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守你百岁无忧

发布时间:2015年1月30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我守你百岁无忧

文/李荷西

1

达尼丁的鲍德温街上,罗小鸥曾经掉下过一只橙子。是在上坡的时候,橙子从纸袋里跳出来,逃也似地滚下去。

骑vespa的金发少年,在身后喊她,她笑一笑说:“送你了。”

走在所谓的世界上最陡的街道上,罗小鸥没觉得累。身体似乎已经放弃了对大脑的感知,因为大脑已经填满,被邵波,被刚刚燃起的爱情之火,被往来日子的所有希冀成真,被美得不像话的将来。

罗小鸥喜欢邵波很多年。多到被他们的共同朋友掰着手指算,一只手都不够用。女追男通常流传在坊间都带点悲剧色彩,也像是笑料。但罗小鸥十分坦然,别人怎样开她和邵波的玩笑她都接得住。

“罗小鸥,邵波和你妈一起掉进水里,你救谁?”

“救邵波啊。我妈自带游泳圈呢。”

“罗小鸥你太逗了。”

“你也怪逗的,问的问题智商为负,拉低整个人类脑容量的平均数。”

罗小鸥保持微笑,口齿伶俐,嘻嘻哈哈,别人被她刺得吐血,也通常不会真生气。原因有二:1、她长得可爱,笑靥动人。2、喜欢的男生不甩她,她这不是挺可怜的吗?

也有几个男孩,看罗小鸥多年的付出得不到回报,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一个女孩在爱情里的沉沦,前仆后继地来想用温柔修补她破碎的心。罗小鸥总是笑着一把推开:

“去,你少在这捡漏儿。”

谁的恋爱都不难发生,世上多的是寂寞孤单,渴求另一半的男女。可是开始了又怎样,那个人并不是邵波啊。不是邵波,还是爱情吗?她为了他从来没有过所谓的男闺蜜。她拒绝与别的男生一切亲近行为。连看个电影都不行。

全世界都知道她喜欢他到了骨子里,所以,全世界都来帮助她了。现在,她终于来到了他的身边,虽然还是仰望的姿态,但他再望向她时,眼睛里已经有了一个爱人该有的温柔。这温柔足以抵消她无数日夜的彷徨失落,让她心中更加笃定,可以守他百岁无忧。

2

为什么会喜欢邵波呢?

16岁的罗小鸥,其实已经喜欢过很多人。因为父母经常吵架,罗小鸥叛逆愤世嫉俗。她迫切地寻找出口,以为渡她离开“家战苦海”的,会是一个男生。她先后喜欢上邻居家的爱吹口琴的大哥,自助书店里总穿白衬衣的清俊男生,网上认识的一个叫“浪子”的人。

当然,这些情事就如烟火,划过花季年华的夜空,连尾巴都没拖,便稍纵即逝。

说起来,“浪子”倒是时间最长的一个。罗小鸥是最早网恋的那一拨人,也是最早体验了网恋的喜悦与悲惨的人。“浪子”让她相当迷恋。她经常逃过晚自修去网吧与他聊天。无论她什么时候上网,他总在。她问过他,他便说:“我在等你啊。”

这情话,熨贴得罗小鸥大脑褶皱都平了。

现在想想,一个整天泡在网上聊天的男人,难道不是无所事事的屌丝吗?“浪子”这个词,让罗小鸥在之后的日子里,一看到听到就生理性地想呕吐。

但当时,他约她见面的时候,她兴奋地要在网吧里跑8圈。

见面状况当然惨不忍睹,自称帅过金城武的“浪子”,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街边混混。染着焦黄的洗剪吹发型,抽劣质烟,指甲有污垢,并且他一靠近时,身上的味儿简直了。

他竟然约她在馄饨店见面,馄饨罗小鸥一口没吃,他便端去,把她的那一碗也解决了。他一边吃一边继续吹牛,有多少女孩想他想得睡不着觉而只想和他睡觉。但他只喜欢罗小鸥,然后他伸出指节粗大的手来捉她的手,她吓得夺荒而逃。

刚跑到门外,突然响起一个男生熟悉的声音:“罗小鸥,你傻啊,还不快跟我走?”

5米外,邵波骑着自行车冲她吼。

后来,罗小鸥曾经跟最好的朋友说过为什么会喜欢上邵波。在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扯住他衣角的那个片刻,她的惊惶,就那样慢慢地消失了。那是初秋,满城都是桂花香。天气还很热,她能感觉到他背上的汗从T恤蒸腾出的雾气,他白皙硬挺的脖颈昂着,干净头发丝丝分明。

“坐在邵波自行车后座逃跑的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如果这不是爱情,那么,什么是?”

3

邵波家就住在馄饨店旁边的小区里,那天他帮病倒在床上的父亲按摩了会儿腿,从家里出来,去上晚自习。在馄饨店门口,自行车骑不动了。他蹲下来给车子上链条,就看见同班女生罗小鸥和一个傻逼坐在一起。

邵波对罗小鸥印象不深,只记得她是个浮躁得瑟的女生,成绩不好,坐在教室最后一排,迟到的时候好悄悄溜进去。偶尔他打扫卫生经过她的座位,就看到她的桌斗被零食和言情小说塞满。

他还瞥见过一捆钱。用橡皮筋捆成圆柱体,随随便便扔在桌斗里。

自行车修好,他骑远。一个街区过去,他骂了自己一声混蛋,急急忙忙往回赶。刚到馄饨店门前,就看见罗小鸥慌慌张张地出来。

载着她奔向夕阳的时候,心里油然而生了类似悲壮的感觉。

那一年邵波17岁。家里住的是70平的老房子,母亲做很累钱很少的工作。父亲常年忙碌,脾气暴躁。还不到50岁,便中风躺在医院。后遗症是一条腿失去知觉,口齿不清,也算是丧失劳动力。人情薄,势利多。逢年过节,来家里看父亲的只有姑姑。房间里常年冷清灰败,让少年心痛。家庭变故让邵波快速长大,之前那些所有不着边际的梦想全都放弃。只奔一个目标,变得优秀、有钱,不会再让任何人瞧不起。

爱情?

他几乎没有想过。

所以,当圣诞节罗小鸥把一盒费列罗和织好的围巾塞给他的时候,他笑笑接住,就没有了然后。

4

因为邵波成绩好,罗小鸥立志也要好好学习。无奈基础太差,就算上足了课和自习,晚上回到家让保姆3点半就叫醒自己,也只混个中等。但她爸妈高兴坏了。给她买各种新潮玩意儿奖励。在她发脾气的时候,也一忍再忍。

高考填志愿,罗小鸥和邵波填的一样。后来他们读了同一所大学,只不过专业不同。邵波拿奖学金,罗小鸥家向学校捐赠奖学金。

大学很轻松,罗小鸥变成邵波的小尾巴。大二那年,邵波申请墨尔本大学的交换生。每天去自习室守着作业本和习题集,一心想靠成绩争取到交换生的名额出国。罗小鸥陪了他一整个学期。他学习的时候,她安静得像不存在。他不学习的时候,她就聒噪起来。买水买吃食买保健品买资料,通通堆在邵波的面前,让他难以消化。

邵波对她一直淡淡的,但身边也一直没有别的人。这在罗小鸥看来,像是一种鼓励:我马上就要爱上你了,只要你再努力一点。(流年伴夏 liunianbanxia.com)

罗小鸥很努力,回家就跟爸爸撒娇拜托他帮忙铺路。

后来,交换生的名额下来,果然有邵波。但学费成了问题。罗小鸥便又拿来一份私人助学无贷申请让邵波填。

“你对我,真是……”

只有那一次,邵波握了握罗小鸥的手。很紧,很暖。但罗小鸥并没有多开心,他眼神里一撇而过的卑怯和讨好,刺痛了她。她不要她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是卑怯的,她不要自己对他的帮助变成他的压力,她不要他用“在一起”来讨好她,她不要纯净变质。

所以,罗小鸥在心里向他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最后一次。”

5

邵波走之前,父亲已经可以站立并缓慢行走,恢复了自理能力。让邵波从衣柜上面找一个铁盒,打开,里面是几沓整齐的人民币。用橡皮筋卷成的一卷掩在其间,触目惊心。

邵波跌坐在地。

那卷钱,是高二那年,邵波从罗小鸥的桌斗里顺走的。这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父亲出院时,医生建议找专业按摩师每天按摩有助恢复。但回家后一次也没有找过,父亲含糊不清地只说几个字:不要找,留下钱给小波。

每个人都有大脑被魔鬼裹挟的时候,邵波没能抵抗的住那卷钱上毛爷爷微笑着的诱惑。

但后来那钱丢了。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战战兢兢地过了一段时间,然后让自己躲进学习里,不敢碰触。面对罗小鸥,只有淡淡地保持着距离,怕她知道真相后,再看向他的目光里,不再柔润光亮。

于是,他宁愿不开始,也不要有结束。

很自私对吗?

邵波想,心口涌过一股痛,跪在地上开始掌攉自己。

父亲说:“等你以后有了出息,拿别人的要百倍归还。”

钱只是一个数字,那呵护呢,深情呢,他被她守过的那些时光呢?邵波痛哭失声。

6

邵波在墨尔本的日子,课业特别繁重。有过24小时只打过一个盹儿的时候。在图书馆的独立格子间,一埋头就抬不起来,便签条贴的到处都是。

有辣妹打招呼问约吗?他笑笑继续低下头。

他很少上网,如果上网就是看隔了一万多公里的罗小鸥的消息。嗯,她留言给他,事无巨细。她帮他打理开心网上的果园,帮他收菜,送他礼物。她看到什么有趣的,都会发网址给他。她说有一次在路上看到背影像他的男生,跟着人家走了很远。她说今天吃到了他最爱的卤肉面。她说,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想去看你了。

一年后的寒假,罗小鸥果然飞去看他,拽着邵波要陪吃陪玩。逛完墨尔本又去了布里斯班。Lone pine里许多大蜥蜴在人群中穿过,看完袋鼠,踩了一脚袋鼠屎,回到酒店就点了袋鼠肉吃。

“刚才在动物园,你还说小袋鼠可爱,想要一只当宠物,现在就吃上肉了?”邵波十分不满晚餐内容。

“嗯,我就是这样快意恩仇。喜欢的时候做宠物,不喜欢的时候就炖肉吃。”

邵波被触动心事,沉默不敢抬头,无数个瞬间想要坦白那个错误,无数次放弃害怕承受不住她也许会有的反应。

从酒店出来,罗小鸥问:“你为什么不开心?”

邵波没答。

罗小鸥说:“是因为我来了吗?”

邵波还是没答。

罗小鸥站了一会儿,扭身走了。

他不知道她这一年多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她来这里看他费了多大力气。她哭只能网上疾呼他要视频的时候,他却在写作业写作业写作业。她以为看见他的笑她就有力量也笑了,他却一直没有笑。

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的时候,罗小鸥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妄的,这建筑,这人流,跟在身后欲言又止的邵波。也许时间可以带走一些深刻和失意。爱情,对于罗小鸥来说,不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儿了。

7

2010年,煤矿业事故频发,一次透水事故让罗小鸥的家族产业面临灭顶之灾。她第一次看到父母不再争吵,母亲陪着父亲接受审查,抚恤伤亡员工,四处找亲朋拜托挽救,但徒劳无功。政策下来,无力回天。父亲能免于牢狱之灾,一家人不至流离,已经算是幸运,钱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散去就散去。

看着银行卡上的数额时,罗小鸥轻轻舒了口气。幸亏邵波的助学申请只是幌子,如果现在真有一笔这样的外债,她要愁得掉头发。最困难的时候,最担心的还是他,难道只是习惯?

公主脱去华服,穿上布衣,心也低了又低。

有人再开玩笑说邵波,罗小鸥开始淡淡地笑。

邵波毕业后签了新西兰的一家公司,在南岛工作。毕业回国的那一个月,他见遍了所有的朋友,就是没有见到罗小鸥。问起,大家都唏嘘。她早换了号码,QQ常年灰色,开心网也不再登陆。邵波要来她的号码,打过去,她确认了是他,有些不相信也有些冷淡:“是你呀,好久不见了。”像一个并不太熟悉的朋友。

邵波要见她,她推了又推。直到邵波在电话里吼:“你这次不见我,就永远不要见我了。”

罗小鸥的声音依然很平静:“我等了你那么久,你等等我又如何?”

8

真庆幸,罗小鸥只是觉得疲倦,但并没有想放弃。有时,在两人关系中,倦了,睡一觉就好了。

罗小鸥两年没有再见邵波。她一直在忙,帮着父亲跟点小项目。父亲一直没能东山再起,但有之前的人脉资源,日子也过得去。等还清了外债,罗小鸥跟父母说要去新西兰留学,申请了坎特伯雷大学的研究生。

她并没有联系邵波,却在一出航站楼时,就看到他站在面前。他左手捧着一束紫的粉的鲁冰花,那是他在匆忙赶来时,在路边随手摘的。右手拿着羽绒服,不由分说地披在了罗小鸥的肩头。看他有些别扭地抢过她的行李箱,把花塞给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罗小鸥唇角扬起微笑,从内心而生的喜悦,藏都藏不住。

他们先去坎特伯雷,又坐火车去达尼丁。他从来不是热络的人,话依然很少,但一直攥着罗小鸥的手。他指给她看远映在天空下的阿尔卑斯山,告诉她铁卡波湖有多美。达尼丁的海滩上偶尔还能看到企鹅。到达他的住处,玄关大号台历上,她到达的那天,被他画了一个小小的心。罗小鸥的心立刻柔软,那一场以为倦了才睡去的长眠结束,她清醒并抖擞了起来。

然后心跳剧烈莫可名状,直觉告诉她,接下来也许会有表白。

但邵波并没有多说,而是拿出一个铁盒,里面有几本小册子。他把她留给他的所有网络痕迹都打印了出来,并且在没有回复的地方,写下了回复。罗小鸥看得又笑又哭。她竟不知道自己这么罗嗦,也不知道她等了又等的果实,在此刻终于可以收割。她扭身,撞进他的怀抱。他抱着她,感觉他们曾经辜负过的时光,全都破成碎片,只为这一秒来铺路,这便是等待的意义。

趁罗小鸥的脸还埋在自己的胸口,邵波悄悄把那卷掩在小册子下的钱拿走,藏进自己的口袋里。如果错误必须买单,他已经在思念中悔悟多年。真相不必揭穿,因为他赎罪的时间还很长,而现在更重要的是他要吻她了。

踮着脚尖的时候,罗小鸥的大脑飞出一只只炫色鸥鸟。而邵泼依然不太会说情话:“你给过我的,我都会百倍还你。”什么嘛,好像在还债。可是谁说还债不会用心,从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也开始欠他了。你给我用心,我还你全力,你给我温柔,我还你忍耐,你给我此刻,我还你永生。

一整晚,她枕着他的手臂,交付不在一起的日子所感所行。为了等她一起看风景,他竟从来没有独自旅行过。于是两人决定第二天去旅行,联系旅行社,被临时加进一个华人团。那是2012年7月5号,大概是一年里最冷的一天。她的手却被他放在口袋里一直攥着微微出了汗。导游点了几遍人,一共34名乘客。一路上大家热络的聊天,有个老太太说他们看起来有夫妻相,十分般配。一个小男孩把巧克力分给罗小鸥吃。

司机和导游聊天的时候,罗小鸥听出他们的隐忧,道路有结冰,希望旅途顺利。

在莫斯本一交叉路口,车突然翻了。天旋地转的那个瞬间,邵波本能地把罗小鸥的头捂在怀里。在混乱和尖叫声中,罗小鸥竟然笑了。她闭上眼睛,觉得此刻就算挂掉也了无遗憾。

这场翻车事故,15名乘客受伤,震惊全国。如果,你恰好在电视上看到过那条新闻,你会发现有一对深拥在一起的华人情侣。男生头破血流,女孩衣袖渗血,但他们脸上没有任何恐惧,有的却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喜悦。

从此花开花谢,月升日落,他们畅游在彼此的海,什么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半卷思绪,浅浅相随
下一篇 : 世界真的很小,小到一转身就不知道会遇见谁;世界真的很大,大到一转身就不知道谁会消失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