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柏林的童话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遇到柏林的童话

文/郁小词(来自《良人》)

东经13°25,北纬52°30,施普雷河注入哈弗尔河口处,施小黛失魂落魄得像朵从枝头凋落的杨花,没有方向地行走着。

Kantstr51,有家湘菜馆叫新长福,西蒙第一次见到施小黛就是在这家餐馆里,他看着那个中国女孩窘迫地向店员解释着什么,西蒙去过中国,能听懂简单的汉语。

“我的钱包丢了,身上的现金和卡都在里面,我可不可以给你我的电话,我回去取钱来,我就住在附近的。”

施小黛的声音很软,一下子就击在了西蒙的心上,他发现这个中国女孩的侧脸特别好看,因为局促而红得像伊甸园的苹果。

“刷我的卡吧。”西蒙不忍心看她陷入这样的窘境,用英语笑着对店员说道。

“呃……”店员和施小黛都先是一愣,同时抬头看向走过来的西蒙。

“好吧。”店员看了一眼身无分文的施小黛,犹豫片刻还是接受了西蒙的“好意”。

西蒙不忍心看着站在一边的施小黛继续窘迫下去,遂半开玩笑地说道:“不介意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吧?以后我可要追债的啊。”

施小黛又是一愣,随即从吧台上取来了纸笔,认真地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住址,用英语笨拙地再三地表达着谢意。

西蒙看着手上的纸条,这个中国女生的字写的很娟秀,看上去像本人一样软软的。

转身离开的时候,西蒙对着纸条亲吻了一下,然后又对施小黛说道:“中国女孩,施小黛,希望我们可以很快再次相见。”还未等她想出来完美的对答,西蒙就消失在热闹的人群里了。

这是施小黛离开中国的第七天,她不敢想如果找不到那个人自己该怎么面对未来的三年。为了可以离他更近一点,施小黛没日没夜地学习德语,不停地参加面试,终于得到了来柏林自由大学读书的机会。

可是,等她站到勃兰登堡门的时候,才得到那个人已经离开学校的消息。“抑郁症”“休学”这样的字眼让施小黛从爱的天堂跌入了春色早已一地狼藉的异国他乡。

西蒙第二天就给施小黛打电话,问她几时有时间可以出来。那边的施小黛喏喏地说道:“我在上课,可以下午去找你吗?”

西蒙听了心情大好,挂掉电话,极其麻利地处理了公司的事务,跟秘书打过招呼就开车去了勃兰登堡门,时值黄昏,远远的,施小黛一脸懵懂而无辜地看着四周。

“中国女孩,这边。”西蒙有些挫败,难道自己这么帅气竟不能使这个羞涩的东方女生一眼找到?

“对不起,我来晚了,西蒙先生。”施小黛总算是还记得他的名字,西蒙这才满意地笑了出来。

“这是昨天下午您替我支付的餐费,还给您,再次感谢您当时的帮助。”施小黛欠欠身真诚地说道。

“不好,这样吧,你用这些钱请我去喝杯咖啡好了。”西蒙个子很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施小黛先是一愣,随即就应了一声好吧。那天的黄昏极美,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纠缠在一起,像一幅抽象的油画。

后来回忆起来,西蒙还意犹未尽地念着那天的施小黛真是美啊,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去看一位东方女孩黑色的长头发,长长的睫毛,微薄的嘴唇,绯红的脸颊,那一切都让他痴迷。

西蒙用笨拙的汉语跟她对话,试图引起她的注意,“你看,我是这样热爱你们中国的嘛。”施小黛一边听他介绍德国有趣的风俗,一边回答着他对中国文化的一些好奇的提问。

施小黛是个后知后觉的小笨蛋,但既使这样,她还是感觉到了西蒙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频率越来越多。比如午后的阳光里,黄昏的咖啡馆里,深夜的电话里。

西蒙说,德国一年里只有三月份是常见阳光的,等过了三月就是漫长的雨季了,那时一周中要有五天的时间在下雨呢。

施小黛想起那个“他”,“他”喜欢下雨天,喜欢雨里踢球的快感,喜欢“他”的日子正好是高中。那时候的施小黛真是年轻啊,留着短发,瘦弱的身子在风里摇曳,为了多看“他”一眼而冒雨在操场观看球赛。

后来“他”去复旦大学,施小黛才高二,暗暗发誓也要去复旦读书。等到了上海再打听,“他”又去了德国,施小黛欲哭无泪,狠狠地虐着自己,拼命学习,才得到了这次交换生的机会。

西蒙说得对,进入四月下旬的柏林开始了连绵不绝的雨季,那雨也不大,只是漫长,毫无头绪地下着。

施小黛已经两天半没有见过西蒙了,这是件奇怪的事情,他通常会准时地出现在她下课的路上。

生活就像被剪辑的慢镜头,从国内传来了“他”回国的消息,还有一个干瘪的电话号码。

“打?还是不打?”施小黛有些纠结,可是自己这些年不就是为了追寻他才这么拼命的吗?想到这里,施小黛鼓起勇气一下一下地拨号,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终于有人接了起来:“喂,你好……”

“学长好。”施小黛怯怯地回道。

“嗯?你是谁啊?”那边有些陌生地问道,旁边有上海口音的女子询问:“谁呀?谁给你打电话喔?”

施小黛一愣,眼泪随即涌了出来,慌乱地挂掉了电话。

原来“他”不记得自己,原来没有人告诉自己“他”已经成家了。

柏林的雨下了已经快半个月,淋湿的不只是路两旁的梧桐树,还有施小黛的心。

施小黛在哭了一天一夜后决定放下“他”,余生只为自己拼命,不再漫无目的地去追寻别人的脚步了。

“祝福我即将死去的欲望。如灰飞。如烟灭。祝福我破土而出的愿望。如花开。如草长。”这是五月第一天施小黛的微信签名。

西蒙像雨后的第一道阳光,灿烂地出现在柏林自由大学的校门口,施小黛一怔,心跳微微加速,仿佛太刺眼了,她眯着眼看向西蒙。

“我听说你在想我?”西蒙笑嘻嘻地走近她,慢慢地伸出右手将一朵玫瑰花簪在她的发髻上。

“美艳呵。”西蒙用德语赞美道。施小黛有些晕眩想躲开他,却被西蒙双手困在怀里,头上传来他笨拙的汉语:“小黛,跟我在一起吧。我是个不错的德国小伙子。”后面的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让施小黛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施小黛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这几日自己魂不守舍的,为什么自己读不下书,常一个人不知不觉地走到那家“新长福”的中餐馆,原来是这样——西蒙,已经占据了她的心。

若是没有他,那雨季里的寂寞如今要向何处发泄呢?施小黛一叹息就是心里一软,原来爱情也会来得如此容易。

“你在德国过得怎么样?”好友打来电话询问。

“还不错。”施小黛看看旁边正在研究汉语词典的西蒙。施小黛还没有来德国之前就听到很多抱怨的声音,大体上就是说来到这里你会孤独到死的。

西蒙常带她去外面走走,告诉她,在这里不妨试试新的生活方式,西蒙从后面抱着她说道:“柏林虽然比不上你们中国的城市那么大、辽阔,但有我,还有那么好的山山水水,公共交通和高速公路也都很棒的,所以喔,不要总是窝在家里。”

“假如……我说假如我回到中国就没有办法回来了呢?”施小黛低着头轻轻地说道。

西蒙蓦然地抬头看着她,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那我陪你到中国定居。”

……

三年后——

中国长城,施小黛一边拍照一边看着西蒙不断睁大眼睛地看这看那,偶尔有游客侧目而视,觉得好奇,他就回以微笑,也无不耐烦。

“大哥哥,我可以跟你合个影吗?”一个六七岁的女孩跑过来问他。施小黛远远地看着他点头答应,微笑,毫无不耐烦。

回家的路上,西蒙很认真地说道:“黛,不如我们就在中国定居吧,每年夏天回一次柏林度假,你觉得如何?”

“嗯?舍不得走了?”施小黛看着他恋恋不舍的样子,便滋生出万种风情来,那都是极自然和好理解的事情。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里的交通,环境也没有柏林的好,但是这里的美食是我从未有过的新收获,有你,有中国饺子,就是最美的了。”

原来爱情不是天崩地裂的相遇,不是郎心似铁的抱怨,只是那个人刚好在你需要的季节出现在你的面前,牵着手就可以走过一个又一个春天。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星沉海底当窗见
下一篇 : 蝴蝶一生花里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