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先动的心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他先动的心

文/三月醉(来自飞言情

【故事简介】

林竹娴是董凛禹的女友,时间越久,她越不懂得他的爱。在一个傍晚,她悄无声息地逃走了。她以为她能走远,她以为她的谎言足够伤透那个男人的心。可到头来,她跑不掉,因为他不允许,她的心也不允许……

凌晨三点的扬城,夜空中落了雪,气温骤降。

林竹娴跑出别墅的时候,只穿着单薄的吊带裙。她光脚走在柏油路上,零碎的石子刺破了她的皮肤,鲜血比她脚上大红的指甲油还艳丽。

原有几分醉意的林竹娴,在冷空气的侵袭下头脑清醒了几分。可越是清醒,她越是不知该往哪儿走。

她不该生气的,不该和董凛禹发脾气,更不该从别墅跑出来。说不定,今夜跑出来后,她就再也回不去了。董凛禹最近越发不待见她了,他总是挑她的毛病,她给他准备的桂花酿甜藕,愣是一口没吃,就让人撤下了。

想着以后自己再无依靠,林竹娴悲从中来,眼角溢出几滴泪。泪珠滑落,一阵冰凉,她只能隐忍着,泪也不敢落了。

林竹娴不知走了多远的路,最后她双唇发紫,浑身颤抖,晕倒在路边的路灯下。

董凛禹把林竹娴从路边抱回来时,她全身僵硬。他让人把室内的温度调高了几度,拿羽绒被包裹着她,等到她的身子回暖了才松开。

阿姨过来给林竹娴清理伤口,替她把脚上的污迹擦拭干净,准备给她上药。才刚开始擦药,林竹娴的眉头就微皱,像是感到了疼。她一向怕疼的,难以想象她光着脚走了一路,该有多难受。

董凛禹让阿姨下去,他亲自来上药。他一边轻轻地擦拭着,一边对着伤口吹气,生怕她疼着了。

林竹娴翻了个身,小脚一转,打翻了药水,洒了一地。董凛禹无奈,拿了白净的布,替她擦去洒在脚上的药水。

林竹娴在舒适的温度下熟睡着,殊不知董凛禹已经跟她告了别。他抱着她,肌肤相亲,闭眼感受着属于她的气息,吻了她的前额、脸颊、唇和耳垂,最后松开了她,在天还未亮时离开了别墅。

第二天林竹娴醒来,就被安排到了别处,一处更幽静的别墅。她以为他是替他们换了个环境,便欣然接受了一切。

可等到园中的兰花含苞待放,董凛禹也没出现过。林竹娴安慰自己,他是个大明星,忙着拍戏,不来见她也属正常。

可当林竹娴看到网上铺天盖地关于董凛禹恋情的消息时,她的心闷得难受。她安慰自己,不过是传闻而已,以前不也常有吗?每次发生这样的事,董凛禹再忙,也会赶回来,给她买她最喜欢的鸭脖,把她哄好,再出去工作。那么这次,董凛禹也该回来了,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见面了。

董凛禹没有回来,他的工作室发了声明,表明董凛禹先生和王安妮小姐正处于互相了解的阶段,契机是合作电影期间互生好感。

那天,林竹娴正在客厅里插花,看到消息时,她的手一颤,剪子卡进指尖,滴滴鲜血顺着花茎落在鲜嫩的花瓣上,那么刺眼。

林竹娴的手指疼了整整半个月才好,可她的心再也好不了了。自始至终,董凛禹都没来看过她一眼,就算她伤了手指,就算她放弃进食。

林竹娴看到网络上越来越多关于董凛禹和王安妮的交往细节,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一起健身,这些是她回国后,没再和董凛禹做过的事情。

董凛禹曾经说过,他最不爱运动,只喜欢窝在家吃她亲手做的糕点和饭菜,和她腻一整天。但如今,他和门当户对的当红女星同出同入,习惯也不似从前。

林竹娴的微博整整三个月没有更新,粉丝们都在呼喊着她,想念她做的美食。

林竹娴原是个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可她拍视频的初衷,是记录她和董凛禹在一起的生活点滴。如今他离开了,她也就失去了记录的动力。

陈镇暮再次联系林竹娴时,她正在做搬出别墅的打算。陈镇暮是她的大学学长,曾经追求过她,前段日子因为工作上的事来找过她。

陈镇暮创立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专门挖掘有潜力的视频博主。公司初创阶段,自然要寻找些有流量的博主。当陈镇暮找上林竹娴时,她不得不看在往日的同学情分上,出来见了他一面,婉拒了合作邀请。

陈镇暮不死心,如今再次发出邀请,她便答应了下来。

林竹娴离开那天,除了自己带来的物件,什么也没带走。傍晚夜色将近时,她悄然离开,园里唯留一片芳香。她住进了陈镇暮安排的公寓,共同探讨将来的工作计划。

董凛禹接到林竹娴离开的消息时,正出席一个重要的饭局,这事关他将上映的电影是否能获得行业内的认可。如果顺利的话,今年他能拿下一座最佳男主角的奖杯,所以他不应该走。

董凛禹还是提前退了席,驱车前往别墅,沿途去找,但无迹可寻。车停在半山腰的山路上,他的头伏在方向盘上,手上捏着一张便签,是林竹娴临走前留下的,上面写着:和你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分开。只是这一天来得太快了,快到我还没有爱上你。

董凛禹的心一阵抽搐,像被抽了氧气,整个人呼吸不畅。

林竹娴的话说得太伤人,在她眼里他的爱也太廉价了。明明一开始,是她先来招惹他的,最后无法自拔的人,却是他。

董凛禹这一古怪行径被跟拍的娱记拍摄了下来,最后报道成:“董凛禹准备豪华别墅,婚事将近?”

自那天之后,娱记再也没有捕捉到董凛禹和王安妮同框的画面,网上都在猜测他们秘密旅行去了。

董凛禹确实去海外旅行了,不过是一个人。

林竹娴的微博再次更新,是以直播的方式。陈镇暮替她举办了小型的粉丝见面会,这也是她首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她穿着白色的薄纱裙,精致的小脸,浅浅的梨涡,两截藕臂纤细粉白,露出的小腿匀称光洁,不愧对粉丝们唤她一声“小仙女”。

当天的烹饪直播让林竹娴一夜涨了十万粉丝,粉丝更是把她的词条推上热搜榜单。

林竹娴后续上传的视频都露脸出镜,这又给她圈了一大波颜粉。她的热度越来越高,在公司的争取下,她加入了一档《乡村生存日记》的真人秀节目。

因为是网播综艺,所以没有特别大的咖,二线演员已是最大咖位。林竹娴生性温和,和大家处得还不错。

节目录了两天,导演突然满脸笑意地告知大家:“我们节目将迎来一位特别嘉宾,接下来保证是女同胞们的福利时间!”

林竹娴敲破脑袋也想不到,特别嘉宾会是董凛禹,他从未上过真人秀节目,因为他真的很怕生,很怕麻烦。

董凛禹的到来让整个节目台前幕后的女同胞们都咧开了嘴。更让大家惊喜的是,形象高冷的他竟然给节目的嘉宾带来了礼物:驱蚊水。

林竹娴领到礼物的时候,呆呆地看了好久,这是她最常用的一款驱蚊水。不知为何,蚊子总是“青睐”她,她的皮肤又薄又敏感,被咬后总是红肿一块,久久不散。之前在别墅里,尽管除蚊装置很齐全,但董凛禹总还是会为她涂上驱蚊水。

在所有嘉宾都围着董凛禹说话时,林竹娴默默地拿着驱蚊水进了房间,躲在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悄悄抹泪。他这么大动干戈,只是为了给她送驱蚊水吗?

林竹娴平定了心绪从房间里出来后,进了厨房,做了一大桌子菜,端上了饭桌。大家张罗着吃饭,董凛禹被安排坐在最舒适的位置,而林竹娴坐到了离他最远的位置。

摆在董凛禹面前的是一道干笋炒腊肉,是林竹娴放下的。他盯着菜愣了很久,坐在他身边的女歌手瞧见了,以为他不爱吃,想把菜换走。

“不用换,谢谢。”董凛禹出声道。然后他开始动筷子,只夹面前的这道菜,这道菜是他以前最爱吃的,她也常给他做。

晚饭结束,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突然有人提议,让董凛禹唱两首歌,大家都拍手欢呼。

林竹娴也瞄了瞄董凛禹,她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听到他唱歌了。

其实,董凛禹是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出道以前他在酒吧驻唱,他也是在那里遇见林竹娴的。

他们初见时,董凛禹唱了一首王力宏的《爱的就是你》给林竹娴,这是当时陈镇暮表白点的歌。

那时林竹娴拒绝了陈镇暮,董凛禹也记住了这个高傲的女生。后来林竹娴常来酒吧小酌,他们就认识了彼此。

一开始,主动示好的人是林竹娴,她倾慕他的才华,整天嚷着让董凛禹教她吉他,可她愣是连一首完整的曲子也弹不出来。

林竹娴想起那时的光景,不禁露出笑来,浅浅的梨涡像酿了蜜。

“那总要有人和我一起唱吧?”董凛禹竟然主动要求合唱。

女嘉宾都跃跃欲试,只有林竹娴坐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或许是为了综艺效果,导演在提词板上写下了“林竹娴”的名字,因为她的表情最是冷淡。于是董凛禹顺理成章地点了林竹娴的名字,两人合唱了一首《小酒窝》。林竹娴全程不敢看董凛禹,只是机械地唱完。

合唱效果意外的好,众人都给予了掌声和欢呼,林竹娴却一脸羞怯。

一天的拍摄结束后,林竹娴难以入睡,她没法不介意董凛禹的存在。她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溜了出来,走到村头的池塘边。

夜里起了风,凉意习习,林竹娴的心情才舒畅了些。

“怎么,就那么喜欢吃回头草吗?”突然,身后传来董凛禹冷嘲热讽的声音。

这下,林竹娴的精神又绷紧了,她怕面对他,怕自己的心思暴露无遗,她只能不说话。

“为了陈镇暮,你都能抛头露面了?”董凛禹在她身边坐下,继续道,“要不和我组CP炒作一下,这样会火得比较快。”

林竹娴还是沉默,心中只剩苦涩。她以前有那么多机会能够以“董凛禹的女朋友”的身份公开露面,但她都没有选择这样做。不是他不让,而是她不能。

两年前,林竹娴毕业回国,已是人气偶像的董凛禹乔装来机场接她,把她带到别墅,一住就是两年。

其间,董凛禹的人气日益暴涨,电视剧、电影一部接一部地拍,可他还是没有让林竹娴搬走。甚至他问过她许多次,他们公开好不好,每次都是林竹娴拒绝。理由各种各样,不是他的女友粉比较多,就是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些也成为他们争吵的导火线。归根结底,是林竹娴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她在自卑。

如今他们既已分开,林竹娴不想再和他争吵,她漠然地转身离开。

望着林竹娴孤独的背影,董凛禹莫名想起四年前她出国时的光景,她也是这样一人,决然地离开了。好在她后来回来了,那么现在她再次离开了他,他还能等到她回来的那一天吗?

真人秀节目的发布会在扬城的体育馆举行,计划是开两百个观众席的,却因为董凛禹粉丝的强烈要求,多开了两百个。

发布会当夜,所有节目的主创都出席了。董凛禹一袭黑色西装站在正中央,林竹娴一身淡黄色连衣裙站在偏角落的位置。

董凛禹的一举一动都能引起粉丝们的欢呼,林竹娴也是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了他的人气,更加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差距。

游戏互动环节,林竹娴都尽量远离董凛禹。董凛禹拿着气球,笔直地走到林竹娴面前,提出问题:“林小姐喜欢怎样的男生?”

计时器一直在转动着,林竹娴却抱着气球发愣,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啪”的一声,气球在两人面前炸裂了,而林竹娴心中的答案是:如果可以,我想是站在我面前的你。

主持人追问了林竹娴的答案,她只说了句“看缘分”。

林竹娴规矩的举动成功地避开了董凛禹粉丝的雷区,她们的目标是极力往董凛禹身边凑的二线女歌手,发布会之后,她们纷纷在女歌手的微博下留言,让她走远点儿。

可等节目播出后,有些眼尖的粉丝发现,他们偶像飘忽的眼神,总是落到那位网称“最美厨娘”的林竹娴身上。加上他们合唱时难以名状的默契和融洽,更让人在意。

把林竹娴微博扒了一遍的粉丝们难以置信地发现,去年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董凛禹的顶奢限量版方巾,作为装饰物摆在饭桌上,出现在林竹娴的一期视频里,时间刚好在董凛禹的生日月。

就在娱记们把八卦的镜头瞄准林竹娴时,董凛禹和王安妮逛家居店的报道让一切重回正轨。

由董凛禹和王安妮主演的电影上映后,票房、口碑双丰收,电影年度票房最高,董凛禹就此跨入最具价值男演员行列。

林竹娴一个人去了电影院,在影片最后,董凛禹和王安妮背对镜头拥吻时,她落了几滴泪。

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董凛禹在她身旁读剧本,他边看边跟她说:“以后这段戏拍出来后你一定会吃醋的。”她嘴犟地回道:“不会。”

他又自顾自地说:“到时候我们再照这个剧本演十遍,你就不会吃醋了吧?”

现实就是如此残忍,说过的话可以不作数,爱过的人可以转身就走。

离开董凛禹后的林竹娴,更加独立,她的热度越来越高,开始带新人博主。她出镜的次数越来越多,上的节目也越来越有知名度,只是她脸上总是显得落寞,梨涡常年不露出一次。

董凛禹前往柏林参加电影节时,林竹娴正好上了飞往新西兰的班机。

董凛禹在欧洲红毯上大放异彩时,林竹娴在南半球的海底抓蟹。

林竹娴在烤架上摆弄螃蟹时,同行的嘉宾小妹妹罗枫奉承她道:“林姐姐这么美好的女子,以后也不知道要便宜了哪个臭男人。”

林竹娴微抿嘴角,没有说话。

“姐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罗枫又问。

许是罗枫单纯可爱,林竹娴不忍欺瞒地道:“可能是能陪我一起走遍名山大川,也能吃我做的菜的人吧。”

“姐姐好贤惠,臭男人好福气!”罗枫再下定论。

林竹娴苦笑着道:“不,我不是个好女人。”

四年前,林竹娴出国留学时,她已经和董凛禹谈了一年恋爱。他舍不得她,但也只能由着她去了,因为他不想耽误她的学业。他说:“我会等你回来的。”

原本分别是依依不舍又悲伤的,对董凛禹来说,却是晴天霹雳。林竹娴让人告诉他,这一年多,她不过是和人有赌约,骗他玩儿玩儿的,她并不喜欢他。

这是林竹娴第一次对董凛禹说,她在欺骗他的感情。她原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小姐,逢场作戏的交际谁也不会当真。

董凛禹伤透了心,没再去见她。可她出国那天,他还是跑到机场目送了她最后一程。看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周围一个亲朋好友也没有,他竟莫名心疼,但还是没上前道别。

她想,对于董凛禹来说,自己自始至终,都只会是个坏女人。

节目录制了两天,林竹娴的机票却订在五天之后,她要去某些地方看看。

在新西兰乡下的一间小酒馆里,林竹娴点了一杯白葡萄酒,独坐在吧台前细酌。

这间小酒馆实在偏远,鲜少有游人经过。这是林竹娴还住在别墅时,翻阅海外旅游杂志相中的地点,是她曾经想和董凛禹来的地方。她知道他的名气会越来越大,所以他们越往偏远的地方走,才越不容易被曝光。

离开酒馆时,老板拿了当地的明信片和一支钢笔给林竹娴,说是游客可以留念。拿起笔,她思绪万千,写下了:

我是爱你的,只是不能爱了。

——林竹娴把明信片挂上墙时,林竹娴看到了熟悉的笔迹。那张明信片上写着:

你说你馋白葡萄酒的时候,就该带你来的。如果我们来了,是不是就不会散?

——董凛禹林竹娴捂着心口,无声地哭泣着,他来过了,瞒过全世界地来了,比她来得还早。

接下来的几日里,林竹娴一个人走了很多地方,但她感觉不是自己一个人旅行,她去的每一个地方,董凛禹都比她先到过。

在机场的便利店,林竹娴在饮食区点了份小吃来打发候机的时间。店里的电视播着柏林电影节的新闻,林竹娴偶尔抬头看几眼,她怕看到熟悉的身影,她怕莫名心动。

“很开心能来柏林,也很荣幸我们的影片能拿到‘最佳外语影片’这个奖项。我跟一个女孩有过承诺,如果我在国外拿了大奖,就娶她。这个约定依旧有效。”这时,董凛禹一口流利的伦敦腔从电视里传来。

董凛禹说的这个约定,世上大概只有林竹娴知道。当初他许下承诺的时候,她只当是玩笑话,哪知他心中一直记着。她不想再因为这个男人哭,可她的泪还是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这个该死的男人,在异国他乡用西方语言向分隔南北半球的她求婚,她怎能不感动?

上飞机前,林竹娴给董凛禹发了条消息:“你是傻吗?为什么我伤你两次,你还愿意与我和好?”

董凛禹在柏林的酒店里闷了好几天,他都在全球观众面前“逼婚”了,为什么林竹娴还不理他?

当他收到林竹娴的短信时,正要登机,欣喜若狂过后,他又变得有些忧伤。他回她:“爱你那么久,我好像只会爱你一个人了。”

国内媒体早就炸开了锅,都攒着劲儿来抢董凛禹的独家报道,以至于记者堵塞了机场。

林竹娴下飞机后,听到外面人声鼎沸的动静,扭头问助理阿雅:“这是等谁啊,这么大阵势?”

助理阿雅无暇顾及林竹娴,因为她接到了老板陈镇暮的电话。接完电话的阿雅一脸呆滞地问林竹娴:“姐,你和大明星董凛禹竟然是这种关系啊?”

一脸愣怔的林竹娴没来得及回答,就被阿雅推着走了。阿雅把她推进VIP通道,出了机场,拦了出租车,把人往车里一塞,迅速离开了机场。

“姐,你不厚道!你是董凛禹的女朋友,还来和我们混什么?”阿雅一脸愤懑地“谴责”。

林竹娴一脸惊吓的表情,道:“你,你怎么知道的?不过,我只是他的前……前女友。”

阿雅说:“老板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是我今天不把你提前带离机场,等董凛禹出来的时候,我和你就会被记者挤成肉饼。”

林竹娴惊讶地问:“老板怎么会知道我们联系了?”

阿雅翻了个白眼,道:“你自己开机,问老板啊!”

和陈镇暮通过电话之后,林竹娴才知道董凛禹和她持续冷战的原因,原来他一直很在意她和陈镇暮的关系。

陈镇暮和林竹娴第一次见面谈直播的事,她没主动和董凛禹提过。大学的时候,他都很介意她和学长的关系,所以她不想让他莫名吃醋。可林竹娴不知道的是,那天送她出门的司机会向董凛禹汇报,事后他一直耿耿于怀。再加上那段时间,他重提争取公开恋情的事情,他们依旧意见不合,吵了架,最后董凛禹决定冷淡一下这段关系。

因为当初董凛禹签订的是偶像约,要求里有六年不能公开恋情的条款,所以他只能拼命为公司赚钱,以此换来谈判的筹码。他爱她越深,想要公开恋情的愿望就越迫切。他一直在争取机会,庆幸的是,协商进展得还不错。

没陪在林竹娴身边的日子里,董凛禹和公司达成了协议,为配合电影方宣传,和王安妮提前为电影造势宣传。等到董凛禹拿到最佳男主角奖杯之后,公司就不再干涉他的感情问题了。

可董凛禹怎么也没料到,林竹娴悄悄地离开了他,还告诉他,她不爱他,如当初一般。他不知道这次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多希望她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他,说她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才选择离开的。

于是董凛禹千方百计地靠近她、试探她,她一贯的温柔让他舒心,可她刻意的疏离又折磨着他。

最终董凛禹还是低了头,向他曾经的“情敌”陈镇暮求助。在得知林竹娴和陈镇暮只是合作关系后,董凛禹才敢发出和好的信息。

他们约在一个极其隐蔽的私人会所见面,不受外界打扰。

林竹娴把一个精致的贝壳纪念品递给董凛禹,他收下后笑了笑,因为他家里也有这样一枚贝壳,是想送给她的手信。

“对不起,那段日子我不该冷落你的,是我错了。”董凛禹道歉。

林竹娴哽咽着道:“是我不够好。”

四年前,林竹娴离开时,她是自卑的。那年她家破了产,父母离了婚,她跟了父亲,可父亲执意送她出国留学。她已不是令人艳羡的大小姐,而董凛禹正好签了公司,他们的人生在往不同的方向走。她怕耽误他的前程,便扯了可笑的谎来分手。

出国后的林竹娴,生活费都需要自己去赚取,她每周都要去中餐馆兼职,也是因此学了一手好厨艺。

后来他们再联系上,是因为林竹娴的父亲患了重病,林竹娴问遍亲朋好友,也没能凑到医药费。走投无路的她找到董凛禹,他帮忙付了很大一笔钱,她也重新回到了他身边。回到董凛禹身边的林竹娴,那时已失去父亲,因为董凛禹资助的缘故,她变得更加自卑。

即使现在林竹娴名利双收,她也打心底里觉得自己配不上董凛禹。

董凛禹的心紧紧揪着,他该怎么安慰他的女孩,该怎样告诉林竹娴,他对她的爱,从来只是因为她是她?

董凛禹把一份资料递给林竹娴,是他拟定的三年隐退计划。

“为什么?”她问。

“这几年,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以后,我想和你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他回答。

林竹娴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人,他眼中的深情很是灼热。

她支吾许久,道:“你……你不必这样。”

“小娴,我是不是从来没说过,我爱你?我很爱很爱你。我进娱乐圈的初衷,就是想做更好的自己,让自己配得上你,我们能有更好的未来。”董凛禹停顿了一下,道,“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心会越走越远,我很怕失去你。”

遇见林竹娴时的董凛禹是自卑的,他怕自己高攀不起,所以拼了命地提升自己,却不知他的不断强大,让她变得退缩。

林竹娴开始号啕大哭,原来不止她一个人害怕失去。

两位各自自卑的人终于把心底的话说出来,破镜重圆的那天晚上,林竹娴搬回了别墅。

壁炉里烧着柴火,整个客厅暖融融的,两人拿着高脚杯窝在沙发里,杯里是董凛禹从新西兰带回的白葡萄酒,墙上的电视里播着一部黑白老电影。

“男主角好帅啊!”林竹娴呢喃道。

董凛禹把头凑到她的颈边,柔声问道:“有我帅吗?”

林竹娴没有说话,这让董凛禹不能忍,他炙热的唇贴上她光洁的颈,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着,一直往上,吻上了她的唇。

他们正吻得火热时,林竹娴瞥见落地窗外的梅树。她一下从董凛禹的身边弹开,道:“下雪了!”

她光着脚跑出了客厅,去看雪与梅花。身后的董凛禹皱了眉,立马拿起放在沙发边上的外套,去追她。给她披上外套后,他把人横抱起来。

林竹娴吓了一跳,嗔怪道:“你干吗?吓了我一跳!”

董凛禹宠溺地道了歉:“是我不好,但我怕你着凉。”

林竹娴搂着董凛禹的肩,低声道:“去年的这个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怕你真的不要我了。”

她浅浅的哭腔,让他十分心疼。他把她抱得更紧了些,道:“我也怕你不肯回来。”

林竹娴赤脚离开别墅的那晚,董凛禹鞋也没穿,一路跟着林竹娴,不敢上前,也不敢停下脚步。那天过后,他离开了别墅,病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开工。

“你好傻哦!我以后再也不耍小孩子脾气了,我们好好的好不好?”林竹娴哭腔更明显了。原来那晚她走的路,是有人陪的。

董凛禹点了点头,道:“我爱你,我们都要好好的。”

半个月后的颁奖典礼,董凛禹没有出席,他主演的电影拿了最佳影片,他也凭此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称号。他给组委会发过去一段视频,感谢大家的付出和观众对他的喜欢,但他觉得自己还没具备拿这个奖项的实力,拒拿了奖杯。

看着电视里的颁奖典礼直播,林竹娴又看了看身边的董凛禹,他一脸傲娇求表扬的模样。

“傻!”林竹娴钻进他的怀中。这个奖他怎会不配拿呢?

不拿奖是董凛禹隐退计划中的重要一环,他以此来削弱自己的演艺地位,也会逐步淡出演艺圈,只为更好地和林竹娴在一起。

“和你在一起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奖励。”董凛禹抚摸着她的头,眼中含情脉脉,心中许下一辈子的承诺。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沈太太,回家吧
下一篇 : 何来牡丹换红绒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