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0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51 次围观 /

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文/倪一宁

你生命中有过那种奇妙的朋友吗。

任何奇妙的事情都可能在她身上发生,拥有一个奇妙的脑回路,有时看起来是……莫名其妙的朋友。

对我来说那个人是秋池。

我跟秋池认识七年。十五岁的我被我妈送去学游泳,练了两周,除了能扑腾淹不死之外,一点进步也没有。而且你知道,越是不会游的人,游起来就越累,所以我基本游完一程赛道,就得爬起来,坐在泳池边上气喘吁吁。

秋池是那个同样坐在泳池岸上的人。她游得极好,常常休息,只是因为懒。

十五岁的秋池尽管穿着大妈式的连体泳衣,却已经能够把胸型调整得非常好看。小麦色肌肤,五官是混血式的深邃,鼻尖微翘,好看得不得了。

我没话找话,说你怎么学得这么快啊,看你跟我同一天来上课的。

她笑得邪气又敞亮,她说,你换一件不压胸的泳衣,保证教练会上心很多。

………………

游完泳回去的路上,精疲力尽的我们俩,会钻进便利店里,买一杯关东煮分着吃。有时交谈,有时就是分一只耳机一起听歌,然后在摩托车疾行过来的时候把对方拉到身边。

真正会成为密友的契机,是秋池带我回家吃晚饭。我高中住校,秋池家就住学校边上。她自作主张地帮我跟宿管提出申请,不上晚自习,但一定保证在十点熄灯前回到学校。

她带我回家吃饭那天,很骄傲地跟她爸妈说,这我朋友,成绩可好了。我当时就疑心,我是她身边唯一一个能带到父母面前的朋友,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极其准确。

因为秋池,我不用再吃学校食堂里糊成一团的食物,每天有变着花样的小菜不说,九点半我要回学校了,她妈还会端出新烤的乳酪蛋糕,放在保鲜盒里,让我带回去。唯一的代价是我要为秋池的一切行为背书——她为什么回家迟了,为什么写作业到一半匆匆跑出去,我都要替她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来。

可能我的小说功底是那时候打下的。

就这么厮混过了三年。十八岁成人礼的前一晚,我们俩坐在学校对面的麦当劳里,凝视着灯火通明的教学楼,和无数同龄人枕戈待旦的青春。我踢了她一脚,说你以后想干嘛。

她想了一会,说:“我要回学校边上开一家卫生合格的鸡排店。”

我拼命笑。我们高中门口有家特别好吃,但卫生一定不合格的鸡排店,秋池每吃必吐,吐完了也不耽误过两天继续吃。她有次吐得受不了,冲到店里问老板,能不能换干净的油来炸,她愿意加钱。

老板当然耸耸肩说我们原料都很干净的。

大概就是那天起,秋池树立了“开家好吃且吃不吐的鸡排店”的理想。

笑完了我问她,一辈子开这么家小店,不会不甘心吗?

她答得干脆:“不啊,反正我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赶上我爸妈了。所以想干嘛干嘛。再说了,就我这点能力,干啥能算浪费啊?”

然后她瞪我一眼,说:“不然你想干嘛?当国家领导人啊。”

我说对啊。我要是当上了领导人,就把人民币上的头像,换成咱们俩自拍。

她思索一会,问我,你知道比你当上领导人更难的一点是什么吗?

“恩?”

“咱们俩什么时候能有张好看的自拍啊。”

………………

我的高三没什么励志场面,因为被预录取,所以基本是到点了“滑”过去的,秋池是裸考,但她活得比我还松弛。具体表现是,她突然迷上了lol。白天有网的时候她练级,晚上家里断网了,她就躲在被窝里看下载好的游戏攻略视频。

我清楚地记得,有次周六学校补课,我去她家门口等她。她突然一脸哀求地跟我说,我们今天能不能逃课。我说为啥,她说她有预感,今天这一把她一定会赢。

我翻了个白眼,说我还预感老师今天一定点名呢。

她边磨磨蹭蹭地穿鞋子,边跟我神叨叨地讲她的预感,以及她今天要怎么打怎么打。我板着脸不停催促她。

在我把她拽出大门,即将关门的刹那,秋池,给我跪下了。

我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

秋池说,你就让我玩吧。我今天真的能赢,真的。

我被她这一跪搞得头昏脑涨,只能说好好好你起来,我帮你请假。

……现在回头看怎么那么像“网瘾少女跪求母亲再玩一把”的社会新闻。

但十八岁的我,屁颠颠帮秋池请完假,在家叫了糖醋小排和南瓜汤外卖,两个人端端正正坐在电脑前,我边啃排骨边看秋池厮杀,也不是不快乐的。

虽然她那天输了。

我离开她家的时候,帮她把垃圾袋带下去,秋池执意要送我。在楼梯上我教训她,说秋池你以后不能这样了,有事说事,你这一跪,我以后怎么面对你?

她嚼着口香糖满不在乎:“咱俩那么好,谁给谁跪不都一样啊?”

一样个屁。

这就是秋池。我们进了不同的大学,我每天勤勤恳恳签到又不出意料地在课上睡着,她活得远比我恣意,怎么说呢,从她的朋友圈看,你就压根看不出这个人跟学校能有什么干系。

她由衷觉得我的每一任男朋友都很没劲,热衷于帮我介绍一切带感的男朋友。

我粗略还有印象的,有夜店小王子(对他家就是专开夜店的),纹身达人,以及调酒师。

她介绍我见纹身达人的那次,对方看到我脚踝上有个小小的疤,就问我要不要纹个蝴蝶遮一遮。

我想了想,告诉他算了吧,我说万一我要考公务员呢?

对方夸张地大笑,跟我握手,说失敬失敬。

当时我在做一份实习,老板打电话来,我躲到卫生间去接,过了会,秋池也进来了。她不看我,只盯着镜子,问我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给你介绍的人啊?

我手忙脚乱地解释,我说不是啊,只是我是个没劲的人。担当不起这种天马行空的角色。

秋池点点头,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那也是我的朋友,是我每天在见的人。

那是第一次吧。我在餐厅门口等车,车还没来,就早早把她轰进室内了,我说天冷,你跟朋友继续玩,别管我。秋池没再坚持,只说你到学校了告诉我。

谁也没想到秋池会去美国读Ph.D,她的理由是,她只能爱上穿T恤打篮球滴着汗把可乐一饮而尽的男孩子,一旦他们穿了西装,就不可爱了。所以她要去读Ph.D,回来到高校当老师,像收割韭菜一样,一茬茬地收割年轻男孩子们。

我们给她饯行。假惺惺地喊她ProfessorGu,秋池挤到我边上(对,那时候我已经不再紧挨着她坐了),跟我说,其实读Ph.D跟卖鸡排没什么区别,我只是不想长大。

我握住她的手,余气轻松地说,你可以的呀。

心里想的却是,谁想长大啊。我每天收到大多数的微信都只想回一句“别烦我让我自己呆着”,但还是深呼吸一口气,听完长长长的语音,说好的你稍等。

我终于也从用QQ邮箱发简历——简历还不是自己写的准傻逼,变成了会一字一句抠合同的大人。再怎么表现得无忧无虑,心里是存着事的,只是想装傻来削弱他人的戒备心,对着世界卖个乖。

但秋池不。十八岁的秋池会为了一局lol跟我下跪,二十二岁的她,就会因为别人说话不干不净就把一瓶威士忌摔对方桌上。

她出国之后,我们联系的频率再度减少。先是facetime,后来发现时间老对不上,她就给我发语音,讲当地的中餐有多难吃昨天的酒后劲太足她昏睡了整整一天,有时讲她男朋友钓鱼时翻船落到湖里的故事。

她发来的语音很长,我有时候忙得焦头烂额,实在不想点开。但又不想承认自己的凉薄,就只能一边做事一边公放。忙完了一拨事,停下来,想一想她跟我说了什么,我要怎么回。

当然我的表现作为朋友来说,是没劲的。

我有时点开她朋友圈,发现有好几条状态我都错过了,就匆匆忙忙补个赞。我们俩的自拍技术都越来越好,但——合照的时候开始会互相谦让,说你坐我后面吧,这个角度好,早两年,我们都推对方一把,说傻逼你在前面,反正你脸大,三百六十度死角。

坦白说秋池给我惹过很多麻烦。可是她身上有种不管不顾的仗义,我从前漫不经心地跟她说起谁谁谁传我坏话,秋池立马蹦起来,说我去割了她舌头。

吓得我差点给她跪下。

大四时候我被隔壁宿舍的女生偷偷录音还剪辑后到处传播,也没什么实质内容,但我还是气得发抖。那时候我对着通讯录里秋池的名字,看了足足十分钟,还是没有打电话给她。我要说什么呢,说有人欺负我,你帮我割她舌头?

不温不火的局面是在上周被打破。我给一个朋友过生日,然后发了条状态,说这是我最好的女朋友。

秋池突然找我,劈头盖脸一句,那我算什么?

我说了秋池是个莫名其妙的人,我本来好端端的给朋友庆生,被她一问,活像个偷腥被抓包的男人。

只有秋池会问得出口这种问题。成年人的第一生存守则是不问,因为大多数你问不出口的问题都有个你不想面对的答案。但她不管,她噼里啪啦问我说,你有多久没主动联系我了,你知道我现在跟谁在一起吗,你知道我搬到哪了吗,你关心过吗?

我被她问得越来越气馁。

我可以有一套完整的理论来回应她的质问——忙乱中我能给的好意就那么点,我没有力气再交换不关心的八卦,也没有精力再关注别人的任何一点变迁。这两年我学会最多的,是对别人的小小善意心怀感激,对疏忽挥挥手说我也理解。

我没有那么多空荡荡的夜晚再跟你谈天说地。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我保管我自己的,你不能要求我同时接管你的生活。

可是我没办法跟秋池说那些。那是成人的相处逻辑,而她是秋池。

秋池比我美,比我有灵气,甚至连读书都比我有悟性,但我唯一胜过她的地方是,我有充足的耐性。我知道人生最后需要的不是小聪明,而是对平庸和重复生活的忍耐力,我可以心平气和地,看一支支蜡烛灭掉。

但秋池不。

我一时不知该对她还是对自己说抱歉。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把这个电话结束掉的。我在写的时候心想,这个故事假如交给别人判定,我就算没站到道德制高点上,也值得被体谅。可是七年前我们手挽手分吃一杯关东煮的时候,谁能料到会有天对着彼此开战。

你激烈我虚伪。你聪明我温吞。你最喜杀伐决断,我擅长隔岸观火。

说得残酷点,七年前的我们就是彻头彻尾两种人,只是当时因为年轻和热忱,不介意连一些歪歪扭扭的线,把对方捆绑进自己的生命。时间替我们悄然松绑。祝福我们前往截然不同的人生。

可是对着你的微信,我也嚎啕过。眼泪不值钱,却是我能送你的最后的礼物。

这就是我们失散的全部经过。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与父亲和解
下一篇 : 挚爱无声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