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时差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恋爱时差

文/沁酒酱(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她从小就对魏家大哥又敬又怕,要她嫁给他,她想想就吓出一身冷汗。然而一场意外的火灾,让她看到了魏家大哥的深情,原来他爱她至深,连命都可以不要……也让她幡然醒悟,原来她一直是爱而不自知。

01

“小雪,魏沉舟回来了。”

康兆良在电话里这样说时,江茹雪正站在阳台上看着一辆车驶入魏宅。她的内心瞬间一阵兵荒马乱,最后喜悦盖过了不安,她双眼温柔地看着那人的背影,挂了电话,往魏宅跑去。

江茹雪如一阵风般跑向魏沉舟的房间,魏家的用人面面相觑,却是一路畅通,无人阻拦。她莽撞地打开房门,开心地道:“沉舟……”

彼时,魏沉舟正在换衣服,他脱了上衣,背对着她站着,听到她的声音,他身体明显僵了一下。江茹雪亦是愣在原地,他的背上纵横交错着狰狞的烧伤疤痕,一年前的那场大火,烧出了魏沉舟刻骨的深情,顷刻之间有个声音在她耳边说:“原来……是他了呀。”

一年前,魏家宴请各世家子弟,江茹雪也受邀去了。

她偶然听到江魏两家有意促成她跟魏沉舟的婚事,顿时气得跳脚。两家是世交,也是邻居,说起来,她跟魏沉舟也算是青梅竹马。不过这几年,他接手家族生意越来越忙,两人的交集少了,她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喜欢跟在他身后了。魏沉舟虽然只比她大了三岁,江茹雪对他却是又敬又怕,嫁给他……光是想想就惊出一身冷汗。

江茹雪仗着两家长辈疼爱,直接呛道:“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搞联姻这一套!”

当她说这话时,魏沉舟正好就站在她的身后,用能冻死人的眼神盯着她。

江茹雪破罐子破摔,理直气壮地冲到他面前,抬着下巴挑衅道:“你听好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完,她缩了缩脖子,总感觉魏沉舟看她的眼神很可怕,好像下一秒就会掐死她。

他没有说话,从她身边走过。她吸了吸鼻子,嘟囔着:“整天挂着一张冰块脸,跟个闷葫芦似的,谁要嫁谁嫁,反正我不嫁!”

魏沉舟爱好射箭,所以魏宅建有箭术馆。

江茹雪在箭术馆找到了康兆良,彼时,他正被一群美女围着,摆着帅气的姿势,只射中一个三环就引来一阵阵尖叫。

江茹雪双手抱于胸前,酸溜溜地说:“招蜂引蝶,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

康兆良笑着对江茹雪招手,跑过来搭着她的肩膀,道:“我听说魏沉舟箭术了得,我们找他比比呗,我刚让人去喊他了,到时候你先上。”

江茹雪送了他一个白眼,挑眉道:“他以前在新西兰可是职业选手,就你这三环的菜鸟,还敢挑战他?!”

康兆良拍了拍她的脑袋,无所谓道:“玩儿玩儿嘛。”

话音刚落,他看向大门处,对正朝这边走过来的人挥挥手,笑道:“魏哥!魏哥!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他激动地抓着江茹雪的手腕,拉着她跑向魏沉舟。

江茹雪盯着自己的手腕,脸颊红了。

她站在魏沉舟面前,视线撞上他清冷的眼眸,道:“比就比!射箭嘛……能有多难!”

江茹雪引弓搭箭,“嗖”的一声,脱靶了。

倏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托住了她的手腕,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在她耳边道:“你的姿势不对。”

魏沉舟站在她身后,沉声教导:“弓与地面垂直,箭要成水平,同拉弓臂的前臂连成一条直线。两肩下沉,调整呼吸,准星对准黄心。”

江茹雪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觉,她好像感觉到他心跳加速,有力的跳动声从她的脊背一直撞进她的五脏六腑,带来一种陌生的悸动。她扭头看去,魏沉舟依然是面无表情,下颌线就算是仰望的角度也依然完美,虽然是快三十岁的人,换上一身黑色运动服,依然是满满的少年感,连头发丝都带着温柔。

他握住她的手,眼神如鹰隼,带着她射出一箭,正中靶心!江茹雪脸上的笑容稍纵即逝,好吧,这一箭是他射的,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魏沉舟放开她,弯下腰与她平视,歪头道:“还比吗?”

江茹雪摸了摸鼻子,眼中带着狡黠的光,笑得眉眼弯弯道:“比呀,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俩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就算你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呀。”

魏沉舟不解地看着她,她扯下脖子上的丝巾,道:“还请魏哥哥把眼睛蒙上,这样我才能输得心服口服。”

她绕到他身后,他真的半蹲了身子,由着她帮他把眼睛蒙上。丝巾上还带着她的体温和馨香,魏沉舟倒吸一口气,不由得愣怔住。江茹雪看着蒙上眼睛的魏沉舟,“扑哧”一声笑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开始吧,你先。”

魏沉舟一个转身,沉稳地射出一箭,风拂过他的发丝,阳光都特别偏爱他英挺的鼻梁,柔和的光影下,他身上仿佛有熠熠星光,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

魏沉舟扯下丝巾,是个七环,少见情绪的眼中带着一丝失望,终是失了水准。

江茹雪看他看得入迷,猛然回神,干咳一声,一改方才的菜鸟姿势,自信满满地将弓拉满,射出一箭,九环!她对他回眸一笑,那笑带着得意和女生独有的娇俏,道:“魏哥哥,我赢了!”

魏沉舟“嗯”了一声。江茹雪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道:“既然赢了,是不是可以从你这里讨一样东西作为奖品?”

他并不买账,直截了当地说:“你何必整这么一出让我入套,你既然不愿嫁给我,他们还能强迫你不成?”

魏沉舟的脸上带着怒意,江茹雪从小就有点儿怕他,被他这么一吓唬,整个人都傻了,低着头委委屈屈地站在他面前,小声嘀咕着:“你又不是不知道,世家的女儿们,也有很多身不由己。只要你一句话,两家长辈肯定就彻底消停了,比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有用多了……”

魏沉舟倏然靠近,嘴角几乎贴着她的耳朵,道:“你喜欢康兆良?”

埋在心底的心事被人窥透,江茹雪有些恼羞成怒,红着耳朵一把推开魏沉舟,然后一脸惊慌地看向康兆良。康家公子彼时正搂着一个小美女,殷勤地教小美女射箭,根本就不关心她的输赢。江茹雪瞪了魏沉舟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就是喜欢他!”

魏沉舟蹙眉,一脸认真地问:“你为什么喜欢他?”

江茹雪挠了挠脸颊,拉着魏沉舟的胳膊走到角落,难为情地说:“哎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吧,你也知道我妈妈,发病的时候意识不清醒。有次他来我家,我妈又发病了,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我打。他将我护在身后,被我妈抽了好几下还笑嘻嘻地逗我妈开心。我就觉得……他特别特别好。”

“我也是可以这样……一直护着你的。”

“啊……啊?”江茹雪愣怔住,魏沉舟倏然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温热的吻,那热度留在她的额头上久久不散,她片刻就涨红了脸。

他竟然笑了,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一本正经地道:“你的奖品,收好。”

“啊!”江茹雪捂住发热的脸,气呼呼地说,“你干吗呀?!康康……兆良看到会误会的!他已经往这边看了……我要怎么跟他解释啊!”

02

自从箭术馆一吻后,各世家就传起了江茹雪跟魏沉舟的绯闻。两家长辈更是起劲儿地把两人凑成一对儿,这不刚好赶上魏沉舟的生日,说是两家人吃饭,最后却变成了两人的烛光晚餐。

江茹雪百无聊赖地搅拌着盘子里的食物,半个小时过去了,被他包场的餐厅异常安静,她忍不住撇嘴,道:“好无聊啊……你连吃东西都没有声音吗?”

她的腿在桌子底下晃荡着,不小心踢到了他的腿,她吐吐舌头,道:“你过生日,怎么没有生日蛋糕呀?”

魏沉舟放下刀叉,喝了一口红酒,道:“你想吃?等下给你买。”

她好笑地皱了皱鼻子,说:“这里的食物好看不好吃,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江茹雪带着魏沉舟去了华人小吃街,小吃街的人很多,她担心他走丢了,拽着他的袖子挤在人堆里。她看着眼花缭乱的美食直咽口水,每样都买一份,她就是馋,吃两口就丢给他。一路吃下来,她很是满足。

江茹雪打着饱嗝,看着魏沉舟绝美的侧脸,这个男人真的已经快三十岁了吗?怎么眼角连细纹都没有?眼睛好看,鼻子好看,连抿成一线的唇都很好看。这人除了性格不好,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呀。

江茹雪吃饱喝足后,突然良心发现,走进商场,想给他买件生日礼物。她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歪头看着魏沉舟道:“魏哥哥,我的钱不多,你凭良心自己挑一件生日礼物,礼轻情意重。”

她唤魏哥哥的时候,不是那种亲昵的感觉,带着一丝戏谑和调侃,像猫儿的爪子,挠过他的心头。

魏沉舟看着商场的指示牌,指了指滑冰场的位置,道:“我们去那里。”

“啊?又是运动吗?好吧……今天是你生日,听你安排。”江茹雪换上溜冰鞋,很快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她看着扶着栏杆艰难移动的魏沉舟,笑道,“原来你……不会滑冰啊!嘿嘿,魏哥哥,你别怕!敞开了玩儿,我教你!”

江茹雪灵活地滑到他身边,难得找到一件自己擅长而他又不会的项目,她瞬间自信心爆棚,主动牵起他的手,指点他的姿势。

江茹雪扶着魏沉舟,或许他真的很害怕,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她想抽回手换个姿势教他都不行。

江茹雪倒退着滑,颇为满意地说:“你的平衡感很好,这么快就能站稳了,接下来我们试试……”

倏然,有人从后面撞上来,魏沉舟眼疾手快地带着她,一个高难度的三百六十度旋转动作,漂亮地避开了撞上来的男生。

江茹雪因为惯性扑进魏沉舟的怀里,与他抱了个满怀。她愣愣地抬起头,嘴角抽搐了两下,道:“你会滑……而且还是个高手!你……骗我?!”

魏沉舟挑眉,脸上毫无被戳穿的窘迫,低头看着她,满眼都是温柔,道:“彼此彼此,我们扯平了。”

江茹雪发现自己正抱着他的腰,赶紧退开了两步,奓毛道:“什么叫扯平?上次你亲了我,这次我什么好处也没捞到……怎么看都是我吃亏了好吧!”咦?这话细品,她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魏沉舟弯下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嘴角上扬,道:“我不介意让你亲回来。”

江茹雪震惊地瞪着他,她错了,她之前对他的评价一点儿都不准确,他哪里沉闷无趣了,简直闷骚到飞起。江茹雪咬着后槽牙,以前她怎么没有发现,他竟然是这样的魏哥哥……她凑上去,捧住他的脸,在他的额头上重重地吧唧一口,红着脸霸气十足地说:“你以为我不敢吗?没想到我会真亲吧,这下傻了吧?!”

魏沉舟愣怔住,然后“扑哧”一声笑出来,对她伸出大拇指,夸赞她:“你好厉害。”

江茹雪想哭,魏沉舟就是个腹黑的千年老狐狸,她玩儿不过他。

在滑冰场玩儿到酣畅淋漓,离开时,江茹雪看到一家蛋糕店,就买了一个裹了厚厚奶油的小蛋糕。两人坐在车里,她直接点了蜡烛,五音不全地唱着生日快乐歌。魏沉舟靠着座椅,看着她露出了略微羞涩的笑容。

“你笑什么,我的歌喉不是想听就能听到的。”她举着蛋糕,催促道,“快许愿。”

他闭上眼睛,烛光给他的眉眼镀上一层温柔。她露出狡猾的笑容,用手指沾了奶油,快速地涂在他的脸上,大笑道:“魏哥哥,二十八岁生日快乐!”

魏沉舟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就是这样灿烂的笑容,像照进他心房的一道光,让他觉得阳光明媚,江家丫头美艳不可方物。

03

倏然,她的手机响了,康兆良喊她去酒吧。她抬眼看了看魏沉舟,心想半道撇开他很不礼貌,再说今天还是他的生日,他这性格肯定也没什么朋友,于是她带着魏沉舟这个拖油瓶去了。

康兆良看到他们在一起,八卦地搂着江茹雪的脖子,在震天响的音乐里凑到她耳边问:“你俩……在一起了?”

江茹雪正要解释,魏沉舟一把将她拽到身边,脸色很是难看。康兆良感受到来自魏家大哥的杀气,很有眼力见儿地去找其他小美女跳舞了。

“他对你没那个想法,只把你当朋友。”

江茹雪坐在吧台旁,要了一杯烈酒,伤心地说:“我知道,你不用特意提醒我。”

她正要喝酒,魏沉舟拿走了她的酒杯,仰头一口干了。江茹雪撑着头,颇有兴趣地看着他,道:“沉舟,你为什么喜欢我?”

她也不傻,当他看着她的时候,那眼神时时刻刻都像是在告白。

魏沉舟道:“千头万绪,我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我对你怦然心动,等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是我不能逃离的牵绊了。”

他又喝了一杯酒,道:“真是……可恶至极。”

其实他的喜欢,一直是有迹可循的。

去年夏天,她在魏沉舟的公司实习,他给她安排的岗位是做他的助理。

公司里没有人知道她的家世背景,有次他不在公司,江茹雪被副总喊去招待客户。

饭局结束之后,副总要她送客户回家。在车上,喝醉了酒的客户突然对她动手动脚,她正死命挣扎的时候,一声巨响,是魏沉舟拿了停车场的灭火器,砸碎了挡风玻璃。他的眼神十分凶狠,吓得那客户停止了侵犯。江茹雪赶紧打开车门冲下去,魏沉舟探身扯着那人的领子,把他拖出车子,像是发狠的豹子,一拳又一拳地打在男人的脸上。

江茹雪抱着肩膀蹲在地上,比起那猥琐的男人,此刻的魏沉舟更可怕。他伸出手想拉她起来,可手背的血迹让他停住了,最后他没有碰她,而是凶巴巴地骂道:“江茹雪,你是猪吗?你是我的助理,只要做好我安排的工作就可以,其他什么人叫你做事,你不懂拒绝吗?!”

江茹雪“哇”的一声哭了,心里委屈极了,站起来就走。当时他想拉住她,被她甩开了。之后,江茹雪再也没去魏沉舟的公司上班,对他更是敬而远之。

可是现在回忆起他当时的眼神,除了愤怒,还有满满的心疼和后怕啊。

江茹雪收回思绪,喝着他给她点的果汁,很认真地拒绝道:“魏沉舟,我喜欢康兆良,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就算不是因为这个,我也不会喜欢你。”

魏沉舟沉默地低着头,江茹雪以为他醉了,凑过去看他。他倏然抬头,搂住她的腰,抱着她坐在腿上,不由分说地吻住了她的唇。

这个吻带着汹涌澎湃的力量,一股电流席卷过她的四肢百骸,他闷声呢喃:“喜欢不是用嘴说的,你用你的心感觉一下。”

他继续吻着,不容她逃避。江茹雪被他吻得有些眩晕,分明是该推开他的,可不知怎的,身体就软了下来,不自觉地搂住了他的脖子,跟他一起沉沦在这个吻里。

久久之后,他放开她,气息不稳地说:“但凡动情,必然伴随着嫉妒。当你对康兆良笑的时候,我就恨极了。”他亲了一下她的唇,闷声笑道:“可是现在,我发现我没必要嫉妒他了。江茹雪,你喜欢的人,是我。”

他的眼睛有光,仿佛能看穿她所有的心思。

江茹雪凝视着他好看的眉眼,结巴道:“我不是……我没有……”

倏然,一声巨大的炸裂声传来,酒吧的储物间腾起滔天大火,火龙随即窜出来,顿时浓烟滚滚。周围都是人们的尖叫声,急于逃生的人群陷入混乱,魏沉舟护着惊慌失措的江茹雪,往安全出口挤去。他们快走到出口的时候,一个沉重的酒柜轰然倒塌,江茹雪摔在地上,酒瓶砸落的碎响过后,柜子并没有压下来。她咳嗽着看过去,魏沉舟跪在她身边,用背顶住了柜子的重量。浓烟滚滚中,她看不清他的脸。

“茹雪……你还能跑吗?”他闷哼一声,紧张地唤她,“茹雪——”

江茹雪愣怔住了,有什么滴在她的脸上,她伸手一摸,是血……他的血!一滴又一滴,鲜血连成了线,沿着她的脸淌进脖子里,温热黏稠的……他的血……

“沉舟!”她艰难地爬出去,试图帮他把柜子抬起,可是柜子实在太重了,她着急地喊着,“谁能来帮帮我!帮我救救他!”

“啊……看来是还能跑,那我就……放心了。”魏沉舟终是无力支撑,一瞬间整个人被柜子压在下面。

江茹雪四肢冰凉,隔着柜子的缝隙握住他的手,近乎绝望地道:“坚持住,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魏沉舟!你不要睡啊!”

她吸入了过多的浓烟,意识逐渐模糊,手上传来一股力量,她听到他虚弱的声音,他说:“不要管我,跑……往安全出口……跑!”

江茹雪摇头,原来人陷入绝境的时候,是不会感到害怕的。她带着哭腔哽咽道:“人太多了,让他们先走吧。你在这里,我不想跑。”她难过地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沉舟,求求你……求求你努力努力,要活着!”

“江茹雪!小雪!”

江茹雪欣喜地循声望去,是康兆良在找她!她喑哑地喊着:“我在这里!”

康兆良跑过来,用湿毛巾捂住她的口鼻,拽着她就要走。她拉下毛巾,着急地说:“魏沉舟还被压在下面!”

两人一起抬着柜子,眼看就要抬起的时候,一阵气爆巨响将她震晕了。

康兆良迷迷瞪瞪地爬起来,听到魏沉舟的声音,他不停地说着:“康兆良……快带她走……快离开这里……走啊……”

康兆良咬牙抱起江茹雪,在他身后,是一片火浪袭来。

04

魏沉舟快速穿上衣服,转身看向她,他的左脸有一块枫叶形状的烧伤疤痕。他笑得礼貌而疏离,道:“你进男人的房间,都不敲门吗?”

江茹雪太高兴了,并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儿,她大步向他走去,伸手想要碰触他的时候,他很排斥地后退一步,躲开了。

她无措地愣住。

魏沉舟一把拉开了窗帘,冷漠地道:“你跟康兆良现在怎么样了?”

江茹雪不管不顾地靠近他,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他,不满地说:“魏沉舟……我很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他们把你藏到哪儿去了……你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她只知道魏家长辈将他送到了美国医治,他的身体状况对外保密,无论她如何打听,都没有结果。江茹雪收紧手臂,满足地闭上眼睛,用脸蹭了蹭他的背,幸好他回来了。

魏沉舟仰起头,望着窗外的落叶,道:“你分得清感动和爱吗?我想要的感情必须是百分之百的爱,绝对不能掺杂别的东西,愧疚、感动、怜惜……掺杂了这些的爱情,我宁愿不要。”

他捂着左脸,失魂落魄地说:“一年前的我,就算知道你喜欢别人,也有自信让你爱上我。可是现在,我没有了那种自信。我的脸虽然已经经历过数次修复,但还是……”

江茹雪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凑近了看他的脸,点头道:“刚才没仔细看,现在看清楚了。”

她扯着他的衣领,迫使他弯下腰,吻住他的唇,气息交缠间,她柔声道:“你嘴上好像有糖,我每天都想尝尝。”

在他失神的时候,她抚摸着他的脸,道:“我没觉得你变丑了,魏哥哥一直很好看。至于愧疚、感动、怜惜……对你确实都有一点儿,可是这些难道就不能是爱的一部分吗?傻瓜,各种情感都占一点儿,不就是百分百的爱了?”

江茹雪的话音刚落,房间里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魏哥哥,太奶奶在找你呢。”

江茹雪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门口,女孩叫温诗来,是魏沉舟的狂热追求者。温诗来看江茹雪的眼神,流露出藏不住的敌意。

江茹雪不服输地瞪回去,温诗来竟然也叫他“魏哥哥”,她彻底酸了。

为了庆祝魏沉舟痊愈,魏家办了酒宴。江茹雪跟着家人一起出席,她在找魏沉舟的身影,温诗来却挡在了她的面前,当着众宾客的面对她指责道:“江茹雪,你还真是脸皮厚呀,魏哥哥就是被你拉着去酒吧,才会被烧伤的,现在你却跟没事人一样出现在这里。”

她冷笑着,看了一眼江茹雪的妈妈,继续道:“也对,你从小就是个灾星,你的弟弟就是在你眼前被车撞了的,要不是你没照顾好他,他就不会死!”

“斌斌……我的斌斌呢?”江妈妈听到温诗来的话,受了刺激,忽然发了病。江妈妈抓住江茹雪,摇晃着呵斥她:“都是你!都怪你没看好斌斌!”

江茹雪看着周围对她指指点点的众人,忍着泪水说:“妈……我们先回家吧。”

江妈妈扬手打了她一巴掌,声嘶力竭地喊道:“死丫头!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江茹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由着妈妈捶打着,她痛苦地闭上眼睛,恍惑间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圈住,她的泪水一下子就决堤了。

温诗来恨恨地走到魏沉舟面前,道:“魏哥哥,她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她都把你害成什么样了,你为什么……”

“滚!”魏沉舟冷声道,“这里不欢迎你,以后都不准你踏进魏家一步,滚!”

魏沉舟让管家送江妈妈回去,然后脱下西装披在江茹雪身上,搂着她去了卧室。

05

人言可畏,杀人诛心。温诗来使江茹雪最在乎的家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她心口插了一把刀子。

江茹雪失魂落魄地坐在床上,任由魏沉舟搂着她轻声安慰。

她一脸疲倦地说:“沉舟,我想哭。”

魏沉舟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心疼不已:“你已经在哭了。”

江茹雪被深深的自责折磨着,有些呼吸困难,她断断续续地说:“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被车撞死的人是我。我每天都很努力……很努力地装作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可是我心里的痛,没有人能懂。我亲眼看着弟弟出事,我却什么也做不了……”她抱着头,道,“外人都说我活得没心没肺,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也很讨厌无能的自己,很讨厌!”

她的意识陷入混乱,有些语无伦次。

魏沉舟看着她的眼睛,再也克制不住,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轻轻亲吻她的发顶。江茹雪感觉到他的温暖,也拥住他,伸手抚过他的后背,那些增生的疤痕,让她心疼,然而这些已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她不觉得它们狰狞可怖,只是难过,为了保护她,让他遭受如此的创伤和苦痛。

江茹雪动容地吻过他身上的每道伤疤。

魏沉舟在她耳边道:“如果不是来得措手不及,又怎么能称之为意外呢?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妈妈迁怒于你,也只是迁怒。”

她抱着他,酣畅淋漓地大哭了一场。积压于胸中的委屈,好像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他们相互拥抱着,两颗心真正地靠在了一起。

翌日清晨,江茹雪在魏沉舟的臂弯中醒来,发现他正看着她满眼笑意。她稀奇地问:“怎么这么高兴?”

魏沉舟干咳一声,道:“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满眼繁花绚烂,你对我笑,我张开双臂,你坠入我的怀中……”他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道:“让我喜不自禁的是,醒来时你还在,真好。”

江茹雪抱着他,半天才说出话来,她叹息道:“魏哥哥……你真是可爱得要命呀。”

魏家虽然几十年前就移民到新西兰,家风却十分传统。江茹雪万万没想到,魏家长辈会不同意她跟魏沉舟在一起。因为那场大火,魏家太奶奶特意找人算了八字,结果发现两人八字不合,于是不再提以往撮合两人的事,还给他安排了好几个相亲对象。

江茹雪草木皆兵,翻看着一张张照片,忐忑地问:“你不会去的吧?”

魏沉舟看着文件头都没抬,道:“可以看看。”

她瞬间奓毛,揪着他的领子摇晃着:“喂!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能不能安分一点儿?!啊……气死我了!”

她险些咳出一口老血,委屈地趴在他身上,哼哼唧唧:“魏哥哥……我真恨死了那算命先生,就是个毁人姻缘的骗子。我是活在2019年吗?怎么竟然还会遇见这种事?我太难了!”

魏沉舟拍了拍她的脑袋,道:“这事不难解决,交给我。”

第二日,她再去魏家,太奶奶果然对她比往日更亲切了,还让厨房给她单独炖了汤。她受宠若惊地看着魏沉舟,他在一旁做了一个“搞定”的表情。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嘀咕:“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为什么太奶奶忽然对我笑得那么慈祥?”

魏沉舟塞了一颗酸梅到她嘴里,道:“我跟太奶奶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咳咳!”她呛了一口,咳起来,随后咬牙切齿地瞪他,面红耳赤,“这就是你说的交给你?我……谢谢您嘞!”

他捏了捏她的脸颊,道:“逗你的。我找了那算命的家伙,跟他说,我魏沉舟的妻子,只能是江茹雪。我让他看看是不是之前算错了,不然就给自己算一卦,看看他还能不能再以算命为生。”

他压低声音,挑眉道:“那算命先生是个聪明人,马上跟太奶奶说,他又算了一卦,我俩是佳偶天成,之前是他算错了。”

江茹雪对他伸出大拇指,眯眼笑道:“不愧是魏哥哥,这招绝了。”

06

转眼到了除夕夜,新西兰的夜空被烟花爆竹照亮,江家更是斥巨资买了上百种烟花迎接新年。江茹雪想跟魏沉舟一起看烟火守岁,可她走进魏宅,却发现魏家的气氛有些奇怪,用人们都轻手轻脚地做事,连讲话都特别小声。

她带着疑惑,走到了魏沉舟的房门外,拉了拉把手,却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她敲了好久的门,却没有人开。

她给他打电话,也无人接听,她心里着急,不知道他在里面到底怎么了,她咬着手指盯着密码锁,道:“密码是……我的生日?”

输入后,她尴尬地说:“不对……我果然还是太自恋了。”她试了好几次,从他的生日到一些特殊的纪念日,都不对,最后她绝望地输入六个一,门竟然开了!

“真是单纯的男人啊……”

江茹雪走进去,听到浴室的水声,她打开门,握着门把手愣在了那里。魏沉舟穿着黑色的低领毛衣,光脚坐在地上,头顶的花洒开着,水淋在他的身上,湿发挡住了左眼,他的脸色苍白,眉头紧蹙,仰着头闭着眼睛,看起来那么脆弱,那么焦虑,又那么的……伤感。

江茹雪关上门,走过去抱住他,发现他在发抖,她慌乱地问:“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不想听到爆竹声。”

彼时她才知道,他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在这爆竹声中辞旧岁的日子里,他却遭受着炼狱般的煎熬。爆竹声让他想起了那场大火,刺激着他最敏感的神经。

江茹雪捂住他的耳朵,柔声哄道:“没事了……不怕,没事了……”

泪水沿着她的脸庞滴落,她自责又心疼地看着他,喃喃道:“都怪我……都怪我……”

他的眼中满是血丝,颤抖着说:“怪你什么?”他的声音很温柔,有安抚她内心的力量。她哽咽道:“如果我没有带你去酒吧就好了,如果你没有去,什么都不会发生……”

魏沉舟张开双臂,将她圈进怀里,道:“那我就来不及救你了,所以幸好……幸好我也在那里。”

江茹雪将脸埋在他的怀里,闷声说:“沉舟,新的一年,你有什么愿望吗?你说来听听,我会努力帮你实现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魏沉舟笑了起来,搂着她的腰,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给我……你的一生可好?”

江茹雪望着他深邃的眼眸,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大一的时候,她和朋友在酒吧喝酒,魏沉舟突然黑着脸站在她面前,她立即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吓得魂不附体。她赶紧把来不及喝完的酒推到一边,他一步步逼近,把她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

魏沉舟冷冷地说:“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

江茹雪咽了口口水,没办法,魏家大哥的气场太过强大,她不得不颤巍巍地认错道:“下次不敢了。”

他拿走了她手边的酒,仰头一口喝掉,又道:“衣服是怎么回事?”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露肩小晚装,歪头一笑问:“好看吗?”

魏沉舟蹙眉,身上有种君临天下的气魄,道:“你说呢?”

江茹雪在心里吐槽道:不是吧……这他都要管?今天算她倒霉,竟然碰到了大魔王。江茹雪摸了摸脖子,低声乖巧地说:“哦,我以后不穿了,那……我可以走了吧?”得到默许,她就像从猎豹身边逃生的小鹿一样,跑得那叫一个快。

当时打死她也想不到,未来竟然有一天,他会温柔地跟她讨要共度一生的诺言。

江茹雪的脸颊绯红,半晌才缓过来,嘟嘴道:“嗯……买一送一,顺便再许你来生。”

魏沉舟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愣怔了片刻才笑道:“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两人一起笑了,那些无法治愈的伤疤,就让他们一起面对吧。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夜冢
下一篇 : 你是银河赠我的糖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