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文/沈念

跟孙强是在一个网友的介绍下认识的。两个人一见如故,后来几乎每天都要互相调侃一会儿,他是男,我是女——这种状况,按你们城里人的说法,大概叫作“暧昧”。但其实,认识近两年,我连他的照片都没见过,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想入非非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会跟一个网友介绍的人从完全的陌路人聊成半生不熟,最后又到现在的熟得敢放心调侃、辱骂甚至对他说“滚”。

01

2015年10月,网友树根的头像突然亮了,“在吗,美女?”

此人长着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脸,打这个招呼之前已经在我的QQ名单里静静躺尸一年半。

怀着好奇又不解的心情,我回了句,“有事您说话。”

屏幕里的对话框马上多出一行字,“我有个朋友就要来北京了,听说你在影视公司工作,他正好想找人了解一些编剧的行业知识。”

我胆战心惊地告诉他,在影视行业工作不假,可我对编剧也没多少了解。如果是问很专业的东西,我肯定帮不上什么忙。

对方回,“没事,就当闲着没事多认识个朋友呗!”停了一会儿又加上一句,“没准你俩还能一块学习,齐头并进呢!”

我暗暗一想,说得也是。

大概人类都是很孤独且很害怕这种感觉的吧。记得以前在学校,上厕所都要找个伴;现在走上了社会,嚼枯燥

的知识当然更要找个伴。

02

孙强很快添加了我的QQ。刚一通过,他就很“谄媚”地打招呼,恨不能每个问题前面都加上“美女”的称呼。

认识的第一天,我们扯了些有的没的,从斯皮尔伯格到王家卫,从梁朝伟到张国荣,昏天又暗地,好像我们两个都特别懂电影一样。

碍于陌生人的关系,大家说话都很谨慎。就像我,非要把对话框里的句子检查一遍才点发送,生怕有一点闪失,让两个人都不开心,更怕有什么误会。

那些我们谨小慎微去对待的人,就像我们第一次驱车奔赴的远方,就像此生尚未目睹的风景,充满了惊奇,充满了魔力,像一个婴儿一样,在没保证环境足够安全之前,只能靠自己的四肢去慢慢试探,慢慢舒展。

不久之后,孙强果然来了北京,成为几千万北漂大军中的一员。

托树根的福,他一来就被介绍去了他的老东家上班。做的是图书编辑的工作,每个月底薪三千。

虽然不多,但刚来就有一份工作,他还是很感激的。这期间,我们偶尔会私聊,说的也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更多时候,我们会在出版作者的大群里聊天,把牛皮吹破,把江山指点。

03

考虑到怎么也算是这个世上的有缘人,我盘算着该请他和树根吃顿饭,大家一块坐下来,面对面地聊天总比隔着两道屏幕强。

孰料,我向树根发出邀约的

时候,他却在QQ回了我句,“孙强已经回老家了,他没告诉你吗?”

我感到有点反应不过来,飞速地在键盘上敲字,“不是才来半年吗,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

紧接着,我看到一行字,“他家里发生点状况,必须回去。”

我还打算说些什么,但树根又发来一段话,“对了,我之前跟他签了一本稿子,他现在出事了,你能不能接?”

就这样,我临危受命,接下了孙强刚写了个开头的励志书稿。

树根说,“这个稿子千字70元,我跟孙强就是这么签的。”

我说,“好。”

当时的心里想法是,即便不为钱的事,至少我可以代他把这件事做完,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圆满。

几天以后,我打电话给孙强,问他突然离开的原因。

或许是听出我的诚恳,他据实而答,告诉我说,他妈妈在田里意外昏倒,被送去医院时检查出了癌症。

啊!这真是晴天霹雳!我从没想过结果是这样,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搜肠刮肚大半天,非常笨拙地对他说,“你放心,那本书稿我一定尽快完成。”

那天晚上,我在树根的QQ头像下留言,书稿的稿费,我和孙强五五开。

04

2016年8月,孙强已经回到老家很久了。其间我们还是通过QQ、微信联系。突然有天,他的QQ下线,微信不回复,整个人彻底从网络上消失了。

打他的电话,回复的消

息是,“您拨打号码是空号”。想来也是,一座城一个号码,离开北京以后,他当然不会再用北京的号码。

我找树根问消息。他回答说,“我也很久没联系过他了。”说着,还一个劲地调侃我是不是对强爷有意思,这一分开就受不了了?

我嘴上说着“呸”,其实心里也在呸。恋人的感觉是真的谈不上,但是确实着急,我对这段关系没有过更进一步的规划,但不想要这么快就失去联络也是真的。

可千万别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啊。我在心里喊。

快要10月份的时候,孙强重新出现了,并且带给我们一个好消息——他已经在创业了,之前消失的一个多月,就是忙着去办营业执照,忙着租办公场地和看房子之类的事。

怎么说呢,失而复得,那一刻,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欢迎回来,我对这个全新的孙强说。

当时,很想问问他家里的状况,孰料,臭小子性子急,纸包不住火,没等我问呢,自己抢先把近况全部交代了一遍。

他爸爸是正儿八经的工厂职工,妈妈是地地道道一农民,两个大人“小富即安”的思想导致他们完全接受不了孙强的创业举动。母子俩甚至几番差点闹到反目的地步。

苦不堪言啊,孙强说,现在一家人都没法好好坐在一起吃饭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搬出去住呗!

撂完这句话,孙强就下线了。我马上

打电话给他,“你这就出去找啊?”他使劲“嗯嗯嗯”。

05

今天的时代似乎是个创业的时代。据统计,北京著名的中关村创业大街三年累计孵化出1900个团队,你往这条街道上一站,分分钟就能撞上数十个正在或正要创业的人,有个段子怎么说,你的咖啡还没喝上一口,对面桌子的老总已经毙掉了十个思想简单的创业青年。

创业这件事就像一只鬼,你只有亲自参与过,才知道它有多吓人。那些夜以继日想要做出一点成绩或打造自己品牌的人,面对创业时就像打了鸡血,你看他不要命,他嫌你不爱拼。

创业的孙强,至少比之前勤奋了一万倍。倒不是说他之前有多懒,用他的话来说,真金白银地砸进去了,总要打出个水花来吧!

他成立了一个图书工作室。我呢,因为有五年的写作经验,此前也在图书公司上过班,幸运地认识了一些编辑,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跟他产生了合作。

我介绍稿子给他写,从稿费里抽取一点介绍费。我们都知道,今天的时代,不再是单打独斗的时代。

写稿子是很辛苦的事,费眼费脑费心思。曾经我妈知道我写书以后,第一句话就是,那你可轻松了,一天几个小时往那一坐什么都不用干光打字就行了。

想到跟她解释不清楚,我只好无奈地笑。

孙强的工作室开业后,我们很快有了第一次合作。不过不

知道是不是他一下子接活太多,没掌握好节奏,稿件的质量不是太好。

于是当编辑找我的时候,我很生气就把稿子退回去了,还说了很多严重、粗俗的话。后来,我自己看着那些话都感觉有点触目惊心,没想到孙强一个好脾气全部照单全收,回答一律,好好好你说怎么改我就怎么改。

06

有别的朋友知道我跟他合作的事。听说我抽取的介绍费就那么一点后,他非常痛心地劝我,“你应该多要点,毕竟稿源掌握在你手里。”

我一口回绝他,“你不懂。”

“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再追加一成,可一想到他的家境不太好,作为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我不能为了钱失去我做人的原则。”

“原则,你有啥原则,我们出来混就是为了挣钱的!”

“那也不能打好朋友的主意啊?”我差点着火。

“算了,毕竟是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朋友无功而返,后来果然再也没劝过。

我不是不知道,业内一些工作室打着征稿出版的旗号,跟一些公司、出版社合作,按稿费收取作者近五成的介绍费。但我自己就是从苦哈哈的写手过来的,我知道写十万字有多难——体力、脑力、毅力,缺一不可。犹记得去年盛夏,我租住的房间还没安装空调,我在一大片黏稠的汗水里辛辛苦苦地码字,好几次因为心情烦躁写不出一整句话。

但是,人都是自私的,我有

时候也会问自己,我对他这么好,他都知道吗?

07

成功拿到第一笔介绍费后,孙强很快通过微信发来贺电,“恭喜你啊,又赚到了一笔外快!”

“嘁。”

“等着吧,我给你快递了一个好东西哟!”他说。

我坚持追问是什么,他坚持不肯回答,“收到了你拆开不就知道了?”

两天以后,我在公司收到了一个粉红猪,拿在手里仔细一看,肚子底下别有洞天,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暖宝宝。

“你送我这个干吗呀?”我一串QQ打过去。

“保暖啊,你们女生冬天不就怕冻坏子宫?”

……

从那以后,隔三岔五就能收到孙强从他苏北老家邮寄来的礼物。有时是办公室用的小电扇,有时是我前几天发朋友圈提到的很想要的书。

有一次,他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快递来一只50厘米的小熊公仔。我拆开箱子,很不好意思把它寄放在空的办公桌上。有女同事看到,隔着两三排工位就感慨,“哇,好可爱的熊宝宝,我想过去抱抱!”

当她满世界追问这是谁的玩具后,我脸红心跳地回答了她。她马上一蹦一跳地走到它面前,张开双臂稳稳地把它抱在怀里。

坐在旁边的我的另一位同事说,“谁送的啊,男朋友吗?”

08

其实我一直都是有男朋友的。

在刚认识孙强的时候,我正跟一个小我三岁的年轻男孩打得火热。我以自己能泡到一个小鲜肉为荣

,但问题的症结也出在这里:大概因为他太年轻了,没有禁受得住风尘女子的诱惑,一不小心出轨了,并且是两次。

我虽然很难过,却还是理智地提出了分手。很快,他就从我家里搬走了,留下空出半边的床位,每天都提醒我,那里原来睡过一个我很喜欢的男生。

失恋的那段日子,心情很糟糕。因为是被甩的,所以差点憋出内伤。在无数个失眠的黑夜,翻遍了朋友圈和电话簿,不出意外地没找到一个可以相互倾诉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的安排,那天晚上我很久没睡,想着也是睡不着了,翻身抓起放在枕边的手机,滑开屏幕就看到了孙强两个小时前发来的消息,“在干吗?”

我试着回了一下,心里做好了不会有人回复的打算,毕竟当时已是凌晨两点。孰料,一句“失眠中”刚发过去,那边就有了回信,“为什么?”

我被镇到了,忽然不知道该接什么。

那边见我迟迟未回,着急地打出很多字,“能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呢?你还在吗?在吗?”

我像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树洞,一股脑儿把男友出轨的事以及我和男友的恋爱故事全部讲给了他。听完以后,他发来一个哈哈大笑的表情。

“神经病啊,我都这样了你还笑?幸灾乐祸!”

“你男朋友那是知道我要来了,所以吓得赶紧让地了,不过啧啧,他的退场方式

可真不光彩!”

“滚。”

结果自然是他没听我的话,痛痛快快地滚远。而是挖空心思跟我讲了很多笑话,很多我感兴趣的话题,比如张国荣,比如香港电影,算是比较成功地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凌晨五点,他说:“睡吧,宝贝。”

但他没说,爱你。

09

转眼,就到了2017年的夏天。

立夏这一天,我收到一箱水果,打开一看,是黄桃。就是那种被制作成罐头的黄桃。

分了左右同事各一个。其中一个吃完说,“很好吃耶!”

孙强在QQ里回,“十块钱一个呢。”末了又加一句,“我连我妈都没舍得买呢!”

我逗他,“那我是什么,你奶奶喽!”

“是,你是我祖奶奶!”

10

树根见证了我们认识的始末。他总说,“可惜啊,如果强爷还留在北京,说不定你们早就是一对了。”

可能是被他带的,孙强也总会开玩笑,宝贝宝贝地叫我。

但其实,我心里明镜一样,知道我对他没有那种恋人之间的冲动,而他也不是傻子,不会这么久了都看不出我真实的想法。

今天,我把2016年6月29号我们聊天的一段对话截给他看。在那上面,他说:“我们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喽!”

五分钟后,他回我一句,“早就升级啦,你现在是我的‘天使之翼’!”

“天使之翼,什么鬼,你是天使而我是俩翅膀?”我非常不服气地丢给他一句。

“嘀嘀嘀”,QQ又响了。点开一看,孙强截图了他的QQ号分组。

点开一看,里面有什么天使之翼,夏至未至,天将雄狮,那时年少,如果也许,未知之路……我感到一阵恶心,继续丢给他一句,“你是不是少了一组‘精尽人亡’啊?”

他马上噎我,“你信不信我马上把你分到那一类里去?”说着,就给我发了个我被分进去的截图。

“哈哈哈。”

“哈哈哈。”

就是这种没底线没顾忌也没忌讳的聊天或者说相处方式,让我们彼此都觉得,我们将会是一辈子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不过,也蛮好的。起码夏天有桃子吃冬天有暖宝宝,我这一年四季都不缺来自异性的小关怀喽!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