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的心跳,总有一天为我而跳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我要你的心跳,总有一天为我而跳

文/纪南方

第五排靠窗的那个同学

“美的现象不是物理的事实,人的审美经验是美的现象的唯一见证……不存在人的审美活动之外的美……”

讲台上,宋长风慵懒地斜靠着桌子,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红色的粉笔,偶尔象征性地点点桌面,示意学生们这是重点,底下传来学生们唰唰唰记笔记的声音。

此刻,时枝也很忙,忙着拍照。她表面上装作认真听课,手机的摄像头却从桌洞上方露出,咔嚓咔嚓,拍了一张又一张。

宋长风头也不抬:“第五排靠窗的那个同学,把手机收起来。”

时枝的手一抖,手机差点脱手。她无视学生们望过来的好奇眼神,故作镇定地坐直身子,抬高声音:“宋老师,我在拍同学的笔记,这么多重点我记不下来。”

粉笔在桌面上定住,宋长风收起长指,抬起眼睛朝她这边看。她对他一笑,很有心机地露出八颗小白牙。他看着她,镜片后的眼睛毫无感情。

他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窗外一眼。

他这两眼意味明显:你再拍照我就把你扔出去。

时枝噘着嘴,小声嘀咕:“无情!”

对于这个宋老师的冷漠之名,时枝是后来才知道的。毕竟她第一次见到他,他简直温柔得不像话。之后,她再听到他的名字,却是伴随着冷漠二字。

据说,A大美学教授宋长风,待人接物都懒散冷淡,就连上课也是一副海棠春睡的模样。按理说,这样的性格的他实在不适合为人师表,可他履历丰厚,毕业于国外某所知名学府,双学位硕士,且他授课以来,每节课几乎座无虚席。

因为,宋长风长得真的很好看,是秒杀各个年龄层的好看。

所以,时枝认为她喜欢上宋长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而宋长风没喜欢过任何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性格使然,宋长风从不在课后接受任何学生的提问,故而下课铃声一响,学生们便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东西离开教室,几乎一瞬间,教室里只剩下时枝和宋长风。

宋长风慢条斯理地收拾着书本,淡淡开口:“你把照片交过来。”

时枝眼前一亮,沿着阶梯跳下来:“你要我怎么交照片?微信还是QQ?加个好友,什么照片都好发啦!”

宋长风抬起头,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嘴唇动了动:“删掉照片。”

时枝把手机藏起来:“宋老师,你说的,只要我能乖乖听你一节课,你就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不准耍赖!”

“好。”宋长风扶了扶眼镜,“你说个重点。”

时枝从善如流:“美的现象不是物理的事实,它是一种属人的现象。如果没有人,就没有美。所以——”她拉长了音,“所以宋老师,为了你的美还能存在,让我多看两眼吧,别没收我拍的照片了!”

宋长风似乎被她逗笑了,唇角弯出一个弧度,他努努嘴:“十点半,你要去上课了。”

时枝哀号:“我可不可以不去上课?”

宋长风:……

“宋老师,你帮我请假吧,我不想上课!”

“不行。”宋长风冷漠道,“你是老师。”

孤岛岸边弹钢琴的老师

其实,时枝刚刚认识宋长风那会儿,她还不是老师,而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顾家大小姐。

彼时正值炎炎夏日,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提议,说近海处的橘柚岛现在风景正美,最适合开派对,嗨上个三天三夜。此提议一出,群里的人全部附议,这事便定下了。

时枝不喜欢操心,只管吃喝玩乐,吃饱了便光着脚跑去沙滩放烟花。

于是她看见了宋长风。

长到看不到尽头的海岸线,黑压压的天空下近乎墨蓝色的大海,他坐在风中,西装挺括,背脊笔直,优雅地、不疾不徐地在弹钢琴。

小烟花绽放在她的眼前,连带着他的身影也模糊了。

有人喊她:“枝枝,烧烤好了,快来吃!”

时枝恍了一下神:“来了!”

时枝向来没心没肺,不在意的东西说丢就丢,弹钢琴的男人在她脑海中没存在两秒便被烤肉代替了。等吃饱喝足后,其他人回别墅继续嗨,唯有时枝第二天想看日出,留下来搭帐篷。

帐篷搭好后,她跪在地上掀开门帘,首先看到了的是一双皮鞋。

她的视线往上,越过又长又直的腿,严谨扣紧的西装外套,再往上是近乎完美的下颌线,勾勒出俊朗的轮廓,这人垂着眼:“你好。”

时枝“啊”了一声:“你是弹钢琴的那个人。”她的心思微转,向上伸出手,“我叫时枝。”

宋长风愣了愣,才轻轻握住她的手:“宋长风。”

时枝弯着眼睛:“宋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宋长风敛了眉,似乎在想措辞,好半天,他才张口:“……不好意思,没事。”说完,他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又转过身,“你要来听我弹钢琴吗?”

宋长风总是这样,明明是央求别人的话,语气却格外骄傲,仿佛只要她一拒绝,他立刻就能走得头也不回。

时枝说:“好啊。”

宋长风松了一口气,抿抿唇:“你跟紧我。”

虽然宋长风不喜欢说话,但他还是简短地跟时枝解释了一下。他说他是某所大学的老师,暑假学校组织旅游,他玩游戏输了,要在海边弹钢琴并邀请人来听,不然下学期就要多开一门课。

时枝不以为意:“多开课就多开课呗,你还能赚钱。”

宋长风将手放在琴键上,眼中情绪晦涩不明:“不。”

时枝:“为什么?”

在长久的沉默后,回答她的是琴声,骨骼分明的长指在黑白键上拂过,如海浪阵阵,琴声略显虚无缥缈,却极美。

时枝甚至觉得,她听过那么多场音乐会,都不如宋长风在这里弹得动人好听。在孤灯微弱的光线里,他是唯一的色彩。

她想起刚刚她光着脚走在沙滩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宋长风的身后。那时她数着时间,从帐篷到钢琴,总共三分二十九秒的距离。

她想,够喜欢上一个人了。

偷玩滑梯的兔子姑娘

“你知道吗?有些人总有这样的魔力,就站在那里,不管你怎样兜兜转转,怎样浪费时间,他就在那里,等着你爱上他。”

时枝打出这句话的时候,刚刚结束两节舞蹈课。新舞蹈有点难,她要带着学生一点点调整动作,两节课下来,她累得大汗淋漓。

她甩了甩微湿的发,喝了一口水,手拍在窗台上,发送朋友圈。

三十秒后,宋长风评论:你不出来我就走了。

雄心壮志一秒被打垮,时枝顾不上补个妆,拎着包直奔校门口。她到的时候,看到宋长风两手插兜,懒懒散散地站在路灯下,听到脚步声,他头也没抬,转身就走。

时枝莫名被噎了一下,她跟上去:“宋老师,你的车呢?”

宋长风停住脚步,回过头,时枝跟他对视,他的眼眸太过清澈,不到三秒她就败下阵来,慌忙要移开目光,才听到他说:“开车很累。”

时枝:……

“坐地铁或者打车,你选一个。”

“地铁。”

宋长风点点头,转身继续走,背影高冷淡漠。时枝却窃喜起来,她在心里数了数,短短三分钟里,宋长风居然对她说了十四个字,简直不可思议。

这绝不是时枝好糊弄,要知道以宋长风的性格,应允她,只要她好好听课,就把联系方式给她,并且送了附加福利——送她回家,还跟她说这么多话,都是不可能的事。

可这一切偏偏都发生了。

用时枝的话总结:四舍五入,宋长风想追我。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她的内心活动,在地铁到达一站时,宋长风忽然拍了她一下。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扶住他的手臂,瞪着他:“怎么了?”

宋长风垂下眼睛,目光落在她抓着他的手的手上,她只觉得这处的皮肤灼热,小心脏瑟缩了一下,愣是顶着压力没缩回手。

当她胆战心惊地以为宋长风要甩开她的时候,宋长风开口:“你在哪一站下车?”

时枝默了默,怯生生地开口:“……我坦白一件事,你不要生气。”

宋长风气压低沉:“说。”

时枝攥紧他的衣袖:“其实我家就在学校附近,根本不用坐地铁……”她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小嘴巴一噘,极其可怜无辜:“我浪费了你的时间,不好意思。”

正值下班时间,地铁里人潮拥挤,灯光很亮,飞速地穿过黑暗,时枝却觉得一切静极了。她沉默地等着宋长风的下一句话,以确保心脏是否能平稳跳下去。就在这样的忐忑中,她听到宋长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走回去。”

时枝愣了一下,她诧异地抬起头,见宋长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你耽误了我锻炼的时间,所以下了地铁,我们走回去。”

时枝歪了歪头:“轧马路?”

宋长风笑了一下。

时枝心想,宋长风哪里有大家说的冷漠,明明很温柔嘛。然而下了地铁后,她就知道宋长风为什么笑了。彼时,他抬手看了一下腕表,跟她对了一下时间,说:“跑吧。”

时枝:“……跑?是什么意思?”

宋长风所说的跑,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时枝虽然舞蹈跳得很好,也肯吃苦耐劳,但是累了一天,哪里还跑得动,不到八百米就累得跑不动了。她朝宋长风的背影喊:“宋长风!你给我回来!”

两人距离甚远,风声又大,摆明了是欺负他听不见。她沮丧地噘着嘴,随即又灵机一动,她对这片还算熟,可以抄近道,说不定能赶上宋长风。她拐进小区,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距离,以宋长风的速度、她抄近道的速度,赶上他是分分钟的事。

时枝心里一松,脑子就灵泛了,小区里的滑滑梯也具备了诱惑力。她四下看了看,趁着没人往滑梯上爬,刚爬上去余光就瞥到了一个黑影。她惊叫一声,差点滑倒,好不容易扶住栏杆后,惊讶地往后看。

这人高高瘦瘦,懒怠地靠在入口处,明黄色的栏杆在黑暗里醒目,模糊地映着他的脸,明明跑了那么久,他依然脸不红,气不喘,目光沉静。

时枝咽了咽口水:“宋老师?”

宋长风默默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才说:“时枝,你听过一个故事吗?”

“什么?”

“《龟兔赛跑》。”

时枝:……

别说,此情此景还真像《龟兔赛跑》,前有骄傲的兔子半路睡觉,今有可爱的兔子姑娘半路玩滑滑梯。

一样都被人逮个正着,不一样的是,宋长风真的听她的话,回来找她了。

脑子里都是你的时老师

时枝有理由认为,宋长风在陪着她玩了十五分钟的滑滑梯后,就生她的气了,虽然宋长风解释:“我懒得生气。”

但她还是固执地认为,宋长风生气了。不然为什么连续三天她发消息,宋长风只回了一条?还是简单的一个问号。这非常不合理。

时枝坐在扶杆上,两条腿晃来晃去,她认真地问学生:“我是替我朋友问的啊,不是我自己的事。就是——”她抿了抿唇,问,“你们觉得这合理吗,觉得这个男人对我朋友这样合理吗?”

学生:……

老师,不要再解释了,这个朋友就是你本人吧?这个男人就是隔壁大学的宋老师吧?论坛上都有分析贴了好吗?

但是为了维护时老师的形象,比她小不了几岁的学生们也不能拆穿。有学生举手:“老师,你……你朋友说了什么,他回了一个问号?”

时枝:“她说了很多东西。”

时枝翻开两人的对话框,很明显能看出来都是时枝在说废话,比如“下次换我送宋老师回家吧?”“为什么宋老师的学校没有舞蹈系,这样我们就是同事了。”“你们学校校庆邀请我们舞蹈学院表演节目,我要你来伴奏,你应该没意见吧?”

宋长风:?

学生:“破案了。”

舞蹈室里,众人讨论得热火朝天,连下课铃声都没听到。这时,门口传来很有规律的敲门声,所有人都以为是下个班的学生来上课了,时枝说了句下课,便转身收拾东西。

舞蹈室便是在这时候安静下来的,时枝的动作顿了顿,她回过头,见学生们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门口,脸上都带着看戏的表情。

时枝往门口看去,宋长风还维持着开门的动作,绅士有礼,连嘴角的笑都恰到好处。

时枝感慨:色令智昏,我一定要保持清醒,不能在学生面前丢人。

宋长风开口:“出来。”

时枝条件反射地抬高声音:“来了!”

说完,她闭了闭眼,顶着学生们意味深长的目光,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宋长风走在前面,她可怜巴巴地跟在后面,寻思着宋长风来找她干什么。结果她没发现他停下来,一不留神撞上了他的后背。

时枝摸了摸鼻子,仰起头看他:“宋老师。”

“应该是我叫你时老师才对。”宋长风说,“现在全校都知道我要跳舞了。”

时枝:“哈?”

宋长风头疼地扶额,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伸出手,屈指在她的额头上弹了弹:“我很疑惑,你这个小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什么,糨糊吗?”

宋长风的语气不重,不像是责怪,反而显得亲昵,也不怪时枝一下子想到那句土味情话,脱口而出:“装了你啊。”

宋长风挑挑眉,很会抓重点:“我是糨糊?”

时枝机智地转移话题:“你说跳舞是什么意思?”

宋长风懒得跟她废话,直接把手机拿给她看。只看了一眼,她的表情就变得很精彩。她干巴巴地解释:“我……我跟副校长说的是伴奏,打错字了,打成了伴舞。我现在就跟他解释。”

宋长风:“不行。”

时枝:?

宋长风:“其他老师说,如果我跳舞,下学期他们就分批上我的课。所以——”他站直身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认真的模样像极了勤奋好学的学生,轻薄的唇微张,“时老师,你要教我跳舞。”

时枝:……

所以你们学校排课这么随便的是吗?

四肢不协调却认真可爱的宋同学

在时枝的幻想中,一对一教学,肢体和眼神接触多,感情必将突飞猛进。但是她没想到,教了宋长风整整一天的舞蹈,她除了头疼就是想打人。

宋长风盘腿坐在木板上,托着下巴看着平板里的视频,视频播放结束,他问:“继续吗?”

时枝冷漠道:“你还是乖乖去上课吧,宋同学。”

宋长风摇了摇头:“教我跳舞,时老师。”

他明明是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却显得这么乖这么软,时枝忍不住捂住小心脏,觉得这一幕杀伤力太大了,他说什么她都会依着他的。

于是——

“再来一遍。”

“重新来,你刚刚这个动作没有做到位。”

“四肢协调点!”

“宋长风!”时枝瘫倒在木板上,长发凌乱,气喘吁吁地瞪着宋长风,“你真是我带过的……”在他的目光下,她到嘴边的话在喉咙口转了一个圈,变成了夸赞,“最认真可爱的学生了。”

嗯,没毛病。

宋长风也同意,点点头:“谢谢夸奖。”

时枝累得不想说话,用胳膊遮住眼睛放空自己,脑海里却不断回想宋长风刚刚跳舞的样子。他没有舞蹈基础,没办法跟上集体舞,所以她特意编了一支双人舞蹈。虽然宋长风的动作不标准,但眼神绝对能杀死人。

时枝不说话,宋长风更不会开口。她沉默了一会儿,侧过身,小心地踢了踢宋长风的小腿:“宋老师,你是不是专门练习过眼神?”

宋长风坦然:“嗯。”

时枝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深吸了一口气,耐心地引导他:“你为什么会练习眼神?”她怕宋长风懒得说,干脆开启威胁技能,“你要是不说,我就不教你跳舞了。”

时枝威胁的话说得小声,丝毫没有底气。她偷瞥了他一眼,见他唇角弯了弯,似乎是笑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听到他说:“大学的时候,我去参加过国外的唱歌比赛,观众投票,队友说电到观众很重要。”

时枝“啊”了一声:“你那么喜欢唱歌,怎么来当老师了?”

“二十选五,我是第六名。”

宋长风语气平淡,好似是无关紧要的事。时枝却听得心里一紧,遗憾地叹了一口气,说:“好可惜。”

但以宋长风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性格,不过是没有被选到,就算有失落,也会在当场得体地应付过去。不过……宋长风真的会失落吗?

宋长风点点头:“是好可惜,所以我在现场哭出来了,很丢人。”

时枝:……

宋长风见她满脸震惊的模样,眉梢微挑,却是笑了,站起来道:“再跳一遍就回家。”

时枝最后一遍跳得很心不在焉,等练习结束后,她光顾着在手机上找当时宋长风比赛的视频,完全没注意到宋长风所说的“回家”是指先送她回家。她在前面急匆匆地走,宋长风默默地跟在后面,突然,她的脚步停下了。

宋长风也顿住了脚步。

他看到时枝慢吞吞地蹲下来,手在颤抖,几乎拿不稳手机。四下寂静,他能听到手机发出喧嚣的声音。

熟悉的喧嚣声,熟悉的舞台,还有熟悉的那一群人。

宋长风走到她面前,像初见那般,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她抬起头,看见了他,眼眶通红,声音哽咽:“宋长风。”

宋长风听到自己“嗯”了一声。

时枝的语气中带着哭腔,她说:“宋长风,你哭得好可怜啊。”

宋长风一怔,旋即笑了笑。他俯下身,手指从她的脸上滑过,做了那么多复杂的动作,他的神情依然温柔。

他轻叹:“没有现在的你可怜。”

当作最后一秒喜欢你的时小姐

不出意外地,当校庆晚会彩排的时候,宋长风和时枝的舞台表演足以惊艳所有人。尤其是宋长风的眼神杀,狙击了现场所有少女的心。

时枝坐在化妆间里看手机,挖了无数坟贴,翻墙找遍了宋长风在美国比赛的视频照片,好像这样就能弥补那些她不在的时光。

她看得最多的是最后的比赛舞台,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的宋长风发表感言,与她想象的一样,他礼貌得体。画面一转,在官方镜头给不到的角落里,他在队友的怀里痛哭,她看得心一阵阵抽抽地疼。

“你别看了。”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她的手机,帮她锁了屏,“你看太多遍了。”

时枝小声辩解:“我也没有看多少遍。”

宋长风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她进行深度讨论,只“嗯”了一声,便自顾自玩手机去了。她不甘心,滑着椅子蹭到他面前:“宋老师,我可以采访你一个问题吗?”

宋长风刷着微博:“不。”

时枝抗议:“我还没提问!”

宋长风:“我能猜到你要问什么。”

时枝:“那你猜猜。”

宋长风:“不。”

时枝:……

她低哼一声:“你不告诉我,我就会乱猜,乱猜的结果就是脑补一些特别虐人的情节,把自己虐得眼泪汪汪,到时候我还会怪你,还会去各处控诉你欺负我。”

宋长风对她这无赖行径很是无语,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你问吧。”

时枝兴冲冲地用手当话筒,放在他的唇边,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手背上,心尖不由得颤了颤,想要放下手,他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垂下眼睛:“别动。”

时枝舔了舔唇,按捺住狂跳的心脏,问:“你遗憾吗?”

问完,她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这个问题简直是废话,只差一步当然会遗憾。她正要改口,便见宋长风抬起头,他的睫毛长长的,柔软无害,像是撩过她的心底,痒痒的。他低声开口:“比赛结束后,我拿到音乐学士学位,然后跨专业跨院校考了美学方面的研究生。所以你说遗憾——”

他抿了抿唇,又说:“当时我肯定会遗憾,不然也不会哭。可是有遗憾也没有关系,在一段感情或者是一段付出或给予的时间里,给自己留一个遗憾,以后才能念念不忘,这就是人性。”

“一次比赛的结果当然不能决定成败,也不足以让我颓然至此。只是,我觉得我所有美好的少年时代都在那里,我不想要更美好的东西覆盖上去,这样我就可以在往后的岁月里拿出来品味,哪怕是变质的东西。”

“学《美学》以来,我觉得悲剧的美感经验是最令人愉悦的。我自愿沉湎过去,可以往前走,但谁也控制不了我的心永远留在过去。”

他吐字的气息是温热的,话语却是冰冷的。他的气场逼人,循循善诱,话里话外都在拒绝她,都在劝她不要白费工夫,都在警告她,别这样做,谁也不能成为例外。

时枝沉默地放下手。

直到第二天正式演出,她都没有再和宋长风说一句话。在两分半的舞蹈中,他的手掌停留在她的腰上,带领着她旋转。

在聚光灯下,音乐停止,她背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

她的声音顺着宋长风的耳郭钻进去,有点急促,却透露出几分坚定:“宋长风,你可能不了解我的性格,我这个人吧,就喜欢带领别人去往美好的未来。”

“我要你的心跳,总有一天为我而跳。”

世人说月亮遥远,那又如何,她偏要去够。

要被捡走的宋少爷

虽然豪言壮语丢过去了,但时枝从未主动追过人,除了说会黏人外,竟然一时找不到追人的办法。以至于校庆后,她兢兢业业地上了半个月的班,朝九晚五,要多规律有多规律,被一众富家子弟嘲笑了一番。

有人称:“不出一个月,时枝肯定辞职。为人师表,教人跳舞,这是时家大小姐会干的活吗?”

时枝回复:“你懂什么?我是在为以后的幸福人生努力。”

他们好奇是谁入了时枝的法眼,纷纷表示要来围观。时枝生怕他们会影响宋长风的生活,威胁恐吓用遍,还是不放心,给宋长风发去消息:如果你的课堂上有不明人士出现,你千万不要理他!

宋长风回复得慢吞吞的,时枝盯着对话框上的“对方正在输入”看了半天,他的消息才发过来:不明人士?你算吗?

时枝:我当然不算!

宋长风:好。

于是在下次蹭课的时候,非不明人士时枝便被宋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宋长风扶了扶眼镜,说:“请这位同学回答,作为美感经验的‘美’具有什么特性?”

时枝一脸茫然: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宋长风抿了抿唇,试图遮掩忍不住勾起的唇角。他正要让她坐下,却听她自信满满地说:“特性就是令人心生愉悦,比如现在,听老师上课,我就欢喜。”

她答非所问,他也觉得她可爱。

在哄堂大笑中,宋长风没有再忍,笑着摇了摇头。

等下课学生都走了,时枝趴在讲台上,不停地问他答案到底是什么,他忙着做课件,把书丢给她:“第87页,你自己找。”

时枝乖乖地翻书,无奈字数太多,她没看两行就犯晕了。她偷偷瞥了宋长风一眼,便开始翻书玩,突然,一张纸掉了出来。她捡起纸看:“团建计划,可以带家属吗?”

宋长风握着鼠标的手微顿:“……可以。”

“唔。”时枝低着头,“可惜我那天没空,我闺密过生日,必须要过去。”

莫名地,宋长风觉得自己被拒绝了。他的嘴角一拉,不愿意搭理她了。她没有发现他的小情绪,还在遗憾不能以家属的身份参加这次团建。

生日会当天,她跟好友抱怨:“你怎么挑这天出生啊?”

“对啊。”好友也懊恼,“我早上一查天气,下午居然要下雨,搞得我的露天泳池派对都开不起来,我妈太不会生了!”

时枝一愣:“今天会下雨?”

不等好友回答,她拿出手机,一查果然有雨,从下午三点开始。她想了想,给宋长风发去消息:下午会下雨,你带伞了吗?

宋长风没有回信息。她心不在焉地在大厅里穿梭,又苦于没有他们学校其他老师的联系方式,只能干着急,直到雨下起来,风卷起雨珠叶子打在落地窗上,她的手机才响起来。

她连忙接听:“喂?”

那头的雨似乎下得更急,声声敲着手机话筒,嘈杂得厉害:“你好,是时枝时小姐吗?”

时枝的声音抖了抖:“……我是。”

“是这样的。”电话那头的人喊道,“我是鹿鸣山旅游中心的员工,负责╳╳大学的团建。他们从下午一点下山开始自由活动,依次到我这里报到离开,但我们现在联系不上宋长风老师,他填的紧急联系人电话是您的手机号,请问您是他的女朋友吗?”

时枝一字一句地说:“你们把宋长风弄丢了?”

她脑子里嗡嗡的,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去鹿鸣山的出租车上。

她想,宋长风这么懒散,发现迷路了不会愿意继续走,肯定乖乖地待在某个地方,等着有人把他捡回去。

她得抓紧时间,才能把他捡回家。

每分每秒都在爱你的兔子先生

后来,在某次下课前,时枝跟学生们聊天,有学生八卦:“时老师,我们都要毕业了,可以问一下之前你朋友的事的后续吗?有后续吗?”

时枝微怔,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你们早就知道那个朋友是我自己吧?”在起哄声中,她坦然说道,“是我和隔壁学校的宋老师啦,你们不都看到后续了吗?”

“老师,你是怎么追到号称冰山的宋老师的啊?”

时枝眨眨眼睛,摇头晃脑,故作高深:“保密。”

学生们大叫着,非要她说出一个秘诀来。时枝应付着他们的问题,却不免想起去年初秋的那场雨。那天,她和旅游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起上山找宋长风,她衣衫单薄,走得飞快,先找到了宋长风。

他果然跟她想的一样,很乖地坐在长椅上看雨,看到她来,他惊讶了一下。她松了一口气,撑着伞走到他面前才开始生气:“你的手机呢?”

宋长风:“关机了。”

时枝:“你迷路了不会问人吗?”

宋长风愣了愣,摇了摇头:“我没迷路,在看雨。”

时枝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别提多想扇他一巴掌了,而他的目光却在她的身上转了转,眉头微蹙:“冷吗?”

时枝委屈道:“你说呢?”

“我的衣服湿了,不能给你穿。”

时枝被他气笑了,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气什么吗?我就气你的紧急联系人明明填的是我,却在问我为什么会来。我说要你的心脏为我而跳,我总得拿出点诚意来吧。不然你封存了七八年的感情,凭什么为我打开啊,不然我凭什么拥抱你,是不是?”

“你的诚意是什么?”

“我的未来。”

宋长风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要拿出诚意来吗?”

“要。”

“什么?”

“当我向你伸出手的时候,你要拉住我的手。”

时枝伸出手,将它在冰凉的雨中摊开,微微颤抖着放在他的眼前。雨势磅礴,雨水拍打在伞面上,给伞下的空间制造了一种别样的静谧。

就是在这样的静谧中,宋长风伸出手,将她的手包在了他的手掌中,干燥又温暖。

是他的手掌,他的心跳,是她够到的那一抹月光。

学生们的歌声打断了时枝的回忆,她恍过神来,觉得歌声耳熟,才想起这是宋长风曾经在舞台上唱过的有点甜的一首歌。

她想,宋长风是什么时候对她动心的呢?是在那场雨前还是之后?是怎样的动心,让他决定尝试跟她一起拥抱未来,去用美好的回忆填补之前的遗憾?

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决定是对的。

“咚咚咚。”门被敲响了,紧接着被推开,宋长风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无视无数双好奇的眼睛,直直地看向时枝:“下课了。”

时枝冲他一笑,宣布下课。等学生都走了,她才跟他走出去:“你敲门的时候都下课五分钟了,怎么等那么久?”

“他们唱得跑调了,我听不下去。”

“那你怎么不告诉他们跑调了?”

“我懒得说。”

时枝大笑:“你怎么这么懒啊?”

宋长风迟疑了一下,说:“……有件事,没这么懒的。”

“嗯?”

宋长风向前走去,时枝吵吵闹闹地跟在他的身后,非要他说出个所以然,他却闭口不言,只是悄悄将她的手收入了掌心。

时枝红了脸,声音也小了。

宋长风勾了勾唇角。

自从决定爱她后,爱她就是他做过最勤快的事情。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在爱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纪南方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