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的颜色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蜂蜜的颜色

文/林稚子

雨水连绵不绝,从海上来的云层在季风的吹拂下绵绵涌上大陆,山里变得浸凉。窗外对着的一片凤凰木,因着雨水多,花开得极少。

犹记得某年台风天,满城铺天的红色凤凰花从树顶流泻。人站在高处,见火焰随风一路烧过,大风里猎猎作响,摇撼得整个世界都屏息了。

红本来是最浓郁的颜色,以热烈、以热诚,十几岁懵懂未开,也知道第一朵玫瑰的颜色,浓郁到化不开,在你眉头点一粒朱砂痣,留一辈子印迹。

认识一个苏州女孩,温柔大方,金融行业里披荆斩棘前进,二十八岁能凭借自己的一双手,打拼到不俗的年薪。她最爱的事情是台风天开车到海边,望着大海翻涌,觉得是此心最平静的时刻。

这样的时候有多危险,稍稍不慎便被巨浪舔进大洋。后来同她失去联系,仍然记得大雨的夜晚,她电话那头呼啸的风声。到了挥金如土的地步,不满足,小心翼翼捧着一颗心,人海里跌得多碎。

唯一一次见她笑得开心,是说起从前年少时,恋人骑自行车载她去一条街。那时他们都没有钱,她在车后座上拉着少年的衣襟,想抱又不敢抱。快到目的地,他要她闭上眼,一抬头,看一条街浓郁到烧天的凤凰木,遮蔽无尽。

后来她买了保时捷,那个拼力蹬自行车、鬓角汗津津的男孩一早已消失在时间的转角。

年少不知道未来,才会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爱到没有路,大梦初觉,觉缘分如此,原来只够走这一段路。

情爱是刑期,一些人的少年期漫长,长到眼角都生出细细的皱纹,才学习来服刑。只是成年人的心碎,不可以大动声色。想不开不过约朋友喝一点小酒,冰块融融的,玻璃杯外结了一层密密的水珠,去K房唱歌,行街购物,抱着面包房新出的牛角面包心满意足,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走出电梯口,黑暗里掏钥匙开房门,包明明不大可就是翻不出来,一点一点翻着,口红、粉底、香水和笔记簿散落一地,眼泪早不自觉地淌了一脸。

生病时眷恋一点颜色,又不要太浓,抹在烤好吐司片上蜂蜜的颜色,一点流淌的金;白米粥的颜色,温润似玉。平凡生活不外是这样,病愈后脚踏实地过下去,刑满释放。最紧要的是健康,晴天避荫,雨天撑伞。

等到夏季完全过去,这一点凤凰花也谢了,初秋的寒意里,细细碎碎的叶子随风落了一地。骑自行车沿山路而下,没人的时候可稍稍放纵,松开车把手,碎密的凤凰木叶子随风扬在脸上、落到发里。赶在天黑前回家,在阳台上看一场大雨,空气里都是月季幽暗的香气。

我们把回忆很好地埋葬,爱过一个人,就举行一次葬礼。留下的颜色却奇怪地淡去,像洗衣服时口袋里忘了掏出的纸,碎碎地沾满洗衣机,纸巾纯洁无辜的颜色——是你自己忘了掏出来呀。

到睡一夜,第二天起来发现床头凤凰木金黄的碎叶,想不起来怎么会到了枕头上。推开窗,也没有风,夜里下过雨,从前的颜色,从前的花,在初醒来的瞬间都忘记了。只是奇怪,落叶怎会到此?

木心在诗里写,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他心里的颜色多烂漫,到老了还是朱砂如洗。菩萨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隔了大洋和半生,年少时的刑期,一些人出了狱,一些人终身禁锢在色谱里。

——原文载于2019年爱格9A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真正厉害的人,都在默默努力
下一篇 : 名言名句 - 由古到今,那些最应该记住的爱国名言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