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跃上眉梢的喜色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你是跃上眉梢的喜色

文/君鸽

01

正午的太阳,投射到操场绿色的草坪上时,隐隐泛着些白光。而穿着齐胸襦裙的乔瑾就站在炽热的日光下,一边用手拂去脸颊两侧的汗珠,一边指挥社员将“锦瑟国风”的社团展牌,挪到了摊位的右前方。

今天是社团招新的大日子,她作为创社人,有义务在招新中将“锦瑟国风”发扬光大,成为学校排行第一的大社。

乔瑾望着自己亲手制作的国风海报,甚是满意地笑了笑。她抱起一沓报名表,站在摊位前吆喝起来:“学弟学妹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锦瑟国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一起穿汉服,一起来参加雅集呀!”她笑容满面地向路过的学弟学妹介绍社团,只是才发出去几张报名表,作为副社的潇潇,就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

“社长,社长!”潇潇大叫着,一个健步冲到了乔瑾面前,“那边冒出来一个暮染国音社!”

潇潇指指不远处被人群包围的帐篷,一脸担忧道:“好多学妹都抢着去报名了!”

暮染古风社?乔瑾闻所未闻,她好奇地探着脑袋朝潇潇手指的方向看去。而这一看,她看见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

乔瑾眉头锁得更紧了。她脸色一沉,将报名表递给潇潇,拎起裙摆,大步地朝着暮染国音社的摊位走去了。

“贺燃!”她高声喊道。

穿着纯白色魏晋风汉服的贺燃,在众人的鼓掌声中,停下了舞剑的动作。他将剑背在身后,转身对视上了乔瑾的眸子。

而有夏风恰好经过,拂起他衣摆一角,拂起他绑在假发上的发带。清风朗月,俊逸至极,大概就是此刻用来形容贺燃的最佳词语。

就连平日早已瞧惯他这副好皮相的乔瑾,在这一刻,也有些乱了心神。她愣了好一会,才想起正事,连忙问道:“这社团是你创的?”

贺燃抿唇笑笑,指了指海报上的社长署名,大大方方地承认:“是我创的。”

“你一个学法律的,创古风社做什么?”乔瑾黑了脸,心知贺燃建立社团,穿着汉服舞剑招新,多半是故意而为之。其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和她一决高下,看谁拿能下“十大校园名人”的头衔。

乔瑾攥紧了拳头,而贺燃直接道:“阿瑾,没有人规定建社团,要和自己的专业相关吧?”

“没人规定。”乔瑾睨他一眼,双臂环抱在胸前,面带几分不,“反正你的古风社,和我的国风社,没什么可比性。”

瞧着她这副自傲的模样,贺燃轻轻笑了:“那要不比比看,看谁招新招到的人多?”

“还是老规矩,谁输了,就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件事。”

“比就比!”乔瑾的斗志,瞬间就被点燃了。上次和贺燃比赛,还是一个月前的事情。那时正逢暑假,他们一同参加了“三下乡”支教活动,在支教过程中,曾比过爬山。

那一次,乔瑾率先登顶。

而这一次,她依旧也会赢了他。

乔瑾咬了咬牙,看着贺燃自信满满地重新拿起剑柄,同满眼冒爱心的学妹们说:“大家如果加入了我的社团,那以后想学舞剑,可以随时找我。”

他微微一笑,左脸颊小小的酒窝轻轻凹了进去。而这一笑,让围观的学妹们全然沸腾,她们开始井然有序地排起队伍,去拿暮染国音社的报名表了。

贺燃可以舞剑吸引学妹,那她乔瑾就可以跳舞吸引学弟。她如是想着,然后拎起裙摆回了自己的摊位。

“潇潇,放音乐。”乔瑾摆好舞蹈动作,微微昂起了脑袋,盈盈一笑。

于是,招新现场出现了这样令人惊叹的一幕——穿着汉服的少女踩着音乐的鼓点翩翩起舞,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皆是风情万种。而另一边,舞剑的少年一身白衣,气眉宇轩昂,意气风发。

“真是神仙打架啊……”在旁观战的潇潇,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事实证明,这样的表演确实很引人注目。没过多久,乔瑾的锦瑟国风社,很快就被学弟们包围了。

乔瑾得意地笑着,冲不远处的贺燃挑了下眉,小表情像是在说:“看到没?你用的招数,我也可以用!”

看着她扬扬得意的模样,贺燃的嘴角上扬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可真是要强……他低声喃喃一句,笑着摇了摇头,拿起桌上那厚厚的一沓报名表,对着乔瑾晃了晃。

02

乔瑾高估了学校的男女比例,这两天招新活动下来,她穿着汉服跳舞险些中暑,却还是没能赶超贺燃的社团人数。

以三人之差输掉这次比赛后,乔瑾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坐在她身边的潇潇,感觉自己像是坐在了一座冰山旁,冷得打了个寒战。而也是此时,那位惹了他们社长大人的贺燃,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摊位前。

“阿瑾。”贺燃唤她,而乔瑾抬起头,一双似是含着冰刃的眼,盯上了贺燃。

在场众人纷纷感觉到了氛围的变化,连忙识相地退到了安全范围内。而这位全校唯一敢惹乔瑾的贺燃,继续开口道:“阿瑾,这次是你输了。”

“我知道,你不用提醒我。”乔瑾不甘心,咬了咬牙道,“你可别得意,迎新晚会的节目表演,我一定会拿下全场最佳!”

贺燃像是没听到她的答话,不紧不慢道:“之前说好了,输了就要答应我一件事。”

“……”

“陪我去拍情景剧。”

怎么又是情景剧?乔瑾沉默了。贺燃一直都是网上小有名气的汉服模特,前些日子接了个情景剧的拍摄,需要和女生共同出演。

本该是由摄影师来找女模特,可贺燃一口拒绝,自己找上了乔瑾。乔瑾不喜欢上镜,就没答应。

“我总有办法让你去。”那时的贺燃,在她拒绝之后,丢了这句话给她。而乔瑾只当他是夸大海口。可未想,他原是在这儿等着她。

愿赌服输,永不食言。这是她乔瑾人生字典中的八字金句。

她看着贺燃,只能答应了下来:“我陪你去。”

于是,星期六早上,天蒙蒙亮时,微光还躲在云层里半出不出,而贺燃已经开着车出现在了乔瑾的宿舍楼下。

乔瑾拖着步子从楼上下来,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她打着哈欠,而贺燃一只手把控着方向盘,侧目瞄了一眼有些疲惫的她:“阿瑾,住学校有时不方便,不如住外面吧?”

乔瑾本还懒洋洋地窝在座位上,这一刻立马来了个鲤鱼打挺,瞬间坐直了身子:“鬼才要和你住!我就住学校,住学校最方便!”

“等你下个星期开始上考研班,就不会觉得方便了。”贺燃摇摇头,心想乔瑾多半想偏了。

果不其然,乔瑾提高了音量,大叫了一声:“贺燃,你别玩我妈那套啊!”

“阿姨哪套?想方设法让你和我住在一起吗?培养感情?”

“……”

贺燃说得太过于直白,让乔瑾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她愣了愣,只小声地“嗯”了一下。

乔瑾和贺燃,其实打娘胎里就有交情了。两家父母是世交好友不说,且两家常年住在楼上楼下。

他们二人虽没有什么指腹为婚的约定,但长大成人后,老妈和贺家阿姨,开始一致想要撮合她和贺燃,还常常把“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句俗语挂在嘴边。

不然,老妈也不会在她大一入校时,故意买了个劣质床垫给她。害她睡了三天,就把床垫给睡塌了。当时为了应急,乔瑾求助了住在校外的贺燃。

尽管睡在两个房间,但那一夜,她可谓是受尽了折磨。

因为贺燃这个人,还像小时候那般,一旦在家里待着,就不喜欢穿衣服。乔瑾从自己房间里出来倒水喝时,一抬头,就瞧见贺燃下半身裹着浴巾,露着腹肌站在冰箱前。

“你、你把衣服穿上!”她大叫一声。

可贺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了她一句:“你是渴了吧?喝不喝雪碧?”

乔瑾被他暴露出的好身材弄得满脸通红,大脑短路到半句话都讲不出来。贺燃看着她的脸色,以为是生了病,直接上前,一只手覆上了她的额头。

纵然小时候他们一起光着屁股长大,可毕竟现在是荷尔蒙迸发的青春时期,近距离贴近的那刻,乔瑾居然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腹肌。

她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所以连忙捂着脸落荒而逃,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而胸膛处那颗心脏,也是如擂鼓般咚咚咚地响彻起来。

她才不要住到贺燃家里,就算跑考研班再累,她也不要。乔瑾侧目瞥了一眼开车的贺燃,不作声地闭上了眼睛,以装睡结束了这个话题。

03

在没接触贺燃的拍摄工作前,乔瑾一度认为他是个纯粹“卖脸”的。如今跟着他一起来拍,她才知道,原来做模特也是这般辛苦。

舞剑、弹琴、饮酒、对视、手牵手回头跑。

这些看起来简单至极的镜头,他们二人却拍了不知多少次。她早已累得不想动弹,但贺燃却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按摄影师的拍摄要求逐一改进。

他从小就是这样,但凡决定做某件事,定会尽心尽力、有始有终、认真至极。而这一点,乔瑾从来都比不上他。

她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同时有一个疑问突然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贺燃。”她低声问他,“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来当你的搭档?”

乔瑾虽说颜值不低,但她并未有任何的拍摄经验。要想出一套好视频、一套好片子,还是需要找像贺燃一样的半专业模特合作更有保障。

她盯着在一旁整理汉服衣领的贺燃,有些疑惑。却没想到,他倏地答了她一句:“因为有吻戏。”

“啊?”听到吻戏二字时,乔瑾手里握着的团扇险些掉了。她遽然直起了身子,生怕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贺燃。

贺燃扯了扯衣领,面无表情地继续道:“我不想亲陌生人。”

“所以就选择亲我?”乔瑾目瞪口呆,而更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吻戏是在水中拍摄。

换好另外一套汉服的乔瑾和贺燃,很快就被摄影师拉进了小温泉。

“可不可以借位?”乔瑾有些慌乱,紧紧抓着贺燃的手臂。但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是能够为了好作品献身的专业人士:“借位太假。”

“况且……”

“况且什么!明星吻戏都借位,我们有什么不可以借位的?”

贺燃瞧着红着脸争辩的乔瑾,眼底的笑意漫了上来。况且借了位,那我拉你来拍摄,就毫无意义了呀!他在心里喃喃回答她,将下了水的乔瑾往自己身前拽了拽。

“你不会害羞吧?”

“谁!谁害羞!”乔瑾立马反驳,却不知自己这张小脸,早红透了。她性子就是这样,旁人越觉得她做不成什么,她就偏要做给他看。

乔瑾咬了咬牙,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对贺燃道:“亲就亲!”

她深呼吸了几下,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后,猛地闭上了双眼。她心想,小时候不懂事,他们在一起玩过家家时,她常常亲贺燃。这一次……就当还是过家家好了!

但……此刻不同往日。

感受到他的鼻息扑到自己脸颊上的那刻,乔瑾紧张得浑身颤了一下。她屏住了呼吸,而贺燃长长的睫毛轻轻扫在了她的眼睛下方。

下一秒,他的唇便覆了上来。

乔瑾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了。而突然间,她的耳边响起了摄影小哥的声音:“停!这个镜头,再来一下。乔瑾小姐姐,你脑袋往相机这边偏一下。”

乔瑾半懵着点了点头,根据摄影小哥的提示,转了转身子,继续闭上了眼睛。

“阿瑾。”贺燃低声附在她耳畔呢喃,乔瑾睁开了眼睛。而贺燃望着她,藏在水里的一只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而另外一只手,则揽在她的后脖颈上。

他含情的双眸和周围腾升而起的水汽,让她觉得下一秒,他应该说一些至关重要的话。

但……贺燃启唇开口,说的却是:“不行啊阿瑾,我没想到你镜头感、演技,都不怎么样。”

“贺燃!”乔瑾平生最讨厌别人说她不行,一瞬间急了,“你说谁不行!你说谁不怎么样!”

“你。”贺燃垂眸一笑,而乔瑾在他笑的这一刻,突然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仰起脑袋吻上了他的唇。

果然,对待好强至极的乔瑾,还是要用激将法。

贺燃唇角轻轻勾了起来,揽着她腰的手微微用力,将她往怀里继续带了带。

只是这个吻没来得及变得绵长细腻,乔瑾就从他怀里退了出来,一脸怒气道:“怎么样!到底是谁不行!谁不怎么样!”

这样的对话,若旁人听去,定会胡思乱想好一阵。一旁的摄影小哥尴尬地笑了笑,而贺燃,心甘情愿地摆了摆手认输:“好吧,这次算你赢。”

“贺燃,我告诉你!我不仅这次能赢,过几天的迎新晚会,我也一定能赢!”

乔瑾胡乱摸了一把挂在脸上的水珠,瞪着贺燃的眼,燃起了熊熊火焰。她全然忘记了自己方才主动吻了贺燃,满脑袋只想着迎新晚会要出什么节目,才能成为全场最佳。

04

思来想去,乔瑾觉得只有合奏一首《权御天下》,才能燃爆迎新晚会,成为学弟学妹印象最深刻的社团节目。

刚好社里又有不少会古筝、扬琴的同学,只要让作为副社长的潇潇,利用自己音乐学院的优势,请几位外援帮忙,再多加排练,必定比得过贺燃那万年不变的舞剑表演。

但不承想,大家辛苦排练了两个星期,负责打鼓的男生却在临近演出时突然病倒了。乔瑾作为社长,不得不硬着头皮亲自上阵。

尽管排练了几次,然而到了真正上台的那刻,乔瑾还是紧张了。她站在聚光灯下,举起鼓槌后,却迟迟都未落下。

她紧张,微微张开眼睛往台下看去时,一眼就瞧见了已经表演结束的贺燃。

从小到大,她和贺燃没少比过赛。虽然生活中的任何一件小事,都能争个胜负出来,但大多时候,他们都会在彼此需要的时候,给对方努力往前冲的勇气。

好比从前,贺燃参加数学竞赛时突发高烧,乔瑾就守在比赛场地门外,在他能看得到的玻璃窗上,呵出雾气一遍遍写着:“贺燃,加油。”

好比现在,她因为紧张,拿起鼓槌的双手微微发抖,站在台下的贺燃笑着冲她比了个口型:“阿瑾,加油。”

乔瑾冲他点点头,深呼吸着,攥紧了手里的鼓槌,点头示意其余社员,开始了表演。

这一场演出,她终归在关键时刻稳住了。而正如她所想,收掉尾音的那刻,全场爆发了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乔瑾满面荣光,笑容灿烂地在观众席上寻找贺燃的身影。但她却看见,他离了场。

她怔了怔,连忙从舞台一侧退了下去。只是她还没追上贺燃,眼前窜出来一个手捧鲜花的男生。

“学、学姐!”学弟害羞一笑。

乔瑾没反应,一双眼盯着不远处的贺燃。她看见他被一个长发女生拦了下来,可还没看清那女孩长什么模样,捧花的学弟遽然举起花束,挡住了她的视线:“这是送给你的,希望你能收下。”

“我、我很喜欢你的!”学弟害羞得红了脸。

乔瑾愣了一下,对视上了学弟的眸子:“你会背赵元任的《施氏食狮史》吗?”

“什么……这是什么诗?”学弟一头雾水。

乔瑾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文言文,不是诗。”

“谢谢你喜欢我,也谢谢你的鲜花,但是我不喜欢背不出《施氏食狮史》的男生。”乔瑾礼貌从容地笑着,拒绝得干脆又干净。

小学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说了句抱歉,匆匆离了场。

乔瑾抿抿唇,看见贺燃和那女孩还站在一起。

“贺燃。”她喊他,大步朝他而去。待她走近,她听到微微垂着脑袋的女孩,正喃喃背着什么法律条文。

“这是?”乔瑾疑惑地问道。

贺燃对着结结巴巴背诵物权法的女孩轻轻笑了笑:“不用背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但我不喜欢物权法背不全的女生,不好意思。”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乔瑾想起方才自己拒绝学弟时的场景,心想贺燃还真是和她有几分默契。

她微微垂下脑袋笑了,而那女生似乎还想在说些什么,贺燃却没搭理,偏过脑袋,突然问了她一句:“去吃夜宵吗?”

乔瑾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那女孩便脸色一沉,大步飞快地走了。

乔瑾看着女孩匆匆离去的身影,好奇道:“你是不是和她说,背得出物权法,你就接受她的告白?”

“是的。”

“不过,她背不出来的。”贺燃摇摇头,微微偏过脑袋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脑袋只到他肩膀的乔瑾,“我都背不全,你觉得她能行吗?”

“……”

乔瑾冲他竖了个大拇指,甚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贺燃,你能不能拒绝得婉转点。”

“万一人家回去哭鼻子,怎么办?”

“我又不喜欢她,她哭不哭,与我何干?”贺燃冷冷道,只是视线落到略施粉黛的乔瑾身上时,他神情变温柔了。

“我只在意,我想在意的人。”他说,眸子里倒映着乔瑾的身影。

可乔瑾没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只附和着他点了点头,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要是这些桃花可以离我们远一些就好了。”

她叹息,而贺燃用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

乔瑾黑着脸,拍掉他那只大手后,理了理自己被弄乱的刘海:“什么办法?”

“和我在一起。

“强强联手,自然就没人敢和我们告白了。”

05

贺燃一定是喝多了,才会说出来要和她在一起的胡话。而乔瑾,也一定是因为表演太过于成功,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才答应了他这个提议。

回到宿舍的乔瑾,握着手里的卸妆棉,胡乱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倏地大叫了一声:“啊!我一定是疯了!”

“怎么了?乔乔?”舍友被她的鬼叫吓得一激灵,而乔瑾一言不发,将脑袋抵在了桌子上,极有频率地撞了起来。

现在,她满脑袋都是贺燃说要在一起时的场景。

“你说什么呢?”当时的乔瑾,被他那句话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瞪着眼睛,用手打了他胳膊一下,“谁要和你在一起啊!”

贺燃只抿唇轻笑,倏地弯下腰,俯视着对上了乔瑾的眼睛。

“当然是你……”他慢悠悠道,手指轻轻戳一下乔瑾的眉心,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和我在一起。”

“我、我才不要和你在一起!我不……”乔瑾结巴起来,后面那句“我不喜欢你”,愣是在他深情又温柔的注视下,吞进了肚子。

“阿瑾,没关系的,我愿意委屈一下我自己。”

委屈?乔瑾瞬间炸了:“和我谈恋爱你委屈?拜托!应该是我委屈好吧!”

“那你就委屈一下吧。”

“啊?”

那时乔瑾的大脑没能跟上贺燃,而就这样,他们在日常的斗嘴中,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回想全部过程的乔瑾,双手抱着脑袋,再次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嚎叫声。

而也是此刻,她手机叮咚一响,贺燃发来了消息:“明天你想去哪儿?”

乔瑾没意识到贺燃这是邀她去约会,非常实在地回了他三个字:“图书馆。”

于是,贺燃一大早就跑去图书馆帮乔瑾占了座。他趴在座位上快要睡着时,姗姗来迟的乔瑾用手拍了拍他的后脑勺:“你还真是会浪费资源。”

贺燃伸了个懒腰,坐直身子,回了她一句:“阿瑾,你也真是会选地方,你见过哪对情侣第一次约会在图书馆的?”

“我又没谈过恋爱,我怎么知道!”听到约会二字而红了脸的乔瑾,拽了拽裙摆坐下,将考研要用的书拿了出来。

贺燃看着她桌面上的英语试卷,眼睛倏地一亮:“我们来比赛吧!一起做英语阅读,谁错题多,就主动亲谁一口。”

听完规则的乔瑾冲贺燃翻了个白眼:“不比。”

“我看你是不敢。”

“谁说不敢!比就比!”

乔瑾又中了贺燃的激将法,等到她反应过来时,贺燃已经翻开了英语阅读,得意扬扬地冲她挑了下眉。

乔瑾咬了咬牙,连忙追赶起他的进度。而说来奇怪,英语早已过了六级的乔瑾,这一次莫名其妙地失手了。

“你错了六题。”算出结果的贺燃咧嘴一笑,“来吧,亲我。”

“亲六次,一次都不能少。”

“不好吧?这可是在图书馆……”乔瑾有些窘迫,手指绕了绕自己的头发,“被人看到很尴尬。”

这有何难?贺燃看了看周围,半弯下身子,将课本立在了桌面上,挡住了他和乔瑾的脑袋。

“来吧。”他轻声道,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乔瑾红着脸,咬了咬下嘴唇,深呼吸一口气后,慢慢朝着贺燃靠近。

“贺燃,我赢了!迎新晚会的节目投票,《权御天下》是第一名!”乔瑾高兴极了,用气音欢呼一声,猛地坐直了身子。

桌上立起来的考研书,倒了下去。而乔瑾沉浸在赢了的喜悦中,将等她献吻的贺燃丢到了一旁。

贺燃黑了脸,乔瑾没发现他微微攥紧了拳头,继续兴冲冲道:“愿赌服输!你输了!我要你陪我去吃特辣的成都火锅!”

“……”贺燃愣了,毕竟他从不吃辣。他瞧着乔瑾开始在美团里搜索附近的火锅店,气恼地压低了声音:“能不能先亲再吃?”

“不能!”

“那就先吃再亲。”

贺燃低声讲话时,声音极有磁性。而此刻,他们二人肩并肩坐在一起,靠得极近,他还睁着那双好看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这对话、这语气、这神态……乔瑾忍不住想歪了。她尴尬地眨眨眼,连忙将乱七八糟的想法全然赶到了脑后。

06

正是因为贺燃不能吃辣,乔瑾才将故意带他来吃。只是她也没想到,自己看着贺燃被辣椒呛到满脸通红、拼命喝水的场景,居然会被人拍了下来,还在学校里火了起来。

一是因为男神级别的贺燃,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丧失了表情管理的能力。

二是因为大家开始讨论起贺燃和乔瑾的关系。

“乔瑾和贺燃这是谈恋爱了吗?”

“不像吧……哪有自己男朋友被辣椒呛哭,还在一旁开怀大笑的?”

乔瑾坐在学校食堂里,看着学校QQ墙评论区的各种留言,颇为无奈地咬了咬筷子。而坐在她对面的贺燃,见她不认真吃饭,便有些生气地皱起了眉头。

他飞速拍了一张她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配文:“别问,问就是实锤。”

而乔瑾正好从QQ退到微信,瞧见了他的动态,脸色一沉:“贺燃,你能不能拍好看点?”

“哪儿不好看了?”贺燃反问,而乔瑾抬起筷子,摆出一副要打爆他脑袋的凶巴巴模样。也正是他们二人小打小闹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一种不和谐的声音。

“真不知道,贺师兄为什么会喜欢乔瑾那种类型的女生。”

“我也不知道……”

“我看,他应该喜欢你才对!”

乔瑾转过头,循着声音去找对话的二人,不承想回过头看见了迎新晚会结束后向贺燃告白的那个女生。

她怔了怔,下意识转回头,望了一眼贺燃。而贺燃倏地起了身,劲直走向了她们。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比如不知道,我讨厌长舌妇。”贺燃冷着脸,丝毫没因为对方是女生而留情面。

乔瑾心知气氛不对,连忙跟上来,拽了拽贺燃的袖子。而没等对方发作,他就拉起乔瑾的手,大步走出了食堂。

那一瞬,贺燃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句:“哼!反正迟早得分!”

贺燃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那般,猛地揪了一下。他皱起了眉头,待到走离食堂有些距离后,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阿瑾,我问你一个问题。”

乔瑾疑惑地眨眨眼,只听见他问:“你觉得我们会分开吗?”

分开?她和贺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穿纸尿裤,一直形影不离到现在,会不会分开,这件事她从未想过。而她也不知道,他问的分开,是说分手,还是说将彼此从生活中抽离。

这个问题,她真的从未想过。而他突如其来的问话,也让乔瑾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

良久,她垂着脑袋,答了一句:“我……我不知道。”

07

乔瑾从来没有想过,贺燃会因为她的一句不知道,跑去深夜买醉。

接到他兄弟的电话时,她刚洗完澡出来,湿着手按下了接通键,听到对方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乔瑾,快来接你男朋友!他喝多了!”

乔瑾神色一凝,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直接飞奔出了宿舍门。而等到她赶到地方时,贺燃已经醉到变成了话痨。

她好不容易将他从KTV接出来,贺燃就站在大马路上,大声嚷嚷了起来:“他们说,你只是想赢我,不是喜欢我,迟早会和我分手。到时候,朋友都做不了。”

“我让他们通通都闭嘴了!”

看着他高声昂起头的模样,乔瑾总算知道了他买醉的真正理由。

“傻子。”她轻轻笑笑,认真地对视上了他的眸子,“贺燃,我喜欢你,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我只是和你较劲太多年,不好意思开口说一句喜欢罢了。

“我们就不会分开的。”

她望着贺燃,眼底的爱意无处可藏。而那些她埋在心底想说的话,终于在他醉酒不清醒的时候,有勇气告诉他了。

“真的?”贺燃声音小了些。

乔瑾点了点头,神情无比认真,语气无比坚定地回答了他:“真的。”

“那你靠近一些好不好?”贺燃喃喃,因为醉酒而导致脸颊有些红彤彤的。

乔瑾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温柔地笑了笑:“干吗?”

他站在原地,猛地张开了双臂,撒娇道:“抱抱。”

他这一声喃喃,温温柔柔、软软糯糯,让乔瑾没了办法,只得张开双臂回应了他的拥抱。

贺燃将下巴抵在了她的肩头,继续低声道:“亲亲。”

他的酒气扑在了乔瑾的耳根上,那一瞬间,乔瑾感觉到自己脖颈的皮肤迅速冒起了鸡皮疙瘩。她还没回过神来,不老实的贺燃,又往她耳边凑了凑:“亲……亲。”

“贺、贺燃!你别、别乱动。”乔瑾连忙从贺燃怀里挣脱了出来。眼看着他要俯下身子,她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这……这在大街上呢!”

“回家,我们先回家。”她红着脸扯扯他的衣袖,而贺燃又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回家干吗?”他盯着她好看的唇,眼睛半眯着,轻声问道。

“回家……回家再亲。”

听了她的回答,贺燃心满意足地咧嘴一笑,乖乖地点了点头,将她从他怀里放了出来后,任由她牵着领回了家。

08

和贺燃在一起后,时常会有人说乔瑾太过于强势,不太像是女生。而这些话听进心里后,乔瑾也开始反省自己。

于是,她将和贺燃所有的相处细节回想了一次。也是这时才意识到,原来在某些时刻,她真的不像女生。

别的女孩子会故意拧不开瓶盖,来让男朋友帮忙。而她就算是用牙咬开,也不会将瓶子递到贺燃手里。

别的女孩子想买新衣服,就会向男朋友撒娇卖萌。而贺燃送了她一份礼物,她就要买一个更贵的送他。

别的女孩子听了情话,会害羞地钻进男友的怀里。而贺燃对着她讲了一句“罪行法定,爱我你定”的情话后,她立马回了他一句:“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胜负欲如此之强的她,不懂恋爱小情趣的她,贺燃能包容、忍耐如此之久,可真是不容易。

乔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想完这些细节,突然有些怀疑人生:“贺燃,我是不是真的太强势了……”

“你看那些小女孩,都会对自己的男朋友撒娇、卖萌,可我脑袋里永远想着与你一决高下。”

贺燃轻轻一笑,将手里剥好的荔枝送进了她的嘴巴:“一决高下有什么不好,反正我永远只拜倒在你裙下。”

任凭旁人千娇百艳,而我只臣服于你一人。

这一次,乔瑾再也想不出来比这更能撩人心弦的情话,来同贺燃一决高下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离开你六十年
下一篇 : 倦倚西风夜已昏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