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欢喜,我不知会遇见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平生欢喜,我不知会遇见你

文/晏生

A.第一次遇见,他是戴草帽的农民,她是落魄的酒吧女

唐绪臣赶到小季山时,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

唐爷爷坐在田埂上拿着草帽扇风,脚边还剩下半箩筐的翠绿秧苗。唐绪臣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果然就听见唐爷爷说:“臣臣,过来把秧插完,我就先回去了。”

唐爷爷把草帽扣在小孙子头上,指了指旁边草地上的解放牌单车,说:“你的车我会叫警卫员帮你开走,你干完活就自己骑单车回去,不要给我耍花样。”

唐绪臣刹那间石化,“不是吧!爷爷,您要不要这么狠心!我只是迟到而已……”

唐爷爷说:“你这种行为,要是放在我以前带的部队里,是要被枪毙的!”

唐绪臣顿时哭笑不得,唐爷爷朝他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

唐家流行忆苦思甜。唐爷爷每隔两三个月,就会带着小辈下乡务农。这一回唐绪臣因为忘记了这一回事,耽搁了时间,所以被罚。

唐绪臣插完秧,正好太阳落山。身上的衬衫已经湿透,皱得不成样子,西装裤上满是泥巴,溪水洗也洗不干净。

他不能再慢了,从小季山骑单车赶回桐城市区,怎么也得四五个小时。

四五个小时以后,浑身泥泞和汗水的唐绪臣瘫坐在桐城街道的一棵棕榈树下喘粗气。他把草帽扣在脸上,也不用担心有熟人认出来。

对面是酒吧一条街,形形色色的男女,嘈杂的音乐。

唐绪臣注意到其中一个穿超短裙的女人,挂在一个外国金发碧眼的男人身上,相互搂着,在酒吧门口亲热。唐绪臣之所以会注意到她,是因为她全身上下,五颜六色,亮片闪闪发光,像一棵圣诞树。

乍一眼望过去,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视觉神经。

唐绪臣休息好了,准备起身离开时,那棵圣诞树却风驰电掣地从马路对面跑过来,一头撞到他的胸膛上,吐了他一身。

——飞来横祸。

今天大概是唐绪臣这辈子运气最差的一天。

对于有洁癖的他来说,没把人直接甩出去,已经算是大发慈悲了。他耐着性子,把人推开,却被抓住了手,“喂,你能不能送我回家?”

带着浓浓的醉意的声音。

唐绪臣没管她,扶起解放牌单车就走,后座突然一重,腰上一紧,圣诞树小姐已经自发地缠了上来。

别无选择,唐绪臣按照报出的地址把人送到了楼下。见她像一滩软泥瘫在地上,送佛送到西,又把人抗进了屋。

唐绪臣是不会轻易委屈自己的人,他看了一眼浴室,设备齐全,也还算整洁干净,准备洗个澡再说。

衣服上的呕吐物已经让他忍无可忍。

原本还醉眼迷蒙的圣诞树小姐,也就是叶泠,在浴室门关上的那一刻,眼中一片清明。一个翻身从沙发上跃起来,去阳台打电话。

叶泠说:“任务失败了,我没能在Devin身上找到有用的线索。”

易小七说:“你现在安全吗?”

叶泠说:“安全……小七,我好像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刚刚也是他救的我,否则我不可能那么快脱身,还差点在Devin面前穿帮。”

易小七好奇:“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叶泠说:“好像……是个农民。”

易小七沉默了一秒才继续问:“你怎么判定那个农民是你的Mr.Right的?”

叶泠说:“在他摘下草帽露出脸的那一刻,我对他一见钟情。”

易小七扼腕叹息:“叶长官,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肤浅的人。”

叶泠对着夜色呼出长长的一口气,说:“我也没有想到啊……”

易小七说:“你辜负了祖国对你的培养,人民对你的期望。”

唐绪臣洗完澡出来,身上围着干净的浴巾,但他总不能这个样子走到外面去。

他看了眼沙发上昏睡的人,坦坦荡荡地走进她的卧室,打开衣柜,找出了一套宽大的中性化的纯白圆领睡衣,套在了自己身上。

然后头也不回地关门走了出去。

B.第二次遇见,他是穿白大褂的帅医生,她是调戏小男孩的女痞子

从小到大没有感冒过,好像基因变异,拥有金刚不坏之身的叶泠,在意识到自己对一个陌生农民一见钟情后的第二天,发起了四十度的高烧。

她不得不自己坚强地爬去医院。

这阵子流感特别严重,医院里人满为患。因为注射室里已经没有多余的位子,叶泠一个人坐在走廊上吊水。

人生病的时候容易脆弱,她不想让自己这么脆弱,哼着部队里的歌,给自己鼓劲。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风展红旗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咪嗦啦咪嗦,啦嗦咪哆来,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一对双胞胎男孩站在她对面,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唐绪臣刚开完会,要准备下一场手术,穿上白大褂,领着一拨医生往手术室里走。从二楼路过的时候,听到孩子的哭声,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他看见一个拎着吊瓶的女人蹲在地上哄一对双胞胎,“你们俩别哭啊,姐姐给你们变魔术好不好?”

说着,她单手折断了掌心一块厚厚的金属片,再一脚把地上的易拉罐准确无误地踢进了十米开外的垃圾桶。

双胞胎哭得更厉害了,吓得腿发抖,都走不动了。

她束手无策,突然笑容满面地说:“要不姐姐亲你们每个人一下吧?”

双胞胎齐刷刷呆了一秒,然后哭声震天,终于把父母引来了。两位家长抱着孩子临走之前,用一种打量变态的眼光,扫射了她一遍。

叶泠觉得自己真是全世界最无辜的人。

她只是一不小心唱了首军歌,发现双胞胎在盯着自己看,于是她笑眯眯地跟他们打招呼,双胞胎却开始哭。她还向他们展示了一下自己的独门绝技,哄他们开心,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叶泠很灰心。

她看着双胞胎被父母抱走的时候,有点儿想念自己的爸妈,霎时红了眼眶。果然,人生病的时候容易脆弱啊。

她决定再唱一首《军中绿花》。

唐绪臣看完了全程。

连着他身后的整个医疗团队,也都默默无语地看完了全程。

唐绪臣扫了一眼时间,离手术还有四十分钟。他把手上的资料交给身后的助手,“你们先去准备,我待会儿就过来。”

他说完,众人散开,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他一个人走到叶泠面前,低头俯视她,好心地开口提醒:“针管回血了。”

叶泠一愣,唐绪臣已经接过她手中的吊瓶,往上提高了一点,回血的现象马上就消失了。

“你……你是昨天那个农民!”叶泠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唐绪臣笑容温和,说:“哦,你是昨天那棵圣诞树。”

叶泠想起昨天自己夸张的打扮,被这样评价确实很恰当,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去我办公室休息吧,有沙发可以躺一会儿。你可以一边吊水一边休息,睡两个小时左右。”

叶泠这才发觉他的身份,惊诧地说:“原来你是医生啊!”

唐绪臣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白大褂,说:“怎么,这个事实有这么难发现吗?”

叶泠感觉智商不够用了。

她发现自己的大脑在遇见这个人的时候,不听使唤,反应迟钝,还老是当机,平常的敏捷半点儿不剩。要是传到队友耳朵里,估计会被笑死。

唐绪臣把人领导办公室,走之前说了一句:“以后不要一个人去昨天那种地方了,你不适合。”

叶泠惊讶:“你、你怎么知道?”

“我昨天进了你家门,以一个医生的标准来评判,也还算整洁干净,你不像是常年出入娱乐场所的人。而且你家墙上贴着标准的作息时间,你根本就没有丰富的夜生活,昨天应该只是一个意外……”

“最主要的是——你好像不太会化妆。”唐绪臣说。

叶泠忧伤地说:“……我已经尽力了。”

唐绪臣笑,“对了,昨天没有经过你同意就穿走了你一套睡衣,实在很抱歉,我一定找个时间拿来还你。”他伸出右手来,指骨劲瘦,修长有力,“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绪臣。”

叶泠迟钝,差点敬了个军礼:“你好,我叫叶泠。”

唐绪臣动手术花了五个小时,叶泠也发了五个小时的呆。她想起以前和易小七看过的那部电影,那句台词。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and when you do,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她回过神来兴奋地打电话给易小七:“我的Mr.Right竟然是个帅医生啊!”

C.第三次遇见,他是西装革履的投资人,她是凭空出现的神秘客

叶泠检查好装备,潜伏进苍茫的夜色里。

为了摸清两位大毒枭的交易地点,和搜集他们走私的证据,她在那个叫Devin的美国人身边已经潜伏了近三个月,变换了数种身份。

但Devin是个极其谨慎的人,叶泠硬是没有寻得机会下手。她不能再等下去了,只能夜闯Devin住宿的榕枫酒店,一探究竟。

房间亮堂,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和男女暧昧的喘息声。叶泠快速地从窗外潜进室内,地毯式的搜索,耳朵时刻留意着浴室里的动静。打开衣柜时,却被率先藏在里面的人用枪打中了右手。

Devin前几日有所察觉,一直在守株待兔,埋伏了人手,等她来。

叶泠受伤,从高层的窗户口一跃而下,挂到下一层的空调箱上摇摇欲坠。右手的鲜血直往下趟,只是在黑色的衣料上暂时看不出端倪。

一小时前,唐绪臣接到大哥唐商的电话,对方总理式的寒暄几句之后,嘱咐道:“待会儿在榕枫酒店有个会议,你去帮我出席。”

唐绪臣和唐商的容貌相似,身量也相近。只是哥哥更加严肃,弟弟的性格显得温和一些。但不太熟悉他们的人,根本分辨不出。于是每当唐商有急事走不开的时候,偶尔会让唐绪臣顶替他几个小时。

唐绪臣直觉这天榕枫酒店内不太平,走道上来往的人比平日里多了一倍。他只是趁着会议中途休息的时间,在走廊上抽根烟,面前一共走过了九个人。

等数到第十个人,他眼睛一眯。

叶泠穿着酒店服务生的衣服凭空出现在了他眼前。

唐绪臣对叶泠的这身打扮颇为惊讶,还没惊讶完,她已经扑上来,抱住他的脖子开始索吻。

她受伤的右手本能地从他的西装外套中探进去,摩挲着他的衬衫,寻找最佳的隐藏位置,整个人缩在唐绪臣身前。

唐绪臣从未有过现在这样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

但也只是一瞬,他就恢复过来,同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他因为洁癖,本能地想要推开对方时,叶泠低声道:“帮我一次,你能不能抱住我别动?”

你总会遇见一个人,不由自主,频频为她破例。叶泠对唐绪臣来说,好像就是这样的存在。

唐绪臣双手环住叶泠,然后便真的没有动作了。

在动的,始终是叶泠。她没有过亲吻的经验,装作很激烈地把唐绪臣的唇添了一遍又一遍,舌头都发麻了。她背对着Devin派来追杀她的人,和唐绪臣仿佛真是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

她听到Devin在问酒店经理:“那两个是什么人?”

酒店经理认出唐绪臣,说:“他是唐氏集团最大的股东。”至于贴在他身上的人,穿着酒店服务生的白色衬衣和黑色工装裙,身份不言而喻。

风流成性的Devin遇到这种情况,被转移了一丝注意力,还轻佻地吹了一声的口哨,“想不到传说中的唐家大少爷也这么热情开放啊……”

D.第四次遇见,难道是最后一次遇见吗

唐绪臣难得和唐商一起喝酒,兄弟俩坐在影音室里,面前巨大的屏幕在播放《恐龙未灭绝的时代·Ⅲ》。

唐绪臣说:“哥,我莫名其妙被吻了。”

唐商抿了一小口酒,问:“你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吗?”

唐绪臣拿出手机查看,确定自己保存了叶泠的号码。唐商拿过他的手机,直接把那个号码拨出去:“喂,你好,我是唐绪臣。周六晚上八点,常州湾1号游艇上见,请务必要来。”

通话结束,唐商面不改色地把手机扔还给唐绪臣,“我帮你约好了,周六晚上不是有个宴会吗,你到时候向人家告白就可以了,她刚刚答应了会去。”

唐绪臣嘴角抽搐:“我为什么要告白?我又没说我喜欢她!”

唐商一脸面瘫地说:“你如果不喜欢她,怎么会在这里瞎捉摸了三个多小时?”

唐绪臣无奈地说:“哥,商人都像你这样犀利吗?”

唐商说:“拿手术刀的医生出手更应该果断。”

叶泠当时睡得迷迷糊糊,接到唐绪臣那个简短的电话之后,由于心潮澎湃太激动,也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和以往有所不同。

她尽量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确定唐绪臣应该是要和她约会的意思。又半夜打电话吵醒了易小七,向她求助穿什么衣服好看,穿多少厘米的高跟鞋合适,怎么样化一个好看点儿的妆。

易小七在那头骂娘之后,果断地关了机。

叶泠丝毫没有被影响到心情。总之,到了星期六的晚上,她穿着白色的雪纺长裙挽着小皮包上阵了。

游艇上举行的宴会,是为了庆祝唐爷爷的七十大寿。

老人家本不爱操办这些,但是趁着这个机会把在外的小辈们全都叫回来,看看儿孙满堂的画面,还是很值得高兴的。

叶泠以为是单纯的约会,没想到会是这个场面,顿时底气不足,对旁边的唐绪臣说:“趁着宴会还没开始,我还是先去买个礼物吧?”

唐绪臣见她坚持,也不再阻止,指着岸上的超市笑着说:“去前台买根星空棒棒糖就可以了,爷爷喜欢吃那个。”

叶泠白了他一眼。专心去超市货架上挑选礼物。

唐绪臣接了一个电话,暂时走开,到外面去接听了。叶泠选好一个古瓷杯,路过超市储物室时听到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的特殊职业让她对一些词汇特别敏感。

她贴在门上静静听了半晌。

离宴会开始还有二十分钟,1号游艇上的客人已经陆陆续续到场。唐绪臣陪着叶泠倚在栏杆上吹风,她看起来心事重重。

起初唐绪臣以为她是因为紧张,才望着海平面。

后来唐绪臣才知道,她那天晚上不是在看海,而是在盯着相隔不远的2号游艇。

“叶泠,或许这样问会不太礼貌,但还是想打听一下,你究竟是干什么的?”唐绪臣突然问。经过上次在榕枫酒店的事,他自然能察觉到,她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简单。

叶泠心里翻涌,脸上从容,第一次在唐绪臣面前展示了作为一个特种兵所具备的良好心理素质。她笑得灿若骄阳,却什么话也不说。

撒谎在军人看来是很大的罪过。

她不想对他撒谎。

气氛一时变得尴尬起来。

唐绪臣照顾她的情绪,想给她留一个安静的空间缓和一下,于是故意说:“你能不能在这儿等我五分钟,我今天把你的那套白色睡衣带到游艇上来了,现在去拿,免得待会儿又忘了……”

叶泠点点头。

唐绪臣走后不久,叶泠注意到2号游艇开始发动,渐渐向水面驶去。她犹豫了两秒钟,环顾四周没人,然后提着裙子狠狠一扯,膝盖以下的布料被刺啦地撕下来,脱了七厘米的高跟鞋,一个翻身跳过栏杆,扎进水里。

无声无息地向2号游艇潜去。

唐绪臣看着手表,掐好时间,想着她应该调整地差不多了。路过餐桌时,顺手端了一块提拉米苏,他记得叶泠刚才无意中有提到自己喜欢吃甜食。

游艇尾部的甲板上空无一人,装饰的彩灯在眼前闪烁,唐绪臣没想到五分钟之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叶泠直接当了逃兵,不告而别,一走了之。

他吹着微凉的晚风,第一次有了非常挫败的感觉。

随后他把手上的甜点送给了跟随大人前来赴宴的一个女孩,穿着蓬蓬裙的小公主害羞地亲了他一口,再害羞地问:“哥哥,我长大以后能嫁给你吗?”

唐绪臣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抱起孩子哄两句。他的情绪不受控制地低落起来。

第二天,新闻上播报常州湾海域有一艘游艇爆炸,他也没有留心,匆匆一眼掠过,就进了手术室。

E.第五次遇见,他看见的是她的照片

唐绪臣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再遇见过那个叫叶泠的人。

他也没有留意这很长一段时间,究竟是多少天,几个月,还是又几年。他做过了很多场大型手术,出过两本医学专著,还去国外进修过。年少有为的天才医生,被美国权威的医疗机构邀请前去合作。

他在国外深造时,想起叶泠,愈发觉得遥远,好像她的出现只是他的一场幻觉。

她有太多的秘密,他无法触及,无法靠近。

回国的那天,恰好又是唐爷爷的生日。

这次从简,是在家里办的酒。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唐商跟唐绪臣提起:“你和叶泠还有联系吗?”

那晚在宴会开始之前,唐绪臣率先把叶泠介绍给唐商认识过,但唐绪臣没想到他日理万机的大哥还能记住叶泠这个人。

“没有。”唐绪臣说。

“我刚才在爷爷书桌上的一张照片里,好像看见有她。”唐商说。

唐绪臣一声招呼也不打,冲进了唐爷爷的房间,一眼看见了唐商所说的照片。上面是几个人的合影,个个军装笔挺,英姿飒爽。

左边倒数第二个,是唐绪臣仅仅见过四次,却念念不忘的一张脸。张扬明媚的笑着,置身在阳光下,仿佛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唐绪臣见过她扮酒吧女,见过她耍流氓调戏小孩,见过她生病时像只猫一样缩在沙发上,见过她长裙清新动人,却没有见过她穿军装的样子。

没见过,她本来的这副样子。

这才是真正的叶泠。

“爷爷,您这张照片哪儿来的?”唐绪臣向唐爷爷打听。

唐爷爷说:“噢……那是你罗叔叔带过来的。他曾经是我手下最好的兵,现在他也有了自己最满意的兵,就想让我看看……”

唐绪臣说:“那您把罗叔叔的电话号码给我。”

唐爷爷是个人精,一针见血地问:“臣臣,你是不是看上照片上的哪个姑娘了?不要着急,爷爷马上帮你牵线!”

唐绪臣:“……”

F.第六次遇见,有生之年,终不能幸免

这是叶泠退役后的第三年。

赶上情人节的缘故,咖啡厅里十分热闹,几乎满座。窗外阳光耀目,大街上时不时有手捧玫瑰花的女孩经过。叶泠感慨了下人家的貌美如花,豆蔻年华。

在一刻钟前,她应付完妈妈帮她安排的五个相亲对象,身心俱疲。

一头栗色短发,长相甜美可爱的女孩跑过来,一把抱住她:“泠泠,你真是太可怜了,要不我娶你吧?”

叶泠女王范地甩开身上的萝莉,“易小七,你给我滚远点儿。”

她说完自己忽然愣了。

落地窗上映出一个身影,她逆着光,很刺眼,但还是仔细地看着那个影子,想看清他的眉眼。

身后,三年未见的唐绪臣忍不住先开口:“叶泠。”

一瞬间,叶泠从女王大人被打回原形,变成有些呆愣的傻样子。她从藤椅上站起来,标准的军姿,生机蓬勃,莫名让唐绪臣想起他第一次遇见她时的那棵棕榈树。他收敛起情绪,在她面前坐下,“你好,我是你的第六位相亲对象。”

叶泠脑袋里像有烟花炸开。

易小七不认识唐绪臣,打量了他一番,心里大呼阿弥陀佛,老天开眼了,终于赐给了泠泠一个集美色、气质和财富于一身的男人。她终于可以不用强行掰弯自己,和泠泠凑一对了。

易小七赶紧起身,“你们慢聊哈,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我就先走了……”

叶泠看着唐绪臣,支支吾吾:“你、你真是我相亲对象?”她要不要打电话跟妈妈确认一下啊?

唐绪臣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说:“我和伯母已经谈妥了,如果我们俩也谈满意了的话,可以直接结婚。”

叶泠脱口而出:“我挺满意的。”

“但我还不是很确定。”唐绪臣脸上笑意加深几分,故意地说:“我要你能干什么?”

叶泠说:“我可以保护你。”

她说,她可以保护他。

三年前,叶泠便是用自己的方法在保护他。她去给唐爷爷买寿礼,路过储物室时不小心听到了Devin在打电话,毒枭当晚交货的地点就在常州湾的2号游艇上。叶泠立即通知了队员,自己率先潜入游艇内打探虚实。

后来情况紧急,场面失控,她收到上级的指示,直接引爆游艇,销毁毒品。她为了让2号游艇驶向更宽阔的海域,避免爆炸时累及1号游艇,努力拖延时间,被Devin发现,交战后受了重伤。

爆炸发生,自己差点死在大海里。

这三年里她努力康复治疗,不久前才摆脱拐杖,从医院出来。她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早就被父母要求退役,离开了部队。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只是她觉得,连站都站不起来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无畏陪伴在他身旁。

唐绪臣昨晚从内部了解到这一切,睁着眼睛坐了一宿。

他曾经以为是她不告而别,弃甲曳兵而逃,却没想过是她最勇敢的战士,是不会退缩的叶泠。他端着提拉米苏灰心失望时,她正拿着手枪攥着爆破遥控器,命悬一线。

他就在不知不觉中,这样亏欠了她。

如今她安然无恙地坐在他面前,就像是梦里才有的美妙。

叶泠见唐绪臣久久不出声,心里发慌,重复问道:“我可以保护你,这个理由够吗?”

唐绪臣点头,说:“足够了。”

叶泠思索了一会儿,继续说:“除了这个理由,我想,我还有军人的一颗赤子之心可以给你。”

“你们军人都这么直接吗?”唐绪臣一边问,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钻戒出来,这是他昨晚连夜去买的,这一刻毫无掩饰地送到她面前,“我哥教我,拿手术刀的医生出手更应该果断。”

唐绪臣医院办公室的抽屉里有一张纸,两行诗句。

那天叶泠吊水时,躺在沙发上迟迟睡不着,看见桌上空白的纸和笔。她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唐绪臣,那个帅医生,心里念《怦然心动》中令她着迷的台词,不由自主地默写下来。

后来压在底下,忘了带走。

他回来看到后,一直把那张薄薄的纸妥善地夹在书页里。多年后翻开,天长地久,还是清秀而遒劲的字迹。她不知道,对他来说,她才是那道横亘在心上的天虹。

斯人若彩虹。

遇见,方知世上有。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