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尤念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喜欢尤念你

文/柏舟

【内容简介】(来自飞言情

文潇潇将追到言奕作为自己的毕生理想,然而言奕似乎并不满足男朋友这个身份,竟然主动要给她做助理,还是终身免费的那种,这让文大明星有些苦恼,答不答应呢?

1.

文潇潇是在浴缸里醒来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便看到自家浴室的天花板。文潇潇猛地坐起身,用力揉了揉眼睛。身上从里到外散发着的酒气,以及脖颈处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引起的阵阵酸痛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这不是梦。

一线女星宿醉后在浴缸里睡了一宿,文潇潇悲催地想,这新闻要传出去,估计最起码要在热搜榜上挂三天。

如果她在浴缸里呼呼大睡的同时,家里还有个男人在帮她做饭,那这新闻就更劲爆了。

文潇潇循着饭香一步一步地挪到厨房,便看到了一个高大颀长的背影。

那人虽然穿着宽松的T恤衫以及运动裤,但也能隐隐看出宽肩窄腰的好身材。

文潇潇不由自主地伸脖子咽了咽口水,试探地叫了一句:“言……老师?”

后来言奕回忆那天早晨的文潇潇,只觉得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的某一天:因为睡过头而耽误了上课的她一路狂奔到教室,进门才发现自己竟然还穿着睡衣,最后还是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套在了她的身上。

那应该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算一算距离现在已经三年了。

“多大的人了,睡醒了也不知道理一理头发。”言奕长腿一迈,快步走到文潇潇面前,伸手帮她将睡得乱糟糟的头发理顺。他身上有好闻的洗衣液味道,文潇潇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继而条件反射似的往后一退,警惕地望着言奕道:“言老师,你怎么在我家?”

“昨天晚上的事,你一点儿都不记得了?”言奕挑眉,斜斜地靠在墙边,一脸审视地望着文潇潇。

昨天晚上的事?

文潇潇努力回想了一下……

昨天她通过了一部她一直很期待参演的电视剧的试镜,制片人和导演一致认为她是最适合出演这个角色的人选,当晚便叫了剧组的主要工作人员一起组了一场饭局。席间文潇潇作为准女主角被灌了不少酒,意识渐渐开始混沌……

“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文潇潇一拍脑门儿,当时她醉得头昏脑涨,唯一能记起来手机号码的就是言奕的了。

“所以……是你把我带回家的啊?”文潇潇不好意思地耸了耸肩,道,“真是麻烦言老师了。”

“这倒不算麻烦,都是我应该做的。”言奕轻哼了一声,复又开口道,“毕竟我是你的助理嘛。”

“助理?”文潇潇张大了嘴巴,惊得差点儿咬到舌头。

开玩笑,面前这人是谁?

全国一等一表演院校的客座老师,后又留学海外,一个星期前才刚学成归来。以言奕现在的身价,要是来给文潇潇做助理的话,恐怕她的存款都不够付他一年的薪资。

像是洞悉了她的想法,言奕耐心地解释道:“看在你昨天晚上那么真挚地邀请我给你做助理的分上,我不要钱,管吃管住就行。”

言奕告诉文潇潇,昨晚她醉酒后神志不清,大概是内心恐惧着什么,见到他之后一直拉着他不撒手,像个小孩子一样吵着闹着非要言奕做自己的贴身助理,还说别的无所谓,但一定要时刻保护她的安全。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文潇潇的助理请了一段时间病假,而她的经纪人这段日子也因公事在国外出差,要不然她也不会独自去赴饭局。

而且她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她就有过喝醉了之后拉着言奕不撒手,非要跟他回家的“前科”。

都说酒品见人品,文潇潇每次回忆自己喝醉之后干的那些事,都觉得自己的人品实在不怎么样。

“言老师,我那是醉话,你还当真了啊?”文潇潇撇撇嘴道。

让言奕给自己当助理,那可是文潇潇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谁承想言奕竟然答应了,而且还答应得很爽快。

只见他长腿一迈,站到离文潇潇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带着几分笑意,几分认真。继而,他俯下身凑到文潇潇耳边,轻声道:“文潇潇,你好好回想一下,你的醉话,我什么时候没有当真过?”

他呼出的温热气息喷在她的脸上,文潇潇怔怔地望着那张放到娱乐圈里可以秒杀一众男星的脸,只听到自己的左胸膛传出“咚咚咚”的打鼓声,双脚却像生了根一样,怎么也动不了。

言奕这话还真没瞎说。

远到大学时她喝醉了非要去他家,他就真的带她去了,近到昨天晚上醉酒的她固执地非要言奕来给自己做助理,他也真的就这么答应了。她的醉话他一直都当真,可别的话呢?

文潇潇突然有些难过,眼光黯淡了下来。言奕见状忙问道:“你觉得不好?”

“没有没有……”文潇潇连忙否认。

“那就是好了。”

就这样,文潇潇醉酒后雇了一个贴身助理,还是极度物超所值的那种。

直到十分钟后,她坐在餐桌边喝着言奕亲手熬的鸡汤时,还是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言奕则是一脸笑意地坐在她身边,幽幽地开口道:“对了,昨天晚上你喝醉了之后还跟我求婚来着,说你肯定会做个……”

他这边话还没说完,那边文潇潇一口鸡汤呛在嗓子眼儿里,呛得她直流眼泪。

她喝醉了之后还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言奕一边帮她拍着后背,一边云淡风轻地道:“这句话……我也当真了。”

2.

在文潇潇的印象中,言奕是她见过的最年轻的客座老师了。

那时她刚通过竞争激烈的艺考,进入全国最好的表演院校,结果第一堂课就因为睡过头而迟到了。文潇潇还记得那天早晨她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跑到班级,才推开教室的门,就因为还穿着睡衣成了全班人的笑料,幸而有言奕帮忙。

那之后文潇潇便将言奕放在心上了。

他的课很少,但每一堂课她都提前到教室占好离讲台最近的位子,他去食堂吃饭,她就去假装偶遇,有一次他在学校加班到夜里,她竟然就一直等在办公室门口,等言奕出来的时候,文潇潇已经在长椅上昏昏欲睡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寝室?”言奕不解地问道。

文潇潇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糯糯地回答道:“我这不是怕言老师一个人加班晚了不太熟悉校园找不到路吗?”

她对言奕的喜欢昭然若揭,有人曾经问文潇潇到底喜欢他哪里,文潇潇想都没想便回答道:“他没哪里是不值得我喜欢的。”

二十岁的文潇潇曾经立下豪言壮志,一定要在三个月内追到言奕。

然而言奕作为客座老师只会在学校待半年,还不是每星期都有课。文潇潇努力了两个三个月也没能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就连言奕飞向大洋彼岸那天,她都没能赶上去机场送他。

一想到这儿,文潇潇就觉得自己相当失败。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游泳池,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副导演在一旁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潇潇啊,我知道你怕水,但是咱们这场戏挺重要的,也没办法用替身,只能麻烦你努力克服一下了。”

文潇潇重重地点了点头,再看向游泳池时还是一阵头晕目眩。

她从小就怕水,是个十足的“旱鸭子”,二十三年来接近游泳池的次数屈指可数。此刻文潇潇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连脚下的步子都轻飘飘的。

导演那边刚喊完“准备”,文潇潇脚下便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幸而有一双大手在后面稳稳地将她扶住,言奕身上独有的香气传来,文潇潇这才稍稍地安心了一些。

“你怕什么?”言奕低声在她耳边问道。

“在水里感觉太不好了。”文潇潇咧着嘴回答道,“脚不沾地的话,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

她最讨厌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

但为艺术事业献身,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文潇潇咬咬牙,放开扶着言奕的手,紧闭着眼睛准备跳进游泳池,下一秒她便听到“扑通”一声,似乎有人在她之前跳进了游泳池。她睁开眼睛,便看到言奕已经站在了水里。

“一会儿我在水下托着你,你放心演。”他的语气里满是温柔。

文潇潇承认,那一瞬间她确实有点儿想哭。

分别三年,言奕还是可以只用一句话就感动她。

因为有言奕的帮助,那场戏拍得十分顺畅,文潇潇从水里出来,副导演忙给她裹上浴巾,顺便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并止不住地赞叹道:“国民女神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文潇潇冻得哆哆嗦嗦,只感觉自己被从一个怀抱扯入另一个怀抱,刚从水里出来的言奕紧紧地将文潇潇箍在怀中,眼神疏离地望着那位副导演道:“谢谢副导演夸奖,我家潇潇会继续努力的。”

这部戏已经开拍了两天,言奕在片场对每个人都是彬彬有礼的,唯独对这位副导演,言奕总是一副跟他有仇的模样。

“言老师,副导演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他?”文潇潇缩在言奕怀中,小心翼翼地问。

言奕低头看向她,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他额前的水珠顺着高挺的鼻梁流下来,文潇潇看得有些呆住了,而后便听到言奕低声说:“他浑身上下就没有一点儿值得我喜欢的地方。”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言老师,”文潇潇忽地直起身,道,“你刚刚好像说的是……你家潇潇?”

“有问题吗?”言奕挑了挑眉,道,“你都说要和我结婚了,还不是我家的?”

“可我那是醉话。”

“可我当真了。”

3.

言奕说他当真了,这话一点儿也不假。

当天晚上他便敲开了文潇潇的酒店房门,彼时文潇潇刚刚接到副导演的电话,说她拍戏时有一些地方感情酝酿得不是很好,需要对角色再深刻理解一下。

文潇潇打开门便看到言奕双手插兜,笔直地站在门口。

“这是要去哪里?”言奕见她一身要出门的打扮,蹙眉问道。

“副导演要我去他那儿,说给我讲讲戏。”文潇潇朝他晃了晃手中的剧本。

下一秒,剧本便被言奕一把夺走,只见他长腿一迈,一步一步地将文潇潇逼回房间内,周身散发着一股低气压。言奕个子高,文潇潇站在他面前时只到他耳垂的位置,她仰头望着言奕,发现此刻他俊朗的脸上不知为何有点儿绯红,双眼中却满是怒意。

“不许去。”言奕的话言简意赅。

“为什么?”

“我说不许去就不许去。”言奕呵斥道,那架势和他以前教训学生时简直一模一样。

文潇潇见他这副模样,突然气不打一处来,不服气地反问道:“凭什么啊?凭你是我的助理吗?助理也要讲道理的呀!”

“我是你曾经的老师。”

同样的话,三年前言奕也曾经对她说过。那时他完成半年的授课任务,离开学校时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他表白,最终只换来他简简单单的一句:“文潇潇,我曾是你的老师啊。”

是啊,在言奕的心里,文潇潇是他的学生,也只能是他的学生。哪怕他只是一个教了她半年的客座老师。

所以他才离开得那样干脆,甚至都没和她说一声。

文潇潇仰头望着言奕,这个她喜欢了三年的男人。

言奕长得好看,虽然比文潇潇大了几岁,眉眼间却没有一点儿岁月的痕迹。文潇潇出道后拍了那么多戏,与那么多男演员合作过,但在她看来,没有一个及得上言奕。

人的心很小,里面一旦住了一个人,就很难再装进其他人了。

这也是文潇潇从不和男演员传绯闻的原因。

人家都说醉酒容易说胡话,对文潇潇来说,却是醉酒吐真言。

“言老师……”文潇潇闭上眼睛,尽力不让眼泪流出来,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想让我怎样呢?”

她和言奕的情谊早在三年前就断了,既然言奕心里没有她,现在这是在做什么呢?

“你别去找副导演,那个人居心叵测。”一双温热的大手覆上文潇潇的脸,一点儿一点儿地帮她擦掉眼角的泪珠。文潇潇泪眼婆娑地看到言奕眼中一闪而过的哀伤。

“那你呢?”她反问道。

他回国后本可以入职数一数二的上市公司,却为什么愿意留在她身边做一个小助理?

“我……”言奕顿了顿,到底没有说下去。

他的犹豫让文潇潇的心沉了下去,她挣脱开言奕的束缚,低声道:“太晚了,我要去听副导演讲戏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她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言奕却偏偏不离开。

本想转身离去的文潇潇再次被言奕拉住,她还未来得及反应,唇上便感觉到一阵灼热。

言奕低头吻着她,像是要用尽全身力气将她揉进自己怀中。

文潇潇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这……是梦吗?

唇齿相依间,她听到言奕低沉沙哑的声音:“我心里有你。”

4.

言奕生病了。

那天晚上,他吻了文潇潇之后便晕了过去。文潇潇一边沉浸在“言老师被我气晕了”的愧疚中,一边伸手探了探言奕的额头,好烫。

一定是从游泳池出来之后着凉了。

文潇潇费劲儿地把言奕扶到床上,又匆忙跑出去给他买药,折腾了好一阵子,等言奕的情况开始好转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言奕一直没醒过来,他睡得极沉。在橘色台灯的照耀下,言奕纤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底形成一圈浅淡的阴影。因为生病的缘故,言奕的脸色还有些苍白,削薄的嘴唇也有些干裂。他这副羸弱的样子让坐在一旁的文潇潇看得有点儿心疼,忍不住俯下身去在他唇上留下一个轻浅的吻。

三年前的文潇潇,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还能有与言奕相爱的一天,那时候她甚至觉得再遇到言奕的几率都很渺茫。

他在遥远的大洋彼岸深造,而她则在国内想尽办法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文潇潇虽然是专业院校毕业的,但在人才济济的娱乐圈,她的星途算不上多顺利,起初她演过许多小角色,后来才慢慢地走了上坡路。

她曾为了一个满意的镜头,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只穿一件薄薄的衬衫拍上十数次,直到冻得麻木而失去知觉,也曾经在烈日炎炎下穿着厚重的古装戏服一遍又一遍地调整动作与神情,直到中暑晕倒。

而她不断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能被更多的人看到,最好是被那个人看到。

文潇潇不由自主地就想到几天前她和言奕重逢的场景。

那天晚上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准备去便利店买点儿东西,结果在路上遇到有人做直播,根据墨菲定律,文潇潇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那不是那个大明星文潇潇吗?”有人喊了出来,“真的是文潇潇啊!”

文潇潇看到那人貌似将镜头对准了她,赶忙转身快步离开,没想到他竟然打算追上来。她尽量往光线昏暗的地方走,使劲儿低着头,生怕被别人发现,却不小心撞上了一堵超级坚硬的“墙”。

“都成大明星了,走路还是这么不小心啊?”久违的男声从头顶上方传来。

文潇潇闻声抬头,便看到言奕正含着笑望着自己。

“言……言老师?”她不可置信地望着他,惊得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还没来得及确认这是现实还是做梦,便听到后面传来那位锲而不舍的主播的声音:“文女神,你就帮我出个镜呗!哎,这位是……”

主播的目光转移到文潇潇身旁的高大男子身上,又看两人距离这么近,登时有些怀疑。

“我的助理。”文潇潇抢先回答。

一旁的言奕倒也配合,立即点点头,道:“不好意思,我家艺人不能随便出镜。”

说罢便揽着文潇潇进了他停在一旁的车内。

“别告诉我你都这么大牌了,还请不起助理。”言奕一边帮她系安全带,一边调侃道,“拍那么多戏的片酬都去哪里了?”

“我的助理生病请病假了。”文潇潇回答道,继而又想到了什么,忽地眼光发亮地望着言奕问道,“言老师你看过我演的戏?难道我拍的戏已经火到海外了?”

“那倒没有……”言奕回答得十分认真,文潇潇的心一下子从云端坠了下来。

原来他并没有看过她演的戏。

“就是随便在网上找来看的。”言奕接着道,“国外的电视台没有播,只能自己找了。”

文潇潇的心一下子又升入了天堂,倒还有点儿不太好意思起来。

“演得不错,情感把握得很好。”言奕突犯职业病,竟然开始点评起她的演技来,“但是有一个地方我觉得很不好。”

“哪里?”文潇潇忙问道。

“吻戏。”言奕说,“你的吻戏都太投入了。”

“啊?”文潇潇一头雾水,合着这是投入也不对,不投入也不对了。言奕这个老师还真是难以取悦。但……文潇潇怎么隐隐觉得言奕话里有话呢?

她正想问是什么意思,言奕却已经将车停在了路边,不由分说拿起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机,灵巧地解开屏幕锁,打开电话簿,输入了一串数字进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得文潇潇目瞪口呆,她结结巴巴地问道:“言……言老师,你……怎么……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的?”

“我记得……”言奕单边嘴角上挑,道,“你上学的时候手机密码就是我的生日。”

他竟然连这个都知道,而且还那么确定她这三年都没换过密码。

真不愧是言奕。

“这是我的电话,有事的话打给我。以你现在的知名度,最好不要一个人出门。”言奕兀自说道,顺便还补充了一句,“没事也可以打给我,就像你之前上大学时那样。”

像她之前上大学时那样,恨不得每隔几个小时就给他打电话?

文潇潇可没那个勇气了,但她还是将那串数字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这才有了之后醉酒给言奕打电话的事。

没错,无论什么时候,无论遇到什么事,文潇潇的心里永远都第一个想到言奕。

5.

文潇潇最近人逢喜事精神爽,拍起戏来状态特别好,连着好几场戏一条就过,本来计划要拍到晚上的戏份下午就可以收工了。组里的人纷纷对文潇潇赞不绝口,说她不愧是专业院校出身,无论业务能力还是敬业程度,都不是别人能比得上的。

文潇潇准备收工离开的时候,副导演笑呵呵地走过来,问道:“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们可以顺便探讨一下接下来的戏。”

文潇潇回绝得很干脆:“不好意思,今天我还有别的安排呢。”

经过言奕的提醒,文潇潇已经回想起来,那晚在饭局上,灌她喝醉图谋不轨的,就是这位看似平易近人,实际上暗藏祸心的副导演。那之后,文潇潇便有意无意地疏远他了。

不过这次文潇潇说自己有安排,并不是借口。

这天是言奕的生日,别人不知道,文潇潇可记得清清楚楚。她一回到酒店便跑到言奕的房间。彼时言奕刚刚睡醒,一头原本清爽的短发睡得有些散乱,却并不影响他俊朗的模样。

文潇潇将他稍微扯下来一点儿,又使劲儿踮起脚尖,用自己的额头抵了抵言奕的额头,喃喃道:“还好,不烧了。”

言奕看她这副模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顺势揽过她的腰,让文潇潇又靠近自己几分,低声道:“文潇潇,你越来越大胆了。”

文潇潇俏皮地朝他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言奕无奈地摇摇头,见文潇潇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只觉得自己浪费的时间有点儿多,早知道,三年前他就应该表明心意。

她等了三年,他又何尝不是呢?

这么想着,言奕便忍不住低头慢慢地凑近文潇潇,低声问道:“今天你死活不让我陪你去片场,是不是因为要拍吻戏?”

被说中了小心思,文潇潇不好意思地转了转眼珠,准备嘴硬到底:“哪有?我明明是怕你着凉再生病好不好!”

“所以没有吻戏?”

“没有。”文潇潇回答得有些心虚。

“不信,我需要检查一下。”

眼见言奕削薄的唇瓣就要覆过来,文潇潇一扭身,低头从言奕怀抱中钻出来,迅速跑到门边对着言奕做了一个鬼脸,道:“言老师,给你五分钟时间梳洗打扮,一会儿带你去个好地方。”

未得逞的言奕呆站在原地望着文潇潇离开的背影,无奈扶额。

什么时候文潇潇变得这么大胆了?

言奕怎么也没想到,文潇潇竟然会带他到游乐场坐摩天轮,他不知道这是文潇潇盼了三年的事情了。

“他们都说一起坐了摩天轮的情侣都能长长久久。”文潇潇趴在窗边,望着外面璀璨华丽的夜景,一脸心满意足的模样。

“情侣?”

“我们……难道不算是吗?”文潇潇见言奕这种反应,突然有些心慌,结结巴巴道,“你都已经……”她越说脸越红,头低得不能再低了。

言奕见她这副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伸手环着文潇潇的肩膀,一脸宠溺道:“好吧,这位女朋友,你还有什么愿望需要我帮你实现?”

文潇潇头一次见言奕这么开心,她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问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问题:“言奕,三年前你喜欢过我吗?”

“当然。”言奕回答得很干脆。

“那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我是你的老师。”言奕解释道,“虽然我只是个客座老师,但我不想让你被别人非议,毕竟你学的是这个专业,以后要进入影视圈子,一点儿差错都有可能毁了你的前程。”

他说:“我不敢冒这个险。”

他考虑得长远,生怕文潇潇被人指点,影响前程。

“所以你走的时候都不愿意我去送?”文潇潇问。

言奕走的那天,她其实去了机场,却迟到了,等她赶到时,飞机已经起飞了。

言奕走的前一晚,文潇潇心里烦闷,喝醉了酒,非拉着言奕要去他家。言奕见太晚了,寝室已经关门了,便将她带回了家。文潇潇在言奕家睡得极沉,等醒来的时候言奕已经离开了。

见她一副失落的表情,言奕继而又开口道:“还记得吗?我把钥匙留给你了。”

文潇潇醒来的时候,手里确实攥着言奕家的钥匙,她以为他的意思是要她走的时候记得锁好门。

“给你钥匙的意思是,那是我的家,从此也是你的家。”

可惜没有说出口的话,到底还是被误解,被错过。

6.

新戏临近杀青,文潇潇成天泡在片场,收工时总是筋疲力尽。

言奕最近有事离开了剧组几天,恰巧文潇潇的助理回来了,一切仿佛都在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前进。

如果文潇潇没有突然登上热搜榜榜首的话。

那天文潇潇正在片场背台词,突然觉得组里的工作人员看她的眼光都怪怪的,直到助理将手机拿给她看,文潇潇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屏幕上显示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她与言奕的举止亲昵的镜头。

他晚上去敲她酒店的房门,他在片场为她整理额前的碎发,他们相拥在游乐场的摩天轮下……每一张照片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网友:你们的潇潇女神恋爱了。

“难以置信!女神已经有男朋友了,竟然都不告诉我们!”

“女神的男朋友好帅啊,祝福祝福。”

“所以之前一直说自己单身是在骗我们吗?我要脱粉。”

一时间,对于文潇潇恋爱曝光,网友褒贬不一。

一同被曝出的还有男主角言奕的身份。

国家知名表演院校的客座老师,国外某知名大学的高才生。这还都不是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言奕回国之后一直在洽谈合作的公司,竟然是文潇潇所属娱乐公司的竞争对手。

“所以你以为他为什么接近你?你可是你们公司的宝藏,谁不想将你挖走?”副导演对此嗤之以鼻,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一旁的导演以及制片人考虑到这部电视剧上映之后的收视率,也建议文潇潇此时出面否认恋情。但文潇潇此刻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她怔怔地盯着屏幕上与言奕洽谈合作的那家公司的名字,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前段时间该公司高层找到她时的场景。

那时她因在某部电影中的出色表现,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奖而变得炙手可热,不少公司都向她抛来橄榄枝,其中便有这家公司。

“文小姐,我们公司的时尚资源很好,绝对会给你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的。”那人曾向她许诺。但文潇潇现在的老板对她有知遇之恩,文潇潇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遂婉拒了。

文潇潇还记得那人被拒绝后,信誓旦旦地说:“文小姐,你肯定会来我们公司的。”

那时文潇潇还嘲笑他太过自信,却不想原来早就留了一手。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文潇潇看向幽蓝色的手机屏幕,是那串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她心里烦闷,按了挂断键,将手机扔给助理之后,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整整一天。

所有人都以为,文潇潇会抑郁个十来天,谁也没想到,隔天一大早文潇潇便到了片场。

“你确定你现在的状态没问题?”

同样的问题,导演问了三遍,文潇潇哭笑不得,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放心吧导演,我已经调整好了。我知道的,不能把生活上的烦恼带到工作上来。”

她都这么说了,导演也愿意相信她的职业素养。

这场戏需要文潇潇潜到水下拍一个特写,她换好衣服出来后,助理一脸担忧地望着她道:“你确定你真的可以吗?要不用替身吧?”

文潇潇摇了摇头,表示一定要亲自下水。

她说得坚决,助理却清清楚楚地看到她走向游泳池时双腿在微微颤抖。

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看文潇潇这模样应该是后者了。

文潇潇下水前重重地呼了一口气。她只不过是想要证明,没有言奕,她也一样可以。

事实证明,她真的做到了。但当文潇潇从泳池出来,正为自己的勇敢欢欣雀跃时,意外发生了。

泳池边上太滑,文潇潇又光着脚,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便倒着栽进了水里。

掉进水里的前一刻,文潇潇脑子里生无可恋地划过一个念头——没有言奕还真不行。

7.

一线女星文潇潇最近成了热搜体质。

前脚是被曝光了恋情,后脚便因为掉进泳池入院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这件事的当事人文潇潇此刻直直地躺在病床上,麻木地望着天花板。她觉得自己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好不容易克服了怕水的毛病,却又摔了一跤。她在掉进水里时不小心扭到了脖子,接着就被送进了医院。

“好歹也是转移了注意力,现在大家的关注点都在你扭到脖子这件事上了。”助理安慰文潇潇道,“人总要往好处看。”

助理这安慰人的技能真是烂到了极点,文潇潇白了她一眼,不悦道:“你还是帮我出去将记者打发走吧。”

文潇潇入院之后,不少记者都跑到医院来,争相拍摄文潇潇憔悴的模样。

助理走后,文潇潇艰难地坐起身想去喝口水。她现在脖子不能动弹,一举一动都很滑稽,病房的桌子又矮,文潇潇挣扎了两下,愣是没拿到水杯,正打算放弃时,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稳稳地端起水杯递到她面前。

文潇潇顺着这只手望过去,便看到了言奕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这么笨。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啊?”言奕眼中噙着笑意。

文潇潇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要回到病床上去,却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扯到了脖子,霎时疼得直冒眼泪。

言奕见状,赶忙将文潇潇扶到床上,一边小心翼翼地确认她没有事,一边解释道:“关于我洽谈合作公司的那件事,其实是他们确实找过我,想让我帮忙……”

话没说完,言奕便被文潇潇用手堵住了嘴,她朝他眨了眨眼睛,道:“我相信你。”

最初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文潇潇确实是生气的,但冷静下来后她选择相信言奕。不为别的,只为他是让她藏在心里三年的人。她喜欢的言奕,会在她出丑的时候帮她解围,会在她喝醉的时候细心照料她,会将自己家的钥匙放到她的手中,无条件的信任她。

这样的人,由不得她不相信。

“那你刚才生什么气?”言奕不解。

“我生气?”文潇潇冷哼了一声,道,“我生气还不是因为你害得我自己下水拍戏不说,还掉进水里出了这么大的洋相?”

“从今天开始,你哪儿都不许去了。”文潇潇气鼓鼓地命令道。

言奕见她脸鼓得像小包子,十分可爱,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又道:“虽然你相信我,但我还是有必要跟你解释清楚的。”

他刚回国时曾经与那家公司谈过合作,对方知道他曾经在文潇潇的学校当过客座老师,便提出请他帮忙,把文潇潇挖过来。言奕没有同意,还表示,如果他们继续用不正当手段挖墙脚的话,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合作。

那家公司表面上不再勉强他,实际上却暗中拍了文潇潇和言奕在一起的照片,并将它们曝光了出去。

言奕此次离开就是去与那家公司理论的。

“目前我已经和国外的一家公司谈好了合作,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国外?”言奕见文潇潇并未受到流言蜚语的影响,心中很是欣慰。

“那我的演艺事业怎么办?”

“你要是想拍戏的话,随时可以回来,我会同意的。”言奕朝她挑了挑眉。

“哼!”文潇潇翻了个白眼,纠正他道,“你搞清楚你的身份好不好?言助理。”

“嗯?我怎么记得我不止是助理这个身份?”

言奕开始掰着手指头算:“助理、男朋友、你未来的老公,还有你未来孩子的爸爸……”

说罢,他俯身与她的额头相抵,笑道:“反正你以后的人生,我都想参与。”

时光飞逝,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早晨,文潇潇尴尬地站在教室门口,教室里爆发出一阵阵嘲笑声。彼时,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她只得用表情求助于讲台上的言奕,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仿佛会说话。

似乎就是从那一刻起,就有什么东西在言奕的心底悄悄地生根发芽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