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几分甜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荔枝几分甜

文/唐刀(来自飞言情

【内容简介】

沈荔枝以为蓝因是个柔柔弱弱的男孩,没想到在招惹了蓝因之后,反而收获了一块儿怎么也甩不掉的牛皮糖。她以为的蓝因单纯可爱,没想到私下的蓝因城府极深,他从一场设计好的试探中接近沈荔枝,谋划了一切……

沈荔枝回到别月山庄的时候,蓝因已经睡着了。她靠坐在沙发上,支起一条胳膊描绘着他的眉眼。到底是年轻,眉眼间有着独属于青年人的朝气。食指一路向下,直到点在那温润的唇瓣上。

沈荔枝没想到蓝因会突然醒来。他猛地将她拉入怀抱,惺忪的双眼从迷蒙转为清醒,接着他闻到了她身上若有似无的男士香水味。

沈荔枝抬手抚摸上蓝因的嘴唇,袖口扇起的风更让蓝因生气。他翻身将她压下,为了不让她反抗,特意抓紧她的手,问:“你跟谁出去了?”

他当然知道沈荔枝是跟靳南出去了,靳南是沈荔枝的“竹马”,只有他惯爱用古龙淡香水。而沈荔枝又是极度洁癖的人,她无法忍受身上沾染上其他人的气味,这洁癖却甘愿为靳南让路。

“靳南。”沈荔枝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直接回答。下一刻,蓝因狠狠吻上她的唇。沈荔枝没有反抗,舌尖漫上的甜令她有瞬间的出神,那是独属于荔枝的清甜。

沈荔枝蓦地想起茶几上的果盘里,整整齐齐摆着的都是荔枝的壳。想到这里,沈荔枝笑了起来,她回应着少年的吻,心里空出的那一块儿地方像是突然充盈了一样。

沈荔枝的回应让蓝因心情好了许多,他轻轻地把她抱起来,动作利落而温柔。

沈荔枝揽住蓝因的脖颈,乖顺地窝在他的怀里,任他将自己一路带往浴室。

花洒的水淅淅沥沥往下落,沈荔枝有些看不真切蓝因的眉眼,她仰起脸吻上蓝因眼角的那颗泪痣,低声说:“我请了搬家公司过来。”

蓝因不解地问:“请搬家公司过来做什么?”

沈荔枝抬手关掉花洒,她一向不喜欢明知故问的人,蓝因的问题,令她有些不悦。于是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搬家公司明天过来,会将你的东西打包邮给你。”

她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见蓝因还愣在原地,便冷了声音道:“你出去吧,我要洗澡了。”蓝因木然地转身离开,一句话也没说,就从沈荔枝的视线里消失了。

沐浴后,沈荔枝裹着睡衣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处理今日遗留下来的工作。

她是荔枝传媒的CEO、业界顶尖的经纪人,手下的艺人无一不是红得发紫。这些年来,许多像蓝因一样的人围着她,她的身边,从来不缺男伴。

处理完工作后,已经将要天明了,她站在窗前,抬起遥控器要关窗帘时,瞧见楼下的出租车打着双闪,车的后备厢边上摆着两个行李箱。

似乎是感受到沈荔枝的目光,蓝因抬起头,与她目光相触间,蓝因抬手指了指她手中的手机。沈荔枝挑眉,她划开锁屏,瞧见蓝因发来的消息:“我自己可以走,不用搬家公司。”

她果断地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键,窗帘于是朝中间合拢,直到隔绝了蓝因炽热的目光。

蓝因没想到沈荔枝的订婚典礼会这样盛大。

彼时,他远远站着,瞧见靳南揽着沈荔枝的腰,俯身不知道和她说了些什么,等他再直起身时,沈荔枝踮起脚亲了亲他的脸颊。

越看越不是滋味,他将手插在口袋里,摸着藏在口袋里的丝绒盒子暗自气恼。他和沈荔枝在一起一年多,沈荔枝是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

蓝因正想着,余光就瞥见沈荔枝拿着手机往外走,他跟了上去。

他站在她身后听她打完电话,在她转身之际拿出早就备好的礼物,道:“送你的订婚礼物。”

沈荔枝收下红丝绒的盒子,疏离地答谢,随后迈步就要离开。她刚走出两步却突然被蓝因抓住了手腕,她停下脚步,蹙眉问:“蓝因,你想做什么?”

“礼物,你还没看。”他眸中满是固执。沈荔枝无奈,只好打开丝绒的盒子,随意瞟了一眼里面荔枝造型的碎钻手链,说:“这样可以了吧?”

蓝因拿起那条手链,他垂着眸,视线落在沈荔枝戴着订婚戒指的手指上,说:“手抬起来。”

沈荔枝知道蓝因固执,加上今天是她的订婚典礼,容不得出一丝差错,于是抬起手,伸向了他。

蓝因的目光很专注,她心下一软,正要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见他抬起目光深邃的眼眸望向自己,眸中像是有着万千星河,闪烁迷人。沈荔枝呼吸一滞,她错开目光说:“我……”

她后面的话被蓝因堵住,唇畔柔软的触感令沈荔枝震怒,她想要挣脱,却被蓝因牢牢地锁在怀里。沈荔枝心惊,她挣不脱,索性狠狠咬下去,舌尖很快弥漫出血腥味,蓝因仍是不放。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呼吸间的氧气快要消失殆尽,蓝因才松开她。

他擦了擦唇边的血迹,声音有些嘶哑,道:“我也有感情,你不能想丢就丢,昨晚不是告别,今天才是。”

沈荔枝扬手扇了蓝因一巴掌,恨声道:“下周一来我公司,我们谈解约的事儿。”

蓝因目送着沈荔枝离开,胸口如同塞了一团棉花,鼓鼓胀胀的。他知道沈荔枝办事从来果断、利索、不拖泥带水,一年前是,现在也是。

时间回溯到一年前,那时他刚刚上大三,有经纪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后,他不做考虑就冒然接下,也是在后来,他发现那家公司不懂运营,正苦于无法离开那个旋涡时,是沈荔枝主动帮了他。

仅仅是在一次晚宴上见了一面,她就在次日找到他,问:“想来荔枝传媒吗?违约金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付!”

解约是沈荔枝提出来的,她需要赔偿蓝因一大笔违约金。法务将拟好的解约合同摆在蓝因面前,蓝因执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随后,他站起身,朝着对面沈荔枝坐的方向伸出手,道:“谢谢沈总过去的关照。”

沈荔枝看也不看他,转身径自离开了会议室。蓝因注意到沈荔枝手腕上的荔枝手链已经不见了,倒是无名指上的那枚订婚戒指闪耀得刺目。

离开荔枝传媒后,蓝因收到了靳南发来的消息,他坐在车里想了一瞬,才决心驱车前往靳南发来的地址。

抵达靳南家中时,已经是傍晚了,靳家没有开灯,百叶窗漏进来的光线隐隐能照亮屋内的摆设,靳南靠坐在沙发上,辨不清神色,只低声问:“带来了吗?”

蓝因将牛皮纸袋里的照片摆在靳南面前,他只瞧了一张,就反手压下,仿佛不愿多看一般,道:“好,你回去吧。”

蓝因兀自站着不动,在对上靳南疑惑的目光后,嗫喏着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回靳家?”

闻言,靳南忍不住勾了勾唇,他朝沙发上一靠,道:“我答应过你的,不会忘。”

蓝因翘了翘嘴角,他弯腰鞠了一躬,语气欢快地说:“谢谢哥。”

在离开靳南家后,蓝因挂在唇边的笑意瞬间隐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奢华的豪宅,忍不住想问荔枝,她自诩从不会看错人,那么靳南呢?

一年前,靳南找到他,声称可以帮他回到靳家。

他是靳家流落在外的非婚生子,对于归属的渴望是别人不能体会的,况且靳家是南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回到靳家后,无论是生活还是社会地位,都将与他现在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

靳南帮他回到靳家的条件就是,接近沈荔枝。

蓝因清楚靳南接下来的每一步,那些对付沈荔枝的办法,即使是想一想,蓝因也觉得心惊。

在和荔枝传媒解约后的很长一段日子,蓝因都因为没有通告而不用外出工作。他原先的那个经纪人也跟着跳了出来,经纪人业务能力很强,她替蓝因争取来了一档综艺节目用以增加曝光率。

拍先导片时,蓝因才知这档综艺也邀请了沈荔枝和她的艺人范天东。范天东是一线演员,他出道四年能够登上演艺圈的巅峰,也源于沈荔枝为他接的戏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精挑细选的。

轮到蓝因这一组时,节目组问:“余玲,你知道你的艺人蓝因最爱吃什么吗?”

这是个考验经纪人和艺人之间互相了解程度的问题,余玲很快写下答案,白板翻开时,上面写着两个字:荔枝。

然后节目组的人问:“蓝因,经纪人的答案对吗?”

蓝因点点头,随后也翻开自己的答题板,眸中蕴出一点儿笑意,承认道:“是,荔枝又软又甜,我从小就爱吃。”

他的视线飘了一圈,落在沈荔枝身上仅仅一瞬就又飘远。他没有从沈荔枝的眸中看到任何波动,即使知道沈荔枝一贯会伪装,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失望。

拍摄结束后,蓝因私下找到了沈荔枝,她的眼妆已经卸净,看起来已经没有节目上夺人的气势,反而显得柔弱无辜。蓝因注意到沈荔枝眼角有些泛红,忍不住开始心疼,说:“你的眼部容易过敏,怎么也不注意一些?”

沈荔枝揉了揉太阳穴,似是有些头疼,问道:“蓝因,你还有完没完?男子汉大丈夫,分手就分手,指不定下一个会更好。你这样缠着我,我都替你觉得没劲。”

蓝因噎了噎,正要开口,又被她堵了回去:“如果你是怕我会对你实行打击报复,那么大可不必,我沈荔枝说什么是什么,从来不会在背地里使绊子。”

蓝因凝视着沈荔枝离开的背影,不禁想笑。沈荔枝一向自信自己挑人的眼光,但蓝因觉得,再没有比沈荔枝的眼光还要差的人了。

沈荔枝回到靳家时,家里空无一人,自从定下婚约后,她就从别月山庄搬到了这里来,但靳南很忙,每每归家都要到后半夜,他们之间仿佛存在着时差。

沈荔枝有些疲倦,她坐在软皮沙发里,看着时针一格一格地走过,时针走过五个格点时,靳南回来了。

靳南脱下西装外套,转身看见了挺直腰板儿坐在沙发上的沈荔枝,挑眉问:“怎么还不睡?”

沈荔枝呼出一口气,低声说:“靳南,我们谈一谈吧。”

靳南是沈荔枝的初恋,沈荔枝十八岁时和比她大两岁的靳南在一起,如今沈荔枝已经二十六岁了。

“靳南,你对我还有真心吗?”

她问得突然,靳南有些措手不及,以玩笑掩饰尴尬道:“我知道,最近公司太忙疏忽了你,以后争取早些回来,好不好?”

沈荔枝收回胶着在婚纱照上的视线,转而看向靳南。这些年来,她和靳南分分合合,耗尽了她全身所有的力气。因此,她只是道:“我们分开吧。”

这句话就像是引燃了炸药桶,靳南冷笑,声音低沉得可怕:“沈荔枝,你是不是从不觉得自己有错?”

沈荔枝闻言转身,脚步不停,急于逃离这里,她迅速收拾东西的样子激怒了靳南。

靳南堵在门口,道:“你若敢离开这里,就要承受靳家和沈家反目的后果!”

沈荔枝停住动作,她没注意到靳南松了一口气,讥笑道:“靳南,你的姿态太难看了。”

说完后,沈荔枝迈开步子往外走。靳南仍是牢牢堵住她,一字一句道:“沈荔枝,我再也不会让你了!”

沈荔枝连夜离开了靳家,彼时她躺在沙发里,木然地盯着天花板,眼睛因为哭过而变得又红又肿。她想,靳南说得没错,过去九年,靳南一直很包容她,就连上一次分手之后,靳家和沈家的合作也没有断。

靳南一直让着她,只不过和靳南在一起的那几年,她的脾气也被他宠得愈加骄纵。

这样久了,她都快要不认识自己了,更何况靳南?她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已是黄昏。

房间内传来饭菜的香味,沈荔枝警觉,她猛地坐起身:“谁?!”

下一刻,蓝因出现在她眼前。他穿着毛绒卫衣,袖口微微卷起,笑着说:“你昨晚搬离靳家的事可是上了头条。”他唇边笑意更浓:“这样是不是代表我又有机会了?”

沈荔枝赤着脚往餐厅的方向走,冷笑道:“不要脸。”

她坐在餐桌前,餐桌上早已摆好她爱吃的菜。她夹起一块芋艿往嘴里送,正咀嚼着,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新闻里还说了什么?”

“还说,你一面和靳南订婚,一面和我恋爱,生活作风有问题……”

沈荔枝惊得连芋艿都忘了咽,鼓着腮帮子问:“什么?”

蓝因拿出手机,划到娱乐新闻的版面,里面的新闻大部分是关于沈荔枝的,最醒目的一条写着:靳南未婚妻沈荔枝令靳家蒙羞,脚踩两只船,生活作风不堪,靳家已单方面提出解除婚约。

下面的配图是蓝因与沈荔枝接吻的画面。沈荔枝又气又急,她记起来了,三年前,角色互换,靳南也曾因为她背上了浪荡公子的骂名。

三年前,她和靳南就快要成婚了,结婚前几天,她因为误会了靳南,闹得天翻地覆不说,还因此耽误了婚礼。想到这里,沈荔枝反而淡定下来,她明白靳南是什么意思了。

饭已经吃不下去了,沈荔枝擦了擦嘴,朝着蓝因伸手道:“钥匙。”

蓝因举着手里的钥匙晃了晃,微笑着问:“我的名誉也受损了,你就不补偿补偿我?”

“少来!”沈荔枝一把夺过蓝因手里的钥匙,说,“以后不准进我家,再有下次,我直接叫保安。”

蓝因也不怕,他起身环住沈荔枝的腰,埋头在她的肩窝蹭了蹭,轻声问:“我喜欢你,你真的不知道吗?”

沈荔枝冷哼一声:“你那是喜欢我吗?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沈荔枝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五年,这五年来,她见惯了圈里人为了上位的丑恶嘴脸,别说说谎话,让他们出卖自己的灵魂都愿意。

似乎是被沈荔枝的话堵住,蓝因沉默了,良久,他才低头啄了啄沈荔枝的耳垂,柔声道:“以后你就懂了。”

沈荔枝刚一回公司,就接到各部门发来的传真,多半是说靳家已经提出要和荔枝传媒解约,以往的合作就此斩断。沈荔枝险些要站不稳,她明白了,以往外界都传靳南睚眦必报,那时她不信,如今她却信了。

好在荔枝传媒已经在业内站稳脚跟,靳家一时间无法撼动荔枝传媒的根基。趁这期间,沈荔枝迅速召集全体高层紧急商量对策,对策刚商量出,就被告知先前好不容易签下来的一批一线艺人的合约已经到期。沈荔枝本想续谈合作事宜,结果在深陷丑闻的节骨眼上,她和蓝因在一起时的照片又被一波接一波地放了出来。

不仅如此,荔枝传媒旗下的艺人也跟着上了热搜。那些天,荔枝传媒的热搜不断,加上靳南又从中作梗,同荔枝传媒合作的几家公司为了讨好靳家,纷纷向荔枝传媒提出解约。

荔枝传媒的艺人们多少受到那些负面新闻带来的影响,使他们流失片约以及被迫终止合同。

艺人们的经纪人堵在沈荔枝的办公室,要开紧急会议。而沈荔枝恍若不觉,她仰面躺在老板椅里,对面的电脑页面显示出蓝因和靳南握手的照片。首页的大标题是:深陷丑闻的男主角跳出荔枝传媒,与盛世娱乐筹拍新戏《星际》达成合作!

《星际》是著名作家星河的成名作,当初沈荔枝因为晚了一步,影视版权被靳南拿走。后来沈荔枝还不死心,想要买星河的其他版权,却被告知版权不会对外售卖。

沈荔枝闭上眼睛,对于蓝因的背叛,她其实一点儿也不生气,小艺人们都这样,哪里有好处就往哪里跑,见怪不怪。她直起身,打算接着处理堆积了一个上午的工作时,办公室的座机又响了起来。她接起电话,还不等开口,就听见对方道:“沈荔枝,你终于接电话了。”

沈荔枝没想到是靳南,刚要挂断,对面的人似乎有预料,开口道:“蓝因是靳家的人,你不会忘记吧?他姓靳,又怎么会帮你?既然我们做不成爱人,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他冷下声音:“过去九年,是我让着你,而往后靳沈两家的未来,只有硝烟。”

沈荔枝话不多说,直接挂了电话。她来不及细想靳南口中的“你不会忘记吧”是什么意思,径自走过去打开办公室的木门。她望了一眼围了一圈的经纪人们,镇定道:“业内顶尖的公关团队已经在来的路上,咱们十分钟之后开会。”

尽管沈荔枝行事果敢决断,荔枝传媒还是在这次的事件里元气大伤。一线艺人流失一半,公司被贴上“只会买热搜”的标签,沈荔枝还是一如既往,背上了“生活作风不堪”的骂名。

几轮公关下来,关于沈荔枝身上的标签仍没能摘除,她不禁有些颓败。她和蓝因的照片是实锤,确实怎么洗也洗不白,她本以为蓝因那边的公关会有所作为,没想到蓝因一直沉寂着,没有任何措施。

沈荔枝再一次见到蓝因,已是在半年后了。他拍完《星际》回来后,肤色明显黑了一个度。他将沈荔枝堵在地下车库里,哼笑道:“平时张牙舞爪的样子呢?遇到事了和鸵鸟一样,又蠢又没胆量。”

沈荔枝面无表情,道:“‘好狗不挡道’这个道理,我希望你懂。”

蓝因一噎,他凑过去,薄唇在沈荔枝耳边,有意朝沈荔枝耳蜗里哈着气,慢悠悠地道:“说话要文明,小学老师没教过你?”

“蓝因,你说怎么没拿你的脸皮研究防弹衣呢?”

蓝因被气笑了,他俯身吻上沈荔枝的唇瓣,呼吸相融,他哼了一声:“嘴不饶人就该亲。”

沈荔枝也被气笑了,她抬手就要打,却被他一把抓住。

蓝因微微弯身,视线与她齐平,语气像是哄小孩子一样,道:“不跟你闹,我过来是跟你说一声,接下来你的公关团队只要配合我就好。”

蓝因办事很迅速,他收工回来的第二天,就有公关团队发了声明。表示会对网上诋毁蓝因以及沈荔枝的言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同时还宣布网传的所有亲密照纯属作假。

第二份声明也很快发出,蓝因的公关团队找了专门鉴定照片的人员介入,将照片恢复成原图,原图一发,微博下方的评论又转了风向。

沈荔枝抱着手机研究了半天,先前她陷在舆论的旋涡里,没有时间仔细观察照片,如今再去看那些照片,才发现里面隐藏的猫腻。

只是……蓝因怀里抱着的,那个打了马赛克的女孩是谁?

沈荔枝正想着,荔枝传媒和蓝因团队的公关联合发了一道声明,其声明内容指出亲密照的流出是有人刻意而为之,而结合之前沈荔枝和靳南的恩恩怨怨,背后推动这些的人会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声明没有直接指出背后推手就是靳南,但合适的留白反而点燃了群众吃瓜的热情。

一连三天,微博服务器崩得彻底,而促使这一切发生的蓝因正坐在沈荔枝面前,专心致志地剥着荔枝壳,一堆荔枝壳的旁边,是一个瓷白碗,碗里装着冒尖儿的荔枝果肉。

“你到底图什么?”沈荔枝摸不透蓝因的套路,索性直接开口问他。

蓝因咬开荔枝的果肉,汁水漫进嘴里,他舔了舔唇,而后道:“图你。”

他说得认真,沈荔枝一时有些心动,她咳了咳,正色道:“说正事儿。”

蓝因又吃了一颗荔枝,决心将他和靳南的交易摊开到沈荔枝面前。他说:“一年前,靳南找到我,希望我替他办事。他也答应我,事情办完后,会带我回家认祖归宗。”

沈荔枝抱着双臂靠在皮椅里,她的目光充满了审视,听着蓝因继续道:“他让我接近你,再得到那些亲密照,之后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

蓝因从包里取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沈荔枝,沈荔枝拆开信封,里面的照片“哗啦啦”地落下,上面每一张都是蓝因偷偷亲吻她的照片。

“这才是原片。”他说。

沈荔枝沉默,她不懂蓝因为什么要这么做,靳家象征着地位和财富,可蓝因的选择分明和回到靳家背道而驰。

“没有立刻和你说明原委,是因为那时候我和靳南的公司刚刚达成合作,如果公关成功了,我和靳南的合作估计要终止,所以只好委屈你了一段时日。”他抬起双眼,言辞诚恳道,“只有和靳南合作,我才能快速成长,才能让你看见我。抱歉,这一次,让你也被连累了。”

他不再吃荔枝,错开目光,沉声说:“好了,我交代清楚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要推开我了?”

沈荔枝吸了吸气,她的表情有些奇怪,酝酿了几分钟后,才问:“那个女孩儿是谁?”

蓝因眉间拢起的褶皱在一瞬间散开,轻松地说:“一个学妹,我特意找来配合我拍照的。”

“那靳家呢?你不打算回去了?”

蓝因唇边的笑意散去,他的目光落在碗中只剩下一颗的荔枝果肉上,淡淡地道:“靳家已经抛弃过我一次,能不能回到靳家,看情分、因缘吧。”

蓝因指的是八年前,他还在福利院的时候。

八年前,沈荔枝陪同靳南一起找到蓝因,那时只有十四岁的蓝因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待靳南去办理相关手续。而对面的沈荔枝将一杯奶茶推到他面前,笑容漾在唇边:“这是你的。”

见蓝因不动,她凑近了,小声道:“你的奶茶不仅加了糖,还加了荔枝果肉,快喝吧,很甜的。”

蓝因朝奶茶伸出手,离奶茶只有一寸距离时,靳南回来了。他拉起沈荔枝,急道:“我接到电话,说爷爷已经去世了,我们得快些回去。”

沈荔枝有些愕然,指了指蓝因,问:“那他呢?”

“本来也只是想带他回靳家,能多一份家产,现在爷爷都不在了,他回不回去已经没有意义,快走吧。”

沈荔枝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靳南拉着远去。

蓝因挺直了脊背坐在原处,隔了好久,他抬眼看向面前摆着的那杯奶茶,最终还是颤抖着伸出双手。

那个下午,他捧着奶茶小口小口地啜吸着,到后面,他拆开了奶茶的包装,将里面的果肉一颗一颗挖出来吃掉了。

听完蓝因的叙述,沈荔枝陡然间醍醐灌顶。她忽然想起之前靳南说的那句“蓝因是靳家的人,你不会忘记吧”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当年那个男孩,就是蓝因。

沈荔枝撑着下巴,笑容越来越放肆:“哦,我明白了。”她拉长了尾音,听起来有些缠绵旖旎:“我明白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我了,原来只是因为一杯奶茶啊。”

“不是。”蓝因直接否定了沈荔枝的推测,“十四岁的我并不懂感情,是后来才明白的。”

蓝因十七岁时,因为想要一台电脑,那个暑假,他不断地跑去做兼职。临近开学时,有朋友将一个当模特的兼职给了他,朋友声称当三个小时的模特就会有一千块钱。

一千块钱对于当时的蓝因来说诱惑太大了,他毫不犹豫地就接下了兼职,等到了兼职的地方后,他才愣住了。

空旷的教室里坐满了学生,每个学生面前都架着画板,沈荔枝就站在学生们的中央。见蓝因不动,她走过来,低声安慰道:“只是人物写生,不要怕。”

只有十七岁的蓝因止不住地颤抖,沈荔枝意识到哪里不对,她皱眉问:“你成年了吗?”

想到临行前朋友交代的一番话,蓝因忙道:“成年了。”

当时蓝因一米七五的个头和打工赠与的沧桑感,使沈荔枝并没有怀疑他的话,猜测到他可能是紧张,于是放缓了声音道:“不要怕,这只是写生,你只要站着就可以了,大家都会尊重你的,放松一些。”

沈荔枝带他到换衣间后等在门外,蓝因思想斗争了许久,最终脱下衣服,换上来时朋友交给他的短裤。

接下来的时间仿佛格外漫长,蓝因站着不敢动,任由学生们的目光不断在他的身上扫视。

写生结束后,沈荔枝将准备好的钱递给了蓝因,她朝着蓝因眨了眨眼:“你还小吧?以后别人介绍工作一定要问清楚究竟是做什么,弄明白再去,以免上当受骗。还有,里面加了两百块,就当是你工作认真的奖励,辛苦你了。”

那时蓝因不善言辞,他木讷地接下装钱的信封,一声谢谢还没说出,沈荔枝就已经离开了。

他认出了那时家中还没遭逢变故仍在美院里当老师的沈荔枝,他的心动就从那一刻开始,沦陷至今。

消化了蓝因说的那些话后,沈荔枝忍不住心惊。她连着躲了蓝因好几日,终于在理清自己的感情后,直接去他哪里将他堵在了书房,直白地说:“既然你喜欢我,那我们就结婚吧。”

蓝因有些猝不及防,镇静下来后问道:“你想好了?”

沈荔枝点点头,蓝因激动地拥住她。

手边书房里的电脑亮着荧光,沈荔枝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她默读着文档上的内容,越来越惊讶,他居然是……

不等沈荔枝反应清楚,蓝因就拉着她出了门。领完结婚证后,沈荔枝一度还有些蒙,她分明在蓝因的电脑里看见了署名为“星河”的合同。

婚礼筹备得隆重而盛大,只是越临近婚期,蓝因越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而这不踏实感在婚礼的当天被证实。

婚礼那天,沈荔枝没有来。

蓝因猛然想起婚礼前他曾收到一个匿名快递,他忙得没时间看,将快递随手丢在了化妆间。想到这里,他有些慌乱。

回到化妆间,他找到那个快递,毫无章法地撕碎了快递袋。

他一一看完袋子里的所有东西,纸袋的底部还躺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猜她在知道真相后,会选择谁?

蓝因有些目眩,这个快递寄到了他这里,想必也有一份一定寄到了沈荔枝的别月山庄。

靳南当初找到蓝因时,并不全然是要对付沈荔枝,他只是想利用蓝因去试探沈荔枝还爱不爱他。

蓝因给靳南的答案是:不爱了。

靳南起初不信,他试图挽回沈荔枝,沈荔枝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靳家。靳南彻底恼羞成怒,决心要和沈家划清界限。

后来的桩桩件件,直到后面靳南和沈荔枝彻底决裂,那背后都是由于蓝因给靳南的那个答案所致。

蓝因刻意隐瞒了靳南的爱,得到了乘虚而入的机会,如今靳南醒悟,他到底是爱了沈荔枝这么多年,他在等着沈荔枝回头。

手中的字条轻飘飘地落下,蓝因心乱如麻,他一路踩着油门赶到了别月山庄。山庄的门是开着的,他走进去,看见沈荔枝身穿婚纱背对着他,她仰头望着裱在画框里的画。

画中的少年身形颀长,他的眸中透露着紧张和不安,双手紧紧攥成拳状,看起来既青涩,又可爱。

蓝因张了张口,“对不起”三个字还未说完,眼圈就红了一半。

沈荔枝摩挲着画纸上的肌理,冷笑道:“我最讨厌被欺骗了。”

她取下画框,望着蓝因说:“看在你认错态度好的分上,就暂且原谅你。不过以后再被我发现你骗我,我可不会再原谅你了。”

蓝因走向沈荔枝,环住她的腰,哑着嗓音低声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沈荔枝想起她从蓝因电脑里看到的那个合同,于是她退出蓝因的怀抱,板着脸道:“不,你还有一件事欺骗了我。”

蓝因了然,他展开双手复又环住她,柔声道:“对,我就是星河。”

他轻轻啄了啄沈荔枝的脸颊,说:“那些不对外出售的版权,也都是准备留给你的。”

沈荔枝笑了,她踮起脚亲了亲他,夸奖道:“真乖。”

蓝因俯身加深了这个吻,一吻结束后,蓝因与沈荔枝额头相抵,他忽然想起什么,憋着笑说:“蓝太太,再不去婚礼现场,那些宾客可都要跑光了。”

沈荔枝粲然一笑,任由蓝因牵起她的手,她则提起拖尾的洁白婚纱跟在他的身旁,同他一起奔向婚礼现场。

阳光下,蓝因回头看向随他一起奔跑的沈荔枝,一颗心终于落了回去。

他爱了她这么多年,如今那些爱意终于不用藏起,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爱着她。

还有,他再也不会隐瞒和欺骗她。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山河岁月远
下一篇 : 桃花朵朵开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