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才”女孩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我的天才女孩

文/鼠鼠

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几乎每一届都会有一个在语文方面极有天赋的学生——其出色的文学素养绝非园丁所能培育——很快在众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使我暗自偏心的爱徒,而这位学生往往不是语文科代表。

美玉小姐就是这样的学生。

美玉小姐的双名两个字都是“美玉”之意,我便以此戏称之,但只在给她的作业评语里提过一次,平时从来没用过。事实上,在我教她的初中三年里,我俩面对面交流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生性腼腆,不爱在人前表现。在课堂上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时,她就低垂着头,小包子似的圆鼓鼓的两颊上泛起红晕,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又很小。也许是觉得自己的牙不好看,她说话时也用嘴唇把牙齿包住,以至于我不能通过口型判断发音,只得走到她身旁去听。但她并非不知道答案,或是怕出错而羞于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她那水瓶座的脑瓜里有太多思想的精灵,她无法在那短短的时间里用足够准确的语言将它们描述出来。

要欣赏那些精灵之舞,只有进入到它们的国度里去。而她的文字就是一扇大门。作为语文老师,我便幸运地享有了大摇大摆进入这扇门的特权。除了正式的命题作文,平时我还布置读书笔记和周记作为小练笔。我和她的交流几乎都是在周记里进行的。

美玉小姐的周记不但美而且有趣,字里行间闪烁着思想的火花。她是为自己而写,不是为我。她丰饶的心灵森林自然就有汩汩的清泉流出。我常把她的周记放到最后看——最好吃的东西应该留到最后慢慢咀嚼,末了,再认真地写下批语,像是给挚友回信。

我确信,我的心意她是明白的。

她在周记后面给我出“飞花令”的题,要我“完成作业”。她留言说我为她的“梦想花园”配的插图和她想象中的几乎一样。她写诗,题为《等待是一首温情的诗》:

我可以在海上等/等春天的一个拥抱/夏天的嫣然一笑/等夜晚的沉浮/白昼的喧闹

我可以在云上等/想等一颗星星的闪耀/却等来了/死神的车骑/和永恒之邀

我等到一个漂泊的灵魂/他有明亮的眼睛/和诚挚的声音/与我诉说/我不能去到的海岛/他说等待是一篇蓝色的故事/是一首温情的诗/是一次与世界的四目相交

她就是这样灵气得令人惊叹。有一次讲评作文,我把班上的优秀作文印出来,隐去作者姓名,在其中混入了一篇自己写的下水文。作文题是《又是一年春来到》,美玉小姐的作品无论文笔、意境还是立意俱为上佳,我反复赏读,自觉弗如。

在课堂上我悄悄问美玉小姐,觉得哪篇写得最好?她想了想,指了指我的那篇。我又问:“和你写的相比呢?”她又想了想,怪不好意思地说:“我觉得我的更好。”

“我也这么认为。”我开心地大笑,告诉她,“因为这篇是我写的呀!”她因惊讶而瞪圆了的大眼睛里闪着快乐的光芒。

在我们为数不多的课堂之外的对话中,有一次是相约去校门口看树上的青苔。

学校门口有一条林荫道,每到梅雨季,两旁的香樟树上就会生出青苔,颇有意趣。其中一棵树的主干倾斜得厉害,靠近分杈那一段青苔铺成一大片,凑近了看像是一块迷你的青草地。那微观的景致在我心中激起美妙的感受,我想与美玉小姐分享。

那天中午,我们找到那棵大树,驻足仰视,在放学后急于回家的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那时经过我们身边的人,恐怕都能看到两人脸上浮现出痴迷的傻笑。等我和美玉小姐畅游奇境归来,一回头吓了一跳:身边围了两三层学生,都仰着头向上看。“在看什么?”他们好奇而迷茫地问。我和美玉小姐相视大笑,挤出人群,走了。

大多时候,美玉小姐并不主动和我说话,偶尔出现在我面前,也是为了陪她的好朋友——南瓜小姐。

南瓜小姐是我的科代表,体贴而毒舌,常常用平静自然的语气吐槽人,我也没能幸免。但是她作为科代表极尽责,无可挑剔。她属于在一个班级中总会有的、表现出超出同龄人的成熟而很适合做班干部的那一类学生。良好的教养和温和的性格使她没有一点儿骄矜之气。和有些偏科的美玉小姐不同,南瓜小姐各科成绩均衡,也不是只会读书。她爱动漫,并且在学习之余有时间来享受这些小乐趣。总之,她就是我在她那个年龄会仰望的那种品学兼优、情商也高的优等生。

我们常相约一起去看电影,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她上高中(后来美玉小姐也加入,只是高中课业重,一年大概只能约上一回),直到今年她考上大学去了外地。

为了方便,我们总选在南瓜小姐家附近的一家老电影院观影。她会带上她的堂姐一起,进场前先买好一包炸薯条和一包炸肉条。看电影的时候她坐在中间,将零食不断递给我们吃。

我们看的都是题材轻松的电影,大多是动画片,可偏偏每一部片子里都有煽情之处。我和南瓜小姐并排坐在昏暗的电影院里,迎着屏幕忽明忽暗的光默默地流眼泪,吸着鼻子,偶尔传递一张纸巾,零食也顾不上吃了。只有那个堂姐不哭,她大概觉得奇怪,认为我们太容易动情。看完后,我们就在附近的老街口道别,各自回家。

我教两个班,并担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只任教的那个班的学生有时甚至比自己班学生更亲近我。也许因为少了班务上的接触,他们较少看到我严肃的一面,相处时也少了一些顾忌。南瓜小姐在周记里提过,正因为我不是班主任,她和她的同学更珍惜和我的相处,并且“像小孩子争宠一样”。

这令我感到荣幸,却有些惭愧。那几年我正处于人生的低谷,生活工作诸多不顺。琐碎的班务消耗了我大量的心力,在教学上我也更多关注后进生,对像她这样的学生帮助甚少,反倒她常关照我。

在工作上,南瓜小姐实在是可靠的好助手。除了收作业、帮改小测验,她还常提醒我不要忘掉什么事,竟如扶持一个学习困难的同学。在我接触的班干部中,她的个性并不突出,但她身上有一种平和稳定的力量,是我所缺少的。这种力量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存在于我的生活中,从她,还有许多像她一样的人身上源源不断地流向我。妈妈也抢着帮她下载、帮她练级。只有睡觉这事,妈妈帮不了她。被这样小心翼翼的爱包围着,微微有时觉得自己很强大,能呼风唤雨,有时觉得自己很无力,是个废物。

临近中考的时候,我病倒了。由于自己的疏忽,轻视了病情,也因为怕影响工作,我一直拖着没去医院,导致慢性小疾发展成了急性病,最终不得不经历在腹部留下大刀痕的手术。

思考和感知的能力被夺去了,留在身体里的只有炎症和疼痛。我被禁止进食,只靠输液提供能量;伤口里插了根导管、接了个“外挂”,每天要清理从腹腔流出的脓血和积液。

我被这些可见可触的、真切的痛苦折磨着,竟然觉出一种幸福来。我没有向同事和学生透露住院的地方。病房为我把一个很重的世界挡在了外面。

南瓜小姐给我发短信,说要来看我,只和美玉小姐两个人,绝不会告诉别人。她的言辞里没有任何热切的口吻或强硬的语气,但不知为何我就是无法拒绝。

术后第三天,她们来了,带给我一本书,是南瓜小姐为我挑选的。其实,我因为麻药影响、发烧和饥饿而智商降低,什么书也看不进去,但还是出于礼貌翻了翻。一打开扉页,看到上面美玉小姐工整的字迹,我突然忍不住失声痛哭。

那时正是四月底,一个春末的晴天中午,宽敞的病房里很明亮,温度也适宜。我妈和亲戚坐在病房一角说着话,南瓜小姐和美玉小姐侧坐在我的病床沿上,温柔地看着我。

说痛哭,其实没有挤出多少眼泪(身体好像已经被烧干了),只感觉那一下仿佛有一根极细的针轻轻刺破了蓄脓的疮包,一股力量从虚弱的身体里悄然升起,又不管不顾地冲出眼眶。后来的每一次,再看到那些字时,都是如此。

那是我最喜欢的诗人顾城的一首诗:

土地上生长着信念/有多少秋天就有多少春天/是象就要长牙/是蝉就要振弦/我将重临这个世界/我是一道光线/也是一缕青烟。(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