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很长,谢谢你爱我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路很长,谢谢你爱我

文/猫可可

谢谢你,从我一无所有,到后来满载光环,都在我身边替我高兴。有你这个粉丝,挺不错的。

01

顾辽辽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她不过是去消个食,竟然运气爆棚地遇上了刚粉上的小鲜肉,这便罢了,她还发现对方——不是人!

身为某新秀男团的老幺,陆域旻竟然是个山神,而且还是个很废材的山神,不会瞬移、神力薄弱,这让身为他头号粉丝的顾辽辽有些无法接受。

她万万没料到,她跟陆域旻的故事,竟然是这样的“神展开”。

“你可以帮我保密吗?”陆域旻如是问,恳切无害的脸配上带奶音的低音炮,叫人一不留神就心动。

在他的眼神攻势下,顾辽辽理所当然地点了头。

她表示,作为粉丝,当然要第一时间挺“爱豆”。

“不过,恕我直言,陆老大,你的人气……有点低。”

正喝水的陆域旻被呛了一下,咳嗽了两声,习惯性地动了动头上的帽子,又腼腆地笑:“是有点低。”

岂止是有点低?

别说他了,就连他所在的S团,在当下的关注度都是很低的,而他作为新晋成员,还要遭到老成员的粉丝的抗拒和否定,每每看见微博下的那些评论,顾辽辽就气得想骂人。

都是“爱豆”,哪个不心疼?怎么到她们嘴里,他就成了没资格的人呢?

“你应该要发挥你的优势。”

根据头号粉丝顾辽

辽的了解,陆域旻这个人,太低调、太腼腆,再加上一进圈子就遭受了各种非议,难免没了自信,变得越发少言寡语。

她看过他们的“团综”,整场下来,陆域旻几乎说不上一句话,偶尔有团长cue(暗示)他,他也只是微笑着把该做的表演做好,然后继续当背景板。

“不张扬,不出头,不是戏精。”顾辽辽一本正经,“会B-Box(节奏口技),还长着张耐看的脸。”

顾辽辽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个看脸的世界,而陆域旻的这张脸,很大程度上会帮他一把。

“要是能学一门比较酷的技能,会多一点可以表演的东西。”

比如,吉他。

02

顾辽辽再次受到惊吓,是在陆域旻学吉他半个月之后。

他学习能力一般,胜在肯花心思能吃苦,别人需要练两个月的东西,他半个月就已学会。

顾辽辽看着他指尖的茧,下决心回去要多发几条微博,发起“向全世界安利陆域旻”的话题。

“听听看。”陆域旻接过顾辽辽递来的水,喝了两口,示意她坐下,听一遍他练习的成果。

他弹的是《拥抱》。

节奏稍缓,看得出弹得还不算熟练,低音炮依旧动听,但缺少感情。

饶是如此,顾辽辽还是沉迷于他的声音,听得入神——谁面对这样的情况会不意乱情迷?

“神也不是全能的。”陆域旻低笑了一下,身为一个神力几乎全失的神,他对自己还

算有点自知之明。

顾辽辽当即护主:“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他学业未休,还有公司的各种活动和训练,挤出的一点时间都在练歌练舞,也是十分不易。

作为一个学渣,顾辽辽对其中辛苦深有体会。

陆域旻一笑,身体没动,用微薄的神力凝成风,揉了揉她额前的碎发。

轻得她甚至没有发觉。

顾辽辽还让他多用眼睛跟粉丝,跟镜头沟通。

有一句矫情的话,她一直没敢说——你眼里有光,酒窝里有太阳。

这才是她最初喜欢上陆域旻的原因,除了“开口跪”的低音炮,她更看重的是他脸上的少年赤诚。

“镜头感是每个明星都需要的……”

有一瞬间,顾辽辽恍惚觉得,自己比较像一个经纪人,在教一个刚入行的新人。

偶尔结束工作后,陆域旻会去顾辽辽家里找她。

因为没什么名气,他连出门都不用全副武装,只戴个口罩就可以肆意地逛大街。

顾辽辽找到机会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做你的山神,要去当明星?”

陆域旻笑道:“只是尝试一下。”

正说着,听见有两个路过的女生在讨论陆域旻,说他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花瓶,公司不断地加人,只会让团体更加分崩离析。

陆域旻从一旁淡定经过,顺道拉住了想要上前争论的顾辽辽。

“你平常不爱跟人争论,为什么要为我出头?”陆域旻朝她笑,脸上不是没有失落,但很快掩饰了过去。

顾辽辽叉着腰,哼了一声:“我只是不喜欢有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胡乱指指点点。”

她们怎么就这么肯定,他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花瓶?

03

陆域旻哄了一会儿,顾辽辽才消气。

说起来,两个人越来越不像粉丝和“爱豆”,更像是并肩而行的朋友。

陆域旻因为她的一句话,努力学习了吉他,努力练习用眼睛跟人交流。

而顾辽辽始终在背后默默维护他,在微博评论下一个个地跟人说好话,又码出一篇接一篇的安利文,渐渐有了点成效。

一个周末,顾辽辽突袭陆域旻家,遇上了S团的团长。

刚开始,团长还一脸八卦地以为顾辽辽是陆域旻什么人。

“她就是我跟哥提过的,顾辽辽。”陆域旻耳根微红,用高大的身体遮着顾辽辽的视线。

但没用,顾辽辽还是发现了他家里杂乱的现状。

团长眯着眼睛笑:“这家伙不爱收拾,团里就他最不爱干净。”

顾辽辽也笑。

陆域旻算是她追过的最特别的一位明星了,身份非常人,举止接地气。

她眯着眼,在跟团长说话的同时,余光瞥到他慌忙整理的影子。

房间里,衣服袜子飞起又落,整齐地堆在了一起,等团长领她进去的时候,房间已经焕然一新。

陆域旻的手搭在石化般的团长肩上,得意地冲她一挑眉。

顾辽辽想,陆域旻真的不像是一个明星。

S团发新片的时候,正值陆域旻入团一周年。

辽辽提前一个月去学了甜点制作,最后却只带来了一个烤得有点煳的蛋糕。蛋糕上插着她亲手画的小卡,上面是S团的Q版大合照。

团长站在旁边,高个子的壮汉竟然也有点感动,拍拍她的肩,说:“谢谢你的喜欢。”

顾辽辽恍惚地笑。

她都有点疑惑了,到底是因为S团而喜欢陆域旻的,还是因为他,重新喜欢上S团?

趁着大家不注意,陆域旻拉着顾辽辽去了外面,风有些凉,他把衣服脱下搭在她肩上,然后让她闭上眼睛。

“有惊喜给你。”

他玩起初见时的把戏,轻轻动了动手,便卷起了树上的花。

“回报你的,夏天的初雪。”

陆域旻笑意温暖,灯光下熠熠生辉。

顾辽辽在旁边傻笑——虽然这种浪漫有些低级,但谁叫它是“爱豆”赏的呢?

自家的“爱豆”,做什么都要宠着。

顾辽辽伸手拈了一片花,用手机拍了照:“你真棒。”

不过,要是被保安叔叔看见,就惨了。

她心念刚落,背后便传来一道喊声:“前面的,在干什么呢?”

顾辽辽一个抖擞,拉起陆域旻就跑。没跑几步,听得他在低笑,笑意从喉咙滚出来,有种异样的磁性。

团长带人从后面追过来,嘲笑她不经吓,她也只能垂着头,从耳朵红到脖子。

那天的庆祝会办得很成功,邀请了从他们出道以来就支持他们的粉丝们一起吃饭,期间他们还友善地跟大家聊天。

辽辽看着一群小粉丝脸上羞涩的笑容,忍不住也笑了。

要不是突然撞见微醺中显露神力的陆域旻,她现在应该跟她们一样,为了来见他们而做尽准备、满怀期待。

“辽辽姐,你真是人生赢家。”几个知道她的小姑娘互相鼓励着走过来跟她说话,以为她跟网络上一样高冷又严肃,却意外地发现,她其实很好说话。

“原来辽辽姐跟我们一样,都是一提S团就会心潮澎湃、小鹿乱撞的那种。”

顾辽辽连连点头:“对啊,我现在都觉得,像是一场梦。”

因为喝了点酒,陆域旻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在休息。

隐约听得一点动静,他也不睁眼,翘起嘴角道:“你也累了?”

顾辽辽有些惊讶,她都还未发出声音,他是怎么猜到的?

“嗯,突然太热闹,有点不适应。”

她没有多问,心想他是神,感应周围出现的人,应该不需要太多神力。

陆域旻也没有解释,他之所以知道是她,只是因为,对她太过熟悉。

到兴致,顾辽辽从旁边拿起吉他,递到陆域旻手里。

甚至都不需要多说什么,刚才还闹哄哄的场地,很快就安静下来。团长和其他团员瞟见这边的动静,已经示意粉丝们静下来听歌。

依旧是那首《拥抱》。

只是相较于之前,和弦更熟练,节奏更轻缓,感情更明晰。

有粉丝在下面看着,突然就懂得了他的魅力,一曲毕,尽是掌声。团长也拉

着其他团员和陆域旻,在场地中央跳起了新专辑里的舞。

顾辽辽坐在旁边哼唱,突然眼眶有点湿润。

比起成就感,更多的是被他、被他们努力所取得的成绩而感动。

那天回去,陆域旻不小心说漏了一句话:

“其实,神的生命也是有时限的,他们因为信仰而生,也会因为失去信仰而死。如果这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相信我,我就会消失。”

但顾辽辽也有了些醉意,加之内心太澎湃,听得恍恍惚惚,不真实。

04

除了陆域旻,S团的其他成员也在不断努力,该完成学业的努力完成学业,该拍戏的努力去拍戏,大家各自分散,鲜有一起排练的机会。

也因为如此,他们多数时候出席活动,总是差那么几个人。

而因为缺乏足够的练习时间,他们的表演状况百出。

但就是这么个团体,在年末的榜单上,成了第一,是当之无愧的黑马一匹。

朋友看见报道,打电话告诉顾辽辽。

顾辽辽正在准备应援礼物,作为后援会长,她有很多活需要做。

“你只看到他们现在的光彩,天知道这一年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承受着压力,在各自的领域孤军奋战,偶尔“合体”,还得承受各种猜疑和打击。他们在综艺节目上不顾形象、没有包袱,为的就是让大家看到,他们的每一次表演,都是尽心尽力。

挂断朋友的电话,顾辽辽听见敲门声,开门一看,是陆

域旻。他现在小有名气,那天他弹吉他的视频被团长发到网上,给他圈了不少的粉。而最近的新戏也小有成果,很多人开始萌上这个乐观腼腆又自带呆萌的大男孩。

粉丝换了一批又一批,顾辽辽稳坐后援会会长位置,光明正大地与他保持着最近的距离。

顾辽辽笑道:“现在有钱了,请我吃饭。”

05

跨年的时候,S团受邀演出,因为太久没有“合体”,大家对歌舞都比较生疏,表演出现了很多失误。新闻媒体大肆报道,说他们的“车祸现场”太夸张。

顾辽辽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去后援群解释,又在网上发文表示,“车祸”事出有因。奈何这种事情,爱他们的人不需要解释,不爱他们的人,解释也没用。

顾辽辽担心陆域旻的情况,去他家里找他,却发现他正跟团员们坐成一团,在玩“狼人杀”。

哭笑不得的顾辽辽被邀请一起玩,结果输到脸上被画满了水彩,整个一只大花猫。

吃饭之前,陆域旻带着顾辽辽去洗手间,在旁边抱着手臂看她洗脸,适时地递上毛巾和洗面奶。

“要是被你的粉丝知道,我会被大卸八块的。”顾辽辽开着玩笑,心却怦怦乱跳。

陆域旻咧着嘴笑:“你不也是我的粉丝?”

顾辽辽的心跳得更快了。

这人,什么时候学会不动声色地撩人了?

比顾辽辽想象中更好,这场危机在年后就很快过去。

她不由得

开玩笑,说他们不出名也有不出名的好处,被黑也只是一会儿。团长在旁边笑,休息结束后却又带着大家努力练习。

他们尽量变得越来越好。

在旁边看了会儿他们的练习,顾辽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那之后,她很少单独跟他们见面,除了活动的时候第一时间组织应援,在活动现场疯狂为他们加油之外,再无其他。

连团长都问陆域旻,是不是惹顾辽辽生气了。

陆域旻笑着摇头,眸光却有些变了。

他有偷偷关注顾辽辽的小号,她说,看见他越变越好,她也越来越明白,他们之间的距离。

本就是粉丝和“爱豆”,不是每一种感情都能修成正果的。

陆域旻也没有试图去解释。

06

“辽辽,你最近没关注S团的事吗?”朋友打来电话。

顾辽辽坐在沙发上,一边打开可乐,一边翻开手机浏览器,在上面输入陆域旻的名字。

“没有就算了……我们下午出去玩吧?”

朋友的声音还在听筒里响着,顾辽辽却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推送弹出一条消息:

某××号航班莫名消失,机上人员包括一陆姓明星下落不明。

07

顾辽辽急匆匆地跑到S团所在公司,却被保安拦在外面。两个小时之后,她才终于等到了团长。

团长将一封信匆匆塞给她,便又迅速回去练习。

临走之前,他看着顾辽辽,一声叹息。

无论是出于对“爱豆”的喜欢,抑或是别的喜欢,顾辽

辽都注定要痛一遭。

陆域旻难得说那么多话。

没能告诉你,我之所以想要成为明星,只是想有人信我,让我可以继续留下去。

虽然当神很久很久了,但当人,还是第一次。

尤其,是当一个从头开始的明星。

谢谢你,从我一无所有,到后来满载光环,都在我身边替我高兴。

有你这个粉丝,挺不错的。

送你一首歌,忘了是什么名字。

……

你那么好,我用一生祈祷

带着你江湖里逍遥

只要心还跳,就有我逗你笑

牵着你慢慢变老

很抱歉,我先离开。当最后的信仰不在,世界上,也不再会有神了。

但是,我很感谢,世界上没有人再相信神,但始终有人,对我心怀期盼,对我始终如一。

我很感谢,这世界还有人,相信陆域旻,胜过相信神。

08

顾辽辽后来把信放在了书柜的最底层,用书压上。

隔了一段时间,她在陆域旻出道三周年的时候,用自己的微博账号发了个两个小时时长的视频剪辑。

上面是陆域旻的幕后。

都是她偷偷拍的。

她需要更多人记得,有一个人默默努力、认真成长,只为带给别人更多力量。

她也需要有人记得,有一个人,到最后都在感谢,有人爱他,有人陪他一路走过。

而她只需要记得——

某天的午后,她吃完饭,在街角遇到个醉了酒的山神。

山神什么都不会,仅有的一点神力只能用来把玩一下花花草草,做些比魔术

高档一点的把戏。

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愿意。

从始至终,我都信你。

信你陆域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