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灯的新水杯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阿凡灯的新水杯

小会议室里乌压压地挤满了等着面试的人,气氛压抑又诡异,有点像高考前的最后一节自习课,每颗心都吊着,揪着,左奔右突着,不知道这次上帝是要派一个大礼包呢,还是开一个大玩笑。莲花透过厚镜片小角度扫了一遍竞争对手,他们脸上伪装的镇定让她心里愈发绝望。200:10,胜算太渺茫了。她想,中国搞了那么多年计划生育,怎么还哪儿哪儿都是人呐,连这种巴掌大的小公司招聘都跟皇太后选皇后似的,简直没天理。

都到这份上了,门口还有个黑得跟梅干菜似的男人闷着头拼命往里边挤。靠门口的人不愿意让,说你不是面试完了吗?梅干菜说,我水杯落里边了。

莲花想起来,刚才这人确实从她身边挤出去过。她看了看梅干菜,又看了看他遗落在桌子上的水杯,两者之间的距离令人绝望。她不禁生出了些同情心,随即又生出了更大的功利心。她站起身,号召靠近水杯的人把那只看起来不超过五块钱的塑料杯传过来。一阵小骚乱之后,她拿到了它。

莲花拿着水杯挤出会议室,一边递给梅干菜,一边低声问:刚才面试他们都问你什么了?梅干菜接过水杯,虽然是拿自己的东西,但嘴也软了,老老实实描述了一下刚才面试的经过。莲花接着问,关于行业前景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好呢?其实这个问题已经超出施恩求报的范围了,一只小于五块钱的杯子,值多少信息量?但梅干菜看了她一眼,还是很认真地回答了她:刚才这个问题我没答好,其实你可以这么说......

好感这东西太奇妙了。刚才莲花还觉得梅干菜很像梅干菜,这会儿,就在他兢兢业业指导她面试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其实他长得居然有点像吴彦祖。一股奇妙的喜悦自胸口升起,莲花莫名其妙振奋起来。

有个数字梅干菜记不起来了,他拿出手机翻翻翻,翻出一条微博来,指给莲花说,你好好记下这个,一会准能用到。

临场指导发挥了巨大作用,面试十分顺利。莲花怀着感激不尽的心情退出来,想找到梅干菜感谢感谢他,再跟他交流一下面试体会,可是极目四望,早没人影儿了。

五天后,莲花接到录用通知。她兴奋之余,很想问问对方名单里有没有梅干菜。可是她不晓得梅干菜的任何信息。名字?毕业院校?工作经历?全是空白。虽然如果再次遇到,她能从一万个人里面准确找到他,可是总不能问人家有没有黑瘦版吴彦祖吧?纠结了半天,很二百五地问:那个,这次录用的人里面,有没有男的啊?对方笑笑,答:有,还不少呢。估计心里的潜台词是,想男人想疯了吧?

没见到他的沮丧感甚至淹没了第一天上班的新鲜感。

新公司比预想的要好很多,这让莲花更加觉得亏欠了梅干菜的。晚上下班,她在小面馆吃饭,鬼使神差要了一碗梅菜扣肉面,味道很不错。她一边吃,一边愈发想念那个味道同样不错的男人。

回到家,习惯性地打开微博,脑子瞬时亮了——那天看了他微博的啊,叫什么来着?什么灯?宝莲灯?不对。鬼吹灯?不是不是。越急越想不起来,大脑里一时灯影重重,但没有一盏是伟大光明正确的。好在莲花又想起了他那条微博的内容,是关于行业市场份额的排名,这个她记得很清楚,面试时还现学现用了。她立刻搜了一下那条微博,出来一大片。一个个筛选下来,有了,对,就是这个阿凡灯!

莲花立刻关注了那个微博,像在两眼一抹黑的考场上拿到了优秀生传来的小字条,紧紧攥在手里,心里奏起欢乐的小乐曲。

他的粉丝和关注都不多,微博却不少,有两千多条。最新的一条是昨天发的:君子坦荡荡,小人找工作。举头望明月,低头找工作。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找工作。少壮不努力,老大找工作。垂死病中惊坐起,明天还得找工作。生当作人杰,死亦找工作。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找工作。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找工作。

看来他还没找到工作。莲花想鼓励他一下,又想说句感谢的话,想了半天,觉得人家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生物,说啥都感觉怪怪的。犹豫半天,还是闭了嘴。

当晚,她把他的两千条微博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他转过的很多笑话她也转过,当然,转的不是他的,但那说明他们笑点一致。而他对业内很多问题的见解,显然都比她高明。莲花看得兴致勃勃,到深夜两点还不觉得困。是那种挖到了宝藏的感觉,越挖越觉得有货,越看到货心里越喜悦。

她转了他两条微博,又发表了几句自己不成熟的看法,很谦逊,很低调。

第二天一早,她就开了微博,看有没有他的回复。当然没有。他怎么知道会有人三更半夜转微博,一大早就等回复?不过中午的时候,他又写了微博:终于把那苦命的水杯搞丢了。

莲花笑了,又有些替他心疼。说起来那水杯还蛮珍贵的,它引导她认识了他,又帮她谋到了一份好工作。于是,她留言给他:真是好可惜,不过丢就丢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他关注的人不多,看样子多事熟人朋友,一个个都挺有分量。不像莲花,关注一大堆,除了明星就是生活百科、趣事集锦、热门时尚这种烂大街的东西。羞愧之下,她默默取消了些无聊的微博,让自己也显得有点水准。

可惜他始终没有与她互动,她转发也好,评论也好,他全当没事发生过。

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他在微博里写:新公司在南郊,上班好远。

原来找到工作了。莲花想在评论里恭喜他一下,想想,改成了发私信:祝贺你开始新生活,发了工资咱们第一时间买个新水杯哈。

没想到私信效果这么好,一小时后他就回复了:是杜梅吧?别闹了。你那只水杯丢了我很心疼,但那跟你没关系。

什么情况?莲花一时有点蒙了。怪不得他一直对她视而不见,原来把她当成前女友了,而那个水杯,居然是个有故事的水杯。

       她郁郁地回复:我不是杜梅。然后默默把微博头像换成了自己的照片。想,要是他看见这照片,能想起她来,还愿意继续搭理她,那最好。否则就自行消失吧,就算有缘无分了。

第二天,莲花收到他的新私信:是你啊。对不起,认错人了。

他居然还记得。她好开心,跟他聊了一会儿。终于把那句憋得快长毛了的谢谢说了出去。他说,别客气,那天你一副死都临头的样儿,我也不好见死不救。

因为是同行,所以十分有聊。两人聊到下班,又加聊了一会儿,才各自心满意足回家去。

互动渐渐频繁起来。每天刷微博成了莲花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本来刚刚开始新工作,作为新人,总免不了这样那样的烦恼。但是因为有了微博,有了那个味道很对的阿拉灯,她的心情总是以晴好为主。

试用期很快结束的时候,领导交代莲花做一个策划案,是个高难度的东西,要得又急,部门里谁都不愿意接,最终落在了她这个没有拒绝权的新人身上。莲花一直在单位写到夜里十二点,还有大半没完成。为了挽救伤亡殆尽的脑细胞,她在微博上吐了番苦水。

几分钟后,阿凡灯回了私信:我还没睡,帮你做吧。

莲花惊喜得跳了起来,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把最复杂的部分移交给他。两人各自奋战,一小时后,一份完美的策划案浑然天成。

已经凌晨两点了。莲花几乎累得神志不清了,强撑着谢过阿拉灯,说,快睡吧。他回复:好,老婆催我好几次了。

莲花心里顿时惊雷一片,一大片乌云压过来,气压低得快把眼泪逼出来了。沉默半晌,她勉强回了句:不好意思。

那边很快发来一个大笑脸:开玩笑呢,我还是光棍,还在单位。

咳呦喂,这半夜三更的,开这种狗血玩笑会死人的!莲花又喜又气,但也不好多说,一语双关的回他:我也是。又鼓足勇气加了句:多谢帮忙,请你吃夜宵吧。

半小时后,他在微博里喊她:下来吧,到你楼下了——他们还没留过电话,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不要紧,那些都不重要。

莲花欢天喜地地奔下楼,优雅地站在他对面说:去吃梅菜面吧。然后他们肩并肩走向不远处的二十四小时面馆。

路上,她问他:你买新水杯了吗?

他说:还没有,你有的话,可以送我一个。

莲花从包里摸出一个骨瓷的白色杯子,递给他:别再丢了啊,很贵的。

他看着杯子上面清秀的一盏小灯和一朵莲花,笑了:他们说送杯子是一辈子的意思。

莲花脸上泛起轻微的红晕,指指前面的面馆说:到了,就是这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意林

上一篇 : 我想成为你的骄傲
下一篇 : 慢慢飞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