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时差(一)| 由巴斯树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恋爱时差(一)| 由巴斯树

文/由巴斯树

第一章重逢

十一月的Z市已经进入冬季。

白日里若有阳光,气温还算适宜。到了晚上,热气消散,昼夜温差急剧拉大。覃浅从加州回来,那边还是深秋,故出发时只穿了件薄款针织衫。从机场出来的那一刻,风溜过她白皙细长的脖颈,她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将近三年没有回来,她都快忘了Z市的冬季又湿又冷。

出了机场,覃浅叫了车,去靳家老宅。那是她的外婆家,有表哥要结婚了,今晚在那边有家族聚餐。

靳家的老宅在Z市城南,是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有个大院子,种满了花花草草。这个季节虽然能开花的不多,但院子里盆栽的摆放颇有讲究,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打理。

刚入了园子,屋里恰好有人出来,看到院门口拖着行李的人时愣了一下,随即立刻笑着迎上来:“浅浅回来了?”

三年前覃浅是齐腰长发,这会儿她剪了齐耳,还染了栗色,大舅妈一下子没认出来。覃浅笑着打招呼:“舅妈。”

舅妈领着她进屋,放好了行李后,覃浅便去和许久未见的长辈们一一打招呼。她陪外婆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顺便听长辈们讨论表哥婚礼当天的流程。

估摸着要开饭了,覃浅进去帮忙拿碗筷。舅妈叮嘱表姐靳羽:“开饭了,去把你爸和小沈叫下来吧。”

覃浅正在拿筷子,随口问道:“还有客人吗?”她说完抬头就见到舅妈嘴角的笑,只听舅妈说:“你姐的一个朋友。”

咬字重点在“朋友”二字,覃浅瞬间明白,长辈这种表情和这种语气说出来的朋友,在他们心里基本等同于能发展一下成为结婚对象的人。

靳羽拍了拍覃浅的肩,耳语道:“我妈又开始脑补了,你不用理她。”

覃浅抿着嘴笑,手上多抽了一双筷子。初步判断,这位小沈,性别男,很优质,不然上不了舅妈的备选女婿清单。

饭菜摆好,覃浅扶外婆去饭厅。身后的舅妈拉住正要上楼的靳羽,小声问:“是叫沈聿吧?”

心猛地漏跳了一拍,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炸开,又有一瞬间的恍惚,覃浅觉得不可思议。她将将回头,就听到靳羽回答:“是,但我们只是同学关系,您就别瞎激动了。”

沈聿,这个名字有多久没听人提起过了?久到覃浅以为自己早已全然忘了那段岁月。

在靳羽转过头来之前,覃浅收回视线,弯腰摆弄了一下茶几上的水杯。

同学关系?表姐和她上的不是同一所大学,所以此沈聿一定不是她所想的那一个,不过是同名同姓而已。

被扔了一颗小石子起了涟漪的湖面又恢复了平静。覃浅刚落座,楼梯上便传来脚步声,她的视线鬼使神差地寻过去。先下来的是舅舅,见到她,笑着问:“浅浅回来啦?”

覃浅点头回道:“舅舅,好久不见。”

之后是靳羽,在她后面,还有一个人正走下来。覃浅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既然名字发音一样,那就看看他的脸能不能衬得上吧。

她认识的那个沈聿,可是T大最冷酷、最无情,但颜值盘踞榜首的校草。

起了比较的心思,覃浅干脆手托下巴,耐心地等着那个人一步一步走下来,还在心里默默评价着。

腿倒是挺长的,十分。

垂在这一侧的手指骨节分明,十分。

细白格子的大衣,同色系裤子,内搭黑色毛衣,衣品不错啊,二十分。

身形挺拔,二十分。

侧脸,下颌线紧致,二十分。

下了楼梯,那人转过头来,正好与覃浅四目相对。覃浅不确定他看的人到底是谁,只是他脸朝的方向,足以让她看清他的五官。

一千分!

何止是衬得上?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曾经遇见的是二十来岁的沈聿。那时他年少,五官精致,但面上桀骜。而此刻的他,早已褪去了青涩,添了男人的锐利与锋芒。

在情绪产生波动以前,覃浅立刻转移视线。可偏就不巧,等缓过来时她发现沈聿已经在自己的正对面落了座。

覃浅突然很想站起来去洗手间照一下镜子,看看头发有没有凌乱,口红有没有哪里被蹭掉,这身装扮配不配得上今日的久别重逢?但她必须按捺住自己,因为敌不动,她也不能乱动。

她只能在心底腹诽,她姐没事把同学叫到家里来吃饭干什么呀?

家常便饭气氛自然轻松,只有覃浅一个人,整顿饭吃得沉重无比。

先是怕沈隼认出自己,覃浅始终保持目光低垂,菜也不夹,每粒米饭都细嚼慢咽吃得格外认真。舅舅见她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问:“浅浅,是菜不合胃口,还是身体不舒服?”

覃浅突然被叫到名字,猛地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经成为全场最受关注的“崽”,忙不迭地摇了摇头,开口道:“没事,倒时差有点困而已。”

舅舅点了点头,了然地说道:“那你这几天好好休息。”他说完忽地想起什么,转头看着一旁的沈聿,介绍道,“对了,这是你姐的同学沈聿。这是小羽的表妹覃浅。”

覃浅头皮一炸,该来的还是来了。她放下筷子,目光迎上他的,寒暄道:“你好。”

沈聿看过来,眼神不似少年时那般清澈淡然,而是变得沉静幽深。他微微颔首回道:“你好。”

饭桌上有一刹那的寂静,覃浅回捏了一下手指,甚至能感受到指尖的血液在回流。

一旁的表姐忽然开口:“浅,我记得你是T大毕业的?沈聿也在T大读过……”

这回真的是连眼皮都跳了一下,覃浅在心里呐喊:靳羽,你给我住口!!

大家为什么都不能好好吃饭呢?!

覃浅立刻转头打断她:“学校很大的。”

覃浅心里有个小人跪下了:没有见过,不认识,麻烦不要再试图勾起彼此的回忆了,谢谢!

沈聿看了她一眼,好似在打量,随后说道:“看着有些面生……”

覃浅心里舒了一口气,飞快地看他一眼,随后再看向靳羽,面上的表情是:你看,是吧?

话题很快被绕开,因为舅舅和沈聿开始聊起了医药行业的前景,像是在继续他们刚刚在楼上的谈话。

靳家,从覃浅的外公那一辈起就从事医药行业,家族里有三家制药厂、两家原料药厂,还投资了医药研究所……总之靳家的人对这个行业,说熟知也不为过。

沈聿说得不多,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偶尔他会发表几句观点,倒是都让在座的几位长辈眼睛一亮。

小姨和两个舅妈看着对面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眼底里都是赞赏。话不多,沉稳,有头脑,有见地,有涵养,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长得太令人赏心悦目了。

尤其是大舅妈,那眼里写满了:未来女婿,锁定了!!

靳家所有的孩子都学了医药相关专业,毕业后不是入厂就是进研究所。靳羽回国后,也是在自家的研究所效力。

那时只有覃浅是家里的例外。

虽是外孙女,但她从小在靳家长大,外公对她同样寄予了厚望。但她偏偏最讨厌化学课,高中第一个学期下来,元素周期表都没记全。高考之前,她靠着强硬的补课,死记硬背才将分数给拉了上去。化学带来的恐惧感让她对和医学相关的人和事,从心理上开始排斥、绕道。

结果大学刚入校,她就看上了沈聿,T大医学系成绩最好的学子。

那时候,她打听完所有关于沈聿的八卦信息后,盘腿坐在寝室的床上,手里捏着一枚硬币,手托腮凝神思考一个重要问题。

医学系骄子沈聿,她追还是不追呢?

覃浅手里的筷子扒拉着米饭,思绪越飘越远,总觉得刚刚有个重点好像被她忽略了?

覃浅蹙眉抬头的时候,恰好对面的沈聿也转过头来。这一瞬间的目光接触,使她忽地了然,他是真的完全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所以,当年她费那么大劲,三天两头围在这个人身边转悠,最后只是给人留了个“有些面生”的印象?!

这也太伤自尊了!

覃浅有点生气,不,是越想越气!

她这个人一生气就特别有胃口。以前追他的时候,他每拒绝一次,她就会去大吃一顿。从火锅到烤肉,从潮州菜到苏帮菜,学校周边的小饭馆她都是熟客。一个人埋头痛吃,吃完把嘴一抹,人又神采奕奕,吃顿饭跟去买了能量似的。

所以覃浅放下筷子的时候已经想通了。那会儿她追沈聿时,他连正眼都没瞧过她,所以照这么想,六七年后不记得她也是情有可原。

想是这么想,可覃浅心里憋得慌,一秒都不想留在这里了。

饭毕,覃浅去和长辈辞行。大舅应允,忽地又问她怎么回去。打车是万万不行的,太晚了,一个女孩不安全。

他又说:“你稍微等会儿,司机马上过来,顺道一起送沈聿。”

覃浅瞬间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就是不愿和沈聿待在一个空间里才要先走的,这会儿倒是弄巧成拙了。她不能表明心思,也不能推拒得太明显,最后只好应下了。

安排定了,覃浅就坐到沙发上等,陪着外婆聊天。外婆患老年痴呆症有几年了,总将膝下的小辈们记混,这会儿又误认为她是靳羽。

她帮外婆纠正了三次,外婆才算记起了她。

沈聿坐在不远处,和覃家长辈们闲聊着。她控制不住目光瞥过去,却正好撞上他扫过来的视线。覃浅赶紧扭头,抬手抓了抓头发,试图掩盖那些莫名的心虚。

车来了,时间刚刚好。

覃浅和外婆道别,沈聿与覃家长辈们辞行,经过客厅时,他站定等了一下她。

外婆慈祥地笑着招呼覃浅:“浅浅,下次再带男朋友来家里玩。”

覃浅一愣,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应答。倒是身侧的沈聿微微笑着应了声:“外婆,我会常来的。”

覃浅内心感激了他一下,却又觉得不适合跟沈聿表示什么,便转身先往前走了。

上了车,两个人都坐在后排,但一左一右隔得很远。

车子在黑夜里平稳地行驶,车内静谧无声。这种最适合滋生暧昧的场景,曾经的覃浅求之不得,可如今却只剩尴尬。

但就刚才的情形而言,是该道谢的,礼数可不能少。于是覃浅微微偏头,启唇道:“谢谢。”

沈聿侧过头,眉毛微挑:“嗯?”

那声音像是刻意压低了,还拖长了音调,在这个被路灯映得忽明忽暗的车厢里显得格外撩人。

覃浅努力用最平静的语调说:“抱歉,我外婆不太认得人了。”

“是阿尔茨海默病?”

覃浅点头:“嗯。”

同样是嗯一声,怎么听着味道就有着天差地别呢?

沈聿看着她,一双眼透亮。他说:“没事,老人家高兴就好。”

覃浅笑了笑,强迫自己移开视线,离开他眼中那片闪耀的星空。长大了,应该学会不留恋和不贪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她想。

又是一阵沉默。

手机突然响了,是覃浅的。

那边说的是英文,所以覃浅这边也用英文回:“嗯,落地了。

“没事,你放着吧,我只回来两周。”

那边又说:“等会儿能视频吗?想看一下你出生的地方。”

车内很安静,覃浅不知道旁人能不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但余光看见沈聿侧了一下头,看了她一眼。她心一紧,不知怎么的就想挂电话,含糊着回了一句:“再说吧。”

到了小区门口,司机本想开进去,覃浅推说不用,示意他车上还有沈聿这个客人,省得耽误时间。

覃浅推开车门时,沈聿刚好接了个电话。覃浅回头看了一眼,心想:正好就此别过,连招呼都不用打了。

这套公寓是覃浅高中毕业后母亲买给她的,为了方便她上学,离T大很近。只不过那个时候她为了追沈聿,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学校宿舍里。

后来她出了国,这套房子便彻底闲置下来。虽然没怎么住,但是有人定期打扫。她这趟回来前,母亲已经让人把日常用品都给补全了。

覃浅进了屋,将行李扔在玄关,找到遥控器开好空调,往沙发上一靠就再也不想起来。她双目放空,被扯进回忆里。

那年高中毕业,覃浅打破靳家的传统,填报了外语系。为了不让外公失望,入学前,她还郑重地宣誓,一定好好学习,年年拿奖学金回来给他瞧。

Flag(目标)立完的第一个月,在开学典礼上,沈聿作为学生代表上台演讲。原本低着头玩手机的覃浅,一抬头便丢了三魂七魄。

铆足劲追了他一个月,愣是连话都没搭上一句,覃浅连夜重新制订策略,结果忘了第二天英语精读课有随堂测验。这门课的随堂测验分数是要折算计入期末考试成绩的,她人生中的大学第一考啊,没及格。

T大的奖学金制度很严格,每门课必须在九十五分以上,不用掐指算都知道,她的flag已经倒了!

那两个月,覃浅都没敢回靳宅。

既然在学业上已经失意,那只有在爱情上扳回一城,才不枉她顾此失彼啊。于是追求沈聿这件事,成了她大一生活的重中之重。

她那个时候用一个月的早餐,复制到了沈聿的课表。但凡和自己专业课时间不冲突的,她都会跑去蹭课,甚至还上过好几节化工设备机械基础课。为了创造共同语言,她甚至每节课还认真地做起了笔记。

有一回,她为了挤出时间陪“未来的男朋友”上课,熬了一个通宵做完了自己的作业,结果在第二天的环境科学概论课上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

那堂课的教授脾气不太好,停下来扫了一眼全班,问:“这是谁的女朋友?”

瞬间,所有人都看向沈聿。

那节课后,沈聿第一次主动找她说话,眼神冰冷地质问道:“你到底有完没完?”

那个时候的覃浅能做到完全屏蔽他的态度,眼神热烈地反问:“那你是想跟我有完还是没完呢?有完呢,咱们俩得先开始一下……”

覃浅话还没说完,沈聿已经转身走了。

那时的沈聿对她何止是冷漠,每次见到她,都恨不得自己有隐身技能。

覃浅闭着眼摇了摇头,想晃走那些恼人的记忆。这到底是什么青春啊?太羞耻了!

隔天清晨,覃浅是被邻居家装修的电钻声吵醒的。她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沙发上,刚坐起来,手机就响了。

是靳羽,问她要不要去一趟研究所。

“有什么事吗?”

靳羽静了一秒,回答:“我爸让我带你参观一下。”

覃浅现在的专业和靳家研究所的项目正吻合,她本来也想了解一下国内目前的水平,便欣然答应了。

在研究所的门禁前,覃浅给靳羽打了一通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出来接她,覃浅见到来人,先是一惊,下意识地确定了一眼墙面上的牌子。

沈聿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刷开门禁道:“靳羽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在电梯里,覃浅给靳羽发消息:沈聿怎么会在这儿?!

刚要点发送,她的手指顿了一下,把“沈聿”两个字删掉,改成了“你同学”。

昨天在饭桌上介绍时只说了名字的音,正常人听完,是不可能准确打出“沈聿”这两个字的。

沈聿忽然问:“靳羽说你想参观研究所?”

覃浅一愣,转头看他,心说:不,并不是我想,我是被邀请来的。

沈聿继续说:“她不在,我可以代劳。你想先看哪里?”

覃浅微微蹙了一下眉,品了一下“代劳”这两个字,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问了出来:“你是我姐的男朋友?”

虽然靳羽否认过,但从昨晚出现在家宴上,今日又出现在这里来看,不是准女婿实在说不过去。

可问完她又有些后悔,这关她什么事呢?

时间静止了三秒,不,也许十秒,总之覃浅在等待答案的那一瞬间里,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绵长,像一部电影被按了暂停键,画面定格了。

“不是。”他看着她。

暂停键被取消,画面动了。有人走动,在他们身后的格子间里来来去去,脚步声、交谈声、敲击键盘发出的打字声,不远处还有复印机打齿的声响……

沈聿接着说:“这边我还算熟。”

话都说到这里了,再拒绝也不好,覃浅客气地道:“那就劳烦沈先生了。”

沈聿扫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研究所参观得差不多了,靳羽的电话才终于回过来,说在外面谈点事,顺道定好了位子,一起吃饭。

电话挂断的同时,餐厅地址已经发到她的微信上,最后还交代要把沈聿给一起带过去。

覃浅无奈,只好转述了靳羽的话,沈聿倒是没说什么。

那是一家新开的日料店,人不多,覃浅一进门就看到了靳羽,在靠窗的位置,身边还坐着一个美女。

靳羽给她们介绍,这是表妹覃浅,这是学妹林铮。学妹林铮对覃浅笑了笑,说了声“你好”算是打招呼。侧过头,她的嘴角勾起大大的笑容,声音也十分甜腻:“沈师兄,好久不见啦。”那尾音要是有尾巴,都能翘上天了。

覃浅这才知道,靳羽和沈聿确实是同学,杜克医学院的同期硕士生,而林铮是商学院的学妹。

沈聿颔首,淡淡地道:“你好。”

林铮眼睛亮亮地说:“刚听学姐说你也在这里,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自从沈聿毕业以后,他们就再没见过,也没机会见。因为沈聿从不参加聚会,连同学聚会都不露面。

沈聿笑笑,没接话。

覃浅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孩,这电放的,要是能储存起来,这家店大概一年都不用交电费了。

林铮也不介意,继续道:“我前几天在新闻上看到,你们仁禾和靳氏在合作?”

沈聿点头,嗯了一声。

倒是一旁的覃浅惊讶起来,仁禾?付氏旗下拥有国际水平的医疗机构仁禾医院?

所以刚刚他才会出现在研究所?所以他昨晚在老宅和大舅相谈甚欢?和她表姐靳羽没有半点男女之情?

覃浅不自知,内心紧绷着的一根弦彻底松了下来。

林铮抓住机会,发出了下一波信号:“师兄,我们公司最近开发了一款母婴监护监控管理平台,我能约你们的负责人谈一谈吗?”

近几年,一大批专注女性健康的APP进入市场,尤其是母婴类,表现最为出色。但因为同质化严重,加上用户需求的细分,使得竞争异常激烈。再加上这两年互联网医疗兴起,若以先进的医疗设备为依托,连接孕妇和医院进行一站式的服务,将会大大提高用户的黏性。

仁禾背靠付氏集团,资本雄厚,医疗设备也最为先进。若是选合作方,在国内所有医院的排序里,仁禾自然是首选。

服务员恰好来上小菜,四五个小碟子,沈聿伸手帮忙摆到桌子的里侧。

等人一走,沈聿才道:“能,去吧。”他说完眼皮都没掀一下。林铮面上先是一喜,之后等了等,却见沈聿一副已经把话说完了的样子,神色有些僵。

能不能约?当然能。但不提负责人是谁,也不说帮忙引荐,这是明晃晃的事不关己,是在拒绝她。

靳羽见气氛不对,立刻打圆场,开玩笑道:“当着我的面挖墙脚呢?”

林铮递给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她哪是要挖墙脚啊,她这是想挖人,最好能挖回去当男朋友。

沈聿手上沾了些调料,起身去洗手间。靳羽见他走远了,才揶揄道:“还没死心呢?”

林铮也不怕被当众拆穿,反而宣示主权般地问坐在对面的覃浅:“表妹,我男人是不是很帅?”

谁是你表妹?

还有,你管谁叫你男人呢?

靳羽扑哧笑出声,说:“我妹和沈聿是大学校友……”

“是吗?”林铮闻言眼睛一亮,转头问覃浅,“是T大吗?沈聿以前有女朋友吗?追他的人多吗?”

覃浅看着林铮那张八卦脸,心想:以前追他最猛的那个人就在你眼前。

覃浅拿起筷子,夹了一根中华海草,碧绿碧绿的,一看就很难吃。但她要掩饰内心的狂躁,嚼了几口后咽下去,然后才说道:“我比他小一届,不认识他。”

不认识怎么会知道小一届?这话明显有漏洞。但林铮没注意,因为她突然发现了一件事,看着覃浅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覃浅一愣,心说:你又不是要泡我,不用这么搭讪吧?

林铮转头对靳羽说:“真的,你妹看着特面熟。”

靳羽的手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摆了一下,问:“你看我们俩,像吗?”

到底是表姐妹,理应有些像的。

恰好沈聿回来,靳羽问他:“沈聿,你觉得我和小浅长得像不像?”

覃浅立刻感受到了他的打量,仅仅三秒钟,也许更短,然后听到他严肃认真地说道:“三分。”

沈聿那张严肃的学术脸,将林铮残存的疑虑彻底打消,随后她便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那时候的覃浅,也以为这只是林铮面对她和靳羽时一时之间产生的错觉而已。

饭后,四个人往餐厅外走。靳羽去结账,沈聿接了个电话一路走了出去。

覃浅应付着林铮无数个关于沈聿上大学时的问题。

漫长的几分钟过后,靳羽回来了,沈聿也接完电话走了回来。靳羽一脸佯怒地看向沈聿:“说好了我请,你怎么又埋单了?”

沈聿冲靳羽说了一句:“下次。”之后他的目光扫过其余两位女士:“你们谁懂德语?”

覃浅嘴唇翕动,未开口,倒是身旁的林铮眼睛一亮,立刻举手道:“学长,我懂!”

“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甲方是德国公司,翻译在飞机上暂时联络不到,所以你确定懂?”

林铮的手第一时间缩了回来:“这样啊,那我可能不行。”

靳羽忽地想到什么似的,转头说:“浅,我记得德语是你的三外?”

沈聿的目光也转向覃浅。她心一紧,犹豫了两秒才说:“是,不过我已经很久没说过了……”

沈聿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儿,说道:“那你试试。”

她刚刚难道不是拒绝的意思吗?

直到坐上车,覃浅还在恍惚,她怎么就要去试试了呢?

给沈聿当翻译这件事,若换了以前,她真是巴不得,只要能接近他就行。但她现在不是十八岁,知道项目对于一个公司的重要性。每一个环节,甚至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出岔子,何况她现在对这个项目一无所知。

正值午高峰,车子走走停停几十回,说不上是刚才没吃舒服,还是晕车了,覃浅此刻头昏脑涨的。

沈聿察觉到她的不对劲,问:“身体不舒服?”

“不是。”覃浅想了想,还是决定摊牌,“沈先生,我真的很久没练习过德语了……”

沈聿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表情:“那正好,趁此机会练习一下。”

“…………”

原本想说的话被噎住,覃浅思考了两秒,开门见山地道:“我不确定我懂,所以很有可能会把你的项目搞砸。”

沈聿看着她,笑了笑:“FK的研究员,德语够用。”

覃浅:“……”

FK是覃浅任职的研究所,四分之一的员工是德国人,合作方也多是德国企业。

覃浅下意识地想回一句“过奖”,话到嘴边才意识到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还没来得及表现出震惊,又听到他问:“什么时候转的专业?”

覃浅的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还没完全接收和消化他发出的信息,她又被他扔出的下一个炸弹炸得面无血色。他问:“你大学念的不是外语系吗?”

覃浅整个人僵住,然后脑海里循环播放着同一条信息:他认出她了!!

冬日里的阳光浅淡、稀薄、慵懒,在铅灰色的天空中晃悠了几下,又迅速躲进厚厚的云层里。

天暗了,像是要下雨。

那种将落未落的姿态悬得人心慌,就像此刻的覃浅。

但在没求证也没下定论之前,她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或许在他这里,他所有已知的一切,都只是靳羽无意间提起的家庭成员的信息。

这么一想,她悬着的心才稍稍回落:“嗯,想学就转了。”

到了大三才想转系,这绝对不是正常人会干的事。可到了覃浅这里,她只在饭桌上稍提了一句,靳家的人就全员一致表态通过。

特别是靳爷爷,他实在是太高兴了,看外孙女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一个误入歧途又立刻改邪归正的少女,特别满意,特别舒心。为了让她追上进度,他还勒令二舅家的表哥靳辰辅导她。

她和靳辰原本并不算亲近,却因此被拉近得都快成亲兄妹了。

沈隼刚才的问话就像是随口一说,并未再深入,而覃浅也沉默着没再发言,只是一路上都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拒绝人,然后就到了仁禾楼下。

Z市的仁禾有一栋专属的楼作为办公室外加实验室,所以门禁格外严格,连电梯都是刷瞳孔的。

从电梯口出来,覃浅跟在沈聿身后,突然听到有人问:“你怎么来了?”

覃浅循声望过去,见对面的人穿了件白大褂,一脸惊异的模样。沈聿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问:“李樾,SQ项目的其他资料在哪里?”

李樾说:“在我那儿。”

沈聿说:“拿过来。”

李樾走了两步,忽地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回来,抬手抓了抓后脑勺说:“那个项目不是……”

沈聿打断他:“李博士,麻烦再倒两杯水。谢谢。”

原本只是纯粹路过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李博士一头雾水:“什么?”

李樾在仁禾工作了将近两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异性绝缘体沈医生身边出现女生。好奇心作祟,他完全忽略了饥饿感,回办公室拿了资料,又把茶水奉上。

在小会议室里,沈聿翻了两页资料,抬头见李樾还杵在那里,没半点要挪动脚步的样子,丝毫不留情面地说:“你可以走了。”

李樾轻咳了一声,说:“我不饿。”

沈聿心想:我问你饿不饿了吗?

坐在一旁的覃浅忽然发现眼前这个人的身上没有半点遭受到社会毒打的痕迹,对人依旧保持着“生人勿近,熟人也需保持距离”的疏离感。

这么多年未见,他还是他。

李樾也不介意,转而直接跟覃浅打招呼,甚至伸出了礼貌之手求握:“你好,我叫李樾。您是?”

覃浅一愣,立刻起身伸手回握,说道:“你好,我是覃浅。”

李樾说:“你好你好,我在这里工作。”那亮得跟安了双管节能灯似的眼神里,装满了“你跟我们的高岭之花来这里干吗”的八卦潜台词。

覃浅想着自己该怎么回答,刚加入的临时小伙伴?

沈聿瞥了一眼那两只短暂相握随即又分开的手,将资料合上,看向李樾:“看得出来。”

李樾:“……”

听到这冷如冰霜的声音,再不告辞,恐怕就会有告别仪式了。

沈聿翻着手里的资料,忽然开口问道:“听靳羽说,你明年年初要回国了?”

是有这个打算,FK的合约即将到期,再加上最近实验室那边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

覃浅笑笑:“还没决定。”

“有方向吗?”沈聿从那堆文件里抽了几份出来,转头看她,又说,“回靳氏?”

覃浅微微蹙了一下眉,靳羽说得还挺多。果然,到目前为止她只是作为靳羽的家人存在,根本不存在久别重逢这件事。

既然俩人的关系定位在这里,那这个问题就属于私人范畴了。

覃浅不想回答。

既然当初选择只做同学或路人,现在又何必在意我本人何去何从呢?并不是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要无条件地告知吧。

受过伤的人,总是很容易被触到敏感点。覃浅也不知道这火气从何而来,可听到他这不深不浅的一句话,就莫名地想发火。

沈聿见她的脸色一点一点冷下去,似有愠怒,将手上刚刚选好的文件递过去说:“你先看看这个。”

覃浅接过文件,暂且压下心中的那点不快。反正是不怎么相干的人,为这点事生气就更没必要了。

覃浅收回心思看资料,一页页纸翻过去,眼底是难掩的兴奋和喜悦,问:“这是仁禾要做的新项目?”

覃浅手上拿的资料,正是国际顶尖的医疗机器人项目。近年来,由于医疗系统的重组和对微创手术意识的加强,手术机器人在医疗界已经得到广泛运用。但由于技术和市场被国外制造厂商垄断,导致每一台引入国内的机器人,价格都相当“漂亮”。

除此之外,手术机器人的机械臂是一种高值耗材,基本每条机械臂最多使用十次。高额的购置费加上维护费,直接导致国内手术机器人的普及率低,手术费用也远远高于常规手术。

覃浅刚毕业那会儿就对这个项目感兴趣,但那时国内对于这个项目的科研工作还是一片空白。所以在毕业以后,她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去FK。

可没想这才过了几年,国内的技术已经可以与世界上的比肩,甚至在不久的将来能有所超越。

覃浅看完,把资料整齐了放回桌上,脸上一派云淡风轻,内心却因接触到了国内顶尖的项目团队而震颤不已。

沈聿说:“欧洲已经建立了‘Robotics for Health-care(医疗机器人)’网络,以促进医疗机器人的发展和应用。但国内到目前为止,依然还算是新兴市场。”

覃浅没接话,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激动,等着他继续说。

“我看过你之前写的论文,论点和角度都切得非常好。”

覃浅确实写过一篇关于手术机器人前景的论文,她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一直都是认真而有态度的。后来,那篇论文还发表在一家比较权威的学术期刊上。

只是那时学识尚浅,很多论证不够精确,不值一提。

“所以呢?”覃浅感觉到他后面的话才是重点。

“临时请你帮忙只是一个幌子,”沈聿顿了顿,双手在桌前交握,“我们其实是想邀请你加入这个项目。”

沈聿又说:“不着急,你可以慢慢考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他倒是十分坦然,后面的话里的语气更是盛意拳拳。只是他用的是“我们”,而不是“我”,他此刻代表仁禾。

程序上是这样的没错,邀请态度也绝对诚恳,项目更是覃浅十分迫切想要加入的。但唯一让覃浅介意的,就是对面坐着的这位,沈聿。

那些旧日青春里的美好与伤痛,早就被一张无形的网收起,在年复一年的春风里,被日光晒干成印迹,沉到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如今他坐在对面,言语里满是客气、欣赏和需要,可她早已不是十八岁,不是那个只要你瞥一眼,我便能奉献上全世界的覃浅。

她回他,嘴角的弧度疏离客气得刚刚好:“很感谢你的看重,我考虑一下。”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