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依赖雨点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伦敦依赖雨点

文/半生瓜

曾经想夺她的梨的男孩,曾经教她物理的男孩,曾经送她到巷口的男孩,现在别人身边的男孩。

Part 1

“以墨,阿盈要结婚了,婚礼在下个月四号,方便的话,回来一趟吧。”短短一行字,方以墨看了不下十次——阿盈,要结婚了。

在方以墨二十五年的时光里,有季可盈的日子就长达十五年,季家阿妈曾打趣道:“阿盈甚好梨子和以墨,可是无论怎样,都不可以同吃一个梨子。”小阿盈不懂阿妈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句话却深深记在心里。

从小到大,每每以墨踢完足球,看到坐在一旁的阿盈啃着脆生水灵的梨子,都忍不住想要夺过来咬一口,阿盈谨记阿妈的话,哪怕用尽全力都要守住梨子,久而久之,以墨懂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阿盈的梨子动不得。

既然阿盈的梨子他动不得,那别人也休想动。这样邪恶的念头在小以墨的心里滋生,起初只是梨子,后来就变成了一支笔、一本书、阿盈的一天。旁人眼中的阿盈总是傻乎乎的那一个。方以墨上课睡觉,阿盈替他补笔记;方以墨放学不回家,阿盈替他做作业……

这样一切都有阿盈的日子持续到小升初的时候,那是方以墨第一次失去阿盈。阿盈学习成绩优秀,被市重点初中录取,而方以墨却因为习惯了事事有阿盈,最后一次考试成绩一塌糊涂。

懵懂的小以墨很快就明白,若想时时有阿盈,至少学习一定要比阿盈还要好。

短短一年里,方以墨就从班级中游考到了年级第一,又顺利转到了阿盈所在的学校和班级。

进入陌生教室看到熟悉的脸,方以墨心中舒了一口气。彼时,阿盈和以墨升初二。

在以墨眼中,阿盈和其他女孩子还是很不一样的。他人爱明媚阳光,阿盈偏爱绵绵雨后,每逢下雨,阿盈总是一脸开心,把鞋子衣服打湿也不会在意,可是总会招来阿妈的责骂。

“以墨,阿盈身子不好,再怎么喜欢雨天,也不能任由她淋雨。”季家阿妈知道说不动阿盈,便说给了以墨。

初二初学物理,阿盈就吃了大亏。尽管阿盈还有英语撑腰,总成绩在班里还是稳居前三,但是在物理老师那里,还是难免会抬不起头。

于是开小灶这个任务就落到了以墨头上,男孩子对物理本来就比女孩子更有天赋,再加上物理老师又偏爱以墨,这个任务交给他再合适不过。

“力哦,物体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就像你握着鸡蛋,你对鸡蛋有力,鸡蛋对你也有力……懂了吗?”以墨耐心地讲着。

阿盈抬头认真地看着以墨,然后摇摇头。

“笨阿盈,就像,雨落在地上的那一刻,雨洒向了地,地抱住了雨。”阿盈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十年后的方以墨回想到当初给阿盈讲题的日子,还是忍不住感叹那才是最好的时光。

Part 2

“我听阿盈讲过你,她总说读书时候方妈妈和你待她是极好的,谢谢你们多年的照顾。”方以墨看着眼前这个温雅稳重的男人,阿盈定是信任他的,所以才会那样放心地将自己交给他。

方以墨看着眼前天造地设般登对的眷侣,读书时的事儿又浮上脑海,自己和阿盈,也曾这样登对过。

“阿盈,英语老师让起的英文名儿你想好了吗?”以墨问道。

“还未遇到合适的,太常见的自己不爱,可自己去想却又想不到。”阿盈呆呆地看着窗外滴答的雨点。

“这般喜欢雨,不如叫raindrop(雨点)吧。”以墨随口说道。

阿盈瞳孔一缩,有些东西,有感觉就在一瞬间:“好,那就raindrop。”

“那你呢。”阿盈反问以墨。

“我?没听到喜欢的,就马马虎虎叫London(伦敦)吧。”

阿盈听到就扑哧笑了出来:“还伦敦,大英帝国要告你侵犯姓名权了。”

以墨还真是热爱着伦敦,那个拥有哈利·波特和福尔摩斯的地方:“阿盈,我们以后去伦敦吧,我了解过了,高中成绩足够优秀再加上英语够好,是可以申请英国的院校的。”

以墨眼眸中的认真让阿盈失了神,鬼使神差般,阿盈听到自己说了声——好。

后来的后来,方以墨真的去了伦敦,然而阿盈,终究是没有去成。

“以墨,这红烧肉好吃便多吃些。”每每方妈妈有事,季家阿妈就把方以墨叫到家里来吃饭,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

“阿姨的饭我从小吃到大,尤其是这红烧肉,百吃不腻。”季家阿妈做得一手好吃的红烧肉,即使是十年后的方以墨回想起来,也是任何山珍海味都比不上的。

“你和阿盈从小就在一起读书,这高中又考在了一起。阿盈物理差劲,学了文便和你不同班了。她呀,又是榆木脑袋,你还得多照顾照顾她。”季家阿妈说道。

“阿姨放心,我会照顾好阿盈的。”方以墨答应道。

吃过晚饭,季家阿妈让阿盈把以墨送到巷口,“你真想好要学文了?”以墨问道。

“我的物理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我对文科还挺感兴趣的,搞不好以后还能当名大记者嘞。”阿盈看过不少纪实类的书籍,对记者这一职业无比向往,偶然一次和季家阿妈提及想当战地记者,可把季家阿妈吓坏了,自此以后她再也没提过。

“你呀,小灶给你开了不少,这物理怎么没有半点长进呢。”方以墨无奈极了。

“大师的衣钵哪有那么容易继承啊,倒是你,这般爱好物理,以后说不定还能成物理学家呢。”阿盈打趣道。

“伶牙俐齿,在阿姨面前就成榆木脑袋了,快回去吧。”方以墨站在巷口看着昏暗路灯下的女孩愈跑愈远,灵动的马尾肆意摆动,直到看到远处黑暗中一闪一闪的灯,才转身离开,这是阿盈与他的约定——灯闪三下,安全抵达。

Part 3

刚去文科班,方以墨还有点担心阿盈去了新环境会不会不习惯,只能抽空在课间跑去看她,可是看到扔掉物理的阿盈重拾学习的自信,他也替她开心。

分了文理后的第一次考试,阿盈和以墨分居文理第一,“听说某人今天有好消息。”方以墨调侃道。

“比不过某人学习好加足球赛得奖,文科班女生都慕名而去。”阿盈撇撇嘴。

方以墨参加的校足球队代表市里参加了比赛,他还是中锋,俘获了不少女孩子的芳心。

“你妈妈今晚有事,我妈让我带你回家吃饭,放学等我。”撂下这句话,方以墨就跑回去上课了。

“阿妈真是的,出门前都不和我说呢。”阿盈嘀咕着,转身进了班。

放学后的以墨准备早早去等阿盈,却不想一出门就被人叫住了。

女孩塞给他一封信就跑掉了,楼道里灯光昏暗,方以墨没太看清女孩的模样,想起还要等阿盈,便草草地把信塞在书包侧面了。

方妈妈平日工作很忙,难得有几日清闲,便学了些新奇的菜,叮嘱以墨和阿盈做完作业再出来吃饭。

以墨作业完成得快,一开始还乖乖地看着阿盈做作业,没过多久就翻翻阿盈的课本,看看阿盈的书包,即便认真如阿盈,那刻也被干扰得没办法好好写了。

“以墨,想吃饭吗?”阿盈问。

以墨还以为阿盈写完作业了,一阵欣喜。

阿盈指了指门,说:“你出去的话,我很快就会写完哦。”

以墨懂了,随手拿了本小说便出去了。

没了方以墨的干扰,阿盈很快便写完了作业,收拾完东西打算出去吃饭,眼睛扫过方以墨的书包,却看到了那一抹违和的粉色。

阿盈拿起来看了看,温柔的字里行间藏着女孩子懵懂的喜欢,文末的署名也是一个温柔的名字,林若若。

阿盈把信件放回原处,便出去吃饭了。

饭桌上,方妈妈说:“以墨,妈妈上司的孩子和你们在同一所高中,比你们低一级,本来学习挺好的一个孩子,突然遭遇学习滑铁卢,想让你辅导下理科。妈妈答应了,以后放学你等上她,接回家来补补课。”

末了,方妈妈又补充道:“哦,对了,那孩子叫若若,挺温顺的孩子,应该不会难教。”

若若吗,阿盈心中呢喃着。

Part 4

就这样,阿盈和以墨放学回家的路上,多了一个林若若。

自林若若到家补课以来,方妈妈每天都有时间做晚饭,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一有事就把方以墨托付给季家阿妈了。

“阿盈,好久没见以墨了,现在学业开始紧张了吧?”季家阿妈说。

“我也不怎么见他呢,他现在还要多负责一个人的学业,自然忙得很。”阿盈嘟囔道。

季家阿妈笑笑,又说:“以墨靠得住,有事情找他就对了。”

“能有什么事情嘛。”阿盈嘀咕。

彼时迎来了重要且难忘的高三,当时经历的痛苦,却在数年后成了阿盈和以墨心里琥珀色的安乐窝,也像颗糖,诱惑到梦里都是粉红色。

“阿盈,我了解过了,伦敦大学的物理系和化学系都很好,如果不能一起去伦敦大学,我们也可以多报几所其他学校,一定会没问题的。”方以墨说道。

过了一会儿,方以墨又摇摇头:“不行,不行,一定要一起拿到伦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今天开始你跟我一起强化训练。”

阿盈看着自说自话的方以墨,只是笑笑,心里默念道,我的男孩,伦敦大学见。

方以墨和林若若提及要结束补习的事,林若若垂头丧气地去找方妈妈,方妈妈见林若若这样温顺的女孩受了委屈,便和方以墨说:“你和阿盈学习的时候,她在一旁做作业,不会干扰到你们学习的。”方以墨勉强答应下来。

于是,阿盈和以墨学习的时候,还是多了一个林若若。

考虑到家里学习空间小,回家路上又浪费时间,以墨和阿盈就在学校旁的咖啡馆学习。

三个人坐在一起,总有一个人会落单。阿盈和以墨又有长达十年的互相陪伴,这个落单的人就成了林若若。

方以墨当然不知道,那么多他收到后来不及看的粉色信封中,有一封的署名就是林若若。他也不会知道,给林若若补课是她得知了爸爸是方妈妈上司以后,故意考差去求爸爸求来的。多的是他不知道的事,包括她的少女心事。

其实对林若若来说,和阿盈、以墨一起学习未尝不是一种煎熬。十年的相处,他们俩之间的默契体现在点点滴滴,阿盈从不给以墨点和咖啡有关的东西,因为他从小就对咖啡过敏,以墨也能很快地从阿盈书包中翻到自己要用的文具。这些在他们眼中再正常不过的小事情,件件积郁于林若若心中。可她还是选择每每下学就来到咖啡馆,只有这样,她才能看到与她不同年级的那个心上的男孩。

Part 5

每天学习完,方以墨都会先把阿盈送回家后再送林若若回家。

经过两个月的强化训练,阿盈和方以墨都凭着优秀的成绩单和雅思成绩,向伦敦大学递交了申请。

又过了一个月,方以墨收到了来自伦敦大学的offer(录取通知书),他第一时间就是去告诉阿盈。阿盈看到他开心得像个孩子,却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告诉他:“不急,不急,我的也在路上。”

这天的方以墨是真的很高兴,送阿盈和林若若回家的路上说了很多很多话。送阿盈到巷口后,林若若鼓起勇气说:“以墨哥,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早点回家。”

方以墨顿了一下,女孩子总是很看重生日的,他看了看不远处阿盈的背影,又看看四下无人的街道,想了想不会出什么事情,不等阿盈闪三次灯就去送林若若回家了。

阿盈满怀期待地打开邮筒找着那个from London(来自伦敦)的信封,果然寄回了家,阿盈嘴角上扬。

她本想跑出去给方以墨看的,不知怎么,却先回了家。

“阿妈,我要去伦敦读大学了。”阿盈一回家就把好消息告给了阿妈,可是阿妈却并未像以前一样回应她。

“阿妈,你在干吗啦,地上怎么乱糟糟的。”一边说着,阿盈一边走向卧室,却看到阿妈倒在地上。

一时间,阿盈手足无措,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打了120叫救护车来,她的声音都在抖。

挂了电话的阿盈蜷缩在阿妈旁边,她害怕极了,突然,她想到了方以墨。她还没有闪灯,以墨一定还在等她。想到这里,阿盈就像无助的飞蛾,怀着期望跑去巷口,以墨在,她心安。

用尽全力跑到巷口的阿盈,终究是如飞蛾扑火,得到的尽是失望。

好在救护车来得及时,阿妈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原来,季家阿妈为了让自幼丧父的阿盈过得不比别人差,她白天上班,晚上就织毛衣,常年劳累,导致肝功能衰竭,阿盈读初三那年,她就查出了病。她担心阿盈没办法好好读书,就一直瞒着,直到现在瞒不住了。

阿盈恨透了自己这么迟才发现阿妈身体不好,一想到自己差点失去阿妈,她的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重症监护室外的阿盈做了一个决定,她要让一件事烂在心里。

第二天上学,方以墨早早在学校门口等她:“阿盈,有没有收到通知书啊?”

阿盈答:“还没有,新闻系的通知书总会比其他系的要迟,我还得准备下个月的高考。”

方以墨察觉出阿盈的异样,还以为她是因为没有拿到通知书才这样,也就什么都没说了。

高考前的一个月过得异常快,方以墨为了让阿盈心里好受些,也参加了高考,虽然他仍认为自己会和阿盈一起去伦敦大学。

方妈妈早早给方以墨订了机票,好去适应异国他乡的新环境,时间就在阿盈高考成绩出来的前三天。

为此,方以墨和方妈妈大吵了一架,最后不得已,方妈妈请了阿盈过来。

阿盈说:“你去就是了,我且慢慢地等。”

等什么呢?阿盈自知,方以墨再也不会在伦敦大学等到她了。

阿盈在机场送别方以墨,含泪的笑眸看着愈走愈远的男孩,去伦敦读书终究成了他一个人的事。

成绩出来了,阿盈还是文科第一名,季家阿妈也快要出院。阿盈选择了本市的C大新闻系,虽然可惜了她的分数,但也方便她照顾阿妈,除此之外她还找了一份兼职。

出院后的季家阿妈总和她念叨起方以墨:“以墨是个好孩子,你们两个从小就在一起读书,大学怎么就分开了呢。”

“他是好孩子?我看不见得,人家远在英国,阿妈管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好啦。”阿盈一边削苹果一边说。

“读幼儿园的时候,其他小朋友笑你没爸爸,以墨冲出来气势汹汹地把他们说哭了。”季家阿妈回忆着,“那时候啊,我就觉得以墨一定是个好孩子,你有什么事找他,一定靠得住。”

阿盈削苹果的手顿住了,她真的,忘记了。

Part 6

刚到伦敦的方以墨总喜欢和阿盈分享新鲜事儿,在那个还没有微信的年代,一条越洋短信费就要一块钱。方以墨不在乎,阿盈却是心疼得紧,一天下来,方以墨能发十几二十条,阿盈从不超过三条。

“阿盈,阿盈,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我叫London Fong,他们都笑了,有人告诉我,这就和有人叫张北京一样,好笑吗?英国人的幽默真奇怪。”

“阿盈,每每伦敦下雨我都会想起你,可是啊,伦敦总是在下雨。”

“阿盈,你说,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墙上画着的爱因斯坦、牛顿、普朗克会不会就像马良笔下的画一样鲜活了起来。”

远在八千一百公里外的方以墨不会知道,大一的阿盈光兼职就找了两份,周一到周五她在学校附近的花店里兼职,周六周日就给小学生补习。新闻系大一的课又很多,阿盈只有在晚上打完工才能完成作业。

忙成这样的阿盈,还是不忘挤出时间去回他的短信。

阿盈在花店认识了曾雅学姐,学姐是C大音乐系的,插花的时候哼着小曲,恬静又温柔,有不少倾慕者。阿盈听别人说,音乐系的那些人最清高了,最喜欢吊着别人,可阿盈却觉得,学姐不是这样的人。

和学姐慢慢熟络起来,阿盈才知,学姐有一个在一起很多年的男朋友,学姐的男朋友同样去了英国读书。谈及男朋友的学姐脸上有着满满的幸福,这是阿盈不曾见过的样子。不知怎么,阿盈想到了方以墨。

和学姐一起等待,日子似乎过得格外快,这年夏天,阿盈等了方以墨一年,学姐等了男朋友四年。

方以墨的大一也过得格外顺利,他的导师Dr.Sheperd(谢泼德教授)给他的期末论文极高的评价,并希望他暑假可以留下来搞研究。

阿盈虽然沮丧,但也能理解。梅子味的夏天属于恋爱中的男女,傍晚吃过大排档,大汗淋漓忍着燥热也要勾肩搭背,顺路给心爱的姑娘买束花,这是夏夜男女的缩影,而阿盈的竹马却不在身边。

伦敦的开学季,方以墨在系里众多新生中看到了熟悉的亚洲面孔,那个人就是林若若。

方以墨不会知道,高三的林若若在桌子上写得最多的就是“方以墨”这三个字,坚硬的木头在脆弱笔尖的雕琢下,“方以墨”三个字深深刻在桌子上,也深深刻在她的心中。每每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方以墨就是她全部的念想。

异国逢故人,方以墨的心底多少也有点不一样。

似乎又回到了两年前,方以墨和阿盈之间,还是多了个林若若。

“阿盈,林若若竟然和我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

“阿盈,林若若英文名叫Ingrid(英格丽德),真是一个好英国的名字。”

“阿盈,Ingrid选择了我的课题小组,她在物理方面的天分被不少导师认可。”

……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方以墨还是会每天发以阿盈开头的短信和她分享新鲜事儿,可阿盈却认为好像什么都变了。

Part 7

二十出头的男孩最相配明媚的、狡黠的、独立却依赖的女孩。对方以墨来说,这个人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林若若。特别是在一次小组聚餐中,林若若大方地向大家讲述她在高中时曾亲手给方以墨塞过信。

数年前昏暗的楼道、俏丽的背影一下子涌入方以墨的脑海,没有什么比你刚有好感的女孩子坦言曾喜欢过你更让人激动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起哄,“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大,自信大方的女孩脸上也渐渐变红,只听方以墨说:“愿意试试吗?”

于是这天的短信变成——阿盈,阿盈,原来林若若曾喜欢过我,今天我们在一起了。

临睡前的方以墨发了这则短信,随后进入梦乡。刚起床的阿盈看着这则短信,却开始了难熬且漫长的一天。

这是学姐的最后一天班,她考上了英国的研究生,终于和男朋友结束了多年的异地恋。

阿盈打心底里替学姐高兴,可是她却终究不能像学姐一样了。

方以墨彻底把阿盈当成了恋爱的僚机,两个人的日常聊天也从“阿盈,阿盈”变成了“若若”。

“若若的物理真的是青出于蓝,想当年我还是她的补课老师呢。”

“若若今天碰到了J.K.罗琳,还拿到了她的亲笔签名。”

“若若和我打算在圣诞节回国了。”

……

彼时,距离阿盈和以墨上一次见面已过去一年半,距离方以墨失去阿盈还差一个月。

即使每天都有联系的两个人,再次见面后也会觉得变化好大。曾经想夺她的梨的男孩,曾经教她物理的男孩,曾经送她到巷口的男孩,现在别人身边的男孩。这是阿盈看着桌子对面一对眷侣的感慨。

回国后的方以墨似乎很忙,忙着见老师,忙着见亲人,忙着谈恋爱,阿盈却不在这三类人之中。

季家阿妈听说方以墨回国,说什么也要请他来家里吃顿饭。阿盈向方以墨转告了阿妈的心意,方以墨这才在临走前一天抽出晚上的时间,他还说要带若若见见季家阿妈。

阿盈本不想让阿妈亲自下厨的,可奈何阿妈坚持要做,因为季家阿妈做的红烧肉是外面餐馆无法复刻的,也是方以墨最爱吃的。

约定好的那天,阿盈要去花店上班,临走前,给阿妈买好了做饭要用到的食材。快下晚班时,方以墨给她打了电话。

“阿盈,若若中午吃坏了肚子,我还在医院陪她。晚上……可能去不了了。”方以墨说道。

“好啊,照顾好她吧。”阿盈说,可是阿妈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这句话被阿盈咽进了心里。

临近下班,阿盈接到了邻居的电话。

“阿盈,你阿妈晕倒了,烧菜的烟都蹿老高了。我叫了救护车,你快回来吧。”

似乎又是一个轮回,不知怎么,她拨通了方以墨的电话。

接起电话的,却是林若若。

“阿盈姐,以墨给我买饭去了,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他吧。”林若若大抵是刚做完检查,说话都是虚弱的。

“没什么事,你好好休息吧。”阿盈的声音仍在强演坚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夺她的梨的男孩子却和别人在一起了,十余年的相处最终敌不过几个月的陪伴。阿妈曾以为方以墨可以照顾她一辈子,所以从不让阿盈给以墨分梨吃,可是阿妈却没有想到,即使没有分过梨,阿盈和以墨也要分离了。

Part 8

季家阿妈没能如上次一般闯过鬼门关,方以墨还是在第二天飞回伦敦,那段艰难时光,阿盈曾经最亲密的两个人都不在她的身边。

生活的日渐忙碌终究打败了八千一百公里外的友情,曾经最熟悉的人也成了陌生人。

偶然一次,阿盈碰到了学姐。学姐挽着比她高一头的男朋友,幸福溢于言表。后来阿盈才得知,学姐和曾在一起很多年的男朋友分开了,当初为了维系异国恋,她放弃了很多,直到最后,他还希望学姐能为了他定居英国。

“阿盈,我曾为了一个人放弃了很多。现在我遇到了愿意为了我放弃很多的人了。”学姐看向远处排队买奶茶的男孩子。

临毕业的阿盈,在没有方以墨的日子里,也谈了恋爱。她和这个男孩子也曾分吃过梨,也曾共吃过果,最后这个男孩子还是站在她的身边,成了她的爱人。

Part 9

London Fong和Ingrid Lin在伦敦大学物理系是一对神仙眷侣,两个人联手研究了粒子物理的一个很难的课题,可即使是神仙眷侣也会争吵,当争吵又升级时,分手成了一个必然结局。

2007年,十二岁的方以墨在电视上听到了陈奕迅的《不如不见》,虽然不知道歌词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真的很爱听这首歌。

2017年,陈奕迅在Copper Box Arena(铜箱馆)办演唱会,方以墨独自前往。陈奕迅也唱了那首《不如不见》,当他唱到“伦敦总依恋雨点,完全为见你一面”时,方以墨想到了学生时代那个看着窗外下雨的女孩和看着女孩的自己。

伦敦总依恋雨点,是十二岁的方以墨唯一能听懂的一句歌词,也是方以墨的真实写照。他给自己起名为London,给阿盈起名为Raindrop,私以为这样的话,便能实现时时有阿盈。

可是啊,他和阿盈却成了这首歌里的另一段歌词——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中间隔着那十年,我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

同年,阿盈完婚,方以墨回国参加了婚礼。婚礼上的阿盈看到方以墨,剩下的只有平静。也许阿盈曾失去了那个热爱伦敦的少年,可是方以墨也失去了那个曾经心里眼里都有他的季可盈。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