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你都蒙在鼓里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月亮和你都蒙在鼓里

文/君鸽

她确确实实给他们写了一个故事,一个结局圆满、众人欢喜却唯独没有她的故事。

01

失恋联盟馆的气氛,和我想象中的相差甚大。

而此行前,我一直以为这样的地方应该会有许多女人醉酒痛哭、许多男人吸烟叹息。他们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为情所困,心情郁结至极,苦闷无人倾诉,才跑来失恋联盟馆找同类互相救赎。

但我想错了。

聚集在这个失恋联盟馆的人,大多神情轻松,笑容温柔地穿梭在馆内的娱乐设施间,你一言我一语地搭着话,又或是碰碰酒杯。

这些人真的失恋了吗?

我透过门店的玻璃大门,看着馆内这十分祥和的场景,没忍住,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

也是这个时候,馆内一位高个子的工作小哥,冲我露出了标准的服务微笑,大步走来帮我推开了门。

“您好,女士。”

“您好。”我颔首微笑,视线不经意地落在了小哥挂在胸前的工作编号。

666?这编号还真是格外喜庆……

我忍俊不禁,迈着步子跨进了馆内。小哥一边引着我往里走去,一边温柔地询问:“请问可有注册登记?”

“有。”

我点点头,将前夜在微博私信填好信息的截图翻了出来。工作小哥确认无误后,将手机递还给了我:“冒昧地问一下,谢柔小姐,您是因为什么分手的呢?”

我迟疑了一会儿,随口道:“劈腿。”

“您劈腿,还是对方劈腿?”

“对方。”

“好的。”小哥抬眸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个号码牌,指了指台球桌后面的那片区域:“谢小姐,您在C区7号。稍等片刻,就会有人过去找您。”

我茫然,而这位一路引着我进来的小哥,突然就闪人了。

我站在原地,将四周扫了一遍。

A区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拆了一颗粉红色的糖果,送进了嘴巴。

B区有一个黑发婴儿肥的女孩叼着一根烟,点燃了打火机。

这样的人物反差着实有些意思。我暗暗想着,饶有兴趣地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慢悠悠地走向了C区。

C区人最多,我找了好半天,才挑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长长地吐了口气。

可还没来得及将背包里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我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请问是谢柔吗?”

昏暗的光线下,一张轮廓分明、五官挺拔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你是?”

“我叫沈煦。”叫作沈煦的男人抿唇轻笑,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晃了晃手里和我一样数字是“7”的号码牌,补充了一句,“我是你的倾诉对象。”

02

沈煦的出现,让我对失恋联盟馆有了一番了解。

为了能让客人在这儿找到共鸣,所以,馆内的场地按照最常见的分手原因,分成了四个区。

A区是现实原因。所谓的家长不同意,从而导致的和平分手。当然,A区也有一小部分客人来这儿的原因,是爱人因病或意外离世。

B区是性格不合的原因。渣男渣女分手时,最为统一的辩解说法。所以,在B区的人,大多直到分手,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

C区是最让人痛恨的被劈腿与背叛的原因。在这儿的人最多,而且百分之九十的人分手之后,就算遇见了新的人,也会下意识变得小心翼翼,不敢付出。

不论是哪个区,来这儿的客人,都会有一个相对应的倾诉对象。这个对象不是自己选择,而是随机分配,让后来的人去找先来的。

听完沈煦的阐述,我笑了笑,不见外地直接开口:“所以你也是被劈腿的?”

沈煦摇了摇头:“不是。

“我是这里的员工。

“来当倾诉对象,每个月可以多拿五百元的工资。”

我有些意外,微微愣了神。

而沈煦似乎以为我是在为他员工的身份而不悦,紧张地坐直了身子,生怕我会投诉般,连忙解释:“你放心,我考过心理咨询师,是很好的倾诉对象。比起那些同样感情受挫的客人,我更能给你好的建议。”

沈煦蹙眉,足以可见这多拿的五百块钱,对他来说有多重要。我笑着摆了摆手:“来这儿的人大多只是想找个说话的人,所以,你是员工还是客人,都无妨。”

沈煦松了口气,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打量了我一下:“那谢柔小姐你说说你的故事吧。”

我的故事?

我抿了抿唇,大脑飞速地运转了起来,给沈煦讲了一个故事。

“我是在一家乐器店认识他的,只不过见了一面,他就开始追求我——送吃的、约看电影、在宿舍楼下摆蜡烛唱情歌……该玩的浪漫,他全玩了。

“我们在一起之后,我在他的手机里看见了他给一个女生发的消息……”

“他发了什么?”沈煦接过话。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他说和我在一起之后,每一天都像是在完成任务,索然无味。说虽然躺在我的身边,但脑袋里想着的、心里装着的依旧是她。

“这个女生,是他介绍给我认识过的一位姐姐。而这位姐姐,是他追求多年的人。他是为了气她,才追我的。”

话说到这儿,我的讲述就算结束了。为了表现出轻松的模样,我拿起桌上的啤酒,扯开拉环,小抿了一口。

隔了好一会儿,沈煦才开口对我的故事做出了评价:“还挺戏剧化的……”

“你是想说狗血吧?”

沈煦没答话,只拿起啤酒同我碰杯,轻声道了句:“不论好坏,都过去了。”

如此简简单单的安慰,让我突然觉得,他方才说自己考过心理咨询师,是扯谎诓我的。我本该有些失望,但好在他这个人养眼,无论是静态还是动态,都十足引人注目。有这样的帅哥陪在身侧,我也不算亏太多。

临走前,我还算开心,和前台夸了沈煦。

沈煦一路送我出来,却在我笑着挥手说下次见时,突然神色一变,皱起了眉头。

“谢柔小姐,你下次不用来了。”他的语气倏地严肃起来。

我一脸疑惑地问:“为什么?”

沈煦深吸了一口气,肩膀微微往上提了一下,张开嘴巴:“因为……”

似乎觉得接下来的话不太好讲,他停顿了一下,对上我的眼睛,压低了声音:“因为你的故事是假的。我们这里不欢迎没有失恋的人。”

我的眉头不自然地动了一下:“你凭什么说我的故事是假的?!”

沈煦一双眼睛紧紧地望着我,仿佛已经全然将我看穿了那般,让我瞬间没了底气。

沈煦说得没错,我的故事是假的。

还没有谈过恋爱的我,怎么可能会失恋呢?

03

回到家后,我一直在想,沈煦恐怕是真的考过心理咨询师。不然,怎会只和我相处了两个小时,他就断定我并没失恋。

我盯着空无一字的文档,细细想着今日和沈煦的种种对话。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我收到了编辑秋秋发来的信息。

“柔柔,怎么样?找到灵感了吗?”

“没。”

这一个字,让秋秋再次苦口婆心地劝起了我:“你就听我的,继续写甜文吧!你看你之前写的甜文卖得多好。你非得想不开,转型当什么虐文写手。你看看,你最近交上来的稿子,一篇比一篇狗血,一点都不好看。

“再说了,现在本就是甜文当道,虐文不吃香。”

这些话,秋秋说过无数次,听得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我懒得回复,关掉手机,关掉电脑,一脑袋砸在了软绵绵的床上。

这是我转型写虐文的第三个月,三个月里交上去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狗血,全被主编打了回来。我也从未想过,“母胎单身”的自己写甜文可以信手拈来,写起虐文却是熬夜熬成大熊猫都写不出。

我苦恼着,盯着天花板的吊顶,眼前不知为何浮现了沈煦的脸。

我想起在失恋联盟馆里,我讲完自己的故事后,沈煦脸上那淡淡的表情。

那个时候,我问了他一句:“你失恋过吗?”

沈煦看我一眼,又将眸子垂了下去,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嗯。”

我继续追问:“谁提的分手?”

“没恋爱,是我单相思。”沈煦的那副表情、那种语气,分明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觉得我需要再去一次失恋联盟馆。于是,我打起精神翻出手机,在微博上重新填写了预约信息。

因为晚了一个小时,所以预约到的时间被推后了两天。

两天后的晚上八点,我再次出现在了失恋联盟馆。

接待我的前台记性甚好,一见我就笑了:“谢小姐,您又来了。”

我点头示好,直接开门见山:“我想要沈煦做这次倾诉对象。”

小哥有些为难:“不好意思,谢小姐,馆内规定是不允许指定倾诉对象的。”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见到他?”

“这个……”

小哥不知如何回答,也是这个时候,从馆内的B区突然传来一个暴怒的声音:“我在这儿和她聊天,关你什么事?!”

我和小哥都被这一声怒吼吓到了,纷纷转过身,朝B区看去。

一个穿着运动装的男人,憋红了脸继续大喊:“你们这儿不就是让人来交友的吗?我要个微信怎么了?”

“先生,我看到您揽她的肩膀了,请您出去。”

这个声音,甚是熟悉。我的大脑里浮现出沈煦的模样,立刻定睛看去。

这一看,果然看到了沈煦面无表情却十分坚定地请那人出去。而他身后,站着一个抓着他的衣角,有些怯懦的女生。

黑发如瀑,有些婴儿肥……

我想了想,很快知道我为什么觉得女生眼熟了。

两天前,我第一次来失恋联盟馆时,第一眼看见坐在B区的她点燃了一支烟。那时我就觉得她这模样反差极大,十分适用于写作。却不料,今天我来找沈煦,撞见这姑娘被人恶意骚扰,还被他救了。

看来,小说真的是来源于生活。

我笑着,在想如何丰富一下这个情节,他们这边的争论发展成了动手。

不知道是谁先往地板砸了一个杯子,砰的一声响后,男人猛地推了一把沈煦。

而后,男人发了狠劲的拳头落在了沈煦的身上,可他似乎因为担心会丢了这份工作,所以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我瞪大了眼睛,在男人越打越狠的那刻,大步冲了过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随手操起了桌上的酒瓶,想都没想就砸向了男人的脑袋。

一声痛呼惊破天地。

男人捂着脑袋蹲到地上的那一刻,我连忙趁此机会,拽住了沈煦。

“走!快走!”

我牵起他的手,大步跑出了店外。

04

我不知道拉着沈煦跑了多久,也不知道那个被他救下的女生有没有跟上我们。

直到跑到距离失恋联盟馆有两条街的地方,在我身后的沈煦突然开了口。

“谢柔。”他喊我,没有像之前那样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敬称。还铆足劲往前冲的我反应了过来,放慢脚步,停了下来。

转过身时,我才发现自己还牵着他的手。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占你便宜的。”我一惊,连忙松开了他。

沈煦望着我,淡淡道:“我不是要说这个。”

“我是想说,谢谢你。”他认真又诚恳,一双眸子像是藏着剪碎的星辰。

我静静地望着,望着望着就望进了心里。

只是,就在我和沈煦四目相对,气氛有些异常和微妙的时候,沈煦的身后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

“谢谢。”

是那个黑发婴儿肥的女孩,原来她也一路跟来了。

我看着她,她自我介绍道:“我叫陆小满。”

“今天谢谢你们。”陆小满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若不是最后冲我和沈煦鞠了一躬,我真没感觉到她对我们有道谢的意思。

我摆摆手,说:“没事。”

这天夜里,因为沈煦还要回失恋联盟馆收拾烂摊子,拼全力保下这份工作,所以先行走了。

与沈煦分道扬镳后,我发现陆小满似乎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里。

她跟了我一路,我全装不知道。在我准备掏钥匙进家门时,她窘迫尴尬地开了口:“我可以在你这儿住一晚吗?”

我沉默着,只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她从我那一眼中,看到了能留在我这儿的希望,连忙指了指我旁边的那家住户:“我就住在你旁边,我今天没带钥匙,明天一早,我找了开锁师傅,就立刻回去。”

我想了一会儿,还是应了下来。

跟着我进了家门后,陆小满随便找了双拖鞋,看着许久未开过火的小厨房,问道:“你这有吃的吗?”

我有些疲惫地扭扭脖子,指了一下橱柜:“有泡面。”

“你自己煮,我要工作了,别打扰我。”话音落下,我就闪人回了房间。只是,我才给新稿子写了一个五百字左右的开头,陆小满就突然敲响了我的房间门。

我有些烦躁地打开了门:“怎么了?”

她指了指餐桌:“要一起吃吗?”

房间里全是泡面的香气,我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有些咕噜作响的肚子,让我没能拒绝陆小满。

陆小满在泡面里加了鸡蛋和青菜,我们一人抱着一个大大的碗,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我看着她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今年多大?”

陆小满抬起头:“十八岁。”

十八岁,最好的年纪。

我看着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十八岁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

“真好。”我笑了笑,由衷地感慨。

陆小满却皱了一下眉头,低声道:“哪里好?”

我没想过,我们两个人的话匣子就这样打开了。

这天晚上,陆小满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有关她的故事。

陆小满今年本该念大一,但可惜她不是读书的料,高考落榜后就从家里拿了一笔钱出来开了一家甜品店。本来甜品店的生意还算红火,但奈何她是容易被感情冲昏头的人,在店里做甜品时喜欢上了一个经常来店里的男生。

为了支持那个男生的偶像梦,陆小满卖了店铺,拿了所有的钱给他,让他报名参加了练习生的培训。可惜那个培训是骗人的,男生没出道,她的钱也打了水漂。不过,她向来乐观,想着再赚钱把店开开就好。可直到圣诞节,她看见男生搂着一个年纪极大的女人,走进了宾馆。

后来,男生真的签了娱乐公司,却一句道歉的话都没和陆小满讲过,就与她断了联系。

她没了店,没了钱,也没脸回家,就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兼职,然后去失恋联盟馆买醉。

捋清楚她的故事后,我突然觉得自己看人挺准。当时,我第一眼就觉得她可以做素材,不想,还真的可以。

我颇感惊喜,因为灵感在这瞬间突然闪过了我的大脑。而为了迅速将它记下来,我连碗筷都未收拾,就起身朝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我想起来一件事,回过头冲还在吃面的陆小满道:“陆小满,记得把自己的碗洗了。”

“你放心,我不会白吃白住还不做家务的。”

05

陆小满住了一夜就走了。

早上我醒来时,桌上摆着豆浆、油条,以及一张她手写的字条:“谢谢收留,我就住在你隔壁的307,以后有事尽管找我。”

我原本以为她是个骗子,可没想到她确实住在我家旁边。之所以从未碰过面,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太爱宅在家,很少出门。住在这儿这么久,我从未见过她。

我原本以为此后也不会再和她有什么交集,可不想三天后的清晨时分,我还没从梦里醒来,门铃声就先响了起来。

突然被惊醒的我将脑袋闷在被子里,挣扎了好一会儿后,发现门铃声依旧在响。我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直接光着脚冲出了房间。

“谁!”起床气上头的我喊了一声,皱着眉打着哈欠拉开了大门。

站在门口的人,让我困意全无。

沈煦?我脑袋发蒙。而他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谢柔,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看着他,看着趴在他后背搂着他的脖子、醉得不省人事的陆小满,心里大概知道他要让我帮什么了。

我没去细想沈煦为何知道我住在这儿,只叹了口气,让他背着陆小满进了屋子。

我先将陆小满安置在我的房间,帮她脱掉一身烟酒味的外套,换上干净的睡衣后,我又在床边放了一个水盆,用帕子简单擦拭了一下她的脸颊。

“辛苦你了。”沈煦站在门口,看着忙忙碌碌的我,紧接着又来了一句,“小满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好心人。幸好你在家,不然我都不知怎么照顾她。”

我抬起头看沈煦:“我可不想当好心人。”

靠在门框上的沈煦神色变了。他看着我,一脸认真道:“我付给你报酬。”

我怔了怔,轻轻笑了一声,饶有兴趣道:“你和陆小满什么关系?”

沈煦垂下了眸子,低声回我:“什么关系都没有。”

什么关系都没有,却反而像是关系不一般。

我笑笑,走过去拍了拍沈煦的肩膀:“你可以一眼看出我并没有失恋,我也可以一眼看出,你喜欢陆小满。”

沈煦的眉毛动了一下。

“我没喜欢她!”他的音调上扬了起来,连忙解释,“她只是我来店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在我犯错的时候,帮我在店长面前说过话。”

看着他心慌的模样,我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局,只是一转念,又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我叹息,往客厅走去:“随你怎么说。”

在与他擦肩时,我回头看他:“沈煦,你的微信给我。”

沈煦没想到我话题跳跃得如此快,也误解了我的意思:“报酬可以宽限几天吗?”

我倏地咧嘴笑了起来,本想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可看着他那双眼睛,我鬼使神差地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06

因为沈煦一时付不出来陆小满的房费,所以我一时兴起,问他会不会做饭。

沈煦一头雾水地看着我,点了点头后,我让他先承包我的一日三餐,用此来抵消报酬。

沈煦看了我好半天,才说:“早饭、午饭我可以按时送来,但晚饭要等我下班。”

我耸肩:“看你安排。”

我想这个时候的沈煦一定觉得我是个很讨厌的女人,睚眦必报就算了,还不近人情。

但我觉得做个讨厌的女人没什么不好。

所以,当天中午,我就让沈煦去菜市场买了做糖醋排骨的食材回来。

陆小满酒醒过来,迷迷糊糊地从房间里出来时,系着围裙的沈煦正在厨房做饭。而我坐在餐桌前,百般无聊地刷着微博。

“我怎么在这儿?”陆小满打量四周,疑惑了一下。

我抬眸瞥她一眼,不紧不慢道:“你喝多了,沈煦不知道怎么给你换衣服,就把你背来我家了。”

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看着我道:“又麻烦你了,谢谢。”

我摇摇头。陆小满又指了指正在做饭的沈煦:“沈煦这是……”

“他……”我开口,然后沈煦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他这是在报恩,毕竟上次我救了他。”

“报恩……”陆小满低声喃喃,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坐了下来,“做饭报恩?是准备以身相许吗?”

陆小满助攻我和沈煦?我没忍住,笑出了声,望着沈煦忙碌的背影,大喊道:“沈煦,你听到了吗?小满说你这是以身相许。”

沈煦没说话,但耳根肉眼可见地变红了。

我知道他听到了,所以望着他的这刻,我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起来。

这一顿饭,吃得十分热闹,我也比往常开心。只不过,沈煦赶去上班前,和我嘱咐了一句:“麻烦你今天别让她离开你家。”

我习惯性地多问了一句:“为什么?”

“反正千万别让她出门。”

我疑虑满满,沈煦却始终没告诉我缘由。我看他表情严肃,像是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要发生,便应了下来。

而我也没有听到,他在走向门口换鞋时,嘴里嘟囔的一句话:“不然她又要去找那个人。”

07

因为沈煦的叮嘱,一整天我都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让陆小满留在了我的家里。

只是好不容易折腾到晚上十点,她乖乖睡了觉,我也准备继续写稿时,突然收到了沈煦发来的消息。

“谢柔,睡了吗?”

“没。”

“可以……救急吗?”

救急!我握着手机瞬间瞪大了眼睛,连忙拨了语音通话过去。然而,沈煦挂断了,随即发来了新的消息:“我在公安局。”

因为沈煦惹事的地点较远,所以我赶到片区的公安局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我风风火火地冲进公安局大厅,一眼就看见了靠墙站着、垂着眸子、脸上伤痕累累的沈煦。

沈煦看到我的那刻,直起身子,松了口气。

我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先和警察交涉了起来,办理了一切简单的手续。

临走前,负责的警察突然说了一句:“你这个男朋友也真是厉害,和谁打架不好,偏偏和一个小明星打。好在对方的经纪人不打算追究,不然你们准要赔好多钱。”

“他不懂事,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连连和警察道谢,然后抓起沈煦的手腕,将沉默不语的他带了出来。

“怎么回事?”我站在路灯下,望着沈煦。

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陆小满醉得不省人事的缘由。

陆小满去找前男友要钱时,被那个小明星提了一个极其无理、极其过分的要求。

陆小满不愿,那小明星就直接没了好脸色,推了她一把,害得她直接从楼梯摔了下去。她没哭没闹,也没去医院,一瘸一拐地去了失恋联盟馆,拉着沈煦喝了个烂醉如泥。因为找不到她家钥匙,他也不好帮她换洗衣服,这才想到了找住在隔壁的我帮忙。

但他气不过小明星如此欺负陆小满,所以安顿好她后,去找了那个小明星。

他想帮她把钱要回来,可那小明星蛮横极了,两人说了没几句就打了起来。

幸好的是,动手没多久,他们就碰上了夜巡的警察。

听到这儿,我心里五味杂陈。

我看着沈煦眉骨上的伤口,看着他嘴角的血迹,没忍住,开了口:“我问你,你今年多大?”

沈煦:“二十二岁。”

“那你怎么还做十六七岁的男生才会做的事情!沈煦,你做事能不能动动脑子?能不能为自己考虑考虑!”

沈煦神情古怪地看着我,我也知道他并不明白我为何会大发雷霆。

我有些沮丧,可更沮丧的是,我听到沈煦低声道:“我只是想保护她。

“一个男人无论多少岁,但凡有了想保护的人,都会变得没有脑子。”

08

那天过后,陆小满的银行卡收到了一笔钱。她开心了一整天,脸上挂上了难得的笑容:“看来那个渣男还算有点良心。”

可只有我知道这笔钱是沈煦费了多大的力气要回来的。我沉默不语。

陆小满没看出我心情不佳,继续道:“我已经把店盘回来了。”

我应了一句:“恭喜你。”

因为陆小满把店铺盘了回来,有了能面对家里人的底气。所以,没过两天,她就准备搬离我所在的小区,回到父母的庇护下,继续过她十八岁的人生,将她的甜品店好好开下去。

她要走的那个下午,我主动提出帮她搬家,将她的几个行李箱放在了出租车上。

她坐上车的那一刻,我还是没忍住,问:“陆小满,你喜欢沈煦吗?”

陆小满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沈煦?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那你别对他笑,也别联系他了。”

她看着我,有些疑惑。在她询问为什么时,我先开了口:“因为你一对他笑,他就忘不掉你了。”

陆小满的脸色沉了下去。

她什么都没说,坐上车飞驰而去。

我看着她远去,将那晚沈煦进公安局的事情,发微信告诉了她。没等她回我,我就将她拉进了黑名单。

当天晚上,我喝了许多酒。

醉意朦胧的时候,有人按响了我家门铃。

“门开着。”我大喊一声,心想:我等的人终于来了。

我趴在阳台上,将双手吊在外面,疲惫而无力地叹了口气。也是在这个时候,沈煦的声音遽然从我的身后响起。

“谢柔。”

我扭过头看他,只见他冷着脸径直朝我走了过来。

“你为什么告诉她?”他质问着,一脚跨到了我的小阳台,月光就这样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看着月下他清秀的眉眼,恍然觉得宛若梦中。我轻轻笑了笑,耸了耸肩:“想说就说咯。”

“那你知不知道?她把我拉黑了。”

“我知道,因为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谢柔!”沈煦大喊一声,我从未见过他如此生气。

我望着他皱起的眉,倏地想伸手替他抚平。可他往后一退,躲开了。我无所谓地笑笑,同他道:“沈煦,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事事不如意,唯一的如意,就是遇见你。”

沈煦瞪大了眼睛,似乎是从未想过我会跟他说这样的话,连忙将眸子转向一边,避开了我的视线。

气氛凝固了。

我本以为沈煦又要不回答,可不想沉默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我十分认真道:“那我希望从今往后,你万事皆如意。无论遇见谁,都理应如此。”

我望着他,眼前有水雾漫上来。这一刻我什么都不想管了,所以趁他还没逃掉,我踮起脚尖,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我吻了他,贪婪而又动情。

09

那一晚过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沈煦。

我放弃了写虐文的想法,在2020年初春,上市了一本新的甜文。拿到样书的第一时间,我在书的扉页签了名,写下了一段话。

编辑秋秋让我写一段创作感言发在微博上,我想了许久,终归将那一段只有我记得的记忆写了出来。

那是2019年的夏天,我正式决定当一个全职作家。

因为签的第一本书要求三个月完稿,而还算是半个新人的我,只能整日闷在家里对着文档写了删,删了写。

由于长期不运动,以及未能按时吃饭补充能量,所以,有一天我在家洗完澡后,刚从浴室出来就眼前冒星星,一脑袋磕在了客厅的大理石桌上。

只是幸好,在洗澡之前,我点了外卖,偏巧送外卖的人责任感极强,透过隔音效果不怎么好的大门,他听到了我的呼救声,找来锁匠撬开了我家的门。

晕晕沉沉中,我看见穿着外卖工作服的男生冲向了我。

救我的人,就是沈煦。

那时的他因为做着外卖员,所以肤色被太阳晒得发黑,以至于三个月后,我在路边看见他走进失恋联盟馆时,有些不太敢认。

为了确定我看到的人是不是他,我跑去了失恋联盟馆。

我没提他救我的事情,他也没将我认出来。而我就这样在稀里糊涂中,参与到了他和陆小满的故事里,见证了他说:“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会没脑子地去保护她。”

我那时气急了,觉得我喜欢的人应该对待爱情理智、克制。可直到我对着陆小满说,让她别再联系沈煦时,我才知道真的喜欢,是不可能理智、克制的。

这一段际遇,我终归是过客,最不起眼的过客。因为我出场得太晚,没能成为沈煦想保护的人,也没能好好地喜欢他。

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我们最后见面的那一晚。

他临走时站在我家门口,转过头对我说:“小满说,如果不喜欢一个人,就不要对他笑。所以,谢柔,以后我们别联系了。”

后记
五天后,沈煦收到了一个匿名快递。

快递里装着一本书,书的第一页空白处写着这样一段话——沈煦,这个故事是你和陆小满的,不是我的。

沈煦怔了许久,而后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那个故事读完了。

他看着故事的结尾,想起某年某月某日,他和陆小满坐在谢柔家吃饭。

陆小满在得知谢柔是作家后,问她:“如果可以,能不能把我写进故事里?我想要一个……要一个圆满的结局。”

那时谢柔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巴,侧过头对着陆小满道:“下一本书就写你,女主姓陆,男主姓沈如何?”

“为什么男主姓沈?”陆小满疑惑。

也是在这个时候,谢柔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沈煦,淡淡道:“随便编的。”

她不是随便编的。

她确确实实给他们写了一个故事,一个结局圆满、众人欢喜却唯独没有她的故事。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