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遇见她在蝴蝶翩飞的夏天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酩酊的岁月里恰逢一个笑容,它只绽放了一瞬,却永远不会凋零

他遇见她在蝴蝶翩飞的夏天

他遇见她在蝴蝶翩飞的夏天,炎炎夏日,她怎会知道那个痞子气的少年,曾经夜不能寐,惊惶不安。他因一句戏言选择文科,其实无所谓的吧,老爸把他塞到这个只有寒假才能回家的重点高中,让他更有了挥霍的自由。

学校里总会有那些不学无术的、打架斗殴的孩子,因为无知而无畏、张扬而狂肆。他,恰好便是那群孩子里的老大,老师欲言又止的无奈、同学们的避而远之,滋生出的厌烦只有在暴力血腥下才能释放。如果早一点知道生命里会遇见她,他是不是会努力去擦去那些阴暗,在时间还来得及的时候和她并肩。

读过高中的人应该都知道,很多教室里都会有几张和讲台平行的课桌,它们的主人不出意外的话便是那些需要被“孤立”的同学,比如他。高二的文科班在一楼,他虽然上课不学习,但几乎都在睡觉,自然不会打扰到同学的。有一天,他把几本书往桌上一丢,就要去打球。“同学”身后有人喊着。看着径直往外走的他,她干脆小跑几步,拍了他的肩膀。他回头,一脸笑容的女孩,举起左手的课本,笑道:“同学,你的书掉了。”

明亮的双眸,白净的脸庞,明媚的笑容。他第一次无措,傻傻接过那本历史书,随着她走回教室,将书往抽屉里一塞,才发现她就坐在第一排,离他不过一米远,触手可及。那双脚如今怎么也迈不出去了,破天荒地想要告诉她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之后,才开始惊慌。

他是年级有名的混混,她定是不知道,才会对他亲近。清楚地听见她轻“哦”了一声,又低头去整理刚发的新书。他锲而不舍,越过半个身子,喋喋不休,“我是路洋哎,你知道的吧,年级的老大,很厉害的......”她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了眨,“真的?不知道哎。”

看着她不谙世事的样子,他讪讪道,“我这么有名,你都不知道,高一怎么过来的?”她歪头想想,轻声道:“我一般只在自己的教室周围活动,嗯。”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静默了一会儿,有同学来喊她去吃饭,她挥了下手,便走了。

晚上有自习,许是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是踏着铃声进教室的,一眼就看到了埋在书桌上奋笔疾书的她,刚开学就有作业了?他惑然,随手翻开了刚买的杂志,关注科比的下一场比赛。抬头的时候,发现她正涨红了脸和胶带较劲,试了好几次也没有把本子上的错句粘下来,那张纸却越来越薄了,看她小心翼翼的抿唇歪脑就怕纸上破个大窟窿,样子很是滑稽。他不知道怎么想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胶带和本子都拿在手里,咳了一声,“你太没用了,看我的吧。”

他把胶带贴住那行水笔字,用右手指甲轻轻地左右来回滑,准备撕的时候,她屏住呼吸,叮嘱道:“你小心啊,千万别撕破了,注意啊。”然后又转过头去,正襟危坐,他嘴角上扬,笑她太宝贝,下手撕的时候,却突然很紧张,一点一点的生怕用力过猛,那薄薄的纸张就会粉身碎骨。“好了,没有破。”他朝她轻喊,像献宝一样将本子递过去,眼里是掩不住的洋洋得意。她接过去,盯了一下,嘟嚷道,“也不怎样啊,还用了一分钟。”

他愕然,才知道她刚刚正襟危坐,竟是去看挂在墙上的钟,给他计算时间呢,这小心眼的丫头。虽然那一行字被粘了下来,纸张却已经近乎透明,水笔是万不能再往上凑了,她如壮士断腕般长叹一口气,只能空着继续往下写。一句谢谢都没有,尽管他不在乎,可就是觉得揪心,下晚自习收拾东西时,他试探的问,“你干嘛要那么宝贝那本子啊?”既然宝贝,没破的话为什么不雀跃?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挑了挑眉,“嗯,我觉得不破的话,页面就会比较好看。”那个夜晚,他失眠了,一直在想她怎么会想到要去计算那个时间,怎么就那么随心随性,为什么还愿意和他亲近如普通的同学一样?

第二天上午是地理课,他发现地理老师一走进教室,她就不自觉的抓紧了手中的笔,头都快贴到桌子上了,不懂她心里的小九九,他索性趴在桌上补觉。等他醒过来,一转头,她的座位上竟是空空如也,再一转头,那站在黑板前,使劲踮着脚,拿着粉笔填答案的不就是她么?黑板前只剩她一个人,脸上有着窘迫,匆忙就跑了下来,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是自然地理里计算时区,划出地球自转和公转的方向,他看着地理老师毫不留情的打个大叉叉,她越来越低的头和使劲掰着的手,心里有了火气,故意打断老师要去卫生间。老师很生气,却也无奈,那一刻他很开心,至少老师将枪口对准了他,不再为难她。

后来的几天,老师不知怎么就记住了她,上课回答问题总是喊她,她几乎都回答不出来,有时老师会忘了让她坐下,她便尴尬地站着,头埋在阴影里,一站便是很久。上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砸在她的秀发上,很黑很亮,小脑袋圆圆的,不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手中的笔圈圈画画,他的脑袋里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西瓜,从此便给她起了外号“西瓜”。她拗了几回,无奈顺了他的心意,她很善良,没什么脾气,身边的朋友很多,他只是那么多中的一个。他却私心的想要她做他的唯一,从喊了她西瓜那天开始,他就明白了对她的心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那是她喜欢的句子。

他会每天给她带早餐,知道她不喜欢吃食堂,喜欢看她对着他撒娇,软软地说:“路洋,帮我带呗。”他会在她郁闷的时候,故意喊她西瓜,她就会像炸毛的兔子一样,蹦跳着过来打他。她其实很不乖,上课的时候也会偷偷把那些言情小说藏在课桌下面,有时不自觉地笑出声来像只慵懒的猫。后知后觉地斜瞄老师一眼,又缩回去。自习课的时候,他会主动帮她望风,有时也会故意吓她老师来了,那时她的动作很是敏捷,收书、抓笔、佯作思考状,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待发觉被骗后,会狠狠瞪他一眼,继续看书,那一刻,他是很满足的。

日子过得很快,月考就来了,因为这是一所重点高中,总是喜欢超前做准备。于他而言,不过就是百无聊赖的3天,可是这次他却上心了,想知道他的西瓜是什么情况。考完之后,他的西瓜还是和以前一样,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而他就是安静地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陪着她。一定要相信重点高中的效率,考完不过4天,排名就出来了,看着那张包含了班上63个同学荣辱的名单,他下意识地从后面往前看,嗯,路洋----年级412,没有什么感觉,眼睛一直往前移,薛晨芯----年级34,短短几个字却刺痛了他的眼,他和她之间似乎一下子被推得很远。

是他错了,以为她地理那么烂学习肯定不是很好,以为她那么喜欢看小说肯定不爱学习,以为她总是和所谓的“差生”打成一片就认定了她也是其中一员,所以就放心了,放任自己一点一点在乎,越来越喜欢。深夜里他会问自己,为什么只能看到眼前的她,若是当初便知道,可是又会不甘心错过吧。她这么好,他却有些不敢再和她打闹了,也曾想过努力学习,追逐她的脚步,可这是生活不是言情小说,可以一笔带过。

在他被突然领悟的真相缠缚时,他的爸爸一道旨意让他回家念高中,而那个年纪的他没有反抗的能力,却也给了他孤注一掷的决心,离开的前一个晚上,不顾班主任坐镇,跑到班级门口,喊道:“西瓜,出来。”

她挣扎了一下,还是咬牙和班主任告假,他呵呵笑着,他的西瓜还是一如既往的心善。披着月光,他和她绕着操场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还是开口,“西瓜,我明天就走了。”她转过身,如初见般轻拍他的肩膀,“路洋,明天我就没有早餐吃了。”

他一时气急,却又发作不得,咬牙将她拉近,切齿道:“西瓜,你?!”她似乎是终于进入了离别的状态,低声小声嘀咕,“路洋,我们是朋友哦,下次见面就不能算是陌生人。”他叹了一口气,松了拉她的手,揉揉她乌黑的发旋,喃喃道,“西瓜,我喜欢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呢?”

她踉跄一步往后退,抬起头,眼里是满满的讶异,“路洋,我......我......”她惶急不安,却无处可逃,两只手不自觉的绞在一起,那是她紧张时的小习惯,他了然,本想宽慰她,却被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砸的头脑瞬间空白,僵硬在那里。

良久,他苦笑道,“西瓜,你不用这样敷衍我的,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你真的不需要这样......”她突然冷静下来,笑道,“路洋,我没有敷衍你,是真的,感情里从来就不需要配不配得上,嗯,如果只是算学历的话,他怕是连你也及不上,他初中毕业就辍学了......”后面的声音越来越轻,他却已经明白喜欢的女孩的心里已经满满都是别人,她的暗恋如梅花,一人独自开落,傲气而倔强。他甚至在夜色里也能感受到她谈及那个人时眉眼里的温柔,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是她喜欢他,而他恋着她罢了。

分手的时候,她脸涨得通红,在随身携带的钱包的夹层里使劲抠,握紧的拳头在他眼前慢慢张开,是一张一寸照片,年代似乎有些久远了,但照片上的少年却干净清秀,尤其惹眼的是那份暖暖的夹杂着羞涩的笑容,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何她会一直暗恋那个少年,因为那样的笑容很熟悉,曾在她的脸上泛起过......(文/一鸣)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一滴流在心中的雨
下一篇 : 隐言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