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少你的笑料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我的年少你的笑料

文/越安安

01

距离期末考还有一周时间,已经几天没能睡好觉的俞轻絮险些崩溃,她在宿舍哀号:“齐次方程,非齐次方程,通解,特解……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

室友顶着两个黑眼圈幽幽地看过来:“我有一点好东西,你要不要?”

俞轻絮一愣,满脸惊恐:“咱学不好没关系,乱来可不行!”

“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学神姜闽的私人物品。”室友翻了个白眼,“我在学校的跳蚤网上市场买的。”

说着,她抛给俞轻絮一只乒乓球大的小黄鸭:“给你这个,赶紧拜拜吧,说不定能沾沾学神的好运。”

俞轻絮表面上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转身就揣进兜里,找时间把小黄鸭粘在了自己的二手电动车上,毕竟关乎奖学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期末考试那天下暴雨,俞轻絮进了考场才想起来电动车停在了车棚外,电动车倒不会淋坏,她担心的是车头粘着的小黄鸭。接下来还有几场考试,她的精神力量可全都来源于那只小黄鸭,要是淋坏了就糟了。

这么想着,俞轻絮考试一结束就往车棚冲,在看见车棚外那辆孤零零的电动车时心下一沉,她的鸭子呢?

本该粘着小黄鸭的地方不是空的,变成了一只粉红小猪。

俞轻絮在车把上看见了一个装着纸条的防水袋,纸条上写着:你的小黄鸭被雨水冲掉了,我先让我的小粉猪替你看会儿车,小黄鸭我暂时帮你保管,等雨停了你可以把我的小粉猪还给我吗?

底下还有一串电话号码,俞轻絮没等雨停就约了对方见面,地点在两校区之间的奶茶店。

她赶过去时雨稍微小了一点,隔着透明玻璃窗,她一眼看见了在窗边坐着的男生。男生穿着白色T恤,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看起来清爽干净。从精致的侧脸就能看出来他的颜值绝对不低。没等俞轻絮看第二眼,男生像是感应到什么,转头看过来。他的眼睛澄澈明亮,俞轻絮呼吸一乱。

“我记得你,去年的元旦晚会上我邀请过你参加游戏。”

那场晚会她正好是主持人,互动环节需要邀请观众一起做小游戏,前排坐着的男生实在太过出众,出于私心俞轻絮便邀请了他,可惜被他冷淡地拒绝了。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是有多自信才想到去邀请学神?”

因为这件事她还郁闷了好长时间。

男生顿了一下,扬了扬手里的小黄鸭,先表明了身份。

“抱歉,小黄鸭我可能不能还给你了。”

“啊?”俞轻絮愣住了。

“我一个月前在校外租了房子,搬东西的时候忘了带走这个小黄鸭,这是我一个很重要的朋友送给我的,后来回来去找时却已经被人卖了。”男生的嗓音低沉,俞轻絮愣了半天才抓住重点,面前的人是学神,姜闽也是学神,那岂不是对上号了!

俞轻絮脑子里随即飘出了一行字,本人都在面前了,还要小黄鸭干吗?这么想着,她鬼使神差地握上了面前骨节分明的手,写出满分试卷的手……果然又嫩又滑。

姜闽的脸瞬间红了,他试着往回抽却没能抽出来:“俞轻絮同学,我只是问你要账号想把买小黄鸭的钱转给你,你……不用这么客气。”

俞轻絮回过神来,慌忙甩开那只无辜的手,羞愧得只想钻地缝。

她突然觉得不对劲:“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02

十分钟后俞轻絮冲出奶茶店,骑上电动车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回了宿舍。在阳台上她深呼吸了好几分钟才打了电话给闺密楚楚:“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吗?就是我一直想灭口的那个。”

那边传来恍然大悟的声音:“那个目击者?你碰到他了?”

“碰到了。”

“你想干吗?”

俞轻絮问得一本正经:“可以灭口吗?”

“现在是法制社会。”

“那我就只能躲了!”俞轻絮欲哭无泪。

雨声渐歇,外面的天空依旧阴沉沉的,这种黑云仿佛就悬在头顶的压迫感像极了她九岁那年的某一天。那年,电视剧《还珠格格》火遍大江南北,俞轻絮追剧追得入了魔。

她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正好播到两个格格要被斩首的片段,她因为太过入戏号哭着跪在电视机前,跟着剧里的百姓一起“求情”。

她哭得起劲,磕得更起劲,正要找纸擦鼻涕的时候转头看见了门口站着一个拎着空酱油瓶一脸呆滞的男孩儿。

两个人对视了十几秒,然后产生了如下对话。

“你是谁?”

“对门来借酱油的。”

“要跟我一起求情吗?”

“……不了,你继续。”

这一幕被俞轻絮爸妈用摄像机记录了下来,俞轻絮后来每看一次都想打死视频里那个哭得惨不忍睹的智障。

当时那个场景估计也对姜闽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一个陌生人家的小女孩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着电视机磕头,嘴里还念念有词。无论是谁看见了都会怀疑人生吧,更何况从小就很理性的姜闽。

姜闽只是在姑姑家暂住了几天,没多久就回了自己家。俞轻絮曾信誓旦旦地对楚楚说:“那个目击者目睹了我的人生污点,以后我再见到他一定要灭口。”

事实证明话不能说得太满,在姜闽憋着笑说出那段往事时,俞轻絮选择了躲避,并打算一直躲下去。

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俞轻絮一心想躲的人在次日就出现在了女生宿舍楼下。姜闽看见了她便径直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黄色的东西:“这个给你。”

还是那只熟悉的手,拿着一个熟悉的小黄鸭,俞轻絮止住逃跑的脚步,她有些迷茫:“你不是说这是一个朋友送你的礼物,你要留着的吗?”

姜闽把东西塞进俞轻絮的手里,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可你不是快考试了吗?当作我给你的鼓励。”

“可是……”俞轻絮只觉得手中的东西烫手得很,她哭丧着脸嘀咕:“我只是年纪小不懂事,不是脑子有病,学神的东西能带来好运这种话我这么理性的人是不会相信的。”

旁边的室友:“……”之前兴冲冲把小黄鸭粘在车头的人是谁?

“可是这个小黄鸭真能带来好运,我……朋友说的。”姜闽的耳尖染上一抹不自然的红色。

“可你也说过这个对你很重要,你不想给别人,而且……你既然要给我,之前为什么又要买回去?”俞轻絮义正词严地拒绝。

“‘卖’跟‘送’是不一样的,你也不是别人。”

“什么?”

还没等俞轻絮问清楚,姜闽大步跨到前方,留给她一个冷清的背影。

03

有室友开玩笑说这位学神可能是喜欢上她了,俞轻絮将头摇成了拨浪鼓,她不相信一见钟情,至于日久生情更不可能,她跟姜闽自从小时候见过那一次后就没再见过,直到最近才又见面。

于是,俞轻絮思来想去总算得到了合理的结论,他一定是在可怜她,觉得她脑子不好,要是连期末考试都没考好,一定很惨。

这么想便没了心理负担,俞轻絮心里舒服多了。

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门是俞轻絮最怕的高数,临出宿舍前她犹豫半晌还是把姜闽送的那只小黄鸭揣进了口袋。等到了考场门口,她却意外地看见了一个人。

“好巧,我在隔壁做实验,你有考试?”姜闽微微眯起眼睛,笑容明亮。

俞轻絮说完考试科目,他故作神秘地一挑眉:“要不要我跟你说一下考高数的诀窍?”

几乎整个院的人都知道姜闽高数得过满分,俞轻絮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挑了起来,直到那一本正经的声音传入她耳中——“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参差不齐就选C……”

俞轻絮:“……”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的好吗?但奇怪的是,经过这么一出,她真的没那么紧张了,考试过程要比她预想的顺利得多。

也许是为了应景,今年的考试月连着下了一个多星期的雨,俞轻絮考试之前还是艳阳高照,考试一开始这雨就毫无征兆地下了下来。好在她以防万一带了伞,不用被淋成落汤鸡,不过有些人就没那么走运了。

犹豫了几分钟,俞轻絮还是走向了在门口静静看着雨帘的男生,她跟另一个身影几乎是同时到达了姜闽的身旁。

俞轻絮认出来那是院花,她拿着一把充满少女心的碎花小伞,正在询问姜闽要不要跟她一起走。

俞轻絮下意识把自己能躲得下三个人的大黑伞往身后藏了藏,没想到下一秒,姜闽就自然地拿过她的伞,顺带拒绝了院花:“轻絮的伞更大一点,我就不麻烦学妹了。”

俞轻絮明明也比他低一届,但他喊的却是她的名字。

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拉进伞下,雨越下越大,两人只好靠得近一点,避免肩膀被淋湿。

尴尬的气氛是被姜闽打破的,他笑道:“你这伞挺不错的。”

俞轻絮立马来劲了,这伞可是她在网上货比三家后才买下来的,不仅大,功能还齐全。光说还不够,俞轻絮伸手去按伞柄的按钮给姜闽演示。

大伞猛地收了起来,湿漉漉的伞面直接拍在俞轻絮脸上。身后教学楼里还在等雨停的学生都愣了,在下着暴雨的路口,两个人被伞夹住了头……

如果说俞轻絮在九岁那年做出了人生中最蠢的事情,那么十八岁这年,她做了人生中第二蠢的事。巧的是,姜闽都在场。

04

第二天,一张画风清奇的照片被挂在了学校八卦网的首页,两个人在雨中被伞夹着头,照片下面甚至还有配字——解锁新打伞姿势?

下面的评论清一色在说现在的小情侣真会玩,俞轻絮怀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在放暑假的第一天就打包行李回了家。

一周后楚楚放假回来,两人当即约好在俞轻絮家里聚一场。俞轻絮叫了外卖,边吃着炸鸡边跟楚楚吐槽起自己遇到姜闽后发生的奇葩事。

“你们这也算是有缘。”楚楚幸灾乐祸。

“那也是孽缘。”俞轻絮刚说了一句,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她以为是爸妈下班回来了,过去开门时嘴上也没闲着。

“伞面啪的一声打在我脸上的时候,我掐死姜闽的心都有了。”

“把我掐死?”

“对啊,把你掐……”

俞轻絮蒙了,里面的楚楚也蒙了,只有门外的姜闽还在皱着眉头念叨:“我有这么让你讨厌吗?”

俞轻絮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她满脸惊恐地问:“你怎么在这?”

姜闽扬了扬手里的酱油瓶:“借酱油。”

俞轻絮:“……”

交谈过后她们才知道姜闽的表弟快要中考了,他姑姑让他在这边住一段时间,顺便给表弟辅导功课。

三个人坐在桌前相顾无言,直到姜闽走后楚楚才冒出一句:“奇怪,我觉得他有点眼熟。”

俞轻絮对自己这个闺密再了解不过了,她翻了个白眼:“只要长得好看的你都眼熟。”

七月很快过去了一半,俞轻絮家跟姜闽姑姑家关系还算不错,所以当对方听说俞轻絮英语很好,提出让她帮着给姜闽表弟补补课时,她没一点办法推脱。

在第一次补课时,俞轻絮就明白为什么姜闽只愿意补几门理科了,因为全补的话真是会被气死。

“这句话的语法有问题,你看这个……”

“我没看出来有问题啊,挺顺畅的。”

“你这句话主谓宾混乱,怎么就顺畅了?”

“我表哥那么厉害都没说过我英语差,你在这说什么……”小屁孩嘀咕着,偏偏用的是让俞轻絮可以听见的音量。

俞轻絮深吸几口气,刚准备跟他讲道理,耳边倏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不说你是因为你的英语实在太惨不忍睹了,还有,这个姐姐的英语要比我好多了,她来教你,你应该要知道感恩才对。”是姜闽在说话。

学神的英语怎么会比她差?俞轻絮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十四五的少年最不服管,小屁孩不服气地低骂了一句。

姜闽一把把他拎了起来,脸色严肃得吓人:“谁教你说的这些低俗话?跟她道歉!”

表哥的脾气一向很好,小屁孩不相信他真能跟他生气,直到姜闽打算动手,他才吓得赶紧道歉。

后来俞轻絮想起这一幕只想笑,姜闽固执起来的模样有点孩子气。她对姜闽说:“跟他讲道理就行,你怎么还要打人了?”

“他不该说你。”姜闽神情淡淡。

俞轻絮怔了怔,一时有点弄不清楚他是因为那些话生气,还是因为……被骂的人是她。

她越想越乱,抬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认真的眸。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就在刚刚那一刻,她的心跳确实乱了。

05

熟起来之后俞轻絮才发现姜闽此人根本不像看上去的那样人畜无害,他会开一些冷场的玩笑,偶尔说话会有些刻薄,就像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天上谪仙染上了烟火气。

两家关系好,经常互相送点吃食和各自家乡的特产,这些运送的活当然就落在小辈身上,一来二去姜闽也就成了俞轻絮家的常客。

“你看什么呢?”

俞轻絮起床的时候已经快正午了,她溜达到客厅,一眼便看见站在书柜前的姜闽。虽然她还穿着睡衣,头发像鸡窝一样盘在头顶,但这并不影响她兴冲冲地凑过去。

姜闽在看一张照片,里面的俞轻絮是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洁白的小礼服,站在她旁边的男生白净秀气。姜闽的脑子里倏地就冒出了一个带着酸气的词——金童玉女。

“这是我几年前主持节目时拍的,我当时是不是超漂亮?”俞轻絮开始感慨。

“现在也很漂亮。”

他声音太轻,就连在他旁边的俞轻絮都没听见。她看着泛黄的照片似乎真的陷入了回忆:“初恋真美好……”

姜闽拿着相框的手一颤,他的声音依旧清冽却多了丝慌乱:“他是你的初恋?”

“也不算啦,是我单方面的暗恋。”

女生十几岁的时候对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没有抵抗力,当时唇红齿白的搭档曾一度成为她心里的白月光。俞轻絮说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身边的温度陡然降了几分。

啪的一声,姜闽把相框扣在桌面上,俞轻絮吓了一跳:“你轻点!我就这一张!”

“不好意思,摔坏了你美好的初恋我罪过就大了。”姜闽也不看她,转身就走,末了还加了句,“你的初恋长得很是一般。”

姜闽虽然偶尔说话有些刻薄,但俞轻絮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表现出这么明显的敌意。她愣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这个家伙……不会是吃醋了吧?

这个念头甫一出来俞轻絮的呼吸就乱了,似是草尖搔过心头,这种奇妙的感觉俞轻絮还是第一次感觉到。

她只知道,她并不排斥。

“姜闽,你姑姑让你陪我去买菜!”次日一早俞轻絮就隔着玻璃门在阳台大喊。

姜闽本来还在阳台看书,转身就回了客厅,说:“初恋买的菜应该更好吃吧……”

俞轻絮:“……”

06

姜闽是在七月末离开的,临走前都没跟俞轻絮打声招呼。俞轻絮本就委屈,在姜闽打电话找她要回小黄鸭时就更委屈了,而此时也已经开学了。

“小黄鸭不是你送给我的吗?为什么又来要回去?”

姜闽脸不红心不跳:“我后悔了。”

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俞轻絮却没有一点办法,她在宿舍找了半天才想起之前把小黄鸭顺手放在了电动车的后座里。

俞轻絮赶到宿舍楼下时直接蒙了,她原本停电动车的地方空空如也,别说小黄鸭了,整辆车都没了。

听说学校最近频繁丢车,可能是校外的人溜进来偷的,学生反映了情况后学校只说已经通知了警察,又多安排了保安巡夜,可那些丢了的车一辆都没有被找回来。

俞轻絮本来只是心疼她打了一个学期的工攒钱买的电动车,还没来得及跟姜闽解释,对方先她一步开口:“那只小黄鸭对我很重要,我改天过去拿。”

已经停留在唇齿边的话又被俞轻絮咽了下去。

九月的夏夜带着薄荷香的凉气,俞轻絮坐在宿舍楼前的凉亭里打死了第十三只蚊子。这是她在宿舍楼下蹲守的第三晚了,看来今晚又要无功而返。

幸运的是,临近十二点的时候车棚里突然有了动静,眼看着小偷得手了要跑,俞轻絮一边深呼吸一边悄悄报了警,打开手机定位便跟了上去。她胆子小,小到会怕蚂蚁和蟑螂,可这一刻她的胆子却很大,因为她想到了姜闽,小黄鸭对他很重要,她不想让他失望。

偷车贼走的那段路没什么光亮,俞轻絮跟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突然被脚下石头绊了一下,忍不住发生一声惊呼。

前面的人影停了下来:“谁?”

她心道糟糕,看见前方三四个人影离她越来越近。

“你在那干什么?”

像是溺水的人突然呼吸到了空气,俞轻絮听到姜闽声音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她匆匆应了一声,接着手就被一只温热的掌心包裹住。

姜闽很生气,就算他一言不发俞轻絮也感觉出来了。

俞轻絮只觉得周遭的气压在逐渐变低,好汉不吃眼前亏,她立马认错:“自作主张是我不对……”

“如果今天我没有出来散步,没有看见你,没有及时带走你,你怎么办?”姜闽明明是质问,到最后却更像是在问自己,“你怎么办……”

借着灯光俞轻絮才看清他微红的眼眶,她一时怔住了。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学过武术?我可厉害了。”说着,她做了一个利落的回旋踢,她还没收脚,年久失修的路灯就“寿终正寝”了,坚强地闪了两下后彻底灭了。

俞轻絮讪笑:“哈,你看,我的腿风多厉害。”

“自作聪明。”

俞轻絮还来不及反驳便被拉入一个温暖怀抱,姜闽的鼻息就喷在她耳畔:“你觉得女生的力气再大能大过成年男子吗?我这样抱着你,你能挣脱开吗?”

俞轻絮试都没试就摇头:“不能。”她顿了顿,小声道:“你的小黄鸭跟着我的车一起丢了。”

“没关系。”

就差一点,姜闽差点脱口而出——没关系,反正本来就是你送我的东西。

姜闽有个秘密。

那张书架前的照片在俞轻絮家里放了这么多年,她却从没注意过在他们的身后,最左边那个大半张脸戴着小丑面具的少年,他露出的那双眼睛如从银河坠落的星,眼里映着的是前面女孩儿的身影。

姜闽在十四岁那年又见过俞轻絮一次,是在学校的元旦会演上,俞轻絮是外校的嘉宾主持人,穿着洁白的鱼尾礼服,掩不住的清纯漂亮。

那时候他在哪呢?姜闽其实并不想回忆那段时期,但因为有了俞轻絮,他后来每每想起都是甜的。

由于身体原因,十四岁以前的姜闽跟同龄人站在一起要矮上一大截。当时的元旦会演他是临时补上去的,根本没有排练过,领唱直接对他说:“小矮子,你站旁边,张嘴做样子就行,别出声。”

小孩子无心的一句话或许并无恶意,但当时姜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羞愧,于是在临近表演的时候他躲到了后台的角落,他想,躲过这个节目他就不用上场了。

他昏昏欲睡,耳边突然传来银铃般清脆的声音。

“我找到你了。”女生一脸惊喜。

姜闽起身就跑,却被俞轻絮抓住了手腕:“下一个节目就轮到你了,你跑了,节目怎么办?”

姜闽在面具下抿了抿嘴,声音闷闷的:“少我一个没关系。”

“谁说的!”女生皱起眉头,“那样节目就不完整了,毕竟对一个团队表演来说,表演者就是灵魂。”

这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说,他是不可或缺的一个。

她在最后塞给他一个小黄鸭,还故弄玄虚地眨了眨眼睛:“我的好运鸭送你了,加油哦。”

这其实就是用来跟观众互动的小奖品,姜闽一早就看见了。女生表情认真,姜闽也没有拆穿她。

他从未想过能在S大再次碰到她,那场元旦晚会上她笑容明媚地来邀请他参加游戏,他却生怕多说多错,于是只能拒绝。

他早已不是以前矮矮的小男孩儿,优异的成绩、出色的长相为他赚足了女生的关注,可他仍然不善言辞,这样的姜闽在俞轻絮面前还是常常会有挫败感。毕竟,喜欢上了一个人,第一反应就是自卑,无论他有多优秀。

07

姜闽的心里压了太多的感情,他明白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清楚,于是便在那天后有意无意地躲着俞轻絮。

这天他走进教室,感觉周围同学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对劲。

他书还没翻开,就听见前排几个女生讨论得热火朝天——“真的是姜闽的结婚照?对象是谁?”

“17级的俞轻絮,做过校园主持人的那个。”

“肯定是真的,结婚照都放出来了……”

……

姜闽的脑子嗡的一声变成一片空白,如果他耳朵没问题的话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他按照她们说的找去校园的八卦网站,首页一张喜庆的红底照片让他直接蒙了。

他想起来,这是那天警察抓住那些偷车贼后,把他们叫去做笔录时拍的照片。但是照片不是红底,两个人也没有挨得这么近,这张照片一看就是P的。

俞轻絮的电话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姜闽一顿,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太过分了!”对方的言语中满是愤懑,“究竟是谁这么无聊,散布出这种不实消息!简直太过分了,他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我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

“好啊。”

“啊?”

“你忘了我是学计算机的了?给我半天时间,我帮你把人找出来。”姜闽不咸不淡地回道。

手机那头沉默了半晌,俞轻絮有些郁闷:“那好吧,你下午在咖啡厅等我吧,你帮我忙,我总得请你喝杯咖啡。”

她没等姜闽回应就迅速挂断了电话。

下午俞轻絮赶到咖啡厅时,姜闽正坐在靠窗的位置认真地敲键盘,俞轻絮不免又心虚了几分。

“我想了想,这件事对你也有影响吧?你不在意吗?”

姜闽抿了一口咖啡:“这图P得太假了。”他顿了顿,“而且……流言止于智者。”

俞轻絮一咬嘴唇,心里生出一把火,她恨恨地道:“P图的人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姜闽憋着笑,他慢悠悠地给俞轻絮普及了一个常识——凡是在校园网站发表言论都需要登录校园网,用的是真实的学号信息,随手一查就能查出来。

他把电脑屏幕转给俞轻絮看,那张图的下面赫然显示着几个大字,17级俞轻絮。

熬夜P图,并费尽心机散播谣言的俞轻絮同学,就这么暴露了……

姜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依不饶道:“不过你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这么做的原因吗?”

“谁让你一直躲着我。”俞轻絮声如蚊蚋,越说脸越红。

姜闽自我冷静的这段时间在俞轻絮看来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她联系不了他,找不到他,更是想不清楚自己究竟做错什么了。思来想去就做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希望能引起姜闽的注意。

“我要不是发了这个图,你还不知道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她低头看脚尖,正在考虑从哪逃跑比较快,耳边倏地传来姜闽的声音。

“你知道结婚证可以加学分吗?”

“啊?”

姜闽的耳朵突然就红了:“不过我建议先从恋爱谈起。”

08

学神谈恋爱了。

这个消息如同暴风骤雨般侵袭了整个校园八卦网,几乎全院女生都在疯狂猜测那个女生是谁,人气最高的当然是之前有过“结婚证事件”的俞轻絮同学。

俞轻絮披着马甲,把帖子一个一个看过来,然后写上一句:“神秘女友当然是人美心善,人见人爱的俞轻絮同学。”

不出一分钟这句话就被点了个赞,点赞人——姜闽。

“你一点也不自觉,还要我披马甲去为自己正名。”

“但经过官方认证的可就你一个。”姜闽在她旁边抿了一口咖啡,目光停留在书上,嘴角却带着醉人的笑意。

楚楚的电话便在这个下着小雨的午后打过来。

她惊呼:“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觉得姜闽眼熟吗?我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了。那年你去附中做主持人,我去给你加油的时候在后台见过一个男生,他的样子跟现在的姜闽一模一样!”

“还有那张我给你拍的照片,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也入了镜。”

俞轻絮静静地听完,被她遗忘在时光里的小插曲逐渐浮出水面,至于事情的全貌好像并不重要了,毕竟他们的时间很多,她可以慢慢问。

俞轻絮托着脑袋看向身旁安静看书的男生,说:“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吧。”

“嗯?”男生眼底笑意渐浓。

“我从小练武术,体力训练一直就没落下,所以我的力气比一般的男生还要大,那天晚上你抱着我时我其实是可以挣脱的。”

“那你……”

“为什么不躲?”俞轻絮眨了眨眼睛,“大概是被你的美貌迷惑了。”

姜闽曾经认为,他出现在俞轻絮的世界里带给她的只有阴雨绵绵,他却从未问过她究竟是喜欢晴天还是雨天。俞轻絮会用大把的时间慢慢告诉他,他带给她的,从来就是她喜欢的。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遥遥有期
下一篇 : 舌尖含着一句,给生活的情诗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