谁也不相信她们是双胞胎。

这其中还有一个身高突出的男生,陆眠也见过,是苏珏。

陆心暖自带“在外不认亲姐”的属性,直直地从陆眠身边走过。反正学校里除了苏珏,也没人知道她们的关系。

至于苏珏,经过陆眠身边时,不经意地扫到办公桌上的那本小说,嗤笑了一声。

苏珏觉得爷爷实在太看得起陆眠了,一个只会看这种垃圾小说的女生,还说苏家配不上她。这个陆眠,他就“呵呵”了。

丁猜轻咳一声,唤回陆眠的注意力,压低声音安抚道 :“别管他们,我教你,你肯定会比他们更优秀。”

陆眠轻笑了一声,虽然很好看,却也冷,像是世家纨绔公子,对什么事都不怎么在意,桀骜不驯,玩世不恭。

陆眠开着不太幽默的玩笑:“丁老师,你还挺自信的。”

丁猜有些气短:“就算没这个实力,我们也得从气势上压倒他们不是?!”

“嗯,有道理。”陆眠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要不,你考虑考虑我的建议……”

“嗯……”

陆心暖他们五个人很快就从办公室离开了,孙佳莹没别的事,就是给他们一人发了一张补课表,打算给他们开小灶。

几个人欢欢喜喜地离开。

陆心暖拿着补课时间表,回头又看了一眼物理组办公室,摇着头对身侧的苏珏道:“她肯定又挨骂了吧……”

苏珏自然听得懂这个“她”指的是谁。

“同一个办公室,姐姐挨骂,妹妹领赏,你们真不太一样。”苏珏这么说着,脑海里又浮现出被陆眠一招打趴下的画面,心中不免有些懊恼。

“这件事不能让我妈知道,不然她又该担心了。”陆心暖似乎在喃喃自语,“也许姐姐她真的不太适合上学,她以前就不爱学习,每次考试都是擦线过。”

要是能让陆眠退学,送她去外地打工,那就好了。陆家只需要一个她这样的大家闺秀,不需要多一个这样顽劣的陆眠。

等她拿到物理竞赛第一名得到保送名额,她便是陆家唯一的荣耀。

苏珏不置可否。

两个人并排回到高三(1)班。

班里的同学放了学都走了,只有一个锁门的学生守在教室里。

陆心暖和苏珏各自回到座位上收拾书包。

那个学生怯怯地走到陆心暖跟前,似乎有些犹豫,停顿了半天才开口:“物理老师跟你们说什么了?”

“咝!”

陆心暖正低头收拾书桌,听到这个声音,吓得捂住了胸口。

苏珏两步走过来:“怎么了?”

“没,我就是被隋愿吓了一跳。”陆心暖摆了摆手,冲苏珏露出一个乖巧可爱的笑。

隋愿有些尴尬,站在原地怯怯地低着头。

“对不起……”

“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陆心暖宽容大度地说着,有意无意地将补课表放在桌边,继续收拾书包。

隋愿偷偷看了一眼,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物理老师要给你们补课?”隋愿的声音细若蚊蚋,做什么事都轻手轻脚的,在班里没什么存在感。唯一有存在感的时候,大概是每次考试后发成绩单的时候。

隋愿在全年级稳定在前五名,成绩比陆心暖还要好。

“嗯?”陆心暖迷惑着,“隋愿,老师没给你吗?”

隋愿艰难地摇了摇头。

陆心暖连忙收起自己的时间表,轻声解释:“我以为老师早就跟你说了。”

陆心暖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反而让隋愿的小脸更加苍白。

“你们都有?”隋愿看着陆心暖和苏珏。

他们一个是年级排名前十,一个是年级排名一百多,而她,稳定在年级前五名,却得不到老师的重视。连竞赛这种事,都直接忽略她。

似乎有些搞笑,但事实就是如此。

隋愿的存在感很低,她不爱说话,做什么事都怯怯的,上课回答问题更是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再加上她一个女生,却像男孩一样留着短发,实在太怪异,所以在班里人缘不好,总受欺负。

最后连老师也不太喜欢她,觉得她太小家子气,只会考试,连一点社交能力都没有。

“为什么……”隋愿的神情木木的,有些失魂落魄。

“隋愿,你没事吧?”陆心暖有些害怕,往苏珏那边靠了靠。

苏珏不着痕迹地避开:“别理她,走吧。”

“好……”陆心暖跟着苏珏离开,下楼梯的时候还担心地往回看。

“隋愿她不会多想吧?”

“这是孙老师的决定,谁也没办法。”

陆心暖听到了想听的答案,点点头,放心地离开。睡前故事

物理办公室里,丁猜还在苦口婆心地劝陆眠。

丁猜说如果陆眠不答应补课,就安排她去布置迎新会的黑板报。总之肯定会给她安排事情,不会让她闲着浪费人生。

陆眠挺怕画那些东西的,于是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丁老师,”陆眠在自己的书包里摸索了两下,在丁猜茫然不解的眼神下掏出一本厚厚的书,“这本《天才少女数学家》也挺好看的。”

既然丁猜也喜欢看这些闲书,陆眠便再给他一本。这些书她都有备份,即使送出去也不会太心疼。

总之,让她忙起来不是正经路子,让老师忙起来才是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丁猜瞪着那本同款花花绿绿的小说,再看看一脸纨绔的陆眠。

这是什么操作?!

告诉你陆眠,本老师要生气了!

半小时后,丁猜抱着那本小说:“妈呀,真香。”

陆眠很顺利地离开了办公室,没去食堂,也没回陆宅,而是穿过学校门口的马路,走向对面的住宅区。

没想到刚进小区,她就遇到了两个熟人。

“嘿,小眠眠!”

叶谨闻热情好客,爽朗地跟陆眠打招呼。那张娃娃脸格外跳脱,跟他心理医生的身份很不相符。有时他的职业能力和年纪,也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江湖骗子。

站在叶瑾闻身边的萧祁墨倏地眯了一下眼睛,冷冷地扫他一眼。

叶谨闻没察觉到,只是招呼着陆眠:“你怎么会来这边?该不会是在跟踪我们吧?”

叶瑾闻开起玩笑。

本来身边这位“墨爷”就不是那种活跃场子的人,这位陆眠大小姐又是一个跩翻天的,他只好勉为其难地充当调和剂了。

陆眠冷睨叶瑾闻一眼,没说话,只是抓着书包绕过他们。经过二人身边时,一声低低的嘲讽飘过来。

“想得美。”

叶谨闻尴尬得不行,连忙求助萧祁墨。

不过萧祁墨更高冷,不但没帮叶谨闻,还提醒道:“以后别随便喊人家女孩的昵称,她不高兴了。”

叶谨闻反应了一秒,这就很纳闷了,人家高不高兴,“墨爷”是怎么知道的?陆眠的脾气不是一向如此吗?

本来这次偶遇只是一个小插曲,意外的是,他们三个人在一栋楼底下再次重逢了。

叶谨闻这次学乖了,没打招呼,而是侧身低低地跟萧祁墨交流道:“你说,她该不会真的在跟踪我们吧?”

萧祁墨站在那里,身姿挺拔,芝兰玉树,高挺鼻梁上的眼镜给原本俊美的他增添了几分优雅和从容。

叶谨闻正感慨美男如画,却听到萧祁墨云淡风轻地说:“你有什么值得跟踪的?”

为什么是“我”不是“我们”?

叶瑾闻发现,最近跟这两位大佬接触多了,自己变傻了。

三个人前后脚进了电梯,叶谨闻觉得挺神奇的,摁完“8”后揶揄 :“陆小姐,你不会也是去八楼吧……”

巧了,陆眠还真是。

陆眠没说话,静静地等待电梯到达八楼。

虽然只有十几秒时间,但密闭的空间内有两位大佬坐阵,空气有点让人窒息。

八楼到了。

萧祁墨抬腿率先走出电梯,一直沉默的他随即摁住电梯开关,微微偏头看向陆眠。

“进来坐坐?”

啧啧,“墨爷”竟然主动请女孩进自己的住处。

主人都开口了,叶谨闻也勾出一抹“欢迎光临”的微笑。

在他们注视的目光下,陆眠还真抬腿往外走去。

叶谨闻心想:这丫头嘴可真硬,说不定早就看到他们了。

想蹭饭就直说嘛,小孩子这么傲娇可不好。

叶瑾闻低头看着手里拎着的“MM记”美食,这美食是芜城一绝,排队都不一定买得到,可不就是很吸引人。可就在两个人脚步跟上的时候,却见陆眠朝着反方向走去。

“陆小姐,这边!”

叶谨闻喊陆眠,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那边 “吧嗒”一声,防盗门开了。

陆眠回头,用一副“少自作多情”的表情看着他们,嘴角勾起一个恶劣的笑,声音微挑高:“哟,邻居啊!”

那语气别提有多气人了。

叶谨闻心想:当初怎么就觉得陆眠是个深陷泥沼的可怜少女,还一心想要拯救她呢?!

陆眠分明就是个小恶魔。

她话不多,可每次说出来都能把人气个半死。

萧祁墨深有同感,这丫头实在有意思,也很迷。

想到陆眠耳畔的那颗小红痣,萧祁墨敛着眉眼动了一下喉结,漂亮的手指伸出去,打开了房门。

叶谨闻紧跟上去:“七哥,你说隔壁的套房是陆眠家的吗?这里房价可不便宜,更何况还是顶楼大平层!”

有这个钱,当初“726绑架案”的时候,他们家也不至于放弃陆眠了。

叶谨闻之所以这么了解,是因为这套房子是他帮着萧祁墨买下来的。这边近山,空气很好。

萧祁墨这次来芜城,自然是住在这里。虽然不常住,家具用品倒是一应俱全。

“看来我以后想给陆眠做心理辅导就更方便了。”

叶瑾闻说话的时候,萧祁墨已经走到了客厅,英俊的眉宇间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语气却很凉薄。

“你很闲吗?神秘人有线索了吗?”

叶谨闻:“呃……”

这边陆眠进了门,略感诧异。竟然这么巧,跟那两个人当了邻居。

陆眠倒也没过多纠结,换了拖鞋走进去,动作熟练,早就习以为常。

餐桌上安静地放置着精致的餐盒,上面“MM记”的简约Logo(标志)格外明显。这是她让人提前送过来的,放学回来了正好吃。只不过她翻遍了餐盒内外,都没找到一双筷子。

而在这个家具并不算多的空荡荡的房子里,也压根儿找不到筷子。

陆眠并不是那种纠结的人,走出门直接去了隔壁,素手摁响了门铃。

即使刚才嘲讽了别人,她这会儿的表情依然平静淡然,仿佛什么都进不到她心里去。

叶谨闻正在餐厅摆盘。

萧祁墨刚冲了个澡出来便听到了门铃声。他本不想理会,忽然想到能过来摁门铃的似乎也没有别人了。

于是他系上浴袍的腰带,几步走去开门,果然就看到那个张扬不羁的短发女孩。

萧祁墨单手插在浴袍口袋里,金丝边框眼镜下是一双漆黑的瞳孔,似在无声地询问她什么事。

陆眠缓缓抬头,入目便是萧祁墨幽深的眼以及从他半湿的发丝上滑落至脖颈的水珠。

这样的画面,是女孩都该有几分脸红心跳,尤其面前的还是这么一个斯文慵懒的绝美帅哥。

陆眠还行,她只是觉得自己来得不是时候,并没有半点不适。她目光清澈地直视着他,勾起嘴角,四平八稳地问:“萧先生,能借一双筷子用吗?”

借筷子?

萧祁墨轻轻“呵”了一声,用手拢了拢浴袍。

陆眠大概对他是真没什么想法,面部表情毫无波动。

萧祁墨推断,自己在这个丫头面前的男性魅力值为零。

他倒是很好奇陆眠在隔壁房间做了什么好吃的,心里又有些纳闷,若是正常居住,怎么会连一双筷子都没有?

“稍等。”萧祁墨从容地转身朝房间里走去,走了两步又转头绅士地道,“进来坐吧!”

“不用。”

陆眠站在门口的工夫,大致扫了一眼萧祁墨家的装修,从头到尾都是冷淡的黑白灰调。她也比较喜欢这种,看着就静心。

餐厅那边似乎传来几声窃窃私语,陆眠听不清,也不好奇。

很快,陆眠就见到萧祁墨手里拿着一双漆黑的木筷走出来。

她真诚地道了谢。

萧祁墨看陆眠转身回隔壁,在她即将进门的时候,冷不丁地问了一句:“陆眠,你知不知道神秘人在哪里?”

“什么?”陆眠目光清澈地回头,似有些茫然。

“救你回来的神秘人,代号‘十三’。”

陆眠偏了一下头,很顽劣地轻笑了一声,勾起一侧的嘴角,缓缓开口:“你们找神秘人,关我什么事?”

她这么说完,人已经进了屋。

“小没良心的。”

萧祁墨很不优雅地暗骂了一句,却从陆眠脸上看不出任何问题。

陆眠真的不知道神秘人的下落吗?神秘人会不会再来联系她?

叶谨闻也从餐厅风风火火地冲出来,左看右看门口没人了,才关上房门,郁闷地道:“七哥,我们这里一共两双筷子,你给了陆眠一双,我们要怎么吃饭?”

这个问题很简单。

萧祁墨看了叶瑾闻一眼,从容不迫地坐到客厅,毫不客气地拿起唯一的一双筷子。

叶谨闻想骂人,但他很,不敢说出来,只能等萧祁墨先吃完,自己去洗洗筷子再继续吃。

叶瑾闻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对面斯文吃饭的男人。

萧祁墨正在吃鱼,他将一块鱼夹在碟子里,并不急着吃,而是略微观察一下,耐心地挑刺。他挑鱼刺的动作细致又耐心,就像是在做顶尖的外科手术,专注而又从容。挑出来的鱼刺整整齐齐地排在一旁,一直保持碟碗干净整洁。

强迫症加洁癖。

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从容绅士的男人,却有着翻云覆雨的能力,有着令人闻风丧胆的身份。

斯文是表象,腹黑才是他的本性。

就像萧祁墨刚刚穿浴袍去给陆眠开门一样,他明明可以喊叶瑾闻去开门的。

叶瑾闻手托着娃娃脸看向对面:“对了,七哥,陆眠这边我们该怎么入手?”

“你有没有想过,她为什么找我借一双筷子?”萧祁墨慢条斯理地反问。

“这我倒是没想过。筷子的含义是……一生一世一双人?难道她在暗示你?”

这个解释倒是很有趣,萧祁墨的眉眼间染上一抹愉悦。

很快,他又听到叶谨闻连连否认:“不对,不对,陆眠能住在隔壁大平层,还来借筷子,说明隔壁不常住人,应该不是陆家的产业。那么,极有可能……”

萧祁墨静默着听叶瑾闻继续说。

“可能陆眠有喜欢的人了!这房子是喜欢的人的。

“不过她只借了一双筷子,难不成他们共用一双?”

叶谨闻的脑洞越开越大,萧祁墨的脸色越来越沉。

“我看你是想被抓回锦京了吧?!”

萧祁墨沉着声音,将筷子放在餐碟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让叶瑾闻打了个激灵。

面前一桌子的“MM记”美食也不香了。

叶谨闻最怕听到这种话,他逃来芜城就是不愿意再回锦京,于是连忙求饶。

可转念一寻思,自己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

陆眠吃了几口饭,翻开饭盒的最后一格,是一个小小的汉堡。她心满意足地拿起来。

一个人总有些执念和喜好,而陆眠的喜好便是吃汉堡。

虽然看起来很不健康,但她喜欢。加上她本来就瘦,也不用担心发胖。

陆眠正刷着网页。

手机上突然弹出一大串消息,陆眠一条一条地看,然后再删除。

猝不及防,页面弹出来自“陆家”联系人的电话,是傅曼打来的。

陆眠并不打算接听,将手机调至静音后继续吃饭。等吃完了,收拾利落了,她再看一眼手机,已经多了三个未接来电以及一条短信。

陆眠扫了一眼短信——

你爸今晚回家,放了学早点回来。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