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悄悄(六)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我心悄悄(六)- 花火

第一章节:我心悄悄(一)- 花火

第二章节:我心悄悄(二)- 花火

第三章节:我心悄悄(三)- 花火

第四章节:我心悄悄(四)- 花火

第五章节:我心悄悄(五)- 花火

第六章节:见本文

文/宣草妖花

唐唯走红网络,甚至被知名导演看中,收到做文璇的武替的邀请。

唐唯背着陆宴签订合约,做了文璇的武替。剧组里,文璇借故刁难唐唯,想把她赶出剧组,得知真相的陆宴能忍吗?绝对不能,他的小祖宗只能让他欺负!

文涛被她的眼神吓得有点退怯,以为她要说什么话,立刻打断她:“唐唯!你不要太过分!你就是嫉妒我姐和许瀚哥在一起,你故意挑衅!你以为,你有陆家撑腰,就能为所欲为了?这里是剧组,我姐是官宣的女一号,你不要有恃无恐!”

他率先挑明她的真实身份,就算她说了什么,碍于她从前是个傻子,现场也不会有人信。

这一点,唐唯自己也清楚,如果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出这对姐弟“推人下海”的事,反倒会落得一个污蔑的罪名。

在场的人都一脸错愕地看着唐唯,大家显然被她的真实身份震惊了。

柳导率先反应过来,说:“小文,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是我们剧组的武替陆芸,怎么会是唐唯?”

在场所有人都不说话,文涛打开自己的手机,找到一张唐唯曾经的高清照,传递给在场所有人看:“你们自己看。或许她网上的照片不清晰,但我这张照片足够清楚了吧。”

看了之后,大家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唐唯不是傻子吗?可她怎么看,都不像是傻子啊。

文璇裹着毯子,眼泪适时夺眶而出:“唐唯,你好了之后,我和许瀚并不计较你从前的事。现在,你和许瀚的婚事也退掉了,你还想怎么样呢。我当你是热爱演戏,即便你到了剧组,我和我弟也没拆穿过你。可你居然……你太过分了!”

原来是唐唯得的“痴傻病”好了?!

柳导沉默一阵后,明显也有点不痛快,居然被骗了这么久。

通过这几天在剧组的相处,以及唐唯精彩的替身表现,大家显然对她更有好感。一时之间,大家居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唯面对众人的目光,没有一丝惧色,嘴角微扯:“过分?真的是我过分吗?我低声下气去给文小姐送凉茶,可文小姐不仅泼我一脸,还想打我。谁都是爹生娘养的,大明星就可以欺负人?谁给的道理?难道就因为文小姐是个角,就可以为所欲为?!即便是她有错在先,大家也都要护着她,是吗?”

柳导也觉得这事儿唐唯做得不算过分,只是很佩服她这种不怕事的精神。可是,他转念一想唐唯曾经与许家的关系,倒也觉得合理。

在这个圈子待久了,柳导倒觉得她这样的性格很难得。

文璇气得眼眶发红,几乎扯着嗓门道:“弟弟,报警!”

一听文璇要报警,柳导脑仁疼。

柳导主动站在两人中间,劝道:“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报警,报什么警?你先动的手,还有理了?!工作,工作,今天小唐的爆破戏拍得很不错。文老师,你今天这场落水戏可不能落后啊。今天,必须拍完!”

文涛替姐姐出头说:“柳导,您什么意思?您是要偏袒这个武替吗?你没看见我姐浑身都湿透了?!”

柳导都快被烦死了,怒道:“那你们想怎么办?!”

文涛伸手就要去拉唐唯,宋文毅却冷着脸挡在她的跟前。

“宋文毅,你能拿到这个角色并不容易,你真的也要掺和进来?”文涛指着他身后的唐唯说,“让这个女武替跟我姐道歉!你一个新人,有什么资格替她出头?”

宋文毅如今的地位确实尴尬,他没有背景,资源全靠公司。他眸子里满是倔强,攥紧拳,瞪着文涛,从牙缝里挤出五个字:“莫欺少年穷。”

“他没资格?我呢。”

一道声音像巨斧一般劈入人群。

就在众人僵持不下时,路边停下一辆黑色轿车,从里面走下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众人回身看去,也被来人吓得怔住。

自从陆宴接手集团后,他的风头可谓如日中天。

陆宴与许瀚不同,他是个商人,很少以娱乐新闻的方式出现在众人的视野。相比许瀚,他低调很多。

平时只能在新闻以及互联网上见到的大人物,突然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副导演看着走过来的陆宴,揉了揉眼睛,问柳导:“老柳,那是陆宴?”

可不是?!

男人带着助理走过来,在文涛的跟前停住:“我有资格替她出头吗?”

文涛显然也被陆宴身上的气场吓到,顿时就不敢说话了。

导演识趣地把周围的人清走。

宋文毅从远处看着唐唯的方向,脸上的情绪有些复杂。

文璇也没想到陆宴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甚至来给唐唯出头。她猜不透陆宴的想法,立刻起身出面解决尴尬,笑着对陆宴说:“陆先生,你好,我是文璇,许瀚的未婚妻。未来,可能要叫你一声表哥。”

陆宴淡淡地扫视了一眼女人:“文小姐觉得委屈?”

“误会,这件事里有误会。”文璇笑着看向唐唯说,“陆先生也知道,唐唯与我、许瀚之间的尴尬关系。唐唯她还念着许瀚,可事已至此……感情的事情也不能强求,对不对?闹出这样的误会,我们谁都……”

她有意提及唐唯从前和许瀚的关系,为的是告诉陆宴,这只是女人之间吃醋、闹别扭的事儿。在她看来,陆宴肯出面帮助唐唯,也不过是为了陆老的面子。一般像他这样的成功男人,都不会愿意掺和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陆宴声音平淡:“文小姐,请你清楚,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愿意捧着块废物当至宝。这小姑娘从前眼瞎,不代表她现在还瞎。”

文璇脸色一白,表情尴尬。

陆宴今天是来探班的,不喜欢与这种人浪费时间。他的话点到即止,说完,扭头去看唐唯:“走。”

唐唯哦了一声,跟着他上了车。

柳导眼睁睁地看着唐唯上了车,好片刻,又去看那边发呆的女一号文璇。他和副导演感慨:“这就是神仙打架啊。”

等回了公寓,陆宴见唐唯一脸狼狈,妆容都被弄花,取了湿毛巾,一边给她擦脸,一边问:“還委屈吗?”

小姑娘滿眼坚毅:“这就委屈了?该委屈的应该是文璇才对。话说回来,你一句话,就让文璇的脸色变成那样,厉害啊!”

说到这,她伸手去捏他的脸颊:“今天的宴宴也超凶的!”

陆宴皱眉拿掉她的手,问她:“还想回剧组吗?以女一号的身份。”

唐唯吸了口气,说:“我讨厌她,不想让她这个杀人凶手玷污陆芸这个角色。可惜,现在没有证据指认她。”

凉茶让她的头发粘在一起,陆宴去卫生间取了梳子,将头发理顺。

他手上的力道稍微大了一些,唐唯的头发被扯了一下,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一缩脖子后,道:“你快点梳,我去洗头。”

等陆宴给她梳完头,她便去浴室洗头。

今天她身上捆满了石头下水,体力耗费极大,现在两条胳膊稍稍一抬,就很疼。

陆宴进来给她送洗发水和毛巾,见她揉着肩背,伸手给她捏了一下。

女孩尖叫一声:“啊,陆宴,你这是想杀祖奶奶吗?”

“很疼?”

她拧着眉头,委屈巴巴:“你说呢?换你捆着满身的石头下水试试!”

陆宴将一张小板凳踢到唐唯的跟前,说:“坐下,我帮你洗。”

“你?”唐唯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还会给人洗头?”

“不信?”陆宴用手裹住她的小脑袋,硬生生地将她摁着坐在了小板凳上。

唐唯也顺势而坐,等待陆宴的“洗头神技”。

男人将花洒拿下来,将她的头发淋湿,大手裹住她的小脑袋,适时揉了揉。等她的头发打湿后,他将手里的洗发膏搓出泡沫,在她的黑发间搓开。

陆宴垂眼看着眼下乖巧的小姑娘,想起了一年前在酉阳老家的事。

因为泥石流,陆宴和唐唯被困在村内,他双手摔伤,女孩为他洗头。那个环境比现在恶劣,没有花洒辅助,只有保温瓶和一盆温水。

起初他很排斥,可女孩执意要替他洗。

女孩怕他无聊,还傻乎乎地问他:“陆宴哥哥,你无聊吗?唯唯唱曲儿给你听,好不好?”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女孩唱的不是流行歌曲,而是陆老爷子时常听的戏曲。

这女孩的嗓音清脆,嗓音一开,惊为天人。陆宴也被她的嗓音震惊。也是那个时候,他对这个傻女孩有了另一种看法。

唐唯把下巴抵在膝盖上,无聊地吹着掌心的泡沫,说:“宴宴,你无聊吗?祖奶奶给你唱曲儿听好吗?”

陆宴和当初一样淡淡地嗯了一声,只是,这一次,多了点期待,少了当初的不耐烦。

女孩喉咙里哼哼出声,唱得依然是《霸王别姬》。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

听着女孩的声音,陆宴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分明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一块瑰丽宝物,却曾经被人当作敝屣,随意弃之。

他低叹一声,带着泡沫用指腹轻轻地揉搓她软嫩的小耳朵,动作很温柔:“唐唯。”

女孩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嗯?”

“如果我能在你和许瀚订婚之前,便将你占为己有,你也就不会受那么多苦。”

唐唯静静地听着,等他说完,再次打破气氛:“宴宴,你是不是又忘记我是你祖奶奶了?”

“……”陆宴温柔的眉眼立刻一沉,掐了一下她的后颈。

唐唯奋起反抗,把手上的泡沫抹在男人那张冷峻的脸上。与男人锐利的眼神对上,她吓得赶紧又把头埋下去,拿下巴继续磕着膝盖。

陆宴继续替她揉搓发间的泡沫,轻声重复:“你是唐唯,永远都是那个傻女孩,从未变成过任何人。”

她正要委屈巴巴地反驳,只听男人又说:“以后,就算你被全世界抛弃、诽谤、污蔑,我都会与你共风雨,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

为什么当初的“傻子唐唯”被欺辱、被污蔑、被网络暴力时,陆宴从未帮她说一句话呢?!

现在的唐唯想不通。可她不论是站在谁的角度,陆宴这番话都让她有点感动。

她的心里像堵了什么东西,郁结难舒。她吐出一口气,指着自己的耳背说:“这里有点痒痒,帮我挠挠。”

男人温柔地替她挠了挠,低声问:“好点了吗?”

“嗯,好点了!乖啦!”

话音刚落,她就又被陆宴捏了下耳朵教育。

她委屈巴巴地揉着耳朵说:“我夸你乖呢,你也要凶我。那我以后不夸你了!”

陆宴再次严肃地警告她:“不许再用这种哄小孩的语气同我说话。”

唐唯捏着耳朵嘀咕:“好了,好了,知道了。”

助理阿彪来公寓送东西,由于卫生间的门开着,又正对客厅,他一进门就看见老板蹲在地上,给唐唯洗头的画面。

老板的衬衣袖子高高挽起到胳膊肘,双手还带着洗发水泡沫。他这接地气的行为,气质一下就从首富跌落成了隔壁街洗头的小哥。

当然,全世界也找不出这么英俊帅气的洗头小哥了。

助理:“……”是老板疯了,还是他疯了?

他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轻轻咳嗽一声,说:“老板,文件我带过来了。”

陆宴擦擦手,抬手一指茶几,说:“放那上面。”

为了不打扰这两人的暧昧氛围,助理麻利地离开了这间单身公寓。

文璇在片场被下了面子,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

她手上掌握着娱乐圈数一数二的营销公关资源,这件事,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第二天,女一号文璇以“工伤”为借口,住进医院,开始罢工,成功拖延了整个剧组的拍摄进度。也就在当天下午,网上陆续放出“文璇被女武替打伤住院”以及“唐唯的身份曝光”的消息。

关于昨天的八卦新闻,已经满天飞。

“文璇被女武替打进医院?女武替居然是唐唯!”

“震惊!唐唯成为文璇的武替!”

这两个话题已经被顶上热门。

八卦鹦鹉V:“据《海笙月》剧组工作人员爆料,前阵子救下宋文毅的神秘女侠就是唐唯本人。据悉,唐唯坠海落水后,意外地恢复正常。据鹦鹉调查,十六岁之前的唐唯拿过全国青少年组女子拳击冠军,成绩也不错,被保送进A大。她和许瀚已经退婚,脑子恢复正常的唐唯,真的会甘心放手吗?别忘了,唐唯和陆、许两家的老人关系不错呢。”

爆料微博发了唐唯将文璇踹下水的照片,一线女明星被一个女替身踹下水,这是什么情况——分分钟让娱乐圈炸开了锅!

文璇也在凌晨发了条微博。

演员文璇V:“大家安啦,只是在片场闹了些误会,没那么夸张,好着呢,谢谢大家关心。(吐舌头表情)。”

评论区内的粉丝都炸了——

1楼:“啊,女神,你都被人踹下水了,还是小矛盾?!许瀚不会心疼吗?这个唐唯真是够恶心的,傻的时候缠着別人,好了后,不能好好做人吗?!”

2楼:“疯了?唐唯是不是更疯了?作为一个女武替,居然打女一号?她也就仗着自己和陆、许两家老人关系好了吧?!呵呵。”

3楼:“太恶心了,唐唯到底怎么回事?以前介入许瀚和文璇的感情,现在居然还这样,居然还跑到剧组发疯,瞬间把《海笙月》剧组拉低了无数个档次。”

……

唐唯看见新闻的时候,正在和陆宴一起吃早饭。陆宴往她碗里放了一颗鸡蛋,瞥了眼iPad里夸张化的新闻,若有所思。

他开口问:“被人污蔑,什么感觉?”

“后悔昨天没补两巴掌。”唐唯把蛋白和蛋黄分离,塞进嘴里,含糊道。

她顿了一下,又说:“宴宴,我对互联网的弯弯绕绕都不太了解。你有什么建议吗?据我观察,网友的言论似乎是可以被引导的?”

“是的。”

陆宴开始跟她科普:“娱乐圈喜欢请水军带节奏,这些水军一出动,黑白都能颠倒。你从前陷入的网络风波,也是因为文璇掌控了娱乐圈大量营销资源。你一个傻姑娘,如何能主动介入别人之间的感情?!深想一下,就知其中猫腻。你从‘许瀚的未婚妻’变成了‘许瀚与文璇之间的第三者’,舆论一边倒,替你说话的那些声音自然就被淹没。”

唐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他:“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利用这一套,反击回去?”

曾经的自己被全网黑,唐唯也想让文璇尝试被全网黑的滋味儿。

可她知道,想操控互联网的舆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陆宴说:“嗯。一是需要大量资金,二是需要靠谱的营销团队。娱乐圈不大,能把这一套手段玩到登峰造极的,就两个。一个是影帝陈文峰自己圈养的团队,另一个则是文璇的公司。”

唐唯明白了。

想与文璇打这场网络战,她不仅得有钱,还得有人脉。

她又问:“需要多少钱?”

陆宴:“这些东西,你不需要操心。”

唐唯想了片刻后,说:“对了,我有文璇先对我动手的视频。他们发了断章取义的视频出去,我们紧跟其后发完整的视频,是不是有把握些?”

陆宴挑眉:“你录了视频?”

唐唯也学着他挑眉:“既然做好了被人欺负的准备,为什么不顺便录段视频呢?”

陆宴打量她:“我倒小看你了。”

唐唯摸了摸鼻尖儿,弯了弯眉眼。

网上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宋文毅和温岚、宋胖子,也看见了消息,询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其实,他们也没想到,她就是唐唯。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唐唯居然有陆宴撑腰。温岚觉得自己在做梦,四舍五入,她是不是也算认识首富了?

温岚在群里发消息:“呜呜呜,抱紧芸芸的粗大腿!”

这件事情一闹,最生气的莫过于柳导。文璇又是罢演,又是把视频放到网上。这是要把人家小姑娘逼上绝路?要把人家小姑娘的演艺之路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当天在剧组的人,谁都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儿。明明是她先动手,她却先来这么一出。

事件发酵的第三天,唐唯、文璇在剧组发生矛盾的完整视频,被发上了网。

在视频里,明显可见唐唯低声下气地给剧组工作人员分发凉茶。也可以看到,文璇不仅往唐唯的脸上泼水,还想掌掴唐唯,这才有了唐唯踹她下水的事。

随后,唐唯用自己的微博也发文澄清。

陆芸也是唐唯:“从前我是个傻子,不懂被人算计是多么难受。但老天既然给了我一个重活的机会,我会好好去生活。我十六岁之后生病,学业未完成,现在恢复,只想认认真真去做好每一件事,也从未想过伤害任何人。在我没有自理思维时,我被迫和许瀚订婚,却有人恶意揣测我是介入许瀚和文璇之间的第三者,这说法过于荒谬,居然也有人相信。麻烦带上脑子好好想想,不要太高看傻子。以后的生活是我自己的,我会努力好好过。什么许瀚、文璇,于我都是陌生人,不熟。人生而平等,被欺负,我有权捍卫自己的尊严。”

这条微博被宋文毅转发。

宋文毅V:“没想到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唐唯性格耿直,是个尽职尽责的替身演员。建议大家去看看现场的完整视频,不要断章取义。(微笑/表情)。”

宋文毅的流量不低,经他转发后,一群脑残粉来力挺唐唯。

文璇也是气蒙了,但她显然没想到,现场会有完整版视频。

很快,微博上起了一阵反转之风。

“文璇欺负唐唯,被教育?”

“唐唯事件反转。”

两条热门微博下,有几个微博大v带节奏。

作者汤圆V:“从完整视频来看,唐唯还手确实没错。被欺负了,还不许还嘴、还手?真当人家现在还是傻子呢!人家唐唯是许家老爷子承认的孙媳妇,怎么说都是堂堂正正的,这样都能被掰扯成小三?!未免有点太扯淡。我要是被人泼了一脸凉茶,我也得一脚把她踹下水。谁都是爹生娘养的呢!(摸下巴/表情)。”

金橘出击V:“这姑娘脑子恢复得没问题,逻辑清晰。她给剧组里的人买凉茶,连曾经情敌的那份儿也买了,可见人家真没把以前的事儿当回事。”

这个洗白来势汹汹,有利于唐唯的评论,排山倒海般朝着文璇压了过去。

网友看了完整的视频后,又被两个大V的发言带偏了思维,立刻就有网友说——

网友小确幸:“的确,文璇有错在先啊,人家姑娘乖乖巧巧地去给她递凉茶,她却泼了人家一脸,还想打人。是我,我也不乐意,也踹她下水!”

网友笑笑笑:“从完整的视频来看,水也不深,文璇就这么请病假,拖了全剧组的拍摄进度,这就有点可怕了。”

网友小球球:“显而易见了,文璇故意找碴呗,还利用断章取义的视频害人家。当时她是不是也这样颠倒黑白?自己介入别人的感情,却把人家傻女孩反说成小三。”

……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网上曝出唐唯拍摄的爆破戏和坠水戏的视频。

视频里的唐唯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从高处跃下,身后传来轰隆隆的爆破声,惊心动魄,道具爆炸碎片溅在她的皮肤上,白嫩的皮肤立刻红了一块,隔着屏幕看都觉得疼。

不仅如此,落水戏,唐唯的身上绑着石头,顶着烈日下水拍了几个小时,辛苦程度显而易见。网友们都被唐唯的敬业给折服了,这两段玩命般的替身拍摄,完全有理由让网友相信,唐唯是真的来认真工作的,而不是来跟文璇找碴的。

这么一对比,倒显得文璇小肚鸡肠。

热门微博下,网友们也都有些不可置信,评论区讨论得很热闹——

1楼:“这真的是傻子唐唯吗?她有点酷啊!那段爆破戏,看得我心惊肉跳。”

2楼:“落水戏也拍得好辛苦啊!唐唯的家世背景应该不错吧,居然还肯这么吃苦?佩服,佩服。”

3楼:“从今天起,唐唯就是我的老公了!这也太帅了吧!感觉像看了一部电视连续剧,《傻妞逆袭之打脸第三者》。”

……

文璇以为这一次可以和上一次一样,把互联网的舆论风向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她没想到,会栽了这么大个跟头。

许瀚看见消息,立刻飞回A市,去医院看女友文璇。

他走到医院楼下,就给陆宴打了个电话:“宴哥,你怎么回事?我听文璇说,你跑去剧组了。现在互联网上那些事儿,也都是你的杰作吧。为了那个傻子,你至于吗?”

许家老爷子在医院抗癌,已经无力管许瀚和唐唯的事。

电话那端的陆宴没有说话,许瀚又说:“宴哥,我知道你们家老爷子最近精神状态不好,也知道你孝顺。可你在老爷子面前,做做表面功夫就行了,有必要为了那个傻子,这么欺负我未来老婆吗,过分了。”

自从许瀚上次在剧组被陆宴拎着“教训”一顿后,他统共也就和陆宴见过一次。

他上一次见陆宴,是陆宴跑去他家,当着老爷子的面儿,让他和唐唯退婚。那个时候,唐唯还躺在重症监护室,没脱离危险。

许瀚一向拿不准陆宴在想什么,只当陆宴做那些,是因为陆老疼爱唐唯,担心陆老因为心情不畅有个什么。他怎么都不会想到,陆宴居然这么在意唐唯。

许瀚继续喋喋不休:“宴哥,我知道,傻子的爷爷和我们的爷爷有交情,可那都是老一辈的事情了。你们家老爷子这些年养着她,拿她当成亲孙女。她坠海,也是你把她送去医院,你们陆家对她已经仁至义尽,我们许家呢,也没亏待她。我们两个小辈,点到即止就行了,没必要真把她当大小姐供着吧?”

电话里,陆宴的声音很冷:“说完了?”

许瀚点头嗯了一声,又说:“宴哥,你家老爷子现在都神志不清了,我建议你把唐唯赶紧送走。别到时候跟我一样,被摁着头和她订婚。”

电话里突然静得可怕,许瀚以为是断线了。他喂了一阵,才听那边开口说:“许瀚,唐唯坠海的事,我会追究到底,你好自为之。”

“……”许瀚听着电话那端的陆宴语气有点不太对劲儿,还想再说什么,那边就已经挂断了。

他和陆宴是表兄弟,虽然他平时惧怕这个表哥,但两家到底沾亲带故,他跟陆宴说话也就没什么分寸。

许瀚仔细品味陆宴的话,听他这意思,唐唯坠海不是意外,而是人为?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唐唯坠海的事,许瀚虽然没参加,但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是他旁敲侧击教唆文璇姐弟。这件事被文璇姐弟瞒得密不透风,唐唯如今又记忆错乱,陆宴是如何知道的?

许瀚挂断电话,恰好走到文璇的病房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听见里面传来女友的声音:“一个女武替,她还想上天吗?!陆宴给她撑腰,不过是看在陆老的面子,如果没了那个老头,陆宴还能管她如何?!她唐唯算个什么东西?就算变回正常人又如何?!她与社会脱节这么多年,又没念过大学,这种学历,也敢肖想嫁入许家?她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啪的一声,什么东西被摔碎。

里头传来文涛劝说的声音:“姐,您别把自己气坏了。现在许老和陆老,一个癌症晚期,一个神志不清,他们又能熬多久?!等两个老人撒手归西,那唐唯就是一条野狗,谁还会去管她。”

许瀚没急着进去,靠在门口抽了一会儿烟,继续听里面的动静。

只听文涛又说:“姐!不好了!刚才柳导打电话过来,说要换女主!”

文璇:“换女主?开什么玩笑?赔偿金他们肯付吗?”

听见里面的对话,许瀚夹烟的手抖了一下。

陆宴这是开始玩真的了?真打算为了傻子,动他的女人?

病房内。

文涛扶额道:“柳导说你得罪了陆宴,对工作不负责,所以才决定换掉你。他还说,希望咱们私了,私下赔偿我们两百万,这事儿就算完了。”

“两百万?打发叫花子?”文璇皱眉,冷笑道,“如果我不同意呢?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演员没有重大的负面新闻事故,他们无权更换。”

文涛说:“姐,这柳导既然能做出这种决定,肯定是留了后手的。这次算我们栽了,这件事陆宴都掺和了,我们也别挣扎了。姐夫那么疼你,以后要什么好资源会没有?!而且,我们可以借着这次换角事件,好好炒作一下,你觉得呢?”

文涛觉得这事儿没这么简单,既然柳导提了陆宴,那这事儿就变得复杂了。毕竟陆宴这个人,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文璇这次受了极大委屈,怒气涌上来,把手机都扔了出去,将电视屏幕砸出裂纹。

她的胸部迅速起伏一阵,怒骂道:“疼我有什么用?!你姐夫如果不能继承家产,跟一个废物有什么区别?!陆宴一根小拇指就能弄死他!”

“姐,你小聲点,这话你自己心里想想就行了,可别让人听了去。”

许瀚掐灭烟头,深吸一口气。

他正准备推门进去安慰女友,却没想到听到这样一句话。

上市预告:

许瀚听到文璇说的话,会如何做出反击?陆宴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文璇推唐唯坠海的证据呢?想知道答案,就一起期待《我心悄悄》上市吧!

花火在线阅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